福島正則

福島正則

福島正則( 1561年-1624年8月26日、永祿四年-寬永元年七月十三)是安土桃山時代、江戶時代的武將和大名。其父是福島正信,其母是豐臣秀吉的叔母。賤岳七本槍之首,高井野藩藩主,広島藩藩主。

  • 中文名
    福島正則
  • 外文名
    ふくしままさのり
  • 別名
    市松
  • 國籍
    日本
  • 民族
    大和民族
  • 出生地
    1624年8月26日
  • 出生日期
    1561年
  • 職業
    武將

福島正則

福島正則(日語假名:ふくしままさのり 羅馬:Fukushima Masanori 1561年—1624年8月26日)是安土桃山時代、江戶時代的武將和大名。父親是福島正信,母親是豐臣秀吉的叔母。

福島正則

生平履歷編輯

福島正則(1561-1624)福島正則,幼名市松,出身于尾張國海東郡花正庄二寺邑,父親是箍桶匠福島市

福島正則

衛正信,母親為羽柴秀吉的姑母,因此秀吉在織田家中受到重用被封長濱城後,缺乏血親因緣的秀吉大力提拔自己的親戚以為臂助,如妹夫三好佐治、襟弟淺野長政等直接拉入家臣團,而像福島正則及加藤清正等年幼的後輩則多被其妻寧寧親手扶養,擔任小姓服侍秀吉。

由於與羽柴秀吉豐臣秀吉)有親戚關系,年幼時已為秀吉家臣。正則首次上戰場是秀吉攻打三木城。其後參加中國征伐和山崎之戰,在山崎之戰立下戰功,成為500石的知行。之後在賤岳之戰中,斬殺了柴田勝家的大將拜鄉家嘉,立下戰功,當中福島正則加俸祿被增至5000石,其餘六人為3000石,為賤岳七本槍之首。在秀吉完成四國征伐後為伊予國今治11萬石大名。1592年福島正則出征朝鮮參與文祿之役,是第五隊的主將,率領戶田勝隆長宗我部元親、蜂須賀家政、生駒親正來島通總等人,攻擊京畿道,在年末正則的部隊留守京幾道。1594年在場門浦李舜臣交戰,被李舜臣所擊敗。1595年,由於朝鮮戰役的功績,正則被封於尾張清洲城24萬石的大名。

1599年五大老前田利家死後,與朝鮮戰役時與石田三成的文治派交惡,於1599年與其餘六人策劃襲擊石田三成,這計畫最終未能成功。在這個時候其養子正之與德川家康養女滿天姬結婚。一年後的關原之戰中屬東軍先鋒,正則原定跟隨家康討伐會津國大名上杉景勝。後來石田三成起兵,大軍返回近畿,福島正則成為返回近畿的先鋒,在岐阜城之戰與前哨隊池田輝政立下了大功。在關原之戰中希望與石田三成交鋒,但最終沒有實現,戰場上與宇喜多秀家隊交鋒,雙方一直保持均勢,正則還讓祖父江法齋在敵人陣間來去,收集訊息。人傳,江法齋甚至連往返于陣營之間的使者的糞便都一一用手捏碎,根據冷熱確定他們往返的時刻,以使訊息更加準確。直到小早川秀秋背叛西軍戰況有所改變而取得勝利。在戰後的論功行賞,正則獲得了安藝廣島等三國49萬石大名。

福島正則

1602年進行檢地,領地石高為51萬5800。江戶時代初期,參與多項築城工作。1611年(慶長16年)促成豐臣秀賴德川家康在京都二條城會面,成功說服反對的淺野長政和淀殿,但會面當天以生病為由沒有同席,隻在城外派遣部隊一萬人戒備。在大坂之役中,豐臣秀賴希望他派兵加入豐臣方,但正則沒有答應,僅對於豐臣家自行接收了廣島藩大阪糧食倉庫八萬石藏米一事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加以默認。不過也因為這件事,正則提出希望加入東軍時,德川家康不予同意,命令他留在江戶城。1619年因為台風和暴雨的影響,向幕府提出申請修築廣島城的許可令,同時自行緊急維修損毀部份,事後幕府指責他沒有正式申請,違反武家諸法度。人在江戶的正則趕緊向幕府謝罪,並表示會把擅自修改的部分破壞,但事後幕府指責他並未如實破壞擅修處,將他所擁有的廣島50萬石沒收。據說正則因為酒後妄言反對幕府的言論,所以被德川秀忠沒收領地。

初時幕府打算將正則父子移封至陸奧國津輕一帶,在遭到當地總治者津輕信枚反對及牧野忠成指出陸奧一帶較遠,最後正則與其子福島忠勝移封到信濃國川中島高井野,封秩4萬5千石。1620年將其中2萬5千石收入交給忠勝,同年忠勝病逝,其領地收入交還給幕府。

1624年(寬永元年)福島正則病逝,在幕府的使者到達前,家人便將其屍體火葬,為此受到幕府追究,將剩餘的二萬石沒收,僅給予他的三子正利3112千石,以旗本身份繼續為幕府效力。一說正則是受不了一連串的屈辱而切腹自殺,家人為了隱瞞事實才緊急將他火化。

福島正則死後的法號是“海福寺殿月翁正印大居士”。墓地在長野縣小布施町梅洞山岩松院正則廟京都市右京區妙心寺海福院、和歌山縣高野町高野山悉地院、廣島市東區新日山不動院及愛知縣海部郡美和町菊泉院五處。

鬥爭年鑒編輯

天正十年

福島正則在隨秀吉遠征播磨時,于攻打三木城之役中熊見川的戰場上初陣立功,得到一百石的領地。天正十年,織田信長亡于部將明智光秀所發動的本能寺之變中,秀吉從中國戰場急轉回攻,以替織田信長報仇的名義和明智光秀交戰,福島正則在這場結束光秀十二日天下的山崎合戰中再次出戰立功,戰後加増了三百石封領。

天正十一年

羽柴秀吉與織田家耆老柴田勝家展開賤岳會戰以決定天下誰屬,陣中秀吉故意以織田信孝反叛的理由帶著大軍離開大本營木之本,讓柴田軍先鋒、勝家的外甥佐久間盛政深入己方陣營,再由大垣反攻一夜間重新回到賤岳戰場,秀吉將身邊的侍童也投入沙場,以鼓勵麾下將士建立戰功。福島正則與加藤清正、加藤嘉明、肋阪安治等一同出戰,一馬當先沖入戰場,討取了柴田軍將領拜鄉久盈,日後敘功,秀吉將福島正則的知行加增到五千石,比起同列為「賤岳七本槍」的加藤清正、加藤嘉明、肋阪安治、片桐且元、糟屋武則、平野長泰所得的三千石封賞更高出一籌,被世人認定為七本槍的筆頭。

對福島正則來說賤岳的榮耀隻是官運亨通的開始,正則跟著秀吉參加了小牧長久手之戰並在天正十三年隨軍討伐紀州根來雜賀一揆勢力後被封為伊予今治城主,得到十萬石封地。同年七月更在秀吉的奏請下敘任從五位下左衛門尉的官位。

福島正則

此後,福島正則做為秀吉的愛將在九州島島征伐、小田原之陣均未缺席,在對九州島島島津家的征伐中福島正則擔任戰後處理的代官與檢地奉行做出貢獻,加封為伊予湯月城城主,擁有十一萬石封地,並在領地中推行兵農分離政策,同時編成水軍部隊加以訓練,後來攻打小田原城北條氏時,福島正則更攻下伊豆韮山城立下戰功。

福島正則在侵略朝鮮中的表現。

秀吉文祿元年侵略朝鮮時將福島正則拔擢為第五軍的總大將,率五千兵馬,偕戶田勝成、生駒親正蜂須賀家政等兩萬四千大軍跨海征朝,成功奪取忠清道-原因是朝軍正規軍實力太弱,後來的戰鬥說明,他的水準不高,並一五九二年八月二十日,福島正則率領大軍向新寧方面進軍,途中遇到權應銖帶領的義軍(老百姓自發組織的武裝),雙方展開大戰。鏖戰中精銳日軍竟被民兵擊退,丟棄大量武器、糧食,全軍撤退。

由于福島正則的失敗,民兵們乘勝追擊,一舉收復永川、義城、安東等地,“名將”福島正則敗守慶州。

于翌年出兵攻打普州城,不久後受命歸國負責指揮海上輸送兵糧軍需的事務。文祿四年,秀吉給了福島正則尾張清洲二十四萬石的大封賞,同時負責管理在尾張有著十萬石備蓄米的大糧倉,之後于慶長二年升任從四位下侍從,並賜姓羽柴。

慶長三年

豐臣秀吉病歿,大權落入以石田三成時為主負責執行政務等五奉行的文吏派手中,以福島正則、加藤清正為首的武功派和文吏派由于處事作法的回異而早有不睦,尤其他們單單隻是處理政務,卻比起在戰場上出生入死的武功派家臣更接近權力核心,

福島正則

利益與付出的不平衡讓福島正則等人積壓了許多不滿,再加上文吏派之首石田三成其自視甚高,瞧不起武功派隻會打仗,不懂治國的傲慢態度亦加深了兩派勢不兩立的立場,而且在侵略朝鮮時身任軍監的石田三成對文吏派的小西行長與武功派加藤清正兩人功勞認定的偏坦更是雙方沖突的導火線,所以在秀吉辭世後福島正則等人雖然在秀吉摯友、五大老之一的前田利家的威望下,無法有太大的反彈聲浪,但已經開始積極與另一名五大老德川家康結交。

德川家康無視豐臣秀吉「諸大名不能私婚」的遺命,將異父弟松平康元的女兒滿天姬收為養女以和福島正則的養子福島正之締結婚約。慶長四年閏三月三日,一直製肘福島正則等武功派不去找石田三成麻煩的前田利家病故于大阪城,福島正則、加藤清正等武功派將領對石田三成的不滿一次爆發,武功派之中福島正則和加藤清正黑田長政、細川忠興、加藤嘉明池田輝政淺野幸長等七人于利家逝世當晚襲擊石田三成的屋邸,隻是石田三成正巧至前田利家的屋邸吊問而逃過一劫。

石田三成心知德川家康要留他分化豐臣家便在聞訊而來的佐竹義宣保護下投奔伏見城,果然家康收留了石田三成,拒絕福島正則他們交出石田三成處死的要求,隻是讓他辭去五奉行的職務並隱居佐和山城。不久後,因為上杉景勝不願屈從家康,更以一封「直江狀」譏諷之,家康索性藉題發揮展開會津征伐,在德川家康集結眾大名軍力于下野小山陣地時,鎮守伏見城的鳥居元忠所派的急使也已經來到告知石田三成起兵的訊息。隨家康東征會津的豐臣嫡系大名之中,當以福島正則為首,家康透過淺野長政提案誤導正則認為擊敗石田三成這個奸臣是穩固秀吉遺兒秀賴政權的行為,同時德川家康一口保證定會維護豐臣秀賴,福島正則遂同意加入東軍打倒石田三成。所以在家康進行小山評定時福島正則率先聲明支持之意,使同為武功派的池田輝政淺野幸長、細川忠興諸將紛紛附和,決定支持德川家康西進攻打石田三成

人物詳解編輯

賤岳獲殊榮

福島正則

播磨遠征被認為是福島正則的初陣,因為初陣表現出眾,得到秀吉的青睞。在山崎合戰也表現活躍,但真正讓他一鳴驚人的還是賤岳合戰,在這次合戰中,福島正則殺死了柴田軍將領拜鄉家嘉,在日後論功行賞時,得到五千石的賞賜。比同列為“賤岳七本槍”的加藤清正加藤嘉明、肋協安治、片桐且元、糟屋武則、平野長泰所得的三千石封賞更高一籌,也因此被認為是賤岳七本槍之首。此後,隨著秀吉的天下統一,福島正則也是步步高升。

小牧長久之戰中在秀吉麾下後備,紀州征伐中因為攻克了高井·島中城,成為播磨龍野城城主。九州征伐後,拜領伊予湯築十一萬三千二百石,並擔任戰後處理代官和檢地奉行。小田原征伐在織田信雄配下擔任先鋒之職,攻陷韭山城。因為福島正則戰功顯赫,秀吉在文祿元年侵略朝鮮時將福島正則提拔為第五軍總大將,帶領戶口勝成、生駒親正、蜂須賀家政及兩萬四千大軍跨海遠征,不久後歸國負責指揮海上輸送兵糧軍需事務。秀次自盡後負責檢驗屍首,得到尾張清州二十四萬石領地,同時負責保管將十萬石大米,用于防備關東德川家西上。之後升任從四位下侍從,並賜姓羽柴。

文治武功生死鬥

秀吉病沒後,豐臣政權落入石田三成等負責執行政務的文吏手中。石田三成平時自視甚高凡事不講私情是非分明,在侵略朝鮮時擔任軍監之職,對文治派小西行長加藤清正的功勞認定使武功派極為不滿。平時隻負責處理政務的文治派,在此時比在戰場上出生入死的武功派家臣更為接近權力的核心,更激化了文治派和武功派的矛盾。再加上秀吉正室與側室的矛盾,福島正則等支持正室的武功派更要與支持側室的文治派鬥個死活。不過當時在秀吉摯友五大老之一前田利家的威望下雙方都不敢妄為,但武功派已經開始積極與德川家康結交。

此時德川家康也抓住時機開始與大名們結交,甚至無視秀吉“諸大名不能私婚”的遺命,與伊達政宗、福島正則和蜂須賀家政等人聯姻。石田三成自然不能贊同這種做法,立即聯合五奉行三大老聲討德川家康,然而福島正則卻因為與石田三成積怨太深,非但沒有悔悟反而認為因為自己是秀吉的表親,因此與家康聯姻正是為了豐臣家的安泰。在前田利家去世當夜,福島正則、加藤清正、黑田長政、細川忠興、加藤嘉明、池田輝政淺野幸長等七人襲擊石田三成屋邸,當時石田三成正巧去前田利家屋邸吊唁而逃過一劫。

不久後因上杉景勝不願屈服德川家,直江兼續更以辛辣犀利的“直江狀”諷之,家康借題發揮展開會津征伐,福島正則與諸大名集結于下野小山陣地,而石田三成也在此時舉兵討伐德川家康。為了獲得豐臣嫡系大名的支持,家康誤導此次戰鬥是為了鏟除奸臣石田三成穩固秀賴政權,並保證繼續維護豐臣秀賴。福島正則立即答應加入東軍,並在小山評定時首先發表聲明,使同為武功派的池田輝政、淺野幸長、細川忠興紛紛附和,諸大名隨家康掉轉矛頭西進攻打石田三成。​

福島正則

福島正則、池田輝政和監軍本多忠勝井伊直政率領三萬五千東軍先鋒部隊進入尾張後,福島正則毫不吝惜地將當年秀吉交他保管警備關東以便非常時期所使用十萬石大米拿出來供應軍糧。之後爭功心切的福島正則與池田輝政相繼猛攻,佔領了織田秀信駐守的歧阜城,並于距離大桓城西北四公裏的赤坂建立陣地,與西軍對峙。

關原大戰爆發前,福島正則在家康面前極力爭取先鋒之職,以求日後親手處斬石田三成,並得到家康的允許。不料在第二日德川軍先鋒井伊直政和松平忠吉突襲與福島正則軍對峙的宇喜多秀家部隊,奪走了福島正則的先鋒之功。聞訊大怒的福島正則立即親率六千猛攻宇喜多軍,但在名將明石全登指揮的宇喜多軍面前卻是寸步難行。正則麾下猛將可兒才藏驍勇異常,數次擊退逼近的宇喜多軍,福島正則也多次激勵全軍奮勇前進,但直到小早川秀秋倒戈,福島正則才得到將宇喜多軍擊潰的機會。戰後,福島正則得到安藝和備後兩國四十九萬餘石的封地。

得到封賞的福島正則開始進行領內檢地(增稅約十萬石),修築廣島城,解除地侍武裝,兵農分離等一系列措施,整飭領內民生。

心向豐臣

關原合戰的勝利者德川家康登上天下人的寶座,身任征夷大將軍開創江戶幕府,而豐臣家卻成為僅僅佔有三國的大名,主人和僕人的關系徹底對調,這樣的結果自是福島正則意料之外。雖然對此頗為不滿,但福島正則卻無力反抗,隻得盡量表達出對德川家恭順,而內心中把豐臣家看做真正的主家。家康要求秀賴上京覲見時,擔心家康趁機謀害秀賴的福島正則與加藤清正淺野幸長秘密商議對策,最終福島正則稱病帶兵萬人駐守大阪,加藤清正和淺野幸長親自在秀賴轎子旁護衛。

大阪之戰時,福島正則被幕府視為危險分子,因此負責留守江戶,隻派遣代理人長子福島忠勝從軍。福島家雖然沒有回響豐臣家的號召,但是卻一直忙于調解,希望豐臣家能盡量避免戰爭。不過並無效果,隻得在江戶伴隨著哀嘆聲目送著曾經的主家走向滅亡。

1617年福島正則升任從四位下參議官位,同年廣島城水災受創,通過本多正純于第二年向幕府申請應急整修。1619年,幕府以無故修築城池為由,判福島正則改易處分,減封信濃川中島四萬五千石,為防止福島正則心生叛意派兵隨行。1620年,長子忠勝去世,剛送走黑發人的福島正則又得到了幕府要求上繳二萬五千石的命令,抑鬱的正則于1624年寂寞地死去。諷刺的是由于在幕府檢使到來之前,家臣已將福島正則遺體火化,幕府再次處罰福島家,隻給福島家留下三千石……

雖然福島正則驍勇善戰,但是卻幾乎是沒有政治眼光,為了個人的私怨大興刀兵,逐漸被德川家康掌握,最終成為家康消滅豐臣家的工具。而且因為他的地位,導致其他大名跟風一起在關原合戰中投靠家康。在關原合戰結束後,福島正則才意識到自己的錯誤,但卻無力回天,隻得盡量去維護豐臣家。個人認為在大阪之戰爆發前,福島正則已經完全沒有對抗家康的勇氣,心中第一位的並不是豐臣家而隻是保護自己的領地,因此並不敢舉兵支援,隻是象征性地將自己在大阪存放的糧草獻給秀賴。不過福島正則一定沒有想到幕府的手段如此厲害,得到天下後竟拿自己作為第一個鏟除對象……

官職編輯

天正13年7月16日(1585年8月11日)從五位下左衛門大夫。

慶長2年7月26日(1597年9月7日),任官侍從

慶長7年3月7日(1602年4月28日),左近衛権少將(從四位下同時就任)。

元和3年6月21日(1617年7月23日)、從三位參議。同年11月辭去參議一職。

家臣編輯

可兒才藏尾關正勝 大崎長行 志賀親次

歷史評價編輯

一生以勇猛的作風聞名天下。特別是在天正十一年(1583)的賤岳合戰中,與同為勤務兵的加藤清正加藤嘉明等六人奮勇作戰,創出‘七槍破敵陣”的戰功,後來這七人被稱為“賤岳七條槍”,形成了豐臣家的作戰主力。而福島正則作為七槍之首,不但所封領地較其他六人多,還被秀吉賜豐臣姓,位列家中一門。

福島正則的性格一直是人們所樂于議論的話題。總的來說,正則的性格屬于激情一派。瞬間的喜怒變化是其最大的特征。因此也被冠以“感情家”的稱號。但是在與母裏太兵衛賭酒輸掉名槍“日本號”、加藤清正拜領“豐臣”姓氏等事件中的無賴表現卻頗失風度。

父親福島正信的妻子是秀吉母親大政所的妹妹,因此以表兄弟的身份出仕秀吉。是秀吉為數不多的親系武將之一。他也被稱作日本戰國第一叛徒,在關原決戰中加入東軍德川家康陣營,被人公認為是勇猛的將軍以及愚蠢和無知的結合體。他的愚蠢導致本家大名豐臣秀賴大勢已去,把奪取天下的優勢拱手讓給了德川家。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