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醫安道全 -2014年馮哲導演電視劇

神醫安道全

2014年馮哲導演電視劇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神醫安道全》是由馮哲執導的一部古裝傳奇劇,餘少群梁晶晶、張曉晨、吳恙、湯鎮宗、許紹雄、鄭則仕等領銜主演。

該劇講述了北宋時期,杏林義士和宋金兩族中的志士仁人為保護針灸銅人免受兵齏,紛紛挺身而出,歷盡危難,終于成功將針灸銅人安全轉移,使其造福天下百姓的傳奇故事。

該劇已在2014年8月26日在中國大陸等地播出。

  • 中文名稱
    神醫安道全
  • 出品時間
    2013年
  • 製片人
    趙銳均
  • 首播時間
    2014年
  • 上映時間
    2014年8月26日 福建電視劇頻道
  • 每集長度
    45分鍾
  • 編劇
    王國富,朱藝瀟
  • 總出品人
    趙銳勇
  • 導演
    馮哲
  • 製片地區
    中國大陸
  • 出品公司
    長城股份有限公司
  • 拍攝地點
    石家庄
  • 發行公司
    長城股份有限公司
  • 類型
    青春喜劇 民俗 懸疑
  • 其它譯名
    大宋銅人
  • 主演
    餘少群,梁晶晶,吳恙,張曉晨

劇情簡介

政和年間,太醫局三百餘名學生參加針灸比試,由于皇帝趙佶親臨比試現場,加之比試結果決定學生去留,上等進翰林醫官院,中等入太醫局 ,次等去惠民局,因此比試氣氛異常凝重,安道全扎銅人354個穴位,針針出水,奪得第一,得以進入翰林醫官院成為一名承詔視疾的御醫,同為太醫院學生的呂重俊卻因急于求成,錯點一穴,居于第二,被分配到負責醫學教育的太醫局擔任醫官之職。安道全在宮中遇見刁蠻公主晉我,公主對其一見鍾情,展開瘋狂追逐,安道全隻知治病,不懂公主之情,讓晉我公主很是惱火。數年後,安道全承旨為新晉封郭美人治病,由于病因復雜,加之擎肘過多,郭美人旋告不治,安道全獲罪被逐出京城,回到杭州,而晉我公主卻始終陪伴在他身邊,兩人終成眷屬。

分集劇情

第1集

安道全妙手回春救活少年某處山村忽發命案,一女子在一間民宅中驚見一少年上吊自盡,村人聞訊趕來查看情況,大理寺捕頭李綱帶著幾個捕快來到村中檢查少年的傷勢。少年躺在地上一動不動,李綱認定少年已經死亡,採葯歸來的神醫安道全認定少年依然活著,李綱認為安道全是在胡說八道,村民們非常相信安道全的醫術,勸說李綱讓安道全醫治少年。在村民們的一至要求下,李綱隻得讓安道全醫治少年,安道全蹲下身子仔細檢查少年的傷勢,赫然發現少年頭部有一個針孔。針孔正是導致少年昏迷的原因,安道全成功醫活了少年,李綱見安道全醫術了得,雖然心中很是驚嘆,但表面上並沒有誇贊安道全。安道全醫好少年在村民們的叫好聲中離去,李綱悄悄跟隨安道全,兩人一前一後在村子裏面追趕,安道全身輕如燕翻牆越屋輕松自如,李綱在地面一路狂奔住趕安道全。安道全飛越幾座屋頂向另一處屋頂縱身跳去,李綱已經追到屋頂上方,出其不意撒出許多黃豆在安道全腳下,安道全落到屋頂上踩著黃豆重心失控從屋頂上掉落下去,不偏不倚落撞在一根屋柱上。李綱得意洋洋從屋頂上跳下來,安道全雙腿疼痛無比,愁眉苦臉從地上站起來數落李綱。宋國存有先人打造的針灸銅人包含人體所有穴道,得到針灸銅人可以提升醫術技巧,金國太子對宋國的針灸銅人虎視眈眈,暗中派出大將朵恩搶奪針灸銅人。李綱運送針灸銅人來到朵恩埋伏的山路外面,朵恩從草叢中站起來彎弓搭箭欲殺害李綱,緊急關頭中躺在草叢中睡覺的安道全忽然站起來伸懶腰,朵恩嚇得趕緊蹲回到草叢中,正在行軍的李綱發現了安道全。安道全從草叢中走出來與李綱打招呼,李綱繼續押送針灸銅人向京城方向趕去,朵恩再次從草叢中站起來向李綱射出利箭,利箭射中了李綱的一個手下,朵恩一箭未能傷及李綱,隻得帶領手下人從草叢中沖出來與宋軍血戰。安道全來到山路上發現了一輛宋軍遺棄的木車,車外放著一個木盒,盒子裏面是一尊針灸銅人,安道全得到針灸銅人驚喜交加,當天拿出醫術對照銅人身上的穴道一一扎刺。宋國皇帝觀賞太醫呂重俊在針灸銅人身上扎銀針,呂重俊的醫術博得全場喝彩,安道全來到現場與呂重俊比試扎針醫術,扎到最後一處銅人穴道的時候,安道全發現銅人身上的最後一處穴道有誤,雖然安道全發現銅人有問題,但宋國皇帝不相信安道全的話。金國使者朵恩來宋朝拜訪宋國皇帝,宋國皇帝拒絕贈送大量食物財寶給金國。

第2集

安道全醫治晉我公主晉我公主忽然生病,呂重俊雖然是當朝太醫,卻對晉我公主的病情手足無措。經過再三思慮,呂重俊隻得向神醫安道全求助。安道全來到醉花樓醫治晉我公主,晉我公主在廳堂與安道全相遇,安道全看清了晉我公主的相貌立時吃了一驚,不久之前,安道全在山上撒尿被晉我公主不慎一箭射中臀部,晉我公主當時故意拔掉了安道全臀部上的利箭,安道全為此養了很久的傷依然沒有愈合臀部的傷勢。在安道全驚訝的目光中,晉我公主忽然發病情況不妙,安道全嚇得趕緊醫治晉我公主,呂重俊與花魁李師師趕了過來,兩人趕過來的時候晉我公主躺在安道全的懷中,呂重俊厲聲責罵安道全輕薄晉我公主,安道全為了搶救晉我公主顧不上男女有別,幸好晉我公主蘇醒過來證明安道全確實沒有輕薄她。雖然安道全及時醫治了晉我公主,當天晚上晉我公主陷入到昏迷中,呂重俊對晉我公主的病情愁眉不展,安道全寫了一份葯草單遞給呂重俊,呂重俊拿到手中一看頓時傻了眼。安道全寫的葯草單全是民間偏方,皇宮之中根本無法找到安道全想要的草葯。太師得知晉我公主病重,喜出望外打造一口棺材派人送到醉花樓,李師師走到樓外接棺材之時,晉我公主從昏迷中蘇醒過來來到樓外收下了棺材,一想到棺材是太師打造,晉我公主暗自下定決心把棺材還給太師。安道全因為醫治晉我公主不力被押入大牢,晚上李綱帶著手下人穿上夜行衣來到牢房中救走了安道全,天明之後一行人出城來到山上,李綱假意與安道全分別,安道全來到一個山洞中搬出銅人想帶走,李綱見安道全私藏遺失的針灸銅人,立即帶著手下人上前捉拿安道全。安道全無可奈何在李綱的押送下回城,一行人來到一家客堆休息,安道全在吃飯過程中意外發現金國使者朵恩出現在客堆外面。李綱不相信安道全的話,認定安道全是想哄騙他以便逃跑,直到安道全再次提醒李綱扭頭向客堆外面看去,李綱才扭過頭往客堆外面一看果然看到了朵恩。朵恩與晉我公主站在一輛馬車外面親密談話,兩人一先一後上車,安道全並不知道晉我公主與朵恩私下相戀,還以為朵恩想綁架晉我公主。李綱身為宋國捕快自然不能坐視不管,行動之前李綱皮笑肉不笑暗示安道全不能趁機逃跑,否則他一定會好好教訓安道全,安道全心知李綱不是在開玩笑,當場保證不會趁著李綱追趕朵恩的時候逃跑。

第3集

安道全等人黑店投宿性命堪憂晉我公主與朵恩在鬧市街頭的馬車上私會,李綱與安道全來到馬車後面想追趕晉我公主。朵恩與晉我公主在車上談完幾句話下車離去,李綱與安道全來到車外的時候朵恩已經走遠。晉我公主在樂思爾的引領下從馬車中走了下來,安道全初次見到樂思爾,吃了一驚痴情一片看著樂思爾,樂思爾美艷的相貌已經深深迷住了安道全。太醫呂重俊想利用針灸辦法醫治晉我公主的疾病,由于對針灸之術沒有把握,呂重俊決定先找一個活人當成晉我公主的替身實驗針灸術。與晉我公主關系很好的樂思爾引起了呂重俊的重視,樂思爾體型跟晉我公主一致是非常合適的實驗對象,呂重俊指使手下人強行把樂思爾拖到一個房間裏面,樂思爾得知呂重俊的意圖拼命掙扎,呂重俊拿出銀針扎入樂思爾的頭部,樂思爾嚇得隻得停止掙扎任由呂重俊扎針。呂重俊在樂思爾的身上扎下許多銀針,樂思爾痛苦不堪流下了眼淚。晉我公主發現樂思爾忽然失蹤,焦急不安不知樂思爾去了何處。呂重俊成功在樂思爾身上扎完所有銀針,樂思爾從床上下來哀求呂重俊不要再做實驗,呂重俊勸說樂思爾繼續接受實驗,如果以後晉我公主病情得到醫治,樂思爾自然可以獲得一等功。樂思爾拿呂重俊沒有辦法,隻得在兩個女僕的攙扶下躺回床上。夜幕降臨,樂思爾悄悄下床想逃跑,由于心急不慎碰到了床邊的物品,樂思爾嚇得趕緊躺回床上裝睡,兩個女僕走進來見樂思爾熟睡過去,兩人低聲說話非常同情樂思爾的遭遇。李綱與安道全回城路上遇到樂和,樂和與兩人同行來到一處山中黑店,李綱對黑店店主升起疑心,悄悄來到廚房外面往裏面一看,果然看到一個光頭男子往酒中倒入蒙漢葯。光頭男子見李綱從廚房外面走進來,索性與李綱決鬥,李綱三招二式放倒了光頭男子,老板娘悄悄走進廚房成功偷襲李綱。李綱昏倒被老板娘放到一個大桶裏面,安道全與樂和坐在客廳喝酒,兩人喝下老板娘捧來的酒陷入到昏迷中,老板娘趁機將安道全扔到一處木牢中,安道全蘇醒過來在屋外找到了樂和與李綱。李綱與樂和成功逃跑,安道全落在最後被老板娘抓住,不久之後李綱與和樂被抓了回來,安道全趁機提醒光頭男患病急需醫治。在安道全的提醒下,光頭男疾病發作渾身不停抽搐,老板娘趕緊把光頭男扶到床上,安道全坐在床邊不緊不慢向老板娘講述光頭男的病因。

第4集

樂思爾被軟禁呂重俊暗中軟禁樂思爾試針,晉我公主幾天不見樂思爾,心中產生懷疑認定呂重俊軟禁了樂思爾,為了找回樂思爾,晉我公主來到太醫閣尋找樂思爾。呂重俊擔心晉我公主找到樂思爾,趕緊花言巧語哄騙晉我公主,皇帝雖然知道呂重俊軟禁樂思爾試針,但為了治好女兒晉我公主的疾病,隻得不動聲色陪呂重俊一唱一和。晉我公主在太醫閣拾到了樂思爾遺落的銅鈴,樂思爾被呂重俊封了穴道無法說話,呂重俊見晉我公主找到樂思爾遺落的銅鈴,趕緊編了一個謊言哄騙晉我公主。安道全治好了光頭男的疾病,光頭男視安道全為救命恩人,安全道與李綱以及樂和在黑店飽餐一頓下山。晉我公主離開太醫閣不久,樂思爾被呂重俊轉移,轉移過程中樂思爾昏迷過去,得知自己到了新地方,樂思爾一臉愁容不想理睬呂重俊,呂重俊隻得耐心開導樂思爾。晉我公主懷疑呂重俊軟禁了樂思爾,皇帝來到房外勸慰晉我公主,晉我公主聲淚俱下要求皇帝找回樂思爾。皇帝其實知道呂重俊軟禁樂思爾試針,聽著女兒晉我公主的哭聲,皇帝隻得決定讓呂重俊停止試針。呂重俊繼續在樂思爾背上施針,樂思爾趴在床上面色痛苦,呂重俊在樂思爾的脖子部位扎入一根銀針,樂思爾痛得當場昏死過去,兩個宮女實在不忍心看到樂思爾被折磨,兩人轉過身子就想向晉我公主通風報信,呂重俊心知試針已經進入關鍵時刻不能出現差池,一聽兩個宮女想向晉我公主通風報信,呂重俊趕緊出手攔住二人。皇帝來太醫閣向呂重俊打探試針進展,呂重俊保證還有最後一針就可以試出結果,皇帝心急如焚提議把樂思爾轉移到醉杏樓試針,以便晉我公主和李師師可以照顧樂思爾,呂重俊不同意皇帝的提議,如果樂思爾回到醉杏樓,晉我公主肯定第一個阻止呂重俊試針。皇帝見呂重俊依然想在樂思爾身上試針,隻得透露外出採葯的安道全即將歸來,安道全一歸來自然就無需呂重俊再用針灸醫治晉我公主。安道全與李綱和樂和在回城路上遇到一伙官差,為首的官差是朵恩喬裝打扮,安道全一眼認出了朵恩,朵恩隻得帶領手下人與安道全等人激戰,安道全在激戰過程中蹲在一輛木車下,一些士兵被安道全拿起銀針插入腿中,安道全趁著眾人血戰來到不遠處的草叢,攏好一堆草點燃。一伙巡山的宋兵發現山中升起的煙霧趕了過來,朵恩並不打算傷害安道全,安道全等人也無意與朵恩傷了和氣,朵恩扔下安道全等人匆匆離去。

第5集

安道全救活樂思爾 呂太醫秘密在樂思爾身上做扎針實驗,樂思爾隻是一個小小的歌妓身份低微,她隻能接受被呂太醫當作實驗品的命運,呂太醫拿起幾根針扎入樂思爾的頭部,第一根針扎下去樂思爾疼痛難忍流下眼淚,第二根針扎下去她漸漸閉上眼睛不再動彈。 幾根針扎下去,樂思爾停止呼吸似是已經身亡,呂太醫雖然心中有些慌亂,但還是硬起頭皮繼續往樂思爾身上扎針。 晉我公主闖入房間怒斥呂太醫的所作所為,呂太醫面對晉我公主的指責依然想繼續往樂思爾身上扎針,晉我公主與樂思爾形如姐妹,樂思爾性命危垂奄奄一息,晉我公主悲憤交加煽了呂太醫一個耳光,呂太醫雖然挨了一個耳光但不敢對晉我公主有一絲不敬。 皇帝與安道全先後進入房間,安道全二話不說仔細檢查樂思爾的脈象,皇帝在旁邊絮絮叨叨認為樂思爾必死無疑,安道全顧不上與皇帝爭吵,當即著手醫治處于昏死狀態的樂思爾。 呂太醫目不轉睛觀看安道全搶救樂思爾,在他的註視下安道全往樂思爾背上劃了一刀,呂太醫吃了一驚恍然大悟,原來安道全的放血辦法正是搶救樂思爾的辦法,樂思爾在安道全的搶救下撿回一條性命,晉我公主歡天喜地扶走樂思爾。 金國太子對宋朝的針灸銅人虎視眈眈,皇帝趙佶對金國步步緊逼愁眉不展,大將軍李綱主動提出與金國交戰,他戎馬一生忠心愛國,金國屢次企圖入侵宋國,唯一的辦法便是與金國開戰。 金國密使朵恩返回金國見太子,太子一心想得到宋國的針灸銅人,朵恩稱有辦法逼迫宋國皇帝趙佶交出針灸銅人。 樂思爾恢復元氣與晉我公主入席喝酒,席間樂思爾來了興致離席翩翩起舞,安道全充當她的舞伴,二人配合默契表演了一段精彩舞蹈,樂師樂和提議安道全娶樂思爾為妻,二人是郎有情妹有意天造地設一對,樂思爾一臉羞澀願意嫁給安道全,晉我公主計上心來故意為難安道全,她認定安道全是一個油嘴滑舌之人,不贊成樂思爾嫁給安道全。 金國對宋國的針灸銅人虎視眈眈,宋國皇帝趙佶憂心忡忡不知如何是好,蔡宰相主動提出保管針灸銅人,趙佶思慮再三決定將針灸銅人交由蔡宰相保管。

第6集

李綱被撤職 晉我公主愛上了金國密使朵恩,她向安道全打探朵恩的近況,安道全認為晉我公主與朵恩不太般配,他的觀點引得晉我公主動了怒火。 呂太醫與安道全同為神醫,二人經常因為行醫之事產生矛盾,呂太醫利用樂思爾做針灸實驗,安道全不贊成呂太醫拿身體健康的人做實驗,二人當著皇帝趙佶的面產生爭執,趙佶要求二人同心協力為本國的醫術做貢獻。 金國對宋國的針灸銅人虎視眈眈,蔡太師前往相國寺欲拿走針灸銅人,金國如果攻打宋國必會搶奪針灸銅人,皇帝趙佶已經同意蔡太師暫時保管針灸銅人,蔡太師欲將針灸銅人搬到府上,呂太醫雖然心不甘情不願,但又不敢違抗皇帝的命令。 太子秘密會見忠心愛國大將軍李綱,正義之人往往遭到小人嫉恨,朝中許多官員聯名上書要求太子撤除李綱的職務,太子不便公然與官員們做對,隻得私下會見李綱思忖對策。 李綱對朝廷一片赤誠忠心熱血,太子因為不敢得罪官員們隻能做出撤李綱職務的決定,李綱雖然失望之極也隻能聽從太子的決定,太子雖然撤掉李綱的職務,卻早已想出一個新的計畫,他決定秘密委派李綱訓練數百名精兵,金國即將攻打宋國,百名精兵是太子組建的突襲隊,如果金國來犯,太子就派遣突襲隊主動進攻金國來個先下手為強。 晉我公主身體不適躺在床上休養,皇帝趙佶探視完晉我公主離開房間在門口遇到安道全,晉我公主病情危急急需治療,安道全一臉焦急認定晉我公主在七日左右必會雙目失明。 趙佶不相信安道全的話,他返回房間伸手在晉我公主的雙眼面前晃動,晉我公主視力正常有所感應,安道全一臉鄂然不知如何解釋。 皇帝趙佶催促呂太醫利用針灸術醫治晉我公主,呂太醫心中依然沒有底不知從而下手,晉我公主忽然產生不適惡心欲嘔吐,趙佶吃了一驚為晉我公主的身體情況而憂心。 呂太醫猜測晉我公主是食了野豬肉才忽然出現中毒症狀,送野豬肉給晉我公主食用的人正是安道全,野豬肉雖是無害肉食,但吃多了同樣也會中毒,安道全一臉鄂然意識到自己闖了大禍,他本來以為野豬肉擁有葯效能醫好晉我公主,豈料事與願違並非如此。

第7集

待更新

第8集

待更新

第9集

皇帝欲派太醫隊出使金國 皇帝趙佶欲派遣一支太醫隊伍前往金國接受考驗,金國對宋國虎視眈眈,趙佶抱著息事寧人的想法盡量滿足金人的要求,所有太醫已經集合,唯獨負責帶領太醫們前往金國的安道全遲遲沒有現身。 街上人來人往,安道全與樂思爾在街上行走被樂和攔下,樂和神色慌張勸說安道全離開京城,皇帝即將派遣安道全前往金國駐醫,樂和擔心安道全一去不復返,安道全擔心自己一走會促使兩國交戰,不過經過再三思慮他決定帶著樂恩爾離開京城,二人離開樂和不久,一伙官差上街四處尋找安道全。 樂思爾舍不得安道全離開宋國,她擔心安道全一去不復扳,皇帝趙佶提醒樂思爾為了國家必須犧牲小我,樂思爾與安道全的戀情與整個王國相比微不足道,趙佶不希望樂思爾因為一已私欲阻攔安道全前往金國。 晉我公主秘會金國特使朵恩,兩人互生情意愛上彼此,朵恩一心想得到宋國的針灸銅人,晉我公主心中升起失落認為朵恩不愛她,朵恩雖然因為執行任務不得不暫時冷落晉我公主,但他內心其實極度渴望能與晉我公主雙棲雙飛。 晉我公主在朵恩的安撫下心情漸好,二人坐到床邊談情說愛,朵恩緊緊將晉我公主摟在懷中,晉我公主小鳥依人靠在朵恩懷中感受濃濃的愛意。 宋國為了向金國示好調派全城的醫官離京,百姓們因為少了大夫治病個個苦不堪言,安道全在街上尋找一個孩子,他在數日之前曾為孩子治病,後來孩子不知去了何處,一個好心的百姓為安道全引路,安道全敲響孩子居住的家門,孩子母親開啟房門放安道全進屋,安道全進入屋中醫治躺在床上的患病孩子。 全城的大夫已被官府調走,許多患病的百姓因為找不到大夫治病情況不妙,安道全醫治好孩子走出屋外被百姓們攔下,百姓們愁眉苦臉希望能獲得安道全的醫治。 樂思爾跟隨安道全離開京城,二人來到出城的出口計畫前往名勝古跡遊玩。 夜幕降臨,皇帝趙佶設宴迎接金國特使朵恩,許多太醫準時赴宴即將跟隨朵恩前往金國,皇帝趙佶發現安道全下落不明,安道全是太醫隊的頭領,有他才能穩定太醫們的心,如果他不跟隨太醫隊一起出發,太醫們前往金國凶多吉少。

第10集

安道全欲隨太醫隊前往金國 皇帝設宴接待金國特使朵恩,許多太醫參加宴席即將隨朵恩前往金國。 太子帶著幾個親信欲入大殿見皇帝,守衛不肯放行出手阻攔,太子隻得命令親信打暈守衛,一行人進入殿內保護皇帝。 安道全沒有選擇與樂思爾私奔,而是返回王宮拜見皇帝,呂太醫曾在皇帝面前稱安道全逃出京城,皇帝因為安道全現身對呂太醫產生質疑,經歷世故的呂太醫眼珠一轉辯稱當初看錯了人。 安道全入席向金國來使稱宋國言而有信說到做到,他既然同意隨太醫們一起前往金國就一定會做到。 朵恩在成東橋體內下蠱毒,成東橋深夜闖入金國太子住處,朵恩在成東橋的威脅下同意解除蠱毒,他找來幾個雞蛋在成東橋身上推行,雞蛋神奇地運轉沒有掉在地上,朵恩接連放了幾個雞蛋在成東橋的身上,雞蛋全部在成東橋身上推行一遍,朵恩提醒成東橋身上的蠱毒已被解除,成東橋不太相信朵恩的話,他要求朵恩證明已經解開蠱毒,朵恩扳碎一個雞蛋展露內部的一條遊動的蟲子。 成東橋松了口氣扔下金國太子離去,他在路上遇到了女山賊慕容君蘭,二人一個是郎無情妹有意,慕容君蘭雖是女性卻主動向成東橋傳遞情意,成東橋對慕容君蘭不太感興趣,二人在路上比試功夫,成東橋身手不凡屢次打敗慕容君蘭,在交手過程中他忽然肚痛難忍癱坐在地上,慕容君蘭趕緊將他扶到山洞中。 山洞中鋪著一床被毯,成東橋躺在被毯上疼得噝牙裂嘴 ,慕容君蘭祖上粗通醫術,從小她耳染目熏能醫治一些疾病,在她的幫助下成東橋恢復健康沒有再肚痛。 慕容君蘭成了成東橋的救命恩人,她主動靠在成東橋身上載遞情意,成東橋嚇得一個激靈保證會支付一筆答謝費,慕容君蘭來了火氣要求成東橋支付一千兩答謝費,成東橋為了與慕容君蘭切割願意支付一千兩答謝費,慕容君蘭提醒成東橋要支付的是一千兩黃金答謝費。 山洞中放著兩瓶針灸銅人,慕容君蘭發現其中一尊銅人是女性,她認定成東橋有怪癖喜好收藏女銅人,女銅人造型逼真擁有一對雙峰,慕容君蘭伸手往女銅人雙峰戳個不停,她的手指戳掉了女銅人身上的銅漆,成東橋大吃一驚意識到眼前的兩尊銅人是假的。

第11集

金國十日內攻打宋國 太子收買了李綱,一名下屬提議大家支持太子當皇帝,太子雖然心中早已對皇帝之位覬覦已久,但他表面上扮出憂國憂民的模樣蒙騙眾人,想要當上皇帝絕非易事,還需得到能召集天下兵馬的兵符才行,太子的一個下屬已經收買皇帝身邊的一些太監宮女,有了這些奴僕的幫助,太子一定很快就能找到兵符。 安道全隨同朵恩前往金國,一行人離開京城在一條山路上停了下來,朵恩決定放走安道全,他與安道全雖然有過不悅快的經歷,但二人都非常賞識彼此的品行,朵恩 從一個金國官員手中拿過花名冊,冊子上有安道全的名字,朵恩拿起毛筆劃掉了安道全的名字,由此一來安道全便不用再前往金國。 分開之時朵恩將安道全領到路邊秘談,他提醒安道全做好護國準備,十日左右金國極有可能帶兵攻打宋國,金國之人驍勇善戰,宋國如果被金國進攻十之八九走上亡國的命運。 朵恩返回金國營地,三郡主患病急需治療,金國太子要求朵恩在三日之內治好三郡主,朵恩心知三日的短暫時間即便是華佗在世也治不好三郡主,金國太子明顯是故意給他下了一道難題。 三郡主柱著拐杖離開住處在營地外面跌倒,金國太子與朵恩聞訊沖出營賬,朵恩在金國太子的要求下抱起三郡主離去。 樂思爾前往李綱駐守的軍營尋找大山,大山是安道全想找的一個重要人物,守護軍營的士兵不肯給樂思爾放行,陪伴樂思爾的慕容君蘭勃然大怒出手教訓士兵,樂思爾在她的幫助下得以進入軍營找到李綱。 李綱久聞樂思爾的大名,樂思爾是京城有名的歌妓,她最擅長的舞蹈便是銅人舞,李綱要求樂思爾在營地外面表演銅人舞給士兵欣賞,樂思爾在他的要求下當眾翩翩起舞,士兵們看得興致正深拍手叫好,樂思爾表演完幾個高難度動作忽然癱倒在地上,李綱趕緊上前扶住樂思爾,呂太醫曾在樂思爾身上進行扎針實驗,樂思爾的體質大不如前無法持久跳舞。 李綱喚來大山背起樂思爾,大山健步如飛背著樂思爾離開營地,樂思爾身體不適隻想回到京城休養。京城有她的好朋友還有神醫安道全,隻要有安道全在身邊,樂思爾才有踏實感。

第12集

安道全親身試針找穴道 蔡府門口,安道全來回踱步,蔡大師患上了面癱症急需醫治,一名家丁從府內走出來迎接安道全,安道全在家丁的引領下進入蔡府見蔡太師,蔡太師被面癱症折磨得苦不堪言,他希望能獲得安道全的醫治,安道全是京城內外鼎鼎大名的神醫,蔡太師將希望寄托在他的身上。 金國對針灸銅人虎視眈眈,皇帝趙佶經過一番思量鋪開紙筆畫下針灸銅人的外形,如果針灸銅人落到金國之人手中,至少還有紙上的畫記錄了針灸銅人身上的穴道。 安道全入宮拜見皇帝,兩尊針灸銅人的命運岌岌可危,金國對銅人虎視眈眈,皇帝將畫好的銅人相遞給安道全。 安道全回到住處按照畫紙上的提供的穴道往頭上扎了一針,隨之而來的便是一陣眩暈感,安道全強打精神往頭上又扎了一針,他發現自己的意識越來越模糊像是幾天幾夜沒有睡覺。 翌日,晉我公主進入房間扶起安道全,安道全蘇醒過來拿起毛筆在畫紙上標記下新的穴道名稱,標完穴道名稱他再次陷入到昏迷中。 入夜,大山背著樂思爾進入京城,一伙官差在路上攔下二人,為首的官差頭目喝問樂思爾的身份,樂思爾是京城有名的歌妓,官差頭目不以為然提醒樂思爾不能在宵禁的時候在街上出行,其餘官差一擁而上欲捉拿樂思爾,大山身手不凡出手打敗所有官差。 王宮大殿,皇帝趙佶與官員們商量如何應付金兵,秦將軍主動提出與金國交戰,趙佶膽小怕事不贊成秦將軍與金國開戰的建議。 宋國士兵還在城外與金國士兵對峙,趙佶決定派出一支歌姬隊伍到城外表演歌舞安撫軍心。 營賬內,慕容君蘭在一把匕首上塗下了劇毒物質,李綱渾然不知在營賬外面訓練手下人格鬥技巧,一個叫五孔的士兵與李綱過招,李綱身手不凡輕松戰勝五孔。 慕容君蘭與成東橋商量好一起對付李綱,成東橋遲遲沒有現身,慕容君蘭咬牙切齒暗罵成東橋不守額度。 李綱進入營賬與慕容君蘭發生沖突,慕容君蘭技不如人敗在李綱手中,幾個手下聞訊沖入營賬內,李綱謊稱與慕容君蘭在練武。幾個手下離去不久,李綱從慕容君蘭 手中奪過塗有劇毒物質的葯物,他早已發現慕容君蘭居心不良。

第13集

樂思爾逃獄 安道全做了一個夢,呂太醫出現在夢中醫治晉我公主,因為心中無底,他手握銀針舉棋不定,安道全從夢中蘇醒過來被人扶起。 晉我公主忽然患病頭痛難忍,安道全聞訊而至欲入屋探視晉我公主,房門已被晉我公主從裏面扣上,安道全從視窗爬進屋中。 晉我公主是因為患病不肯見人,安道全計上心來誇贊晉我公主就算患病也是漂亮不減。在他的安撫下晉我公主的心情好了許多。 晉我公主的病情依然沒有好轉,安道全返回住處往太陽穴上扎針,隨著銀針慢慢深入,安道全有了一種頭暈目眩的感覺。 晉我公主聞訊而至反對安道全以身作則往身上扎針,安道全辯稱自己患了疾病想通過扎針的方式治病,晉我公主半信半疑離去。 樂思爾奉安道全的命令離京尋找大山,二人被一伙官差拿下淪為階下囚,樂和在京城內幫助安道全尋找樂思爾,一個叫化老被關入到牢房中引起樂和的註意,樂和掏出一些錢送給官差為叫化老贖了自由之身,叫化老手上拄有一根吊著許多銅錢的棍子,樂和從叫化老手中討要了銅錢棍。 成東橋落入到官差手中,他與大山一起被關到囚禁樂思爾的牢房中,有人在成東橋體內下蠱,成東橋當著樂思爾的面運功逼出體內蠱毒,逼出了蠱毒,成東橋帶領樂思爾和大山沖出大牢,幾個守衛牢房的官差完全不是他的對手。 夜幕降臨,晉我公主與蔡太師發生沖突,蔡太師疑似指使手下人誤抓樂思爾,晉我公主還不知道樂思爾已經逃出監獄,官差頭目被押到蔡府接受晉我公主審訊,晉我公主向官差頭目打探樂思爾的下落。 說到樂思爾被抓的原因,蔡太師脫不了關系,如果不是他設下宵禁令,深夜在街上行走的樂思爾就不會落入到官差手中,究其原因全是蔡太師一手造成,蔡太師已經患上面癱症醜態百出,晉我公主怒氣沖天指責蔡太師胡亂設下宵禁令。 成東橋獲釋之後騎馬披星戴月出城,他與慕容君蘭約定一起除掉李綱,因為之前入獄影響計畫進行時間,成東橋未能準時與慕容君蘭會面,慕容君蘭以為成東橋言而無信拿她開涮。 營賬內,李綱決定陪慕容君蘭一起等侯成東橋現身,他已經知道慕容君蘭與某人定下約定,他想見見與慕容君蘭有約定的成東橋。

第14集

晉我公主陰差陽錯治好太師面癱症 慕容君蘭落入李綱手中,成東橋披星戴月向李綱駐守的營地趕去,李綱已在賬蓬內等侯多時,他在一個手下的陪同下等侯成東橋落入到圈套中。 成東橋的身影出現在賬蓬外面,李綱與手下人站在賬蓬內等侯成東橋入內,成東橋手握寶劍進入賬蓬與李綱激戰,慕容君蘭在成東橋的引領下逃離賬蓬來到營地外面,二人被數十名士兵包圍,李綱站在一旁觀看二人與士兵對戰,士兵雖然人多勢眾,但一時之間奈何不了二人。 皇帝疑似將針灸銅人藏在畫室內,安道全決定派出樂和和大山進入畫室熟悉環境,兩個銅人份量極重不易于搬動,安道全隻是想讓二人記下進入畫室的路線,待到來日有機會再潛入到畫室中搬走兩尊銅人。 晉我公主曾因樂思爾失蹤與蔡太師鬧不和,蔡太師被晉我公主煽了一個耳光,安道全在皇帝面前為晉我公主說情,蔡太師正好患上了面癱症,安道全提醒蔡太師被晉我公主煽了一耳光也許能治好面癱症,果不其然,蔡太師的面癱症過了不久就自動去除,他拿起一面銅鏡左看右看為自己的臉龐恢復正常而高興,安道全提醒他應該答謝晉我公主才對。 樂和與大山進入畫室外部的大殿記錄路線,二人還未正式進入畫室,太子帶著李綱現身大殿,樂和神色慌張找了一個借口與大山急急離去,太子進入大殿的目的是為了尋找兵符。 朵恩寫了一封信給晉我公主,他即將與三郡公主成親,這讓晉我公主心情失落陷入到苦惱中。 師師向安道全打探樂和的下落,安道全閃爍其詞不肯如實相告,師師猜到安道全派出樂和潛入宮中尋找針灸銅人,她主動提出幫助樂和找到針灸銅人。皇帝的路線復雜無比,一般人進入皇宮都會如同進入迷宮一般找不到南北,樂和在無人引領的前提下自然找不到藏放針灸銅人的地點。 太子入宮遇到樂和,樂和與大山被太子帶走,二人在太子的逼問下坦承入宮是為了尋找針灸銅人,太子心知二人的幕後主使者是安道全,安道全一心愛國不希望針灸銅人落到金人手中,他想先偷走針灸銅人藏好以免被金人奪走,太子弄清原因要求樂和與大山不要再打針灸銅人的主意。

音樂原聲

歌名作詞作曲演唱備註
《愛的良方》王慧陳迪孫子涵片頭曲
《 一瞬美滿》彭易穎魯士郎陸瑤片尾曲

演職員表

演員表

角色演員備註
安道全 餘少群民間神醫
晉我梁晶晶大宋庶出公主
朵恩張曉晨 金朝密使
樂思爾吳恙 傾城舞女 樂和養女
趙佶 湯鎮宗宋徽宗
呂重俊許紹雄 大宋太醫令
蔡京鄭則仕宰相
成東橋張家川職業殺手,對樂思爾一見鍾情
李師師劉妍希 汴京名妓
李綱李永林大宋將領
慕容君蘭陳曉雪 黑木寨寨主之女
樂和施丹江 宮廷樂師
翰離不王昊金朝太子
趙桓 張明磊宋欽宗
脫脫李恰金國皇上義女
劉總管張承陽 ----
洪澤太鍾鑫培 ----
趙南中程楓----
林太醫賈通波 ----
大山李達----

職員表

角色介紹

安道全 | 餘少群

民間神醫,對針灸有著獨特天賦,曾上梁山落草為寇。為救治晉我更為轉移針灸銅人而重返汴京,一心護寶歷盡磨難。安道全本與樂思爾訂婚,卻意外愛上了晉我。才華橫溢的赤腳郎中、刁蠻任性的大宋公主、善良溫婉的傾城舞女,一段啼笑姻緣。

晉我公主 | 梁晶晶

庶出的刁蠻公主,身患怪病多年,與朵恩是青梅竹馬的戀人,與樂思爾是好閨蜜。被朵恩傷害後意外愛上了與自己是歡喜冤家的安道全,而此時安道全與思爾婚期已定,晉我陷入了理智與情感的夾縫裏。

朵恩 | 張曉晨

金朝密使,晉我的初戀情人,想要得到針灸銅人研究長生不老之術,為此不擇手段,甚至犧牲自己愛情。最終朵恩弒主奪權,揮師南下攻入汴京,奪取針灸銅人。

樂思爾 | 吳恙

善良溫婉的傾城舞女,多才多藝又多災多難的女子。與晉我自幼相識、情同姐妹。為救晉我,太醫令呂重俊將她選為針灸試驗品,幾乎斃命針下;她深愛著安道全,卻因為晉我面臨放棄婚約,痛不欲生

神醫安道全

呂重俊 | 許紹雄

太醫令,對安道全有著"瑜亮情結",欲置安道全于困境。但在銅人大轉移時,仍存民族大義,並為此付出生命。同時他是主張宋人獨佔銅人的狹隘民族主義者。

神醫安道全

趙佶 | 湯鎮宗

晉我生父,金軍壓境時禪位于太子,為太上皇,金人破城,他既失江山,又失紅顏,連自己最寵愛的女兒晉我也無暇顧及。對待銅人,他更多的是從文化及美術角度看重其價值。曾努力將銅人攜往杭州而未果。

神醫安道全

李師師 | 劉妍希

汴京名妓,俠肝義膽。早年艷滿京城,在仕子官宦中頗有聲名,她與宋徽宗趙佶的故事也傳為佳話。她一直照看晉我,為贖銅人,花盡積蓄和趙佶贈予的所有珍寶,實屬俠義女子。

神醫安道全

蔡京 | 鄭則仕

宋朝宰相,貪得無厭,奸猾狡詐,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用銅人要挾安道全為他診治面癱之疾;後又為保性命與榮華富貴,拿銅人與朵恩進行談判。

神醫安道全

成東橋 | 張家川

外號巴蜀山狼,職業殺手,為錢賣命。對傾城舞女樂思爾一見鍾情,一直默默保護著樂思爾,後為樂思爾而死。

神醫安道全

李綱 | 李永林

精忠報國,驍勇善戰,宋庭中不可多得的青年才俊,趙恆的左膀右臂,安道全的好兄弟,是保護針灸銅人的得力將領。

神醫安道全

劉總管 | 張承陽

輔佐趙桓,為保大宋江山,對趙桓忠心耿耿。

神醫安道全

趙桓 | 張明磊

宋欽宗,趙佶之子,奮發向上力保宋朝、銅人,不知大勢已去。

神醫安道全

大山 | 李達

跟隨安道全

神醫安道全

翰離不 | 王昊

金朝太子

神醫安道全

慕容金蘭 | 陳曉雪

山寨寨主

神醫安道全

脫脫 | 李恰

金國皇上義女

神醫安道全

三郡主 | 雷洋

金朝郡主

以上內容來源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