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探狄仁傑 -《神探》系列第二部

神探狄仁傑

《神探狄仁傑2》是續《神探狄仁傑1》後的又一部以描寫中國古時官員狄仁傑探案為主要內線索的偵探類型電視劇,該劇由錢雁秋編劇並導演,由梁冠華、張子健、呂中等主演。

《神探狄仁傑2》講述了《關河疑影》、《蛇靈》與《血色江州》這三個故事,都是從神秘詭譎的氣氛開始,事件撲朔迷離層層推進,情節驚險緊張跌宕起伏。偵查絲絲入扣毫釐不苟,推理開闔嚴密扣人心弦。最終是以懸念作為引導,吸引觀眾不斷進入既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的推理結果和戲劇境界,從而獲得愉悅的審美感受。

《神探狄仁傑2》全劇共40集,2006年11月20日在CCTV8上映。 

  • 中文名
    神探狄仁傑2
  • 主演
    梁冠華
  • 類型
    古裝偵探推理懸疑劇
  • 出品時間
    2006.11.20
  • 製片地區
    中國大陸
  • 導演
    錢雁秋
  • 編劇
    錢雁秋
  • 中文名
    神探狄仁傑
  • 集數
    40集
  • 監製
    汪國輝、譚湘江

劇情簡介

妖為鬼蜮,崇州案、蛇靈案、江州案撲朔迷離。懸疑百變,智宰相辨真偽巧排難終揭真相;驚險絕倫,李元芳蓋世武功為民除害回腸蕩氣;斷案如神,東方大偵探狄仁傑大智大勇決戰鬼魅魍魎。

神探狄仁傑

唐武則天年間,國勢昌盛百姓安居。然而在國家的邊境地區,卻烽煙迭起,大案連連,迷離百變的案情導致戰爭一觸即發。狄仁傑奉命前往斷案,憑著他神奇的推理分析偵破案情,及時地挫敗了一起分裂國家引發戰爭的巨大陰謀。案情節節破獲,又引發了另一起巨大的案件。睿智的狄仁傑洞察到了平靜後的波瀾,明察暗訪深入虎穴,不幸被敵人抓住威逼拷問。身陷敵穴的狄公臨危不懼,與陰謀團伙鬥智鬥勇,徹底端掉了陰謀組織蛇靈的老巢。

演職員表

演員表

角色

演員

配音

備註

狄仁傑

梁冠華

----

大周宰相,一代名臣

李元芳

張子健

----

狄仁傑衛隊長,天子禁軍-千牛衛中郎將

武則天

呂 中

徐燕

武周皇帝,中國歷史上唯一的女君主

狄如燕(蘇顯兒)

姜昕言

馬海燕

蛇靈六大蛇首之一,臥底狄仁傑身邊,因愛上李元芳而反正

曾 泰

須 乾

張瑤函

狄仁傑學生,時任永昌縣令,狄仁傑出兵時任衛尉卿

吉利可汗

徐曉貝

----

突厥可汗陛下,一代明君,與狄仁傑是親密戰友

肖清芳

喬 紅

----

武則天所設秘密機構-內衛府大閣領,實為大內奸,後被殺

狄 春

趙志剛

----

狄仁傑管家兼狄仁傑重要機密收藏者

王孝傑

嚴燕生

----

駐防崇州的右威衛大將軍,被冤陷出逃落入敵手,被救出

李楷固

蔣昌義

----

右威衛右營將軍,契丹降將,崇州城下大破契丹叛軍

趙文翙

宋楚炎

----

營州大都督

丘 靜

張呈祥

----

崇州刺史,實為內奸,斷送右威衛十萬大軍,後被狄仁傑識破逮捕

權善才

霍爾查

----

大周主力部隊-左衛大將軍

張 環

梁 凱

----

狄仁傑手下八大軍頭之首龍虎軍頭,千牛衛軍官

李 朗

賈岩峰

----

狄仁傑手下八大軍頭之一龍威軍頭,千牛衛軍官

默 啜

鄧 衛

----

吉利可汗長子,勾結肖清芳陰謀叛亂被吉利可汗鎮壓,身首異處

黃 真

叢 山

----

趙文翙副將

李昌鶴

趙中偉

----

兵部侍郎

蘇宏暉

周 影

----

右威衛將軍,將王孝傑誘到叛反邊緣,後被王孝傑斬于馬下

哈日勒

李西京

----

默啜姻親,突厥鷹師將領,叛亂分子

宋無極

杜 剛

----

右威衛將領,實為內賊,血洗村鎮時被擒

孫副將

袁 鵬

----

王孝傑親信,實為內賊,被李楷固殺死

楊 方

孟令飛

----

八大軍頭之一龍彪軍頭,被虺文忠殺死

仁 闊

劉繼賀

----

八大軍頭之一龍武軍頭,被虺文忠殺死

烏騎施

安琪爾

----

鷹師將領

張柬之

邵永澄

----

鸞台侍中,狄仁傑學生

武三思

傅紅軍

----

武則天之侄,官封梁王

朱 風

高 朋

----

右威衛軍官,參與屠殺百姓被捕

達勒哈

楊增元

----

突厥大將軍,吉利可汗親信,得知真相後被哈日勒殺害

王鐵漢

陳 磊

----

王孝傑副將

袁天罡

邵萬林

----

司天監監正,武則天的老師,蛇靈創始人,後自殺

黃勝彥

石黎明

----

接替肖清芳的內衛府大閣領,被奸細李副將殺死

靜 空

張 平

----

寒光寺僧值,實為內衛首領,負責看押袁天罡

吳 祥

季 軍

----

血靈手下

蘇顯兒替身

曲文婷

----

替身,被李元芳殺死

虺文忠(閃靈)

淳于珊珊

----

蛇靈六大蛇首之首,武藝高強,被李元芳殺死

小 梅(血靈)

舒 燕

----

蛇靈六大蛇首之一,稱血靈,被蘇顯兒殺死

小 鳳(血靈)

舒 燕

----

血靈之一,被捕

魯 成

李世龍

----

袁天罡替身,被肖清芳殺死

桓 斌

蘇 剛

----

千牛衛大將軍,實為內奸,被王孝傑一刀砍死

方 丈

徐聲霞

----

寒光寺方丈

薛青麟

趙軍凱

----

平南侯,真名趙富才,曾製造黃國公李靄謀反特大冤案,被殺

錦 娘

謝梓彬

----

林永忠女兒

李 顯

王心聖

----

武則天之子,太子

林永忠

龍沐雪

----

真名薛青麟,因家人遇害而矢志報仇,後任江州長史

溫 開

鮑玉成

----

原為柳州刺史,蛇靈案後任江州刺史,內衛閣領

小 雲

楊 斯

----

內衛

張賢拱

陳繼東

----

江州法曹,黃國公李靄謀反特大冤案幫凶,被殺

葛 斌

符學斌

----

江州司馬,黃國公李靄謀反特大冤案幫凶,被殺

張 義

王 朋

----

林永忠手下,潛入侯府為內應

傳旨力士

錢雁秋

----

傳旨官員

馮萬春

齊景斌

----

江州長史,黃國公李靄謀反特大冤案幫凶,後出家

吳 順

吳未艾

----

江州銀曹,黃國公李靄謀反特大冤案幫凶,被殺

黃文越

陸 濤

----

五平縣令,黃國公李靄謀反特大冤案幫凶,被殺

小 慧

吳翔琪

----

蛇靈堂主,奉命勾引太子李顯,被殺死

杜 二

楊 明

----

侯府惡奴,因在衙門殺人害命且態度囂張被正法

職員表

出品人:朱彤、高小平、榮雯
製作人:張文玲、劉爽、李長江、趙鋼
監製:汪國輝、薛文池、傅思、張曉捷、袁源、楊國光、盧小平
原著:
導演:錢雁秋
副導演(助理):周春雷、趙志剛、張平
編劇:錢雁秋
攝影:張遠、樊浩劉雙慶
配樂:
剪輯:
道具:周卡江、雷英才
選角導演:
配音導演:嚴燕生
藝術指導:
美術設計:彭成
動作指導:周春雷
造型設計:馬淑英
服裝設計:崔宇
視覺特效:雷英才、王文
燈光:王銀洋、魯快長、杜傑
錄音:王先濤
劇務:
場記:
布景師:徐化文
發行:中央電視台文藝中心影視部、太原廣播電視劇製作中心、無錫中視文化發展有限公司、北京獎力文化交流有限公司、北京藍色夢幻影視文化有限公司、東陽榮煊影視文化發展有限公司

角色介紹

狄仁傑狄仁傑

狄仁傑| 梁冠華

狄仁傑,字懷英,唐代初期傑出的政治家,武則天稱其為"國老"。

他是我國歷史上以廉潔勤政著稱的清官。他為官如老子所言"聖人無常心,以百姓心為心":為了拯救無辜,他敢于拂逆君主之意,始終保持體恤百姓、不畏權勢的本色,始終是居廟堂之上,以民為憂,後人稱之為"唐室砥柱";他在武則天統治時期曾擔任國家最高司法職務,判決積案、疑案,糾正冤案、錯案、假案;他任掌管刑法的大理丞,到任一年,判決了大量的積壓案件,涉及到一萬七千餘人,其中沒有一人抗訴申冤,其處事公正可見一斑。 狄仁傑的一生,可以說是宦海浮沉,作為中國古代一位傑出的政治家,狄仁傑每任一職,都心系民生,政績卓著。在他身居宰相之位後,輔國安邦,對武則天弊政多有匡正,可謂是推動唐朝走向繁榮的一大功臣。

李元芳李元芳

李元芳|張子健

狄仁傑的衛隊長,二人在觀眾眼中是一對完美搭檔。李元芳武藝高強,擅使鏈子刀(輕鋼柳葉刀)、幽蘭劍。他義薄雲天,凜然正氣,桀傲、果斷、嚴守禮儀,卻也有孩子氣的調皮、純樸。李元芳雖不是主人公,但他已經有了主人公的魅力,使人們對其念念不忘。

曾泰曾泰

曾泰|須乾

狄仁傑的學生,也是除狄仁傑和李元芳之外出場最多的人物。他原本是"梅花內衛"成員之一,經狄仁傑開導,棄暗投明投入狄仁傑門下。盡管曾泰沒有狄仁傑準確迅速的推理能力,但他無論是做什麽,總是盡職盡責、任勞任怨,是狄仁傑辦案時的得力助手,本劇中是不可或缺的人物。

狄如燕狄如燕

狄如燕|曲柵柵

原名蘇顯兒。她本是蛇靈六大蛇首之一,人稱"蘇將軍",擅使柳葉雙刀,由蛇靈大姐肖清芳一手帶大。後來肖清芳派她潛入狄仁傑身旁,假冒狄公的侄女如燕。女人終究難過情關,如燕對對李元芳的愛情致使她棄暗投明,改邪歸正,狄仁傑正式認她為侄女。日後在寒光寺護駕有功,武則天正式封她為狄氏如燕,此後她跟在了狄公身邊,成為狄公的左膀右臂。

王孝傑王孝傑

王孝傑|嚴燕生

武則天愛將,官拜右威衛大將軍。性格暴躁、狂妄但卻忠誠、勇敢、耿直而且勇于認錯。崇州案中,王孝傑被部將蘇宏暉、崇州刺史丘靜等陷害,為契丹俘虜,後被李元芳所救,遂與李元芳、狄仁傑成為生死之交。最後他在關鍵時刻率右威衛主力攻破太子宮,擊破蛇靈逆黨,救出了狄仁傑。

播出信息

播出平台
播出劇場播出日期
播出時間
CCTV8黃金強檔2006年11月20日
20時20分

劇集評價

正面評價

在一片狼藉的古裝劇下,《神探狄仁傑Ⅱ》可算是異軍突起之作,把偵探推理懸疑劇的優勢都充分地表現了出來,原創的劇本、迷離的劇情加上梁冠華的出色演繹,讓《神探狄仁傑Ⅱ》擺脫了俗氣,成為續集製作的良好標本之一。

反面評價

大概是深諳過往國內破案劇廣遭人非議的“白開水”現象:看了開頭知道結尾,看了相貌知道好壞,看了道具知道包袱,編導顯然有意與此決裂。每集開頭時對上集的“回憶”過長,以及“閃回重述”過詳。和一般劇集點到即止不同,該劇每一集開頭時對上一集的承續顯然是過長了。其實,對于沒看上集的觀眾來說,這點回憶無濟于事,而對看了的來說,又未免太過羅嗦了,實在是太沒必要。同理,劇情進行中的“閃回重述”,在不少時候也有過詳的問題,讓人不勝其煩。(新浪娛樂評

分集劇情

第一集

唐武則天年間,契丹犯邊,烽火重燃。武則天命營州都督趙文翙、崇州右威衛大將軍王孝傑出關迎戰。不久軍中塘報傳來,大將軍王孝傑已率兵將契丹主力壓迫在東峽石谷,就等趙文翙借道突厥包抄敵後,便東西夾擊大破契丹。武則天讀了塘報志在必勝,將慶功大宴定在了元夕當天。到那時既賀佳節又奏凱旋,豈不是雙喜盛事。但狄仁傑卻對塘報起了憂心,他覺得塘報內容有些蹊蹺,既有違用兵常理,也泄露了軍情機密。聯想到自己身邊的一些現象,對戰事更加關切起來下朝回府後,狄公從狄春的稟報中得知侄女如燕就要來到,可他從未見過這個侄女,她會是個什麽樣的侄女呢?而且,他覺得一直任勞任怨跟著自己的狄春,這一年來也有些微妙的變化,但總是說不出變化在哪裏。想起幾年前幽州大案中那股沒被徹底消滅的神秘力量,幾年來他們銷聲匿跡神秘蒸發,會不會在此時乘戰亂之機又掀波瀾呢?他隱隱感到,要出事了。

第二集

從曾泰的身上,狄公發現了幽州案時虎敬輝使用的獨門暗器無影針,他由此斷定,幽州那股沒被消滅的神秘力量,果然來了。果然,他很快就遇到了一次襲擊。刺客易容為曾泰的樣子潛入屋中突施殺手,可惜狄公事先已有預感作了防備。刺客失手後狼狽出逃。神秘力量的頭子是位大姐大,她得知行刺失手後立即改變了計畫,緊急啓動第二套行動方案,幾路潛伏的人馬分頭行動,決心和狄仁傑鬥法到底一決雌雄。元夕慶賀之時到了,武則天酒杯端起,興奮異常。當她接到前線傳來的塘報時,笑逐顏開喜在已勝。可是她錯了。塘報上說得恰恰相反,右威衛麾下十萬大軍,在東峽石谷竟然全軍覆沒。將軍吳憬陣亡,大將軍王孝傑帶一千殘兵,逃回崇州。狄仁傑接過塘報心情異常沉重。細看塘報,上面並沒有提及失敗的前因後果來龍去脈。而且,似乎這份塘報是最後一份,以前應當有許多緊急軍情傳來。可誰都沒有見到,大軍就突然敗了。這太有點匪夷所思了。

第三集

對于崇州之敗武則天大發了雷霆之怒。朝爭異常激烈,有關大員遭到貶黜。武則天最後委任狄公為河北道行軍大元帥,崇州大都督,提崇州事,率左衛主力往鎮崇州。一來御強寇于城下,二來查察兵敗一案,便宜行事。狄公部署赴崇州事宜,看望重傷醒來的曾泰。曾泰告訴他,因為來的路上怕出意外,已將塘報上的內容背熟,卻將塘報藏在了府衙並沒有帶在身上。沒想到路上真的出了事。狄公誇他成熟了許多。

兵敗後的崇州,大將軍王孝傑接到朝廷安撫他而怪罪崇州刺史秋靜的聖旨,感激涕零之餘重新恃寵跋扈起來。當即動手鎖了秋靜押往神都,同時著手剿滅秋靜餘黨。一時間將崇州搞得十分緊張。

李元芳奉命,在狄公赴崇州前隻身先行去賀蘭山中,調查賀蘭驛被襲的情況。夜裏他發現被人跟蹤,製住跟蹤者時發現竟是如燕。如燕說她一是好奇,二是也想為破案出一份力。但元芳覺得她頂多是個累贅,可是人已經來了,總不能放她自己回去吧。

第四集

李元芳別了李楷固來到賀蘭驛站,遇到了一隊前來清理被襲現場的官兵。經留心觀察與巧妙刺探,終于發現這些官兵竟伙同一批藏匿屋中的紫衣人狼狽離去。看來,崇州的事情並不簡單。

狄公帶領左威衛大隊人馬趕赴崇州,路上接到王孝傑關于李楷固劫車反叛的報告,感到崇州的案情復雜,殊多混亂,便命令大將軍權善才指揮隊伍暫駐附近的田齊縣,自己則帶著曾泰、狄春等幾個人深入山中微服暗訪,待掌握一些情況後再行進成。不料一行人剛剛進到一個名叫東柳林鎮的村子,就發現了一樁屠村慘案,其狀慘不忍睹。但他們也遇到了一位幸存者吳大憨,可惜他是個傻子。

是什麽人竟然行此慘絕人寰的勾當呢?吳大憨叫嚷說是土匪,是李楷固。狄公卻覺得這裏面另有蹊蹺。晚上,狄公命狄春放信鴿同權善才聯系,卻驚訝地發現信鴿丟了。

第五集

當匪徒們來到下窯窪準備大開殺戒時,他們遇到了頑強的抵抗。在狄公的英明指揮下,村民們浴血奮戰,全殲眾匪。經審問匪首朱風,狄公才知道這伙土匪是官兵假冒的。他們是王孝傑的屬下,屠村動機之一是殺良冒功。可為什麽要殺所有的人,朱風不得而知。狄公感到王孝傑的問題很大。

李元芳帶著一連串的疑問赴約來見李楷固,他相信李楷固會向他提供一些有用的情況。但是他錯了,他中了李楷固的有毒暗器無影針,身負重傷被李楷固俘獲抬進了匪穴。原來,是有人借易容之術,先冒充赴約的李元芳突襲李楷固將其俘獲,轉而又冒充李楷固拿下了李元芳。這個假李楷固現身匪巢,得意地吹噓自己,嚴刑拷打李楷固,逼他交出秋靜。不料,中毒昏迷的李元芳突然發難,救下了李楷固和如燕,但假李楷固卻趁機逃走,並用無影針殺死了所有山穴中的紫衣人。李楷固見到李元芳激動不已,帶著他去見邱靜。

第六集

指揮殺良冒功的王孝傑部將宋無極被抓,他說屠殺令是王孝傑下的,目的本來是要抓捕一名契丹奸細,但因沒人見過奸細面目,又怕軍情外泄,隻好採取了勿使一人漏網的滅絕政策。狄公覺得殺良冒功可信,抓捕奸細則是另有隱情。再說,契丹的奸細怎麽會躲在東柳林鎮呢?狄公覺得應該進入崇州,見一見大將軍王孝傑了。

李元芳在李楷固的引導下終于見到了前崇州刺史邱靜,邱靜向他詳細報告了崇州兵敗的種種疑竇和自己的無辜,李元芳說服邱靜和李楷固隨他去面見狄公明陳原委。

崇州,狄公一進城就遇到了一幕百姓哭屍的場面。他目詢前來迎接的王孝傑,卻被王孝傑回避掉了。到了欽差行轅,狄公反令王孝傑看到了押解宋無極和朱風的情景。王孝傑大吃一驚,和副將蘇宏輝竊竊低語。對哭屍一事,王孝傑解釋說是邱靜、李楷固叛逃後,二人的部下被拘,不思改悔竟抗命自殺,家屬哭屍而已。狄公雖有不悅,一時也無話苛責。當談話觸及到宋無極和朱風時,王孝傑十分慌張口不擇言漏洞百出,對所涉案情不能自圓其說。狄公感覺李楷固造反內中尚有隱情,而所謂"自殺"一案,也須驗屍後再做定論。

第七集

李元芳覺得邱靜、李楷固是崇州案的重要知情者,不能落到王孝傑手中,不得已他出手製住了王孝傑。王孝傑被李元芳快刀加頸,服軟詐降,同意請狄公來一辯是非。待李元芳等拱手受縛後,他卻突然變卦,命軍卒亂箭射死三人。李元芳為掩護邱靜、李楷固,身中亂箭生命垂危。幸好狄公率權善才等及時趕到,這才製止了事態的進一步惡化。王孝傑被就地免職,威風掃地。

李元芳昏迷不醒,守著他的如燕詳細地匯報了他們沿著賀蘭驛追蹤調查的經過。還拿出了在東柳林繳獲的十幾份秋靜所發塘報。狄公分析此前的種種跡象得出一個結論,王孝傑在塘報一事上說了謊。

狄公請來秋靜、李楷固。根據二人提供的情況,王孝傑通敵的嫌疑大了起來,其中還引出了重要的當事人孫副將和契丹奸細陳有龍。可惜孫副將被李楷固失手殺死,陳有龍也趁亂逃走了。一切線索都斷了,看來兵敗一案還真有點玄了。狄公和曾泰分析,覺得在整個案件的背後,一定有一股龐大的勢力在暗中支持。甚至趙文翙部的失蹤,也定與這股神秘的勢力有關。看來唯有從王孝傑身上下手突破,才會使案情獲得轉機。然而,正當狄公選擇時機準備對王孝傑進行突破時,王孝傑卻意外地出逃了。

第八集

狄公根據邱靜提供的情況,吩咐曾泰盡快取證,查閱戰役期間各庫檔案,核實邱靜的證詞。再就是找來發現奸細的密探張康,詳細了解奸細陳有龍的情況。他自己則帶人勘查邱靜提到的秘密軍資轉運場,核查物資是否真的被王孝傑暗中供給了契丹軍隊。狄公在秘密轉運場果然有所發現,一是一隻被遺棄的靴子,二是一條通往契丹的捷徑。沿著這條小路沒走多久,他們竟然來到了契丹境內。而且更令人驚訝的是,這裏竟駐扎了一支三萬人的契丹部隊。

這真是太奇怪了,令人匪夷所思。

狄公等犯險闖營,發現這支契丹軍隊實際上竟是偽著契丹軍服的突厥士兵。狄公趁機拿出當年突厥吉利可汗送他的虎頭飛鷹戒指,與帶兵軍校周旋起來。結果了解到這是突厥太子默啜背著可汗私調的一支軍隊。同時,他們還意外地發現了一位被俘的大周軍官,經詢問,他竟是神秘失蹤的營州大都督趙文翙。這可真是非同小可了。

狄公使巧計就出趙文翙返回崇州。剛一入境趙文翙就傻了,他說他們是在突厥境內遭遇的伏擊,兵敗被俘後一直關押在這裏,怎會距崇州如此之近呢?而且,他承認他其實不是趙文翙,是他的副將黃真。他說真的趙將軍當時就突破重圍,回崇州去找王孝傑了。狄公猛然從這種種不可思議的案情中,恍然明白了什麽道理。

第九集

為搞清趙文翙部失蹤情況,武則天行文突厥吉利可汗。吉利可汗很快就找到了趙文翙部軍隊的下落。一萬多具屍體在突厥境內金山的山谷中被發現了,吉利可汗大為震驚,立即展開調查,將懷疑的矛頭指向太子默啜。默啜閃爍其詞巧為掩飾,並趁機挑撥突厥與大周的矛盾,暗中做了應變的布置。大將達勒哈來到哈日勒部,查明原來是默啜私調軍隊伏擊了趙文翙部,他要立即上報吉利嚴懲默啜,但他沒能走出哈日勒的營帳就被殺死滅口了。

吉利將趙文翙部的情況回復武則天。武則天誤會此事實是吉利所為,怒發沖冠,下旨準備同突厥作戰,被張柬之等苦苦勸罷。君臣議定單等狄仁傑查明真相再作決斷。

狄公接到朝廷文書感到事態嚴重,他終于明白了對手的目的是什麽。那就是勾結契丹,挑撥大周與突厥的矛盾,陰謀將突厥可汗卷入戰爭,造成北地大亂的情勢。那時不光崇州難保,可能整個北部邊陲都將淪陷,大周的江山可就危了。狄仁傑當即決定趕赴突厥面見吉利,與吉利共同挫敗這一巨大的陰謀。

第十集

狄公詳細地述說了發現假狄春以及誘捕他的整個過程,令他交代背後主使和行刺吳大憨的目的。假狄春妄圖頑抗被李元芳下手製住,狄公撕去他的假面,李元芳脫去他的衣袖,眾人發現他竟是直屬武則天的朝廷內衛。結果,狄公什麽也沒問出來,隻好押送欽差衛隊嚴加看守。

狄公又審問吳大憨,指出他就是被指控的契丹奸細陳有龍。吳大憨果然也不再裝傻,但對自己的身份卻是諱莫如深緘口不講。狄公覺察到他絕不簡單是個什麽契丹奸細,而是肩負著一個非同尋常的使命。狄公再次來到東柳林鎮,終于就吳大憨的身份問題有所發現。但是他沒回崇州,而是直奔了突厥王廷所在地--石國。侄女如燕對他的舉動十分不解,覺得有些故弄玄虛,狄公卻微笑不答。而此時在突厥石國,默啜太子正在會見神秘力量的頭目肖清芳。二人計畫著如何牽製狄仁傑以進一步加劇邊境沖突,並趁亂聯手除掉吉利,篡位奪權號令突厥。他們得意地認為等狄公趕到時,這裏已經物是人非。狄公再想破案懲凶避免戰禍,也隻怕是春夢一場了。

果然,武則天部署戰爭的訊息令吉利可汗緊張萬分。默啜一伙趁機進讒主張宣戰,但吉利可汗想到當年在幽州與狄公的約定,想到戰爭的危害與和平的來之不易,沒有採納默啜的主張。可是對趙文翙部何以神秘被殲,到底是什麽力量所謂,他仍然未得要領。他心急如焚,很想見到狄公,卻不知狄公已悄然來到了石國。

第十一集

狄公、如燕、李元芳去見吉利可汗,卻在大帳門前被一眾兵馬劫持,隻是匪徒們劫持的是穿著三人衣著的替身而已,而狄公等既探明了處境,也趁機做好了相應的布置。狄公等趕回客店,發現客店竟遭洗劫,隨來的八大軍頭也不知了去向。李元芳正自驚訝,沒料到更為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如燕持劍挾持了狄公,並將他們帶到了神秘力量在石國的匪巢。匪首肖清芳終于露面了,並得意地宣布狄仁傑成了她的階下囚。她告訴狄公她手下的神秘組織名字叫蛇靈,所有成員都是曾遭武則天迫害過的人。他們的目的就是要推翻武則天的統治。

狄公冷冷地道,為了報仇為了私憤為了不可告人的計畫,你們與境外敵人相互勾結,不惜挑起邊境的戰火來達到骯髒的目的,棄祖宗宗廟百姓生死國家利益于不顧,像你們這樣行事與禽獸何異?

肖清芳下令將狄公、李元芳綁縛樹林中處死,沒想到如燕突然反正解救了他們。狄公告訴如燕,他早就知道她是假的,因為他根本就沒有什麽侄女,她此時的反正行為恰恰不是救了他和李元芳,而是救了她自己。

第十二集

肖清芳狼狽逃至默啜處,告訴他蛇靈總壇已被狄仁傑和吉利可汗率兵攻破,後果不堪構想。二人密謀提前舉事,肖清芳迅速趕回了崇州。默啜提前舉事攻打吉利王廷,被可汗和狄仁傑聯手伏擊兵敗被殺。狄仁傑勘查趙文翙部所遺軍資兵械,發現趙文翙部之所以迷路,是有人在行軍指南車上做了手腳。同時,他發現趙部的軍旗與吳大憨的一副著裝有著同樣的徽號------難道這個吳大憨------狄公來不及細想,匆匆別過可汗踏上歸途。

契丹大軍就要兵臨城下,崇州軍民緊張地調兵備戰。肖清芳回到崇州,策動組織準備開關獻城。而在契丹後方,李元芳、如燕身負狄公的特別使命化妝而來。他們見到了押在契丹營中的大將軍王孝傑,這位缺心少肺的勇將軍終于流下了滾滾的熱淚。

第十三集

吳大憨矢口否認狄公的指稱。這時他的副將黃真出現了,趙文翙抱住黃真放聲大哭。

契丹大軍兵臨城下,肖清芳開門獻城。曾泰、李楷固和邱靜大驚失色來找狄公和大將軍勸善才。狄公卻從容地指出,敵人是被放進來的。而那位勾結契丹賣主求榮的蛇靈內奸,就是在場的原崇州刺史邱靜。狄公條分縷析地敘述了他推斷整個案件的所有關節,將在場眾人直驚得瞠目結舌無不感佩。邱靜聽罷猙獰微笑,說狄公你真是太聰明太英明太精確了。可惜你明白得太晚了。你聽,契丹大軍已攻入你的帥府,你唯一的出路就隻有投降了。狄公哈哈大笑,告訴他肖清芳放進的契丹部隊是假冒的,是吉利可汗特許狄公借用的突厥隊伍。已交由王孝傑大將軍統領他們預伏城中,專等契丹前鋒進城後關門打狗。而權善才調出的左威衛主力則埋伏城外,等著與城中部隊內外夾擊消滅契丹主力。邱靜聽罷顫抖不已徹底崩潰了。

神都洛陽,武則天顫抖地開啟狄公轉送的崇州塘報,兩行熱淚滾滾而下。崇州大捷!

第十四集

崇州案後蛇靈組織銷聲匿跡,狄公雖按照如燕的指點突襲追剿,但所到之處均是人去樓空。這個龐大的組織竟好像瞬間蒸發了無痕跡,真令人感到不可思議。蛇靈組織一日不除,國家便永無寧日。眼下江湖上的格外寧靜,反而令他加重了隱憂。這出奇的靜,難道不意味著蛇靈要有所行動嗎?這時宮中傳出訊息,武則天定于三日後去白馬寺(劇中為寒光寺,下同)進香。狄公的心情更加沉重起來。

果然不出狄公所料,在對白馬寺進行安全勘查時,在寺院後院發現了一具莫名其妙的男屍。而此時距皇上進香隻有不到一天的時間了。狄公初步斷定死者就是寺中的僧侶,但令人困惑的是寺中僧侶既無外出也沒有傷亡,竟一人不少。那麽,這具男屍到底是誰呢?

第十五集

狄公深思一夜得到一個可怕的結論。小梅的話隻有一種解釋,那就是想告訴他們蛇靈組織的頭號殺手閃靈,以奉命潛伏白馬寺伺機刺駕。至于寺中的男屍狄公尚不得要領,但時間緊迫,當務之急是勸阻皇上取消進香以防不虞。深夜,狄公闖宮遇阻憂急萬分,隻好來白馬寺進行深入的隱患排查。他突然感悟到,那位殺死僧侶的歹人,很可能就是潛伏的刺客,而且就冒名躋身在眾僧之中。

怎樣才能將刺客找出來呢?狄公集合眾僧敲山震虎,果然令假僧人法能露出馬腳。假發能供出自己屬于蛇靈六壇魔靈手下,但話沒說完就身中暗器啞口斃命了。凶險在即,皇上還能按時進香麽?情況萬分緊急,桓斌主張再次闖宮攔駕。狄公認為事關天子威儀,就是再危險,武則天也不會聽勸改變行程的。因為她不能失去天子和朝廷的尊嚴,向敵人示弱。

第十六集

此時白馬寺的進香已經開始。刺客閃靈就躲在大點的屋梁上,盯著步入大殿的武則天,眼中燃燒著仇恨的火焰,但是他突然猶豫起來。猛然,店外人群中一道白光陡起,直奔武則天後心而來。閃靈吃了一驚,手中暗器本能擲出,擊落了飛向武則天的暗器。店內一陣大亂,禁軍蜂擁而上保護皇上,閃靈卻趁亂脫逃而走。但是他未能逃出白馬寺,這一點狄公料到了。

果然,大將軍桓斌誤中圈套被閃靈挾持。狄公臨危不亂救下桓斌,卻將公認的刺客閃靈放走了。閃靈感慨狄公之能,明白了蛇靈所以屢戰屢敗的原因,說能夠作出如此精確判斷,天下僅狄公一人而已。狄公問閃靈為什麽沒有行刺反而救了皇上,閃靈情緒復雜說不清楚。他給了狄公一塊木牌,上面刻著一條奇怪的蟒蛇。

第十七集

武則天得知刺客被放走勃然大怒,狄公卻平靜地道,破案之道遇軟而切,遇硬則彎,隻能迂回曲折地向前發展,他之所以放了刺客正是要這個道理。但武則天仍是氣憤難消,限狄公三天破案。狄公詳細地匯報了案發當時現場的情形,機靈地平息了武則天的怒火。武則天轉怒為喜,統一狄公便宜行事全權理案。

狄公從木牌上推斷閃靈是李姓王族子孫,名字叫虺文忠。他顯然是來刺駕的,為什麽卻又救了駕呢?而且,那個從武則天背後發射暗器的刺客又是誰呢?他是怎麽混進禁軍中的呢?閃靈是蛇靈組織的六大殺手之首,為什麽在派他前來的同時,還要再行另派殺手呢?還有那個被滅了口的假法能------難道-----竟有三股勢力都染指了白馬寺刺駕案麽?

第十八集

此時大將軍桓斌來向狄公報告在山中發現了千牛衛的屍體,經現場勘查,死者卻為千牛衛的一隊士兵,首領則是內衛府大閣領黃勝彥,凶手為蛇靈組織確鑿無疑。狄公順藤摸瓜,終于發現此案竟與皇帝有關。可當他鬥膽問及此事時,武則天諱莫如深似有難言之隱。狄公將此案與刺駕案聯系到一起,決定再訪白馬寺。

狄公來到白馬寺,從假法能的住屋中發現了內衛專用的腰牌。他還從值日僧的口中偵知,被殺的黃勝彥來過白馬寺,而且是奉旨而來,從寺中帶走了一個神秘的人物。當時全寺戒-嚴,誰也沒看見他帶走了什麽人。狄公懷疑假法能當時潛入寺中,定與這個神秘的人物有關。進一步的勘查證明了狄公的判斷。狄公找到了關押神秘人物的秘密牢房,意外地發現了三具僧人屍體,他開始懷疑三人是被黃勝彥所殺,但接下來的跡象表明事情並非如此。最後,他推斷出殺人者就是僧長靜空,但靜空突施巧計將狄公等關進地牢自己脫逃了。

第十九集

狄公等被拘地牢正自焦急困惑,地牢突然沉降下去將他們送進隧道。幾個人順著隧道來到一處秘密所在,驚訝地見到了皇上武則天。武則天告訴他,秘密關押的人物是她的老師袁天罡,因為他當年製造了舉世震驚的洛河驚現八卦圖事件,在助武則天登上皇位後,又挾私要挾皇上要廣為揭露事情真相。而武則天之所以沒殺他,是因為他建立了蛇靈組織。後來武則天又要殺他,他卻利用武則天篤信鬼神的弱點,揚言十年後洛河將由異事發生並危及皇上和整個朝廷。他的話迷惑了皇上,他就這樣苟活了下來。武則天的話引起了狄公高度的警惕。按照袁天罡所說十年期限已到,而此時蛇靈活動頻繁詭秘,兩起大案接連發生,袁天罡又被劫失蹤,這與他所預言的洛河異事,會有何關聯呢?狄公陷入了深深的思索。

第二十集

李元芳和如燕奉狄公派遣二進大楊山偵察蛇靈總壇,在原來的接頭地點發現小梅留下的記號。這表明小梅並沒有死,可是她又會到哪裏去了呢?

蛇靈總壇,匪首肖清芳正在審問犯下大錯的閃靈虺文忠。虺文忠極力為自己辯解,申明自己救駕的大義,痛斥蛇靈出賣自己出賣天下的種種罪惡,揚言做脫離蛇靈組織第一人。就在這時,老主人袁天罡出場了。一番口角一番搏鬥,虺文忠不幸被血靈姐妹的毒劍刺中,但他還是靠了自己的絕世武功殺出了生天。

第二十一集

虺文忠逃到小廟,恰好撞在李元芳和如燕手中。二人救下虺文忠,同追殺而來的肖清芳、魔靈一伙展開激戰,擊退了眾匪。為了救活身負重傷的虺文忠,他們誤闖到獵戶魯成家裏,竟找到了治傷的特效葯獨兒怪,使虺文忠轉危為安。二人決定按照魯成的指點,奔赴陀羅地繼續為虺文忠求治。

狄公派李元芳和如燕二探大楊山後,自己微服來到了蛇靈以前的另一聯絡點柳州清揚客堆。他一到就遇上了客堆的一起命案,狄公私下訪查,有所發現。他的行為被客堆老板告了官,刺史溫開覺得狄公形跡可疑,吩咐捕快準備下手拿人。

第二十二集

晚上,正當狄公深入調查命案時,溫開帶兵包圍了客堆。他認定狄公與命案有重大幹系,要鎖拿狄公到府。狄公為溫開詳析案情絲絲入扣,並當場推斷演示了一番,聽得溫開瞪目結舌終于醒悟。溫開當即斷定凶手就是店老板。經激烈對抗,店老板屬手就縛,承認了殺人事實。但他隻是交待是蛇靈屬下,被殺二人也是蛇靈成員,再就什麽也不說了。

狄公搜查客堆老板吳祥的房間,竟發現了以前小梅和如燕聯絡的暗號。他似乎明白了什麽,臉上露出了微笑。

夜裏,有黑衣人企圖解救身陷囹圄的老板吳祥,但失手未果。黑衣人逃出監獄回到棲身的柴房,狄公突然現身揭掉了黑衣人的面具,看到了一張女子的臉,竟是店中的啞巴女僕。"你就是小梅吧?!"狄公單刀直入語出驚人,所有的人都愣了。

狄公收下小梅,準備第二天率眾前往大楊山。他斷定,蛇靈總壇就在山中。

第二十三集

李元芳和如燕來到小鎮陀羅地,很快就遭遇了蛇靈的總壇,但此時二人已身陷虎穴。隨著機關暗道的隆隆巨響,一場人與機關的較量開始了。如燕不見了,李元芳惶急地四處尋找。他巡行在霎時空無人跡的小鎮上,卻遇到了幽州案時已經死去的對手虎敬輝。一番較量,李元芳不慎中劍倒地,假虎敬輝臉上劃過一絲冷笑,按動機關潛入密室。而此時的如燕和虺文忠已經落入了蛇靈之手。

狄公、溫開來到大楊山,首先拔除了眾多蛇穴。從俘虜的口供分析,他感到元芳和如燕凶多吉少,看來得加緊行動了。

第二十四集

此時的蛇靈內部,肖清芳與老主人袁天罡發生了嚴重的沖突。肖清芳殺死了袁天罡,又派人追蹤魯成欲行剪除。

魯成回到家中,被突然現身的李元芳驚得魂飛魄散,這才知道李元芳詐死並初探了總壇機關。李元芳利用矛盾策反魯成,眾匪來襲,魯成迷途醒悟,帶領李元芳進入了機關暗道。

狄公率人來到魯成的小院,按照元芳留下的標記,指揮小梅帶隊潛入暗道之中。他自己則帶領大隊往陀羅地進發。形成了分進合擊直搗匪巢的進剿態勢。

第二十五集

狄公率大隊進攻陀羅地山穴,發現蛇靈正集結人馬有所行動。狄公判斷他們並不是出逃,而是有目的的轉移。狄公打了蛇靈隊伍一個措手不及,殲敵四百多人,可謂出戰告捷了。但餘匪卻退入了機關暗道之中,官軍不慎誤中機關有所損失。幸好狄仁傑發現了元芳做的指示標記,隊伍這才安全進入。

地穴之中,李元芳、小梅已接近總壇中心。肖清芳挾如燕、虺文忠為人質企圖逃跑,元芳、小梅下手不得焦急萬狀,如燕奮不顧身犯險克敵,狄公及時趕到,重傷了肖清芳,化解了凶險。鏖戰在地穴中展開,狄公終于攻入了控製全部機關的總訊息室。機關被破,大軍在地穴中暢行無阻,搜捕緝拿肖清芳的戰鬥隨即展開。很快,他們就發現了袁天罡的屍體。李元芳判斷肖清芳肯定從袁天罡的身上拿走了什麽東西。那麽,她究竟拿走了什麽呢?很快,他們又發現肖清芳被人殺死在山穴中,經勘查,她的身上也被人動過,仿佛取走了什麽。同時,虺文忠和照顧他的人也遭到襲擊,死傷有各。狄公忽然感到,此案另有蹊蹺了。

第二十六集

是誰殺死了肖清芳?經分析,狄公認為殺死肖清芳的人就在身邊。李元芳聽了狄公的分析,立即想到了神秘出現並將他刺傷的假虎敬輝,覺得此人武功極高。奇怪的是自從大軍掃蕩地穴之後,此人就再也沒有出現過。狄公斷定假虎敬輝和殺死肖清芳的凶手是一個人。那麽,肖清芳殺死袁天罡得到了什麽?這個凶手殺死她又得到了什麽呢?

夜裏又發生了兩件奇怪的事。一是有殺手行刺虺文忠未遂遁去,二是蛇靈俘虜中有很多朝廷大員的易容假冒者。狄公覺得蛇靈老巢雖然被破,案情反而越發復雜了。終于一線玄機露了出來,據俘虜口供,有一個成員扮成太子李顯後去向不明。狄公猛然想起出發前拜訪太子時的可疑情形-----"難道------太子是假的?"他感到事關重大,決定立即趕回洛陽。

第二十七集

狄公將情況基本理清了。蛇靈組織嚴密,極為龐大,共有數千人分布天下各道州之中。他們總壇雖破,但各道州分布的成員卻是人去樓空去向不明。袁天罡和肖清芳雖死,卻有另一股勢力掌握著蛇靈的重大秘密,並且已號令所有屬下潛入洛陽,準備暗中鬧事。

狄公趕回洛陽偵查太子宮,很快就查明太子是假的。隨後他命狄春巧探後院的荷花池,偵查到池底有個奇怪的機關,但一時還弄不清這機關的作用。

狄公推敲從山穴繳獲的諸多圖紙,終于明白了太子宮荷花池底的機關原來是個巨大的水閘。他叫來魯成反復請教,驚訝地發現水閘和所謂洛河異事有著密切的關聯。這是一個巨大的陰謀,他必須在最短的時間內,破解秘密產除逆黨。針對蛇靈蟄伏不動的現狀,他決定敲山震虎,從假太子身上獲得突破。

第二十八集

狄公矯詔將假太子誑到上陽宮宣文殿,掌握了蛇靈換掉太子的過程和目的。他的任務就是接應千名蛇靈潛入洛陽,挖掘水道修建閘口。別的他就不知道了。

狄公按照假太子的口供來到水道的另一出口謙義坊,發現這裏離太子宮很近,離大內更近。蛇靈挖掘的水道又高又寬,難道是想引洛河之水------可哪有什麽用處呢?眼下的地宮卻顧不上那麽許多了,他命令桓斌集合隊伍整裝待發,天黑後對太子宮採取行動。同時,他緊急致密函給大將軍王孝傑,請他領右衛部隊相機接應。

夜,狄公帶人潛入太子宮,卻發現自己和四大軍頭都陷入了蛇靈之手。大將軍桓斌露出本來面目,原來他也是蛇靈。狄公立即明白了,當初白馬寺刺駕的另一個殺手就是他。

小梅也露出了本來面目,她是雙煞姐妹--血靈。

第二十九集

此時的狄府,李元芳終于擒獲了又來刺殺虺文忠的黑衣人,她也是血靈。虺文忠告訴元芳說血靈並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對孿生姐妹。現在另一個血靈就在狄大人身邊,情況十分危險。二人立刻趕往太子宮。

狄公臨危不亂,在太子宮智鬥群魔。他滔滔不絕地分析著案情,和得意的群魔互為印證。原來,蛇靈當初刺駕的目的並不是要殺死武則天,而是要製造勢態,暗逼武則天將袁天罡轉出白馬寺。而小梅的舉動,卻是要假狄公之手消滅肖清芳。因為她的勢力太大了。雙方各自得意著,李元芳、虺文忠、魯成和黑衣血靈來了。各人面目由此揭開,魯成才是真正的袁天罡。虺文忠也並沒有受傷,假冒虎敬輝刺傷李元芳最後除掉肖清芳都是他幹的。真相大白之時虺文忠突然出手製住李元芳,得意的袁天罡告訴了狄公所有陰謀的真相與始末。狄公裏立刻就明白了他們的陰謀用意,那就是要利用日食造成的巨大自然力,引導泛濫的洛河洪水沖擊大內,將皇上和所有朝臣一起埋葬。

狄公機智地與眾蛇靈逆黨周旋,並弄清了洛河神異的具體時間。袁天罡不斷勸狄仁傑投靠他,狄仁傑罵道:你也配。這時,外面傳來陣陣殺聲原來是王孝傑誅殺蛇靈逆黨的聲音;黑衣血靈原來是如燕,她趁人不備殺死正在得意的小梅;李元芳突然醒來,原來他也沒受傷,與閃靈虺文忠大戰起來。王孝傑率主力殺進太子宮,救出狄公和太子,擒拿了袁天罡;同時,李元芳殺死了虺文忠。

日食果然來了,泛濫的洛河之水由太子宮向上陽宮襲來,武則天與群臣立于城牆之上,眾人有驚無險。

袁天罡有幸自裁了,狄公與李元芳商議暫離朝政修養,並最終得到武則天的準奏。武則天親自為狄公選了一處修養之所--江州,命狄公在那裏修養,而且,狄公和李元芳所統管的兵權仍由他們管理。狄公與眾人告別之後,離開了神都洛陽。

第三十集

狄公奉旨來江州修養,閒暇垂釣于潯陽江畔。突然,江畔有一女子錦娘,被平南侯府家的惡奴窮追絕路,舍生跳崖落入江中。如燕縱身入水救起女子,卻遭到侯府惡奴的一通威脅,逼令狄公等立即交還錦娘。狄公哪裏會將此等惡奴放在眼裏,小船載了錦娘點篙而去。丟下岸上惡奴們一片謾罵之聲。船上,狄公問錦娘事情原委,不想錦娘竟閃爍其詞意欲隱瞞。狄公見微知著,覺察到了江州的不平靜。

江州轄下的五平縣,錦娘的出逃和落入他人之手,在平南侯府無異于響了一聲炸雷,侯爺薛青麟倒吸了一口涼氣,咬牙切齒地罵道:哪來的漁夫竟敢和我作對,真是活得不耐煩了。他命令惡奴杜二帶人到縣裏,命縣衙捕快全體出動查找漁夫和錦娘的蹤跡,找不回錦娘,杜二就別想活了。

錦娘的爹爹吳四來到縣衙擊鼓鳴冤,狀告侯府強搶錦娘為婢,錦娘逃回家來又被搶走,他本人還遭惡奴毒打,求衙門為其做主伸冤。

第三十一集

五平縣丞因懼怕杜二威脅,竟將吳四的屍體暴露衙外以誘捕被狄公等放歸的錦娘,錦娘果然上當,來衙擊鼓鳴冤,被衙役們當場抓獲。然而,狄公和新縣令林永忠也恰在此時押著惡僕杜二趕到了衙中。隻是,杜二來了縣衙反倒更為囂張起來,口出狂言不斷威脅縣丞和縣令,結果被如燕痛打一頓送進了大牢。狄公分析,侯爺薛青麟決不會善罷甘休,而隻有煞掉了薛青麟的銳氣,才會使大家真正地從恐懼中解脫出來。而薛青麟乃稱霸一方的諸侯,前任縣令黃文越又對他俯首貼耳卑躬屈膝,致使他更加不可一世萬分囂張。于是,狄公故意放縱回去報信,將縣衙二的訊息露給薛青麟。薛青麟果然上當,怒發沖冠,親率打手前來要人。

薛青麟帶人前來,但見衙堂大門緊閉,臭無人跡,怎麽喝叫也無人理會。盛怒之下命人砸了大門闖進公堂。薛青麟手掣鋼刀,在一眾打手的簇擁下走向公堂。公堂裏靜悄悄的,隻有一人坐在公案之後靜靜地看書,正是狄公。一番雷霆閃電般的文武較量之後,六大軍頭所率千牛衛和林永忠所率一眾衙役將侯府人眾為了個鐵桶一般。薛青麟此時方知中了對手的圈套,直嚇得面如土色渾身顫抖。林永忠本擬就事參治薛青麟私率家甲殺進縣衙造反作亂的大逆之罪,卻被狄公有意勸止了。在狄公的授意操縱下,林永忠命薛青麟為錦娘寫了赦書還她自由,以後不準再行欺辱,挾恨報復。當堂判斬了惡奴杜二,懸首城門發放告示以泄民憤。

第三十二集

侯爺薛青麟也懷疑起狄公的身份來。他究竟是什麽人?竟設下如此圈套把他裝進去,賺了他個大把柄在林永忠的手裏?而且此人氣度不凡,竟張口便說出了他的官秩和食邑,還揭了他黃國公李靄之事,這些可不是一般人能夠知道的。現在,皇帝正愁找不到機會除掉他,萬一這個姓狄的有什麽來頭,那事情就非常不妙了。他決定暗中調查狄公的來歷。這時,有一位不速之客來到了侯府,令薛青麟心頭一凜。他是薛的把兄弟,名叫葛斌。他告訴薛青麟,其他幾位把兄弟也都來到了五平,他們此來是為了十年前的一件事情。現在,兄弟中的一人也就是黃文越,被人殺死在江州館驛,眾兄弟都覺得與十年前的事情有關。薛青麟懷著忐忑的心情隨葛斌來到悅來老店,大家議論起來,一種不祥的預感籠罩了眾人。

此時的五平,另一位不速之客也寅夜造訪,他便是林永忠的頂頭上司,時任江州刺史的溫開溫大人。林永忠不便多問,趕緊帶著他去找那位神通廣大的狄公狄先生。而此時的狄仁傑,卻正在與如燕分析江州的世情。狄公認為,錦娘關于逃出侯府的敘述有諸多疑點,推斷起來也很悖常理,而薛青麟抓他也顯得小題大做,這其中到底隱藏了什麽秘密呢?林永忠和溫開的夜訪更叫狄公吃了一驚,原來,溫開此行是專為黃文越被殺一案,請狄公幫忙破案的。

第三十三集

死者果真不是個一般人物,乃官秩四品的封疆大吏,江州司馬葛斌。而且,被殺的情形與黃文越一毫不差。溫開感到奇怪,因為葛斌並不認識薛青麟,為什麽也被同一個殺手殺死了呢?狄公告訴他,結論下得太早了。他決定,發動所有人等,務必將兩個死者的身份和背景,從卷帙浩繁的舊檔中查出來。果然,端倪露出來了,經查,當年薛青麟構陷黃國公李靄一家時,黃文越和葛斌都是幫凶,一個曾幫忙蒐集偽證,一個跑腿投遞偽證,。結果,兩人都由梁王武三思單閣簽批,皇帝親旨,由毫無功名的布衣之人,一個晉躍為七品縣令,一個當了正七品下的法曹。李元芳分析,兩人被殺定是被他們陷害的黃國公後人前來尋仇所致,否則,為什麽會被同一個凶手,用同一種手段先後殺死?然而狄公認為,事情沒有這麽簡單,因為當年黃國公的冤案是一個波及大江南北的巨案,決不是薛青麟、黃文越、葛斌幾個小人物所能輕易做成的。他們在朝中肯定有靠山,而且不可能就這三個人。

第三十四集

狄公和李元芳個趕到張賢拱、吳順被殺的現場,很快確定了二人的身份。分析出二人的出逃動機,認定還有一位馮萬春就藏在薛青麟的候府之內。同時,他們還發現了船上的一個活倉,從中拾到一件隻有薛青麟才穿的圓領袍。幾個人帶著圓領袍來到薛府,軟硬兼施計詐並用,令薛青麟措手不及露出了一些破綻。薛青麟推斷,自己的圓領袍出現在船上定是小妾小雲所為,他決計要對小雲下手。狄公這邊也通過如燕觀察到錦娘的反常,斷定她的身上有大秘密。他交待如燕,要看守並照顧好錦娘,在沒有緩過手來處理她的事情之前,千萬不要驚動她。

狄公經過偵查,發現黃、薛、馮、吳、張、葛六人竟然是磕頭換貼的異姓兄弟,並由此斷定,這種關系和稱謂決不是六個人當官以後所形成的,那麽這意味著什麽呢?同時李元芳偵查到,這幾天平南候府的人都鬼鬼祟祟的,行為異常。狄公覺得,平南候府就像一張巨大的蛛網,吸粘連帶,將好幾撥路數神秘的人馬齊集到五平,而他們自己也好像是其中的一支。

第三十五集

狄公首先以皇上的名義,廢除了平南侯薛青麟在五平的一切特權,責成侯府將所佔所有土地歸還農民,所有財產物歸原主;嚴審冤訟,撥亂反正。同時,抓住馮萬春這個突破口,查察黃文越、葛斌等被殺的連環命案。狄公的一系列舉措,令全縣百姓歡呼雀躍,薛青麟一伙頓時亂了陣腳。

狡猾的薛青麟分析出狄公的亮相與皇上有關,感到末日臨近,他要做垂死的掙扎。原來十年前,薛青麟憑著誣告登上了侯爵的寶座,事後武則天曾連連下旨,命他焚毀所有往來信件,他怕以後落個兔死狗烹的下場,就偷偷將一封密信留了下來。萬沒想到的十年後的今天,信竟被錦娘盜走,而此信一旦落入狄公或者皇帝手中,那他就徹底完了。為了挽回危局,薛青麟想到了小雲,這個一直潛伏在他身邊的不速之客。小雲很快就中了薛青麟的埋伏,身份泄露身負重傷。隻是她寧死不屈,令薛青麟無法挖出她的幕後主使。薛青麟在她身上無計可施,很快就想到了她的丫環蘭香。從蘭香的口中,他們掌握了一條重要的線索。于是,一條毒計產生了。

第三十六集

薛青麟按照蘭香的口供,命她將假情報送往潯陽江畔的蘭心亭,以引誘小雲的同伙出現予以殲滅。同時,他自己化裝成殺手,欲將躲在自己後院的馮萬春殺死滅口。不料事有蹊蹺,就在馮萬春被擊吐血,再給一下子就能將他斃命的緊急關頭,有人發現了他的行為大喊抓刺客。侯府家奴蜂擁沖去,薛青麟再無機會下手。等他打發走了家奴在轉會來時,重傷的馮萬春竟神秘地失蹤了。而這時的潯陽江畔,薛家派去的人馬也沒有伏擊到敵人,反而被對手打了伏擊,首領張義及帶去的十幾個家奴全部死在了江邊上。等薛青麟趕到江邊,也隻能望著幽暗的江水,困惑懊惱地興嘆了。薛青麟沮喪地返回家來,等待他的竟又是一幕恐怖的場景。有人血洗了侯府,將府中生人直殺得片甲不留。薛青麟被對手氣瘋了,揮刀在府中亂砍亂殺,但是他找不到對手,而他隨身的跟班們,在搜查著敵人的時候,仍然在不斷地遇襲死去。但最後就剩下他一個人的時候,對手終于出現了。

小雲被他的上司解救了,他們分析了兩年來沒有找到密信的種種情況,覺得有些無計。小雲認為隻要殺死薛青麟,尋信的事情便會不了了之。上司認為解決薛青麟不是上策。有薛青麟在,信就有希望找到。薛青麟一死,信就徹底找不到了,那樣他們誰的日子都不好過。

第三十七集

錦娘的行動一直在兩股力量的嚴密監視之下。現在,如燕清除掉了薛府的眼線,自己單獨跟蹤錦娘來到了州衙的停屍房。錦娘潛入房中,在父親陳四的身上一通翻找,中途被巡更衙役打攪中斷逃走。如燕若有所思,抽身而返。

狄公和李元芳分析連環命案,李元芳認為自己親眼看見薛青麟殺害馮萬春的事實,斷定殺死黃、葛等人的凶手為薛青麟確鑿無疑。他們都是十年前構陷黃國公的元凶巨惡,而薛青麟為了一個不可告人的目的,先下手除掉了黃文越,引誘另外四人來到五平,欲先後除掉。然後利用黃國公案,企圖將狄公等引向歧途。然而狄公卻對他說,有的時候眼睛也會欺騙人。要想真正了解案情,還是要靠心,靠深思熟慮所做的判斷。他認為,幾個血案的發生很可能是幾股勢力交匯于一點時發生了某種重合。也就是說,作案的對手很可能不止薛青麟一股,而是分別的幾股勢力。很快,薛府的慘案和潯陽江畔蘭心亭的慘案都報到了欽差府,從而證實了狄公的判斷。就連薛青麟本人也被另一股神秘的力量謀殺了。

第三十八集

據張義交待,救走小雲的勢力很大,隻一刻鍾的工夫,就將他帶領的七八十人的隊伍消滅了。而小雲的進府,後來發現是為了尋找一封密信。那時皇帝于黃國公案案發前親自寫給薛青麟的,案發後皇帝曾親旨命他焚毀,而他卻偷偷將信留了下來。兩年前,皇帝知道了這件事,薛青麟一直害怕皇帝得到這封信,不料信竟讓錦娘給盜走了。張義還供認,殺死黃文越、葛斌等四人的凶手就是薛青麟,他曾配合薛青麟作為幫凶參與了這一行動。當問到薛青麟為什麽要殺害自己的五位把兄弟時,張義隻說十年前他們六個人共同做過一件什麽事情,薛青麟一直擔心另外五個人會將他的秘密泄露出去,因此才要殺人滅口,但具體是什麽事情他就不知道了。

狄公和李元芳分析後認為,在江州和五平連犯血案的殺手乃薛青麟已確定無疑。而小雲和錦娘的目的,乃是都在尋找一封密信,且錦娘已經將密信盜走。狄公認為,密信就是本案的最終核心所在。找到密信,一切迷團都會迎刃而解。那麽,錦娘會將密信放在哪裏呢?狄公決定從錦娘入手開始調查,他帶領李元芳來到了錦娘住的小蒲村,初步推斷了錦娘設計潛入薛府,盜取密信,轉移密信,丟失密信、尋找密信的必然表現。猛然間,狄公由錦娘的反常表現,悟到了誰也想不到的一個去處,而那地方,很可能就是密信的所在。

第三十九集

果然,小雲冒險來找錦娘,逼她交出密信。她奉勸錦娘說:你們要那封信不過是為了沒向薛青麟報仇,現在薛青麟已死,信對你們已失去意義。可對于我們,它卻是非常重要的。錦娘告訴她信給了父親吳四,可是他死了。

當小雲和她的統領孤註一擲來到縣衙停屍房,他們也和狄公一樣,沒有找到那封密信。然而,一幹人馬竟被狄公率人團團包圍了。狄公毫不猶豫地上前揭下了統領的青布面巾,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面巾後面露出的面孔竟然是江州刺史溫開溫大人,所有在場之人都驚呆了。

溫開無奈于自己身份已經暴露,便和盤托出了皇帝武則天周密策的劃的部署。 狄公也于此,徹底明白了皇帝要他來五平的真正用意。溫開說本來此事進行地十分順利,由小雲盜出密信,除掉皇帝落在薛青麟手中的把柄,狄公就可以大刀闊斧地除掉這個為害一方的惡賊,誰知半道殺出個錦娘,將書信盜走,而今,迷信不知所終,他恐怕是難以向皇上交差了。 當狄公問及蘭心亭伏擊一事時,小雲告訴他,傳遞情報向溫開報警的並不是她,而是另有其人。

第四十集

押走了張義,狄公、如燕、李元芳心情沉重地走到屋外,想去會會剛剛醒來的知情人馮萬春。但如燕回房時突然發現錦娘懸梁自盡了,幸虧她來的及時,將錦娘救了下來。然而,醒來後的錦娘卻瘋掉了。這一反常的情況引起了狄公的嚴重關註。他覺得已然接近了案情的最後答案了。

歸于平靜的五平,寂靜的夜,風悄悄地吹動落葉,在空曠的街衢上飛舞。最後的殺手並沒有放過牢獄中的惡人馮萬春,他像幽魂一樣地飄過街道,劃進監獄,在馮萬春的背後舉起了殺人的鐵椎。猛地,馮萬春轉過身來。但他不是馮萬春,而是回京復命的李元芳,殺手驚呆了。狄仁傑和如燕此時也出現了,蒙面殺手此次真個是插翅難逃。狄公緩緩地上前,揭下了殺手的風帽,他竟然是開明的縣令林永忠。狄公說:你既不是黃國公的後人,也不是被牽連的李姓後代,你是薛青麟。所有的人都驚呆了,林永忠正是真正的薛青麟。林永忠道出了所有原委,狄公讓他見錦娘,哪知錦娘已瘋,認他為鬼,他後悔萬分。狄公認為林永忠"其情可憫,其行可原"在奏折中對林永忠大加贊賞,皇帝即刻對其進行提拔。送狄公的小船上,如燕在燒水,錦娘走來:"如燕姐,讓我來吧"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