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沖之

祖沖之

祖沖之(429年-500年),字文遠,範陽遒(今河北省淶水縣)人,劉宋時代數學家、天文學家。

祖沖之的主要成就在數學、天文歷法和機械製造三個領域。此外歷史記載祖沖之精通音律,擅長下棋,還寫有小說《述異記》。祖沖之著述很多,但大多都已失傳。祖沖之的兒子祖暅之也是數學家。

  • 外文名
    TsuChung-Chi
  • 別名
    字:文遠
  • 國籍
    中國南北朝時期
  • 民族
  • 出生地
    範陽郡遒縣
  • 出生日期
    公元429年
  • 逝世日期
    公元500年
  • 職業
    數學家,科學家
  • 其他成就
    創立《大明歷》,把圓周率推算到小數點後七位
  • 其他作品
    《述異記》《安邊論》

基本介紹

簡介

祖沖之(公元429~公元500),是我國傑出的祖沖之

主要履歷

公元420年東晉滅亡到589年,隋朝統一全國後的一百七十年中間,中國歷史上形成了南北對立的局面,這一時期稱作南北朝。南朝從公元420年東晉大將劉裕奪取帝位,建立宋政權開始,經歷了宋、齊、梁、陳四個朝代。同南朝對峙的是北朝,北朝經歷了北魏、東魏、西魏,北齊、北周等朝代。祖沖之是南朝人,出生在宋,死的時候已是南齊時期了。

當時由于南朝社會比較安定,農業和手工業都有顯著的進步,經濟和文化得到了迅速發展,從而也推動了科學的前進。因此,在這一段時期內,南朝出現了一些很有成就的科學家,祖沖之就是其中最傑出的人物之一。

祖沖之的原籍是範陽郡遒縣(今河北淶水縣)。在西晉末年,祖家由于故鄉遭到戰爭的破壞,遷到江南居住。祖沖之的祖父祖昌,曾在宋朝政府裏擔任過大匠卿,負責主持建築工程,是掌握了一些科學技術知識的;同時,祖家歷代對于天文歷法都很有研究。因此祖沖之從小就有接觸科學技術的機會。

祖沖之對于自然科學和文學、哲學都有廣泛的興趣,特別是對天文、數學和機械製造,更有強烈的愛好和深入的鑽研。

早在青年時期,他就有了博學多才的名聲,並且被政府派到當時的一個學術研究機關——華林學省,去做研究工作。後來他又擔任過地方官職。公元461年,他任南徐州(今江蘇鎮江)刺史府裏的從事。464年,宋朝政府調他到婁縣(今江蘇昆山縣東北)作縣令。

祖沖之在這一段期間,雖然生活很不安定,但是仍然繼續堅持學術研究,並且取得了很大的成就。他研究學術的態度非常嚴謹。他十分重視古人研究的成果,但又決不迷信,完全聽從于古人。用他自己的話來說,就是:決不“虛推(盲目崇拜)古人”,而要“搜煉古今(從大量的古今著作中吸取精華)”。一方面,他對于古代科學家劉歆〔xin欣〕、張衡、闞[kan看]澤、劉徽、劉洪等人的著述都作了深入的研究,充分吸取其中一切有用的東西。另一方面,他又敢于大膽懷疑前人在科學研究方面的結論,並通過實際觀察和研究,加以修正補充,從而取得許多極有價值的科學成果。在天文歷法方面,他所編製的《大明歷》,是當時最精密的歷法。在數學方面,他推算出準確到六位小數的圓周率,取得了當時世界上最優秀的成績。

宋朝末年,祖沖之回到建康(今南京),擔任謁者僕射的官職。從這時起,一直到齊朝初年,他花了較大的精力來研究機械製造,重造指南車,發明千裏船、水碓磨等等,作出了出色的貢獻。

當祖沖之晚年的時候,齊朝統治集團發生了內亂,政治腐敗黑暗,人民生活非常痛苦。北朝的魏乘機發大兵向南進攻。

從公元494年到500年間,江南一帶又陷入戰火。對于這種內憂外患重重逼迫的政治局面,祖沖之非常關心。大約在公元494年到498年之間,他擔任長水校尉的官職。當時他寫了一篇《安邊論》,建議政府開墾荒地,發展農業,增強國力,安定民生,鞏固國防。齊明帝看到了這篇文章,打算派祖沖之巡行四方,興辦一些有利于國計民生的事業。但是由于連年戰爭,他的建議始終沒有能夠實現。過不多久,這位卓越的大科學家活到七十二歲,就在公元500年的時候去世了。

​成就概述

其主要貢獻在初音ミク_圓周率10000位洗腦歌算。

如何正確地推求圓周率的數值,是世界數學史上的一個重要課題。我國古代數學家們對這個問題十分重視,研究也很早。在《周髀算經》和《九章算術》中就提出徑一周三的古率,定圓周率為三,即圓周長是直徑長的三倍。此後,經過歷代數學家的相繼探索,推算出的圓周率數值日益精確。

西漢末年劉歆在為王莽設計製作圓形銅斛(一種量器)的過程中,發現直徑為一、圓周為三的古率過于粗略,經過進一步的推算,求得圓周率的數值為3.1547。

東漢著名科學家張衡推算出的圓周率值為3.162。三國時,數學家王蕃推算出的圓周率數值為3.155。魏晉之際的著名數學家劉徽在為《九章算術》作註時創立了新的推算圓周率的方法——割圓術。他設圓的半徑為1,把圓周六等分,作圓的內接正六邊形,用勾股定理求出這個內接正六邊形的周長;然後依次作內接十二邊形,二十四邊形……,至圓內接一百九十二邊形時,得出它的邊長和為6.282048,而圓內接正多邊形的邊數越多,它的邊長就越接近圓的實際周長,所以此時圓周率的值為邊長除以2,其近似值為3.14;並且說明這個數值比圓周率實際數值要小一些。在割圓術中,劉徽已經認識到了現代數學中的極限概念。他所創立的割圓術,是探求圓周率數值的過程中的重大突破。後人為紀念劉徽的這一功績,把他求得的圓周率數值稱為“徽率”或稱“徽術”。

劉徽以後,探求圓周率有成就的學者,先後有南朝時代的何承天,皮延宗等人。何承天求得的圓周率數值為3.1428;皮延宗求出圓周率值為22/7≈3.14。以上的科學家都為圓周率的研究推算做出了很大貢獻,可是和祖沖之的圓周率比較起來,就遜色多了。

祖沖之認為自秦漢以至魏晉的數百年中研究圓周率成績最大的學者是劉徽,但並未達到精確的程度,于是他進一步精益鑽研,去探求更精確的數值。

祖沖之不但精通天文、歷法,他在數學方面的貢獻,特別對“圓周率”研究的傑出成就,更是超越前代,在世界數學史上放射著異彩。

祖沖之

圓周率是一個永遠除不盡的無窮小數,它不能用分數、有限小數或迴圈小數完全準確地表示出來。由于現代數學的進步,已計算出了小數點後幾百萬億位數位的圓周率。

圓周率的套用很廣泛。尤其是在天文、歷法方面,凡牽涉到圓的一切問題,都要使用圓周率來推算。我國古代勞動人民在生產實踐中求得的最早的圓周率值是“ 3”,這當然很不精密,但一直被沿用到西漢。後來,隨著天文、數學等科學的發展,研究圓周率的人越來越多了。西漢末年的劉歆首先拋棄“3”這個不精確的圓周率值,他曾經採用過的圓周率是3.547。東漢的張衡也算出圓周率為π=3.1622。這些數值比起π=3當然有了很大的進步,但是還遠遠不夠精密。到了三國末年,數學家劉徽創造了用割圓術來求圓周率的方法,圓周率的研究才獲得了重大的進展。

用割圓術來求圓周率的方法,大致是這樣:先作一個圓,再在圓內作一內接正六邊形。假設這圓的直徑是2,那麽半徑就等于1。內接正六邊形的一邊一定等于半徑,所以也等于1;它的周長就等于6。如果把內接正六邊形的周長6當作圓的周長,用直徑2去除,得到周長與直徑的比π=6/2=3,這就是古代π=3的數值。但是這個數值是不正確的,我們可以清楚地看出內接正六邊形的周長遠遠小于圓周的周長。

如果我們把內接正六邊形的邊數加倍,改為內接正十二邊形,再用適當方法求出它的周長,那麽我們就可以看出,這個周長比內按正六邊形的周長更接近圓的周長,這個內接正十二邊形的面積也更接近圓面積。從這裏就可以得到這樣一個結論:圓內所做的內接正多邊形的邊數越多,它各邊相加的總長度(周長)和圓周周長之間的差額就越小。從理論上來講,如果內接正多邊形的邊數增加到無限多時,那時正多邊形的周界就會同圓周密切重合在一起,從此計算出來的內接無限正多邊形的面積,也就和圓面積相等了。不過事實上,我們不可能把內接正多邊形的邊數增加到無限多,而使這無限正多邊形的周界同圓周重合。隻能有限度地增加內接正多邊形的邊數,使它的周界和圓周接近重合。所以用增加圓的內接正多邊形邊數的辦法求圓周率,得數永遠稍小于π的真實數值。劉徽就是根據這個道理,從圓內接正六邊形開始,逐次加倍地增加邊數,一直計算到內接正九十六邊形為止,求得了圓周率是3.141024。把這個數化為分數,就是157/50。劉徽所求得的圓周率,後來被稱為“徽率”。他這種計算方法,實際上已具備了近代數學中的極限概念。這是我國古代關于圓周率的研究的一個光輝成就。祖沖之在推求圓周率方面又獲得了超越前人的重大成就。根據《隋書·律歷志》的記載,祖沖之把一丈化為一億忽,以此為直徑求圓周率。他計算的結果共得到兩個數:一個是盈數(即過剩的近似值),為3.1415927;一個是朒數(即不足的近似值),為3.1415926。圓周率真值正好在盈朒兩數之間。《隋書》隻有這樣簡單的記載,沒有具體說明他是用什麽方法計算出來的。不過從當時的數學水準來看,除劉徽的割圓術外,還沒有更好的方法。祖沖之很可能就是採用了這種方法。因為採用劉徽的方法,把圓的內接正多邊形的邊數增多到24576邊時,便恰好可以得出祖沖之所求得的結果。

祖沖之

盈朒 兩數可以列成不等式,如:3.1415926(*)<π(真實的圓周率)<3.1415927(盈),這表明圓周率應在盈朒 兩數之間。按照當時計算都用分數的習慣,祖沖之還採用了兩個分數值的圓周率。一個是355/113(約等于3.1415927),這一個數比較精密,所以祖沖之稱它為“密率”。另一個是了(約等于3.14),這一個數比較粗疏,所以祖沖之稱它為“約率”。在歐洲,直到1573年才由德國數學家渥脫求出了355/113這個數值。因此,日本數學家三上義夫曾建議把355/113這個圓周率數值稱為“祖率”,來紀念這位中國的大數學家。由于祖沖之所著的數學專著《綴術》已經失傳,《隋書》又沒有具體地記載他求圓周率的方法,因此,我國研究祖國數學遺產的專家們,對于他求圓周率的方法還有不同的見解。

祖沖之

有人認為祖沖之圓周率中的“朒數”。是用作圓的內接正多邊形的方法求得的;而“盈數”則是用作圓的外切正多邊形的方法求得的。祖沖之如果繼續用劉徽的辦法,從圓的內接正六邊形算起,逐次加倍邊數,一直算到內接正24576邊形時,它的各邊長度總和隻能逐次接近並較小于圓周的周長,這正多邊形的面積也隻能逐次接近並較小于圓面積,從此求出的圓周率為3.14159261,也隻能小于圓周率的真實數值,這就是朒 數。從祖沖之的數學水準來看,突破劉徽的方法,從外切正六邊形算起,逐次試求圓周率,也是可能的。如果祖沖之把外切正六邊形的邊數成倍增加,到正24576邊形時,他所求得的圓周率應該是3.14159270208。這個數是用外切方法求得的。由于外切正多邊形各邊邊長的總和永遠大于圓周的長度,這正多邊形的面積也永遠大于圓面積,所以這個數總比真實的圓周率大。用四舍五入法舍去小數點七位以後的數位,就得出盈數。

祖沖之究竟是否同時用過內接和外切這兩個方法求出圓周率的朒數和盈數,是沒有確切史料可以證實的。但是採用這個辦法所求出的朒、盈兩個數值,和祖沖之原來所求出的結果大體是一致的。所以有些數學史家認為祖沖之曾用過作圓的外切正多邊形的方法求得圓周率,是很近情理的推想。

但是根據另一些數學史家的研究,盈、朒兩數也可以由計算圓內接正12288邊形和正24576邊形的邊長而得出來。不過這種計算比較難懂,這裏不說了。

盡管說法有出入,但是祖沖之曾經求得“密率”,並且明確地用上、下兩限來說明圓周率這個數值的範圍,是可以肯定的。在一千五百年前,他有這樣的成就和認識,真值得我們欽佩。

在推算圓周率時,祖沖之付出了不知多少辛勤的勞動。如果從正六邊形算起,算到24576邊時,就要把同一運算程式反復進行十二次,而且每一運算程式又包括加減乘除和開方等十多個步驟。我們現在用紙筆算盤來進行這樣的計算,也是極其吃力的。當時祖沖之進行這樣繁難的計算,隻能用籌碼(小竹棍)來逐步推演。如果頭腦不是十分冷靜精細,沒有堅韌不拔的毅力,是絕對不會成功的。祖沖之頑強刻苦的研究精神,是很值得推崇的。祖沖之死後,他的兒子祖暅(xuan玄)繼續父親的研究,進一步發現了計算圓球體積的方法。

祖沖之

在我國古代數學著作《九章算術》中,曾列有計算圓球體積的公式,但很不精確。劉徽雖然曾經指出過它的錯誤,但究竟應當怎樣計算,他也沒有求得解決。經祖暅刻苦鑽研,終于找到了正確的計算方法。他所推算出的計算圓球體積的公式是:圓球體積=π/c D(D代表球體直徑)。這個公式一直到今天還被人們採用著。

祖沖之與圓周率

之間。他成為世界上第一個把圓周率的準確數值計算到小數點以後七位數位的人。直到一千年後,這個記錄才被阿拉伯數學家阿爾·卡西和法國數學家維葉特所打破。祖沖之提出的它研究和計算的結果,證明圓周率應該在3.1415926和3.14“密率”,也是直到一千年以後,才由德國 稱之為“安托尼茲率”,還有別有用心的人說祖沖之圓周率是在明朝末年西方數學傳入中國後偽造的。這是有意的捏造。記載祖沖之對圓周率研究情況的古籍是成書于唐代的史書《隋書》,而現傳的《隋書》有元朝大德丙午年(公元1306年)的刊本,其中就有和其他現傳版本一樣的關于祖沖之圓周率的記載,事在明朝末年前三百餘年。而且還有不少明朝之前的數學家在自己的著作中引用過祖沖之的圓周率,這些事實都證明了祖沖之在圓周率研究方越的成就。

那麽,祖沖之是如何取得這樣重大的科學成就呢?可以肯定,他的成就是建立在前人研究的基礎之上的。從當時的數學水準來看,祖沖之很可能是繼承了劉徽所創立和面卓首先使用的割圓術,並且加以發展,因此獲得了超越前人的重大成就。在前面,我們提到割圓術時已經知道了這樣的結論:圓內接正n邊形的邊數越多,各邊長的總和就越接近圓周的實際長度。但因為它是內接的,又不可能把邊數增加到無限多,所以邊長總和永遠小于圓周。

祖沖之按照劉徽的割圓術之法,設了一個直徑為一丈的圓,在圓內切割計算。當他切割到圓的內接一百九十二邊形時,得到了“徽率”的數值。但他沒有滿足,繼續切割,作了三百八十四邊形、七百六十八邊形……一直切割到二萬四千五百七十六邊形,依次求出每個內接正多邊形的邊長。最後求得直徑為一丈的圓,它的圓周長度在三丈一尺四寸一分五釐九毫二秒七忽到三丈一尺四寸一分五釐九毫二秒六忽之間,上面的那些長度單位我們現在已不再通用,但換句話說:如果圓的直徑為1,那麽圓周小于3.1415927、大大不到千萬分之一,它們的提出,大大方便了計算和實際套用。

要作出這樣精密的計算,是一項極為細致而艱巨的腦力勞動。我們知道,在祖沖之那個時代,算盤還未出現,人們普遍使用的計算工具叫算籌,它是一根根幾寸長的方形或扁形的小棍子,有竹、木、鐵、玉等各種材料製成。通過對算籌的不同擺法,來表示各種數目,叫做籌演算法。如果計算數位的位數越多,所需要擺放的面積就越大。用算籌來計算不象用筆,筆算可以留在紙上,而籌算每計算完一次就得重新擺動以進行新的計算;隻能用筆記下計算結果,而無法得到較為直觀的圖形與算式。因此隻要一有差錯,比如算籌被碰偏了或者計算中出現了錯誤,就隻能從頭開始。要求得祖沖之圓周率的數值,就需要對九位的小數進行15927加、減、乘、除和開方運算等十多個步驟的計算,而每個步驟都要反復進行十幾次,開方運算有50次,最後計算出的數位達到小數點後十六、七位。今天,即使用算盤和紙筆來完成這些計算,也不是一件輕而易舉的事。讓我們想一想,在一千五百多年前的南朝時代,一位中年人在昏暗的油燈下,手中不停地算呀、記呀,還要經常地重新擺放數以萬計的算籌,這是一件多麽艱辛的事情,而且還需要日復一日地重復這種狀態,一個人要是沒有極大的毅力,是絕對完不成這項工作的。

這一光輝成就,也充分反映了我國古代數學高度發展的水準。祖沖之,不僅受到中國人民的敬仰,同時也受到世界各國科學界人士的推崇。1960年,蘇聯科學家們在研究了月球背面的照片以後,用世界上一些最有貢獻的科學家的名字,來命名那上面的山谷,其中有一座環形山被命名為“祖沖之環形山”。

祖沖之在圓周率方面的研究,有著積極的現實意義,適應了當時生產實踐的需要。他親自研究過,並用最新的圓周率成果修正古代的量器容積的計算。

古代有一種量器叫做“釜”,一般的是一尺深,外形呈圓柱狀,那這種量器的容積有多大呢?要想求出這個數值,就要用到圓周率。祖沖之利用他的研究,求出了精確的數值。他還重新計算了漢朝劉歆所造的“律嘉量”(另一種量器,與上面提到的 都是類似于現在我們所用的“升”等量器,但它們都是圓柱體。),由于劉歆所用的計算方法和圓周率數值都不夠準確,所以他所得到的容積值與實際數值有出入。祖沖之找到他的錯誤所在,利用“祖率”校正了數值。為人們的日常生活提供了方便。

以後,人們製造量器時就採用了祖沖之的“祖率”數值。祖沖之在前人的基礎上,經過刻苦鑽研,反復演算,將圓周率推算至小數點後7位數,並得出了圓周率分數形式的近似值。祖沖之究竟用什麽方法得出這一結果,現在無從查考;如果構想他按劉徽的“割圓術”方法去求的話,就要計算到圓內接16000多邊形,這需要花費多少時間和付出多麽巨大的勞動啊!

據《隋書·律歷志》記載,祖沖之以一忽(一丈的一億分之一)為單位,求直徑為一丈的圓的周長,求得盈數為3.1415927、肭數為3.1415926,圓周率的真值介于盈肭兩數之間。《隋書度量衡》沒有具體說明祖沖之是用什麽方法計算出盈肭兩數的。一般認為,祖沖之採用的是劉徽的割圓術,但也有別的多種猜測。這兩個近似值準確到小數第7位,是當時世界上最先進的成就。直到一千多年以後,15世紀阿拉伯數學家卡西和16世紀法國數學家F.韋達才得到更精確的結果。祖沖之確定了π的兩個漸近分數,約率22/7和密率355/113。其中密率355/113(≈3.1415929)西方直到16世紀才由德國人V.奧托發現。它是三個成對奇數113355再折兩段組成,優美、規整、易記。為了紀念祖沖之的傑出貢獻,有些外國數學史家把圓周率π的密率叫做“祖率”。

祖沖之在數學領域的成就,隻是中國古代數學成就的一個方面。實際上,14世紀以前中國一直是世界上數學最為發達的國家之一。比如幾何中的勾股定理,在中國早期的數學專著《周髀算經》(大約于公元前2世紀成書)中即有論述;成書于公元1世紀的另一本重要的數學專著《九章算術》,在世界數學史上最早提出負數概念及正負數加減法法則;13世紀時,中國就已經有了十次方程的解法,而直到16世紀,歐洲才提出三次方程的解法。

創製機械

指南車是一種用來指示方向的車子。車中裝有機械,車上裝有木人。車子開行之前,先把木人的手指向南方,不論車子怎樣轉彎,木人的手始終指向南方不變。這種車子結構已經失傳,但是根據文獻記載,可以知道它是利用齒輪互相帶動的結構製成的。相傳遠古時代黃帝對蚩尤作戰,曾經使用過指南車來辨別方向,但這不過是一種傳說。根據歷史文獻記載,三國時代發明家馬鈞曾經製造過這種指南車,可惜後來失傳了。公元417年東晉大將劉裕(也就是後來宋朝的開國皇帝)進軍至長安時,曾獲得後秦統治者姚興的一輛舊指南車,車子裏面的機械已經散失,車子行走時,隻能由人來轉動木人的手,使它指向南方。後來齊高帝蕭道成就令祖沖之仿製。祖沖之所製指南車的內部機件全是銅的。製成後,蕭道成就派大臣王僧虔、劉休兩人去試驗,結果證明它的構造精巧,運轉靈活,無論怎樣轉彎,木人的手常常指向南方。

當祖沖之製成指南車的時候,北朝有一個名叫索馭驎的來到南朝,自稱也會製造指南車。于是蕭道成也讓他製成一輛,在皇宮裏的樂遊苑和祖沖之所製造的指南車比賽。結果祖沖之所製的指南車運轉自如,索馭驎所製的卻很不靈活。索馭驎隻得認輸,並把自己製的指南車毀掉了。祖沖之製造的指南車,我們雖然已無法看到原物,但是由這件事可以想象,它的構造一定是很精巧的。祖沖之也製造了很有用的勞動工具。他看到勞動人民舂米、磨粉很費力,就創造了一種糧食加工工具,叫作水碓磨。古代勞動人民很早就發明了利用水力著米的水礁和磨粉的水磨。西晉初年,杜預曾經加以改進,發明了“連機碓”和“水轉連磨”。一個連機碓能帶動好幾個石杵一起一落地舂米;一個水轉連磨能帶動八個磨同時磨粉。祖沖之又在這個基礎上進一步加以改進,把水碓和水磨結合起來,生產效率就更加提高了。這種加工工具,現在我國南方有些農村還在使用著。

祖沖之

祖沖之還設計製造過一種千裏船。它可能是利用輪子激水前進的原理造成的,一天能行一百多裏。

祖沖之還根據春秋時代文獻的記載,製了一個“欹器”,送給齊武帝的第二個兒子蕭子良。欹器是古人用來警誡自滿的器具。器內沒有水的時候,是側向一邊的。裏面盛水以後,如果水量適中,它就豎立起來;如果水滿了,它又會倒向一邊,把水潑出去。這種器具,晉朝的學者杜預曾試製三次,都沒有成功;祖沖之卻仿製成功了。由此可見,祖沖之對各種機械都有深刻的研究。不過,對于他是如何算出圓周率的,我個人的看法是:一個比現在還先進的時代的人死去後,由于失誤,一不小心穿越到了古代,隨後釋然,便精心研究起他在那個時代最擅長的“數學”,他又製作了一個他們那個時代的儀器。這樣,也就解開了祖沖之為什麽能把圓周率計算的那麽精確地原因。

後世紀念

祖沖之星

1964年11月9日,為了紀念祖沖之對中國和紫金山天文台

世界科學文化作出的偉大貢獻,紫金山天文台將1964年發現的,國際永久編號為1888的小行星命名為“祖沖之星”。

紀念幣

此紀念幣發行年代為1986年,面值為5元,成色為90,發行量為30000枚。

紀念幣正面為國徽,背面為祖沖之,規格為直徑36毫米,重量為22克, 由上海造幣廠製造。

邀請賽

為了紀念中國著名數學家祖沖之的卓越貢獻,中國部分數學教育工作者與1988年初舉行集會是倡導舉辦以“祖沖之杯”命名的數學競賽,以作為各地參加全國競賽前的選拔賽,此舉立即得到了各地的熱烈回響,在各地教育、出版等部門及學術團體的贊助與支持下,1988年11月27日舉辦了第一節《祖沖之杯》國中數學邀請賽。以後將每年一屆,如期舉行。每年的競賽時間確定在當年的11月份的最後一個星期天。

祖沖之路

其路名意在紀念中國著名數學家祖沖之的卓越貢獻,祖沖之路位于中國上海市浦東新區張江高科技園區,東西走向,是該園區主要道路。

祖沖之園

其園區名意在紀念中國著名數學家祖沖之的卓越貢獻,位于祖沖之路的南側,是上海浦東軟體園三期。祖沖之園的中心是美麗的匯智湖,各個入駐的國內外知名企業寫字樓就坐落在湖畔周圍。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