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化大生產

社會化大生產又稱生產的社會化,是指同小生產相對立的組織化、規模化生產。它表現在生產資料和勞動力集中在企業中進行有組織的規模化生產;專業化分工的不斷發展,各種產品生產之間協作更加密切;通過產品的市場化和市場自動調節,使生產過程各環節形成一個不可分割的整體。

理論來源編輯

生產社會化理論是全部馬克思經濟學理論的一個重要部分,這個理論是馬克思對資本主義時代生產力的理論概括,馬克思根據19世紀的資本主義經濟發展的實際歷史狀況和主要趨勢,把生產社會化主要理解為生產集中化和大型化,並認為生產社會化與資本主義生產資料私有製相矛盾,進而提出了資本主義私有製的“喪鍾就要敲響了”的結論。當代發達資本主義國家經濟中出現了生產集中化和分散化、資本企業規模大型化和小型化同時並存的二重化現象和趨勢,給我們提出了必須重新認識和發展馬克思的生產社會化理論的重大課題。

主要特征

在馬克思(包括恩格斯)的理論中,“生產社會化”是用來表達資本主義生產力的主要特征的範疇。“生產的社會化”是與“生產個人化”、“生產分散化”相對立的,生產社會化在生產規模上造成的結果和主要特征就是生產的集中化、大型化,因而它又是與“生產小型化”相對立。實際上,馬克思主要是在生產集中化和大型化這一含義上來運用生產社會化這一範疇的,這一點可以從馬克思關于資本主義企業規模發展的理論中得到證實(註:邱海平.馬克思的企業規模理論研究[J].當代經濟研究,2000,(8).)。馬克思確認資本主義生產力發展的主要的、區別于以前一切社會生產的特征,就在于生產的社會化及其發展,從簡單協作到工場手工業、再到機器和大工業的發展,這是一個生產社會化不斷發展的過程。生產的社會化,同生產分散化和小型化相比,具有很多優越性,它不僅是生產力發展的結果,而且也是生產力發展的主要途徑。資產階級正是依靠生產社會化來戰勝小生產的。在生產社會化的過程中,單個資本的規模通過資本積累資本集中而得以擴大,資本主義的發展,也就是生產社會化水準不斷提高的過程。恩格斯以馬克思的《資本論》為依據,在《反杜林論》中對生產社會化從生產資料、勞動過程、勞動產品等各個方面作了全面的論述,明確地表達了生產的社會化就是生產的集中化和大型化的觀點。(註:馬克思恩格斯選集[M].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第二版,619-634.)

發展趨勢

但是,我們看到,馬克思基于機器和大工業的建立,對生產社會化的發展趨勢進行總結時,似乎過于強調了生產的一體化發展趨勢,而忽略了他自己曾經論述分工時所提出的正確理論,從而忽略了對生產一體化的前提條件和約束條件的具體分析,似乎任何生產的一體化發展都是可以不受限製的、無條件的,以至于資本集中的程度可以達到超地區、超部門,從而達到整個國家的水準。無論是馬克思還是恩格斯,他們都把這一點上升到理論的高度,提出了生產社會化的發展已經達到了同資本主義生產方式這一外殼不能相容的地步的結論。馬克思指出過:“生產資料的集中和勞動的社會化,達到了同它們的資本主義外殼不能相容的地步。這個外殼就要炸毀了。”(註:馬克思.資本論[M].第1卷,831.)恩格斯指出:“新的生產方式愈是在一切有決定意義的生產部門和一切經濟上起決定作用的國家裏佔統治地位,並從而把個體生產排擠到無足輕重的殘餘地位,社會化生產和資本主義佔有的不相容性,也必然愈加鮮明地表現出來。”(註:恩格斯.反杜林論,馬克思恩格斯選集[M].第3卷,人民出版社,1972.311.

核心範疇

《馬克思恩格斯選集》1995年新版中,將原來的“社會化的”都改譯成了“社會的”。

資本主義生產和企業發展的實際歷史表明,生產一體化和企業大型化既不是無條件的、沒有限度的,也不是直線式發展的,更不是一切生產發展的必然趨勢。

問題的關鍵在于,不能把生產社會化等同于生產一體化、生產集中化和企業大型化,更不能把生產集中化和大型化等同于生產力的發展,而把生產分散化和小型化等同于生產力的落後,與此相關,也不能把生產一體化、集中化和大型化看作一切生產的必然的發展趨勢。為了說明這些關系,我們有必要對生產社會化這一核心範疇進行新的探討。

社會化編輯

發展動態

“生產社會化”的完整含義究竟是什麽呢?“生產社會化”指的是生產發展的一種動態,即從“非社會的”變成“社會的”過程。那麽“社會的”和“非社會的”又是指什麽意思呢?

與人關系

在馬克思的理論中,“社會”是與自然相對立的概念,也是與個人相對立的概念,無論是哪一層含義,都是指人與人的關系。因此,“社會化”就是指由自然的變成人類社會所特有的,由個人的變成非個人的,即集體的、人類共同的。

關多面性編輯

就與自然相對立的含義來說,人作為自然體本身是屬于自然的,因此,人與自然相對立的東西,不可能是作為個體的人本身,而是這種個體以外的東西,即人與人的關系,這種關系是多方面的,其中一部分仍然是自然的、與動物相同的或相似的關系,例如血緣關系(其實,當我們說人的關系的自然性的時候,我們不應該忘記了,某些動物也具有特定的社會性,例如螞蟻)。而大部分人與人之間的關系則是人類所特有的,例如生產關系經濟關系、政治關系、民族關系、國家關系等。從與自然相對立的含義上來說,所謂“社會化”指的就是從自然的變成人類所特有的,人類正是通過生產使自己越來越遠離動物界和動物性。人類生產從原始的採集業、狩獵業、漁業發展到農業和養殖業、家庭手工業,這本身就是一個從自然到真正的人類社會的發展過程,正是通過生產的這種發展,人類越來越脫離動物界,人類文明越來越取得自己獨特的性質。就已經是人類社會的生產來說,也存在一個發展水準問題,一般來說,越是落後的生產,生產受到自然的製約越大,生產的“自然性”越強。也正是由于生產的不發達往往造成了產品交換的不發達,所以,馬克思把缺少分工和產品交換的經濟形態叫做“自然經濟”,這裏的“自然”,不是指生產具有與動物獲取食物一樣的性質(即不使用製造出來的工具),而是指在這種生產狀態下,人與人的關系少,即生產的社會性少。一般來說,產品交換的程度越高,表明生產的社會性也就越強,而生產的社會化程度越高,商品交換也就越發達。

私人性編輯

馬克思把由社會分工所造成的勞動的私人性與社會性的矛盾,理解為商品生產產生的原因。正是通過交換,私人勞動轉化成為社會勞動。因此,一切生產商品的勞動本身都具有潛在的、間接的社會性,因為一開始這些勞動就不是為生產者自己生產產品的勞動,而是為別人、為社會生產商品的勞動,但是隻有通過交換,生產商品的勞動所具有的潛在的、間接的社會性才能轉化為現實的、直接的社會性。交換的過程,也就是生產商品的私人勞動“社會化”得以最終完成的過程,但這並不是說生產商品的勞動的社會性是由交換本身所產生、所決定的。一切商品的生產,一開始就是社會性的生產,但它們必須通過“交換”這一“煉獄”才能轉化為現實的社會的生產。從這個意義上來說,生產的社會化並不是資本主義所獨有的,而是一切商品生產所共有的特征。生產越是“社會化”,商品交換的程度就越高。因此,在一切商品生產中,都存在潛在的社會勞動轉化為現實的社會勞動的問題。馬克思在論述商品的使用價值時,明確地指出:“要生產商品,他不僅要生產使用價值,而且要為別人生產使用價值,即生產社會的使用價值。”(註:資本論[M].第一卷,人民出版社,1975.54.)馬克思甚至直接把分工同“生產的社會性”看作一回事,他認為分工的發展就是生產的社會性的發展。他指出:“交換的需要和產品向純交換價值的轉化,是同分工,也就是同生產的社會性按同一程度發展的。”(註:馬克思恩格斯全集[M].第46卷(上),人民出版社,1979.91.)

範疇編輯

由此可見,馬克思的“生產社會化”範疇本來具有二重含義,即一方面指生產的集中化和大型化,另一方面指生產的相互依存關系。然而,馬克思和恩格斯在分析資本主義矛盾時所使用的“生產社會化”這一範疇,卻專門指的是生產的集中化和大型化。馬克思恩格斯都把“社會化生產”看作資本主義生產的主要特點,並且認為它與資本主義生產資料私人佔有製是矛盾的,恩格斯根據馬克思的《資本論》在《反杜林論》中對這個問題進行了更加詳細而明確的論述。恩格斯從生產資料的社會化、生產過程的社會化和勞動產品的社會化等方面,說明了資本主義生產社會化的特征,恩格斯所說的“社會化的生產”明白無疑地就是指資本的集中化、生產資料和生產過程的集中化以及產品是許多人協作的結果。馬克思恩格斯根據社會化生產與資本主義生產資料私有製的矛盾得出資本主義必然滅亡的結論。

必然滅亡編輯

今天,當我們結合100多年來資本主義發展的歷史和當代現實,重新反觀馬克思恩格斯關于生產社會化的理論時,我們認為,把生產社會化即集中化和大型化當作資本主義生產區別于以前的小生產的主要特征是正確的;認為某些生產的集中可以發展到壟斷的程度,也是被證明了的。但是,把生產社會化僅僅理解為生產集中化和大型化,並且認為生產集中化和大型化是生產力發展的唯一形式,並主要根據它與資本主義私有製的矛盾得出資本主義必然滅亡的結論,卻是值得進一步加以研究的。

表現形式編輯

實際上,資本主義生產力發展即生產社會化的發展具有兩種不同的表現形式,一種是生產集中化、一體化、大型化,另一種是社會分工的發展。生產力集中化也就是協作勞動的規模擴大化以及企業規模的擴大;社會分工的發展也就是生產過程和環節的分化、協作內容的簡化以及企業規模的小型化。生產集中化和社會分工的發展實際上是生產社會化的二重表現和形式。

在社會生產發展中,生產的集中化和大型化同社會分工的發展是不矛盾的,都是生產力發展的形式。通過集中化,提高勞動的社會生產力(集體力量)和規模效益;通過社會分工,實現專業化,提高勞動的個別生產力和專業生產水準(一切分工都具有的優越性)。

一體化編輯

無論生產集中和資本集中是通過什麽途徑實現的,它在內容和結果上總是表現為三種:第一種是建立在專業化基礎上的集中和壟斷(主要是橫向一體化),美國的微軟公司、INTER公司都是這種典型代表,而且這種形式的集中和壟斷是集中和壟斷的主要形式;第二種是以一定的社會分工轉化為企業內部的分工為特點的集中(主要是縱向一體化)。第三種就是二戰以後出現的所謂跨行業、跨部門的“混合聯合”,這是一種混合一體化。

正是通過這些不同形式的一體化,使企業規模得以擴大。企業規模的擴大,有利于進行技術開發和創新,有利于提高市場佔有率;企業資產總量的增大,有利于實現資產形式的多樣化,有利于增強企業的市場競爭力和應付市場環境變化的能力。特別是在市場競爭日趨激烈的情況下,企業規模的擴大,有利于把相對較大的資本投入到技術開發和廣告宣傳上去。統計表明,企業投入R&D上的資本數量,與企業的規模存在正相關關系,企業越大越有可能進行獨立研究和開發,中小企業一般無力從事R&D活動。另外,企業的廣告投入,對于擴大企業的社會影響,提高知名度和“無形資產”,從而增強企業的整體競爭力,具有重要意義。一般來說,在廣告宣傳上,大企業佔有明顯的優勢。企業的發展並不完全取決于廣告本身,但是,在社會產品和服務的種類已經十分豐富的條件下,如何通過成功的廣告宣傳來有效地向消費者傳達企業及其產品或服務的信息,並吸引消費者,就成為企業能否在激烈的競爭中取勝的重要條件。經驗表明,企業規模越大,越有利于對廣告宣傳進行資本投入,因為在廣告費佔營業額或成本總額的比例一定的情況下,資本總額從而營業總額或成本總額越大,能夠用于廣告宣傳上的費用總額就越大。

分工發展編輯

社會分工的發展具有兩種不同的形式和結果。一種是從集中化的生產中產生社會分工,即企業內部的分工轉化為社會分工、企業之間的分工,這裏存在雙重的結果,一方面,一部分生產從原有的企業內部分離出來了,由另外一些獨立的企業來承擔,因此原來的企業在生產內容上變小了,另一方面,也正是由于原有企業的生產專業化加強了,為生產規模的擴大和集中的發展創造了條件,企業可能變得更大了,對于經營從原來一個企業內部分離出來的項目的企業來說也是如此。社會分工發展的另一種形式是在現有生產的基礎上創造新的分工關系,即創造原來沒有的生產,這一點在當代科技革命的發展過程中表現最為突出,一系列中小型高科技企業的建立,利用新的技術發明,生產和提供以往並不存在的新產品和服務。(註:關于產品創新在馬克思經濟學中的重要性,可參見孟捷:“產品創新與馬克思主義資本積累理論”,《高級政治經濟學》第257-271頁,經濟科學出版社2002年4月版.)

大生產編輯

社會化大生產可以從兩個方面來理解:一方面,相對于分散的小規模的生產(即小生產)而言,集中的大規模的生產就是社會化大生產。從這個意義上講,“社會化大生產”與“生產社會化”是同義語,因而教材兩個地方的表述並不矛盾,是一致的。

但另一方面,在生產社會化的前提下,“大生產”顯然是指社會化程度高、規模大。從這個意義上講,“社會化大生產”又是指工業革命帶來的生產力的大發展,是生產社會化程度不斷提高的必然結果,它以機器大工業的出現為特征。資本主義社會進入社會化大生產階段後,“新的生產力已經超過了這種生產力的資產階級利用形式”,“資本主義生產方式暴露出自己無力繼續駕馭這種生產力”。這就是說,隨著生產社會化程度的不斷提高,資本主義社會的基本矛盾也在不斷加深。

因此,要適應社會化大生產這種新的生產力的客觀要求,就必須消滅生產資料的資本主義私有製,建立生產資料社會主義公有製。隻有這樣,才能解決資本主義社會的基本矛盾,才能促進社會生產力的進一步發展,生產社會化程度才能進一步提高。所以,在論述社會主義代替資本主義時,教材沒有使用“生產社會化”而採用“社會化大生產”這個概念是有道理的。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