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瑤 -玄幻小說《誅仙》中的人物

碧瑤

玄幻小說《誅仙》中的人物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玄幻小說《誅仙》的女主角,魔教鬼王宗宗主之女。顏瞬如花,容貌驚人,一身綠衣活潑靈動。在空桑山死靈淵下救下張小凡與他一起誤入滴血洞中,見證魔教前輩往事並偶然獲得了合歡派至寶合歡鈴,絕境之中,與張小凡共生死,向他吐露了自己的身世,並傾心于他,也因此化解了與其父多年的隔閡羈絆。後在正魔大戰中用"痴情咒"將一身的魂魄精血散盡擋下了誅仙古劍,舍命救下張小凡。幸因一魂被合歡鈴扣下,得以肉身不滅。十年來一直未醒。後來在四靈血陣大功告成引發的狐歧山崩塌時肉身失蹤,隻留下一角綠色衣裳。

  • 中文名稱
    碧瑤
  • 出生地
    鬼王宗
  • 母    親
    小痴
  • 涉及作品
    《誅仙》
  • 法    寶
    傷心花、合歡鈴
  • 父    親
    鬼王
  • 身份
    鬼王宗宗主的女兒
  • 別    名
    瑤兒、小瑤、碧瑤小姐
  • 生死戀人
    張小凡(鬼厲,血公子)

人物簡介

玄幻巨作《誅仙》的女主角之一。一個鈴(合歡鈴),一顆珠(噬血珠),一段塵封千百年的愛恨情仇,在她輕念起那段痴情咒之時,又悄然開啓。毀天滅地誅仙劍之懼,三生七世永墜閻羅之苦,一切的一切,在那綠衣女子無怨無悔的痴情之下,都變得微不足道。再不忍,她還是微笑著祝福了她深愛的人,但鈴與珠的故事,卻註定糾纏下去。合歡鈴扣下的一縷香魂,那是上天的悲憫,還是命運的玩笑,他不惜與天下為敵,隻為今生今世能與她再不分離,她卻依然淡笑沉睡著,宛如當時誅仙劍下那般安然。于是,一個叫碧瑤的女子,一個叫張小凡(鬼厲)的男子,耗盡了光陰,演繹著這樣一場悲涼凄美,卻又無法言喻的玄幻神話。 

碧瑤

她一襲水綠衣衫,走動金鈴輕響,手指尖那朵樸素而不失靈動的傷心奇花,襯著她的脫俗之質,動人心魄之美,令人眼前一亮。她是鬼王宗宗主之女,她用堅強和微笑掩飾著自己脆弱不堪回首的往事。她活潑刁蠻,靈秀中卻不失溫柔,她嘴角的一抹淺笑,溫馨而又甜美,明快而不張揚,她可以隨著愛人到海角天涯,卻也可以為了愛人永墜閻羅。對于愛情,她總是這般的不顧一切,毫無保留,或許正是她失去了太多,才比常人更懂得珍惜這得來不易的幸福。

未見其人,先聞其聲,她的出場如此平淡,可她卻以最為驚心動魄的方式離開,那一刻,她是天地間唯一的色彩,當天地黯然失色之時,他的眼中,他的心中,隻留下了這一抹水綠。

她究竟得到的少還是擁有的多,總是充滿了非議。其實,誰真正能說清她的取舍得失。當那男子印證了對她的愛時,她來不及聽到那句撕心裂肺的告白。當最後她看似一無所有時,她深愛的人回到草廟村,將她留下的一片破碎衣角,掛在屋檐下。

結局似乎已變得與她無關。她以一聲鈴響的方式開始了沉睡,又以一聲鈴響的方式結束了折磨。狐岐山下融入風中的鈴聲,那水綠衣衫的女子,或許正在這天地間的某處,用那抹淡而溫馨的微笑,釋然著種種的愛與恨。無論怎樣,這一抹綠痕,一絲笑意,都已深深融入他的靈魂。

基本資料

人物詳情

【芳名】碧瑤

本意似玉的美石,一般泛指為美玉,也形容珍貴美好,常用作稱美之辭,有稱玉之美者。古女子名多有玉字,瑤同玉,卻比玉名多了一分空靈與秀美之境。碧瑤一名意為碧色的美玉,如綠色的翡翠便有玉石之王的美稱。

水綠身影、笑容明媚的碧瑤,配上如此美名,怎能不越發動人伶俐,靈氣逼人。

【性別】女

【年齡】看上去十六歲

【昵稱】

碧瑤

碧瑤(張小凡等稱)

瑤兒、碧瑤(鬼王、幽姬、青龍等稱)

小瑤(母親小痴稱)

碧瑤小姐、小姐(魔教眾人稱) 

侄女、令千金(三妙仙子稱)

碧瑤姑娘(江湖人士稱)

魔教妖女、妖女(正道人士稱)

鬼王的獨生愛女(蕭逸才稱)

碧瑤那個丫頭(鬼王稱)

張小凡:小凡、張小凡、張少俠、無恥卑鄙的家伙

陸雪琪:這位姐姐(在山海苑打招呼時)

朱雀(幽姬):幽姨

小痴:娘親、娘

鬼王:爹

周一仙:老騙子

【首次出場】第三集 第九章 下山

小說原文:店小二還未說話,忽聽隔壁一張大桌旁有個女子聲音道:“這寐魚乃是南方諸鉤山的特產,離此有千裏之遙,如何能夠運來,你這店家豈不是騙人麽?”

【結束退場】第八集 第十章 血咒

【最終結局】第二十六集 第二章 死別

小說原文:他像是發瘋一樣沖了過去,撲在那堆石塊之前,推開一塊塊岩石,拼命的扒著挖著,尖銳的石塊邊緣將他的手掌割得鮮血淋漓,但他卻似已完全沒有感覺。 終于,他搬開了最後也是最大的巨石,然後,他怔住了。慢慢的,他蹲了下去…… 在他面前的,在一片綠色衣角。 隻是,一片綠色衣角而已。

【性格】總的說,太多坎坷的生活經歷影響著碧瑤,嘴硬心軟,敢愛敢恨,外剛內柔,活潑開朗,溫柔善良,交集成了碧瑤矛盾的心理,使整個人物顯得有血有肉,人物性格也更是飽滿豐富,耐人尋味。

她冷漠,對于魔教眾人的追求不為所動;

她熱情,可以追隨愛人到海角天邊,卻也可為愛人粉身碎骨;

她活潑,那一抹笑意漾在嘴角,她永遠如同一個無憂無慮的孩子;

她內斂,10年後魂魄再次與那心愛男子相見,她卻選擇了以背相對,默默承受一切痛苦;

她謙和,在愛人面前,她總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忍讓、退避;

她霸道,當同道對自己門派提出抗告時,她的氣勢壓過眾人;

她刁蠻,凶巴巴的態度總是讓張小凡委屈不已,做事從不按理出牌;

她溫柔,即使敵我對立,她卻依然擔心著心愛之人是否受苦;

她聰慧,身為鬼王宗宗主千金,受父親影響,她見多識廣,機靈聰穎;

她愚笨,為了心愛之人,她盡放棄一切,甚至放棄了自己的生生世世;

碧瑤

她堅強,永遠用微笑掩飾痛苦,面對困難,總是堅持不懈;

她脆弱,當那強忍十幾年的淚水決堤之時,她梨花帶雨的病倒在張小凡的懷中。

她善良,所有的苦,所有的淚,她都掩飾在心裏。不讓大家為她難過。

她高傲,能為如此美麗動人,善良純真的女子拿在手裏。我是哪朵花我也覺得幸福。

【身份】鬼王宗宗主之女,聖教四十三代弟子

【優點】總有太多人看不懂她的好,也有太多人讀不透她的苦,外表的快樂是否就是真的快樂?什麽樣的人,才是最痛苦的?是痛哭著指問蒼天?還是沉默著蔑視一切?應該,是微笑著面對絕望。碧瑤,就是這般,微笑著、嬉鬧著,外人永遠隻看見她的美,她的笑,她的堅強,她那滿是鮮血的記憶,她那傷痕累累的過往,卻總是留給自己去擦拭,去撫平。也許碧瑤的好,碧瑤的苦,隻有愛她疼她的人,才能真正體會。 她見識廣博,父親是魔教四大派之一,鬼王宗宗主,儒雅博學,通曉古今,碧瑤因此也耳濡目染,加上多年江湖的滾打生活,知識自然淵博;

她心地善良,即使兒時的經歷是那麽的痛苦不堪,她卻將所有過錯一人攬下,使自己痛苦多年;

她不計前嫌,正魔對立,哪怕她跟張小凡前一刻仍短兵相接,生死相拼,當真正面對死亡時,她卻依然將一個毫不相幹的正派之人冒險救下;

她堅持不懈,當滴血洞外,張小凡早已放棄希望的時候,她卻依然在努力琢磨出路;

她溫柔體貼,張小凡病重,她是這般的細心照顧,當他喊著靈兒師姐的名字時,她的心,莫名的抽痛,她卻依然安慰著他,靈兒師姐,是不會離開你的;

她勇敢堅強,多少年的痛,多少年的苦,她承擔了所有的罪責,她相信父親恨她,恨到想殺她,但她卻依然巧笑嫣然的面對一切,當在幽冥聖母、天煞冥王前暗自啜淚時,人前的笑與人後的淚,究竟哪個才是真正的她?

她樂觀向上,無論在多麽惡劣的環境下,無論經歷怎樣的生死考驗,她始終未曾放棄過,在死的絕地,她總在尋找生的希望;

她開朗明快,那響在耳邊的笑聲,如銀鈴一般清脆動聽,如一縷陽光,溫暖他人;

她膽大心細,獲取合歡鈴時,她不曾有片刻的猶豫,卻也不曾忽略盒中可能存在的機關; 

她獨立自信,身為鬼王宗宗主唯一的千金,她卻不像其他姑娘一樣生活在父親的保護傘下,小小年紀便四處闖蕩江湖,使她擁有不俗的江湖閱歷;

她老練沉穩,對于蕭逸才的質問挑撥,依然不亂陣腳,對答如流; 她古靈精怪,有她在,總是不乏笑料與笑聲,讓場面多了幾分色彩;

她熱情如火,任何困難都阻止不了她愛他的心,她隻要他好,她隻想看看他;

她嘴硬心軟,表面的強硬蠻橫,掩蓋了她很多的東西,但事實上一次次的退讓妥協,卻真正體現了她那顆溫暖包容的心;

她活潑可愛,一枚精致跳躍的合歡金鈴,一朵晶瑩潔白的傷心奇花,腰間歡快的鈴聲,指尖純潔的小花,襯著那靈動如水的明眸,是怎一派惹人憐愛的嬌容;

她笑靨如花,那一身褪不去的水綠衣衫,那一抹揮不盡的明媚微笑,幾乎已經成了她的標志;

她心口不一,當面是如此霸道蠻橫,但轉眼,對著那火堆跟張小凡消失了的背影,淚水,卻是那麽辛酸痛楚;

她敢于追求,獨身闖入青雲領地,她為的,隻是想看看自己的愛人;

她心直口快,“張小凡,你這個死家伙,居然連看都不看我一眼嗎?”這一聲,她喊的多麽不合時宜,卻又是多麽心碎欲絕,一切的一切,都隻因為,她愛他;

她富于感性,一把傘,一個人,在滿天風雨中,她不顧危險,在這寒冷的風雨夜,為他平添了一絲暖意;

她柔情似水,那溫柔的眼波,那關切的語言,她靜靜的依偎在他的身邊,展現著不同以往的美;

她為情痴狂,在她的心中隻有那男子才是最重要的,滿天劍雨打下,這一次,她用自己的生命,自己的靈魂,自己的生生世世,替他撐起了一片晴空;

她一往情深,從小到大多少人討好她,多少人希望與她死在一起,但她卻隻在乎那個平平凡凡的傻小子,她卻隻願意為那傻小子永墮閻羅。

【武器】傷心奇花、合歡鈴 

【喜惡】鍾愛張小凡的一切,特別是他親手所烤的兔肉,以及為他為她擦拭竹子的那隻袖子,也愛極了那一身褪不去的水綠。卻極其厭惡那些自命清高的正派人士。

原文:

1.“我知道。”碧瑤接過那兔子,撕下一塊肉放到嘴裏,輕輕咀嚼∶“很好吃,我這一生中吃過最好吃的東西,就是你現在烤的這隻兔子。”

2. 一隻如玉般的手伸了過來,碧瑤輕輕拉住了他的手,從她柔軟的肌膚上,傳來淡淡的溫柔。 她從懷裏拿出一片手帕,輕輕擦拭著剛才張小凡為她擦竹子時,袖口上留下的污漬。 “從小到大,不知道有多少人討好我,送了多少奇珍異寶,可是……”她抬起頭,凝視著張小凡的眼睛,輕輕道,“就算全天下的珍寶都放在我的眼前,也比不上你為我擦拭竹子的這隻袖子。”

碧瑤碧瑤

人物關系

【姥姥】狐女,為正派人士追殺,死于狐岐山六狐洞。

【父親】鬼王宗宗主鬼王,博覽多學,為人儒雅,卻因為碧瑤的離去而變得日益暴戾,最後為張小凡所敗。

【母親】小痴(狐女),狐岐山被正派追殺之時,為救年幼的碧瑤,割肉相喂,最後死于洞中。

【戀人】張小凡,碧瑤此生摯愛。幼年時因故而拜于青雲門下的普通弟子,後發現村人實為同道所殺,繼而離開青雲,同時為救碧瑤,加入鬼王宗化名鬼厲。最後居于草廟村。

【最親近之人】朱雀幽姬,在鬼王宗有著極重的地位,自碧瑤母親去世後,一直視碧瑤如己出。

外貌描寫

【嬌容】絕倫若說她年紀輕輕,怎生得如此身段,且有一張勾魂攝魄的俏臉。   雙眉有如柳葉刀裁,盈盈笑意眉上來,一句“雲髻峨峨,修眉聯娟”得以道出碧瑤雲雲細眉。

雙目似有千情萬怨,道不盡也訴不完,一句“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可能描述碧瑤盈盈眼波。

紅唇好比初夏櫻桃,櫻唇未啓含辭斂,一句“丹唇外朗,皓齒內鮮”真正匹配碧瑤點點朱唇。

肌膚勝似瑞雪初降,恰似那白玉無瑕,一句“延頸秀項,皓質呈露”恰恰顯現碧瑤皓皓雪膚。

小說原句:一身水綠衣衫,相貌秀美,細眉雪膚,一雙明亮的大眼睛極是靈動,令人眼前一亮。

【聲音】清脆

小說原句:不想那少女聽了這話看他樣子,笑聲反而更大了些,清脆的笑聲回蕩在這個靜謐幽暗的花園中,平添了幾分暖意。

【衣飾】俏麗

身著水綠衣衫,足踏白底綉花布鞋,青絲恰恰在頭頂左右各挽了一個髻,飾以乳白頭帶,本已嬌俏得很,又配上傷心花手中開放,合歡鈴腰間搖晃,怎能教人不記得她!

【風情】萬種

說到碧瑤,第一印象必定就是活潑靈動,特別是那一雙明眸,讓人過目難忘,但實際上,碧瑤卻在不自覺中,展現著她種種風情。

清麗無雙:

此刻見她依然身著那一套水綠衣裳,在月光下肌膚如雪,清麗無雙,恍如仙女一般。

那少女把剛折下的花朵放到鼻端,深深吸氣,臉上浮現出陶醉的表情,更有一股驚心動魄的美麗。而那花朵在她秀美臉龐前,竟也似更加燦爛。

妖嬈艷麗:

一身水綠衣裳,細眉秀目,玉一般的肌膚欺霜勝雪,在這黑暗中彷佛帶了妖異般的艷麗,竟有種動人心魄的、詭異的美麗。

優雅高貴:

她在黑暗中如美麗而盛開的百合,優雅地走了過來。

月下仙子:

月光如水,輕輕灑在她的肩頭臉畔,映出了動人心魄的美麗。 張小凡不知何時,看得痴了。

清澈靈秀:

透明清澈的水珠,從她烏黑的發梢,滑落下來,慢慢流過她雪白的肌膚,仿佛連她的臉也美麗的幾乎透明了。

張小凡忽然看得痴了,隻覺得這洞裏原本嘩嘩做響的水聲忽然遠去,在他眼中隻有面前這個站在水中如出水芙蓉般的清麗女子,帶著動人心魄的美麗,撲面而來。

柔媚風情:

隻見碧瑤看著他,臉上似笑非笑,但眼波溫柔,竟是有說不出的柔媚風情,低低地、帶著一絲微笑道:“你把這個給我吃麽?”

張小凡向她看去,隻見在傷心花白色而柔和的光暈中,碧瑤笑顏如花,眉眼間盈盈都是溫柔。

可愛乖巧:

映入他眼裏的,是那一身水綠衣裳的女子正坐在平台邊上,一雙腳搭在半空,有一下沒一下地晃著,連帶著她腰間的那隻合歡鈴“叮叮當當”地響著,若不是在這種環境下並且知道她的身份,張小凡幾乎要以為這還是個天真無瑕的少女了。

梨花帶雨:

碧瑤身子抖了一下,仿佛臉龐也白了白,張小凡從這裏看去,她原本清麗的容顏,梨花帶雨,傷心的風情,竟也是動人心魄。

笑靨如花:

張小凡大聲笑著,在她的旁邊,看著她放開懷抱,展露著世間最美麗的笑容。

碧瑤噗哧一笑,如鮮花綻放,清麗無雙。

羞澀情懷:

碧瑤臉上又是一紅,夜色之下,更顯艷美,但隨即眼波流動,卻有掩飾不住的喜悅之色。

碧瑤臉上有淡淡的紅暈,樹林深處吹來的輕風,輕輕掠起了她柔軟的長發,拂過白皙的臉畔。

碧瑤微微低下了頭。

落魄風情:

隻見梳洗過後的碧瑤,頭發雖然還有些凌亂,但臉龐已如當初初見面時的一般白皙如玉,肌膚勝雪,幾乎是吹彈可破。

怒色秋波:

那一個水綠衣裳的少女,臉有薄怒,肌膚勝雪,明眸中眼波如水,正恨恨地盯著張小凡,卻不是碧瑤又是何人?

蕭索凄涼:

她俏艷容貌,如霜如花,在燃燒的火把昏黃的光亮中,隱隱有種蕭索而凄涼的美。周圍的聲音,迅速地低了下去,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她的身上。

清澈透徹:

那衣裳,緊緊貼在她的肌膚之上,對應在他的眼眸之中。甚至在她雪白的臉上,也有了幾點雨水,凝結成珠,慢慢滑落。

在張小凡的眼中,她就像是一朵在深夜的雨中,輕輕綻放的百合花。

幽然哀怨:

便在這時,張小凡望到碧瑤看來的眼光,但見她明眸之中,隱隱竟有幾分哀怨。

縹緲溫和:

張小凡尷尬一笑,隻覺得身邊隱隱幽香,淡淡傳來,從鼻端處飄了進去,到了自己的深心。忍不住轉頭向她看去,隻見碧瑤也正註視著他,眼波如水,說不出的溫柔之意。

碧瑤一身與周圍環境交相輝映的水綠衣裳,笑意盈盈地站在那裏,幾許柔情,幾許溫柔,望著自己。

凄美決絕:

她站在狂烈風中,微微泛紅的眼睛望著張小凡,白皙的臉上卻仿佛有淡淡笑容。

那風吹起了她水綠衣裳,獵獵而舞,像人世間最凄美的景色。 她是那一刻,天地間唯一的光彩!

寧靜安然:

石室中,白玉石台之上,美麗的女子安靜地躺在那裏,仿佛靜靜沉眠一般。

那一張溫柔而恬靜的臉龐,從此成了他一生記憶之中,不可磨滅的印記! 

初見時的碧瑤

與張小凡、陸雪琪等初見(山海苑碧瑤第一次出場):

另一個女子便是說話之人,年紀不大,看上去隻有十六、七歲,一身水綠衣衫,相貌秀美,細眉雪膚,一雙明亮的大眼睛極是靈動,令人眼前一亮。

與張小凡單獨初見(夜晚的山海苑花園):

張小凡怔了一下,認出此人便是晚飯時出口爭論寐魚的那個俏美少女,此刻見她依然身著那一套水綠衣裳,在月光下肌膚如雪,俏麗無雙。

那少女把剛折下的花朵放到鼻端,深深吸氣,臉上浮現出陶醉的表情,更有一股驚心動魄的美麗。而那花朵在她秀美臉龐前,竟也似更加燦爛。

與周一仙、小環、石頭初見(小石鎮):

片刻之後,張小凡卻是呆住了,隻見那女子一身水綠衣裳,腰間掛著一隻小小金鈴,清脆作響,手指間還夾著一朵白色小花,晶瑩如玉。此刻她臉上似笑非笑,早已不看周一仙那老頭子,一雙明眸隻看在張小凡身上,輕聲笑道:“真巧啊,張小凡。”

與燕虹、李洵初見(黑石洞出來後):

燕虹微笑回禮,眼角餘光卻在無意中瞄到了站在張小凡身旁的那個綠衣女子,容貌俏麗,但此刻臉色卻有了幾分陰沉。

碧瑤傳記

狐岐山

當別的孩童還在撒嬌之時,她卻要目睹母親的慘死,承擔對父親的愧疚。那闖入的正道人士,面對三人,他們並沒絲毫手軟,魔教妖孽,人人得而誅之,他們卻忘了,除了身份,那三人,隻是老人、女人跟孩子。

姥姥當場慘死,母親與碧瑤被壓在狐岐山下,黑暗與絕望中母親割肉相喂,最終卻再也無法支撐。獨自面對黑暗,她終于等到了父親,看見的卻是母親白骨森森的手臂。為何一個六歲的孩子要承受這麽多本不該屬于她的痛苦與責難?隻僅僅因為她無法選擇的出生嗎?在極度自責與愧疚之中,碧瑤便與鬼王有了隔閡。

山海苑:

首次登場時的碧瑤不過是一個十六七歲的少女,她不僅僅是不懂人情世故的大小姐,更是鬼王手下得力的助手。她緊鎖心門,將微笑留給了他人,將淚水留給了自己,在別人眼中她活潑、熱情、刁鑽古怪,可誰又知這火辣辣的外表之下,卻是一顆敏感而脆弱的心。

月色下,她摘下了那朵小花,張小凡雖怒,而夜色襯著她秀美的容顏,卻也讓他啞然。

死靈淵:

黑暗中,她的美多了幾分詭異妖艷。絕地相逢,張小凡心存幾分親近,而她卻巧笑嫣然的告訴他自己的身份,仿佛她口中的妖女隻是別人。當碧瑤對著“無情海”難掩興奮之情的時候,卻可曾想到,自己有朝一日,卻也要痴情而死。

與黑水玄蛇對戰,張小凡在激鬥中失去意識,碧瑤卻“順便”救下了他,這解釋讓人忘記了黑水玄蛇、敵對身份、剛才的對峙,妖女無情,可她的心,卻十分良善。

死亡的陰影沖淡了門派之分,嘲笑貶損,這樣的關系卻很快樂。滴血洞的探索過程中,張小凡被這活潑女子的不屈不撓所嘆服,當滴血洞洞門開啟的剎那,他看見她俏麗的臉畔,不知為何,臉上燥熱,不敢與她正視,就這般的,隨她進了那魔教重地——滴血洞。

滴血洞:

周遭的一切仿佛都訴說著煉血堂當年的鼎盛。威名顯赫的黑心老人一具枯骨端坐,他守護著金鈴夫人遺留下的唯一之物,碧瑤罵著黑心老人負心,嘆著夫人的不值,可她卻不知,不久後的一天,她也將步上夫人的後塵。天書殘卷、痴情古咒,冥冥中一切是否早有定數,這是否預示著二人的將來。

他體力不支病倒,她竭力照顧;在這死亡的絕境中,她仿佛回到了痛苦不已的過往,說出那深埋在心中的痛,她憔悴而絕望的倒在他懷中,而他卻是這般的不忍離去,所謂的生死不棄,也就是如此吧。

本偷偷拭淚的她,居然在他懷中放聲痛哭,這深藏心中許多年的委屈一次爆發,看著懷中哭泣的女子,梨花帶雨的她,竟也使他心中一跳。他安慰著她,她拭去淚水隻輕輕道:你很好。

空桑山

他們逃出生天,劫後餘生,世間的一切都是這般的美麗,碧瑤歡呼,而張小凡,卻隻是看她展露著世間最美麗的笑容。

普通的兔肉,在他嫻熟的手藝下,竟也是這般美味,她說這是她吃過的最好吃的東西,而他對著這個歷經生死的魔教少女,居然緊張的錯誤頻頻,這一切難道真的隻是因為她的身份嗎和煦的陽光下,她依偎著他睡去。她讓他隨她入教,可他有他的堅持,她有她的信念,激烈的沖突之後,他們分道揚鑣,不自覺中,淚水已經滑落。

鬼王出現,她回身撲進爹爹的懷中。看著自己女兒平安,他是那麽的喜悅,這些都是她許久不敢奢求的,這一刻,由于一個傻小子,心結就這般的被開啟了。

小池鎮:

她追著周一仙而來,卻意外的遇到了張小凡,當時的她應該是欣喜吧,可當張小凡矢口否認時,那“卑鄙無恥”的背後,誰又察覺少女心中的疼痛呢?無論如何,她的心依然是向著他的,那低低的自問,是輕視、不屑?更多的卻是擔心。

她的眼中隻有那少年的身影。“那女子對燒火棍有意思了。”周一仙淡然,為何所有人都看出了她的心思,唯獨張小凡,你卻無法讀懂她的心?斬妖除魔,對她來說多麽沉重的四個字。

中間的小插曲,卻成了那男子一生的心結,滿月時分,他凝望古井,在這其中看見了什麽?多少年後,物是人非,女子安然睡去,男子也不再純真,廟宇中的仙人石像,女子的歡笑,男子的正直,隻有那三尊石像,依然在悲傷的見證著那段生死相隨的甜蜜記憶。

昌合城:

他將要踏上他的除魔衛道之路;她卻要做回她的魔教妖孽之身。她的心情如意料之中的差,碧瑤最大的特點便是嘴硬心軟,她氣勢洶洶的壓著張小凡,卻又這般微笑著最終妥協。

海雲樓,她素手撐傘,明眸如水,她與他對立而站,悄然無語,溫柔的如同一朵風雨中的百合花,她為他撐傘,他阻止她跟去流波。她第一次這麽親昵的叫他,她說若二人能一起死在那洞中或許也不錯。會有這般的表白,是深知跟他離別的時刻即將到了吧?張小凡擔心碧瑤一路跟隨,但當她真的不辭而別之時,他的心卻又是如此的茫然。

流波山:

她不顧生死的去敵營看望他,而他卻隻有那姿色出眾的師姐,歡喜與愧疚,傷心與失望,最後卻隻化成了一句話一個眼神。剎那眼神交匯,那口並無大礙的鮮血,什麽悲傷埋怨,都在那沖口而出的失聲驚叫中消散了。

天地肅殺,大雨磅礴,他渾身冰冷跪在雨中,她一襲水綠出現,竟是如此溫柔似水。小小的青綠油傘,為他擋去了無情風雨,卻淋濕了她,傘下的落魄風情,也是那般惹人憐愛。她沒有太多奢望,一句平淡的關心,竟已讓她欣喜不已。她不苦,隻要心中是甜,一夜的冷風驟雨又算的了什麽?

再次相遇,她是鬼王宗的千金,舉手投足高貴沉穩,與蕭逸才唇齒相搏,依然 老練,隻是那嬌顏卻透著凄美的味道。那句驚慌失措的不要!他竟忘了身邊還有他的師姐,此刻他的心中,隻有那綠衣女子的安危,這一次,他再也不忍否認與這女子的關系。

昌合城:

再次來到昌合城,她依然一身水綠俏麗艷美,隻是憔悴不少。可是擔心念及心愛之人?自然是了,否則,又為何開口便是問起他的訊息。

古井代表什麽,讓她沉默,最後卻又苦澀自嘲,她算什麽?在她看來,她什麽都不算,但即是如此,她依然為了他放下尊嚴,隻要他沒事,她唯一希望。

青雲外:

隱沒在白雲深處的山麓上,可曾見到一抹水綠飄渺,才幾天,綠衣女子又蒼白許多,形影憔悴,細眉緊蹙,幾許恍惚,幾許擔憂。他替靈兒師姐拼死擋下了滅頂之災,她都該知道了吧。但即使如此,她卻無法不愛他,不想他,不念他。

多年的信仰,唯一的親人,這曾是她生命中的全部,可此刻,她卻放下了所有,她隻想張小凡好好的,原來,她也不過是一個向天祈福的小女子,隻求心上人平安;原來,她依然是一個至情至性的奇女子,哪怕他心中另有所愛,她仍希望他平安。此刻,她的心竟是如此的小,小到,隻能裝滿一個他。

碧瑤啊,你平時不是這麽糊塗的姑娘,在愛情面前,你卻是如此的傻,如此的痴。你說“真正的苦,都在人的心裏。”他受罪,你比他更難熬。應他而來的苦與傷,你卻偏偏微笑著說,這是甜的。

黑竹林:

她第一次將自己的心意如此坦白,那歡喜之色,卻難掩日夜擔憂張小凡帶來的憔悴。他讓她陪自己說說話,他替她擦幹凈了那一段斷竹,他說我坐地上就可以,他說你為什麽對我這麽好?她笑了,笑的如鮮花綻放,不管多麽的煎熬,隻要見到他,就是幸福。自己為什麽對他這麽好?她也茫然,她隻知道原來在黑暗裏,就算在快死的時候,也可以找到個人依靠。此刻的他倆從未有過的接近對方,她替他擦拭著袖子的污跡,她說那隻袖子,比天下珍寶更為珍貴,此刻他的耳中,隻有她的聲音,此刻他放開懷抱,將這痴情的女子緊緊擁入懷中。

她說你有危險,哪怕用我的命去換,我也甘願;她說跟我走吧,去哪裏都可以;她說你在那古井,看見了什麽?答,你說什麽?答,我不能走;答,那古井有什麽奇怪的地方,你們都想知道?可他又說,下次見面,我告訴你……看著她離去的背影,誰曾想到,一別將是永遠,若知道了將會發生的事,今天的決定,又會是怎樣?

玉清殿:

信念、信仰,瞬間被摧毀,他絕望的崩潰,他的心即將被那魔性侵蝕殆盡。天下之大,他卻隻能相信她。那一雙溫暖的手,她隻想牽著他離開這痛苦,去到那沒有紛爭的桃園,可是擋在他們面前的,卻是那漫天劍雨。誰在驚呼?誰在顫抖?誰又絕望的望著天空?天地黯然失色,唯有那一抹水綠隨風盈動,他撕心裂肺的吼叫,她卻隻是回眸淡笑,襯著那一行悲痛欲絕的血淚,凄美而凄婉。她放棄了本該屬于她的幸福,她說死也跟他在一起,結果,她食言了,她說她隻希望小凡好好活著,終于,她做到了……

他暗自低語,在古井中看見的人——就是你,那代表什麽?不知,他隻希望那女子,可以親耳聽見,可那女子,卻隻是含笑而睡,她再也無法知道,男子心中的最愛便是她。因為放不下他,所以放下了,她這般靜靜的躺著,柔柔的笑著,在她痴情唱起的剎那,他的未來,便再與她無關,將來誰與他甜蜜,至少不再是她,可她,依然笑的那麽甜。或許,她早已經下定了決心,她會永遠在閻羅地獄,為他默默祝福。

若世上真有後悔葯可買,他又後悔了什麽?可曾是那明媚的陽光下,那激情的相擁後,沒有帶著她遠離這喧囂的江湖?應該,會吧。小說封面碧瑤形象十年間:

在碧瑤魂飛魄散的時刻,合歡鈴將她一魂扣下,肉身不滅不死,卻一直昏迷,這恐怕是誰都不曾想到的。人總要在失去後才知道心中所想。她也一如既往的微笑著,等待那心愛男子的歸來。他如惡鬼般殺戮眾生,但在她面前,他卻永遠是那個叫做張小凡的少年,隻有在她面前,他才能感到絲絲快樂,他在等著她醒來,他說等她醒來,要與她生生世世永不分離。還魂功敗垂成,鬼王白頭,鬼厲更是幾近崩潰,卻也因此收集到了碧瑤的三魂七魄,在寒冰室中魂魄與鬼厲相見。  他說,為了她,天下蒼生他也殺;他說他隻要討回當年碧瑤的那一劍;他說,這世上,隻有碧瑤對他是真心的。但說的再多,卻無法換回心愛女子陪在他身邊,救碧瑤,這一信念幾乎支撐了他10年,當碧瑤離去的剎那,信念再次坍塌,他是如此的無助無依,為她崩潰,卻又為她振作,小白那一巴掌,那句碧瑤希望你好好活下去,他醒了,為了碧瑤,他願意再次做回張小凡。你可曾聽見狐岐山中一陣鈴響?鬼王聽見了,幽姨聽見了。

結局:

最後,水綠衣衫的女子,你究竟在哪裏?你那一聲鈴響引來無數遐想,我們知道,你依然好好的。

最後的最後,那屋檐的一片衣角,成了他思念的依托之物,那風後的一聲鈴響,伴著他的寂寞,遠離江湖,那飄揚的一抹綠意,那回蕩天地的一聲清鈴,如同你的笑,都將回蕩在他的心中。

奇幻法寶

碧瑤隨身法器:傷心花、合歡鈴

傷心奇花:碧瑤稱之為玉花,乃鬼王宗宗主鬼王花了極大的心血,親手替愛女所製的奇寶。寶器為白光,花瓣朵朵潔白可愛,邊緣處更是閃著幽幽綠光。傷心花花隨人之意,心隨人之思,攻擊時,有陣陣幽香,能借物傳去直透人心,散發的異香,更是能令人立時癱倒,時而分成數朵小花,時而化為漫天花雨,攻擊多變而凌厲,為碧瑤主要防身之法器。 

傷心花寶如其名,寶物之心隨主人之心。思主人之所思,念主人之所念。如今主人為魂,為魄,為己獨留。于心有不甘,花在風中舞。似泣,似笑,似嗔,似吟;半許相思,半許幽怨,半許輕愁,半許神傷,唯有淡淡清香隨風飄蕩。

合歡金鈴:合歡教創始人金鈴夫人所留的法器,與鬼王宗的“伏龍鼎”、煉血堂的“噬血珠”以及萬毒門的“萬毒歸宗袋”並稱為魔教四大奇寶。色澤金黃,看似普通,內壁刻有“合歡鈴”三字,為一個鈴心精巧細致,一條細細鐵索系在鈴身上的精致小鈴鐺。被黑心老人以罕見奇毒——“古屍毒”守護,小心存放在滴血洞的小鐵盒內,碧瑤跟張小凡無意闖入滴血洞後,為碧瑤所得,掛于腰間。

傳合歡鈴與噬血珠有著極大的淵源,能攝人心魄,乃難得一見的奇寶,更有說合歡派的多數奇術都要配合合歡鈴才能發揮最大功效。當碧瑤以三魂七魄為引,發動痴情咒險些魂飛魄散之時,合歡鈴竟強行留住其一縷芳魂,十年間使其肉身不滅。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