碑帖

碑帖

碑帖,過去俗稱“黑老虎”,它既是一種有文化歷史內涵,又有藝術品位和工藝加工三者相結合的藝術品。碑帖傳拓方法主要有擦墨拓、撲墨拓兩大類,還有蠟墨拓、鑲拓、響拓等。

  • 中文名稱
    碑帖
  • 外文名稱
    a rubbing from a stone inscription
  • 拼音
    bēi tiè
  • 註音
    ㄅㄟ ㄊㄧㄝ ˋ

詞語概念

基本信息

詞目:碑帖

拼音:bēi tiè

註音:ㄅㄟ ㄊㄧㄝ ˋ

英文:a rubbing from a stone inscription

詞義:石碑的拓本

引證解釋

指石刻、木刻文字的拓本或印本,可供學習書法用。

曹昭《格古要論·古墨跡論上》:"用紙加于碑帖上。向明處以遊絲筆圈卻字畫,填以濃墨,謂之響搨。" 清 錢泳《履園叢話·藝能·書》:"第一等有絕頂天資可以比擬 松雪 、 華亭之用筆者,則令其讀經史,學碑帖,遊名山大川,看古人墨跡,為傳世之學。" 曹禺《北京人》第一幕:"每天晚上他由書房歸來,必須在祖父屋裏背些《昭明文選》、《龍文鞭影》之類的文章,偶爾還要臨摹碑帖,對些幹澀的聰明對子。"

基本含義

碑帖,"碑"和"",原是兩個不同的概念。將歌功頌德、立傳、紀事的文字,先按字的點畫墨道兩側,鉤摹在石上,成"空心字",或是直接用紅色顏料寫在石上,即書丹上石,然後再經鐫刻而立于某紀念處的稱"碑",古代碑石上的字為書法名家、達人所書,字跡可供後人取法。將碑石上的字用薄紙、焦墨捶拓下來再經裝裱的稱為"拓本",通常也稱為"碑"。

"帖"原是指書法家的墨跡真筆。為傳播、學習需要,宋代以後出現將匯集的名家真跡,經鉤勒上石或上棗木板,經鐫刻捶拓,這樣的匯帖刻本,也稱"帖",如著名的有"淳化閣帖"、"寶晉齋法帖"。"碑帖"已合為一辭,用來泛指供學習書法取法的範本。----《古代碑帖鑒賞》 費聲騫

"碑帖"常放在一起合稱,其實"碑"主要指漢、魏、唐碑,按照類型來分,則有墓碑、廟碑造像和摩崖等;"帖"則是指書人的書札或詩稿等。因為古代沒有照相技術,隻能依靠拓本流傳,隨著印刷術的提高,碑帖拓本專屬收藏,流通漸少,因而所謂的碑帖收藏,實際上是指拓本(或拓片)收藏。

碑帖,過去俗稱"黑老虎",它既是一種有文化歷史內涵,又有藝術品位和工藝加工三者相結合的藝術品。

我們的前輩為了記述前朝重要事清和隆重慶典等,把文學形式和書法家的手跡經過名匠刻手,刻鑿在懸崖和石碑上,因此碑石就有多重性的藝術內容,還經過裱裝成軸或冊頁,這樣就成了碑帖。碑帖是碑和帖的合稱,實際"碑"指的是石刻的拓本,"帖"指的是將古人著名的墨跡,刻在木板上可石上匯集而成。在印刷術發展的前期,碑的拓本和帖的拓本都是傳播文化的重要手段。以後人們為了學習書法,或作歷史資料都要學習這些文字資料。為此,這些"碑帖"就有真實性、時間性、工藝性和藝術性。由于文化商品能在市場流通,也就有經濟的價值,所以鑒賞就成為重要手段。

認識古代留下的各種拓本,重要的是對原石的鑒別,由于原碑石被毀,因此,僅存的原拓本或孤本,就會價值連城。據史料記載,明代黃庭堅曾有記孔廟碑的"貞觀刻",以千兩黃金所購得。這說明了虞世南《孔子廟堂碑》的價值。然而到以後翻刻的"成武本"、"西安本",翻刻本的質量不及原拓本。 1920年,大收藏家羅振玉公開出售由他鑒定的明拓本《西安本廟堂碑》,價值140塊大洋,張叔末藏《成武本廟堂碑》值120塊大洋。

碑帖碑帖

由于價值規律的作用,真正學習鑒賞碑帖,成為許多收藏者的興趣,從對碑帖的整體認識來說,鑒賞也是由表及裏,有各個不同的側面。首先映入眼簾的是拓本的裝潢,各種舊拓本特別是古拓本,有不同時期的式樣,因此,"經折裝"、"蝴蝶裝"、"線裝"等都反映出材料和裱裝時代特征,再是對拓本紙張和拓本具體的墨色和效果,這則是對材料和技法的客觀分析了。

南宋以後,碑帖的製偽達人越來越從拓法上和刻石上下功夫。所以進一步鑒別出書法的風格、用筆等,這就成了鑒賞中的主要依據。再有鑒別碑帖的輔助依據,即題簽、印鑒、題跋等這些文字,都能幫助我們鑒定真偽。

傳拓方法

用墨把石刻和古器物上的文字及花紋拓在紙上的技術。是儲存文物資料、提供臨寫楷模的重要方法。傳拓技術,在中國已有 1000 多年的歷史。許多已散失毀壞的碑刻,因有拓本傳世,才能見到原碑刻的內容及風採,如漢西岳華山廟碑,在明嘉靖三十四年(1555AD)地震時被毀,傳世拓本遂為珍品;唐柳公權書宋拓神策軍碑,因原碑已佚,僅有一冊拓本傳世,就成為孤本。傳拓可將石刻、古器物銘文和細微的花紋清晰地拓出來,以彌補照相技術的不足。

碑帖傳拓方法主要有擦墨拓、撲墨拓兩大類,還有蠟墨拓、鑲拓、響拓等。

擦墨拓法

主要工具是細毛氈卷成的擦子。擦子要卷緊縫密,手抓合適為宜,將氈卷下端切齊烙平,把濕紙鋪在碑石上,用棕刷拂平並用力刷,使紙緊覆凹處,再用鬃製打刷有順序地砸一遍,如石刻堅固,紙上需墊毛氈,用木錘塗敲,使筆道細微處清晰,切不可用木錘重擊。待紙幹後,用筆在拓板上蘸墨,用擦子把墨汁揉勻,並往紙上擦墨,勿浸透紙背,使碑文黑白分明,擦墨三遍即成。

撲墨拓法

傳拓用的撲子用白布或綢緞包棉花和油紙做成,內襯布兩層,一頭綁扎成蒜頭型,按所拓碑刻、器物的需要,可捆扎成大、中、小三種撲子。把撲包噴水潮潤,用筆蘸墨汁刷在拓板上,用撲子揉勻,如用雙撲子,可先在下面撲子上蘸墨,然後兩撲子對拍把墨汁揉均,再往半幹紙上撲墨,第一遍墨必須均勻,撲三四遍墨見黑而有光即可。傳拓摩崖石刻等,因摩崖崖面粗糙,可用白布包谷糠、頭發、砂粉、鋸末等做成撲子,將雙撲子蘸墨揉勻後再拓凸凹不平的摩崖刻字。陝西省西安碑林傳拓工作者,用馬尾鬃製成羅底,然後內襯氈子、舊毛料做成羅底撲子,隻用單個羅底撲子和一塊拓板,拓出的碑刻拓片效果也很好。

碑與帖的區別

碑的稱謂最早始于漢。據清代《說文》學家王筠的考證,最早的碑有3種用途,即宮中之碑,豎立于宮前以測日影;祠廟之碑,立于宗廟中以拴牲畜;墓冢之碑,天子、諸侯和大夫下葬時用于牽引棺木入墓穴。由于這些實用的目的,最早的3種碑上都是沒有文字圖案的。

帖最早指書寫在帛或紙上的墨跡原作。後來寫得優秀的墨跡難以流傳,于是把它們刻在木頭、石頭上,可以多次拓製,這樣就把刻于木石上的這些原來的墨跡作品及其拓本統稱為帖。認真概括起來,碑、帖有以下幾方面的區別:

1.製作目的不同 最初的碑沒有文字,後來為托頑金之堅以期永垂後世,在碑上增加了文字,並且從最初的隨意刻畫到庄重嚴整、一絲不苟,其主要目的是追述世系、記敘生平、歌功頌德,而不是傳揚書法,所以書者可以是名家,也可以不是名家。唐以前的碑多不署書者姓名,可以看出碑是重內容而輕書寫的。刻帖的目的是傳播書法,為書法研習者提供歷代名家法書的復製品,所以書法的優劣是它的選擇標準。隻要是名家的書作精品,即便是隻言片語的一張便條,也照樣收入,很少顧及內容。

2.書體不同 碑的歷史悠久,所用書體在隋以前都是庄重肅穆的篆、隸、楷書。直至唐太宗御筆親灑,才開始有行書入碑。草書刻碑除升天太子碑外,絕少有。而刻帖一事始自趙宋,多數是詩文簡札,所以行、草書及小楷居多。

3.形製不同 碑是豎立在地面上的石刻,多數是長方形,也有圓頂、尖頂的,雖然有一面字的,但也有兩面以至于四面刻字的。豐碑巨碣動輒丈餘高,氣勢宏偉。帖因為多取材于簡札、書信、手卷,故高度一般在一尺上下,長則一尺至三四尺,呈橫式,多為石板狀,隻在正面刻字。另外,帖有木刻的,碑則絕少。

4.製作方法不同 南朝梁以前,碑一般是書丹上石,即由書寫者用朱筆直接把字寫在磨平的碑石上,再經鐫刻。刻碑者往往可以因循刀法的方便而使字的筆畫有風格上的變化,即與原書丹之字略有出入,還有的碑刻甚至未經書丹而直接奏刀。其字融入了刻工的藝術情趣,有極濃的金石味道,非毛筆書寫所能體現,實際上是書者與刻者的共同創造。而刻帖都是摹勒上石,就是先將墨跡上的字用透明的紙以墨摹下來,然後用朱色從背面依字勾勒;再拓印上石,最後刻,比碑多出兩道工序。雖然程式復雜,但刻帖要求忠于原作,盡力畢肖,每道工序均不得攙入己意,所以精品帖本可以達到亂真的水準。

鑒偽法

偽刻:

偽刻是假造者根據書本上的資料,杜撰成文,書寫刻成的叫偽刻。偽刻因為是沒有根據的杜撰,更不如翻刻,毫無價值可言。偽刻為了騙取人們的信任,往往謊稱某月某地出土。有的以拓片騙人,有的幹脆連石刻一起出售。如漢《營陵置禮碑》、《張飛立馬銘》、《陶宏景墓志》等就是這類偽刻。漢碑偽作,明代已經不少,且書法面貌酷似,沒有一定經驗的人,很容易信偽為真。

清中葉以來考據學很盛行,後來定海方若又著《校碑隨筆》一書,專論名碑字畫損泐年代,如漢《廬江太守衡方碑》,碑內"將"字未損,為明末清初時拓。北魏《馬鳴寺碑》尚未斷裂是道光以前拓本。作偽的就依其說,將原碑損壞字或斷裂處,在碑上嵌蠟填補以充舊拓。故凡舊拓帖發現在考據處顯得筆力軟弱可疑的,或者發現紙墨不夠年代 ,絕色不正路的,都要引起註意,非經仔細研究,萬不能隨便論斷。

古代碑帖作偽有重刻和翻刻法、偽刻法、嵌蠟填補、染色充舊、題記作偽、影印和鋅版、刮、補、塗墨、套配、印章、墨氣和裝潢作偽等手段。

重刻和翻刻即原物已毀或早已失傳,因而重刻的叫重刻本。這種本因為原石不存在,拓本又極稀少,或已成為孤本,或者根本就沒有傳下來,因此重刻本的價值不可低估。但重刻本往往不隻一種,也有先後、優劣之分。如秦《嶧山碑》傳說為魏武推倒,邑人火焚而不傳。杜甫嘗有雲:"嶧山之碑野火焚,棗木傳刻肥失真",則可見唐時已有摹本,惜今也不傳。今所傳者,唯宋淳化四年八月鄭文寶以南徐鉉摹本,重刻于長安。嗣後以長安本為祖本轉為摹刻的有紹興、浦江、江寧、青社、蜀中、鄒縣等地。

另一種原因尚有人間,因路遠推拓不便,或因年代遠字跡模糊缺損,碑商依舊拓重刻冒充原石的叫做翻刻本。翻刻本大都倉促刻成,刻工又多半是文盲,字畫錯謬很多,而且原碑尚在,因此沒有什麽價值。這類刻本乾隆、嘉慶以後種類很多,有石刻、木刻、灰漆、泥牆刻等。其中尤以瓦灰拌生漆或泥土製版翻刻的最多,因本輕利重翻刻便易,較木石刻的更為粗劣,而流通上市的也最多。翻刻本的名目上至秦漢,大至四山摩崖,無所不有。雕版一次往往隻拓四五十份,也有拓十幾份的。版即損壞的。因此初拓還比較逼真,到後來就面目全非了。

造假的辨別方法:

一、牆泥本。這種方式是將原拓本拓在牆上,然後刻出來再用宣紙拓寫,這樣生產出的碑帖並非從原碑上拓下,而是從牆上拓下來的。拓好後,作假者再將紙張做舊並按舊拓本出售。

辨別方法:真正的老碑由于年代久遠,在經歷風吹雨打後被風化、腐蝕,碑身上會出現一片一片剝落的石花,這些石花高低不平,分布並無規律。而大部分牆泥本完成後為了製造出石頭風化後高低不平的效果,通常將石灰撒在牆上偽造風化點。如果碑帖的風化點十分均勻,那藏家可要多留個心眼兒,沒準這件東西是假的。

真的石花向內凹,碑帖上會出現白色的痕跡,也就是俗稱的陰文。而撒出來的風化點往外突出,反映在碑帖上是黑點,也就是陽文,這個方式可以有效地分辨原拓和仿拓。另外,老碑經過常年的風化,有時會出現裂痕,這種裂痕在原拓本上十分自然,而仿製品上的裂痕則有明顯的修飾痕跡。

二、木刻本。這種用木頭雕刻原拓本的方式一般以對聯居多。

辨別方法:木刻本的紙特別薄,凹口棱角很尖,看上去特別楞。

三、原石刻本。若原碑已毀,再找一塊大小差不多的石頭,將原拓本重新刻在石頭上。

辨別方法:這種方法刻出的文字很容易因為技術不嫻熟出現誤差,筆畫的粗細與原拓本有出入。

四、翻刻本。先在原碑上糊滿石膏,將石膏取下後,在石膏表面再糊另一層石膏,第二層石膏取下即成翻刻本。由于原拓本應為陰文,所以需要將第一次變成陽文的石膏再翻刻一次。

辨別方法:經過來回幾次套模、翻刻,點、撇、鉤、尖等筆畫均比原版清瘦,石花的大小多少有些出入。


價值鑒定

決定碑拓價值首先是書家創作水準高低,即便是無名書家,如果屬于某一歷史階段的代表性書作,往往也頗有價值。北魏時期書家大都不留姓名,但並不影響其藝術價值。其次是刻工手段,最具代表性的如唐代褚遂良《大雁塔聖教序》,便是由名震一時的刻工萬文韶來完成,最大程度上保留了運筆神韻。再次是拓工手藝,包括所用紙張好壞、錘拓優劣以及用墨考究程度,如果任何一方面處理不當,則影響拓本神韻。根據前人經驗,碑帖拓本鑒別首先從紙墨來衡量。古拓有南北之別,北紙厚,紙紋橫向,質地松,不易受墨,因而北墨色青而淡,不和油蠟,整體上色淡而紋皺;南紙細密,墨用油煙和蠟,色澤純黑,且面有浮光。如果是偽品,以手指揩抹,必然皆黑。因為古紙存有特殊性能,表裏不一,雖面黃而裏白常新,不易變色,造假者常裏外一致,看起來較好,其實必偽無疑。一般說來,經過千百次的錘煉,不斷損壞刀口,走樣變形,所以拓本是愈早愈好,未經刷裱的比已裝裱的要好,整幅的毫無疑問要比割裱成冊的要好。

決定拓本價值的還有年代長短因素,可以通過校勘拓本著錄查核。碑帖年代通常有三個,即書寫年代、刻碑年代、拓本年代,前二者基本上時間相隔不是太長,通常所指稱的碑帖年代指拓本年代,可以根據碑帖本身的題記和收藏印章來判定,如果經名家收藏且有切實可信的印鑒則價值更高。在這之前必須弄清摹本、重刻本、翻刻本、偽刻本、補刻本、祖本等概念。重刻本是相對原刻本而言的,凡確知一書重刻于某本,方可稱為重刻本,然而情況復雜,與初刻本相關,沒有確切的把握,不能隨便判定重刻本,因為重刻與翻刻意義相近,容易混淆。重刻本就是將經過校勘的底本重新雕刻,其行款版式可與原底本相同,也可以不同。翻刻雖也是重刻,但翻刻則是依底本原式照翻,非但行款字數一仍其舊,甚至諱字、刻工姓氏也照樣翻雕。所以在運用重刻本稱謂時,一方面要註意是重刻某本,一方面還要註意是否為翻刻。造假者根據書本上的資料杜撰成文,進而書寫鐫刻乃偽刻,毫無價值可言。書籍或碑帖最早的刻本或拓本,為以後各本所從出者即為祖本。如果屬于祖本、孤本、珍本、善本,一旦流傳有序,自然價格不菲。從一般意義上講,物以稀為貴,其中孤本、珍本價值最高。如今漢魏碑刻之類,明拓、清初拓本為善本,唐碑宋拓、明拓為善本,不論何碑,隻要清代出土的初拓皆為善本,有題簽、題跋、收藏印記的亦為善本。

收藏品

作為一個古老的收藏品種,在火爆的藝術品市場中並不起眼,現今在很多人的收藏意識中,皆是"收藏=市場=增值"這樣的公式。魯迅生前便廣泛收集碑帖,好像從來未變成商品銷售,隨著時間的推移,各種珍貴拓本已難得一見。市場中流通的大多數拓本一般都是通過翻刻、填蠟、填墨等辦法製成的,上手須慎重。在嘉德、翰海公司的拍賣中,《李思訓碑》拍得拓片4400元,《爭座位帖》拓片6600元,《朝侯小子殘碑》7700元,《乙瑛碑》拓片13200元,《爨寶子碑》拓片16500元,單件成交較高的是《龍門二十品》,拍得11萬元。2003年,上海博物館斥巨資收購宋拓《淳化閣帖》價格不菲,隻是個案存在,卻引發相當大的爭議。碑拓拍賣出現"黑馬",翰海拍賣三國《王基殘碑》拓本以34.1萬元成交,上海嘉泰《戲魚堂法帖》得82.5萬元。相對于油畫和書畫來說,介入碑帖收藏的投資方太少,投資活力不明顯,主要以研究者和書畫家等為主。也許碑拓真的隻是一種收藏,一種帶有深重文化情結的收藏,而不是最佳投資市場。

碑帖碑帖

由于價值規律的作用,真正學習鑒賞碑帖,成為許多收藏者的興趣, 從對碑帖的整體認識來說,鑒賞也是由表及裏,有各個不同的側面。首先 映入眼簾的是拓本的裝潢,各種舊拓本特別是古拓本,有不同時期的式 樣,因此,"經折裝"、"蝴蝶裝"、 "線裝"等都反映出材料和裱裝時代特征, 再是對拓本紙張和拓本具體的墨色和效 果,這則是對材料和技法的客觀分析了。

南宋以後,碑帖的製偽達人越來越從拓法上和刻石上下功夫。 所以進一步鑒別出書法的風格、用筆等,這就 成了鑒賞中的主要依據。再有鑒別碑帖的輔助依據, 即題簽、印鑒、題跋等這些文字,都能幫助我們鑒定真偽。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