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翠鳳

石翠鳳

梁羽生小說《萍蹤俠影錄》人物。

石英之女。

二九年華。正青春,待字閨中。「那女子生得甚為秀麗,臉似芙蓉,眉長入鬢,雲蕾擠上前看,隻見她落落大方,眉宇之間,隱有英氣」。

梁老對萍蹤是很認真的,不說女主角下筆之用心和謹慎,即便是配角,也用心地描摹著她們美麗的形貌。

在一次比武招親中,雲蕾誤打誤撞成了她的「丈夫」,爾後,為尋雲蕾,認識了同樣是找尋雲蕾的周山民,在得知雲蕾是女兒身後,最終和周山民喜結良緣。

  • 姓名
    石翠鳳
  • 國籍
    中國(明朝)
  • 民族
  • 出生地
    山西陽曲郊外黑石庄
  • 住處
    黑石庄
  • 籍貫
    山西太原

人物資料

出處:梁羽生武俠《萍蹤俠影錄》、《散花女俠》、《聯劍風雲錄

身份:金刀寨主夫人、女寨主

阿公:石天鐸

父親:石英

丈夫:周山民

公公:周健

兒子:周志俠(《聯劍風雲錄》)

女兒:周劍琴(《廣陵劍》、《武林三絕》)

兒媳:陰秀蘭

女婿:華玉峯

親家:石鏡涵、陰蘊玉

戀人:雲蕾

朋友:雲蕾、澹台鏡明張丹楓雲重

追求者(比武招親):韓大海、林道安、沙無忌

武器:一對情侶刀之銀刀(周山民金刀)

暗器:飛蝗石

武功:躡雲劍法、八卦遊身掌、躡雲步法

人物簡介

石英之女。二九年華。正青春,待字閨中。在一次比武招親中,雲蕾誤打誤撞成了她的"丈夫",爾後,為尋雲蕾,認識了同樣是找尋雲蕾的周山民,在得知雲蕾是女兒身後,最終和周山民喜結良緣。

出場描寫

夕陽慢慢西移,忽聽一片恭賀之聲,滿場起立,雲蕾踮高腳看,隻見一個紅面老人,攜著一個女子走了出來,排開賀客,跳上擂台。那女子生得甚為秀麗,臉似芙蓉,眉長入鬢,雲蕾擠上前看,隻見她落落大方,眉宇之間,隱有英氣,對著一群賓客,居然並不羞懼。

--《萍蹤俠影錄》第三回 陌路遇強徒 偷施妙手 風塵逢異士 暗戲佳人

武功描寫

石翠鳳身子滴溜溜一轉,倏然轉到韓大海的背後,韓大海連發數招,左右搏擊,卻連她的裙角都撈不著。雲蕾心想道:"原來她練的和我同一家數,都是從八卦遊身掌化出來的。"雲蕾在桃林中所練的"穿花繞樹"身法乃是八卦遊身掌的最上乘功夫,雖是在八卦遊身掌中變化出啞,實已在正宗的八卦遊身掌之上,所以這時看石翠鳳在台上繞來戲去一招一式都看得十厘清楚。台上的韓大海卻已眼花繚亂,但覺四面八方都是石翠鳳俏生生的影子。雲蕾看了一陣,心中暗笑,隻見韓大海跟著石翠鳳團團亂轉,越打越糟,卻盡自支撐,不肯停手。韓島主皺眉喝道:"笨小子,你不是石姑娘的對手,還不快退下來麽?"

韓島主這麽一嚷,石翠鳳的身形略略遲緩下來,韓大海突然躍起,撲騰騰三拳連發。雲蕾暗笑道:"真是個不知進退的魯莽笨蟲,別人讓他他還不知道。"隻見石翠鳳微微一閃,左肘一撞,韓大海水牛般的身軀,撲通跌倒。

--《萍蹤俠影錄》第四回 鑄錯本無心 擂台爭勝 追蹤疑有意 錦帳逃人

最後描寫

霍天雲相識的第二天,她的母親就偷偷的"盤問"她了。

她的母親名叫石彩鳳(石翠鳳),是二十年前名震江湖的黑石庄庄主石老英雄石雷(石英)的女兒,用的是一對柳葉銀刀,和她父親的金刀同樣馳譽武林。她的刀法兼得父母兩家之長,但大半還是她的母親教的。

...........

石彩鳳笑道:"常言道得好,本來就是女大不中留嘛。……"周劍琴沒有聽完母親的說話,就掩著面跑出房間了。

--《武林三絕》第三回 情孽牽連

人物評論

我最中意的《萍蹤》女孩兒

knightbilly|2001-4-19 09:56:10

我最中意的《萍蹤》女孩兒NOT 雲蕾,NOT 脫不花,

She is 石翠鳳石大千金

Why?

答曰:這姑娘論德行武功,夠不上"萍蹤"也算得上"俠影",除此而外:

有魄力:這"比武招親"可不是隨便說的,總得有幾分自信,有幾分勇氣的姑娘才玩兒的起吧;

有個性:人家就看上雲蕾了管它拜沒拜堂,一天三百六十遍的相公先喊上,橫眉冷對千夫指;

有品味:這姑娘很有自己的品味的,雲蕾把周山民吹得一朵花兒似的她卻隻當狗尾巴,就算是張丹楓來了,也沒見她多瞧幾眼。說實在的,張和她是不怎麽配套,但是難得這姑娘曉得什麽是自己喜歡的那種而決不追潮流;

有擔當:諸位,雖然她很喜歡雲蕾,可是發現大洞房的雲蕾躲得大老遠,這姑娘反應如何?自己沖到"相公"那裏去問明白,同時鄭重聲明,你若不願意,說得明白,盡可夾包走人決不阻攔。看得出栽了這麽大一跟頭的她還是一直想自己解決這問題的,而決不想仗著庄上的勢力或者跑到他爹那裏瞎告狀;

有心胸:少見這麽拿得起放得下的姑娘,愛相公愛得什麽似的,一朝相公變女郎,大哭總是難免的,下過雨天就晴,和雲蕾還是好姐妹。另外自己的事兒該琢磨也琢磨一下,那個讓"相公"誇得呱呱叫的周山民就先瞅一下?

有脾氣:石千金的小姐脾氣上來也夠讓人哭笑不得了吧!可是隻要闖不下大禍沒誤啥大事,小女孩兒有點小脾氣也是無傷大雅蠻可愛的;

有教養:這姑娘脾氣固然不小,可是對他爹不錯吧?那個姓畢的那樣厲害,她就敢為她爹跟老畢幹到底,更難得她爹說不給圖,她連啥圖還不知道呢就也是個不給,可見老石的寶貝女兒也並沒給慣壞嘛!至于對她相公就更不用說了,雲蕾若是個男人還能說出個"不"字否?

有模樣:各位,梁先生的想象暫且不論,就算是電視裏那個石姑娘,一副娃娃樣兒,公道些總不能說醜吧!

石翠鳳主題簽到

以下取自梁羽生家園12月12日石翠鳳主題簽到

石翠鳳與雲蕾之鴛鴦亂譜當是萍蹤滿紙情孽與俠情中的一點調味劑,手法很有點似一些古典小說中的手法,如《喬太守亂點鴛鴦譜》中的孫玉郎之弟代姐嫁,良緣偶成,再如《唐祝文周四傑傳》中周文斌無心插柳,抱得美人歸,隻不過梁老乃是反其道而行之,看著亦頗為有趣,隻苦了石翠鳳。好在石翠鳳也是無甚心機的女孩子,在知曉事情真相後,除了悲傷,便隻能從別處尋找感情慰藉了,倒白白便宜了事情的作俑者雲蕾。不過雲蕾既是主角,又是完美大俠張丹楓之妻,梁老自然不會再給她安插一段是非攪不清的情孽了,否則這樣一個完美故事又如何能夠不帶一絲缺憾地收場?

石翠鳳之初遇周山民,不打不相識,兩人皆是較為莽撞,又同是心地純良,恰是一對活寶,此處便可知梁老後文怕又要亂點鴛鴦譜,玉成兩人的良緣了,呵呵

-- 有淚如傾(摘自梁羽生家園天山劍譜)

石翠鳳--春天般的溫暖與朝氣

春風拂面,暖人心脾,石翠鳳就是這春風拂面一樣,這個大膽,豪爽大方的女子,春天一切都在笑,到處是春意盎然,濃濃的生機。可是偶爾也會讓人有煩悶的感覺,石翠鳳直爽天真,活潑好動,她是在沒有煩惱的環境下長大的,她沒有愛恨的兩難,沒有生下來就被束縛,自己的終身大事也是用擂台來決定的,可是這卻在她溫暖的人生中有了幾絲的犯愁,當雲蕾輕盈的身姿躍上了擂台,也走進了她的心中,當雲蕾的白衣纏繞著她的綠衣紅裙,如白雲上的朝霞在翻滾,也纏給了石翠鳳惆然,就是這樣,石翠鳳活潑中有了煩惱,直爽中帶了羞怯,大膽中有多了欲言又止。即便是在點點的鬱悶中,可是當春風吹火的時候,還是讓人精神一振,石翠鳳雖然有著不歡喜,有著說不出的煩惱,可是在雲蕾的"好姐姐"溫言的細語下,石翠鳳還是那個活潑開朗的姑娘,充滿了朝氣,牽掛著心中的人,和周山民鬥著嘴,春天也有天邊的時候,可是即便是這樣,也是綿綿的細語,飄在衣襟上,而不會傷了人的身,當石翠鳳知道雲蕾是個女孩子的時候,她也隻是一句"小冤家"便原諒了,她的心,雲蕾未必真正的體會過,那句幽幽的"你有了哥哥,就忘了姐姐了"不知道石翠鳳是用什麽樣的心境說出來的,對于雲蕾石翠鳳始終如春風般的溫暖,雖然細雨流過,可還是抵不過那暖暖的陽光,那點小怨也隻不過偶爾的意思煩悶,石翠鳳一切都是在向前走,這個平凡大度的女子,一生都是這樣的和藹可親,可愛可近。

--節選自 幽幽情兒 《從春夏秋冬談萍蹤俠影之四女》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