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揮

石揮

石毓濤,石揮:中國電影話劇演員、電影導演。1937年到上海後,先後參加了中國旅行劇團、上海劇藝社、上海職業劇團、苦幹劇團、中國演劇社等演出團體,演出過《家》、《大雷雨》等十多部重要劇目。還寫過話劇劇本《雲南起義》,導演過《福爾摩斯》等話劇,被人們譽為"話劇皇帝"。1941年進入電影界,第一部影片是在金星影片公司拍攝的《亂世風光》中任主要角色。1947年到1951年石揮在文華影片公司工作。主演了12部影片導演了3部影片,《我這一輩子》是他根據老舍的原著自編、自導、自演的優秀作品,此片曾榮獲文化部頒發的優秀影片獎。

  • 中文名稱
    石毓濤
  • 別名
    石揮
  • 國籍
    中國
  • 出生地
    天津
  • 出生日期
    1915年
  • 逝世日期
    1957年
  • 職業
    電影、話劇演員 電影導演
  • 經紀公司
    上海電影製片廠
  • 代表作品
    《我這一輩子》《家》《大雷雨》《雲南起義》《福爾摩斯》
  • 主要成就
    1942年石揮被評為“話劇皇帝”。1979年授予中國電影世紀男演員獎

早年經歷

中國電影、話劇演員、電影導演。原名石毓濤(1915--1957),天津市人。

石揮石揮

個性

他傲得厲害。舊時的上海灘,一次組劇團,老板宣告:在座幾位都是A級演員,拿最高月薪600塊!石揮旁若無人地冒出一句:我要601!"一時眾人皆驚,事後,石揮就多了個"601"的外號。

就連當時公認的一號男角趙丹,他也不怎麽放在眼裏。曾有人拿他和趙丹作比較,他不屑地說:"比什麽比?我有我的好處,趙丹有趙丹的好處。"

成名前,石揮生活多艱辛,他當過車童,鏟過煤,當過牙醫學徒,養過蜂,在電影院門口賣過票……就連演戲,也是因為"能管一餐飯"。

石揮的藝術世界石揮的藝術世界

受盡冷遇的石揮,早早就看透了世態炎涼,他甚至跟同屋的黃宗江說:"人人都是王八蛋!"黃宗江愕然問道:"也總有好人吧?"石揮慢騰騰地說:"那也要先把他看成王八蛋……"

這個出身于草根的巨星,實在沒什麽"巨星相",小眼睛,模樣平平。可他的戲演什麽像什麽。有人正正經經來問他:"您師從哪派"?他答曰:"天橋加國劇"。

的確,小流氓、窮警察、老園丁……這些"小而壞"的市井人物,被石揮演繹得光芒四射。就連曹禺都心悅誠服地說,《雷雨》中的奴才魯貴,"石揮演的,比我寫的都好。"

石揮曾在《假鳳虛凰》裏扮演過一個假冒富商的理發師,他自創了一系列"拿剃刀在領帶上刮刀片"的形象表演,竟引起理發業工會投訴。800多名理發師圍成人牆,阻止觀眾進影院看電影。海報上,石揮的名字被油漆塗成了大烏龜,長達一年多,他隻能"縮著頭",在家裏理發。

"大老粗"演起一代紅伶秋海棠,卻也別有一番風味。當石揮那張貼著口香糖當疤痕的臉,凄然地面對觀眾落幕時,連台下的梅蘭芳都高聲叫好。

舊時的上海灘,這個處于事業巔峰中的"話劇皇帝",甚至用他人看來十分狂妄的言語宣稱:"我上場前要觀眾盼著我,在場上要觀眾看著我,下場後要觀眾想著我。"

石揮卻有他狂的道理。一拿到劇本,他像著了魔一樣,把劇本的空白處寫得密密麻麻,因為,"劇本上印的一行行字,固然很重要,但行與行之間的空白,才是我們演員創作最重要的地方。"

就連他的亮相,也那麽與眾不同。上場前,先一陣咳嗽,引起觀眾的註意。接下來,觀眾看到一把雨傘的傘尖,隨著雨傘的收起,觀眾看到一個人的後背,他在甩傘上的雨水。然後才轉過身來,露出真容。

影壇經歷

1941年石揮涉足影壇,共參與《世界兒女》、《假鳳虛凰》、《夜店》、《艷陽天》、《母親》、《哀樂中年》、《腐蝕》、《姐姐妹妹站起來》、《關連長》等22部影片的創作,主演了12部影片。在敵偽監視下,他竟大膽地把蘇聯文藝"夜店"改編為電影拍攝,為人稱頌。1950年他自導、自演的影片《我這一輩子》,表演達到爐火純青的地步。《我這一輩子》成為他的代表作,也成為中國電影史上的優秀經典影片,曾獲文化部1949-1955私營廠優秀影片二等獎。1954年石揮導演影片《雞毛信》,榮獲1955年第九屆愛丁堡國際電影節優勝獎,這是最早一部在國際電影節上獲獎的中國兒童故事片。1955年導演的戲曲藝術片《天仙配》,深受廣大觀眾的歡迎和喜愛,並引起香港、台灣及東南亞地區的黃梅戲熱潮。

傷心落幕

1957年,他被打成了右派。11月中旬,石揮的批鬥會在上影廠的一間大會議室舉行,100多人擠得滿滿當當。會上,同事"揭發"他驕傲自大,有點成就,就跟黨討價還價;演戲迎合觀眾的低級趣味……一夜間,石揮從人傑變成了鬼蜮。

兩天後,這個狂傲一生的"話劇皇帝",穿上了一件漂亮的棕色呢子大衣,戴著他那塊全上海隻有6塊的名表。他吻別新婚三年的妻子,去銀行給母親匯了最後一次款,然後告訴路上的熟人,"以後我不能再演戲了"。

他踏上了最後一部電影《霧海夜航》的道具船,跳進大海,為自己的人生,選擇了一個在他看來最為合適的去處。

17個月後,人們在海邊找到了石揮的屍骨。在話劇《日出》中,石揮曾寫道:"太陽已經升起來了,黑暗留在後面,但是太陽不是我們的,我們要睡了。"在這一刻,他真正地睡去了。

幾十年後,人們又從黑白膠片和發黃的文字中發現了他。1995年,石揮獲得中國電影世紀獎最佳男演員。研究石揮,已經成了電影學院的必修課。一家收藏舊物的舊書店中,常年高價懸賞石揮的舊劇照。

可如今,全國隻征集到一張石揮話劇《雷雨》的劇照。照片上,他的臉白花花的,模糊得看不清楚。

才華橫溢

石揮才華橫溢,戲路寬廣,善于刻畫人物性格,既註重內心體驗,又精于外在表現,是我國演技派表演藝術家的代表人物,成為中國獨具風格、成就卓著的表演藝術家。1957年11月,"反右"運動中,石揮含冤而死。

1979年2月,上海電影局召開大會為石揮平反。1982年3月,在義大利舉辦的中國電影回顧展上,法國電影史學家米特裏還說:"我發現了中國電影,也發現了石揮。"

1995年由廣電部,中國電影家協會聯合舉辦世界電影100周年暨中國電影90周年紀念活動中,中國電影世紀獎評審會授予石揮"中國電影世紀男演員獎"。

作品

參與影片:

《太太萬歲》《太太萬歲》

霧海夜航 (1957)

宋景詩 (1955)

天仙配 (1955)

雞毛信 (1954)

美國之窗 (1952)

關連長 (1951)

姊姊妹妹站起來(1951)

腐蝕 (1950)

太平春 (1950)

我這一輩子 (1950)

哀樂中年 (1949)母親(1949)

雞毛信雞毛信

艷陽天(1948) (1948)

夜店 (1948)

假鳳虛凰 (1947)

太太萬歲 (1947)

亂世風光 (1941)

世界兒女 (1941)

天仙配天仙配 宋景詩宋景詩

代表作

《我這一輩子》

"我"是一個六十多歲的老警察,一輩子奉公守法,吃苦受累,但最終卻貧困潦倒,家破人亡。在"我"流落街頭時,不僅回想起五十年前的往事,那一幕幕往日的情景依然歷歷在目……

劇情簡介

清朝末年,二十多歲時的"我"突然失業,生計成為最大的問題。幸虧同院當巡警的趙大爺介紹,"我"便也當上了一名巡警。這時的清王朝風雨飄搖,清兵到處殺人放火,奸淫掠奪。我雖是巡警,但除了憤恨之外,卻無能為力。幸好不久孫中山領導的革命取得勝利,大龍旗換成了五色旗,民國建立了,一切似乎又有了希望。

《我這一輩子》《我這一輩子》

這時,"我"被派到一個姓秦的大宅門去當看門的門警,在那裏,"我"親眼看到了秦大人的驕奢淫逸和腐敗生活,心中便又多了幾分茫然。"五四"運動風起雲涌,秦大人跟著一群大人物垮了台,北京又有了新氣象。"我"也升任了巡警,生活有了著落,還認識了學生運動的領袖申遠。誰知沒幾年,秦大人又上了台,官做得更火,氣派也比以前更大了。"我"又被派到秦家看門,這下"我"的心裏可糊塗了。

"我"的妻子因病死去,留下了大妞和海福兩個孩子。警察分署長莫名其妙地將"我"降成了三等警察,"我"的心可傷透了。秦大人四處捉拿革命黨,"我"在緊要關頭放走了申遠。不久,五色旗換成了青天白日滿地紅旗,人們都盼著從此能過上好日子。大妞和海福都長大成人了。大妞有了婆家,海福也跟"我"一樣,當上了巡警。他與申遠很是投機。不久,日本人佔領了東北,由于政府不抵抗,幾年後北京也淪陷了。同胞們忍受著敵人的殺戮和侮辱,海福的未婚妻也被抓去勞軍。身為警察的"我"對此卻束手無策。

海福受不了這口氣,跟著申遠出城參加八路軍打遊擊。申遠把青年們送出城,自己卻不幸被敵人逮捕進了監獄。

好不容易熬到八年抗戰勝利,誰曾想到當漢奸的壞人利用金錢和裙帶關系反倒當了官,"我"卻因為海福參加了八路軍而被抓了起來,受盡了毒刑拷打。在獄中"我"見到了申遠,把一肚子苦水向申遠哭訴。申遠給我講述了革命的道理,"我"才明白了自己這些年來的糊塗。申遠犧牲後,我被放出了監獄,自然也丟了差事。我隻能靠當小工、撿煤核度日,直到終于流浪街頭,淪為乞丐。

一天清晨,人民解放軍進了北平城,從夢中驚醒的"我"在隊伍中發現了海福,我們父子二人驚喜得說不出話來。"我"眼含著熱淚,跟著這支偉大的隊伍向前走去。

《我這一輩子》1950年由文華影業公司出品,是新中國建立之初民營電影製片廠出品的一部重要影片,根據中國著名作家老舍的小說改編。影片採用了當時並不多見的第一人稱的敘事方法,通過一個警察的個人經歷,展現出一幅舊中國飽含世態炎涼和人世辛酸的風情畫卷,其中既有歷史的縱深感,又有著廣闊的社會涵蓋面。在藝術上,影片並不以故事性見長,而是努力追求現實主義的真實感,在環境的渲染、氣氛的烘托、服裝道具的選擇,人物的情緒語言等都力求真實準確,具有時代感和歷史感。影片導演到表演,都堪稱中國電影史上的一部經典之作。

其它信息

《我這一輩子》由導演、演員石揮自編自導自演,影片充分展示出石揮的電影藝術才華和獨特的藝術追求。

石揮,原名石毓濤,1915年生于天津。他幼年隨父母遷居北京。國小畢業後曾做過鐵路車童、牙醫學徒和電影院的售票員。1940年,石揮來到上海,相繼參加了中國旅行劇團、上海劇藝社、苦幹劇團、中國演劇社等藝術團體,參加演出了話劇《正氣歌》、《大馬戲團》、《秋海棠》等近30個劇目,塑造了多個身份不同、性格迥異的人物形象,成為上海話劇界具有重要影響的演員之一。

1941年,石揮開始從事電影表演,拍攝了《世界兒女》、《亂世風光》兩部影片後,繼而先後在金星影片公司、文華影業公司主演了《假鳳虛凰》、《太太萬歲》、《艷陽天》、《哀樂中年》等一批有影響的影片。

1950年,石揮拍攝了自己的導演處女作《我這一輩子》,並親自擔任了影片的編劇和主演。1952年,石揮進入上海電影製片廠擔任演員兼導演,先後在《腐蝕》、《姐姐妹妹站起來》、《關連長》、《宋景詩》、《情長誼深》中扮演了角色。1955年石揮導演的《雞毛信》是新中國一部具有重要影響的兒童片,該片獲得英國第九屆愛丁堡國際電影節優勝獎。他同年導演的戲曲片《天仙配》也深受廣大觀眾的喜愛,在香港上映後,引起了香港拍攝黃梅戲的熱潮。

石揮表演藝術戲路寬廣、感情真摯,並努力追求質樸自然的風格。其導演作品雖然不多,但同樣體現出能夠適應不同的風格和題材的特點,且始終貫穿著富于個性的藝術追求。

石揮,30-40年代從事話劇創作已經有巨大名聲,在電影角色創作上也取得出色成就。《我這一輩子》是他編導的偉大傑作。這是一部新中國建立之初最為典型的表現舊社會時代悲劇的上乘作品。一個人的輩子就是整整一個舊時代的苦難縮影,影片通過一個老警察這樣一個特定時代的人,以歷經不同時代的經歷在表現黑暗社會對人命運的一次次壓迫、殘害,來證明舊時代的換湯不換葯和無可救葯。本片旁白以"我"的口吻,將"我"一生的辛酸坦露無遺。

從某種程度上說,本片是建國前現實主義影片的一種集中體現,既有《一江春水向東流》式史述的敘事結構和對比手法,又有《馬路天使》的隱喻手法和表現手法,也有《神女》式省儉場面過渡方式。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