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抹明安

石抹明安

石抹明安(1164年-1216年),契丹石抹氏,桓州(今內蒙古正藍旗北)人,是金朝末年和蒙古帝國的大臣。

  • 出生地
    桓州(今內蒙古正藍旗北)人。
  • 所處時代
    大蒙古國
  • 本名
    石抹明安
  • 民族族群
    契丹族
  • 別稱
    明安將軍
  • 主要成就
    野狐嶺戰役,攻克金中都
  • 去世時間
    1216
  • 出生時間
    1164

人物經歷

石抹明安作為金國大臣出使蒙古。1211年,蒙古佔領撫州(今河北省張北),石抹明安到蒙古軍營談判,成吉思汗收買石抹明安​投降,石抹明安向成吉思汗提供金軍情報,為野狐嶺戰役蒙古取得勝利立下功勞。石抹明安率軍攻下大同,略河北州縣。1215年,石抹明安率軍攻佔通州,參與攻克金中都。因功為兼管蒙古漢軍兵馬都元帥,加太保,世稱明安太保。1216年,石抹明安去世。

石抹明安

初仕金,嘗使蒙古國。崇慶元年(元太祖七年,1212),為金撫州守將,蒙古軍破城,降蒙古。奉命率軍撫定雲中(今山西大同)東西兩路。勸諫成吉思汗勿休兵,乘勝而進。受命引兵南進,盡有河北諸郡。與三合拔都由古北口攻擾景、薊、檀、順諸州。建言成吉思汗廢屠城之製,變屠掠為招撫,所到之處,金軍多迎降。元太祖十年(1215),取通州,收降金右副元帥蒲察七斤,駐軍于京南建春宮。計破金御史中丞李英、元帥左都監烏古論慶壽所領護糧軍于永清,敗金將完顏合住援中部之兵萬二幹人于涿州宣封寨,盡得其輜重。四月,克萬寧宮,取富昌、豐宜二關及固安縣。五月,取中都,加太保,兼管蒙古、漢軍兵馬都元帥。

小說抒寫

《岐國公主》小說節選

貞佑三年(1215年),金頂大帳外怯薛軍列隊,紅旗招展,彩旗飄飄,鑼鼓喧天,鞭炮齊鳴。完顏承暉在怯薛歹的引領下,帶著兩位副使走向大帳。成吉思汗正中高坐,將領們分列左右。

完顏承暉叩拜:"金國使臣都元帥兼平章政事完顏承暉進見蒙古國成吉思汗!"

成吉思汗愛惜人才的老毛病又發作了,趕緊恭恭敬敬地離座,扶起完顏承暉:"元帥快快請起,久仰大名,你和胡沙虎、術虎高琪之流不同,是金國裏為數不多值得敬重的敵人之一,請上坐!泡好茶!"

"謝可汗!"完顏承暉坐下。

成吉思汗回到座位:"為了議和,我三次派人去中都,今天完顏都元帥親臨我的大帳,一定是有好訊息告訴我了?"

"我朝百官共議,聖上定奪,欲與大蒙古國締結和約,永世盟好!"

成吉思汗笑道:"你們總算有了答復,你們女真人在中原轎子坐久了,辦起事來就趕不上我們騎馬的痛快了!哈哈……"

"事關大金江山社稷,自然要反復斟酌。"

"我清楚!你們一定是在疑惑,三年前你們兵力強盛,我拒絕議和;三年後,你們國力虛弱,我的兵馬由十萬增加到數十萬反而主動議和,其中必有奸詐!嗯?"

完顏承暉臉上掛著禮節性地微笑,答道:"眾說紛紜,情有可原。"

成吉思汗大笑著坐了下來:"告訴你個機密--我累了!"說罷又笑。完顏承暉正襟危坐。

成吉思汗止住笑說:"女真人入主中原,滅遼國打宋國,我們蒙古人在草原上安安生生地放牧,招誰惹誰了?你們的熙宗皇帝無故殺死我們的先祖,逼迫我們臣服不算,每三年還到草原上去減丁一次,屠殺我蒙古百姓。那個衛王永濟還揚言要趁我赴邊境進貢歲幣之時。把我釘在木驢上,真是欺人太甚!所以我才興兵復仇!現在他願意議和,很好,讓我們看看貴國的誠意吧!"

完顏承暉不卑不亢地說:"為了表示誠意,聖上特意下旨願意獻出公主給成吉思汗作妃子,效法漢昭君出塞之先例,以結秦晉之好。"

成吉思汗:"嗯,很好!那麽,對于我的這些苦戰了三年的將領們,貴國想怎樣平息他們的憤怒,撫慰他們的辛勞呢?"

完顏承暉:"我國準備為公主陪嫁童男童女五百人、採綉之衣三千套,另戰馬三千匹以補償貴軍軍馬之缺損,金銀珠寶、玉帛什物一百車,以滿足貴軍回國路上不時之需!"

"好吧!"成吉思汗站起來,親熱地摟住完顏承暉的肩膀。"公事就算辦妥了,咱們輕松輕松!"

點將台上置一桌子,桌子上擺著酒宴。成吉思汗與完顏承暉對坐飲酒。

木華黎騎在馬上指揮閱兵,騎手們有意向完顏承暉展示自己花樣翻新的馬上功夫。

成吉思汗笑問:"都元帥,我的士兵們怎麽樣啊?"

"還算驍勇強悍,不過……"

"不過什麽?"可汗不怒而威。

戰無不敗攻無不潰的金國將領不趕快唯唯諾諾地連聲稱好,居然也敢語氣一轉來個"不過!",真是豈有此理。

"聽說他們之中有些人嗜殺成性或以殺人為嬉,我不要這樣的屠夫。武力可以殺人,不能服人!"

"是嗎?都元帥請看,那邊馬上的明安(即石抹明安)、石抹也先郭寶玉耶律阿海、耶律不花(即耶律禿花)、劉伯林、史秉直、史天倪……等等、等等,原先全是金國的官員,可現在都棄暗投明,仰慕我的威德望風來歸了。"

完顏承暉放聲大笑。

成吉思汗不解地問:"你笑什麽?"

"我慶幸這裏面沒有一個是女真人。"

成吉思汗怔了一下,也哈哈大笑,然後說:"漢人、契丹,不忘滅族之仇、亡國之恨,這正是貴國的心腹之患啊!"

完顏承暉警告說:"但願可汗不要重蹈覆轍!"

成吉思汗又是一怔,忍不住贊嘆道:"好膽量,好口才!"

完顏承暉追問:"可汗什麽時候退兵呢?"

成吉思汗:"我還沒見到貴國公主呢?"

完顏承暉:"請可汗立即派使者進中都城去從7位公主中挑選新娘,然後由微臣護送公主到北口來與可汗完婚,之後由微臣親自送可汗等出居庸關。"

成吉思汗:"啊,怎麽敢勞動都元帥遠道相送呢?"

完顏承暉不亢不卑地:"不,微臣受皇上重托,定要護送可汗早日出關!"

成吉思汗看了看完顏承暉:"你是怕我不履行和約吧?"

"哪裏,可汗一言九鼎,微臣是代皇上盡地主之誼而已!"

成吉思汗:"好吧!我倒是願意把話講在明處,貴國假如反復無常,隨意踐踏和約,我能容忍,我的馬刀不能容忍!"他抽刀砍下桌角。

史籍記載

《元史·卷一百五十·列傳第三十七》

石抹明安

石抹明安,桓州人。性寬厚,不拘小節。為童子時,嘗騎杖為馬,今群兒前導,行列整肅,無敢喧嘩者。父老見而異之,曰:"是兒體貌不凡,進退有度,他日必貴。"既長,嘆曰:"士生于世,當立功名、書竹帛,以傳無窮,寧肯碌碌無聞,與草木同腐邪!"歲壬申,太祖率師攻破金之撫州,將遂南向,金主命招討紇石烈九斤來援,時明安在其麾下,九斤謂之曰:"汝嘗使北方,素識蒙古國主,其往臨陣,問以舉兵之由,不然即詬之。"明安初如所教,俄策馬來降,帝命縛以俟戰畢問之。既敗金兵,召明安詰之曰:"爾何以詈我而後降也?"對曰:"臣素有歸志,向為九斤所使,恐其見疑,故如所言。不爾,何由瞻奉天顏?"帝善其言,釋之,命領蒙古軍,撫定雲中東西兩路。

既而帝欲休兵于北,明安諫曰:"金有天下一十七路,今我所得,惟雲中東西兩路而已,若置不問,待彼成謀,並力而來,則難敵矣。且山前民庶,久不知兵,今以重兵臨之,傳檄可定,兵貴神速,豈宜猶豫!"帝從之。即命明安引兵南進,所至,民皆具簞食壺漿以迎,盡有河北諸郡而還。帝復命明安及三合拔都,將兵由古北口徇景、薊、檀、順諸州。諸將議欲屠之,明安奏曰:"此輩當死,今若生之,則彼之未附者,皆聞風而自至矣。"帝從之。乙亥春正月,取通州,金右副元帥蒲察七斤以其眾降,明安命復其職,置之麾下,遂駐軍于京南建春宮。金御史中丞李英、元帥左都監烏古論慶壽,領兵護軍食,以援中都。帝遣右副元帥神撒將四百騎迎戰,明安將五百騎繼之,遇于永清。將戰,命士卒佯敗,金兵來追,回擊,大破之,死及溺水者甚眾,獲李英及所佩虎符,得糧千餘車。遂招諭永清,不降,拔而屠之。未幾,金將完顏合住、監軍阿興松哥,復以步兵萬二千人、糧車五百兩援中都。明安復將三千騎往擊之,遇于涿州宣封寨,獲松哥,合住遁去,盡得其輜重,還屯建春宮。四月,攻萬寧宮,克之。取富昌、豐宜二關,攻拔固安縣。

初,順州之破,兵士縛密雲主簿完顏壽孫以獻,明安釋而用之,不久,逸去復來,問其故,對曰:"有老父在城中,恐不能存,謀歸,欲得侍養,今已歿,故復來。"明安義而釋之。五月,明安將攻中都,金相完顏復興飲葯死。辛酉,城中官屬父老緇素,開門請降,明安諭之曰:"負固不服,以至此極,非汝等罪,守者之責也。"悉令安業,仍以粟賑之,眾皆感悅。

明安早從軍旅,料敵製勝,算無遺策,雖祁寒盛暑,未嘗不與士卒均勞逸,同甘苦。其得金府庫珠玉錦綺,明安悉具其數上進,未嘗以纖毫為己有。中都既下,加太傅、邵國公,兼管蒙古漢軍兵馬都元帥。丙子,以疾卒于燕城,年五十三。

子二人:長鹹得不,襲職為燕京行省。次忽篤華,太宗時,為金紫光祿大夫、燕京等處行尚書省事,兼蒙古漢軍兵馬都元帥。

《新元史·卷一百三十五·列傳第三十二》

石抹明安,桓州人。幼嘗騎杖左邊馬,令群兒前導,行列整肅,無嘩者,父老見而異之。

太祖七年,大軍克金撫州,金主命紇石烈九斤來援,明安為裨將,陣于溫根達坂。九斤謂明安曰:"汝嘗至蒙古,識其汗,可往見之,問舉兵之故,彼若不遜,即詬之。"明安如所戒,太祖使縛以俟命。即而大金兵,太祖召見明安詰之曰:"我與汝無怨,奈何之辱我:"明安曰:"臣欲歸順,恐九斤見疑,故如所戒,得所乘機至上前,不然何以自達?"太祖善其言,釋之。八年,金復遣明安等乞和,太祖允之。後來降,太祖命領蒙古軍撫定雲中東西兩路。

九年,金言遷汴,其糺軍斫答等殺其主帥來降。是時,太祖欲休兵北還,明安諫曰:"金有天下十七路,我甫雲中兩路。使彼並力而來,則難敵矣。且山前民久不習戰。可傳檄而定,後貴神速,豈宜猶豫!"太祖從之,即命明安與撒木哈由古北口進圍中都。諸將議屠城,明安奏曰:"攻而後降,城中人固當死,若生之,則州郡之未附者必聞風自至。"太祖從之。

十年春正月,克通州,金將蒲察七斤降。是時,中都圍急,金主遣御史中丞李英、元帥左都監烏古論慶壽來,援人負糧三鬥,慶壽亦自負以率其眾。明安將五百騎邀之,遇于永清,佯敗。金兵來追,大破之,獲李英及糧車千餘,未幾。全將完顏合住、監軍阿興松哥,復以步兵萬二千人來接。明安將三千騎,戰于涿州碇風察,復破之,獲松哥,合住遁。四月,克萬寧官及富、豐宜二關,分兵拔固安縣。

初,大軍破順州,兵士縛密雲主打完顏壽孫以獻,明安用為掾史。俄逸去復來,間其故,對曰,"有老父在城中,往就之,今已沒,故來。"明安義而釋之。五月,金丞相完顏承暉仰葯死,中都官率父老開門請降。明安諭之曰:"負固不服,非汝等罪,守者之責也。"悉宥之。仍賑以粟,眾皆感悅。

太祖駐桓州,明安遣使告捷,即以明安守中都,加太傅。兼管蒙古、漢軍兵馬大元帥。後以疾卒,年五十有三。

子鹹得卜襲職,性貪暴,殺人盈市。耶律楚材聞之泣下,奏請禁州縣非奉璽書不得擅征發,囚當大闢必待報,違者罪死。鹹得卜始稍戢。

次子忽都華,太宗時復為燕京等處行尚書省事,兼蒙古、漢軍都元帥。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