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富寬

石富寬

石富寬,男,漢族,出生于1949年3月1日。著名相聲小品表演藝術家,中國曲藝家協會會員,國家一級演員,中國十大笑星之一。曾多次參加中央電視台春節聯歡晚會以及各種大型節日晚會,是國內深受歡迎廣大民眾喜愛的相聲演員。1965年至今在中國鐵路文工團任相聲演員。

1984年表演的相聲《糖醋活魚》獲全國相聲比賽一等獎。代表作品有《學外語》、《口吐蓮花》、《反正話》、《京九演義》、《糖醋活魚》等。

  • 中文名
    石富寬
  • 國籍
    中國
  • 民族
    漢族
  • 星座
    雙魚座
  • 出生地
    北京
  • 出生日期
    1949年3月1日
  • 職業
    相聲演員、國家一級演員
  • 其他成就
    中國十大笑星之一
  • 其他作品
    《學外語》《口吐蓮花》《反正話》、《京九演義》《糖醋活魚》

人物經歷

年幼

石富寬

1949年,石富寬生于一個老北京人的家庭。從呀呀學語時,就和家長一起從“話匣子”(收音機)裏收聽曲藝節目。他最愛聽的是快板和相聲。聽完之後,總要稚聲稚氣學上幾句,逗得全家人哈哈大笑,這也是一種天倫之樂吧。

他在北京西城區後廣平庫國小念書到五年級的時候,出現了他從藝道路上的第一個契機。他對快板、相聲的酷愛,被歷史老師李作霖發現了。原來這位李老師不是外人,是從地質文工團轉業到學校的,曲藝演員。共同的愛好密切了他們的師生關系。李老師熱情地輔導他,教他練基本功。從此,學習快板、相聲,成了石富寬的課餘活動。當時,國小裏課餘活動是很豐富的:有合唱團、航空模型小組、桌球隊等,都是集體活動。唯獨石富寬一個人單獨活動,而且得天獨厚,由李老師專門輔導。每天上學時,書包裏總要裝著大小兩副竹板。放學回到家裏,也要蹲在門口練上一、兩段。開始家長覺得他對曲藝如此著迷,會不會影響學習?事實證明,這種擔心是多餘的,上學之初,石富寬也像其他小朋友一樣,課堂上精神不夠集中,甚至來點兒調皮的小動作。可是自從迷上曲藝之後,他上課精神集中,認真聽講。他的轉變是有來由的。

石富寬

為了課餘多一點時間練快板、學相聲,隻有擠家庭作業的時間。聰明的石富寬發現,隻有上課時認真聽講,充分掌握課本內容,才能又快又好地完成作業,也就可能有更多的時間搞課餘活動。另外,快板、相聲民間曲藝藝術要求演員頭腦反映快,還要背誦大段台詞。通過課餘活動的訓練,石富寬的腦筋更靈活了,記憶力也增強了。這對他的學習大有裨益。家長不擔心了,可是校長、班導又有了顧慮。我國60年代很強調團隊精神精神。同學們課餘都是集體活動,隻有石富寬獨來獨往,這樣下去,會不會在孩子的性格上留下什麽缺陷呢?暑假結束了,新的學年開始了,在操場上舉行暑期文藝活動獲獎表彰會。桌上擺著好幾張獎狀:有合唱的、有舞蹈的,還有一張是石富寬表演快板得來的。小伙子們挑著大拇指贊揚他:“石富寬,你真棒,我們好幾十人才得一張獎狀,你一個人就得一張,真了不起!”石富寬這時已成了校園裏的童星,可是他絲毫也沒有驕傲情緒,和過去一樣,與同學們親密無間。無論那個班級搞活動,他都應邀去表演一段。他對校長說過:“如果不是李老師熱心輔導,如果不是同學們愛聽我說,也許我早就不幹了!”

石富寬

在追憶童年生活時,石富寬曾講過一個很有趣的故事。他上學時,隻靠父親一個人的工資維持6口之家的生活,經濟上並不寬裕,家裏根本拿不出戲票錢。可是石富寬又很想看專業演出,那紅紅綠綠的海報在吸引著他,常使他駐足流覽。為了能看上演出,他把家裏給的零用錢一分一角地積攢起來,連三分錢一支的冰棍也舍不得吃。那時入場券5角一張,他要省下17支冰棍的錢才能看一場演出。這對一個十幾歲的孩子來說,也算一種毅力吧。有一次,他的同學邀他到西單商場二樓去看相聲大會。那是計時收費的,每10分鍾二分錢。兩個小家伙看得入了迷,一直到終場。石富寬以為這位同學請他客,可是這位同學也沒帶錢。到劇場門口他們被收費的卡住了,人家以為他們是故意聽“蹭戲”的。好說歹說也不放行。最後,石富寬被留下來作“人質”,那位同學到附近的舅舅家要了點兒錢,才把石富寬贖出來。原來這位收費的也是一個相聲老藝人。後來石富寬成了著名相聲演員,當他和這位老藝人談起這些往事時,那老藝人十分難為情:“孩子,我要知道你就是後來的石富寬,說什麽也不能扣你做‘人質’呀!”石富寬做“人質”在相聲界傳為趣談,很多青年演員都不得被他那孜孜不倦的學藝精神所感動。

1961年,在中央電視台紅領巾演出隊的一次實況播出中,一位少年快板演員的表演令人矚目。他那胖乎乎的小圓臉黑裏透紅,憨厚可愛,可那一眨一眨的小眼睛裏卻又不時射出狡黠的目光,使人覺得他在稚氣中不乏調皮的神色。他的表演是成功的:口齒伶俐,感情豐富。在熱烈的掌聲中,他回到後台,受到了導演果青和輔導員老師郭全寶、郝愛民的表揚。這就是石富寬第一次在中央電視台面對全國觀眾的演出。從此他一直活躍在舞台上,在廣播中,在熒屏上。

應征

1965年,傳來了中國鐵路文工團曲藝隊招收演員的訊息。石富寬和任何一個業餘愛好者一樣,朝思暮想要成為一名專業演員。現在機會來了,他立刻萌動了一個想法:無論如何也要去試一試,即使不能錄取,也要趁這個機會見見陣勢。為了迎接考試,石富寬廢寢忘食地進行準備,把他所會的大段、小段,練了一遍又一遍。他聽人說,考場演出和劇場演出不同。考場裏沒有觀眾,隻有主考人。既不能交流,又沒有反響。主考人都是內行,一般的表演絕不會使他們動容。相聲界把這種考試戲稱為“當面審賊”。這些更增加了他的緊張情緒,以至赴考那天早晨連早點都吃不下去了。可是,正如一個有稟賦的演員一樣,進入考場之後,石富寬立即控製住自己的緊張情緒,心平如水,神完氣足地表演了自己的拿手段子。考場上破例地響起了掌聲,石富寬的心裏總算一塊石頭落了地。他走出考場,抹去額頭上的冷汗,立即感到又累又餓。在回家的路上,他吃了四個油餅、兩碗豆腐腦。據他說,這是他有生以來,吃早點的最高紀錄

征程

在他考取以後的一星期,團裏又錄取了一名演員,年紀和他差不多,又黑又瘦,但是兩隻小眼睛特別有神,仿佛會說話似的,是作為相聲演員錄取的。此人就是侯耀文。侯耀文報考時沒有自報家門,誰也不知他就是大名鼎鼎侯寶林的兒子。石富寬和他一聊,發現他傳統段子會的不少,而且嗓子特別好,唱什麽像什麽。過了不久,領導正式宣布,石富寬除了表演快板,還要和侯耀文搭檔說相聲,擔任“捧哏”角色。石富寬能為有這樣的合作伙伴感到由衷地高興,欣然受命。從此每逢演出,石富寬都要演“雙出”,前面表演快板,後面再說相聲。由于他熱愛這兩門藝術,再加之夙願得償,所以一點兒也不覺得累,在台上總是上那麽精神抖擻,招人喜歡。

一對夫妻和睦相處24年也算得上白頭到老了,何況一對相聲演員。查一查相聲演員的合作史,能在一起同台24年的確實鮮見。石富寬自1965年與侯耀文合作以來,整整24年了,從少年進入了中年,從一對不知名的國小員到名滿全國的笑星。俗話說,同患難易,共富貴難。小時候,一根油條分著吃的友誼是純真的。可是在名、利到來時候,這種友誼就面臨考驗了。他們經受住了考驗,因為他們把藝術和友誼擺在高于一切的位置。

綠葉

有人把相聲裏的逗、捧關系比喻為紅花、綠葉,雖然不盡貼切,卻也說出了兩個人相得益彰、相映成趣的關系。石富寬是甘心作綠葉的,他充分理解綠葉的作用。就像植物一樣,沒有綠葉的呼吸,紅花出會枯萎。他不但願作綠葉,而且兢兢業業地作一片碧綠的葉。因為他知道,隻有碧綠的葉才能把紅花襯托得更艷。石富寬對藝術是嚴肅認真的。無論多熟的段子,上台之前總要找個清靜角落,和侯耀文低聲細語地過一遍。上台之後,更是全神貫註。侯耀文是個機敏的演員,有時見景生情,臨時抓哏,來個“現掛”。這時最怕捧哏的接不住,功虧一簣。而石富寬接“現掛”是一絕,從不灑湯漏水。這固然是他們多年合作形成的默契,而石富寬在舞台上全神貫註、隨機應變確實起著重要作用。石富寬捧哏的準則是:不溫不火;不奪戲不漏戲。這種台風和世德,使他真正成為相聲舞台上的一片碧綠的葉。

主要作品

曾與侯耀文郭德綱等合作的相聲作品有:

《學外語》

石富寬

《口吐蓮花》

《反正話》

《侯大明白》

《京九演義》

《一封公開的情書》

《財迷丈人》

《糖醋活魚》

《洞房破迷信》

石富寬

《樓上樓下》

《紅花綠葉》

追著幸福跑

《學小曲》 

西征夢

《節日遊戲》

《講禮節》

《爸爸日記》

《新編八扇屏》

《你怎麽不早說》

《猜謎》

《節日遊戲》

《新扒馬褂》等。

春晚作品

相聲《對口詞》侯耀文,石富寬-1983

石富寬

相聲《戲迷》侯耀文,石富寬 -1986

國劇《蕭何月下追韓信》侯寶林,郭啓儒,侯耀文,石富寬等 - 1986

相聲《打岔》侯耀文、石富寬_1987

相聲《送春聯》李金鬥,陳涌泉,于世猷,石富寬-1989

相聲《小站聯歡會》侯耀文、石富寬_1992

相聲《侯大明白》侯耀文、石富寬_1993

小品《離題》李金鬥 石富寬等_1994

相聲《新春樂》李金鬥、石富寬等_1995

相聲《京九演義》侯耀文、石富寬_1997

相聲《抬杠》侯耀文、石富寬_2001

相聲《馬年賽馬》侯耀文,石富寬,趙寶樂,劉流-2002

相聲《十二生肖大拜年》侯耀文、石富寬等_2004

相聲《雞年說雞》侯耀文 石富寬等 - 2005

活動年表

2005

2005年10月6日,農歷乙酉年九月初四日:紀念郭啓儒誕辰105周年相聲名家專場晚會第二場 ;

石富寬

2005年10月7日,農歷乙酉年九月初五日:紀念郭啓儒誕辰105周年相聲名家專場晚會第三場 ;

2005年12月15日,農歷乙酉年十一月十五日,下午:第五屆中國金唱片獎揭曉 ;

2005年12月16日,農歷乙酉年十一月十六日,22時:陳寒柏收韓家政、趙彬、王威為徒 ;

2006

2006年7月30日,農歷丙戌年七月初六日:侯耀文收魏元成、趙衛明為徒;

石富寬

2006年10月29日,農歷丙戌年九月初八日:德雲社十周年專場演出第一場 ;

2006年12月13日,農歷丙戌年十月廿三日,晚:2006濟南國際幽默藝術周第六天 ;

2007

2007年2月13日,農歷丙戌年十二月廿六日:“2007中國笑星(濟南)相聲喜樂會”舉行;

石富寬

2007年5月26日,農歷丁亥年四月初十日,晚:北京周末相聲俱樂部賈倫個人專場舉行;

2007年7月17日,農歷丁亥年六月初四日,19時30分:“紀念相聲名家侯耀文先生專場演出及侯門弟子賀先生六十冥壽”活動舉行 ;

2007年8月17日,農歷丁亥年七月初五日:紀念侯耀文藝術成就相聲專場第一場;

2007年8月18日,農歷丁亥年七月初六日:紀念侯耀文藝術成就相聲專場第二場;

2008

2008年4月26日,農歷戊子年三月廿一日,晚:黃鐵良從藝55周年專場演出舉行;

2008年5月11日,農歷戊子年四月初七日:“中國曲藝名家赴歐演出團”2008年巴黎演出 ;

2008年10月5日,農歷戊子年九月初七日,19時30分:“群星璀璨、師徒同樂”付強相聲專場第一場;

2008年10月7日,農歷戊子年九月初九日,19時30分:“群星璀璨、師徒同樂”付強相聲專場第二場;

2009

2009年1月1日,農歷戊子年十二月初六日,13時:《笑林盛典——全國百名笑星喜迎新年大直播》舉行。

生活趣事

師徒父子

在一次演出時,石富寬剛剛下場,一位老人來到後台找他。石富寬仔細一看,原來正是他心目中崇慕已久的快板書表演藝術家高鳳山高鳳山在北京人稱快板大王,而且也兼說相聲。石富寬見老前輩親到後台,立即虛心求教。高老給他指出了幾點不足之處,便匆匆離去石富寬覺得時間太短,好多問題還沒來得及請教,于是便在第二天到高家登門拜訪。高鳳山十分高興地說:“孩子,看得出你是個有心人。”暢談之餘,石富寬提出要拜師要舉行“擺支”大典。即舉行宴會招待同門中的長幼。可是一個月隻掙36元工資的石富寬哪裏操辦得起,倒是老師掏出錢來,擺了一桌飯,讓師兄弟們聚會了一番。從此,高老對他傾囊相授。老師的情誼,石富寬永遠銘記在心。他像對父母那樣,孝敬、關心老師。難怪同行都稱贊他們爺兒兩個“師徒如父子”。​

石富寬

嚴寒表演

20多年來,侯耀文、石富寬成了中國鐵路文工團的台柱子。無論是慰問演出,還是營業演出,接待單位總要問一句:“有侯、石的相聲沒有?”在覆蓋全國的萬裏猛跌線上,到處有他們的足跡。無論是燈火輝煌的鐵路工人俱樂部,還是荒郊小站、深山工地,都留下過他們的歡歌妙語。可是鐵路基層工作全是三班倒,日夜不停,要想使每個職工都能看上演出,確非易事。不看別人,還則罷了,如果看不上侯、石這對笑星,終覺遺憾。他們很理解鐵路工人的心情,總是千方百計去滿足職工們的要求。有一次,他們隨團到我國北部邊陲的鐵路線上進行慰問演出。這裏地處邊疆,氣候寒冷,很少有專業文藝團體到這裏來,名演員更是難得一見。他們演遍了大小車站和工地,最後進入了密林深處的最後一個小站。這裏的鐵路工人對二位笑星早就翹首以待了。他們到達之後,來不及休息就登上了用枕木搭起的小舞台。在熱烈的掌聲中,他們一個又一個地返場。謝幕之後,已是深夜了。他們在吃宵夜時獲悉,今晚當班、跑車的工人沒能看上演出。于是當即決定:明天一早到鐵路公寓再演一場。在嚴冬的北國,清晨從熱被窩裏鑽出來,確是一件苦事。對于習慣于晚上演出早晨睡懶覺的他們來說,更是苦不堪言。他倆在被窩裏開玩笑說:“這會兒起床,比槍斃一回都難受。”可是20分鍾以後,他們依然精神抖擻地趕到了鐵路公寓,一段接一段地表演了一個多小時。演出結束後,和工人們坐在一起聊天兒。一位師傅說:“有兩位大車(指司機),因冬運大忙,加班加點,連這場加演也沒趕上,這會兒正在車站上準備發車呢。”他們聽到這裏,二話沒說,站起身來,一口氣趕到車站。那兩位司機正在等點發車,忽見他們二人真真趕來,真是喜出望外。兩位司機握著他們的手說:“能看見你們就滿意了,可不能專為我們兩個人演出。何況再有10分鍾就發車了。”“好,那就表演9分鍾,留1分鍾給你們登車。”說罷,二人在凜冽的寒風中,站在火車頭前說了兩個小段。發車鈴響了,眼裏閃著激動淚花的司機,登上了機車。望著遠去的列車,他們的倍感欣慰。事後有人問石富寬累不累,他幽默地說:“這在電影院裏叫‘迴圈開演’。”

深明大義

1988年春節前夕,鐵道部決定舉辦《火車頭之春》電視文藝晚會,目的是向全國旅客和全路職工致以節目問候。石富寬和侯耀文一起擔任了6人相聲的主角。這段相聲說理性較強,而且大段台詞都在石富寬擔當的角色上。由于這段相聲在晚會中的位置重要,所以各級領導的審查也較嚴格。每審查一次,就要修改一次。而台詞修改最多的是石富寬。剛剛背下來的台詞,不到一、兩天又變了。當演員的都知道,寧願背一段新詞,也不願改舊詞,因為改詞最容易造成新舊混淆,在台上格外提心吊膽。石富寬真正做到了百改不厭,下午改的詞,晚上試演時對答如流。台上台下無不嘆服,送他美號“活電腦”。他聽了之後,憨笑著說:“誰受罪誰知道,要不是默背了一下午,晚上不亂詞才怪。”經過一個月的緊張排練,節目總算拿下來了。而這一個月正是春節前演出繁忙的黃金時期,有的演員這一個月就撈幾千,而一分錢沒掙的石富寬卻心安理得地說“我們是鐵路文工團的演員,為鐵路服務是天經地義的。養兵千日,用兵一時嘛。一個演員要光想著錢,要就沒有藝術了。”在晚會實況錄像的最後一天,石富寬又經歷了一次考驗。晚會臨時接到通知,因為這個節目涉及了一些社會敏感問題,上不上電視定不下來,演員們化裝待命。侯耀文還有一個小品節目,他忙去了。剩下石富寬率領4名青年演員化好裝,在後台角落裏靜坐待命。節目一個個演完了,最後宣布了晚會結束。待命一晚上的演員感到受了冷落,有個小伙子覺得面子不好看,發起牢騷來,而石富寬卻心平氣和地換下演出服,洗了臉,然後語重心長地說:“小伙子們,演出是工作的需要,不演出也是工作的需要。”

石富寬深明大義,顧全大局的好作風使領導深受感動,在總結大會上著重表揚了他。

樸實熱情

有的演員在未成名之時,謙虛有禮,見了老同志,總是稱呼“老師”,再親昵一點兒,也有叫“叔”的。可是隨著知名度的提高,稱呼也就一變再變。由“老師”變成“老張、老李”再由“老張、老李”變成“張三、李四”,直呼其名,頤指氣使。石富寬最看不慣這一套。他已是名演員了,可是他對人仍然那麽熱情、謙遜、禮貌,即使見了傳達室的老頭,也要叫聲:“×老師!”他這並非表面文章,因為他的樸實作風在生活中隨處可見。有一次他去看望本團的一位老同志,那位同志家剛好在搬蜂窩煤。石富寬見此情景,抄起家伙立刻幫著幹起來,主人怎麽勸阻他也不聽,一直到搬完。這時他兩手煤黑,一臉熱汗主人十分過意不去:“你現在是名演員、大忙人,來看我就很高興,怎麽好勞動你幹活。”石富寬抹了一把汗說:“您說這話就遠了。”這件事在鄰居中傳為佳話。

個人生活

孝順

石富寬在舞台上是個好演員,在家裏是個大孝子、好丈夫。出身平民家庭的石富寬,深知父母的養育之恩。幼時由于家庭不寬裕,他的衣服常常是補了又補。在回憶往事時,他深情地說:“那時穿著打了補丁的衣服,從心裏感到溫暖,因為那是我們老太太戴著花鏡一針一線補起來的。”一次,他的老母親突患腦血栓,這下可把石富寬急壞了。一時找不到汽車,他怕耽誤了病情,便向鄰居借了一輛平板三輪,把母親送到鐵路總醫院。一路上他顧不得抹去頭上汗飛快蹬車,一直蹬到醫院急診室。他眼含熱淚對值班醫生說:“大夫,您認識我嗎?我是說相聲的石富寬。您一定想法救救我媽,我媽這輩子可不容易啊!醫生認出了他,這不就是在台上笑容可掬的石富寬嗎!醫生、護士們被他的一片孝心所感動,立即投入了緊張的搶救,使母親轉危為安。事後,鐵路醫院的人們常議論說:“石富寬真是個大孝子,瞧那天他媽病危把他急得淚流滿面。”

石富寬

和睦

石富寬的小家庭也是幸福的。他的愛人是歌唱演員,條件不錯,可是為了支持丈夫的事業,自己卻做出了犧牲。一年四季,石富寬常因演出太多而不在家。上有老,下有小,家庭的重擔全落在他愛人的身上。這不可避免地影響了她的事業,最後終于離開了舞台。雖然犧牲是情願的,但有時也難免有點怨氣,發發牢騷:“你倒成笑星了,可我這歌星吹了。”聽到這裏,石富寬總是開玩笑地說:“咱們家要這麽多星星(諧音猩猩),那不成動物園了。”但是,石富寬心裏有數,他理解妻子的無私奉獻。每逢外出回來,石富寬往往是飽載而歸。出除了孝敬父母的,送給女兒的,其餘都是買給妻子的。從服裝到手帕,從土特產到瓜子,樣樣都叫妻子可心。這並不是因為石富寬會買東西,而是他對妻子知心,並以一片真情相待。和睦幸福的家庭保證了石富寬在藝術道路上的奮進。

愛好

在石富寬的業餘文化生活裏有兩大愛好。一個和很多人有共性的,那就是看足球比賽。另一個愛好卻是少見的,那就是愛讀國際新聞,而且過目不忘。石富寬喜歡看足球比賽已經到了廢寢忘食的地步。他在北京專門賽足球的工人體育場有幾個“鐵哥們”,隻要有球賽準給他留張票。他接到電話,風雨無阻,準時趕到。有時來不及吃飯,揣上個饅頭就走了。他對球迷們在看比賽時起哄搗亂很不滿意,于是他提議編寫了一段相聲《看足球》。這段相聲善意地諷刺了那些由于情緒諧振動而忘乎所以的球迷們。由于他自己就是球迷,侯耀文雖不是“迷”,也很喜歡足球,所以他們演來惟妙惟肖,使觀眾如臨現場,受到熱烈歡迎。自從這段相聲在電視播出後,球場秩序頗見好轉。這引起了體委和體育館的重視,後來每次球賽前都要先播這段相聲。體育館的同志說,聽這段相聲比大喇叭裏廣播的作用大得多。石富寬自己也沒料到,生活中的一點愛好也能用在相聲上。這使他進一步認識到,生活是藝術的源泉。

讀報,看電視新聞幾乎是每個人的習慣,石富寬也不例外。但他與眾不同的是:專註于國際新聞,而且看了不忘。由于多年的積累,他的國際知識相當淵博。什麽北約組織、華約組織、歐佩克等等,哪個國家在什麽地理位置,人口多少,國家、政府首腦是誰,首都在什麽地方,他都能如數家珍般地說得一清二楚。他對國際新聞如此專註,除了興趣之外領域的交流增加了,這不可能不影響敏感的藝術——相聲。同時,觀眾的文化水準不斷提高,視野日益開闊,局限于市民生活的相聲,即使藝術性再強,也總覺得與潮流不合拍。相聲既要從微觀出發,也要從巨觀出發。何況學識的成長會直接影響一個演員的氣質和台風。由于生活中有這些積累,在他配合侯耀文演出《糖醋活魚》、《改戲》等腰三角形有“涉外”內容的相聲時,顯得惟妙惟肖,有聲有色。

人物評價

石富寬現在是一級演員、尖子演員、全國青聯委員、中國曲協理事。頭銜一大堆,但頭腦一點兒不熱,依然故我。他勤儉節約,身上穿戴全是一般國貨,吸的煙仍是普通煙。唯其如此,就更加令人起敬。不管地位如何變化,他在生活中仍是那麽平易可親,在藝術上仍是那麽兢兢業業,恪守自己的信條:做一片碧綠的葉。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