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勒

石勒

石勒(274年―333年8月17日),字世龍,初名石㔨,小字匐勒,羯族,上黨武鄉(今山西榆社)人 。部落小帥石周曷朱之子,十六國時期後趙建立者,史稱後趙明帝。也是世界歷史上的唯一一個奴隸皇帝。

石勒發軔于第一次反東海王起義時,追隨牧帥汲桑投靠公師籓。石勒這個姓名是汲桑替他取的。後投靠漢趙(前趙)劉淵。石勒在漢人張賓輔助之下以襄國為根據地,先後滅了王浚、邵續與段匹磾等西晉在北方的勢力,又吞並曹嶷。前趙平陽政變後正式與劉曜決裂,319年十一月稱趙王,都襄國。329年吞並關中取上邽滅前趙。北征代國,令後趙成為當時北方最強的國家。石勒實行多項措施,推動了文教和經濟的發展。

  • 中文名
    石勒
  • 別名
    匐勒
  • 國籍
    後趙
  • 民族
    羯族
  • 出生地
    上黨武鄉(今山西榆社北)
  • 出生日期
    公元274年
  • 逝世日期
    公元333年
  • 職業
    天王
  • 廟號
    太祖
  • 葬處
    高平陵
  • 年號
    太和、建平
  • 其他成就
    十六國時期建立了後趙

個人簡介

後趙明帝石勒(274年—333年8月17日)字世龍,初名勹背,小字匐勒,上黨武鄉人,羯族後趙建立者,也是世界歷史上的唯一一個奴隸皇帝。石勒發軔于第一次反東海王起義時,追隨牧帥汲桑投靠公師籓。石勒這個姓名是汲桑替他取的。後投靠漢趙劉淵。石勒在漢人張賓輔助之下以襄國為根據地,先後滅了王浚邵續段匹磾西晉在北方的勢力,又吞並曹嶷。前趙平陽政變後正式與劉曜決裂,319年十一月稱趙王,都襄國。329年吞並關中取上邽滅前趙。北征代國,令後趙成為當時北方最強的國家。石勒實行多項措施,推動文教和經濟發展。

石勒

生平經歷

少年異事

石勒的祖先是匈奴別部羌渠部落的後裔,祖父名叫耶奕于,父親周曷朱(又名乞翼加),都曾為部落小頭目。

晉書記載,石勒出生的時候,紅光滿室。十四歲時,跟同鄉到洛陽做販賣營生,曾倚上東門長嘯,被尚書左僕射王衍看到,很驚奇,跟左右說:“剛才那個胡人的小孩子,我聽他的聲音看起來有奇志,恐怕將來會擾亂天下。”,派人去抓他,而他已先離開。及至稍長,健壯有膽力,善于騎射,很有才幹。石勒的父親性格凶惡、粗野,與胡人不合群,常常讓石勒去代為管理所部胡人,石勒很得人心。

石勒所居住的武鄉北原山下,草木皆有鐵騎之象,家園中生人參,花葉甚茂,悉成人狀。父老及相者皆曰:“此胡狀貌奇異,志度非常,其終不可量也。”勸同鄉人厚待他,時多嗤笑,唯鄔人郭敬、陽曲寧驅以為信然,並加資贍。石勒也感激他們的恩德,賣力為他們耕作(石勒為他們的佃客)。經常聽到金戈鐵馬之聲,回到家裏把這事情告訴母親,母親回答說:“作勞耳鳴,非不祥也。”

被掠為奴

西晉太安年間(公元320-303年),並州(山西省大部及鄰近的河北、內蒙部分地區)並州發生飢荒,社會動蕩不安,石勒與一同做佃客的胡人逃亡走散,就從雁門回來投靠于寧驅。北澤都尉劉監,要縛賣石勒為奴,寧驅把他藏匿起來,幸而獲免。于是石勒偷偷去投靠都尉李川,路上遇到郭敬,泣訴飢寒之苦,郭敬即以貨賣所得,供給石勒的衣食。石勒對郭敬說:“今者大餓,不可守窮。諸胡飢甚,宜誘將冀州(河北中、南部及山東西端與河南北端)就谷,因執賣之,可以兩濟。”。郭敬覺得主意不錯。正趕上晉建威將軍閻粹勸說並州刺史東瀛公司馬騰,把各部胡人抓到山東去賣掉以換取軍餉,司馬騰令將軍郭陽、張隆等抓了很多胡人準備販到冀州,兩個胡人共鎖于一枷,石勒年方二十來歲,也在被掠賣者之中,多次被張隆驅行凌辱,幸而郭陽是郭敬的族兄,郭時是郭敬的侄兒,他們受郭敬之托,所以石勒在路上遇飢、病,多受到郭陽與郭時的照顧。到山東後,石勒被賣與茌平(山東茌平縣)人師歡為奴。

師歡的家鄰近牧馬場,和魏郡的販賣頭目汲桑常相往來。石勒以擅于相馬而向汲桑主動投靠。後來召集到王陽、夔安、支雄、冀保、吳豫、劉膺、桃豹、逯明等八騎為群盜;接著郭敖、劉征、劉寶、張曀僕、呼延莫、郭黑略、張越、孔豚、趙鹿、支屈六等十人,也來投奔,號稱十八騎。石勒就以這十八騎為基本力量,向茌平牧場東面的赤龍、驥等馬苑中奪得苑馬,乘馬到遠方掠奪絲綢珍寶等物,用以結好于汲桑。

新師折戟

等到成都王司馬穎在蕩陰(河南湯陰)打敗晉惠帝,挾持皇帝到鄴宮,晉安北將軍幽州刺史王浚打著司馬穎凌辱天子的借口,使鮮卑擊之,穎懼,挾惠帝南奔洛陽。帝復為張方所逼,遷于長安。

關東所在兵起,皆以誅殺成都王司馬穎為名。河間王司馬顒懼東師之盛,欲輯懷東復,于是奏議廢司馬穎。

晉紀八晉惠帝永興二年(乙醜,公元305年),劉元海駐于黎亭,司馬穎的故將陽平人公師籓等自稱將軍,起兵趙魏,眾至數萬。

石勒與汲桑帥牧人乘苑馬數百騎以赴之。汲桑始命勒以石為姓,勒為名焉。

公師籓拜石勒為前隊督,跟著攻平昌公司馬模于鄴。司馬模很害怕,範陽王司馬虓遣其將苟晞救鄴,與廣平太守譙國丁紹共擊公師藩,司馬模亦派將軍馮嵩反擊,公師籓敗。籓濟自白馬而南,濮陽太守苟晞捉到公師籓並斬之。石勒與汲桑亡潛苑中,桑以勒為伏夜牙門,帥牧人劫掠郡縣系囚,又招山澤亡命,多附勒,勒率以應之。

永嘉元年(307年),汲桑自號大將軍,稱為成都王司馬穎而誅討東海王司馬越、東嬴公司馬騰為名。汲桑以石勒為前驅,屢有戰功,署為掃虜將軍、忠明亭侯。汲桑進軍攻鄴,以石勒為前鋒都督,大敗司馬騰部將馮嵩,因長驅入鄴,遂害司馬騰,殺萬餘人,掠婦女珍寶而去。濟自延津,南擊兗州,司馬越大懼,使苟晞、王贊等討之。

汲桑、石勒攻幽州刺史石鮮于樂陵,石鮮戰死。乞活軍田禋帥眾五萬救石鮮,石勒迎戰,敗田禋,與苟晞等相持于平原、陽平間數月,大小三十餘戰,互有勝負。司馬越懼。

晉懷帝永嘉元年(丁卯,公元307年)七月初一駐軍官渡,為苟晞聲援。八月初一,汲桑、石勒在東武陽為苟晞所敗,苟晞追擊汲桑,攻破汲桑的八個營壘,殺死萬餘人,于是汲桑、石勒收攏餘眾,準備投奔漢王劉元海(劉淵)。冀州刺史譙國丁紹邀戰于赤橋,又大敗之。汲桑奔馬牧,勒奔樂平。

十二月,戊寅(初二),隨司馬騰“乞活”的州將田甄、田蘭、薄盛等人起兵,為新蔡王司馬騰報仇,在樂陵殺了汲桑。把成都王司馬穎的棺材丟棄到故井裏,司馬穎的故臣又收拾好棺材安葬了。

根基初立

這時,胡部大(少數民族的一部之長)張(背勹)督、馮莫突,擁眾數千人,在上黨(山西襄垣縣東)設定軍壘。石勒去投奔他們。

永嘉元年(公元307年)十月,張(背勹)督等人隨經勸服隨石勒騎馬投歸漢,漢王劉淵封張(背勹)督為親漢王,馮莫突為都督部大,任石勒為輔漢將軍,並封平晉王,以統率他們。

烏桓人張伏利度有二千部眾,在樂平設定軍壘,劉淵每次去招募,都沒有成功。石勒假裝在劉淵那裏犯了罪,去投奔張伏利度,張伏利度很高興,與石勒結拜成兄弟,派石勒帶領各部胡人去搶劫,所向無敵,各部胡人都敬畏佩服。石勒知道大家的心都已歸向自己,于是趁聚會時抓住張伏利度,對各部胡人說:“今天要幹大事,我與張伏利度誰能夠成為首領?”各部胡人都推舉石勒。石勒于是放了張伏利度,率部眾投歸漢。劉淵給石勒加職為督山東征討諸軍事,把張伏利度的部眾交給石勒指揮。

崢嶸歲月

永嘉二年(308年)正月,漢王劉淵派遣撫軍將軍劉聰等十名將軍向南佔據太行,派輔漢將軍石勒等十名將軍向東到趙、魏地區。

二月二十五日,石勒進犯常山,王浚擊敗了石勒。

三月二十二日以後,王彌投劉淵。被封為司隸校尉,兼侍中。

當石勒進軍常山郡後,西晉安北將軍王浚,命其大將祁弘,帶領鮮卑段務勿塵等十餘萬騎兵來攻打石勒,八月,大敗石勒于常山的飛龍山,死者萬餘人,石勒隻得退據黎陽(河南浚縣東)。但隨即轉而進攻信都(河北冀縣),殺晉冀州刺史王斌,並連敗晉將。劉淵因授石勒為鎮東大將軍。

九月,漢國王彌、石勒進犯鄴城,守將和鬱棄城而逃。詔令豫州刺史裴憲在白馬駐扎以抵御王彌;車騎將軍王堪在東燕駐扎以抵御石勒;平北將軍曹武駐扎在大陽以護備蒲子。裴憲是裴楷的兒子。

十月初五,石勒、劉靈率領三萬人進犯魏郡、汲郡、頓丘等地,五十多個村壘的百姓望風投降,石勒對全部村壘頭目都授給將軍、都尉的印章和綬帶,並從百姓中挑選了五萬強壯者作為兵士,對老弱病殘的百姓仍讓他們在原地安居。“軍無私掠,百姓懷之”。

己酉(初八),石勒在三台抓住並殺了魏郡太守王粹。

進攻趙郡,殺冀州西部都尉馮沖;並攻殺乞活部赦亭、田禋于中丘,敗而盡殺之。

永嘉三年(309年),劉淵封石勒為安東大將軍,開府置左右長史、司馬、從事中郎等僚屬。石勒繼續進攻巨鹿(河北平鄉縣西南)、常山(河北正定縣南)二郡,盡殺二郡守將,攻克冀州郡縣的堡壁百餘所,部隊增加到十多萬人。石勒將在這一帶所羅致的漢人士族,集為君子營。請漢人謀士張賓為謀主。開始設立軍功曹,以刁膺、張敬為股肱,夔安、孔萇為爪牙,支雄、呼延莫、王陽、桃豹、逯明、吳豫等為將率”。使其將張斯率騎詣並州山北諸郡縣,說諸胡羯,曉以安危。諸胡懼勒威名,多有附者。進軍常山,分遣諸將攻中山、博陵、高陽諸縣,降之者數萬人。

張賓,字孟孫,趙郡(河北高邑縣西南)中丘人,父親張瑤,曾任中山太守。張賓博涉經史,而不泥于章句,豁達而胸懷大志,常常把自己比作西漢張良。等到石勒攻取崤山以東地區,張賓對所親近的人說:“我一一觀察那些戰將,沒有比得上這位胡人將軍的,可以和他一起成就大業!”于是提起劍到軍營門前,大聲呼喊請求接見,但石勒並沒有認為他有超群之處。張賓多次向石勒獻上計策,事情結束後全都與張賓預料的一樣。石勒因此才感到他不同尋常,安排他為軍功曹,一舉一動都要去問他。

冬,十月,漢劉聰命劉粲、劉曜、王彌等率眾四萬進攻西晉都城洛陽,命石勒率領騎兵二萬與粲等會師,大敗晉軍于澠池,劉粲進至軒轅,石勒進至成皋關(河南滎陽縣汜水鎮),圍陳留太守王贊于倉垣,被王贊所敗。

十一月,石勒進犯信都,殺了冀州刺史王斌。王浚自己兼任冀州刺史。朝廷詔令車騎將軍王堪、北中郎將裴憲率兵討伐石勒,石勒帶兵回來,抵御王堪等人。魏郡太守劉矩獻出本郡投降石勒。石勒到達黎陽,裴憲丟下軍隊自己逃奔淮南,王堪退守倉垣。

當石勒進軍常山郡後,西晉安北將軍王浚,命其大將祁弘,帶領鮮卑段務勿塵等十餘萬騎兵來攻打石勒,八月,大敗石勒于常山的飛龍山,死者萬餘人,石勒隻得退據黎陽(河南浚縣東)。但隨即轉而進攻信都(河北冀縣),殺晉冀州刺史王斌,並連敗晉將。劉淵因授石勒為鎮東大將軍。

永嘉四年(310年),匈奴漢帝劉淵死,劉聰稱帝,加封石勒為征東大將軍。

一月,漢鎮東大將軍石勒渡過黃河,攻克白馬,王彌帶領三萬人與石勒會師一同進犯徐州、豫州、兗州。

二月,石勒襲擊鄄城,殺兗州刺史袁孚,又攻克倉垣,殺王堪。又北渡黃河,攻打冀州各郡,九萬多百姓附從石勒。

夏季,四月,王浚部將祁弘在廣宗打敗漢冀州刺史劉靈,殺死劉靈。

秋季,七月,漢楚王劉聰、始安王劉曜、石勒和安北大將軍趙國,在懷縣圍攻河內太守裴整,朝廷詔令征虜將軍宋抽救援懷縣。石勒與平北大將軍王桑阻擊並殺死宋抽。河內人抓住裴整投降,漢主劉淵讓裴整擔任尚書左丞。河內郡督將郭默收拾裴整的殘餘部眾,自己擔任小城堡主,劉琨任郭默為河內太守。此役獲俘冉瞻,命石虎認為義子。冉瞻即冉閔之父。

先是,雍州流人王如、侯脫、嚴嶷等起兵江淮間,聞勒之來也,懼,遣眾一萬屯襄城以距,勒擊敗之,盡俘其眾。勒至南陽,屯于宛北山。如懼勒之攻襄也,使送珍寶車馬犒師,結為兄弟,勒納之。如與侯脫不平,說勒攻脫。勒夜令三軍雞鳴而駕,晨壓宛門,攻之,旬有二日而克。嚴嶷率眾救脫,至則無及,遂降于勒。勒斬脫,囚嶷送于平陽,盡並其眾,軍勢彌盛。

勒南寇襄陽,攻陷江西壘壁三十餘所,留刁膺守襄陽,躬帥精騎三萬還攻王如。憚如之盛,遂趣襄城。如知之,遣弟璃率騎二萬五千,詐言犒軍,實欲襲勒。勒逆擊,滅之,復屯江西,蓋欲有雄據江漢之志也。張賓以為不可,勸勒北還,弗從,以賓為參軍都尉,領記室,位次司馬,專居中總事。

永嘉五年(公元311年),正月,勒圖謀佔據江、漢地區,參軍都尉張賓認為不行。正遇上軍中飢乏又流行疾疫,有一大半都死了,于是渡過沔水,進犯江夏,癸酉(十五日),攻克江夏。

二月,北寇新蔡,害新蔡王確于南頓,朗陵公何襲、廣陵公陳、上黨太守羊綜、廣平太守邵肇等率眾降于勒。勒進陷許昌,害平東將軍王康

夏季,四月,石勒于苦縣寧平城大敗晉軍,十萬晉軍無一人幸免。因耽于對宗室見血,派人于夜晚推牆壓死諸公卿,並焚燒了司馬越的屍體。

何倫等人到達洧倉,與石勒遭遇,交戰失敗,這樣東海王司馬越的長子以及宗室四十八個親王又被石勒所俘。何倫逃奔下邳,李惲逃奔廣宗。

五月,漢主劉聰派前軍大將軍呼延晏率領二萬七千兵士進犯洛陽,到達河南時,晉朝軍隊先後十二次失敗,死了三萬多人。始安王劉曜、王彌、石勒都帶兵與呼延晏會合。

六月,戊戌(十二日),劉曜殺死晉太子司馬詮、吳孝王司馬晏、竟陵王司馬、右僕射曹馥、尚書閭丘沖、河南尹劉默等人,士人百姓死了三萬多人。于是又挖掘各個陵墓,把宮廟、官府都焚燒光了。劉曜納娶惠帝羊皇後,把懷帝以及皇帝專用的六方玉璽都送往平陽。石勒帶兵從轅出擊,到許昌駐扎。晉光祿大夫劉蕃、尚書盧志逃奔並州。

八月,石勒在陽夏攻打王贊,抓獲了王贊。于是又襲擊蒙城,抓住苟和豫章王司馬端,鎖住苟的脖頸,讓他作左司馬。漢君主劉聰任命石勒為幽州牧。

王彌與石勒,表面上親近而內心裏互相猜忌,劉暾勸王彌征召曹嶷的軍隊來謀取石勒。王彌就寫信,讓劉暾去召集曹嶷,並且邀請石勒一起到青州。劉暾到東阿時,被石勒流動巡視的騎兵抓獲,石勒秘密殺掉劉暾,並設法取信王彌。

冬季,十月,石勒在己吾縣宴請王彌。宴上石勒親手殺了王彌,兼並了他的軍隊又表奏漢主劉聰,稱說王彌反叛。劉聰勃然大怒,派使者責備石勒“擅自害死朝廷重要輔佐官員,心中沒有君主”。但還是給石勒加上了鎮東大將軍,督並、幽二州諸軍事,兼並州刺史等職,來安慰石勒的心。苟、王贊密謀叛離石勒,石勒把他們殺了,還殺了苟的弟弟苟純。

石勒帶兵攻掠豫州各郡,到江邊後回師,駐扎在葛陂。

當初,石勒被人搶走賣掉的時候,和他母親王氏失去聯系。劉琨找到了他母親,就把他母親和侄子石虎送到石勒那裏,打算趁機收買石勒,石勒回送給劉琨名馬、珍寶等物,用厚禮招待劉琨的使者,謝絕了劉琨。

當時石虎十七歲,殘忍得沒有限度,軍中都以他為禍患,石勒告訴母親說:“這個小子凶暴無賴,假如軍隊的人把他殺了,有損聲名,還不如自己來除掉他。”母親說:“快捷的牛在牛犢時,大多都會把車弄壞。你稍微忍耐一下!”石虎長大後,擅長射弓騎馬,驍勇為當時第一。石勒任他為征虜將軍,每當屠殺一座城邑,很少有遺留下來的人。但是駕馭部下卻嚴厲而不繁瑣,沒有誰敢違反,指派他去攻戰征討,所向無敵,石勒于是寵信任用他。石勒攻打滎陽太守李矩,李矩出擊打退了石勒。

晉紀十晉懷帝永嘉六年(壬申,公元312年)二月初一,日食。

石勒在葛陂修築營壘,向農民征稅修造舟船,打算進攻建業。琅邪王司馬睿大規模調集江南的部隊到壽春,任鎮東長史紀瞻為揚威將軍,統領各軍隊來征討石勒。

遇到大雨,三個月不停,石勒軍隊飢乏並流行疾病,死的人超過大半,謀士張賓為石勒分析事關生死存亡的大勢,石勒採納並提拔張賓為右長史。號稱“右侯”。

石勒帶兵從葛陂出發,派石虎帶領二千騎兵開往壽春,遇到晉朝的運輸船,石虎的部將兵士爭先攻取,結果被紀瞻打敗。紀瞻追擊了一百多裏,追上石勒的軍隊,石勒排好兵陣等待,而紀瞻不敢攻打,退還到壽春。

石勒從葛陂向北行進。所經過的地方百姓都堅壁清野,因而沒有搶掠到什麽東西,軍中非常飢餓,出現士卒吃士卒充飢的現象。到達東燕,聽說汲郡人向冰聚集了幾千人在枋頭修築了營壘,石勒將要渡黃河,又擔心遭到向凍的阻擊。張賓說:“聽說向凍的船隻全都放在水中沒有抬上岸,應當派遣輕裝兵士抄小道去偷襲奪取這些船,用來渡大部軍隊過黃河,大部軍隊渡河後,一定能擒獲向冰。”

秋季,七月,石勒派遣支雄、孔萇從文石津綁扎木筏偷渡,奪取了向凍的船隻。石勒率兵從棘津渡黃河,攻打向冰,把向冰打得慘敗,得到了向凍的全部物資儲備,軍隊士氣重新振作起來,于是長驅直入到達鄴城。劉演防守三台以求自己穩固,臨深、牟穆等人又率領自己的部眾向石勒投降。

部將們想攻打三台,張賓對石勒建議攻取並佔據襄國,並麻痹王浚、劉琨及劉聰。獲劉聰封石勒擔任都督冀、幽、並、營四州諸軍事,冀州牧,進封為上黨公。

十二月,廣平人遊綸、張豺擁有幾萬人,佔據苑鄉,王浚讓他們在那兒暫時代理原官行使職權,石勒派遣夔安、支雄等七個將領攻打他們,攻破了外圍的營壘。王浚派遣都護王昌率領各軍,以及遼西公段疾陸眷,段疾陸眷的弟弟段匹、段文鴦、堂弟段末等人的部眾五萬人到襄國攻打石勒。

段疾陸眷在渚陽駐扎,石勒派多名將領去攻打,都被段疾陸眷打敗。石勒採納張賓、孔萇的謀略,伏擊段疾陸眷,殺得屍橫三十多裏,繳獲鎧甲馬匹五千多。段疾陸眷召集剩餘部眾,退到渚陽駐扎。

石勒以懷柔策略爭取段氏鮮卑,收到效果,從此段氏一心附從石勒,王浚的勢力于是衰敗。

遊綸、張豺向石勒請求投降。石勒攻打信都,殺冀州刺史王象。王浚又讓邵舉任冀州刺史,防守信都。

這一年,全國大肆流行傳染病。

晉愍帝建興元年(癸酉,公元313年),三月,漢廷尉陳元達勸諫漢主劉聰節儉及提防石勒。

四月,石勒派石虎攻打鄴城,鄴城潰敗,劉演逃奔廩丘,三台的流民全部向石勒投降。石勒讓桃豹擔任魏郡太守進行管理。過了一段時間,又讓石虎代替桃豹鎮守鄴城。

石勒在上白攻打李惲,把他殺了。王浚又任命薄盛為青州刺史。

王浚派棗嵩督領各軍在易水駐扎,召段疾陸眷,想與他一起攻打石勒,段疾陸眷不來。王浚發怒,用重金賄賂拓跋猗盧,並向慕容等人傳發檄文,要共同討伐段疾陸眷。

五月,石勒派孔萇攻打定陵,殺了田徽。薄盛帶領所屬軍隊向石勒投降,崤山以東的各個郡縣,相繼被石勒佔取。漢主劉聰任石勒為侍中、征東大將軍。烏桓人也叛離了王浚,暗中歸附于石勒。

王浚勢力越來越衰弱。石勒通過計謀取信于王浚,遊綸的哥哥遊統,擔任王浚的司馬,鎮守範陽,派使者暗自依附于石勒,石勒殺了他的使者並送給王浚。王浚雖然沒有以罪罰遊統,卻更加相信石勒的忠誠,不再懷疑。

晉紀十一晉愍帝建興二年(甲戌,公元314年)

二月,石勒戒嚴,將要襲擊王浚。

三月,石勒的軍隊到達易水,捉王浚,歷數其罪,斬于襄國街市。並殺其麾下精兵數萬人。

石勒返襄國,以王浚首級報捷于漢,漢以四官十二郡封之,石勒堅辭,僅受兩郡。

三年(乙亥,公元315年)

九月,漢主劉聰派遣大鴻臚給石勒賞賜弓箭,用策書封石勒為陝東伯,可以獨立自行征戰討伐,任命刺史、將軍、郡守縣令、分封列侯,到年底時再集中上報。

四年(丙子,公元316年)四月,石勒派石虎到廩丘攻打劉演,幽州刺史段匹派他弟弟段文鴦救援劉演。石虎攻克了廩丘,劉演逃奔到段文鴦的軍中,石虎抓獲了劉演的弟弟劉啓後就回去了。

十一月,石勒在坫城圍攻樂平太守韓據。司空長史李弘率並州向石勒投降。孔萇到代郡攻打箕澹,殺了他。

晉紀十二晉元帝建武元年(丁醜,公元317年)

六月十八日,晉王傳檄,祖逖北伐。

太興元年(戊寅,公元318年)七月,漢靳準作亂,殺劉粲、王延。石勒率五萬精兵討伐靳準,佔據襄陵以北平原。

十二月,石虎率領幽州、冀州的軍隊與石勒會合,進攻平陽。靳明多次戰敗,派遣使者向漢主求救。漢主劉曜派劉雅、劉策相迎,靳明率平陽士民一萬五千人逃奔漢國。劉曜駐屯西部的粟邑,拘捕靳氏家人,不分老幼全都殺掉。劉曜從平陽迎回母親胡氏的靈柩,安葬于粟邑,號稱陽陵,上謚號為宣明皇太後。石勒焚毀平陽的宮室,讓裴憲、石會修復永光、宣光二座陵墓,收斂漢主劉粲以下一百多人屍體入土埋葬,安排好戍守的軍隊,然後返回。

晉紀十三晉元帝太興二年(己卯,公元319年)

二月,石勒派左長史王向漢主獻俘告捷,王舍人曹平樂以官留,進言漢主,石勒有異志。

三月,勒誅曹三族。

四月,蓬陂塢主陳川(乞活陳午叔父)自稱陳留太守。殺部將李頭,佔據浚儀,降石勒。

徐龕生氣,佔據泰山背叛,投降石勒,自稱兗州刺史。

祖逖在蓬關進攻陳川,石勒派石虎率兵五萬救援,兩軍在浚儀交戰,祖逖兵敗,退軍駐屯梁國。石勒又派桃豹率兵到達蓬關,祖逖退守淮南。石虎將陳川部眾五千戶遷徙到襄國,留下石豹守衛陳川故城。

石勒派遣石虎在朔方重創鮮卑族日六延,斬首二萬,俘虜三萬多人。孔萇攻取了幽州諸郡。段匹的士眾因飢餓離散,段匹想移軍保守上谷,代王鬱律領兵準備攻擊他,段匹丟棄妻子兒女逃奔樂陵,依附邵續。

建立後趙

冬季,十月,石勒的左、右長史張敬、張賓,左、右司馬張屈六、程遐等勸石勒稱皇帝尊號,石勒不同意。十一月,將佐們又請求石勒稱大將軍、大單于、領冀州牧、趙王,石勒接受,即位稱趙王,改元稱趙王元年,即以襄國為都城。由于漢主劉曜此前已經改國號為趙,史稱前趙;故稱石勒所建為後趙。

石勒既稱趙王後,繼續進行了一系列的政權建設,舉其要者如下:一、均百姓田租之半;孝悌力田及死義之孤賜帛有差。孤老鰥寡者賜谷每人三石。二、建立社稷、宗廟、建設東西官署。三、派使者巡行州郡,勸課農桑。四、設官分職,各司其事:經學祭酒:從事中郎裴憲,參軍傅暢、杜嘏。律學祭酒:參軍續鹹、庾景。史學祭酒:任播、崔濬。門臣祭酒:中壘支雄、遊擊王陽,專明胡人辭訟。門生主書:張離、張良、劉群、劉謨,司典胡人出內,重其禁法,不得侮易衣冠華族。號胡為國人。五、大執法:張賓,專總朝政,位冠寮首。單于元輔:石虎,都督禁衛諸軍事。司兵勛:前將軍李寒,教國子擊刺戰射之法。六、編撰工作:《上黨國記》:由記室佐明稭、程機撰。《大將軍起居註》:由中大夫傅彪、賈蒲、江軌撰。《大單于志》:由參軍石泰、石同、石謙、孔隆撰。七、封賞功臣,死事之子賞加一等。八、釐定習俗:禁國人不準報嫂(即兄死不得以嫂為妻)。禁止在喪婚娶。其燒葬令如本俗。

以上諸項,均在趙王元年。至趙王二年(320),還繼續進行了若幹措施。關于禮樂方面,始製軒懸之樂,八佾之舞,又造金根車、大輅、黃屋、左纛等,天子的車旗禮樂,至此具備。又徙朝臣掾屬以上士族三百戶于襄國的崇仁裏,設定公族大夫來統領他們。還製定宮殿諸門的出入製度。特別註重選舉,先是清定五品,以張賓管領選舉事宜,又繼續定為九品。以張班為左執法郎,孟卓為右執法郎,典定士族,協助張賓負責選舉工作。命令群寮和州郡每年各舉秀才、孝廉以至賢良、直言、武勇之士各一人。確定士族品級,選舉賢才,吸收漢族地主階級分子參與政權,這對鞏固後趙的統治是有利的。

就在石勒稱趙王的二年(東晉大興三年、公元320年),東晉鎮西將軍豫州刺史祖逖,渡江北伐後取得不小的成就。早在東晉建武元年(317年),祖逖就受命為奮威將軍豫州刺史,渡江北進。祖逖善于撫納,與士卒同甘苦,勸課農桑,招徠新附,有的塢堡曾經歸降石勒,有任子在趙的,祖逖允許其兩屬,用以窺探石勒軍情,因而多所克獲,“黃河以南,盡為晉土”,練兵積谷,為進取河北之計。石勒看到對祖逖難以取勝,就改變方式,以祖逖本北方士族,祖墳在幽州,就下令幽州修好祖氏塋墓,置守冢者兩家。寫信與祖逖要求互通使者,進行互市。祖逖的牙門將叛歸石勒,勒斬其首送還祖逖,並告知祖逖,叛臣逃吏,你我之所同惡。石勒採用這樣的策略,來緩和祖逖的進攻,頗有成效。祖逖于是也不接納後趙叛將,禁止邊界上的抄略,因而東晉與後趙的“邊境之間,稍得休息”。但到明年,祖逖死後,石勒又攻取了河南大片土地。

後趙王三年(321年),石勒命石虎、孔萇等攻打鮮卑段匹等于厭次(山東陽信縣東南),俘虜了段匹及其弟文鴦等,消滅了段氏鮮卑的勢力。

後趙王四年(322),石勒又命虎率眾四萬,攻晉泰山太守徐龕,俘至襄國後斬之。東晉兗州刺史郗鑒,被石虎所逼,隻得退至合肥。至是,徐、兗二州地方,多歸于石勒。

五年(323年),石勒命石虎率領步騎四萬,進討曹嶷于廣固(山東益都縣西北),嶷部下東萊太守劉巴、長廣太守呂披相繼投降,曹嶷也隻得投降,被石勒殺死于襄國。石虎要坑殺曹嶷的降卒三萬人,新任命的青州刺史劉徵說:你任命我來當刺史,是要治理人民的,把人殺光,還要我這個刺史做什麽?我還是跟你回去吧!石虎這才留下男女七百口與劉徵。于是,青州郡縣也盡歸于石勒。

六年(324年、東晉大寧二年),石勒派將兵都尉石瞻,攻取東晉的下邳(江蘇睢寧縣西北)、彭城(江蘇徐州市)、東莞(山東沂水縣)、東海(山東郯城縣北)等郡。又派司州刺史石生,攻殺前趙河南太守尹平于新安(河南新安縣),破壘壁十餘所,掠五千戶而還。從此,“二趙構隙,日相攻掠,河東、弘農之間,民不聊生矣”。

石勒

至此,石勒在北方的主要對手就是前趙劉曜,二趙間的決戰,如箭在弦上了。

後趙王七年(325年)石生據守洛陽,前趙中山王劉岳來攻,石虎率軍救石生,大敗劉岳于洛西,俘岳送于襄國。劉曜自長安來援劉岳,軍隊在夜中一再驚潰,無法作戰,隻好退還。

晉成帝鹹和元年(丙戌,公元326年)

三月,後趙王石勒夜間微服出行,檢視察看各營帳守衛,他拿著金帛去送給守門人,請求出門。永昌門守令王假要拘捕他,因隨從人員到來才停手。清晨,石勒召見王假,任命他為振忠都尉,賜給關內侯的爵位。石勒召見記室參軍徐光,徐光因酒醉未到,被貶職為牙門。徐光當值侍衛時,面帶怨怒的容色,石勒發怒,將他連同妻子兒女一起囚禁起來。

夏季,四月,後趙將領石生侵犯汝南,執獲汝南內史祖濟。

十二月, 後趙王石勒任命牙門將王波為記室參軍,典掌評定九流高下,開始設立秀才、孝廉考試經策的製度。

同月,濟岷太守劉等人殺死下邳內史夏侯嘉,佔據下邳反叛,投降後趙。石瞻進攻在邾地的河南太守王瞻,攻了下來。彭城內史劉續再次佔據蘭陵的石城,石瞻又攻取了石城。

二年(丁亥,公元327年)

後趙中山公石虎攻擊代王拓跋紇那,雙方戰于句註山陘北,拓跋紇那戰敗,遷都至大寧以避敵禍。

後趙太和元年(東晉鹹和三年、328年),後趙中山公石虎率士眾四萬人從軹關西進,攻擊前趙的河東,有五十多個縣應從,石虎于是進攻蒲阪。前趙主劉曜派河間王劉述調遣氐族、羌族士眾屯駐在秦州,防備張駿和楊難敵,自己率領中外精銳的水、陸各軍救援蒲阪,從衛關北渡黃河。石虎畏懼,率軍退走,劉曜追擊。八月,在高候追上石虎,與石虎交戰,石虎大敗,石瞻被殺,屍體枕籍達二百多裏,劉曜繳獲的軍資上億。石虎逃奔朝歌。

冬季,十一月,後趙王石勒想自己率兵救援洛陽。

十二月,石勒于西陽門大破趙軍,斬首五萬多級。

五年(庚寅,公元330年)

二月,後趙的群臣請求後趙王石勒即帝位,石勒便號稱大趙天王,行施皇帝的事務。又立妃子劉氏為王後,世子石弘為太子。任兒子石宏為驃騎大將軍、都督中外軍事、大單于,封為秦王;石斌為左衛將軍,封為太原王;石恢為輔國將軍,封為南陽王。任中山公石虎為太尉、尚書令,進升爵位為王;任石虎的兒子石邃為冀州刺史,封為齊王;石宣為左將軍;石挺為侍中,封為梁王。又封石生為河東王,封石堪為彭城王。讓左長史郭敖任尚書左僕射,右長史程遐任右僕射、兼領吏部尚書。左司馬夔安、右司馬郭殷、從事中郎李鳳、前郎中令裴憲,都任為尚書;參軍事徐光為中書令、領秘書監。其餘的文武官員,拜官封爵各有差等。

石勒

石虎心生怨言。

後趙群臣堅持請求石勒扶正皇帝尊號,秋季,九月,後趙王石勒即帝位。大赦天下,改年號為建平。

休屠王石羌背叛後趙,河東王石生攻破他,石羌逃奔涼州。

建康重新增造新的皇宮。

六年(辛卯,公元331年)三月,夏,趙主石勒到鄴,準備建新宮城。

九月,後趙國主石勒又建設鄴城宮室。把洛陽作為南都,設定行台。

晉紀十七晉成帝鹹和七年(壬辰,公元332年)正月十五日,後趙國主石勒盛大地犒賞群臣,對徐光說:“朕可以和古代哪一等君主相比?”徐光回答說:“陛下的神武謀略超過漢高祖,後代人沒有可以相比的。”石勒笑著說:“人哪有不知道自己的!您的話太過了。朕如果遇到漢高祖,應當向他北面稱臣,與韓信、彭越同列比肩。如果遇上漢光武帝,將會與他共同逐鹿中原,不知鹿死誰手。大丈夫行事,應當光明磊落,如同日月之光明亮潔白,終究不該仿效曹操和司馬懿,欺凌他人的孤兒寡婦,靠不正當的手段奪取天下。”群臣都叩頭頓首,稱呼萬歲。

夏季,四月,右僕射程遐、徐光向國主石勒進言提防石虎。不聽。

石勒病亡

八年(癸巳,公元333年)正月丙子(二十六日),後趙國主石勒派使者來與晉重歸修好,晉成帝下詔令焚燒他帶來的禮物。

五月,後趙國主石勒病重臥床,中山王石虎進入禁中侍衛,矯稱詔令。

秋季,七月,石勒病重,頒布遺命說:“石弘兄弟,應當好好相互扶持,司馬氏就是你們的前車之鑒。

二十一日,石勒病逝。石弘繼位。

八月,後趙國主石弘任中山王石虎為丞相、魏王、大單于,賜加九錫,劃分魏郡等十三郡作為石虎的封國,總領朝廷大小政事。

總之,石勒崛起于窮困的少數民族之中,能夠統一中國北方的大部,在文治上也有若幹建樹,並且有統一中國之志,這在當時十六國中確是個傑出的帝王。當然,他屠殺了不少人民,已降者如曹嶷、徐龕等均所不免,尤其是因為戲謔之言,將其姊夫折足而殺之,何其殘忍如此!至如棄舊怨而與李陽握手言歡,恕樊坦之失言而厚與贈送,則又儼然一個忠厚長者了。

石勒

成就貢獻

發明考試

史載“勒增置宣文、宣教、崇儒、崇訓十餘國小于襄國四門,簡將佐豪右子弟百餘人以教之,且備擊柝之衛”盡管國小在商周時就已存在,但如同大學在西漢時才得到完善,國小也在石勒興建教育時正式確立,以至于到了石虎時代“初,勒置大國小博士,至是復置國子博士、助教。季龍以吏部選舉斥外耆德,而勢門童幼多為美官”可見後趙的國小真正起到了教育兒童的作用。(當時國小為文字學的代稱。)

考試,可是今天令最廣大人民民眾恨之入骨的東西了,當然,我們不能因為今天考試的荒謬而否定歷史上考試的作用

史載“以牙門將王波為記室參軍,典定九流,始立秀、孝試經之製。”又“命郡國立學官,每郡置博士祭酒二人,弟子百五十人,三考修成,顯升台府。于是擢拜太學生五人為佐著作郎,錄述時事”

即是說石勒在每個郡都設立學官,負責當地的教育工作。並設立地方學校,每郡招收一百五十人,要經過三次考試才能畢業,作為國家的後備幹部來培養。

正是這種政策,才使後趙在人才的支撐下在石虎的暴政下依然能雄踞中原20年。

一種改革不可能一發即成,隋朝的科舉製度正是在這些嘗試下得以建立的,這一點,石勒是先驅者。

黃瓜由來

黃瓜原名叫胡瓜,是漢朝張騫出使西域時帶回來的。胡瓜更名為黃瓜,始于後趙。

後趙王朝的建立者石勒,本是入塞的羯族人。他在襄國(今河北邢台)登基做皇帝後,對自己國家的人稱呼羯族人為胡人大為惱火。石勒製定了一條法令:無論說話寫文章,一律嚴禁出現“胡”字,違者問斬不赦。

有一天,石勒在單于庭召見地方官員,當他看到襄國郡守樊坦穿著打了補丁的破衣服來見他時,很不滿意。他劈頭就問:“樊坦,你為何衣冠不整就來朝見?”樊坦慌亂之中不知如何回答是好,隨口答道:“這都怪胡人沒道義,把衣物都搶掠去了,害得我隻好襤褸來朝。”他剛說完,就意識到自己犯了禁,急忙叩頭請罪;石勒見他知罪,也就不再指責。等到召見後例行“御賜午膳”時,石勒又指著一盤胡瓜問樊坦:“卿知此物何名?”樊坦看出這是石勒故意在考問他,便恭恭敬敬地回答道:“紫案佳餚,銀杯綠茶,金樽甘露,玉盤黃瓜。”石勒聽後,滿意地笑了。

自此以後,胡瓜就被稱做黃瓜,在朝野之中傳開了。到了唐朝時,黃瓜已成為南北常見的蔬菜。現在黃瓜的種類很多,大致分為春黃瓜、架黃瓜和旱黃瓜。而聞名全國的品種乃是外形美觀、皮薄肉厚、瓤小的北京刺瓜和寧陽刺瓜。

禮華敬佛

如果說劉淵是漢化的先驅,孝文帝是漢化的集大成者,那石勒無疑接過了其中20多年的接力棒。雖然受時代的局限,他不可能像孝文帝那樣徹底,但與後世元清統治者相比,石勒可要開明多了。

說到佛教,石虎的貢獻要高于石勒。但佛圖澄至少是石勒拔擢,佛教也是在這個時代被推崇的。(這個問題稍後再補充)

史料記載

盡管石勒是個文盲,但他不是啞巴,英雄身上往往會出很多典故,石勒也不例外

1老拳2毒手(待考)

《晉書》原文:

勒令武鄉耆舊赴襄國。既至,勒親與鄉老齒坐歡飲,語及平生。初,勒與李陽鄰居,歲常爭麻池,迭相驅擊。至是,謂父老曰:“李陽,壯士也,何以不來?漚麻是布衣之恨,孤方崇信于天下,寧讎匹夫乎!”乃使召陽。既至,勒與酣謔,引陽臂笑曰:“孤往日厭卿老拳,卿亦飽孤毒手。”

3石勒聽書

這和“周郎顧曲”一樣,現在文學上用的不如史學上用的多

原文:

石勒不知書,使人讀漢書。聞酈食(yi,四聲)其(ji,一聲)勸立六國後,刻印將授之,大驚曰:「此法當失,雲何得遂有天下?」至留侯諫,乃曰:「賴有此耳!」

4鹿死誰手(這個用得很多)5礌礌落落

原文:

勒因饗高句麗、宇文屋孤使,酒酣,謂徐光曰:“朕方自古開基何等主也?”對曰:“陛下神武籌略邁于高皇,雄藝卓犖超絕魏祖,自三王已來無可比也,其軒轅之亞乎!”勒笑曰:“人豈不自知,卿言亦以太過。朕若逢高皇,當北面而事之,與韓彭競鞭而爭先耳。脫遇光武,當並驅于中原,未知鹿死誰手。大丈夫行事當礌礌落落,如日月皎然,終不能如曹孟德、司馬仲達父子,欺他孤兒寡婦,狐媚以取天下也。朕當在二劉之間耳,軒轅豈所擬乎!”其群臣皆頓首稱萬歲。

5 拚命三郎

石勒,曾轉戰山西呂梁柳林縣,相傳他作戰英勇,有拼命三郎之稱。至今該縣留有“三郎堡”地名,為紀念石勒而傳名于世。

功績成就

除以上這些戰勝攻取,統一北方外,在政治、經濟和文化上,石勒繼續做了不少工作。

一 是繼續勸課農桑。在石勒稱趙王的第六年,命右常侍霍浩為勸課大夫,與典農使者朱表,典農都尉陸充等,循行州郡,核定戶籍,勸課農桑。農桑最修者,賜爵五大夫。從這裏不僅可看到石勒的勸農,還可看到當時設有勸課大夫、典農使者、典農都尉等農官,課農應是經常的。並且石勒自己還曾親行過藉田之禮,這在紛爭割據的帝王中,也是難能可貴的。此外,石勒還禁止釀酒,以減少糧食的消耗。

二 是日益重視文化教育。石勒在稱王的第六年,親到襄國的大、國小,考試諸生的經義,對成績最優者,賞帛有差。八年(326年),石勒用牙門將王波為記室參軍,典定九流,始立秀才、孝廉試經之製。胡三省註解,指明秀、孝要考試經書,原是晉朝製度,後趙至此也予以施行。則不止大、國小學生要試經,被推薦的秀才、孝廉也要試經,後趙對漢人文化經籍的重視,可見一斑。到石勒晚年時,還曾令郡國也立學官,每郡置博士祭酒二人,弟子一百五十人,三考修成。不僅如此,石勒雖不識字,也經常教人讀經史給他聽,以提高自己的思想見識,即在行軍打仗時也是這樣。他曾教人讀《漢書》,聽到酈食其勸漢高祖立六國之後,大驚說:此法大錯,如何能得天下?及至聽到留侯諫止這一措施,才說幸而賴此一諫。可見石勒本人學習漢族文化經史,是深得其奧的。另外,石勒還曾建明堂、闢雍、靈台于襄國城西,這更是取法于周製了。

三 是求賢納諫。石勒曾準備到襄國的近郊打獵,主簿程琅勸諫他不要去,並舉孫策行獵遇刺為戒;即使是枯木朽株,也能為害。石勒認為是書生之言,不聽。及至獵時,所騎馬觸木而斃,石勒自己也幾乎喪命,因而懊悔未聽忠臣之言,是自己的過失。立即封程琅為關內侯,賜以朝服錦絹等物。由此,“朝臣謁見,忠言競進”。以後,到太和二年(329年),石勒在巡行州郡時,引見了高年孝悌力田文學之士,賜予谷帛;並令刺史太守宣告所屬,凡有意見要說的,不要隱諱不說,朝廷正如飢似渴的希望聽到忠言讜論啊!建平二年(鹹和六年、331年)三月,石勒將建設鄴宮,準備遷都于此,而廷尉續鹹上書切諫,石勒怒,欲殺之。徐光力救,勸勒不可因直言而殺列卿,石勒嘆息說:“為人君,不得自專如是!豈不識此言之忠乎,向戲之耳!”雖然石勒停建鄴宮是暫時的,但他還是賜予續鹹絹百匹、稻百斛,以為獎賞。並且,借此機會下令與公卿百寮,每歲推薦賢良方正、直言秀異、至孝廉等各一人,所考試的答策為上第者拜官為議郎,中第者為中郎,下第者為郎中。並令“其舉人得遞相薦引,廣招賢之路”。就在石勒死的那一年,他還選拔了太學生五人,擔任佐著作郎。

石勒的招攬人才,重用賢能,可說是經常的和一貫的。他早期就成立了君子營,從實踐中認識張賓確有出人之才,于是就重用他,並且用而不疑。及張賓早死,石勒痛哭流涕說:“天欲不成吾事耶?何奪吾右侯之早也!”張賓死後,石勒與程遐等議事,有所不合,石勒又感嘆說,“右侯舍我去,令我與此輩共事,豈非酷乎!”。石勒既知人才的可貴,也領會到不得人才的痛苦,這大概就是他能選拔人才、重用人才,並且信任而不疑的道理吧!

四 是減租緩刑,依法辦事,以緩和矛盾。石勒稱帝的這年,曾下令“均百姓去年逋調”,又赦免三年刑以下者。不久,又赦免五歲刑以下者。石勒又曾令州郡如有墳墓被發掘不掩覆的,必須推劾查處;暴露的骸骨,縣政府要具備棺衾埋葬掉。還曾特別下令:“自今諸有處法,悉依科令”;如果是石勒自己在忿怒中下旨殺的人,而其德位已高,不宜訓罰,或是因公致死的孤子,不期而得譴,門下都應奏明情況,石勒就會重新予以考慮。所有這些,是緩和當時社會矛盾的措施,也是石勒穩定政權的辦法。依法辦案,在當時雖未必能貫徹執行,但在紛擾割據時期,能提出這點就很不簡單。

抑且石勒立法雖嚴,而能靈活處理。如石勒稱趙王後,宮門出入規定很嚴,並且,特別諱言“胡”字。適有醉酒的胡人騎馬闖入止車門,石勒大怒,責問守門者,守門者十分害怕,忘了忌諱,說是“醉胡乘馬馳入”,不可與理論。石勒聽了,反而笑著說:“胡人正自難與言”,對守門者恕而不罪。又有一事,石勒因參軍樊坦清貧,就任命坦為章武內史,可有較多俸祿。及坦來辭行,衣冠都很破爛,石勒見了大驚,詢問何故一貧至此?樊坦未加思索,很直率地回答說:“頃遭羯賊無道,資財蕩盡。”石勒聽後還是笑著說:“羯賊乃爾暴掠耶?今當相償耳。”樊坦這才發現自己犯了忌諱,趕快磕頭泣謝。石勒說,“孤律自防俗士,不關卿輩老書生也。”不但沒有處分樊坦,還給他車馬衣裝錢三百萬。像這樣的處理,執法而不拘泥于法,通情達理,緩和了緊張的局面,也收攬了人心。

五是防止貪贓枉法。石勒嘗于夜間外出私訪,帶了許多繒帛金銀財寶,賄賂守門者,求出永昌門。門候王假不但不受,還要把石勒抓起來,及至石勒的隨從到後,才告終止。次日清晨,石勒召假,任命他為振忠都尉,爵關內侯。這是鼓勵守法不阿,告誡貪贓枉法的辦法之一。不過,私訪很難經常,故意用財物作誘餌,未免陷人于法了。

六 是不念舊惡,收拾人心。石勒稱趙王的第三年,令家鄉武鄉縣的父老到襄國來,大家敘齒列坐歡飲,敘述平生家常。有個李陽,原是石勒鄰居,兩人年年因爭麻地,互相毆打,現在石勒當了趙王,故不敢來。石勒說他自己方取信于天下,豈計個人恩怨,特地將李陽找來,和李陽酣飲歡謔,並對李陽說,“孤往日厭卿老拳,卿亦飽孤毒手”,即賜予李陽甲第一區,封為參軍都尉。並說明武鄉是他的老家鄉,死後他的靈魂要回到故鄉,即免去故鄉的三世課役。顯然,這種以鄉情打動人心的做法,會收到一定的成效的。

最後,石勒在長期的實踐中,加上他的好學,見識大為提高,特別是提出了統一的願望。在他稱帝第三年正月,大宴群臣時,他問徐光自己可比古代哪個開國皇帝,徐光說他超過漢高祖、魏武帝,可比軒轅氏。石勒認為徐光所言過分,自從“若逢高皇,當北面而事之,然猶與韓彭競鞭而爭先耳。脫遇光武者,當並驅于中原,未知鹿死誰手。丈夫行事當磊磊落落,如日月皎然,終不能如曹孟德、司馬仲達父子,欺他孤兒寡婦,狐媚以取天下。朕在二劉之間,軒轅豈所擬乎!”這段話固然表明石勒有自知之明,不如黃帝,不如漢高祖;也反映石勒要當一個光明磊落者;還有一點,比較含蓄些,即他要當漢祖、光武,這是統一天下者,不願當魏武、晉宣,因為這是割據時期的霸主。希望統一天下,石勒在臨死前說得更清楚,他對徐光說:“吳蜀未平,書軌不一,司馬家猶不絕于丹陽,恐後之人將以吾為不應符籙,每一思之,不覺見于形色。”不過,這個願望未能實現,石勒就病死于襄國了。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