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田幸村 -戰國無雙角色

真田幸村

真田幸村(1567年-1615年6月3日),本名真田信繁。以真田幸村、真田左衛門佐之名聞名于世 。是日本戰國末期名將,戰國亂世最後的英雄。

真田幸隆之孫,真田昌幸之次子,真田信之之弟。關原合戰與父親同在西軍,戰後被流放于紀伊九度山,逃脫後,投奔到大坂城。因其在大坂之戰以寡擊眾的英勇表現,被江戶幕府和諸國大名記錄下來, 後來以這些史料為腳本的小說將真田幸村以及虛構人物真田十勇士描繪成與德川家康大軍對抗的武將,而聞名于現世。島津忠恆稱譽他為"日本第一兵"。 與源平合戰的源義經、南北朝時代的楠木正成並列為日本史中"三大末代悲劇英雄"。

  • 中文名稱
    真田幸村
  • 外文名稱
    (平假名)さなだ ゆきむら,(羅馬字)Sanada Yukimura
  • 出生地
  • 官    位
    從五位左衛門佐
  • 逝世日期
    1615年6月3日(陰歷5月7日)
  • 民    族
    大和族
  • 國    籍
    日本 
  • 代表作品
    真田丸
  • 主要成就
    "三大末代悲劇英雄"之一
    大阪之陣擊退德川軍
  • 職    業
    武將
  • 出生日期
    1567年(永祿10年),(另有說法出生于永祿13年, 即公元1570年)
  • 別    名
    真田信繁(本名),日本戰國第一兵

真田幸村簡介

真田幸村(1567-1615)是日本戰國末期名將,真田幸隆之孫,真田昌幸之次子,真田信幸之弟。關原合戰與父親同在西軍,戰後被流放于紀伊九度山,逃脫後,投奔到大坂城。在大坂夏之陣中率士兵與德川家康的大軍浴血奮戰,最終寡不敵眾,戰死。因其戰績而被譽為“日本第一兵”。與源平合戰的源義經、南北朝時代的楠木正成並列為日本史中“三大末代悲劇英雄”。

真田幸村

真田幸村故事

《信長之野望14創造》中的真田幸村永祿十年(1567),昌幸的次子真田信繁(幸村)出生于甲府,幼名御弁丸,後改源次郎。他在源次郎元服以後也取名信繁。

期間,為了儲存真田家的領地,真田昌幸可謂費盡了心機,不斷地與北條家、上杉家、德川家等周邊的有力大名互毆、結盟、從屬或者背叛,天正十三年(1585),昌幸在上田築城,為了對付德川軍的進攻,真田家必須有上杉家做後盾,上杉派須田滿親給真田家矢沢賴幸發信,昌幸為了表示忠誠,七月,讓十八歲的信繁做為人質前往上杉家,信繁從此居住在海津城,年輕的信繁深得上杉景勝的喜愛,被授予知行,錢一千貫的待遇。

對德川的上田城防衛戰後,信繁被從上杉家召回,因為昌幸找到一座更高的靠山,天正十四年(1586),十九歲的信繁又被作為人質到了大坂城,太閣豐臣秀吉也很器重信繁,授予了信繁從五位左衛門佐的官位,賜豐臣姓並擔任近侍,後來信繁還娶了大谷吉繼的兒安歧。

關原合戰

慶長三年(1598),八月十八日,太閣豐臣秀吉在京都的伏見城逝世,享年六十三歲,豐臣家臣內部以石田三成為首的“文吏派”與福島正則首的武斷派兩派矛盾進一步公開化,1599年,當前田利家的死訊傳出後,武斷派之中的加藤清正和福島正則等七人襲擊石田三成,石田三成被逼辭去五奉行一職,回到近江的佐和山城隱居。此後,德川家康勢力抬頭,並開始壓製五大老中的毛利輝元和上杉景勝等,上杉景勝家臣直江兼續回信給德川家康,逐條反駁力斥所有指控,而這封信就是天下聞名的“直江狀”,老謀深算的德川家康故意被“直江狀”所激怒,決意征伐上杉景勝,其實他是等待石田三成出兵。真田幸村1600年,日本再次陷入動蕩,石田三成與德川家康為了爭奪天下之主的地位再起兵戈,戰場就在離真田家領地不遠的美濃關原。

在這場生死存亡的爭鬥之中,全日本的大名都面臨著抉擇,真田家也不例外。到底是加入東軍(德川方)還是西軍(石田方)?真田家內部發生了分裂——真田昌幸與信繁父子加入了西軍,而昌幸的長子信幸由于是德川方重臣本多忠勝的女婿,而斷然加入了東軍,並且連名字都改為了信之,以示與其父斷絕關系。當然,也有人認為,這種結果是真田昌幸政治手腕的體現,因為這樣一來,無論東軍還是西軍獲勝,真田家都將得到保全。

1600年9月5日,由于真田昌幸、信繁父子神出鬼沒的偷襲,僅僅以一千左右的兵力,把德川秀忠率領的三萬八千大軍困阻在中山道上,使之沒能及時趕到關原的主戰場。這樣的結果,使得關原的德川家康陷入兵力上的絕對劣勢。但天下大勢不可逆轉,由于石田三成的眾叛親離,西軍終于一敗塗地。

戰後,作為戰敗者的真田昌幸、信繁父子不得不接受德川家的懲罰。本來,在信濃山中飽受恥辱的秀忠想要處死真田父子以泄憤,但由于立下戰功的真田信之的舍命求情,最終將判決改為沒收真田家領地,並將真田父子二人發配往紀州高野山,後來又改為在紀州九度山軟禁。

九度山的生活,是艱辛而又痛苦的。雖然在德川家為臣的真田信之經常派人送來衣服食品等物,但真田父子的生活還是十分困難,以至于有時竟然難以維持,不得不借款度日,這對于曾經名噪一時的領主真田昌幸來說,真是難以接受的現實。

在軟禁期間,真田父子仍然經常討論兵法戰略以及天下大勢,還希望有一天能夠再度起兵揚名海內,但時間一天一年的過去,德川家根本就沒有寬恕他們的意思。1611年6月4日,真田昌幸就在這困苦的生活和失望的等待中盍然辭世,而真田信繁此時的心中則充滿了對德川家的怨恨之念:

“有朝一日必取兩代將軍之首,揚真田之名于天下……!”

就在這樣的怨恨和夢想之間,真田幸村的青春年華悄然溜走,艱難的生活使他早生華發,一天一天的衰老下去了……

大坂之陣

1614年仲秋的一天,一名大阪城的密使來到了九度山中,帶來豐臣家的旨意——邀請真田幸村出山,為豐臣家作戰,對抗德川家康的攻勢。

這一訊息點燃了幸村內心深處的火種,為了證明自己的才能,也為了能向德川家復仇,幸村接受了豐臣家的邀請。當年十月初的某一天,幸村召集村人召開酒宴,當所有人酣醉之時,幸村則帶著少數家臣逃離了九度山,隨行的還有自己13歲的長子——真田大助幸昌。

1614年十月上旬,幸村一行人出現在大阪城中。由于其父昌幸的名聲,幸村在大阪頗受歡迎,很快就被任命為軍隊長,以軍師的身份頻頻出席高層軍事會議。自認為可以發揮才能的幸村此時也志得意滿,光彩煥發,極力闡述自己的戰術策略。但由于他的許多出城野戰的想法過于冒險,與大阪高層意見不合,因而沒有被完全採納。而在大阪城南三之丸南面建造的防御城堡"真田丸"則是幸村比較成功的策略之一——大阪城的西面是瀨戶內海,北面是天滿川、淀川,東面則是大和川的支流,地形復雜,提供了一定的防御力。相比之下,大阪城南則多數是寬闊的平地,防御力較弱。大阪城中的二位軍師——真田幸村和後藤基次同時註意到了這一點,並先後向豐臣家的領導層提出在大阪城南面建造一座出城(指修建于城牆之外的小城,可以作為防御工事)。兩人的提議均得到了採納,但在到底是由誰來主持修建以及負責守備的問題上,兩位豪傑都自告奮勇各不相讓,以至于在一段時期內發生了激烈的爭執。

就在二人爭執不下之時,大阪城內忽然興起了奇怪的謠言:幸村沖陣“幸村殿之所以要在南面城外防守,乃是為了方便與其兄信之聯絡,把德川大軍引入城來……”

而後藤基次聽到這種傳言之後,當即嚴肅地表示:

“幸村殿在出城守備乃是為了更好的向敵軍挑戰,這樣的謠言真是痴人說夢!”

隨後,基次主動辭退了建造出城的工作,把這項任務轉讓給了真田幸村,通過自己的行動表達了對幸村的堅決支持。

最後,這座出城,在幸村的主持下,于大阪城南平野口正面、惣構東南面建築完成。這座被稱作"真田丸"的建築物是一座扇形的城砦,三面挖掘了壕溝,樹立了雙重的柵欄,城中設定了箭塔、瞭望和樓閣,每一點八米就開了六個槍眼,是一座堅固的防御工事。真田丸的建造,不但彌補了大阪城南相對薄弱的防御力,同時為大阪軍出城野戰之時,能夠迅速的佔領城南的篠山高地創造了便利條件。

就在真田丸建造期間,關于幸村與德川方勾結的謠言仍然沒有完全消除。大阪的高層仍然不能完全消除對幸村的疑慮,最終決定在真田丸後方的惣構地方安置一萬大軍,以備幸村投敵反戈一擊。

1614年11月,大阪城周圍戰爭的氣味越來越濃烈。真田幸村為了爭取主動,派小股部隊離開真田丸,在其南面的小橋地方的篠山警戒。

另一方面,1614年11月11日之後,德川軍徐徐的縮小了對大阪城的包圍網,向大阪城南步步逼近,在據大阪城一點五公裏的地方安營扎寨。

戰爭一開始,德川方作出了長期包圍的架勢,這樣的情勢對于幸村這樣滿心復仇烈火的武士來講實在難以忍受,于是他策劃了一次狙擊家康的計畫——

1614年11月27日,真田幸村通過忍者的情報得知,家康將在次日親自乘船到福嶋方面視察戰場,認為這是一舉擊斃家康的絕佳機會,當即召集了善于使用鐵炮的士兵50人以及武藝高強的武士18人,于當晚22時左右乘船從天滿川出發,隱藏在博勞淵南面的蘆葦叢中。當時正值嚴冬,天氣很冷,真田的士兵們不得不抱在一起取暖,幸村便和士兵們一起喝酒跳舞取暖,並把油脂塗抹在裸露的皮膚上以防止凍傷,堅持等待著家康的到來。

而另一方面,28日早晨,正當家康照原計畫要乘船出巡時,卻不知為什麽原因被德川秀忠阻止了,而是派遣本多正純代為巡查。苦等了一夜的幸村等人發現了這一變化之後無比失望,當即有士兵提出狙擊本多正純,但幸村斷然拒絕道:

“我是為了狙擊家康而來的,殺死其他人又有何用!”

說罷,便帶兵悄然撤退了。

當年12月,七十五歲的德川家康親自視察了陣地之後,認為正面強攻大阪會使本方遭受很大損失,于是對聯軍將領之一的前田利常說道:

“對于大阪城,強攻之策不可取。請貴殿在本隊的陣地前挖掘壕溝,並在後面累起高台,通過大炮射擊打破對方的防御工事。”

前田利常得到命令,當天就指揮本部人馬展開行動,挖掘壕溝構築土台。但這一切行動,都被真田丸內的望樓上的哨兵觀察得一清二楚。真田幸村很快理解了前田軍的意圖,為了阻止敵人的行動,幸村向前田陣地正對面的篠山增派了士兵,並命令他們向前田軍修建土台的工匠和士兵射擊。這樣的襲擊一連持續了數日,每天都會給前田軍造成近百人的傷亡,前田利常的工程根本無法進行下去,隻得作罷。

1614年12月3日,了解到這一情況的德川秀忠感到無法再忍耐下去,于是派遣近側謀臣本多正信作為使者來到前田陣中,向利常下達了主動出擊、"將陣地推進至岡山,奪取篠山"的命令。

本來被真田軍騷擾得不勝其煩的前田利常當即整飭人馬,與另一路諸侯本多政重一起,于第二天凌晨兩點向篠山陣地出發。兩隊人馬本來預想在篠山會發生激烈的抵抗,卻沒想到真田幸村早已把部隊撤回了真田丸。前田利常急忙派遣橫山長知與山崎長徳兩隊人馬追趕,但兩人不了解地形,在黑夜裏迷了路,隊形散亂士氣低落,一直來到了真田丸之前還沒發現真田軍的蹤跡,因而也沒有對真田丸展開攻擊。緊接著,本多政重隊也來到真田丸之前,準備展開攻城。

看到德川軍的人馬在城外亂糟糟的情形,真田軍的將士紛紛請戰,想要出城迎敵,但幸村沒有同意,而是命令大部分士兵作短暫的休息以養精蓄銳。又過了不久,當城外的德川軍已經整飭下來,幸村便派一名士兵戰在城牆上向外面罵陣,聽到這種挑釁的言語,前田家的眾將都壓抑不住心頭的怒火。前田軍部將奧村栄頼率先帶領本隊士兵沖上真田丸的城牆,但很快被真田軍密集的火槍射擊打退,前田軍死傷無數,奧村栄頼本人也身受重傷。緊接著,本多政重也率隊展開攻城,但同樣被真田軍的槍林彈雨打了回來。這之後,前田軍第三隊大將富田重政趕到,也加入了對真田丸的攻擊,仍然不能攻破城牆。

在此戰之前,前田利常為攻城準備了許多竹盾,以防備真田丸內的火槍打擊,但這一夜計畫外的盲目攻擊使得這些竹盾根本沒有派上用場,反而是前田軍死傷甚重。對于部下這種不聽從指揮的擅自行動,前田利常非常憤怒,下令全軍停止進攻,撤出篠山,把本陣駐扎在了木野村。

發現真田丸戰鬥打響,德川聯軍中的井伊直孝與松平忠直兩軍也不甘落後,向真田丸西側的八丁目口方向進軍,進攻大阪城,並突破了城外的第一重柵欄。與此同時,豐臣軍中也發生了事故——石川康勝的士兵碰倒了火葯箱,引發了劇烈的爆炸,而城中作為德川軍內應的南條元忠也伺機作亂,想把德川軍放進城來,但幸好被守衛發現,當即予以逮捕,幾天之後處以了斬首之刑。而城外與南條元忠勾結的藤堂高虎並不知情,見城中火起,當即指揮本隊向谷町口發動進攻。隨著藤堂、井伊、松平三路人馬開始攻擊,大阪城南駐扎的德川聯軍各路人馬也紛紛展開總攻!

但大阪城中的著名軍師、浪人兵法家後藤基次早已預料到了德川軍的進攻路線,並預先做好了兵力調配和防守計畫,從八丁目到谷町口一帶守備的如銅牆鐵壁一般,德川軍根本無法攻破!

在激烈的戰鬥中,年輕的武將木村重成身先士卒,率隊與沖至第二重柵欄之前的井伊、松平兩軍先鋒交戰,甚至親自跳進護城溝豪中與敵軍的士兵廝殺。同時,井伊軍的側翼也遭到了來自真田丸的狙擊,以至于腹背受敵,不得不狼狽撤出柵欄,留下了五百多具死屍。

戰鬥一直持續到正午時分,大阪城中的後藤基次、長宗我部盛親、北川宣勝、明石全登等隊與真田丸的守軍一起以猛烈的火力向城外反復射擊,德川軍死傷甚重。但由于德川方的各路人馬都被憤怒沖昏了頭腦,再加上礙于顏面,誰也不願先行撤退,仍然不顧一切的沖鋒,戰局幾乎變得難以收拾。最終,還是德川家康派來使者下令撤兵,而德川家的譜代重臣井伊直孝也率先領兵撤退,其他各路人馬才紛紛撤出戰場。

這一戰,德川軍戰死超過兩千人,事後,德川家康、秀忠對盲目出擊的松平忠直、井伊直孝兩軍的將領進行了嚴厲的呵斥。

這場被稱作真田丸攻防戰的戰鬥,也是大阪冬之陣中最激烈的一場戰鬥,以豐臣方守城獲勝而結束。而勝利的取得,則應該歸功于真田幸村機智的誘敵之計,後藤基次敏銳的洞察力和運籌帷幄的指揮,以及木村重成等將領奮不顧身的作戰。

真田丸之戰結束後,真田幸村的武名在德川方士兵中留下了恐懼的烙印。家康也意識到強攻大阪城很難奏效,把戰術方針改變為圍困。戰事從此陷入了膠著狀態,雙方都不願主動出擊,而是靜靜的等待。

大阪冬之陣在經過了近一個月的對峙之後,豐臣方終于在德川方的炮擊威脅下簽訂和談條約。

根據史料《難波戰記》的記載,1614年12月中旬,遭受了炮擊的豐臣方領導層召集所有主要將領討論對議和的意見。會上後藤基次和真田幸村兩位主要軍師代表所有浪人武將表達了意見。後藤基次堅定的說:

“如今守城作戰的武士們都曾深受已故太閣的大恩,對于家康這等忘恩背主之臣無不同仇敵愾。如今敵軍的彈葯、糧草有限,而且補給困難,正當一鼓作氣將其擊敗之時,和談之議實不可取!”

真田幸村也贊同道:“方今之時,三軍用命,將士戮力,即使沒有外援,大阪城也決不會陷落!何況五日前之戰(真田丸攻防戰),我軍士氣已令敵軍膽寒,隻需堅守,敵軍內部必自生變亂。而此時德川方所提出的和談,根本就如同渡口往來之舟,反復無常,毫無誠信可言,斷不足取!”

他們的論述被整理後交給豐臣家的家老們以及淀姬和秀賴母子討論。對此,豐臣家的家老重臣織田長益和大野治長也向淀姬陳述了自己相反的意見:

“御親子殿下(指淀姬和秀賴母子)如果不想在雜兵的幫助下自殺,接受和談是唯一的機會……”

最終,被連日來的廝殺、圍困和炮擊折磨的心神不寧的淀姬含著淚說道:

“城中的兵力果然是不足以御敵。當年,源賴朝公困頓之時曾在朽木的樹洞之中藏身,最終成為天下之主。我兒秀賴乃是太閣殿下嫡子,古人雲'積善之家必有餘慶',今日暫且隱忍一時,將來還會有東山再起的機會吧……請對將士們說,秀賴已經同意和談之事了……”

就這樣,豐臣方同意了和議,同時也全部接受了和議的條件——包括拆除大阪城外全部防御工事。

這樣的結局令那些歷盡千辛萬苦進入大阪城奮戰的浪人武將們扼腕嘆息,而看到自己辛苦建立的城防體系以及"真田丸"被德川方拆除,幸村父子更是痛心不已。

而同樣是根據《難波戰記》的記載,在和議達成之後,也就是1614年12月25日,德川聯軍中的兩大諸侯伊達政宗與藤堂高虎找到了德川家康近側的謀臣本多正純,提出:

“如今雖與豐臣家和睦,但最後的決戰仍然不可避免。不如趁現在大阪城外圍防御工事都被拆除,一舉攻入城中,必將大獲全勝……此乃天賜良機呀!”

然而當德川家康聽到這一提案之後,不禁長嘆一聲道:

“諸殿此言差矣……違背誓約,此等不義之行必受天遣,這樣的例子自古以來也不在少數。最近的一次便是慶長五年關原一戰,秀吉公屍骨未寒,石田治部少輔便背主忘恩,糾集四國、九州以及畿內諸大名意圖謀反。豐臣秀賴公年少無知,也參與其中,想要討伐像我家康這樣的忠臣。然而邪不勝正,石田三成等逆賊一戰而潰,終于伏誅。當時便有將士提議殺害秀賴公,但我考慮到已故的太閣秀吉公,心懷慈悲,並沒有對秀賴治罪。如今的討伐,我等也是替天行道,秀賴若是在議和之後能夠棄惡從善,我想還是與他世代和睦下去。倘若他仍然護惡不悛,多行不義必自斃,乃是天罰他豐臣家。”

“此正所謂'自業自得'之故。當年織田信長公以下克上,放逐大將軍足利義昭,可謂不義。最終,信長公之子被明智光秀所殺,織田家也日漸衰落。”

“當年甲州之武田信玄公,乃是威震天下之名將,卻在少年時放逐其父信虎,可謂不義。結果在三河野田之戰身中流矢,不得善終。家業傳于不肖子勝賴,一代而終。”

“秀吉公深受信長公之恩,卻篡其家業逐其子孫,可謂不義。如今其子秀賴行事顛倒,正應前世之報。”

“這樣的例子,古今中外可謂多矣。我當年與信長公共同作戰,當秀吉公吞並信長公家業之後,我也曾為支持織田信雄殿下而不惜與天下大名為敵,一戰而勝。與秀吉公和睦之後,我作為豐臣盟軍的一員作戰,消滅國中強敵履立戰功,從無二心——以至于有人認為我家康是豐臣家的家臣,這其實是錯誤的……但是,即便沒有君臣之義,我仍然一再的原諒秀賴所犯的罪行,此次和睦之後,如果他在起謀反之心,乃是自取滅亡……我家康行事,不敢有違天理人倫,願上天佑我子孫百代天下永保,血脈存續不絕……”

家康的這一番言論,令在場聞之者無不感嘆動容……

在和平期間,德川、豐臣雙方軍中許多舊日相識的武士們開始來往。其中,根據《難波戦記》記載,有一名叫做原貞胤的武士前來拜訪真田幸村。

這位原貞胤乃是武田信玄的舊臣之一,武田家滅亡後,作為浪人流落鄉野。但他當年的武勇剛強之名遠播于外,被越前大名松平忠直招募至帳下,成為其"黒幌眾\"的一員。此次合戰,原貞胤聽說真田幸村在大阪方效力,一直想去拜訪但沒有機會,直到和談期間才得到了松平忠直的許可,興高採烈的前往大阪城與幸村會面。

兩人乃是舊相識,見面後寒暄問暖,把酒言歡,談論逝去的光陰,心馳神往,不由得都有幾分醉意了。席間,幸村道:

“和議不過是一時的權宜之計,再度開戰是不可避免的。我幸村身為一方的大將,不得不考慮生前身後之名聲,再度開戰之日必將戰死沙場,恐怕與您是難以再會了……我身為武士,戰死沙場不過是本分而已,可惜的是我的長子幸昌,在渡過了十四年的浪人時光之後,卻要遭此命運,實在是不應該呀……”

這位令德川數萬大軍膽寒的勇士,其言語之中卻流露出傷感失落之意,原貞胤也不禁默然無語了……

接著,幸村用手指向桌頭放著的一隻頭盔道:

“那邊的裝飾有鹿角的頭盔乃是我家世代相傳的家寶,當年由先父交到我手中。將來上戰場,我就戴著它去戰死吧……如果你要是在戰後見到了這件兜,就請把它當作我幸村的首級供奉吧……”

原貞胤聞言慨然道:

“戰場之上有誰能確保生還呢?如果我也戰死,那咱們便在黃泉再見吧!”

隨後,幸村又牽出一匹名為"白河原毛"(有白色條狀斑紋)的駿馬,馬身上裝備著白色的鞍韉,其上裝飾著金色的真田家家紋"六連錢"。幸村翻身上馬,昂然對原貞胤說道:

“我這匹寶馬,可以與古代中國周穆王見西王母時所稱之八駿匹敵!"緊接著,幸村抬手向南一指,"如今大阪城外的防御已經被破壞,決戰必然是在南面的平野地方展開,我就乘坐此馬與德川的大軍交戰吧!可惜的是它還沒有留下後代……這匹馬可是我的秘藏之寶呀……”說罷,幸村翻身下馬,神色黯然……

晚飯之後,原貞胤返回本營,從此再也沒見過真田幸村的面。第二年五月,在天王寺的決戰中,據說幸村就是頭戴上面所說的鹿角盔、乘坐著駿馬"白河原毛"壯烈戰死的。

正如真田幸村、後藤基次等人當初所預料的,和談不過是德川的障眼法。第二年夏天,也就是1615年4月,德川家康終于再次下達了討伐豐臣家的命令。

這一次,豐臣家的領導層不得不下定決心決戰到底。由于大阪城外的防御工事和壕溝都已被破壞殆盡,豐臣軍決定主動出擊作戰。然而由于指揮不利,在4月中無論是對大和郡山城的攻擊還是對紀伊和歌山城的攻擊都以失敗告終,還折損了塙團右衛門直之等猛將。

4月30日,為了應對步步逼進的德川大軍,大阪城舉行了重要的軍事會議。會上,真田、後藤兩位軍師再次表達了相左的意見,並展開了激烈的爭論——

後藤又兵衛認為,德川方主力很可能由大和路進攻,而小松山則是其必經之路。小松山口地勢險要易守難攻,如果在那裏設伏也許會有機會一舉擊斃家康本人,從而扭轉整個戰局。

而真田幸村認為,如果全軍在小松山口布陣離城太遠,如果敵人從河內路的八尾和若江進攻則會難以防備,而且一旦小松山陣地被突破,大阪城也難以防守。不如等到德川軍全部集中在大阪城下,豐臣軍也全部出擊,就在大阪城南天王寺到岡山一帶的寬闊平原地帶展開正面決戰,由真田、毛利的先鋒部隊擊潰德川聯軍的先頭部隊,再由豐臣秀賴親自率旗本軍出城作戰,一舉擊潰家康本陣,同時派遣明石全登帶領奇襲隊從後路包抄,趁亂砍下家康的首級。

爭論的結局,最終還是確定採納了後藤基次的方案。但豐臣家的高層還是充分的考慮了真田幸村的意見,于是決定由木村重成、長宗我部盛親等將領率領城中近一半的軍隊(兩萬餘人),從河內路出擊,防備德川軍從八尾地方進攻。同時,把大和路的部隊分為兩部分——後藤基次、薄田兼相作為第一隊,在小松山埋伏,真田幸村、毛利勝永作為第二隊,在天王寺布陣,作為後援,如果第一隊作戰不利可以及時撤退以保留兵力。

總的來說,大阪方這種首鼠兩端的用兵方法很令二位軍師不以為然——在這種緊要關頭都不能果斷用兵孤註一擲,本來就兵力不足還要分兵數路,隻能導致被各個擊破。但軍令如山,各路將領也隻能分頭行事去了。

5月5日傍晚,豐臣方大和路方面軍的後藤基次、真田幸村、毛利勝永三員主將在平野的後藤陣地把酒話別,約定第二天凌晨在道明寺會合,共同伏擊德川軍。隨後,真田、毛利返回天王寺陣地,後藤基次則獨自作著出征的準備。

沒想到,當夜天將大霧,毛利和真田兩隊在集合過程中發生了混亂,在加上本來就對當地地理不熟,行軍十分緩慢。當第二天(5月6日)上午十點左右,毛利勝永隊到達藤井寺村(在石川西岸、小松山以西)時,已經傳來後藤基次、薄田兼相戰死、前軍全面潰退的訊息。毛利軍立即停止了前進,又過了一個小時,真田幸村及渡邊紀兩隊才姍姍而來。真田、毛利兩軍的遲到,可說是後藤基次戰死的主要原因,但從後來的情況來看,即使後續部隊加入戰鬥,最多也隻是能擊敗德川軍的先頭部隊,並不能達到一舉擊斃德川家康的目的。

很多人認為,真田幸村本身並不看好後藤基次的計畫,因此故意遲到以儲存實力,希望能在自己預想的戰場天王寺進行最後的決戰。但也有史料記載,幸村在到達藤井寺村、得知後藤基次戰死的訊息之後,曾痛苦的自責說:

“我要向後藤隊那樣突擊,就這樣戰死算了……”

而毛利勝永勸慰他說:幸村鎧甲“遲到並不是貴殿的錯,而魯莽的戰死也于事無補。不如明日就在秀賴公面前奮戰至死,方顯忠臣本色!”

但真田幸村並不甘于就此敗退,而是從藤井寺村向南進發,以求接應前軍的殘兵,並在古市村一帶遇到了伊達家的先鋒精銳部隊——由片倉重綱率領的騎馬鐵炮隊。

片倉重綱乃是伊達家第一智勇雙全之將、片倉景綱的長子,正值少壯之年,繼承了其父的武勇,初次上陣,便在小松山一戰擊斃了名將後藤基次,此刻正是意氣風發。他所率領的騎馬鐵炮隊(騎鐵),乃是伊達政宗獨創的精銳部隊,兼備了騎兵的機動力和火槍兵的遠程殺傷力,在小松山一戰中顯示了極大的威力。

面對名揚天下的真田幸村,片倉重綱顯得初生牛犢不怕虎,當即指揮部隊進攻,由騎兵隊、步兵隊和騎鐵隊正面突擊,步兵鐵炮隊在兩翼分散射擊。

面對片倉軍騎鐵部隊的進攻勢頭,幸村命令部隊後撤避其鋒芒,待其接近後再一齊攻擊,同時鐵炮隊向左右延伸,成雁形陣形射擊。

雙方很快展開混戰,槍炮隆隆,殺聲震天。伊達軍的裝備精良,在這一戰中所使用的鐵炮達800挺之多,火力很猛。在亂戰中,幸村的長子真田幸昌和大將渡邊紀先後中彈負傷,退出戰鬥,但真田幸村仍然指揮對攻一步不退。最終,片倉隊由于從夜裏就連續作戰,士兵比較疲勞,為了避免昂貴的騎鐵隊受到過大損失,重綱下令撤出了戰場。真田幸村本想乘勝追擊,無奈敵軍的增援部隊出現,本方損失也不小,也向西撤回了藤井寺村。

這一戰,自成年以來未嘗敗績的真田幸村認識到了年輕的武將片倉重綱的實力,同時二人也相互間產生了惺惺相惜的感情。以至于有傳說講,當天夜裏幸村曾出城約見重綱,並把自己的女兒托付給他照料,而這個叫做"梅"的女子後來就成了重綱的妻子……

下午四時,從河內方面傳來了長宗我部、木村兩軍戰敗的訊息,藤井寺村的豐臣諸軍也不得不向大阪城撤退,真田幸村與毛利勝永一齊擔任了殿後的任務。而德川軍各路人馬由于連續作戰比較疲憊,並沒有進行追擊,豐臣軍得以安然撤兵。期間,真田幸村面對不敢追擊的德川聯軍,留下了“關東雄兵百萬,竟無好漢一人!”的豪言。

1615年5月6日晚上,大阪城中彌漫著絕望的氣息。在大阪夏之陣以來,豐臣軍連受挫折,損失了眾多優秀的將領,已經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不得不背水一戰了。

當夜,真田幸村獨自找到首席家老大野治長,講述了自己最後的作戰方案,即全軍出擊,在天王寺到岡山口一帶與德川軍正面作戰,在擊破德川軍先陣之後在由豐臣秀賴親自出馬,長驅直入德川家大本營,一舉擊殺德川家康。會談中間,毛利勝永也加入進來,對真田幸村的計畫表示了堅決的支持。

幸村之所以一再要求秀賴親自出戰,主要是考慮秀賴作為豐臣家的當主、朝廷的右大臣,又是天下之主秀吉的親子,一旦出現在陣前一定能鼓舞本方鬥志,也許還會使敵方陣營中部分受過太閣大恩的諸侯回心轉意,瓦解德川聯軍的士氣。而就秀賴本身來說,雖然已經成年(22歲),但從未上過戰場,甚至沒有出過大阪城一步,要他指揮大軍作戰是根本行不通的。而在當時的情況下,大野治長已經無計可施,隻能一口答應了幸村的計畫,以求各路將領能夠用心作戰,但淀姬是否真的能同意秀賴出戰,或者說秀賴是否真的能親自來到戰場之上,他心裏也完全沒有把握。

5月7日上午10點左右,德川、豐臣兩軍一南一北,與大阪城南的天王寺——岡山口一帶對圓了陣勢,日本戰國最後的大決戰一觸即發。

這一戰,豐臣家總兵力五萬左右,而德川聯軍則超過十五萬,兵力的差異一目了然。雙方的陣營中,各色旌旗遮天蔽日,眾多的武士鬥志昂揚。真田幸村的部隊再加上下屬部將渡邊紀、伊木遠雄等人的部隊共5500人,與另一名勇將毛利勝永的隊伍一齊,位于天王寺戰場的最前沿。

真田幸村的隊伍採用武田流兵法編製,以騎兵為主,士兵都身穿紅色鎧甲,背紅地百邊"六文錢"旗幟,在戰場的陽光下如同烈火一般!真田幸村與其子、十五歲的真田大助幸昌也意氣風發,心無牽掛的投入人生最後的大戰。

決戰在正午開始。遊戲中的真田幸村(24張)

首先是德川軍的先鋒本多忠朝隊向豐臣軍射擊,而與其正面相對的毛利勝永軍立即予以還擊,隨後兩軍展開了激戰。

在戰爭的開始,真田幸村並沒有急于加入戰鬥,而是按兵不動,因為他有著明確的戰術目標,那就是德川家康的項上人頭!

“以戰場上的兵力而言,豐臣軍必敗無疑。但隻要殺死兩代將軍(德川家康和秀忠),戰局就會逆轉!……如果秀賴公能夠親自出馬,那取下德川家康的首級也不是沒有可能吧……”這便是幸村當時的想法。

因此在毛利勝永與本多隊激戰之時,真田幸村沒有指揮進攻,而是焦急的等待大阪城中的動靜,希望豐臣秀賴能率領大軍出城,能夠打出當初太閣秀吉公那威震天下的金葫蘆帥旗……但一切終究沒有動靜。隨後幸村通過忍者的報告得知,由于淀姬的阻止,秀賴已經放棄了親自出馬的念頭,並向德川方秘密派出了請降的使者。

但面對全軍將士,幸村依然激昂的表示,秀賴公一定會親自出馬,並派自己的兒子幸昌作為使者,回大阪城去請秀賴出戰。他的這種安排,多少也可以讓後人體會到這位勇將的舐犢情深吧。當幸昌離開後,幸村振臂一呼,烈火般的真田騎兵隊開始行動了。

真田隊開始進攻時,毛利勝永已經擊敗了本多忠朝軍,突破了德川軍在天王寺陣地的第一陣,正與第二陣、第三陣的各路諸侯激烈的混戰。真田幸村抓住這一機會,從混戰的陣地後面繞過,直接面對了第二陣的主將松平忠直本隊。

真田隊的3500人此時已與大谷吉治、渡辺糺、伊木遠雄隊2000人合流,士氣高漲,盡管面前的松平隊有15000人之眾,仍然勇敢的沖入陣中。

而松平忠直年輕氣盛,且繼承了其父松平秀康剛猛無畏的性格,正欲在真正的戰場上證明自己。他所率領的越前兵馬經過松平秀康的訓練,也具有很強的戰鬥力。兩軍很快陷入混戰,難解難分。

由于越前松平家的家紋是綠地黑矢羽根,故而越前騎兵都身著黑色鎧甲,身背黑色旗幟,與真田的赤備騎兵混戰時,隻見煙塵之中盡是黑紅兩色的旗幟來來往往,各不相讓,戰鬥進行的異常慘烈。以至于這場大戰結束之後,京都、大坂、堺等地的兒童們把當時的情景變成歌謠加以傳唱:“掛かれ掛かれの越前眾、たんだ掛かれの越前眾\命知らずのツマ黒の旗……”

雖然松平軍在人數上佔有絕對優勢,在士氣和戰鬥力上也不處于下風,但松平忠直本人的戰術指揮能力卻遠遜于真田幸村。真田幸村為了盡快突破松平忠直的糾纏,進攻德川軍本陣,派出忍者潛入松平軍後方,散布謠言說:“淺野軍已經投降豐臣方了!”

而此時,作為後備軍的淺野軍見到前方吃緊,正在向今宮方向移動,這使得真田軍的流言取得了意料之外的大成功,松平忠直的部隊陷入了巨大的混亂,後面的德川家康見狀,不得不派出旗本軍幫助忠直收拾局面,而真田幸村趁勢突破松平軍的陣地,直殺入家康本陣之中!

德川家康的本陣兵馬雖有15000之眾,但其中一部分前去幫助松平忠直收拾局面,另有一部分前往阻擋毛利勝永的攻勢,使得真田軍突如其來的進攻並沒受到太大的阻力。而作為家康近衛軍的"馬廻り眾\"多數是新招募的武士子弟,沒經過什麽陣仗,平時操練也不夠,一見到烈火燎原一般的真田騎兵,自己先亂了陣腳四處逃散了。在這種情況下,家康也不得不倉皇後撤。當時,家康的身邊隻有近側武士小傈正忠一人,窘迫之時,甚至想到了剖腹自殺……

與此同時,毛利勝永也突入德川家康本陣,與真田幸村配合,在數倍于己方的敵軍陣中反復突擊,殺的七進七出。但由于家康在逃跑時命下令放倒了帥旗,使得豐臣軍無法找到他的位置,這一看似不體面的做法,反而凸顯了家康作為老練的指揮家高超的臨戰指揮才能。

漸漸的,隨著時間的推移,真田軍的傷亡越來越大,士兵由于長時間作戰而疲憊不堪,士氣低落。與此同時,松平忠直已經重新整飭了兵馬,並攻取了真田幸村後方的茶臼山陣地,切斷了真田軍與後方的聯系。腹背受敵的真田軍,再也無力支撐,漸漸陷入混亂。

真田幸村此時已經身受多處槍傷,渾身是血,雖然不是致命傷害,但已經嚴重消耗了體力,實在無法再騎馬指揮作戰,于是率領殘兵退入當地的安居神社休息,並拒險而守。在安居神社中的幸村,由于傷痛和疲勞已經有些甚至模糊。他用盡最後的力氣遙望巍巍聳立的大阪城,一時間,年輕的長子大助、去世的父親昌幸、失約的主公秀賴、忠誠的戰友後藤又兵衛……許多的回憶涌上心頭,不由得長嘆一聲……

下午4點左右,德川軍攻破安居神社,真田軍全軍覆沒,大將真田幸村被西尾仁佐衛門砍下了首級,時年48歲。

雖然真田幸村最終未能取下德川家康的首級,扭轉大阪之陣的戰局,但他通過戰鬥證明自己實力,從而揚名天下的心願得以達成,也可謂求仁得仁,死得其所了。

豐臣覆滅

大阪城中的真田幸村雕像1615年5月7日下午4時,真田幸村死後,豐臣軍的在天王寺戰場上的其他各路人馬也開始潰敗。而隨著岡山口陣地的大野治房開始敗退,大阪城外的這場決戰已經進入了尾聲。

德川軍並沒有放過一鼓而勝的機會,而是積極的追擊大阪方的敗軍。大野治房在撤退途中曾經在大阪城下的稲荷祠地方停下,排成密集的槍陣阻擋了德川軍一陣,但並沒有堅持多長時間,還是向城中敗落了。

與此同時,得知主戰場戰況的德川聯軍其他各路人馬也開始行動——在大阪城東北方布陣的京極忠高、石川忠総兩軍開始進攻備前島,而在天滿川布陣的池田利隆也開始攻城……德川軍從四面八方攻進了大阪城中。

面對德川軍的攻勢,豐臣方的殘軍作了最後的巷戰抵抗。

一名叫做北村五郎的武士在城外放置了火葯箱,待大軍全部撤入城中後,射出火矢引爆了火葯,殺傷了許多德川士兵。

而豐臣秀賴在得知大勢去矣之後,曾一度想要親自出馬戰死,但被家臣速水守久製止,隻得與淀姬、大野治長以及許多近士隨從逃出了本丸躲避,幸村的長子真田幸昌就在其身邊保護。

不久,城中有作為德川方內應之人四處放火,造成了更大程度的混亂。入夜,豐臣方的士兵逃散殆盡,德川聯軍基本控製了整座大阪城。

第二天,德川軍的井伊直孝隊發現了藏在一座倉庫中的淀姬、秀賴等一行人,當即予以包圍。大野治長派出使者,想以自己的一家人的生命換取秀賴的安全,但遭到了井伊直孝的拒絕。走投無路的秀賴一行人不願受辱,隻得全部自殺,並放火自焚,真田幸昌也毅然自殺殉主,當時年僅15歲。(享年實際上大約是是十三歲,後來虛歲記做十六歲)

5月21日,秀賴的獨子國松在伏見城被捕,並于兩日後在京都六條河原被處斬,死時年僅六歲。至此,稱雄一世的大阪豐臣家至此斷絕,而真田家的香火則由真田幸村的哥哥信之一族以及幸村的次子真田守信流傳下去。此後的時代中,真田的姓氏再也沒有什麽作為,但真田幸村的名字卻永遠不會在仰慕英雄之人的心中消失。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