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情告別 -楊文軍執導電視劇

真情告別

楊文軍執導電視劇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真情告別》是由楊文軍執導,胡兵瞿穎孔琳胡東等聯袂主演的現代言情偶像劇,也是《真情告白》的姐妹篇。

該劇講述了一段發生在時尚雜志社的愛情故事,並于2003年2月播出。

  • 中文名稱
    真情告別
  • 外文名稱
    Truth farewell
  • 分類
    電視劇
  • 導演
    楊文軍

劇情簡介

大學畢業生文娜到《愛慕》雜志社應聘,成為雜志社的一名編輯。文娜的上司顧安臣兩年前喪妻,一直沉浸在自責中。在工作中兩人一直吵吵鬧鬧,各持己見。

劇照劇照

資深編輯周年進與妻子剛剛離婚。活潑、開朗的文娜使他從陰鬱的心情中解脫出來。他愛上了文娜,文娜也對他漸生好感。 總編李樺是個典型的女強人,但她逐漸被安臣不羈的氣質所吸引,開始追求安臣,並與之發生了一夜情。

安臣發現在文娜不高興時,自己總會有激烈的心跳,原來文娜在兩年前做換心手術時,使用的心髒正是安臣前妻臨終時捐贈的。發現這個秘密後,兩個人很快墜入愛河。周年進和李樺同病相憐,兩人合謀拆散安臣和文娜,不惜使用各種卑下的手段。與此同時,安臣一直困惑于自己的真愛:到底是前妻還是文娜?兩人關系出現裂痕,在內困外擾中,安臣失去工作,文娜被迫遠走加拿大,兩人關系步入絕境。

安臣在國內獨自奮鬥,文娜在加拿大默默地支持他。安臣終于認識到自己真正的所愛,灑淚向過去告別,到加拿大尋找文娜,兩人共沐愛河。

分集劇情

第1集

愛慕雜志社社主編安臣,英俊冷酷。一次練完拳,回雜志社的路上,因意外撞到了文娜。文娜來到雜志社報到,認出安臣,指責安臣行為不道德,卻被總編分派給安臣作助手,兩人都不滿意對方。雜志社竟派安臣和文娜一起去參加加拿大的重要會議。在加拿大出差期間,文娜始終看不慣安臣沾花惹草的毛病。文娜認定安臣是個花花公子。其實安臣藉著放蕩不羈掩飾內心的創傷。安臣預訂法國餐廳,文娜以為他又約了女孩,認定安臣放下第二天重要的會議不做準備,而去尋歡作樂。其實安臣來到當年向妻子求婚的餐廳,開了紅酒準備慶祝。最讓人不可思議的是,浪漫的燭光晚餐隻有安臣一人赴約,原來他的妻子許柔早就在一場車禍中喪生,安臣對著那張空椅子,含著眼淚慶祝結婚兩周年。​

真情告別

第2集

文娜無意在安臣行李中發現一隻胸罩,文娜氣不過安臣的輕浮,一怒之下把胸罩扔了,而那恰恰是安臣第二次開會的重要道具,情急之下,安臣逼文娜解下她自己的胸罩應急,總算把會議應付過去,而兩人的矛盾越發升級。由于文娜的冒失,給工作帶來了很多麻煩,使安臣非常不喜歡文娜,覺得文娜就像是掃帚星。二人回國後,雜志社被收購,要更換新的總編。社裏亂成一團,文娜擔心會被裁員,失聲痛哭,安臣也莫名其妙的有著連鎖反應。安臣在酒吧偶然結識了一個漂亮性感的女孩,因為酒醉正被一幫男人佔便宜,安臣出面替她解圍,第二天安臣到雜志社才知道,原來昨晚燈紅酒綠下風情萬種的女孩,竟是他們新來的總編──李樺。安臣因為帶狗去看病,在李樺上任的第一天就遲到,李樺很惱怒,而安臣也因為李樺的傲慢根本不買她的帳,兩人的第二次見面針鋒相對,冷嘲熱諷。下班後李樺更挑釁地要和安臣飆車。正準備載文娜外出採訪的安臣毫不示弱,駕摩托直追李樺。

真情告別

第3集

安臣飆車很過癮,卻苦了文娜。文娜因暈車吐髒了織給男友Ken的毛衣。安臣被迫熬了一夜陪文娜重新織了一件,當文娜滿懷喜悅去找Ken,卻發現Ken已移情別戀,這對文娜打擊很大。弄的同事們誤會她會自殺,安臣安慰文娜,但此時文娜傷心欲絕,反而怪安臣不懂感情。文娜傷心痛哭,使安臣再一次有心靈感應,奇怪之際,拿阿聰驗證一下,發現沒有這種反應,百思不解。文娜採訪中,因粗心幾近丟掉相機,碰巧被一名男子接住。他告訴文娜,相機就是記者的生命。原來他就是社裏最資深的記者周年進。阿進覺得文娜很可愛,文娜隨阿進去採訪,因失誤被李樺責怪,安臣和阿進幫文娜承擔責任渡過難關。下班後,安臣遇到阿進的妻子。阿進告訴安臣已和妻子離婚。

第4集

文娜約Ken見面,Ken提出分手。Ken臨走前送給文娜一張獎狀被阿嵐撞見,大怒之下要揍阿Ken,被文娜阻止。所有女同事都暗戀安臣,阿聰認為自己一樣優秀,卻被女同事嘲笑,阿聰心裏不服,發誓要追到一個超級美女,目標鎖定安臣的拳擊教練阿嵐。安臣也想撮合二人,極力幫阿聰說好話,但阿嵐卻心不在焉。阿嵐把碰到文娜和Ken的事告知安臣。安臣在酒吧裏碰到Ken和女人約會,盛怒之下在洗手間裏把Ken痛打一頓。文娜因失戀神情恍惚,安臣責怪文娜不值得為Ken傷心並撕毀了那份"特別優秀保姆獎"的感謝狀,被文娜打了一記耳光。文娜向安臣道出了心裏的秘密。

第5集

阿進對安臣講了離婚的原由,在安臣的勸說下阿進決心重新振作。文娜也決心忘記過去重新開始,安臣卻不大相信。阿聰在辦公室裏受到女同事的奚落,決心追求安臣的拳擊教練,漂亮活潑的方嵐。其實,阿嵐一直在暗戀著安臣,對阿聰的追求覺得很多餘。阿聰追求阿嵐的過程中,笑話百出。阿聰為了在女同事面前表現自己,被阿嵐當場打掉了一顆牙,搞得阿聰再一次在女同事中失去了威信。在雜志社的周年紀念活動上,文娜改變形象前去參加,卻弄巧成拙洋相百出,再加上由于鹵莽,冒犯了廣告商,李樺讓她立刻消失。這時,安臣出來替文娜解圍,文娜對安臣的印象由此徹底改變,舞會結束後兩人相約酒吧喝個痛快。

第6集

第二天,文娜酒醒後發現睡在安臣家中,誤以為安臣對她不軌,伸手又打了安臣。聽了阿嵐的解釋後,悄然大悟,對安臣有了新的了解。 李樺認為雜志銷量下跌,決定派人去採訪性情古怪的愛情小說家查小玲。因為安臣格外照顧文娜,招致李樺不滿,這個幾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又落在了文娜的頭上,文娜通過自己的努力加上安臣的幫忙,終于成功的完成了這次採訪任務。令同事們對她刮目相看。 安臣偶然發現阿進出賣雜志社,指責阿進的不忠,並在練拳時打傷了阿進,得知阿進是為了女兒的撫養權才被迫這樣做後,安臣原諒了他,決定幫阿進渡過難關。

第7集

李樺被前男友糾纏,安臣又一次救了李樺。二人去酒吧聊天,李樺很感激安臣。兩個人在交談中,安臣婉轉的拒絕了李樺對他的愛意。李樺很沒面子,但也聽取了安臣的意見,為了改變在同事中的形象,約大家一起唱歌。在大家盡興而歸時,她再一次堅定了追求安臣的決心。 文娜得知了安臣深愛著他死去的前妻,也終于明白安臣總是用表面冷酷掩飾內心的痛苦。 為了趕寫稿件,安臣和文娜準備加夜班,文娜在安臣的書房無意間聽到許柔(安臣亡妻)電話留言的錄音,又勾起了安臣痛苦的回憶。文娜得知了安臣深愛著他死去的前妻,也終于明白安臣總是用表面的冷酷掩飾內心的痛苦。 阿聰夜入拳館偷回自己的牙,事情敗露,阿嵐罰他為拳館打掃衛生,阿聰隻能無奈的答應。

第8集

一次偶然的機會,安臣聽了李樺訴說傷心往事,也勾起了自己的痛苦回憶,在酒醉後,兩個寂寞的人因為互相需要發生了關系。 李樺因為兩人關系有了變化而欣喜,可安臣卻找到李樺,說明昨晚的事情是一個錯誤,被拒絕的李樺非常生氣。 李樺找到安臣,對他傾訴愛慕之情,再一次被安臣拒絕了。李樺為了報復安臣,將他負責的工作給了別人。李樺更認為安臣拒絕自己是因為文娜,所以設計了圈套,約安臣到酒店。文娜將拿錯的檔案拿到酒店找安臣,正好看到李樺和安臣在一起,文娜再一次誤會了安臣。 阿進約文娜去看電影,文娜卻總惦記著安臣。她找借口拒絕了阿進,其實去了安臣的家照看他的寵物狗。阿進對安臣產生深深的嫉妒,在工作中和安臣成了死對頭。 阿聰在辦公室裏上網,被辦公室主任發現,下載後貼到牆上,通告全社。阿聰難堪之際,文娜挺身而出,幫助阿聰使阿聰萬分感激。 下班後,文娜在街邊見到阿進,原來阿進是在等女兒欣欣,在文娜的幫助下,見到了女兒欣欣。對此,阿進心裏很受感動。 李樺為整飭工作秩序,開會時宣布了若幹條例,招致了安臣的不滿,把床放到辦公室裏睡覺,公然與李樺作對。李樺大怒,沖進安臣辦公室,指責其行為。在吵鬥中,安臣故意親吻李樺,奚落她不是烈女,這更加深了李樺要得到安臣的強烈欲望。 拳館中,阿嵐向阿聰打聽安臣,其實阿嵐一直在默默關心安臣。文娜從阿聰處得知安臣和許柔的往事,很同情安臣。在幫安臣打掃房間時,無意間打碎了安臣和許柔過去親手挑選的台燈,于是重新買了一盞台燈賠給安臣,安臣回來發現後,又陷入痛苦的回憶中。 深夜,安臣到垃圾堆找被文娜扔掉的破台燈,卻見到文娜也在找,安臣很感動。

第9集

安臣很後悔那天晚上和李樺的一夜激情,因為他沒法忘記許柔,所以他希望李樺不要把那天晚上的事看得那麽重,而李樺下定決心不會放棄的。文娜聽到同事們的傳言,來找安臣證實,豈料安臣竟承認了和李樺的關系,文娜很失望,更感到傷心。安臣和李樺的事也讓暗戀安臣的阿嵐很失落,而阿聰竟趁火打劫,騙取了阿嵐的初吻。為了得到安臣,李樺開始行動,她先是把安臣負責的一個重要項目交給阿進,想讓安臣來求自己,她又以為安臣拒絕自己是因為文娜,因此設計讓文娜看到自己和安臣開酒店。文娜內心早已喜歡安臣,因此格外傷心,和安臣大吵了一架。阿進越來越喜歡文娜,但他發現文娜的心思都放在安臣身上,而且為了安臣的事拒絕了自己的約會,阿進很懊惱,遷怒安臣,兩人生矛盾。

第10集

由于對安臣的失望,阿進趁虛而入,嬴得了文娜的心,兩人產生了戀情。安臣無意間得知文娜曾作過心髒移植手術,而她現在的心髒恰恰是他前妻許柔的。安臣不知如何是好,再也無法否認內心對文娜的愛。他對文娜表明了愛意。而此時的文娜已經接受了阿進,文娜陷入兩個男人的愛情,不知如何是好。阿進知道了安臣對文娜的感情,也了解到安臣和李樺不清不楚的關系,他找安臣理論,兩人的矛盾進一步加深。由于雜志社刊登的文章得罪了人,本應該撞向安臣的車撞了進,阿進的腿瘸了,女兒欣欣要離開爸爸移民加拿大,阿進的身心再次受到毀滅性的打擊。

第11集

安臣為了車禍的事情,心裏很內疚,找阿進談心,但兩人的友誼早已沒有了,阿進開始了對安臣的報復。阿進乘機偷取了雜志社重要的廣告客戶資料,並賣給了競爭對手。拿到大筆錢,安臣成了這椿泄密事件的最大嫌疑人。阿聰和阿嵐經過調查,懷疑上了阿進,但是阿臣卻不相信。阿進知道後威脅阿聰,阿聰決定一定要查到底。

第12集

阿進和安臣展開了一場針鋒相對的拳擊賽。文娜無意間接了個電話,幫安臣找到了ALEX,但ALEX已經回加拿大了。安臣知道了阿進偷了廣告客戶資料,十分難過。阿進跪在地上求安臣原諒,但安臣轉身走了。安臣經過再三思量,決定替阿進受過,被雜志社開除了。安臣離開了雜志社,阿聰也不幹了,在網站當老板。文娜積極的幫助安臣找工作,阿進為此非常不高興,他在業內四處傳播安臣出賣雜志社的訊息,使安臣找不到工作。

第13集

安臣找到了一個非常不起眼的EASY雜志社工作,希望能通過自己的努力東山再起。李樺知道是阿進泄露了雜志社的重要機密,找到了阿進理論,可是阿進卻拿出李樺以前的把柄威脅李樺。文娜在安臣的小雜志社裏兼職幫忙,阿進知道了以後,和她產生了爭執,兩人之間有了裂痕。再加上安臣在遊泳池裏救了文娜,為文娜人工呼吸,令阿進嫉妒心越來越重。他在酒醉後,找到文娜家,對文娜非禮,文娜痛哭流淚。

第14集

文娜無意中將安臣的一個採訪泄露給阿進知道,阿進用手段搶了安臣的採訪,使EASY雜志陷入了巨大的困境。阿進卻拿著偷來的錄像帶來威脅李樺。阿進當上了主編,阿聰不服,兩人約好在業餘拳擊比賽上一比高低。李樺找阿進想要回錄像帶,但阿進卻繼續威脅她。這時的文娜處于兩個男人之間,心情相當混亂,由于文娜的疏忽,登錯了照片,造成了嚴重後果。阿進對文娜發脾氣,文娜心髒病復發,面臨生命危險。安臣為了救文娜,去求李樺幫忙,並違心的和她發生了關系。

第15集

李樺利用自己的私人關系,解決了官司,卻被雜志社開除了。阿進威脅李樺向總裁推薦自己,並當上了總編。安臣和文娜終于冰釋前嫌。李樺要求文娜離開安臣來報答自己,文娜又陷入矛盾。阿進一當上總編,就開除了兩名手下。安臣接到文娜的電話,得知李樺出事了,安臣及時將自殺的李樺送到醫院。李樺為了得到安臣,對文娜說自己已經懷孕了,使文娜和安臣產生了誤會。在業餘拳擊比賽上,阿進將阿聰打成重傷,住進了醫院。阿嵐再也沒法否認對阿聰的感情,兩人的感情明確了。打嬴安臣是阿進的最終目的,于是阿進服用了違禁葯品。在拳賽中,安臣敵不過進,被打成重傷,也進了醫院。文娜也看到了阿進醜惡的嘴臉,兩人的感情徹底結束了。

第16集

李樺和文娜同時展開對安臣的追求,李樺以先入為主的姿態,當自己已經是安臣的女朋友了,但她沒有得到安臣的愛。李樺又無意中見到阿進在用違禁葯品。

第17集

阿進私自拆了文娜的信,得知文娜的心髒是安臣死去前妻捐獻的,並告訴了文娜。阿進把他所知道的事告訴了文娜後,文娜果然以為安臣對自己的愛是由于懷念死去的妻子,心情極度激動的文娜再次暈倒,被安臣送到醫院。李樺因為失業和錄像帶的雙重打擊而一蹶不振,這一切皆由阿進而起。李樺把阿進的犯罪證據交給警方。阿進綁架了文娜,就在阿進要和文娜同歸于盡的時候,安臣出現了,兩個人經過一番搏鬥。

第18集

阿進用刀抵住了文娜的脖子。在緊急關頭,文娜提到了欣欣,喚醒了阿進的良知,他放了文娜,並向警方投案自首了,而文娜和安臣言歸于好。文娜仍懷疑安臣愛自己是因為自己胸腔內跳動的是他前妻許柔的心髒。安臣決定向文娜證明自己心意,他約了文娜見面。李樺萬念俱灰,她去醫院打掉了安臣的孩子,並準備遠走他鄉。安臣得知趕去機場送李樺,卻因此耽誤了和文娜的約會,更失去了向文娜解釋的機會,文娜離開了大家,誰也不知道她去了哪裏。阿聰和阿嵐決定結婚,可是就在結婚當天,阿嵐因為婚前恐懼,還是逃跑了。安臣和阿聰又重新過起單身生活。

第19集

安臣去監獄裏探望阿進,阿進向安臣暗示文娜去了加拿大,安臣決定隻身前往加拿大尋找文娜。在加拿大,安臣找不到文娜,他在華語電台做了一名主持人,希望藉以尋找文娜。文娜知道安臣在找她,但文娜始終沒有勇氣見安臣,一直在躲著他。兩年過去了,在一次義演活動中,安臣和文娜意外重逢,文娜得知安臣當年曾寫下一封信給許柔,並準備自己到許柔墓地向許柔告別,而信中安臣更希望許柔遠在天國為自己和文娜祝福。看著安臣兩年來一直帶在身邊視為寶貝的這封信,文娜終于被感動,兩人緊緊地擁抱在一起。

第20集

在醫院裏,安臣見到了死去前妻的朋友ALEX,得知前妻以前對自己冷漠,是因為得了絕症,于是安臣再度陷入了痛苦之中。將前妻的死亡歸咎于自己身上,想放棄自己的生命去跳河。 阿進將李樺和總裁的錄像帶改成李樺和安臣的名字發布到了網上,妄圖一箭雙雕。李樺和安臣陷入窘境,而李樺最擔心的恰恰是自己心愛的人會因此鄙視自己,李樺到了崩潰邊緣。以至于想殺了周年進。 而文娜對安臣的感情已經可以抵擋種種流言蜚語,她堅信安臣是清白的。阿進私拆了文娜的信,得知了文娜的心髒是安臣死去前妻捐獻的,並告訴了文娜。

第21集

阿進把他所知道的事告訴了文娜後,文娜果然以為安臣對自己的愛是由于懷念死去的妻子,她認為安臣愛的是顯然是他前妻那顆心,而不是自己這個人,心情極度激動中的文娜再次暈倒,被安臣送到醫院。 李樺因為失業和錄像帶的雙重打擊而一蹶不振,這一切都和阿進脫不了關系,李樺發誓要整倒阿進。 李樺終于查到了阿進的犯罪證據交給警方。阿進在絕望中綁架了文娜。就在阿進要和文娜同歸于盡的時候,安臣出現了,兩個人經過一番搏鬥,喪心病狂的阿進用刀抵住了文娜的脖子,文娜生死系于阿進一念間。

第22集

在千鈞一發關頭,文娜提到了欣欣,喚醒了阿進的良知,他放了文娜,並向警方投案自首了。 剛從死亡邊緣逃生的文娜和安臣重歸于好。可是安臣知道文娜心中還有隱憂,文娜顯然在懷疑安臣愛自己是因為自己胸腔內跳動的是他前妻許柔的心髒。安臣決定向文娜證明自己的真心,他約了文娜見面。 李樺萬年俱焚,她去醫院打掉了安臣的孩子,並準備遠走他鄉。安臣得知趕去機場送李樺,卻因此耽誤了文娜的約會,更失去了向文娜解釋的機會,文娜離開了大家,誰也不知道她去了哪裏。 歡喜冤家阿聰和阿嵐經歷種種磨難,決定結婚。可就在結婚當天,阿嵐因為婚前恐懼,還是逃跑了。安臣和阿聰,這對難兄難弟重新過起單身生活。

第23集

安臣去監獄裏看望阿進,阿進暗示文娜去了加拿大,安臣重新燃起希望決定隻身前往加拿大尋找文娜。 安臣找遍加拿大都沒能找到文娜,他在華語電台做了一名主持人,希望能通過電波尋找文娜。文娜知道安臣在找他,文娜始終沒有勇氣見他。 兩年過去了,在一次義演活動中,安臣和文娜意外重逢,文娜知道安臣當年曾寫下一封給許柔的信,並準備帶自己到許柔墓地向許柔告別,而信中安臣更希望許柔遠在天邊為自己和文娜祝福,可是因為送李樺去機場,安臣錯了良機。 看著安臣兩年來一直帶在身邊視為寶貝的這封信,文娜激動不已,還有什麽比這更能證明安臣愛的是自己而不是許柔的心呢。有情人終成眷屬,文娜終于被感動,兩人緊緊地擁抱在一起。 安臣和文娜在遙遠的異鄉,在壯麗的雪山頂一起向許柔宣讀這封特殊的告別信,遼闊的雪山回響著兩人對許柔,對過去的真情告別:再見了小柔,請祝福我們吧!讓我們就這樣開開心心地告別吧。

分集劇情資料來源

演職員表

職員表

演職員表資料來源

角色介紹

真情告別

安臣 | 胡兵

雜志社主編,由于妻子因與他吵架導致車禍去世,令他自責內疚。後遇到與妻子長得相像的文娜,還意外發現文娜的心髒便是妻子捐贈的心髒,于是和她在一起。文娜發現心髒的秘密後,問安臣到底誰是真愛。安臣最後才明白,自己的真愛是誰。

真情告別

文娜 | 瞿穎

模樣長得像安臣那去世的妻子,但在形象上她是戴著黑邊大眼鏡、著裝也很落伍的小土妹,而且不太自信;與安臣各種鬥氣,在相處中產生感情,後經過許多誤會,與安臣在一起。[6]

李樺 | 孔琳

新上任的雜志社總編。與安臣較量中愛上安臣,更與文娜競爭。最後看清自己沒有勝算,選擇了放手。

真情告別

周年進 | 胡東

雜志社記者,原與安臣是好友,後因文娜的關系、莫名的車禍使其腿瘸,與安臣友情破裂,心態也發生了極端的改變。

角色介紹資料來源

音樂原聲

歌名信息備註
心聽得見作曲:西村由紀江;作詞:海濤;演唱:胡兵、瞿穎片頭曲
《好的我才愛》作曲:張亞東;作詞:吳向飛;演唱:胡兵片尾曲

音樂原聲資料來源

幕後花絮

1、該劇是在2001年胡兵拍攝《鏘鏘兒女到江湖》時,與導演楊文軍在北京懷柔的外景地坐在鐵軌上聊天聊出來的。當時胡兵給朋友們打了很多電話,一個月後,告訴楊文軍都聯系好。

2、該劇是胡兵第一次擔任製作人、編劇的作品,也參與了投資,並且也是主演之一。

3、該劇是胡東和弟弟胡兵第一次合作的影視作品,也是時隔3年的胡兵和瞿穎繼《真情告白》後第二次合作的影視作品。

4、瞿穎、孔琳、保劍峰、倪景陽等演員因為胡兵是好友的關系,所以不計片酬和待遇出演該劇,此舉令胡兵感動。瞿穎更是不收報酬錄製主題曲。

5、瞿穎一開始並不喜歡自己在劇中所飾演的角色,于是主動參與劇本的修改。

幕後製作

創作背景

胡兵第一次當製片人選擇《真情告白》的題材,是因為當時的內地沒有比較好的偶像劇,于是他希望能夠作出一部很受歡迎的偶像劇集。

服裝道具

劇中的服裝造型費用為400萬。大到服裝、小到演員手中的鋼筆都是世界名牌,並且根據胡兵、瞿穎劇情變化而製作的名牌成衣達200件。

劇集評價

正面評價

該劇作為電視劇《真情告白》的姐妹篇,在製作上更加精良,在服裝、造型、場景上都有不俗的進步。整部電視劇拍攝手法獨特,影像風格新穎。與《真情告白》相比,此劇故事性更加強烈,人物趨于成熟,造型前衛、時尚。不過,雖然名叫《真情告別》,該劇除了主演還是胡兵、瞿穎以外,與《真情告白》沒有絲毫牽連,而故事也脫離了一般內陸偶像劇浮華虛幻的弊病(網易娛樂評)

劇中胡兵黑白色調的衣服與手表、首飾搭配得完美無憾,短發尖上漂染著幾縷金黃,清瘦的臉上留了很短的胡子,令造型上有新的不同的感覺(青年時報評)

反面評價

該劇其實是一個很通俗的愛情故事,整個架構還可以。但是題材涉及記者這個背景行業,有些不符。

在新聞現場,排在最前面的是電視台的攝像記者和報社的攝影記者們等,而劇中瞿穎、胡兵兩位時尚雜志社的記者沖鋒到所有記者的前面,為了搶新聞,不惜血戰。另外,雜志社成員似乎從來也不談論稿子的內容,空泛地說幾句,"你怎麽把我的稿子給斃掉了"。情感發展也略混亂,總編孔琳愛上了部下胡兵,職員瞿穎、胡兵互有好感,職員胡東又愛上了瞿穎,還有兩位青年成員互相愛慕。

還有劇中胡兵被胡東陷害,陷害的方法是偷看對方的廣告檔案,並從胡兵那裏"撬走"廣告客戶。這在邏輯上不通,因為雜志社分編輯部和發行部的。

(以上內容為北京娛樂信報評)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