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目如畫 -公子歡喜著小說

眉目如畫

公子歡喜著小說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眉目如畫是公子歡喜著小說,出版社龍馬文化。

  • 中文名稱
    眉目如畫
  • 作者
    公子歡喜
  • 出版社
    龍馬文化
  • 出版年:
    2009/7/8
  • 類型
    原創-耽美-靈神
  • 主角
    灰鼠 (典漆) 殷鑒

​文案

平凡渺小的灰鼠典漆怎麽也無法想到,

眉目如畫眉目如畫

被自己撿回家的重傷男子竟是盂山神宮之主、白虎神君殷鑒。

他更無法想到,傳聞中超凡脫俗的上界仙家居然就是這樣一個夜夜縱欲的花心大蘿卜。

同一屋檐下,時不時轟然坍塌的床伴、時不時傳來的曖昧不清的呻吟,還有男人時不時的嬉笑挑釁都讓典漆氣憤不已。下流!無恥!不要臉!小爺怎麽就撿回了你這個大混賬!

城中命案接二連三,

沈默寡言的和尚、瘋瘋癲癲的道者,不明來歷的陌路人接連而來,

為人仗義的灰鼠忙得暈頭轉向。

怎麽也料想不到,

大雨傾盆之時,身陷危機之刻,

站在身邊施以援手的正是這個被自己時時掛在嘴邊咒罵的殷鑒。

百年約定之期將近,

高高在上的神君深情款款∶「典漆,我喜歡你。」

依舊平凡依舊渺小的灰鼠暴跳如雷∶「呸!你早幹什麽去了?」

書評

眉目如畫

看眉目如畫,常常被裏面的人所吸引。

和尚道士妖精仙人,一個兩個都是痴情種子。

情愛裏最怕一個痴字,為了痴做任何事。

書中寫了3種愛,不同的結局,但是都是痴。

執著著,糾纏著,最後或兩敗俱傷卻相知相守,或依舊孤身一人卻冥冥之中有人等候,或悲慘死去卻了卻一生執著。

殷鑒與典漆

典漆是小鼠妖,容貌平凡,卻有一雙亮眼,于是有目如點漆一說,名字由此而來。

至于殷鑒,本是那盂山神宮之主、白虎神君。他是仙人,地位高,卻是個性/欲極強,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壞人"

一次誤打誤撞,讓鼠妖典漆撿到了神君。神君說,要不你要我呆一百年,我實現你一個願望,比如:成仙之類的。

當時生性單純的鼠妖答應了,一百年後卻為這決定後悔不已。

這兩人要說是歡喜冤家,一點也不為過。

在那一百年裏,吵架,怒罵多不勝數,卻還是有著令人心中溫暖的地方。

雖然有些後知後覺,好在不算晚。

典漆對于愛情,有著小小的怯弱。明明愛著,卻隻是懵懂不知。

沉迷于妖精的琴聲幻象,不願脫離。

因為虛幻的總是比現實美好。在幻象裏兩人相互依偎,現實卻是硝煙彌漫。

即使兩人在一起了,在暗暗的心中其實隱藏著不安,他不信,不安。因為殷鑒以前的行為。

直到走過隔壁的小屋,聽見殷鑒說自己家人做的最好吃時,心裏溢出滿滿的溫暖,才終于明白。

和尚與蓮花

說他們是愛,可能隻有蓮花妖一個人執著罷了。

九世守候,終于在快要分離時,讓蓮花妖做出了令人發指的行為。

為了自己的目的不擇手段,這是妖的特徵。

除了自己愛的人,其他人的命都如螻蟻。

這可能妖的世界,充滿了血腥與不倫。卻在很多時候透出悲哀。

蓮花妖的美麗可以勾引任何人,卻始終得不到和尚的一個正眼。

最後聲嘶力竭的訴說,讓人動容。

她說:「我看了你那麽多個夏天呀,那麽多年,你終于跟我說話了。」

她說:「我永遠記得那天清早你坐在窗下念經的身影,漂亮得像是一幅畫兒,我找遍了世間所有畫匠,沒一個能畫得那麽美。」

她說:「你還記不記得那方蓮池裏的錦鯉,那時候,它總嘲笑我痴心妄想……」

「生老病死,你總在輪回,我一次又一次失去,又一次又一次找尋。自天山至江南,你一路修行跋涉,我一路跟著你,幾乎訪遍天下所有珈藍梵剎。」

「很早,我就去過你的廟。我站在廟門口,你在裏邊念經,那本《金剛經》我聽你念了足足八世,若給我一隻木魚,我可以一字不差敲給你聽,連音調都跟你念的一模一樣。我走進廟裏,就坐在你邊上,我以為你會抬頭看我,一直等到太陽下山,你眼中還是隻有你的佛祖。」

和尚有沒有被感動,沒有人知道。

隻是典漆看到,和尚毀了自己的修為,儲存了蓮花妖的魂魄。兩人都成了平凡的事物,沒了法力,重新修行。和尚面前的竹筒裏插著一支蓮花。

這個BG向的故事在這本書中不過一個小插曲,我卻想提出來說,隻因為那女子的痴情。

愛情本無罪,有罪的是它所引出的罪孽。

道士與竹妖

這兩位與其說愛,不如說是依賴。

道士一直在找尋一個人,那個人可以拔出他的劍。

他近乎瘋癲,遇人就問,你是我要找的那個人嗎?總是被人說是瘋子,他卻依舊不休。

直到遇到竹妖。沉迷于琴聲之中不可自拔。

說他瘋了,其實他比任何人都清醒。

隻是他累了,想要休息了。

不斷的找尋,不斷的失落。越是堅毅,越是被打擊的更慘。

于是竹妖製造的幻覺,讓他沉迷了。

因為在夢中,那個人就在他身邊,他再也不用費力去找尋。

竹妖死去之前,道士說要竹妖繼續彈琴。與其是討好,不如說是惶恐。

竹妖死去,意味著他將再次踏上那條不知盡頭在何處的找尋之路。

好在,殷鑒說,他要找的人一直都在等他。

楚耀(腰)與楚眸

這個人,或許是把執著貫徹的最徹底的人了。

大家傳的大妖怪,其實是名貌美如花的女子。

但是她的執念比任何生物的念想都讓人恐懼。她隻是想殺,看獵物恐懼她的模樣。

為了殺人,她可以假意隱藏,委身于人。

她想殺殷鑒,于是製造一場愛情。

唯一一場失敗,可以讓她追尋百年。

即使是死,那也是了卻了自己此生的執念,不虛此行。

至于楚眸。

妖的特徵在他身上體現的淋漓盡致。自私,貪婪,虛假,欺騙,狡猾。

他說著他是愛她姐姐的,卻眼睜睜的看著自己姐姐送死。

永遠以自己為中心,卻是唯一一個在這浮世裏佔盡了便宜的人。

眉目如畫裏,寫了許多人,許多事。或悲或喜。

少關情愛,更多的是人性。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