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柳

相柳

相柳又稱相繇,上古時代漢族神話傳說中的凶神共工的大臣,出自《山海經·大荒北經》。蛇身九頭,食人無數,所到之處,盡成澤國。它噴出來的水比洪水還厲害,又苦又辣,吃了就會送命,因此,這種水澤連禽獸也不能生活。見相柳如此猖獗,就運用神力殺了相柳,為民除害。相柳身上流出的血,一沾土地就五谷不生,把大片地方污染了。禹嘗試用泥土陘塞,但三陘三陷,禹隻好把這片土地劈為池子,各方天神在池畔築起一座高台,鎮壓妖魔。

  • 中文名稱
    相柳
  • 又稱
    相繇
  • 屬性
    上古凶神
  • 特徵
    蛇身九頭,食人無數
  • 出自
    《山海經·大荒北經》
  • 現在
    遊戲中的一種魔獸

相關記載

山海經

根據《山海經·大荒北經》的記載,相柳蛇身九頭,巨大得能同時在九座山頭吃東西,它不斷嘔吐毒液形成水味苦澀的惡臭沼澤,發出的臭味甚至能殺死路過的飛禽走獸。它隨同共工發洪水傷害百姓,半途遭遇一心治水的禹,共工不能戰勝禹慘遭流放監禁。

相柳繼承共工遺志繼續作怪,禹便殺死相柳,但是相柳的血液腥臭,流淌過的土地五谷不生,彌留時流出的口水更形成了巨大毒液沼澤,禹三次填平沼澤卻三次塌陷,隻好開闢整理為幹凈的大水池並為眾天帝在池邊建造宮殿樓閣,稱為眾帝之台。鰩和柳一聲之轉,在山海經中出現的相柳和相繇事跡又基本相同,因此可以認同郭璞的說法,相柳就是相繇。

海外北經

《海外北經》:“共工之臣曰相柳氏,九首,以食于九山。相柳之所抵,厥為澤溪。禹殺相柳,其血腥,不可以樹五谷種。禹厥之,三仞三沮,乃以為眾帝之台。”

譯文:共工台的台角有一條巨蛇,蛇皮花紋似虎斑,頭總是朝象西方,這條蛇就是相柳。它朝向的南方有眾帝之台。相柳原是共工的臣屬,長有九個腦袋,面孔倒似人,但身子象蛇。青綠色。他的每個腦袋隻吃一座山上的食物。他所到之處,地便有陷處便成溪流沼澤。後來相柳被大禹所殺。他的血膏所流之處,腥氣熏天,無法再播種五谷,為治理這片土地,大禹將腐濕的泥土挖掘出來,堆成土台,就是五帝台。

大荒北經

《大荒北經》:“共工臣名曰相繇,九首蛇身,自環,食于九土。其所歍所尼,即為源澤,不辛乃苦,百獸莫能處。禹湮洪水,殺相繇,其血腥臭,不可生谷。其地多水,不可居也。禹湮之,三仞三沮,乃以為池,群帝因是以為台,在昆侖之北。”

劉氏氏族稱謂

劉的本義是掌管測定春分點的氏族。劉姓圖騰由一位長者手持刻刀契刻春天秋天天氣到達地球的運行規律,簡作“留”。“卯”為春天的天門,簡稱“春門”,“田”為立主表天竿的天象台惠,“卯”與天竿建木結合稱作“柳”,其氏族稱相柳。秋門今作“酉”,由祝融氏的“鄭”姓所主管掌握。“刀”是契刻太陽周天運行歷度的標記,古代稱作“卜”、“佔”、“卦”或“則”。

神話傳說

在帝舜的主持下,人們舉行了庄重的祭祀儀式,上告天帝,下達鬼神,祈祝成功平定洪水。

儀式之後,禹率領眾神和民眾正式開始治水。他吸取父親鯀治水失敗的教訓,採用新的治水策略:順著水性和地勢,以疏導為主,以堙堵為輔。

為此,禹把整個治水工作進行了詳細的分工:他讓應龍負責導引江河主流的洪水;讓群龍負責導引江河支流的洪水;讓火正伯益焚山燒澤,驅散猛獸毒蛇;讓玄龜馱著息壤跟隨自己和眾人,填平深溝,加固堤壩,墊高人們居住的地方。

由于分工明確,方法得當,治水工作從一開始就進行的很順利。在絕望中掙扎的人們終于看到了希望。

可是,這卻惹惱了水神共工,因為洪水是天帝命他降下來懲罰人類的。雖然如今水勢已經無法控製,但卻使他威風八面,享盡人間的供奉。禹治水居然不通過他,那還了得。水神共工決定給禹一點顏色看看。

于是,共工運用神力,把剛剛平靜一些的洪水又“振滔”起來,一直淹到空桑——大地極東的地方。中原一帶,重新變成澤國。他又讓自己的下屬相繇破壞已經建好的治水工程。這相繇,蛇身盤旋,長著九個腦袋。他喜歡吃土,一次就能吃下九座小山;它吐出的東西,會形成水澤,氣味兒令人惡心,苦澀難聞,即使是野獸都無法在附近停留。

相繇到處吃江河堤壩上的土,使河道中的洪水不斷溢出,四處泛溢,淹沒一塊塊陸地。

眼看著前期的工作被破壞得不成樣子,就要前功盡棄了,禹決心用武力對付共工和相繇。在應龍和群龍的幫助下,禹奮起神威,打敗了水神共工,把他趕回了天庭。又誅殺了罪惡難赦的相繇。

相繇被殺後流了很多血,腥臭無比,不能種任何庄稼;他呆的地方,是一個多水的沼澤地,人們無法在此居住。禹派人墊了三次土,都陷了下去。沒有辦法,禹隻好把這裏挖成一個大池塘,並用淤泥在池塘邊修建了幾座高台,作為祭祀諸神的地方。

小說角色

長相思

桐華小說中《長相思》中,相柳是九頭怪物,因共工對其有恩,便拜共工為義父,共同帶領神農士兵,同軒轅抗戰·在戰中,常以一襲白衣示眾,以便在軍隊中使敵人發現自己。

相柳穿一身白衣,和小夭關系不明,似戀非戀。他甘心種上情人蠱,數次救下小夭,但表面上對她十分冷淡,最後相柳將他和小夭之間的關系斷開。

相柳曾為完成防風邶的遺願,冒充數日,期間教小夭射箭,使她有力自保。

相柳為救共工,假冒共工,身中數箭而亡,體內劇毒使小島寸草不生。

相柳死後,留給小夭一個大肚笑娃娃,上書:有力自保,有處可去,有人可依,願你一世安樂無憂。

搜神記

小說《不周記》,出自樹下野狐蠻荒系列外傳《山·海》,屬于《山盟》的部分。相柳是書中主角共工的妻子,共工愛著羅沄,但羅沄卻愛著自小相伴的昌意,並以自身心血化解共工的情毒而死。最終共工與相柳歷盡患難,走到了一起。本書中將山海經對相柳描述的矛盾之處分而化之,塑造了相柳與兄長相繇兩個人物,這兩個名字分別出自山海經中不同的部分。

醒來的時候,狂風呼嘯,頭頂是密密麻麻的漫天星辰,搖搖欲墜,下方是無邊無際的錦綉山河,急速倒掠。

我騎在肥移蛇上,朝北飛翔,相柳從身後緊緊抱著我,笑吟吟的說,前方那隻跌宕飛翔的青蚨蟲已經找著了羅沄的氣味,隻要風向不變,很快就能追上延維。還告訴我,她沿途已採到了水精花和碧棠草,等到了松果山,再收一些青華石,我就不會為了別的女人而心痛了。

將近黎明時,她伏在我的後背上沉沉睡著了,雙手依舊緊緊地抱著我,一刻也沒有松開。

天地蒼茫寥廓,在這一天中最為漆黑的時候,整個世界仿佛隻剩下了我們兩個。她的臉貼在我的肩上,溫熱的呼吸吐在頸間,讓我想起了水窪裏依偎的魚,一陣莫名的酸楚與悵惘。

相濡以沫,不如兩忘于江湖。但我知道,無論是她,還是我,都再也找不到遊回江湖的路。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