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江兼續

直江兼續

直江兼續(1560-1620),日本戰國時期名將,上杉氏家老。人稱文武兼備、內外皆能之才將。父親是長尾政景家老、上田執事樋口兼豐,母親是上杉家重臣直江景綱的妹妹,兼續後來繼承直江氏,與伊達家臣片倉景綱、豐臣家臣石田三成並稱為"天下三大陪臣"。自己獨稱"天下第一陪臣。除了擅長使用重錘作為武器之外,更是日本七柱槍之一。

  • 中文名
    直江兼續
  • 外文名
    なおえ かねつぐ,Naoe Kanetsugu
  • 別名
    直江山城守,與六,重光
  • 國籍
    日本
  • 民族
    大和民族
  • 出生地
    越後魚沼郡上田庄阪戶城
  • 出生日期
    1560年
  • 逝世日期
    1620年1月23日
  • 職業
    從五位下山城守,出羽米澤藩家老
  • 主要成就
    平定“御館之亂”
  • 代表作品
    《直江狀》

經歷

假名 なおえ かねつぐ

羅馬字 Naoe Kanetsugu

幼年的兼續早已被贊為智勇兼備。初為上杉謙信的近侍,受到謙信的鼓勵,努力研究學問。不久成為景勝近臣,天正六年(1578)三月十三日,謙信病死,上杉家遂爆發“御館之亂”,兼續為景勝贏得了主動,于數日後宣布“謙信之遺命”而立景勝為新家督,並幫助景勝快速佔領春日山城,使景勝勢快速得到壓倒性的優勢,以便攻擊景虎,其間兼續也在亂事中為景勝出謀獻策,其才智謀略為景勝及其他老臣所承認,成為平定亂事的功臣之一。

直江兼續直江兼續

天正十年 (1582),重臣直江信綱因口角被毛利秀廣所殺,一向活躍于上杉的直江氏從此斷後,景勝立刻命兼續娶信綱之妻以入贅直江家,正式改名為直江兼續。從此正式開始輔助景勝治理越後,並且發揮出內政、軍政的才幹,成為上杉的管家。但此時的上杉家面對進退兩難的局面,外有柴田勢猛攻越後,內有新發田之亂,兼續于其間協助景勝一一應付作出不少貢獻。終于隨著本能寺之變及羽柴秀吉的快速行動,間接為景勝舒緩不少困境。天正十一年(1583),景勝與秀吉正式結盟,以牽製柴田勢主將佐佐成政以便秀吉攻打柴田勝家。天正十三年(1585),兼續陪同景勝于越水城會見豐臣秀吉,並立下“越水會盟”正式臣服秀吉,兼續在該時認識了秀吉及其近臣石田三成,後來更成為好友,據說秀吉見到兼續後大加贊賞道:“此人非凡大才,必為天下之能人也!”天正十六年(1588),兼續陪同景勝上洛,敘任從五位下山城守,從此以“直江山城”之名廣知于全日本。

直江兼續直江兼續

在御館之亂以後,成為了上杉景勝的重要人物。其後,景勝的部下殺害了直江信綱、山崎秀仙和毛利秀廣,最後與直江信綱的女兒阿船進行婚姻,繼續了直江氏。之後,與狩野秀治共同執政,後來在秀治死後,由他一人擔當,直到兼續死後為止。自從景勝被豐臣秀吉移封自會津以後,擁有當中的30萬石﹙另說6萬石﹚。

其後關原之戰前夕,與主張與德川家康和睦的藤田信吉對立。當中,他是直江狀的筆名的人,有說是石田三成,合謀,但到現時沒有可靠證據證實此事。

在關原之戰中,由他率領的部隊,向最上氏的長谷堂城發動攻擊。最後在對方力守之下,加上伊達政宗的援軍,知道了東軍在關原戰勝,最終撤退而終。

其後,上杉景勝被減封,景勝擁有6萬石。為米澤藩的境內的經濟和發展作出了不少的貢獻。

文祿、慶長之役,兼續與景勝出兵朝鮮,並攻下數城,但與其他侵朝大名不同,兼續每下一城,並不奸淫擄掠,而是把所有文獻書籍及圖冊儲存以增廣見聞,擴充自身的知識,當時被傳之佳話,也得到秀吉的贊揚。慶長三年 (1598),由于蒲生秀行管理會津不善,秀吉改封景勝到會津一百二十萬石,但令人意外的是秀吉外加米澤三十萬石予兼續,當

直江兼續直江兼續

時封地石高多于三十萬石的大名隻有十一名,作為大名臣下的兼續因獲得如此豐厚的封賞而名重全日本,使天下人重新對兼續估量一番;也是表現了秀吉對兼續才幹的肯定;另一方面,當時也有人認為秀吉是要分化景勝與兼續的手段。

至征朝以來,石田三成與德川家康的關系惡化,有見及此,石田曾會見兼續,承諾戰後以謙信時代的土地加會津合共二百多萬石的報酬回敬,由于有如此厚報及友情的關系,加上對家康的不滿,兼續最終答應。但隨著秀吉及前田利家于慶長三年、四年(1598- 99)相相逝世,家康的勢力冠絕日本,對三成完全不利;加上豐家武臣派對三成不滿良久,利家逝世兩日後,三成立刻被圍攻,在家康的調停下兩方和解,三成被迫隱居佐和山城。兼續得知後,認為時機已到,力勸景勝回會津整建防御工事,準備開戰。慶長五年(1600),越後堀秀治及戶澤政盛等反直江派及東軍大名指稱景勝謀反,同年四月,家康派豐光寺承兌催促景勝上洛解釋,兼續藉機疾書著名的“直江狀十六個條”逐點反駁家康的指控,並痛罵家康無視太合命令等,家康閱後大罵道:“吾生六十三年閱狀無數,此為當中最無禮放肆之書狀!此小子豈人太甚,吾焉能容忍如此之作?”(但有人認為這是家康的詭計)

直江兼續直江兼續

六月十八日,家康宣布出兵討伐,七月廿四日到達小山製定戰略;同時,兼續與景勝于革籠原布陣迎戰。但剛巧石田于同日起兵于畿內,八月四日,家康命次男秀康守備,自率大軍到關原對戰西軍。聞得家康西走訊息的兼續,立刻勸景勝立即追擊,道:“主公應出兵追剿逆賊,以安天下!”但景勝以不破壞太合生前“物總事令”的遺訓拒絕,兼續唯有轉以羽州攻略及越後攻略,可惜越後之戰無功而回,而且在對戰最上的長谷堂合戰中,最後被伊達、最上聯軍趕出羽州,幸得前田利益 (慶次郎)殿後以爭取時間撤退。兼續同時得知關原大戰西軍戰敗的訊息,前功盡棄。

慶長六年(1601)八月,兼續與景勝上洛請罪,最後上杉減封至米澤三十萬石,然而兼續仍被封六萬石俸給,但隻自取六千石,其他分給其他大臣。家康知悉後贊嘆道:“能得如此之能臣,取天下可無難矣!”。

由于上杉請罪,兩家的關系得以緩和,慶長九年(1614),家康以重臣本多正信之次男政重過繼為直江家養子。之後的兼續陪同景勝出戰大阪冬、夏之陣,元和五年(1619),令秀吉、家康都稱贊不已的第一陪臣在大群名醫都束手無策之下于江戶病逝,享年六十歲,葬于米澤德昌寺。由于親子景明早逝,兼續養子政重立為家督,後來政重回復本多姓,改侍加賀前田家,從此直江氏永遠消失于歷史上。

評價

直江兼續直江兼續

直江兼續一直冠以“文武兩兼”的美名,因為他的內政能力早以名重于全日本,從慶長十四年(1609)起,兼續專註于輔助景勝治理米澤,盡心發揮其內政的能耐,十年間把米澤發展成擁有繁榮城下町的豐城,同時修建米澤城,鼓勵農民開荒,並于西北面的鬼面川建築帶刀堰,引水灌溉農作物;並著有關益農業的<<四季農戒書>>以教導農民正確栽種。

另一方面,兼續于其間撰寫了不少書籍,醫學上,著有以中國醫學為本的<<濟世救方>>三百卷,對日本醫學史及醫學作出重大貢獻。另外,文學上著有以中國秦至三國時代的代表文章匯編<<文選>>卅一冊,日後成為江戶時代最受歡迎的書籍之一。

教育方面,兼續強調教育及學問的重要性,並動用金錢資助米澤禪林寺開辦修堂,又設立禪林文庫,成為不少藩士子弟修學的熱門道場。對日本文化及教育都有深遠、無比的貢獻。

在科技上,兼續于礦山採礦的技術也進行改良,大大提高礦產量;另外,兼續于大炮的技術上也有作出貢獻,與界地商人及近江的造炮技師合作改良,並引進至米澤,使其成為以大炮名聞于日本的藩國,而且得到極高的評價。

直江兼續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就是他的“愛”字頭盔,當時無人不知,人人見到“愛”字盔到聞風而逃,也成為兼續的又一標志。無論如何,即使他對上杉家減封的事上有一定程度的責任,但無人可以否認,直江兼續對上杉家、米澤藩及全日本的文化科技發展,都有舉足輕重的地位,為此,大正十三年(1924)二月,大正天皇追封直江兼續為從四位,昭和十三年(1938)遷入松岬神社供奉,這就說明日本人對兼續的貢獻作出肯定吧!

1619年在江戶的宅邸死去,墓所在米澤市德昌寺後來改為林泉寺。法名是達三全智居士。後來為英貔院殿達三全智居。

直江狀

直江兼續直江兼續

慶長五年(1600年)正月,太閣豐臣秀吉病逝後,德川家康意欲奪權而對各諸侯大挑毛病;並且也以赴京延遲、添購兵械、修舟築橋的理由指責與己地位相同的上杉景勝意圖謀反。上杉家家老直江兼續為了反擊,寫了膾炙人口的「直江狀」以解釋上杉氏的忠誠;三件事的原由;以及反指責家康此一行為的正當;並在其中以反諷手法痛斥了德川家康違背誓言,以謀奪天下的野心。令家康為之大動肝火,因而終于使本文成為關原之戰爆發的導火線。家康看過書信後,大怒曰:吾生五十三年閱狀無數,此為當中最無禮放肆之書狀!此小子豈人太甚,焉能容忍如此之作? 【直江狀原文】

今朔の尊書昨十三日下著具に拝見、多幸々々。

一、當國の儀其元に於て種々雑說申すに付、內府様御不審の由、尤も餘儀なき儀に候、並して京伏見の間に於てさへ、色々の沙汰止む時なく候、況んや遠國の景勝弱輩と雲ひ、似合いたる雑說と存じ候、苦しからざる儀に候、尊慮易かるべく候、定て連々聞召さるべく候事。

一、 景勝上洛延引に付何かと申廻り候由不審に候、去々年國替程なく上洛、去年九月下國、當年正月時分上洛申され候ては、何の間に仕置等申付らるべく候、就中當 國は雪國にて十月より三月迄は何事も罷成らず候間、當國の案內者に御尋ねあるべく候、然らば何者が景勝逆心具に存じ候て申成し候と推量せしめ候事。

一、景勝別心無きに於ては誓詞を以てなりとも申さるべき由、去年以來數通の起請文反古になり候由、重て入らざる事。

一、太閤以來景勝律儀の仁と思召し候由、今以て別儀あるべからず候、世上の朝変暮化には相違候事。

一、景勝心中毛頭別心これなく候へども、讒人の申成し御糾明なく、逆心と思召す処是非に及ばず候、兼て又御等閒なき様に候はば、讒者御引合せ是非御尋ね然るべく候、左様これなく候內府様御表裏と存ずべく候事。

一、北國肥前殿の儀思召のままに仰付られ候、御威光淺からざる事。

直江兼續直江兼續

一、 増右大刑少御出頭の由委細承り及び候、珍重に候、自然用所の儀候へば申越すべく候、榊式 太は景勝表向の取次にて候、然らば景勝逆心歴然に候へば、一往御 意見に及んでこそ侍の筋目、內府様御為にも罷成るべく候処に、左様の分別こそ存屆けず候へども、讒人の堀監物奏者を仕られ、種々の才覚を以て妨げ申さるべ き事にはこれなく候(や)、忠信か、佞心か、御分別次第重て頼入るべく候事。

一、第一雑說ゆえ上洛延引候御斷り、右に申宣べる如に候事。

一、第二武具集候こと、上方の武士は今焼炭取瓢べ以下人たらし道具御所持候、田舎武士は鉄炮弓箭の道具支度申し候、其國々の風俗と思召し御不審あるまじく候、不似合の道具を用意申され候へば、景勝不屆の分際何程の事これあるべく候や、天下に不似合の御沙汰と存じ候事。

一、 第三道作り、船橋申付られ、往還の煩なきようにと存ぜらるるは、國を持たるる役に候條此の如くに候、越國に於ても舟橋道作り候、然らば端々殘ってこれある べく候、淵底堀監物存ずべく候、當國へ罷り移られての仕置にこれなきことに候、本國と雲ひ、久太郎踏みつぶし候に何の手間入るべく候や、道作までにも行立 たず候、景勝領分會津の儀は申すに及ばず、上野下野岩城相馬正宗領最上由利仙北に相境へ、何れも道作同前に候、自餘の眾は何とも申されず 候、堀監物ばかり道作に畏れ候て、色々申鳴らし候、よくよく弓箭を知らざる無分別者と思召さるべく候、縦とへ他國へ罷出で候とも、一方にて(こそ)景勝相 當の出勢罷成るべく候へ、中々是非に及ばざるうつけ者と存じ候、景勝領分道作申付くる體たらく、江戸より切々御使者白河口の體御見分為すべく候、その外奧 筋へも御使者上下致し候條、御尋ね尤もに候、御不審候はば御使者下され、所々境目を御見させ(候はば)、合點參るべく候事。

一、 景勝事當年三月謙信追善に相當り候間、左様の隙を明け、夏中御見舞の為上洛仕らるべく記憶體に候、武具以下國の覚、仕置の為に候間、在國中きっと相調い候様 にと用意申され候処、増右大刑少より御使者申分され(候)は、景勝逆心不穏便に候間、別心なきに於ては上洛尤もの由、內府様御內證の由、迚も內府様御等 間なく候はば、讒人申分有らまし仰せ越され、きっと御糾明候てこそ御懇切の験したるべき処に、意趣逆心なしと申唱へ候間、別心なきに於ては上洛候へなど と、乳呑子の會釈、是非に及ばず候、昨日まで逆心企てる者も、其行はずれ候へば、知らぬ顏にて上洛仕り、或は縁辺、或は新知行など取り、不足を顧みざる人 と交り仕り候當世風は、景勝身上には不相応に候、心中別心なく候へども、逆心天下にその隠れなく候、妄りに上洛、累代弓箭の覚まで失い候條、讒人引合御糾 明これなくんば、上洛罷成るまじく候、右の趣景勝理か否か、尊慮過すべからず候、就中景勝家中藤田能登守と申す者、七月半ばに當國を引切り、江戸へ罷移 り、それより上洛候、萬事は知れ申すべく候、景勝罷違い候か、內府様御表裏か、世上御沙汰次第に候事。

一、 千言萬句も入らず候、景勝毛頭別心これなく候、上洛の儀は罷成らざる様に御仕掛け候條、是非に及ばず候、內府様御分別次第上洛申さるべく候、たとえこのま ま在國申され候とも、太閤様御置目に相背き、數通の起請文反故になり、御幼少の秀頼様へ首尾なく仕られ(なば)、此方より手出し候て天下の主になられ候て も、悪人の名逃れず候條、末代の恥辱と為すべく候、此処の遠慮なく此事を仕られ候や、御心易かるべく候、但し讒人の儀を思召し、不義の御扱に於ては是非に 及ばず候間、誓言も堅約も入るまじき事。

一、爰許に於て景勝逆心と申唱え候間、燐國に於て、會津働とて觸れ廻り、或は人數、或は兵糧を支度候へども、無分別者の仕事に候條、聞くも入らず候事。

一、內府様へ使者を以てなりとも申宣ぶべく候へども、燐國より讒人打ち詰め種々申成し、家中よりも藤田能登守引切候條、表裏第一の御沙汰あるべく候事、右條々御糾明なくんば申上られまじき由に存じ候、全く疎意なく通じ、折ふし御取成し、我らに於て畏入るべきこと。

一、 何事も遠國ながら校量仕り候有様も、噓のように罷成り候、申すまでもなく候へども、御目にかけられ候上申入れ候、天下に於て黒白御存知の儀に候間、仰越さ れ候へば実儀と存ずべく候、御心安きまま、むさと書き進じ候、慮外少なからず候へども、愚慮申述べ候、尊慮を得べきためその憚りを顧みず候由、侍者奏達、 恐惶謹言。

慶長五年

四月十四日

直江山城守

兼続

豊光寺

侍者御中

直江兼續直江兼續

【直江狀譯文】 本月一日的貴信,昨天十三日已經抵達。詳細拜讀,不勝欣喜。

關于本國的事務,出現了許多流言,以至于內府大人感到疑惑,這是事實。就連(靠得很近的)京都和伏見之間也會出現許多謠傳,就更不用說地處偏遠,(家督)景勝也很年輕的本國了。出現這些流言都是可以想象的事情。但是請不要煩惱,也不要擔心。相信不久後您就會聽到真正的真相。

因為景勝上洛延遲而似乎有一些可疑的風聞,但是前年更換領地後馬上就上了洛,去年9月才回國。如果要我今年正月再上洛的話,那麽請問究竟什麽時候可以處理領國內的事務呢?因為是雪國,當中十月到三月還是什麽事都無法幹的。這一點,請向了解本國事務的人詢問。所以現在的風傳,可以推測是有人故意要入景勝以罪啊。

您(信中)要我寫下別無異心的誓文。但是去年以來(某些人以前寫的)好幾份誓文,輕輕松松就被取消了。所以我也不打算再在這沒有用的東西上面花時間。

自從太閣以來,景勝就以仁義聞名,現在也沒有變化。比起某些人的朝變暮化可是完全不同。

雖然景勝毫無謀反之意,但若對別人的讒言不加糾明,對別人造謠我將謀反的流言不加調查,這完全不像素以英明正直為標榜的內府大人。隻怕會被天下認為是言行不一。

北國肥前殿的那件事(註:應該是指家康暗殺計畫),完全按照您的意思解決了。對您的威光深表欽佩。

聽說增右(增田長盛)和大邢少(大谷吉繼)為我出頭了,非常感謝。有什麽事情的話,可以請他們幫忙傳話。然而,製度上作為我在江戶代言人的,應該是榊原式部太輔(榊原康政)。就算發現景勝真的有謀逆之心,他作為一個武士,也應該努力地盡本分將我的意見傳遞給您,這對于內府大人也是一件好事。然而他並不明白這一點,反而成為讒人堀監物(堀直政)的幫凶,完全不為我家出力。這裏希望再次拜托榊原大人,好好判斷一下我家到底是忠是奸。

直江兼續直江兼續

第一,風傳中的上洛延遲的問題,以上已經解釋。 第二,關于我們置辦武具的問題。現在大地方的武士們熱衷于收集今燒(註:一種陶器)、探取(註:裝碳的容器)、瓢之類的擺設,而我們鄉下的武士則喜歡收集鐵炮弓箭。每個地方都有自己的風俗習慣,這沒有任何可疑的地方。要叫我們交出和身份不相稱的武器,但是和景勝的身份不相稱的武器,我們又怎麽可能得到呢。全世界上都知道這是不可能的。

第三,關于修路造橋的問題,是為了解決往來的不便,這是一國之主應盡的義務。我們以前在越國也同樣修路造橋,現在還到處留著,這一點堀監物應該最清楚了(註:堀家當時的封地是上杉家以前的封地:越後)。堀家搬到越後後,這些工程應該還給他們帶來很多方便。那裏本是我們的故國,因此,我們如果要踏平久太郎(註:即堀家的當主堀秀治),簡直不用費吹灰之力,又何必要麻煩去修路造橋呢。景勝領地會津不說,其他通往上野、下野、岩城、相馬、(伊達)正宗領、最上、仙北、由利等周圍國境的地方,全部都和以前一樣進行著造橋和修路,其他的領國主從沒有為此擔驚害怕。隻有堀監物一個人對此畏懼,簡直就像是不懂弓箭的傻瓜。何況我們在各個方向都有修路,如果真要出兵他國,也最多隻有出兵一路的實力,那麽在其他方向上修路(反而方便了敵軍從這個地方進攻),豈不是傻瓜。江戶來的使者在視察了白河口(會津和越後的邊境)之外,也請一同視察奧州邊境。眼見為實,如果有所懷疑,就請視察所有的邊界線,想必就能有所理解了。

雖然您本意不打算胡說,但說出來的話實現不了,一樣會使人無所適從。所謂若是高麗不來投降,明年或者後年又打算派兵的話,顯然是虛言吧。付之一笑。

今年三月是謙信公的年忌。等到這些事務都處理完畢之後,本來是打算在夏天上洛問候的。為此,現在正在抓緊處理國內事務。如置辦武具等等。現在增田右衛門尉和大谷大邢少派使者來說風聞景勝有逆心,如果沒有虧心就上洛辨明,據說這也是內府大人的意思。但是真正應該做的,是糾明讒人所言,果是胡言,這才是最懇切的方法。哪有因為這個就要急著上洛分辯的?“如果沒有逆心就請上洛”雲雲,這種處置方式簡直就像還在吃奶的孩子,根本沒有觸及重心。有些真正懷著逆心的人,一旦放棄這份痴想,就裝出一幅什麽也沒有發生過的樣子,上洛活動,或者進行新的聯姻,或者爭取新的知行,這種從不改錯的人現在很是吃香,但景勝與此無緣。就算心中沒有逆心,但值此天下都風傳我上杉謀逆之時,若妄然上洛,隻怕把上杉家歷代武士的名聲丟盡。若是不能和讒人辨明真偽,我們將不會上洛。以上所有言論,上杉到底是對是錯,應該不需要您多加考慮了吧。順便一提,景勝家中有個藤田能登守,七月中從本家出奔,先去了江戶,然後從那兒上了洛。這些我們都知道。到底是景勝錯了,還是內府大人言行不一,相信世間自有公斷。

不需再說千言萬語,景勝心中一絲異心也不存在。究竟是否上洛,完全看內府大人的決定了。即使這麽待在自己的國內,也已經違背了太閣公給我的任務,違反了幾張誓文,沒能夠有始有終地服侍年幼的秀賴殿。要是再出手成為天下之主,更將難逃惡人之名,一直到末代也洗不清這個恥辱,因此我不會幹這種事,敬請放心。但是,要是受到讒人誣陷,被當成不義之人,我卻是無法承擔的,你想來就盡管來吧。這個時候什麽誓言和約定都沒有用了。

我也聽說有傳言說,有些人借口景勝心懷逆心,于是在鄰國針對會津進行了作戰準備。或者調度軍隊,或者準備兵糧。這些都是沒有判斷力的表現,我對此不置一詞。

直江兼續直江兼續

本來也打算派遣使者向內府大人說明真相。但鄰國的讒人已經說了我們很多壞話,家裏的藤田也已經出奔,恐怕您已經認定我們是反叛之心昭然若揭了。如果在這個時候來向您解釋,恐怕更會遭到表裏不一的詬病。如果以上所說種種不能糾明,那麽我們也不會再向您申辯什麽了。雖然是那麽好一個和好的機會(註:指此時增田長盛和大谷吉繼的調解),但也隻能感到可惜了。 我們地處遠國,什麽事要是被人胡亂推測,那麽即使是真實的,也會變成謊言,這應該不用說您也明白。如果您擔心我們的事情,那麽我告訴您,天下都能明辨黑白。如果您打聽一下,自然會得到真相。為了讓您安心,我一路寫來,用語頗有不敬,但為了讓您了解到我真實的想法,還是堅持寫了下來。

托付侍者轉達,謹此敬上

慶長五年四月十四日

直江山城守兼續

直江兼續與片倉景綱

直江兼續直江兼續

日本戰國時代有兩大被稱為天下第一陪臣的武將,他們分別是越後上杉之名將直江兼續,人稱文武兼備、內外皆能之才將。以及通稱小十郎,日本東北地區伊達家中智勇雙全之才將片倉景綱。 由于兩人在戰國後期輔佐各自主家取得了輝煌的功績,知行均以達到大名的標準,卻都不約而同的拒絕了成為大名的殊榮,向世人表示了對其主家的忠心。因而贏得如此美名。 本文嘗試從兩人在內政,軍事,外交,品格,謀略等方面比較二人之長短,異同。

出身、初陣

永祿三年(1560),直江兼續出生于越後魚沼郡上田庄阪戶城,初名樋口與六重光。幼年的兼續就被贊譽為智勇兼備的人才。初為上杉謙信的近侍,在謙信的鼓勵下,不斷努力研究學問。不久成為側奉公上杉景勝的近臣。天正六年(1578)三月十三日,謙信于春日山城突然暈倒,四日後病亡。由于謙信生前並無立嗣,所以謙信死後不久,家中已分裂為景勝派及景虎派。由于兩派極力爭奪即位權,導致最後爆發了著名的“御館之亂”。 此時兼續為景勝贏得了主動,于三月二十四日聲稱景勝奉“謙信遺命”為新家督,並幫助景勝迅速佔領春日山城,此舉使景勝贏得了壓倒性的優勢,以便日後攻擊景虎。兼續在亂事中為景勝多次出謀獻策,例如與武田勝賴議和使其退兵;建議景勝採取速攻策略,冒雪攻打景虎的御館城等。天正九年(1581)二月,歷時三年的“御館之亂”終于平定,直江兼續成為平定亂事的功臣之一。

直江氏系譜

可以說直江兼續真正在上杉家開始展露頭角就是憑借“御館之亂”一役,確立了他在上杉家的地位,而其才智謀略也為景勝及其他家中老臣所承認。當時兼續年僅31歲。在這等決定即位權的重大鬥爭中,年輕兼續就贏得了主上的信任,這也向世人展示了他極不平凡一生的開始。この人は人間で無雙の士なっだ必ずは天下一に者であった

再來看看片倉景綱。

弘治三年(1557) 景綱生于米澤,為米澤八幡的神官片倉景重之次男,母為伊達政宗之乳娘。

景綱幼年時已被人稱為異才,在伊達重臣遠藤元信的極力推薦下,成為當時的家督伊達輝宗的侍從。後來輝宗發現景綱的俊才及剛正不阿的性格,為此而高興不已。永祿十年(1567),適時輝宗剛得長子梵天丸(即為後來的伊達政宗),為了決定讓愛子到最好的教育及保護,輝宗于天正三年(1575)把當時年僅十九歲的景綱引為近侍,照顧年方九歲的政宗,希望景綱的剛毅品格能感染政宗不斷健康成長。

片倉氏系譜

政宗于幼年得了重病,雖幸不至死,但卻引致右眼生匏瘡,眼球腫露而非常恐怖。當時家中所有人都不敢直視,以致政宗變得非常內向、憂鬱。基于此等原因,景綱有一天趁與政宗交談之際,引開其註意而用小刀把壞眼切除(也有說是得到政宗的許可)。自此之後,政宗再不引此為醜而終日鬱鬱寡歡,更把景綱當作最好的知己,給予最大的信賴。由于景綱在這件事上的用心良苦恰當處理,為其今後成為政宗的手下的第一重臣打下了堅實的一步。

相比較,景綱的初陣顯然沒有兼續來得激烈。因為伊達家在立嗣問題上,幾乎沒遇到什麽大的阻礙或問題,其父伊達輝宗堅定地讓家督之位予政宗以表明自己的立場。而在上杉家卻面臨著二虎竟食的危難處境,稍微一步棋沒走好,便有可能導致全盤皆輸。可見,在面臨“御館之亂”時兼續為其所作出決策付出了多麽大的勇氣與賭註。另一邊,從人的生長過程來看,心理問題往往是製約一個人健康成長的決定性因素。景綱能在這個問題上事上給自己主公予勇氣,幫助其開啟心結,並走出心理障礙。雖看似微不足道,然則事實上卻幫助政宗改變了一生的命運。試想,如果政宗一直是這般終日沉沒內向,縱然有再好的陪臣,其父也斷然不可能將家督之位授予政宗。

直江兼續直江兼續

發跡 當兩人在家中的地位確立並穩固後,接下來所要做的,便是幫各自家督實行大名攻略。

天正十年(1582),上杉家重臣直江信綱因口角而被毛利秀廣所殺,一向活躍于上杉的直江氏從此斷後。上杉景勝立刻命兼續娶信綱之妻以入贅直江家,兼續正式更名為直江兼續。從此正式開始輔助景勝治理越後,並且在內政、軍政方面的發揮了卓越才幹,成為上杉名副其實的管家。此時的上杉家面臨著進退兩難的窘迫局面:外有信長手下大將柴田勝家的猛攻(織田信長乘越後剛定未穩之機,派遣北陸方面軍總大將柴田勝家,率佐佐成政、前田利家等大將攻打越後);內有新發田之亂(新發田重家因不滿封賞而寢返,與柴田形成對上杉家的兩面夾擊);兼續在協助景勝一一解決危機的過程中,作出不少貢獻。終于隨著本能寺之變的發生及羽柴秀吉果敢快速的行動,這些間接地為上杉家舒緩了不少困境。天正十一年(1583),景勝與秀吉正式結盟,以牽製柴田勝家主將佐佐成政,以便秀吉攻打柴田家。在秀吉與勝家爭奪織田家繼承人而展開會戰時,景勝決定支持秀吉。于是在天正十三年(1585),兼續陪同景勝于越水城會見羽柴秀吉,並立下“越水會盟”表示正式臣服于羽柴秀吉,兼續在該時認識了秀吉及其近臣石田三成,由于將兼續引薦給秀吉的是與兼續同歲的三成,兩人意氣相投,遂結為兄弟。據記載秀吉在見到兼續後給予其高度的評價。天正十六年(1588),兼續陪同景勝上洛,敘任從五位下山城守,從此以“直江山城”之名聞名于全日本。天正十四年(1586),在景勝敘任從四位下左近衛權少將後,于九月起再次討伐新發田重家。最終于第二年十月二十五日,隨著新發田城陷落,重家自殺,為時七年的“新發田之亂”終告平定。應該肯定地說,直江兼續在幫助景勝擺脫內憂外患的過程中,作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無論是選擇支持秀吉抗擊柴田的問題上,還是在平定“新發田之亂”的過程中,兼續都展示了其高瞻遠矚的目光和敏銳的判斷力。難怪秀吉對其大加贊賞道:“此人非凡大才,必為天下之能人也!” (この人は人間で無雙の士なっだ必ずは天下一に者であった)並賜予他“豐臣”姓氏。

在伊達家方面,十八歲的政宗繼位後立刻展開其目標為振興伊達家的攻略。天正十三年(1585),由于大內定綱的無禮,政宗立即揮師討伐大內定綱,片倉景綱奉命領軍與大內決戰于小瀨川,結果大勝而回,從而成功佔領了小濱城。

同年十一月,“人取橋事件”爆發,其父輝宗被二本松城的城主田山義劫持繼退往人取橋,伊達家的武士及家臣從後追趕。在義繼無法脫身的情況下,輝宗命令伊達家武士向二人開火,義繼、輝宗最終雙雙死亡。父親的死令政宗悲痛不已,憤怒之下的他立刻率軍攻打二本松,從而引發了著名的“人取橋合戰”。伊達軍八千人面對佐竹、蘆名等三萬聯軍,顯然處于下風。戰事開始後,政宗本陣很快遭到圍攻而瀕臨崩潰的邊緣,在老將鬼庭良直以犧牲奮力拼殺下,伊達軍雖暫時得以喘息,但政宗本陣仍然受到猛烈攻擊。在千鈞一發之際,景綱有見于此,立刻穿上政宗的後備軍服,騎馬向前大喊:“我乃伊達政宗!”從而巧妙地引開敵軍的註意,使政宗乘機突圍。最後由于佐竹的領地受裏見氏的突襲而撤退;伊達家在這突如其來的“奇跡”幫助下發起反攻,最終在人取橋擊潰佐竹、蘆名、相馬聯軍三萬餘人。政宗于戰後大力褒揚了景綱及時相助的功勞,景綱也因此得到家臣們的敬重。此後伊達家對奧羽等的大名開始採取各個擊破的戰術。

直江兼續直江兼續

在攻打蘆名軍的磨上原之戰等戰役中,片倉景綱追擊敵人,施放洋槍。附近的百姓聽到槍聲而四散奔逃。佐瀨隊和第三陣的松本隊以為全軍敗退,于是開始撤退,進而引起全軍總崩潰。蘆名軍敗走之前,豬苗代盛國破壞了日橋川的橋。敗退的士兵被後面的追兵驅趕,紛紛落水溺死。午後四時,戰役完全結束。蘆名勢大敗。這次戰役後,自鐮倉以來的名族,蘆名氏滅亡了。 在蘆名攻略完成後,蘆名舊領盡歸伊達家所有,景綱也論功獲得濱崎等五個會津領內的城。 此時伊達家的勢力已滲入會津,再進則可逼近關東,直接對越後的上杉景勝構成威脅。然而政宗的天下人之夢卻于此時化為泡影。因為豐臣秀吉已成為了真正的天下人。天正十八年(1590)一月,秀吉催促政宗等奧羽大名參戰討伐小田原的北條氏,事實上就是要政宗臣服。伊達家突然面臨著最大危機——一個進退兩難的局面,政宗必須做出兩者擇其一的選擇,要麽戰、要麽臣服。而石田三成也于此時奉秀吉之命帶罪責書來到奧州,命政宗向秀吉解釋。如同赤壁之戰前夕的東吳,的伊達家中此刻也為此分裂成主戰、主從兩派。兩派間發生了激烈的辯論,伊達成實等主戰派指出與秀吉一戰,也未必不能取勝。正當政宗躊躇不決之際,景綱力勸道:“秀吉軍就象是夏天的蒼蠅,就算2、3次擊潰他,也依然會不依不饒。就算是為了伊達家,也沒有必要和秀吉為敵。”又說:“無知的胡亂抵抗,隻是無智無謀、對主公絕無好處的,伊達家也會因此而被斷送。”(「秀吉軍は夏の蝿のようなもの、2、3度叩き潰してもつぎつぎやってくる。伊達家のためにも、秀吉に敵対するべきではない」)此話立刻令政宗如夢初醒,決定到小田原城謁見秀吉。

景綱率一百餘人陪同政宗前往小田原。到小田原參見時,秀吉得知是景綱勸服政宗的功臣,說:“我給你五萬石,那你就是一個大名了,如何?”景綱立即回答:“景綱隻想做伊達家的家臣,絕無異想。”這番話使得無論是政宗還是秀吉都對景綱愈加地敬重與欣賞。

在面臨重大抉擇這一點上,景綱與兼續不約而同地作出了同樣的選擇。那即是放棄抵抗,臣服于秀吉。此時的秀吉已完成1585年攻打紀州與四國,1587年征討九州的攻略。可以說其勢不可擋。當時秀吉的30萬大軍已瀕臨小田原城下。對于如此一個風頭正盛,且三分天下已有其二的強大對手還作出無謂的反抗,這種做無疑對是愚蠢之極,下場也是顯而易見的。再者伊達家地處北陸奧州,對于整個日本來說,這個地理位置非常偏僻的。想要從最東部一直攻到西部,談何容易?地理上的劣勢也註定了伊達家不能能有大的作為。加之當時伊達家在天時,人和方面也均輸于秀吉。既然三者皆輸,又何苦冒天下之大不韙呢?如若降則起碼還可以保持原有領地,加官進爵不說。在戰國時期城破後被屠城,殺盡家中老小的事例時有發生。作為一個統治者,應盡可能避免人民,軍士受到戰亂而流離失所。此後的事實也證明了,兩人的建議是正確的,臣服後各自的家主不僅受到封賞,而且儲存了大片的領地。結果證實雖然伊達家折上原的一帶全部被沒收,但奧州本領的七十萬石則得以安然無恙。

文祿、慶長之役

直江兼續直江兼續

在文祿、慶長之役中,兼續與景勝奉命出兵朝鮮,連攻下數城。當時的日軍對朝鮮民眾採取殘酷的迫害。日軍為了爭奪戰功,將戰死的朝鮮軍隊的鼻子、耳朵割下,用鹽醋防腐寄回日本給豐臣秀吉。由于以數量記功,因此很多老弱婦孺都受到無辜牽連。與其他侵朝大名不同,兼續每下一城,並不奸淫擄掠,而是把所有文獻書籍及圖冊儲存起來以增廣見聞,擴充自身的知識。這當時被傳為佳話,也得到秀吉的充分肯定。慶長三年(1598),由于會津的蒲生氏鄉突然死亡,秀吉指責其子蒲生秀行管理會津不善,因而改封景勝到會津一百二十萬石。但出人意料的是秀吉還外加米澤三十萬石予兼續,當時封地石高多于三十萬石的大名不過十一名,作為大名臣下的兼續卻因獲得如此豐厚的封賞而名揚全日本,使天下人對兼續另眼相看。這也表現了秀吉對兼續才幹的肯定(當時還有一種說法是,有人認為這是秀吉企圖分化景勝與兼續而採取的手段)。 由于文祿、慶長之役中的出色表現,秀吉特地破格褒獎,贈予景綱軍船小鷹丸。回國之後,景綱已儼然是一位知名的大將,人稱“伊達軍師”。惜才如命的秀吉于一次接見中,對景綱說:“我想把奧州三春之地五萬石封予你,你這回願意吧?”景綱堅辭說:“為伊達家效忠,就是為天下效忠。”(「伊達家に奉公することは、すなわち天下に奉公すること」)”秀吉對此非常感動,曾感嘆說:“伊達家真是有福啊!”

在這場帶有侵略性質的戰爭中,兩人均有出色表現,並且都得到了秀吉的嘉獎。但無疑兼續對朝鮮民眾所採取的秋毫無犯的措施以及本人孜孜不倦以求的學習態度,更顯示了他作為一個堂堂正正武士應有的風範。這也許是侵朝戰爭中日軍為數不多的亮點之一吧。

直江兼續在關原

關原之戰前的日本關原之戰前的日本

朝鮮戰爭失敗後,石田三成與德川家康的關系日益惡化。為了維護豐臣政權,抑製德川家康的野心。石田于關原之戰前會見兼續,承諾在戰爭勝利後以上杉謙信時代的土地加會津,合共二百多萬石的報酬回敬。由于有如此厚報及雙方深厚友情的關系,加上對家康的不滿,兼續最終答應加入西軍。但隨著豐臣秀吉及前田利家分別于慶長三年、四年(1598-99)逝世,家康的勢力如日中天,情勢對三成的西軍非常不利;另一方面,豐臣家武臣派對以三成為首的文吏派不滿已久,就在唯一能夠有能力壓製住德川家康的前田利家逝世兩日後,武將派對三成的憤怒如洪水傾瀉一般,福島正則,加藤清正等七員武將包圍並襲擊了三成的宅邸,在家康的別有用心的調停下兩方和解,三成被迫隱居佐和山城。兼續得知後,認為時機已到,力勸景勝回會津整建防御工事,準備開戰。慶長四年八九月間景勝始還會津,修造城池道路,整軍備戰。慶長五年(1600),這件事被越後春日山城主堀秀治、出羽角館城主戶澤政盛之輩得知,就密告家康言道景勝欲意謀叛。家康遂遣使來催促景勝上洛謝罪。直江兼續于慶長五年四月十四日奮筆疾書,寫成著名的《直江狀十六條》,對家康的指控予以逐點反駁,並且辯解景勝因為積雪未消,遲延了上洛,還說景勝對秀賴屢有誓詞,決不同于世上朝變暮化之輩,影射家康。家康閱後大怒,辱罵道:“吾生六十三年閱狀無數,此為當中最無禮放肆之書狀!此小子豈人太甚,吾焉能容忍如此之作?” 這與當年陳琳所作的《為袁紹檄豫州》有異曲同工之妙。但是《直江狀》顯然更為客觀,不似《為袁紹檄豫州》文中無論對袁紹的功德的頌揚,還是對曹操的人品的貶低,都有過分之處,不一定符合史實。也許正是因為這個《直江狀》給予家康的強烈刺激,使家康開始記住了直江兼續這個名字。

關原之戰關原之戰 (P。S:突然發現,據《三國志.魏書.陳琳傳》載:袁紹失敗後,陳琳歸順曹操。曹操對陳琳提到這篇檄文,說:“卿昔為本初(袁紹)移書,但可罪狀孤而已,惡惡止其身,何乃上及父祖邪?”琳謝罪,太祖(曹操)愛其才而不咎其過。而家康也在上杉家請罪臣服後,原諒了直江兼續。表現了家康作為政治家的氣度。歷史居然如此巧合?老烏龜之奸詐堪比曹賊呀。)盡管如此,歷史上對直江兼續此舉頗有微詞,認為他這麽做是主觀氣憤大于客觀冷靜,更是把上杉謙信辛苦打下的業績毀于一旦(關原之戰後上杉景勝的領地,從陸奧會津120萬石減至出羽米澤30萬石,減幅為90萬石)。 七月二十一日,家康的東軍從江戶出兵,聯合奧羽等大名討伐上杉。二十四日,石田三成趁機于畿內出兵,家康領兵西向,命次男秀康監視景勝。得知家康西走後,直江力主追擊,但景勝以不能破壞太閣生前“物總事令”的遺訓為由拒絕。兼續隻得改向羽州及越後進攻,可惜無功而返。九月三日轉攻最上義光,爆發了著名的“長谷堂合戰”。

三浦信輔大人與大口求理殿的的譯作《人間模樣——關之原》中詳盡的敘述了這場戰役的經過:

長谷堂城之戰——直江兼續在關原:

○簡介

後世相傳不絕的,是那長谷堂城的大激戰。上杉家重鎮直江兼續,苦戰而阻住最上義光軍的追擊,安然退兵了。上杉軍就此回了會津。然而,關原的時候……

○兼續出兵

慶長三年秀吉死後,位列五大老的上杉景勝上洛,慶長四年八九月間始還會津,修造城池道路,整軍備戰。這為越後春日山城主堀秀治、出羽角館城主戶澤政盛之輩得知,就密告家康,說:“景勝想著謀叛呢。”

家康遣使來促景勝上洛謝罪,上杉家的名臣直江山城守兼續遂于慶長五年四月十四日寫成《直江狀》十六條,辯解景勝因為積雪未消,遲延了上洛,並說景勝對秀賴屢有誓詞,決不同于世上朝變暮化之輩,隱刺著家康。

六月,德川家康借口著上杉景勝跋扈,揚言要出兵討伐會津,十六日便自伏見出發了。然而家康行到下野國小山地方,就聽聞三成舉兵,即刻回軍。于是,先前由景勝遣往下野的直江兼續,單騎馳回了長沼地方的景勝本陣。

其時,伊達政宗一度攻向會津白石城,已經與上杉議和,附近較強的敵對勢力,即是最上家。兼續的生父樋口兼豐留守在米澤城,聞得最上義光、秋田實季預備合攻上杉家“與坂眾”(直江兼續麾下家臣)志馱修理亮義秀的酒田城,報知景勝,便讓兼續向最上家領地出兵。九月三日,直江兼續自會津還米澤,九日先自領軍二萬四千,經狐越街道直發山形,同時遣庄內的志馱義秀、下吉忠軍三千,經中山口攻入最上家領地。

十三日,兼續由色部修理充任先鋒,攻入最上家的畑谷城,激戰之末,守將江口五兵衛(道連)自裁,城破,斬首五百。隨之,他粉碎了飯田播磨、矢桐相模等最上援軍,連拔山野邊、長崎、谷內、寒河江、白岩諸城;志馱義秀的庄內軍溯最上川而入村山郡,尾浦城主下吉忠揮軍直薄山形城,席卷最上領地。最上義光除過本城山形,僅餘志村伊豆守光安所守的長谷堂城了。長谷堂既然是山形最後的防衛依靠,如一破城,山形城四面受迫,義光勢所不免。于是義光在危殆之中,又遣出勇將蛙延秀綱的三百兵,及楯岡光直(即義久,義光之弟)、清水義親等人,與志村一同固守。

直江兼續直江兼續

九月十五日,勢單力窮的最上義光遣使去往北之目城,與外甥伊達政宗修好,送嫡子義康為質,求取援軍。政宗使叔父伊達政景(嗣留守家,稱留守政景)代己出征,並遣鐵炮隊七百、武士五百餘騎隨行。就是在同一天,直江兼續軍至山麓的長谷堂城,圍城甚緊。這一個日子,九月十五日,關原決戰正烈,東軍擊破西軍,大谷吉繼自裁,島津義弘遁去,三成奔逃伊吹山,結局已然降臨。 于此毫無所聞的直江兼續,猛攻長谷堂城,城內以鐵炮還擊,激戰中戰死了名將上泉主水正泰綱(憲元),依舊相持不下。《永慶軍記》記蛙延秀綱的戰績說:“蛙延四五十騎排出突出陣型,刀鋒一般直切敵陣,全不顧會津軍的包圍。隨著鐵騎的推進,蛙登不少猶豫,漩渦也似的來回沖殺,縱橫敵陣,前後無人可擋。素稱勇武的會津軍,頭陣、二陣都為他沖擊得混亂了,直殺到旗本附近。就中有十六歲的少年蛙延左衛門尉,神力遠逾尋常,大聲一喝:‘擒了敵人的大將,獻與直江!’叫著便縱馬直沖上去,其氣勢真可勝過當年的惡源太義平(即源義平,源義朝長子,賴朝兄,勇將)。砍落敵軍三人,殺傷無數,自己也身負六傷,猶自苦戰。”——蛙延家原是出羽的小豪族,戰敗便降了最上義光,十分得力。

至二十九日,會津的上杉景勝驚聞西軍戰敗,急報兼續,于是兼續燒毀陣地,解圍引去,十月一日開始了全軍的大撤退。幾乎在直江軍撤退同時,最上義光得知了關原決戰的勝負,喜極而起,乘著士氣高揚,發動追擊。退走的兼續,追逐的義光,這兩軍間,爆發了一場血戰,那就是世所謂的“長谷堂城之戰”了。

○長谷堂之戰

水原親憲(1546~1616),天文十五年生,元和二年死,上杉謙信、景勝兩代家臣。出身越中,原是大關阿波守(本名大關親信)的兒子大關彌七,川中島之戰有功,嗣水原家。景勝移封會津時,他擔任豬苗代城代,得知行五千五百石。大坂冬之陣中,雖則年老,猶甚勇武,因指揮鐵砲隊有功,得德川秀忠賜以感狀及黃金。感狀書其名作杉原,子孫改杉原姓。戰後,隨景勝歸國,在途中板谷地方不幸中風,後來竟死。他的墓石,據說可治瘧疾,很多人跑來削下一塊,就這麽拿走了。——信輔按

倉皇退兵的直江兼繼,追擊著的最上、伊達軍,在須川附近激戰。這其間的戰死者,為數甚多,上杉一方的記錄道是最上軍戰死二千一百,最上一方說自家折損六百二十三,殺死上杉軍一千五百八十,這多少是誇張了的,但是大激戰卻確然存在。家臣水原親憲及以“傾奇者”得名的前田慶次,在直江軍中擔當著殿軍。

執拗地追擊著的最上軍終于趕上了直江兼續,兼續已無按原計畫退卻的可能。卯時(早晨六點)以迄申時(下午四點),經歷二十八回戰鬥,才走得一裏半(六公裏)的路,(《北越耆談》)。兼續後悔不已的時候,前田慶次趕到了他的身邊。當時水原親憲已和最上軍接火,暫能抵擋,替代兼續而擔任殿後的前田慶次,領著鐵砲隊趕到水原處。兩軍接近得已能看見對方眼中的緊張神色,空氣中充滿著戰鬥前的肅殺氣氛。

得了水原鐵砲部隊的援護,慶次手握大槍,飛身下馬,領著有“朱槍勇士”之名的水野藤兵衛、韭冢理右衛門、宇佐美彌五右衛門、藤田森右衛門等四人撲入敵陣。水原部隊的槍彈亦能殺敵,擊中了最上義光的頭盔,義光雖無大恙,筱垂(頭盔的一部分)卻給打飛了。

直江兼續直江兼續

《最上義光記》說:“(直江軍)死者甚眾,並皆闢易,直江獨逃虎口,得集敗軍,靜心歸陣。” 直江兼續得于十月四日返回米澤,部分即緣于慶次的活躍。最上義光卻追擊上杉軍直至庄內,破大浦城,連下狩川、餘目、藤島等地,兵鋒直薄酒田,僅因積雪而中止,第二年又攻陷酒田城,逼降橫手城,借機一躍為五七十萬石的大名。天下大勢已不可挽,景勝與兼續商議著往後的應對辦法。

家康的謀臣本多正信,因留守在伏見城的上杉家臣千坂對馬守景親為中介,勸說上杉家降伏。是赴死,或是屈膝,這也是個問題;上杉景勝苦想了幾個月,決心投降了。直江兼續也順勢同結城秀康交好,便于慶長六年(1601)八月十六日,由兼續陪伴著景勝,上大坂城去謁見家康了。

最後,上杉家得免于改易,但在慶長六年八月二十四日,由會津一百二十萬石減封至米澤三十萬石,這在先前是直江兼續的封地。十一月二十八日,景勝入米澤城。他及兼續的關原之戰,便如此落幕了。

據事後的統計,雙方的差異頗大。最上氏宣稱己方戰死者為623人,取敵首級共1580顆;上杉氏則宣稱殺敵2100多人。西軍在關原的潰敗迫使景勝命令兼續退兵。直江兼續的撤退戰其死傷數不高,可以說是成功的,德川家康獲悉後亦忍不住稱贊直江兼續的雄才膽略。

片倉景綱在關原

反觀伊達家在秀吉薨後的策略卻截然相反。政宗看到當時足以主宰天下的勢力非家康莫屬,于是他無視秀吉生前定下"諸侯之間不得私自通婚"的命令,自主將長女五郎八姬嫁與家康的六男松平忠輝,與德川家建立了強有力的盟約。其間,石田三成亦嘗試拉攏政宗,更承諾隻要政宗加入西軍,關東及奧州地區盡為伊達家所有;同時,家康也許下戰後給予伊達“百萬石書狀”的承諾,此時政宗已經鐵心加入東軍。慶長五年(1600),在東西軍之間,豐臣與德川間,御奉行眾與寄年眾之間的矛盾等種種復雜因素的相互交織下,關原之戰最終爆發。與此同時,上杉景勝派重臣直江兼續出兵最上氏,城主最上義光趕緊派人向伊達家求援。對于義光要求伊達援求一事,景綱力勸政宗出援:“山形城一失,對我們都是重大影響,主母(政宗母義姬)也在山形城,主公豈能不顧?這對主公與主母的關系也有好處(此前獨眼的政宗一直遭到母親義姬的嫌棄,因而兩人間有隙)。”(「山形城は犠牲にすべし。雙方入り亂れ、疲労の極みに達した時に攻め入り、上杉軍を完膚なきまでに叩くべし」)政宗聽後立刻派留守政景出兵援助,成功打敗並趕走上杉軍。慶長七年(1602),由于獻策有功,把南部軍事據點白石城及刈田郡一帶一萬三千石封予景綱,從理論上來說,知行超過一萬石的就算是大名級了。這再次表明了政宗對景綱器重及的信任。

在此前行動、決策都頗為相似的兩人在關原重這一大戰役中卻分道揚鑣了。兼續與三成乃是故交,也對家康恨之入骨(當時有不少德傳家臣與上杉、直江對立)。況且主上景勝又是秀吉冊封的五大老之一,兼續自己過去也深受秀吉恩惠。無論從哪一點來看,上杉家都會毫無疑問的選擇加入西軍。雖然後世認為兼續在這個重大決策上犯了不可彌補的失誤。他的《直江狀》更是挑起關原之戰的導火線。然而從當時的歷史環境來看,畢竟豐臣家是主家的思想已經深入人心,家康雖然勢力強大,走的卻是叛徒的道路。更何況在關原之戰前夕,西軍的實力並不遜色于東軍多少。在那時誰也無法估計最終的勝利者花落誰家。即便是戰後東軍取得了勝利,那些此前一直為家康賣命的大名如福島正則等輩的下場又是什麽呢?

而在伊達家方面,當初伊達政宗是迫于情勢而臣服于秀吉,並非如同景勝那樣為了緩解自身危機而帶有自願傾向。而且在出征小田原的戰役中因為家事耽擱了出發行程,使得秀吉震怒。後來又在關白豐臣秀次的事件中由于與秀次交厚,而遭受牽連。雖然結果因為善使舌辯的技巧,以稍減領地的處分的代價躲過了劫難。但終歸在這幾件事中給秀吉留下了不好的印象。關原之戰前處于自身利益的考慮,政宗與景綱則選擇加入了東軍。

戰後

直江兼續直江兼續

關原之戰隨著東軍的勝利而告終。石田三成在近江古橋村被田中吉政所捉。安國寺惠瓊在京都被捕。二人連同小西行長一起在京都六條河原被斬首。 關原之戰後,家康對在關原合戰中與東軍敵對的大名領地實行改易和減封。其中改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