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慕貞

盧慕貞

盧慕貞(1867年-1952年),中華民國國父孫中山原配夫人,廣東香山縣上恭都外塋鄉(今屬珠海市香洲區唐家灣鎮金鼎片)人。

十七歲時與年方十八歲的孫中山結婚,並誕下三名子女:孫科、孫娫及孫婉。與國父孫中山先生離異後,盧慕貞夫人一直蟄居於澳門,寓所位於文第士街一號(即今澳門國父紀念館館址)。

  • 中文名
    盧慕貞
  • 國籍
    中國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廣東珠海金鼎外沙
  • 出生日期
    1867年7月30日
  • 逝世日期
    1952年9月7日
  • 丈夫
  • 兒子
  • 女兒

人物簡介

盧慕貞盧慕貞

盧慕貞(1867年7月30日-1952年9月7日),廣東香山外堂村人,孫中山原配夫人。1885年5月26日,盧慕貞十八歲時,與孫中山在翠亨村結婚,並誕下三名子女──孫科、孫娫及孫婉。由於孫中山需為革命到處奔波,兩人共處時間很少。辛亥革命成功後,盧慕貞無心當第一夫人,亦感未能輔助孫中山主理國事,遂主動與孫中山分開,並於1915年正式離婚(同年孫中山與宋慶齡結婚)十分仗義,自此至晚年定居於澳門,寓所位於澳門國父紀念館文第士街一號。

盧慕貞於1915年4月14日於美國夏威夷成為基督徒,1933年被澳門浸信教會按立為該會第一任會佐。盧慕貞為人虔誠,熱心幫助貧困。1952年9月7日逝世,安葬於澳門舊西洋墳場,後於1973年遷葬於氹仔孝思永遠墓園。2005年,應中國廣東省中山市當局的要求,盧氏再遷葬於中山市。

人物評價

李伯新先生在《默默支持孫中山革命的盧慕貞》一文中,給予盧慕貞很高的評價:

“盧氏是一位具有中國傳統女性優良美德的母親,一手承擔養育兒女的責任,又孝順侍奉家翁家姑,照料嬸母程氏生活。一個小腳小手的女人,承擔這么多的繁重家務,還為孫中山的革命活動心擔風險。她使孫中山減少了家庭後顧之憂,把精神集中到革命事業上。” 

人物軼事

包辦婚姻,幸福美滿

孫中山與盧慕貞是1884年5月由父母做主包辦結婚的。這年孫中山虛歲19歲,實歲18歲,盧慕貞比他小1歲。盧慕貞是一位生長在鄉間的僑商女兒,身材矮小,膚色較黑,自幼纏足,是一個相貌很普通,個性頗內向的舊式女子。她幼年喪父,與寡母相依為命,因而性情沉靜而保守。孫中山則是溫文儒雅,相貌秀美,身材適中,堪稱美男子。起初孫中山對這門親事是不滿意的,特別是盧氏那雙纏得小小的腳,更令他啼笑皆非。但他默然接受了這一事實。 新婚燕爾,孫中山便離家外出求學,偶爾回家與妻子團聚。過門後才相識的小倆口,開始時感情並不深厚。隨著時光的流逝,孫中山對妻子加深了了解,漸為她孝順、勤勞和賢惠的行為所感動。每次孫中山離別家鄉,盧慕貞總是默默為他打點行裝,帶上為他新做的衣服和鞋襪,把他送出家門,望著丈夫遠去的身影,把惆悵和思念深深地埋在心中。最令孫中山感動的是,1888年春,在孫中山父親病重至逝世的那段日子裡,他親眼看到盧慕貞在父親病榻前,寸步不離,親奉湯藥。盧慕貞與孫中山經過長時期的相互了解,感情漸生,日見和睦,稱得上是一對恩愛夫妻。

盧慕貞全家福照片盧慕貞全家福照片

結婚7年以後,他們的兒子孫科出生了。第二年,孫中山在澳門鏡湖醫院任外科醫師。由於受葡萄牙籍醫生的排擠,後來到廣州自己開設了一間“東西藥局”,單獨行醫。生活有了著落以後,孫中山就把他的妻子和兒子接到了澳門。這段時間,相夫教子,生活安逸,其樂融融,是盧慕貞感覺最幸福的時日。1894年他們的長女孫娫降生了。1896年二女兒孫婉出生。一個兒子、兩個女兒這是孫中山與盧慕貞的愛情結晶。

  1. 在盧慕貞看來,丈夫醫術高明,收入不菲,安心過日子快快活活的,何必要招惹是非。孫中山耐心地對她解釋說:“做醫生盡其醫術,不過只能救幾條人命;而從政反滿,則能將無數人民從黑暗、痛苦中拯救出來。所以我這一生,將以反滿抗清作為最大的事業。”盧慕貞是一位舊式女子,雖粗通文墨,但並不深懂孫中山從事的反清革命的意義;她不善言辭,不會夫唱婦隨那一套,但她從不阻撓丈夫的過激的革命言論和超凡的行動;她毫無怨言,默默承受著生活的各種磨難,心甘情願地承擔著繁重的家務,養育兒女,敬奉老人,使孫中山減少了後顧之憂,把精力完全集中到革命事業上。她是以另外一種方式默默支持丈夫去實現偉大革命抱負的。

逃亡國外,提心弔膽

1895年10月,孫中山策劃的廣州武裝起義事泄失敗,連夜乘船逃出廣州,來不及返家向老母、妻兒道別,即經香港前往日本,開始了長達16年的流亡生涯。孫中山被清政府列為叛逆要犯,懸賞花紅銀一千元進行通緝,家屬自然受到株連。

這是流亡中的孫中山,在夏威夷和全家人唯一的合影這是流亡中的孫中山,在夏威夷和全家人唯一的合影

訊息傳到翠亨村,盧慕貞和婆婆楊太夫人聞訊手足無措,當即收拾細軟,準備逃難。在恐慌之中,忽聽村里人說,大隊官兵沒有進村,而是向南直奔離翠亨村60里開外的翠微村去抓人了。原來,革命黨人陸皓東被捕後,故意將“翠亨村”說成了“翠微村”。當大批清兵凶神惡煞般的趕到翠微村後,方知村里根本沒有姓孫的。官兵撲了個空,銳氣自然減了大半。待打聽到翠亨村有姓孫的,折回頭來趕到時,已是人困馬乏。盧慕貞聞知官兵已到,趕緊四處張羅,借了數十兩銀錢,拱手奉送給那幫貪婪的官兵,並說了無數的好話。官兵得了銀兩,也就不再深究,回去稟報“翠微村查無孫姓”,交差了事。真沒有想到,這一字之差,使得盧慕貞一家方得時間逃過劫難。

為避免災禍臨頭,盧慕貞攙扶著年近七旬的婆母,領著四歲的兒子,抱著尚在襁褓中一歲多的女兒和大嫂等一家五口逃到檀香山投奔孫中山的大哥孫眉。沒有丈夫的訊息,盧慕貞在思念和驚恐中忍受著煎熬。年底,孫中山隻身從日本橫濱趕到檀香山,與家人團聚。盧慕貞對孫中山奔走革命,遭受挫折,無一言責備,反而覺得很懊悔,為自己是個小腳女人無法跟在身邊照顧丈夫,讓丈夫孤獨一人在異國他鄉四處奔波而痛苦。

離別前的晚上,盧慕貞再次為丈夫打點行裝,帶上為他精心縫製的新衣新褲,更多地帶上她的思念和牽掛。她叮嚀丈夫千萬要注意自己的安全,在外面自己生活,要注意溫飽冷暖。孫中山望著有些反常的妻子,似乎猜到了她有重要的話要說,只是不住地點頭,沒有插話。終於,盧慕貞說出了埋在心底多日的話:“如果遇到合適的伴侶,可以更好地幫助你,不要考慮我,我會照顧好母親和孩子。“孫中山深情地望著盧慕貞,明白她是要自己納妾,他搖了搖頭,把妻子緊緊地摟在了懷裡。 

孫中山蒙難,盧慕貞難產

孫中山離妻別母,到歐美等地的華僑中宣傳革命。1896年10月,孫中山在英國倫敦不幸被滿清政府駐英公使囚禁,九死一生。

訊息傳到檀香山,盧慕貞聞訊大驚失色。她雖然不知道發生在千里之外的具體情況,但她清楚丈夫被捕凶多吉少。此時,盧慕貞懷孕已8個多月,想到肚子裡的孩子還未曾見過自己的父親,丈夫就要做刀下之鬼,不覺悲從心底來,潸然淚下。孫中山被捕的噩耗只有大哥孫眉夫婦和盧慕貞知道,大家都有意瞞著體弱多病的孫母。盧慕貞在孫母面前還要強裝歡顏,回到自己房裡就終日以淚洗面,不思茶飯。夜深人靜之時,她祈禱上帝保佑丈夫,夜不能寐。有時偶爾睡著了,一場噩夢驚得渾身冷汗,醒來又是淚流滿面。眼看著盧慕貞日見消瘦,孫眉急得團團轉,百般勸解依然無效。孫眉差人四處打探,仍然沒有準確訊息,不知孫中山是死是活。看官知道,女人懷孕期間最怕的是驚恐和悲傷。盧慕貞為丈夫的生死擔憂,寢食難安,終至大病不起。轉眼之間,到了臨產的時刻,由於身體虛弱,盧慕貞遭遇了難產。孫眉請來最好的醫生,盧慕貞幾次暈死了過去,醫生硬是靠打強心針把她從死神手中奪了回來,才保得了孩子的順利降生。此時遠在倫敦的孫中山已經獲救,正在度過自己的而立之年的生日。他哪裡知道妻子正在經歷了一場生死之難,險些喪失了生命。

盧慕貞全家福照片盧慕貞全家福照片

盧慕貞是在月子裡得知孫中山脫險的。她把小女兒緊緊摟在懷裡,慶幸孩子還有見到父親的機會。後來,孫中山撰寫的《倫敦蒙難記》傳到檀香山,盧慕貞才比較詳細地了解了孫中山在英國遇難和被救的全部經歷。盧慕貞從心裡感激那位仗義行俠的英國僕人柯爾,感激那位冒險給康德黎博士送信的霍維太太,更要感激全力營救孫中山的康德黎博士夫婦和孟生博士,也要感激那些主持正義的眾多的英國朋友。孫中山倫敦蒙難,清王朝本來打算不惜一切代價置孫中山於死地,不料反而使孫中山從此名聲大震,擴大了他在國際上的影響,使之一躍而成了世界名人,並更加堅定了孫中山推翻清王朝的革命決心。  

聚少離多,日趨拮据

盧慕貞在檀香山一住就是12年,眼看著三個孩子一年年長大。在此期間,孫中山僅回來過三次,前後在家的時間不過一年半,三個孩子的教育重擔全都落在盧慕貞的肩上。孫中山四處奔走革命,很少經濟來源,根本無力撫養妻兒。盧慕貞和孩子的衣食住行以及上學的一切費用,全要仰仗大哥孫眉。1906年,孫眉因傾力支持孫中山革命,終致農場破產,無奈之下,只得舉家遷居香港九龍,盧慕貞攜兩個女兒和婆母隨往。

盧慕貞盧慕貞

盧慕貞在香港同大伯孫眉、孫母定居九龍城東頭村,生活日見艱難。盧慕貞悉心侍奉婆母,撫育兩個女兒。孫母當時已逾八十高齡,而且雙眼失明,行動不便,飲食起居都是盧慕貞一手照料。生活上的艱難並不可怕,令人難以忍受的煎熬是對親人的牽掛。盧慕貞自從定居到九龍後,離國內近了許多,有關孫中山的各種訊息不斷傳到耳中,更讓人平添了許多擔心。1910年,孫中山的母親楊太夫人在思念兒子的慟哭折磨中,在生活困苦的無盡黑暗中離開了人世,享年83歲。盧慕貞在婆母病危的時候,為了問醫求藥,變賣了家中所有值錢的細軟。婆母病逝之後,他們竟然沒有錢為老人家購買棺材下葬。多虧南洋的革命黨人募款匯來乾元,同時得到同盟會會員協助辦理喪事,才算將楊太夫人安葬了。

大哥孫眉經濟上十分困難,已經無力負擔盧慕貞母女的生活了,另外婆母去世後已無家累,盧慕貞聞悉丈夫在檳榔嶼,於是攜兩個女兒趕赴南洋。孫中山見兩個女兒已經長成大姑娘了,自是非常高興,想到妻子在母親病重期間替自己恪盡孝道,心中更是充滿感激之情。然而好景不長。這年12月,南洋英國殖民當局配合清政府對孫中山的通緝,聲稱孫中山在當地組織華僑進行反清革命是“妨礙地方治安”,遂將孫中山驅逐出境。孫中山一走,盧慕貞母女三人的生活更沒有了著落。盧慕貞的兩個女兒要讀書,她自己有病要吃藥,生活窘況可想而知。萬般無奈,孫中山在美國舊金山寫信給南洋革命黨人“邀合著實同志十餘二十餘人,每月每人任五元或十元,按月協助家屬”。不是到了萬不得已,孫中山哪能採用這種近於“乞求”施捨的辦法。 

總統夫人,諸多彆扭

正當盧慕貞生活無著之際,辛亥革命成功了。孫中山結束了海外漂泊生活,從馬賽乘船回國途經南洋檳榔嶼時,與盧慕貞相聚,前後只有三天時間,就匆匆啟程。孫中山於1911年12月25日抵達上海,1912年1月1日就任中華民國臨時大總統。孫中山電請盧慕貞攜帶女兒回國,卻不知盧慕貞及家人難以成行的原因是無錢購買船票,後來靠革命黨人的慷慨捐助,才於1912年2月9日啟程回國。2月20日,盧慕貞母女抵達南京,與孫中山團聚。盧慕貞住在原清王朝的兩江總督署內,雖說夫妻住在一起,其實也是離多聚少。

1912年5月,孫中山一家的合影,後排右2為宋藹齡,當時宋為孫中山的秘書,前排為孫中山和原配盧慕貞,後排左起為孫中山長女孫娫 、長子孫科,左4為次女孫婉。1912年5月,孫中山一家的合影,後排右2為宋藹齡,當時宋為孫中山的秘書,前排為孫中山和原配盧慕貞,後排左起為孫中山長女孫娫 、長子孫科,左4為次女孫婉。

孫中山日理萬機,許多時光都是在大總統辦公室度過的。對盧慕貞來說,此時雖然衣食無憂,但她卻常常牽掛忙於國事的丈夫。孫中山當上臨時大總統,妻以夫貴,盧慕貞尊為國家元首第一夫人。大眾對她莫不投以羨慕、敬仰的目光。無奈盧慕貞生性好靜,且較孤僻,對政治性的應酬毫無興趣。面對中外貴賓如雲的各種政治社交場合,對自幼纏足梳髻的她來說,與其說是一種無尚的尊榮,倒不如說是一種精神上的累贅,她很想擺脫,重溫平靜、淡泊、與世無爭的生活。孫中山把她接到南京來,本想讓她分享勝利的喜悅,但她怎么也興奮不起來,更多的是覺得不舒服。她是一位頗有自知之明的女人,既然自己不能配合夫君,協同參與諸種政治活動,於是萌生知難而退的念頭。在與孫中山共同生活了20多天后,即3月25日,盧慕貞把兩個女兒留在孫中山身邊,自己慨然離開南京返鄉了。

1912年4月1日,孫中山被迫辭去臨時大總統,讓位給袁世凱後,抱定主意暫時不過問政事,專心致力於實業。5月,孫中山回到闊別17年的故鄉翠亨村,和家人團聚。回到家中的盧慕貞,眉頭舒展,十分開心,和在南京時的樣子判若兩人。孫中山要帶著她到處遊走,並儘快適應現在的一切,不再過孤苦的日子。經一再勸說,盧慕貞也覺得孫中山常年奔波在外,自己未能盡到做妻子的責任,如今有條件在一起,還是跟著他,早晚也好有個照應,於是同意跟隨孫中山外出。8月18日,袁世凱邀請孫中山北上,赴北京面商治國大計。孫中山攜夫人盧慕貞同行。當孫中山與袁世凱會見時,請盧慕貞出面作陪。盧慕貞只是聽著,並不插話。在北京期間,袁世凱還安排孫中山夫婦暢遊名勝及前清宮殿名園,專程拜謁明十三陵,遊歷了萬里長城上的居庸關,到張家口視察了詹天佑設計修建的鐵路,度過了一段難得的美好時光。孫中山一心撲在中國的實業上,在他的心目中,頭一件大事,就是把中國的鐵路搞上去。袁世凱順水推舟正式任命孫中山為全國鐵路督辦。9月18日,孫中山離開北京,先後到山西太原、山東青島等地考察鐵路、礦務。1913年2月,孫中山從上海抵日本考察實業、鐵路狀況和進行築路借款活動。孫中山說服妻子一起去日本,盧慕貞只好於3月初前往日本。

孫夫人盧慕貞(右)和妾陳粹芬(左)孫夫人盧慕貞(右)和妾陳粹芬(左)

孫中山在日本是倍受矚目的新聞人物。《大阪每日新聞》在顯著位置報導了“孫中山夫人來訪”的報導,詳細記述了盧慕貞抵日後的活動以及在大阪與孫中山會面的詳細情景。孫中山四處頻繁活動,盧慕貞並不跟隨丈夫外出,她每天早上8時起床,10點鐘左右由侍女陪同到外邊散步,在附近的中國菜館吃早點。然後回到下榻的旅館,從不出去看市容、逛市場。到晚上7點鐘左右再到中國菜館吃飯。在日本友人看來,盧慕貞是一位40多歲非常賢淑的夫人,總是穿一身黑色的中國服裝,頭髮整理得很好,不愛多說話,十分文靜優雅。3月16日晚,盧慕貞乘坐的汽車不慎撞在了電線桿上,她受了傷,當即送往東京的著名醫院搶救。所幸傷勢不重,經及時救治,很快脫離了危險。這次意外受傷,使盧慕貞感到這是個不祥之兆。

事情果如盧慕貞所料。3月20日晚,國民黨代理理事長宋教仁被袁世凱派人刺殺身亡,徹底撕下了袁世凱的偽裝。孫中山聞訊,馬上中止了在日本的考察活動,於23日下午攜妻子乘船返回上海。他重新披掛上陣,發動了討伐袁世凱的“二次革命”。面對急劇逆轉的形勢,盧慕貞意識到他們又要恢復過去那種到處躲避追捕的噩夢式的生活了。暫住澳門。孫中山的“二次革命”遭到失敗,只好再次逃亡日本。  

遭遇婚變,退位讓賢

那時的社會風氣,有頭有臉的人物娶一個或幾房姨太太,是極平常的事情,這叫納妾。前文說到,盧慕貞曾讓孫中山納妾,以便生活上有人照應,孫中山不允。如今,丈夫已是年近半百之人,仍然孤身一人漂泊在異國他鄉,實在應該有一個貼心的伴侶陪伴他。於是,盧慕貞給當時也在日本的何香凝寫了一封信,信中傾吐了她對丈夫的思念,訴說了自己的苦衷,請她說服孫中山娶一個妾。

何香凝讀了這封情真意切、言之鑿鑿的長信之後,確實被盧慕貞感天動地、盪氣迴腸的情感所感動。古往今來,丈夫納妾都是妻子被迫無奈的痛苦選擇,世上哪有勸說丈夫納妾的妻子?盧慕貞真心實意勸丈夫納妾,實在是“不同凡響”的“超常”之舉。她似乎看到了盧慕貞寬廣的胸襟,高貴的品格和熾熱的愛心,盧慕貞是為了丈夫的事業成功,是為了民國的豐功偉業而甘願犧牲自己的。

當時有一個人是最適合孫中山的。她聰慧過人,學識淵博,端莊美貌,儀態大方,立志投身革命,而且已經成為孫中山須臾不能離開的好幫手,好秘書。她,就是宋慶齡。

何香凝把盧慕貞的信轉給了孫中山。孫中山閱信後徹夜未眠,他心潮起伏,思緒萬千。他與盧慕貞結婚將近30年了,可是夫妻真正在一起生活的時間只有屈指可數的幾年。她為他生兒育女,侍奉長輩;她為他擔驚受怕,流亡海外;她為他忍飢挨餓,勤儉持家;她為他撫養子女,把他們教育成人,為孫中山解除了家室之累......她沒有豪言壯語,她似乎也缺乏革命激情,但是,她是用實實在在的行動在默默地、無私地支持著自己的丈夫。在孫中山的事業中有盧慕貞不可磨滅的功績。這么多年來,作為丈夫給予妻子的關心、庇護、愛憐,實在是太少了。孫中山覺得對盧慕貞他是有歉疚、有愧對的。如果自己為了與宋慶齡結合而要和盧慕貞離婚的話,簡直太不公平了。但是,轉念一想,革命的道路還相當漫長,他確實需要宋慶齡這樣的革命“賢內助”。這樣做,無論對自己、對事業都是極為有利的,只是虧待了盧慕貞。

1916年,孫中山寫給盧慕貞的信。1916年,孫中山寫給盧慕貞的信。

孫中山是個辦事果斷的人,他決定把自己的想法寫信告訴妻子,爭取盧慕貞的同意。孫中山寫了一封很長的信,告訴盧慕貞自己的打算以及諸多理由,說明要辦成這件事必須請她做出犧牲,正式辦理離婚手續。孫中山派自己的秘書朱卓文,帶著他的親筆信到澳門元配夫人盧慕貞那裡聯繫解除婚約之事。

盧慕貞看到孫中山的信非常高興,認為丈夫總算採納了自己的意見,了卻了一樁心愿。她沒有見過這位宋家二小姐,便向朱卓文詳細打聽、了解宋慶齡的情況。朱卓文便將他所知道的關於宋慶齡的事情詳細作了介紹,尤其對宋慶齡如花似玉的相貌、超群脫俗的氣質,以及學富五車逐一做了詳盡的描述。盧慕貞很認真地聽著,不時陷入沉思。朱卓文最後強調地說道:“宋二小姐是位虔誠的基督徒,結婚要求......請您往下看,孫先生寫得很清楚......”

盧慕貞萬萬沒有想到,孫中山與宋慶齡結合的前提條件是丈夫要與她離婚!這哪裡是納妾,分明是讓自己“讓位”,給人家騰地方。她絕沒有想到會有一天孫中山因此而離開自己。在那個時代,人們的封建意識根深蒂固,接受丈夫提出的離婚,實質上就是丈夫將自己“休”了,這對一個女人來說是何等的奇恥大辱。

盧慕貞一夜未眠。她一想到自己將被丈夫“休”了,心像被刀剜似的疼痛。盧慕貞思前想後找不出丈夫提出離婚的理由,唯一的解釋就是宋慶齡不願做“小”,要取而代之做正房。宋二小姐受過西方高等教育,學識淵博,心高氣盛,讓這種人稱妾做小,確實委屈了人家。盧慕貞認為自己是通情達理的。可以不要那些繁文縟節,可以彼此平等相待,她們之間雖然年齡相差甚多,亦可姐妹相稱。她甚至想到一些具體事情,諸如對外應酬交際的事情可以一概由她出頭露面,甚至對外可以稱她為“夫人”......盧慕貞思忖再三,認為這些理由和構想完全可以說服丈夫,或許能夠得到宋慶齡的體諒。想到這裡,她止住了長流的眼淚,心裡寬慰了一些。但是,轉念一想,如今社會風化講究男女平等,但凡有些身份的女子是不會給人家稱妾做小的。宋二小姐大學畢業後,隻身從美國來到日本,來到孫中山的身邊工作,並且答應委身於他,到底圖的是什么?丈夫年近半百,膝下有兒有女,而且正在亡命之中,袁世凱拿著50萬元賞金四處緝捕他,買他的頭。唯一的解釋,正像朱卓文講的,宋慶齡少年時代就立志獻身於改造中國變革社會的事業,是為了實現她為中國幾萬萬民眾效力的遠大抱負,她曾表示為了幫助孫中山進行革命,不惜做出個人的犧牲。這樣的年輕女子是多么可敬可愛啊!宋二小姐具有不同一般女子的見識和能力,有她這樣賢慧、能幹的女子襄助孫中山,將有助於丈夫事業的成功,將了結自己為丈夫物色一位賢內助的心愿。如果因為自己不同意離婚而耽誤了這段姻緣,自己將會終生不安,丈夫將會一直過著孤苦無助的生活,宋二小姐和孫中山在一起就會多有不便,外邊人會有許多閒言碎語,中傷這位年輕的姑娘......為了丈夫的生活和事業,為了宋二小姐,也是為了我自己,我必須做出犧牲,答應離婚的要求。我是為了深愛丈夫而離婚的;我是為了丈夫事業的成功而離婚的!想到這裡,盧慕貞有了些許的釋然。

1915年9月,盧慕貞應孫中山之請抵日本東京商談離婚事宜。盧慕貞到達後,看到許多朋友聚集在客廳里,他們來表示歡迎。其實,這些人更多的是關心孫中山與妻子談判的結果。原來,一些革命黨人和朋友都極力反對孫中山與盧慕貞離婚。孫中山深知此事能否得到圓滿解決,關鍵在於盧慕貞。孫中山客氣的請盧慕貞到內室,兩人密談了良久。客廳里的朋友在做著各種猜測。當兩人從內室出來時,大家齊刷刷地把目光投向了盧慕貞。只見盧慕貞很坦然地當著大家的面表示:孫先生為革命奔走海外,身心交瘁,迫切需要有人照料他的飲食起居。現在有人願意照料先生的生活,且有助於其政治活動,她願意成全其事,答應與孫先生離婚!人們靜靜地聽著,盧慕貞的聲音不大,但字字珠璣,擲地有聲。盧慕貞隨即與孫中山辦理了協定離婚手續。盧慕貞在她的名字下方,用大拇指蘸上紅印泥方方正正地按了指印。那紅紅的指印分明是盧慕貞一顆熾熱的心。

1915年10月27日孫中山寫信給澳門的盧慕貞。1915年10月27日孫中山寫信給澳門的盧慕貞。

盧慕貞在回國前對孫中山說:“我這次來,就是想看看你,想跟宋二小姐談談,既然她已經回國了,也不是三五天就能來東京的,我就不等她了。”說著,她從手提箱內拿出一個紅綢小包,遞給孫中山,說道:“等宋二小姐回東京來,請你轉交給她,這是我送給她的禮物,是我的一份心意。”孫中山接過紅綢包打開一看,原來是一幅廣東人結婚時用的鴛鴦戲游荷花的大紅緞子繡花被面,被面上放著一個精美的首飾匣子。這個匣子是他們結婚時,哥哥孫眉送給盧慕貞的禮物,匣子內裝有一條金項和兩個鑲有藍寶石的金戒指。孫中山手上的東西愈來愈沉重,他把東西慢慢地放在桌子上,徑直走到窗前,背著雙手,倚窗而立,他被盧慕貞的仗義和真情感動得熱淚盈眶。

盧慕貞的義舉成全了一段廣為傳誦的美好姻緣。同年10月25日,孫中山正式與宋慶齡結為伉儷。在孫中山事業的成功和宋慶齡一生的輝煌中折射著盧慕貞的光輝。盧慕貞將“因感情破裂而解除婚姻關係”的離婚定義擴展成“為了愛,為了配偶的事業成功和幸福而解除婚姻關係”。

1915年9月23日,孫中山送盧慕貞到東京,經橫濱回澳門。盧慕貞站在船尾上,向送行的人們頻頻招手,身上灑滿了落日餘暉的金黃。船漸漸遠去了,直到消逝在水天一色的交匯處...... 

蟄居澳門,情意永存

盧慕貞回到澳門以後,繼續過著淡泊安寧的生活。孫中山安排盧慕貞住在澳門孫公館,不時匯錢給盧慕貞,信中以孫科母親的名義稱呼她為“科母”,自己署名則是“科父”。盧慕貞仍然無時無刻不在牽掛著孫中山的安危和事業的成功。當袁世凱的皇帝夢破滅、命歸西天的時候,盧慕貞為孫中山的處境得到改善而高興;當進行護法戰爭在廣州建立軍政府,孫中山被推舉為大元帥時,盧慕貞時時為他祈禱平安;當孫中山將中華革命黨改組為中國國民黨,並成功召開了中國國民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時,盧慕貞為孫中山事業的進展而歡欣鼓舞;當1925年3月12日孫中山病逝的噩耗傳來,盧慕貞悲痛欲絕,她在家中設了靈堂,為孫中山服喪。她請人代筆,發表悼念文章,讚譽孫中山具有“偉大的精神,偉大的人格”。1946年7月,年屆八旬高壽的盧慕貞專程到南京去拜謁中山陵,懷念孫中山,可見她對孫中山深藏在心底的情意。

1952年9月7日,盧慕貞病逝在澳門,享年86歲。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