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吉

盧吉

盧吉,英國征服非洲的主要人物,生于印度,畢業于英國皇家軍事學院,參加過英國對阿富汗、蘇丹和緬甸的戰爭。1890年參加英國東非公司工作,1894年迫使烏幹達淪為英國保護國,開始間接統治的試驗。1894~1895年,與法國爭奪西非,先後被任命為西非邊防軍首領和北奈及利亞高級專員。1907~1912年任駐香港總督,在任內建立香港大學。1912年再度去奈及利亞,主持合並工作,1914年奈及利亞統一。1928年受封為男爵、國聯委任統治常設委員會英國首席委員。著有《英屬東非帝國的興起》(1893)和《不列顛赤道非洲的雙重統治》(1922)。

  • 中文名稱
    弗雷德裏克·盧加德
  • 外文名稱
    Frederick John Dealtry Lugard
  • 職業
    香港總督、殖民者
  • 國籍
    英國
  • 出生地
    印度
  • 出生日期
    1858年1月22日
  • 逝世日期
    1945年1月22日
  • 畢業院校
    英國皇家軍事學院
  • 信仰
    殖民主義
  • 主要成就
    建立香港大學、殖民非洲
  • 代表作品
    《英屬東非帝國的興起》《不列顛赤道非洲的雙重統治》
  • 爵位
    男爵

人物簡介

​弗雷德裏克·盧加德 (Lord Frederick John Dealtry Lugard,1858年1月22日—1945年1月22日),勇士,冒險家,非洲殖民史的主要人物,間接統治理論的提出者和實踐者,布幹達王國的征服者,英屬尼爾利亞的建立者,生于印度。參加過19世紀80年代英國對阿富汗、蘇丹和緬甸的殖民戰爭。1907~1912年任駐香港總督,任內建立了香港大學。香港譯名盧吉勛爵,又譯盧嘉、盧迦、盧吉士或盧押。1914~1919年任統一後的奈及利亞高級專員。 

殖民軍中一少年

盧加德,1858年1月22日生于英屬印度馬德拉斯一個隨軍牧師家庭,皇家桑切斯特軍事學院畢業,1878年後參加了東諾福克團第二營,參與英軍1879年的對阿富汗戰爭(第二次阿富汗抗英戰爭),1884年的遠征蘇丹,解救戈登的行動,1886年的征服緬甸的第三次英緬戰爭。正在部隊青雲直上之時 ,因回英國治病戀上一個有夫之婦而毀掉了前程。

東非大冒險

為了避人耳目,隨探險家戴維·利文斯通到東非海岸,1888年,他抵達莫三比克,在那裏他成為非洲大湖公司的僱員,他指揮的一個代表團前往尼亞薩湖,與阿拉伯奴隸分子作戰,封鎖桑給巴爾販奴基地並解放奴隸。1888年5月在尼亞薩蘭湖幾乎重傷斃命,休養了近一年後才離開尼亞薩蘭。1890年前往蒙巴薩,參加英國東非公司工作。1890年8月率公司商隊深入1000公裏不毛之地前往布幹達王國,靠帶著幾挺機槍打退了無數的打劫者,全程歷時5個月。發現這裏的各種教徒和名義上的國王正在進行復雜的鬥爭。盧加德上尉經過18個月的活動,結合外交技巧和顯示軍事力量,迫使國王姆旺加兩次與他簽訂隸屬英國的保護條約。但在這期間,東非公司無視盧加德的努力,決定退出。他回到英國,發起一個政治運動,說服首相威廉·尤爾特·格萊斯頓的政府接收他開拓的烏幹達保護國。並指出法國競爭對國防造成的危害,1893年,他發布了第一本書《我們崛起的東非帝國》和他在尼亞薩蘭和烏幹達冒險的自傳。1894年 6月,英國政府與烏幹達簽訂新約,烏幹達正式成為英國的保護國。接著,英國于1896年將其保護範圍擴大到烏幹達全境。

對奈及利亞的統治

1894年-1895年應皇家尼日公司的邀請,與法國公司競爭勘查中部尼日。從尼日又去南方半沙漠的貝專納保護地,為經營金剛鑽開採而勘查。這時,英國政府才授予他官職,委任他建立一支非洲兵團,與法國爭奪殖民地,這就是著名的西非邊防軍。未及,英政府委任他為北奈及利亞高級專員。3年中他在當地建立英國統治,他運用土著國家和部落酋長,通過他們實施統治。

1885年2月結束的柏林會議,確定了幾“有效佔領”的原則,加速了列強瓜分非洲的進程。萊、法、德在西非展開激烈角逐,英國在奈及利亞的殖民統治受到兩面的威脅。東面德國佔領了喀麥隆,1886年和1893年兩次與英國締結條約,德國處心積慮地要擴張其勢力範圍。西面法國發動了強大攻勢,1893年佔領象牙海岸,1894年征服達荷美,並繼續北進和東進。1898年5月,英法軍隊在法紹達沖突,形成劍拔弩張的局面。是年6月14日,英法就奈及利亞西部和北部邊-界問題初步達成協定。這種國際情勢也要求英國政府必須盡快採取新的措施,來穩定它在奈及利亞的殖民統治。狡猾的英國統治集團懂得,在這種情況下,隻有從當地社會內部尋找同盟者和支持力量才是最有效的。于是間接統治政策便受到殖民主義者的普遍重視。盧加德曾明確指出:“從印度的叛亂到烏幹達和獅子山的造反,大英帝國的歷史已經表明,僅僅有少數英國官員,而沒有一個能一在危機中和英國站在一起、其自身利益和英國完全一致的階級,將會導致發生危險。”

北奈及利亞保護國面積達8.3萬多平方公裏,1906年人口約有700萬。而盧加德用來管理如此眾多人口和遼闊地區的文職官員,1900-1901年隻有704人,1905一1906年也隻增加到266人,其中經常還有三分之一的人回國休假,實際的行政管理人員就更少了。

軍隊的情況也類似。1903年盧加德進攻卡諾的軍隊中有700餘名非洲士兵,隻有30名歐洲人。與此同時,英國還在黃金海岸進行阿散蒂戰爭,在南非進行英布戰爭,盧加德曾受命派部隊去增援。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後,英國政府又從奈及利亞前後抽調約4,000名土著部隊和350名英國軍官赴喀麥隆對德作戰。在此條件下,即便英國殖民者想要在奈及利亞實行直接統治也是力不從心的。

至于奈及利亞當時的經濟政治發展情況也不利于英國實行直接統治。奈及利亞是西非文明古國之一,早在殖民主義者到來之前很久,北部豪薩城邦即十分興盛,農業和手工業已達到較高的發展水準。1804年富拉尼族教長奧斯曼·丹·福迪奧統一了豪薩城邦,建立起以索科托為中心的富拉尼帝國。這在十九世紀的非洲是少有的。所以當殖民者來到北部奈及利亞時,他們所面對的並不是落後、分散的原始部落,而是曾盛極一時的統一國家。雖然當時索科托蘇丹對各城邦的控製權已大大削弱,但它們之間仍保持著形式上的隸屬關系,有著統一的宗教信仰伊斯蘭教。各城邦的埃米爾集政治、經濟、軍事和宗教大權于一身,既是國王,又是軍隊統帥,也是教長。埃米爾為世襲製,繼任者由城市貴族會議從王族中選出。各城邦的政權機構比較完整,在埃米爾之下設有維齊爾 (宰相)、馬吉(財務官)、阿爾卡利(法官)等官職,法庭、監獄齊備,還設有區、村、鎮各級酋長的地方政權。土地為封建的國有製,蘇丹、埃米爾、酋長享有土地支配權。他們建立了國庫和一整套的稅收製度。所有這些條件都為英國殖民者實行間接統治提供了可能。

奈及利亞人民反抗侵略和奴役的鬥爭,對于英國統治政策的決定也有著直接的作用。盧加德在北部的征討每前進一步都遇到激烈的反抗。1903年2月進攻卡諾時,卡諾人民修築了堅固的工事,5,000名戰士嚴陣以待,迫使盧加德不得不傾其全部兵力才勉強取勝。在索科托,英國人遭到3,000步兵和1, 500騎兵的抵抗,英軍雖初戰告捷,但在布爾米戰役中卻被打得大敗,死傷400餘人。索科托陷落後,蘇丹退到東部地區,在他的號召下,來自卡諾、比達、博爾努等地的隊伍紛紛投入反抗侵略的戰鬥。同年6月,當時的英國代理高級專員華萊士在給殖民部的信中驚恐地匯報說:“(索科托和卡諾的)造反產生了一些沒有想到的嚴重情況......,人們似乎一致回響蘇丹的號召;男人、婦女和孩子丟下他(她)們的村鎮去追隨他;顯示出一種我從來不認為他(她)們會有的狂熱一精神。”這就是說,奈及利亞人民捍衛獨立的英勇抗戰雖然失敗了,但是卻教訓了殖民者,使他們認識到在人民民眾中蘊藏著強大的力量,單靠少數殖民侵略軍的直接鎮壓,一殖民統治是不會鞏固和長久的,必須輔之以其它間接手段。英國殖民者從挫折中還認識到:既然非洲的土王、酋長有著威信和號召力,如果能化敵為友,使他們為殖民政權服務,則可起到英國官員所不能起到的作用;如果能使原有的土著政權機構為殖民統治所用,既可減少殖民當局的行政費用,又可蒙一騙輿論,其效果是直接統治不可比擬的。

1906年初發生在索科托附近的薩提魯人民起義事件,對于殖民當局和土著統治者的靠近,間接統治秩序的形成也起了一定的推動作用。這次起義的主要力量是豪薩族貧苦農民,他們既反對殖民侵略者,也反對蘇丹、埃米爾的封建壓迫;起義隊很快,蔓延到許多臨近地區,並大敗革軍;向索科托:進軍。盧加德急忙調集大批軍隊鎮壓起義。索科托蘇丹被起義的反封建性質嚇破了膽,他完全拋棄反英旗幟,調過頭來全力阻止起義,派人護送英國駐扎官伯登進城,穩住英國人的陣腳。事後伯登心有餘悸地說:“隻要他一(蘇丹)表示出一點猶豫,我毫不懷疑大群的‘塔拉卡瓦,(Talakawa,意指窮人階層立刻就會加入敵方,許多酋長就會自覺不自覺地回響他們的請求,我們遇到的將不是孤立的、狂熱的叛亂,而是全面的反抗。”正是在蘇丹的帶動下,各地埃米爾紛紛站到一英國人一邊,表示願意援助英軍,子是侵略者與土著統治者同流合污了,起義終于被淹沒在血泊之中。事後,殖民者們曾感慨地說:“這種巨大的信任應當歸功于盧加德的政策及其間接統治製度”。這說明英國在奈及利亞實行間接統治製度,一是由于各種歷史條件所造成的。

香港總督

1902年,盧加德上校終于找到了一個可愛的妻子,動植物學家弗羅拉·肖,為了他的小妻子不受當地氣候的損害,他不得不離開非洲,擔任香港總督( 1907-1912) ,他曾建議把威海衛還給中國,而換取中國政府永久承認新界歸英國所有。一些人認為,如果採取行動,香港可能會永遠留在英國手中。在任內最大的成就是1911年建立了香港大學。在盧吉主政期間,香港的人口約有50萬。在任內進行了各項建設,包括香港大學、九廣鐵路英段、高等法院、郵政總局等。其時,盧吉建議仿效西方,籌辦大學。這個建議得到當時兩廣總督、印度人麽地、在地商人何啓等人的支持。1910年,香港大學成立,盧吉兼任首任校長,于1910年3月16日為香港大學奠基,後于1912年3月11日主持開幕禮。

盧加德離任時,有大批市民送行,香港島山頂的盧吉道(Lugard Road),香港大學的已清拆的“盧迦樓”(Lugard Wing, Old Halls)(後稱「盧迦堂」(Lugard Hall),都是以這位港督的名字命名的。

奈及利亞總督

1912年,奈及利亞南北倆部分合並,他再度前往主持其事,與1914年1月1日正式宣布奈及利亞統一。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中,由于與英國的交通斷絕,又與喀麥隆的德軍作戰,他的處境頗為困難。戰後第二年盧加德退休,作為一個殖民地管理的權威,著有《不列顛赤道的雙重統治》1922年。1928年受封為男爵,又先後受任委任統治委員會英國委員和國際非洲語言與文化研究所主任。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