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埃爾·德梅隆

皮埃爾·德梅隆

皮埃爾·德梅隆(Pierrede Meuron),瑞士人,世界建築界大師級人物,2001年普利茲克建築獎得主。因與赫爾佐格共同設計2008年北京奧運會主體育場-"鳥巢"而盡人皆知。

  • 中文名稱
    皮埃爾·德梅隆
  • 外文名稱
    Pierrede Meuron
  • 國籍
    瑞士
  • 出生地
    巴塞爾
  • 出生日期
    1950年
  • 職業
    世界建築界大師

人物背景

皮埃爾·德梅隆與同是建築大師的雅克·赫爾佐格,他們都是瑞士人,他們上了同一所國小、同一所中學、同一所大學,他們創辦了同一個建築事物所。

1978年,德梅隆先生和赫爾佐格先生合伙建立了一家建築設計事務所,1997年正式採用赫爾佐格和德梅隆的名稱。如今,這家事務所在全球擁有9個合作人和170名員工,在倫敦、慕尼黑、巴塞羅納和舊金山設立了分支機構。

代表作品

中國國家體育場

日本東京Prada旗艦店

德國的杜伊斯堡的庫珀斯勒德國當代藝術館

美國加州酒場

德國的埃伯斯沃德技工學院圖書館

TPT大廈等

改造金華經歷

如果說在今年3月以前,說德語的瑞士建築師德梅隆對于中國人而言還是一個陌生的名字的話,那麽在他和赫爾佐格共同設計的2008年北京奧運會主體育場---中國國家體育場以壓倒多數票中標之後,他倆的名字和他們設計的鳥巢形狀的體育場在一夜之間已經盡人皆知。

赫爾佐格與德梅隆是世界建築界大師級人物。他們形同一對雙生子,同年出生于同一個城市,就讀于同一所大學的同一個專業,以後又一起成立建築設計事務所,推出了許多優秀的建築設計,直至在2001年共同獲得普利茨克獎。

在奧運會主體育場中標之後,赫爾佐格與德梅隆又來到了浙江金華。金華是詩人艾青之子艾未未的老家。在奧運會主體育場的設計過程中,艾未未擔任了赫爾佐格與德梅隆的中國顧問,密切的交流使他們建立了良好的合作關系。

當盛產火腿的金華準備建造一個全新的新區---金東新區的時候,艾未未想到了赫爾佐格與德梅隆,並向他們發出了邀請,兩位大師很快答應,並且進行先期實地考察。此後,德梅隆更是數次來到金華。秋天到來的時候,德梅隆已經把完整的方案放在了金華人的面前。

對于赫爾佐格與德梅隆來說,金東新區是他們事務所的第263個項目,也是他們目前在全球同時進行的50個項目中的一個小項目。

設計方案以抒情的筆調描繪了金華新區的未來面貌:"金東新區將擁有密集的都市風景。它的每條街道都擁有特征並值得回味,它將是一個有親密感、可感觸的城區。"

這個有親密感、可感觸的城區既有強烈的現代氣息,更有濃鬱的中國特色。在設計奧運會主體育場的時候,艾未未曾經陪同赫爾佐格與德梅隆去了上海博物館,觀看博物館收藏的中國古代玉器。艾未未向他們解釋了關于中國古代玉器的神話,使他們深受啓發。

在金華也是如此,從當地的歷史和文化中採氣,把周邊的因素和先天的因素都組合起來,巧妙地糅合到自己的設計之中,是赫爾佐格與德梅隆的習慣做法,也是他們的特長。在造訪金華期間,他們深入考察了金華的歷史以及人們在城市和農村的生活形態。他們對當地的原材料也發生了濃厚的興趣,青磚、石板、竹編器具的紋理和顏色都給予了他們靈感。

作為一個理性與有機規劃相結合的設計方案,赫爾佐格與德梅隆對金華地域的原始狀態進行研究,歸納出三種類型:村落、田園和山丘,城市的設計和布局就是依據這三種類型進行的。理性的格子區段作為城市的基礎,格線的形成來自原始地表的水田。但是格線不是一成不變的,它在河水流入義烏江的地方被彎曲。"它們和嚴謹的直角田園格線形成反差,並保留了由于水的足跡而留在田園痕跡裏的休憩記憶。"另一個頗具中國特色的安排是,城市的街道均以中國農歷的二十四個節氣命名。

赫爾佐格與德梅隆在基地的北部以較大的密度集中了大多數的建築物,這樣做的結果是在基地的南部形成了一個公園空間。德梅隆解釋說:"我們把這兩塊地中的一塊地上的建築壓縮到另外一塊裏,這樣使城市具有一定的張力和密度,符合一個城市應該具有的狀態,而不是像過去的建築之間的關系很空洞,不能和人之間形成很好的關系。這樣做也能使這塊地方有一塊綠色的公園,能和現有規劃中的金華東部的綠化形成一個帶狀的連線,對未來的發展有一個連續性的銜接。"

赫爾佐格與德梅隆的設計效果圖充滿了詩情畫意,彎曲的街道模擬著河流的走向舒展地流動著,連綿的房屋同樣以起伏的丘陵為參照,相鄰的屋頂以柔和的坡度互相過渡。

到了2005年,金東新區將從圖紙和模型變為現實,並且會成為中國城市建設的一個有趣的例外。

艾未未這樣批評當下以簡單復製的方式進行的城市建設:"在中國今天的城市化進程中,有很多城市正在形成,但是很不幸,很多城市卻是基本上利用同一張圖紙,用同一種方式來設計,無論這個城市有什麽文化、歷史的積淀,在現有的城市規劃設計和建設中是體現不出來的。我們根本不需要一個一個城市去旅行,因為它們基本上都是一樣的。今天的建設正在摧毀著所有城市的個性。"艾未未本人為金東新區主持設計的艾青文化公園和義烏江防洪堤岸的改建工程就極具個性和創意。在艾青文化公園的中心地帶,艾未未將當地特產的淺色石塊堆砌成錯落有致的石柱方陣,以雕塑的形式演繹了艾青的名作《光的贊歌》。

赫爾佐格與德梅隆將為中國的城市建設提供新的模式和新的可能,變革正在浙江的一個小城悄悄地發生著,這裏將是舒適的居所,也是悅目的風景,在體驗現代城市文明的同時,也保留了對田園的記憶和對往事的緬懷。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