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埃爾·居裏

皮埃爾·居裏

皮埃爾·居裏(Pierre Curie,1859年5月15日-1906年4月19日),法國物理學家、化學家,曾經由于發現放射性元素鐳,與妻子瑪麗·居裏獲得諾貝爾物理學獎。皮埃爾由父親在家親自教育,自小就在物理與數學方面展現過人才能,後于索邦大學完成學業;其中有關磁性的研究“居裏法則”最為著名。皮埃爾·居裏後與瑪麗·居裏結婚,並且共同從事于發射性元素鐳與釙。

1906年4月19日,皮埃爾·居裏在一場馬車車禍中喪命。1995年他與妻子瑪麗·居裏一起移葬入法國最著名的文化名人安葬地先賢祠。

96號化學元素鋦(Cm)為紀念居裏夫婦而命名。

  • 中文名
    皮埃爾·居裏
  • 外文名
    Pierre Curie
  • 國籍
    法國
  • 出生地
    法國巴黎
  • 出生日期
    1859年5月15日
  • 逝世日期
    1906年4月19日
  • 職業
    物理學家、化學家
  • 畢業院校
    索邦大學
  • 主要成就
    發現放射性元素鐳
  • 獲得榮譽
    1903年獲得諾貝爾物理學獎
  • 妻子

人物履歷

1906年1906年

1859年5月15日出生于法國巴黎,他是醫生尤金·居裏博士的次子。

1875年,年僅16歲的皮埃爾到了索邦,當時他的哥哥雅克·保羅·居裏(Jacques Paul Curie)是那裏的一所醫葯學校的化學助教,皮埃爾就在該校幫助他哥哥整理物理講義。

1882年後被任命為巴黎物理化工學院物理實驗室主任。1878年在巴黎大學獲物理碩士學位,並留在實驗實工作,任命為巴黎大學理學院物理實驗室的助教。

1895年獲得博士學位,並被任命為物理學教授。並與瑪麗·斯可羅多夫斯卡結婚。

1898年與瑪麗·斯可羅多夫斯卡(居裏夫人)用沉淀法從瀝青礦中發現放射性物質鐳和釙。並在些期間,他們寫了許多論文,奠定了原子物理學和化學研究的基礎。

1900年被提升為巴黎大學理學院教授。

親筆簽名親筆簽名

1903年他和居裏夫人,以及發現天然放射性的貝可勒爾一起獲諾貝爾物理學獎。在這一年居裏夫婦被授予英國皇家學會"戴維獎章"。

1905年 6月皮埃爾與瑪麗前往斯德哥爾摩瑞典科學院,履行諾貝爾獎金得主須親自前往領獎並做學術講演的規定。 7月成為法國科學院院士。

1906年4月19日皮埃爾在離開自然學科教授聯合會(Association of Professors of the Science Faculties)的會所後不幸在街上被馬車撞倒後當場死亡。

早年教育

另一種簽名另一種簽名

他從小聰明伶俐,喜歡獨立思考,又富有想象力,天資出眾,愛好自然,因為學校的常規教育和訓練不利于他的智力發展,居裏大夫便採取斷然措施,先是留他在家裏由他自己親自精心培養,然後把他托付給一位學識淵博的家庭教師去教導,這種旨在造就人材的自由教育方式對皮埃爾·居裏的成長頗有顯著成效。

科學成就

壓電效應的發現

皮埃爾·居裏皮埃爾·居裏

皮埃爾·居裏的第一項研究是在1880年與德斯愛因斯(P·Desaims)合作進行的,他們採用一種由溫差電偶與銅絲光柵組成的新裝置來測定紅外線的波長。皮埃爾與他哥哥雅克·保羅很親近,保羅比他大三歲。他們倆人共同發現了一些晶體在某一特定方向上受壓時,在它們的表面上會出現正或負電荷,這些電荷與壓力的大小成正比,而當壓力排除之後電荷也消失。1881年,他們發表了關于石英與電氣石中壓電效應的精確測量。1882年,他們證實了李普曼(G.Lippmann)關于逆效應的預言:電場引起壓電晶體產生微小的收縮。利用壓電現象,他們還設計了一種壓電石英靜電計--居裏計。這種儀器能把分量極微的電量精確地測量出來,並且成為當代石英控製計時計與無線電發報機的先驅。1883年,雅克·保羅前往蒙彼利埃大學任教,這時皮埃爾生涯中的第一個合作階段才告結束。

研究晶體和磁性

1883年起,皮埃爾·居裏對晶體結構和物體的磁性進行了獨立的、卓有成效的研究,從而開始了他生涯中的第二個階段。1885年,他在巴黎市立理化學校擔任物理教師時,對物體在不同溫度下的磁性物質作了研究並取得成果,這一課題的長篇論文使他得到了博士學位。在其研究磁性的博士論文工作中,P.居裏設計製造了一台十分精密的扭秤,現稱為居裏-謝諾佛秤。1895年他發現了順磁體的磁化率正比于其絕對溫度,即居裏定律。為了紀念他在磁性方面研究的成就,後人將鐵磁性轉變為順磁性的溫度稱為居裏溫度或居裏點。皮埃爾·居裏對于對稱性也有研究。

獲獎情況

1895年皮埃爾·居裏和瑪麗·居裏結婚後,轉而和她一起研究放射性,發現了釙和鐳兩種元素。1903年他們夫婦和A.-H.貝克勒爾共同獲得諾貝爾物理學獎。居裏夫婦獲獎是由于他們對貝克勒耳教授發現的放射性現象進行了深入研究所取得的輝煌成就。居裏夫婦因忙于教職沒有參加授獎典禮。法國的大使代表他們從瑞典國王手中領取獎狀和獎章。

趣聞軼事

令人興奮的傷痛

皮埃爾·居裏與瑪麗·居裏皮埃爾·居裏與瑪麗·居裏

發現並提煉出鐳元素以後,皮埃爾·居裏不顧危險,用自己的手臂試驗鐳的作用。他的臂上有了傷痕,他高興極了!他寫了一篇報告交給科學院,冷靜地敘述他觀察所得的症狀:"有6公分見方的皮膚發紅了,樣子像燙傷,不過皮膚並無痛楚:即使覺得痛,也很輕。過些時候,紅色並不擴大,隻是顏色轉深;到20天,結了痂,然後成了須用綳帶包扎的傷口。到42天,邊上表皮開始重生,漸漸長到中間去,等到受射線作用後52天,瘡痕隻剩一平方公分,顏色發灰,這表明這裏的腐肉比較深。

瑪麗·居裏(居裏夫人,皮埃爾的妻子)在移動一個封了口的小試管裏的幾釐克放射性很強的材料時,也受了同樣的創傷,雖然那個小試管是存放在一個薄金屬盒子裏。

在這些強烈的作用之外,我們在用放射性很強的產物作試驗時,手上還受了各種不同的影響;手的通常趨勢是脫皮。拿了裝著放射性很強的產物的膠囊

封口的試管的指尖變得僵硬,有時候還很痛:我們有一個人的指尖發炎了,持續15天,結果是脫皮,但是痛感過了兩月還沒有完全消失。"

亨利·貝克勒尓把一個裝著鐳的玻璃管放在背心口袋裏,也受了傷,不過這並非有心!他又驚奇又憤怒,跑到居裏夫婦那裏去訴說他們的可怕"孩子"的功績。他做結論般地說:

"這個鐳,我愛它,然而也怨它!"

……然後他趕緊記下他這個並非自願的試驗的結果,在1901年6月3日的《論文匯編》上與皮埃爾的觀察一起發表。

皮埃爾·居裏與居裏夫人在實驗室皮埃爾·居裏與居裏夫人在實驗室

這種射線的驚人力量給皮埃爾留下深刻印象,他因而著手研究鐳在動物身上的作用。他與兩個高級醫生布沙爾和巴爾塔沙爾、合作。不久他們就確信,利用鐳破壞有病的細胞,可以治療狼瘡瘤和某幾種癌腫。這種治療法定名為放射療法。許多法國的開業醫生利用這種方法對上述進行了最初的幾次治療,均獲成效。他們用的鐳射氣度試管,就是向瑪麗和皮埃爾·居裏借來的。

瑪麗後來寫道:"聖路易醫院的兜婁大夫已經研究了鐳對皮膚的作用。鐳在這一方面的效果是令人鼓舞的;它的作用所毀壞的部分表皮,重長起來是健全的。"

鐳有用處--用處大極了!

實驗室最重要

皮埃爾·居裏皮埃爾·居裏

皮埃爾天性超脫,榮譽給他的沖擊與他一向的原則是抵觸的;他憎嫌等級與類別,認為有"一班之首"是荒謬的,而且在他看來,贈大人物的勛章和給學校裏小孩們的獎章同樣無用。這種態度使他拒絕接受十字勛章。在科學的領域內,他的態度也是如此;他不理睬競爭精神,在"發現的競賽"中,若有同行佔了先籌,他從來不覺得難過。他慣常說:"假如有人發表了某種工作,我不發表它有什麽關系?……"

巴黎科學院院長保羅·阿佩爾很贊賞居裏先生卓越的工作,並且了解他十分需要實驗室和設備。在政府責成他提出應贈榮譽勛位勛章的人名之前,寫信給居裏請他允許將名字列入名單。為了說服居裏接受這個勛位,特別又寫信給居裏夫人,請她說服先生接受這個建議。但院長先生沒有估計錯,皮埃爾覺得不肯把工作所需給一個科學家,而同時卻給他一條下面系著一個琺琅質十字章的紅絲帶,作為"好分數"的鼓勵,真是太可笑了。皮埃爾給院長和答復如下:

"敬請代向部長先生申謝,並祈轉告他,我絲毫不感到需要勛章,我極感需要一個實驗室。"

盎格魯薩克遜民族對于他們所欽佩的人們是忠誠的。1903年11月,一封信通知居裏先生和夫人,倫敦的皇家學會把該會的最高獎戴維獎章贈給他們,以表推重。

瑪麗正不舒服,讓她的丈夫獨自去參加儀式。皮埃爾從英國帶回來一枚很重的金獎章,上面刻著他們兩個人的名字。他要在克勒曼大道的房子裏,給這枚獎章找個地方安放,他處理得笨極了,丟了,又找著……後來,忽然靈機一動,他把它交給女兒伊倫,這個6歲的女孩還沒有過這樣高興的日子呢。

他的朋友們來看他的時候,這個學者總叫他們看那個正玩著這個玩具的小孩。

他說:"伊雷娜極喜歡這個新的大錢!"這是他的結論。

科學的精神至上

在一個星期日的早上,居裏夫婦作出了令人嘆服的決定--放棄鐳提煉技術的專利。話題是從生活費用、科研資金及對實驗室的渴望開始的。

皮埃爾說:"或者我們可以自居鐳的所有者和'發明家'。若是這樣,那麽在你發表你用什麽方法提煉瀝青鈾礦之前,我們須先取得這種技術的專利執照,並且確定我們在世界各地製鐳業的權利。"

為了要盡到良心上的責任,皮埃爾強調說:

"我也認為這樣作不好,……但是我不願意我們這樣輕率地決定。我們的生活很困難,而且恐怕永遠是困難的。我們有一個女兒……也還會有別的孩子。為了孩子們,為了我們,這種專利代表很多的錢,代表財富。有了它,我們一定可以過得舒服,可以去掉辛苦的工作……"

他還微笑地提到唯一不忍放棄的東西:

"我們還能有個好實驗室。"

瑪麗想了幾秒鍾,然後說:

"我們不能這麽辦,這是違反科學精神的。"

"物理學家總是把研究全部發表的。我們的發現不過偶然有商業上的前途,我們不能從中取利。再說,鐳將在治療疾病上有大用處……我覺得似乎不能借此求利。"

她絲毫不想說服她的丈夫,她知道他隻是出于謹慎才說要取得專利;而她自己十分堅決地說出來的話,正表示他們兩個人的感覺,表示他們對于學者職責的正確概念。

在寂靜中,皮埃爾重述瑪麗的話,象是一個回音:

"我們不能這麽辦……這是違反科學精神的。"

在這次星期日早晨的簡單短談之後一刻鍾,皮埃爾和瑪麗乘著他們心愛的腳踏車,走出商提宜界柵的門,踩得很快,向克拉麻的樹林馳去。

他們已經在貧苦和財富之間作了永久的選擇。那一晚,他們疲倦地歸來,臂中抱滿了田野生長的綠葉和花束。

專心致志

取得諾貝爾物理學獎之後的居裏夫婦居住的克勒曼大道的房子象堡壘一樣,拒絕閒人闖入:皮埃爾和瑪麗在裏面仍舊過著簡單隱遁的生活。家務方面煩心的事,已經大為減少。一個幹粗活的女僕承擔了一應重活。一個打雜的女傭人料理烹飪和開飯;她看著她的奇怪僱主的專心態度,總是驚得大張著嘴,而且時常空自等著他們稱贊她做的烤肉或馬鈴薯泥。

有一天,這個樸實的女子忍不住了,她站在皮埃爾面前,用堅決的語調問他覺得剛才吃了很多的煎牛排做得怎麽樣,但是他的回答卻使她莫名其妙。

這個學者喃喃地說:"我吃了煎牛排麽?"然後表示和解地又加上一句:"可能吃了吧!……"

改變一生的婚姻

1877年,年僅18歲的皮埃爾得到了碩士學位,1882年他被任命為巴黎市立高等物理化學學院的實驗室主任。他在該校任教時間長達22年,他一生的主要成就都是在這裏取得的。

居裏一生的轉捩點是他與波蘭姑娘瑪麗·斯克羅多夫斯卡的婚姻。瑪麗1867年生于當時在俄國佔領下的波蘭華沙。1891年,24歲的瑪麗來到巴黎求學,她在索邦大學取得了數學和物理兩個畢業證書。畢業前不久,瑪麗認識了比她大8歲的皮埃爾·居裏。此時的居裏已經是一位小有名氣的物理學家。

1895年兩人結婚,瑪麗變成居裏夫人。婚後的居裏夫人在索邦大學讀研究生,她也一直在丈夫皮埃爾的實驗室做研究。居裏也認識到了妻子研究的重要性,他把自己的研究從晶體轉到放射性物質上面來。

夫妻獲獎

1898年7月,居裏夫婦從數噸瀝青礦中找到一種新元素,它的化學性質與鉛相似,但放射性比鈾強400倍。居裏夫婦把這種新元素命名為"釙"(Polonium),以表達對居裏夫人的祖國波蘭(Poland)的懷念。 發現釙元素之後不久,居裏夫婦繼續進行研究,在同年12月他們得到少量的白色粉末。這種白色粉末在黑暗中閃爍著白光,據此居裏夫婦把它命名為鐳,它的拉丁語原意是"放射"。

由于在放射性物質方面的研究成果,皮埃爾在1900年被任命為巴黎大學理學院教授,居裏夫人也在1903年獲博士學位。就在居裏夫人獲得博士學位的同一年,居裏夫婦與貝克勒爾因為發現放射性現象而共獲諾貝爾物理獎。

1906年,皮埃爾不幸被馬車撞倒而去世。1911年居裏夫人因為發現釙和鐳兩種新元素再次獲諾貝爾化學獎,她是歷史上唯一一個既獲得諾貝爾物理學獎,又獲得諾貝爾化學獎的科學家。居裏夫人于1934年去世,死因是由于長期接觸放射性物質而患上了白血病。​

一家四代科學家

居裏夫婦不僅自己取得了偉大的科學成就,他們還創造了一個"科學王朝"。

居裏夫婦居裏夫婦

居裏家族的科學傳統至今已延續四代人。居裏夫婦的長女伊雷娜和女婿弗雷德裏克·約裏奧-居裏都是從事放射性研究,1935年,他們因為在人工放射性方面的研究而獲得諾貝爾化學獎。

居裏家族的第三代也是人才濟濟,他們的外孫皮埃爾·約裏奧是生物物理學家,孫女海倫·約裏奧是核物理學家。

居裏家族第四代中的傑出人物是阿倫·約裏奧,他是生命科學的博士。

居裏家族的前三代科學家都是法國科學界舉足輕重的人物,他們都曾當選法國科學院的院士:皮埃爾·居裏是1905年當選,弗雷德裏克·約裏奧-居裏是1942年入選,皮埃爾·約裏奧則是1982當選。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