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家園林

皇家園林

皇家園林在古籍裏面稱之為"苑"、"囿(yòu)"、"宮苑"、"園囿"、"御苑",為中國園林的四種基本類型之一。

中國自奴隸社會到封建社會這一階段,連續幾千年的漫長歷史時期,帝王君臨天下,至高無上,皇權是絕對的權威。像古代西方那樣震懾一切的神權,在中國相對皇權而言始終是次要的、從屬的地位。與此相適應的,一整套突出帝王至上、皇權至尊的禮法製度也必然滲透到與皇家有關的一切政治儀典、起居規則、生活環境之中,表現為所謂皇家氣派。

園林作為皇家生活環境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形成了有別于其他園林類型的皇家園林。

  • 中文名稱
    皇家園林
  • 作用
    供皇帝偶一遊憩或處理政務
  • 興造特點
    規模宏大,選址自由,建築富麗

基本簡介

皇家園林

皇家園林(huángjiāyuánlín)在古籍裏面稱之為“苑”、“囿”、“宮苑”、“園囿”、“御苑”,為中國園林的四種基本類型(自然園林、寺廟園林、皇家園林、私家園林)之一。中國自奴隸社會封建社會這一段,連續幾千年的漫長歷史時期,帝王君臨天下,至高無上,皇權是絕對的權威。像古代西方那樣震懾一切的神權,在中國相對皇權而言始終是次要的、從屬的地位。與此相適應的,一整套突出帝王至上、皇權至尊的禮法製度也必然滲透到與皇家有關的一切政治儀典、起居規則、生活環境之中,表現為所謂皇家氣派。園林作為皇家生活環境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當然也不能例外,從而形成了有別于其他園林類型的皇家園林。

作用介紹

如果從公元前11世紀周文王修建的“靈囿”算起,到19世紀末慈禧太後重建清漪園為頤和園,已經有3000多年的歷史,可謂源遠流長。在這漫長的歷史時期中,幾乎每個朝代都有宮苑的建置。一般建在京城裏面,與皇宮相毗連,相當于私家的宅園,稱為大內御苑;大多數則建在郊外風景優美、環境幽靜的地方,一般與離宮或行宮相結合,分別稱為離宮御苑、行宮御苑。行宮御苑供皇帝偶一遊憩或短期駐蹕之用,離宮御苑則作為皇帝長期居住並處理朝政的地方,相當于一處與大內相聯系著的政治中心。

歷史發展

殷商時期

皇家園林

殷商時期——甲骨文中的囿

從迄今發現的最早的文字――殷商(公元前16~11世紀)甲骨文中發現了有關皇家園林“囿”的論述。據此,有關專家們推測,中國皇家園林始于殷商。據周朝史料<周禮>解釋,當時皇家園林是以囿的形式出現的,即在一定的自然環境範圍內,放養動物,種植林木,挖池築台,以供皇家打獵、遊樂、通神明和生產之用。當時著名的皇家園林為周文王的“靈囿”,“靈囿”以自然樹木花草為主,鳥獸充其間,並挖池築台,供帝王貴族遊樂狩獵,實際上就是狩獵園。

秦漢時期

秦漢時期——阿房宮與上林苑

秦漢兩代(公元前221年~220年),皇家園林是當時造園活動的主流。此時的皇家園林以山水宮苑的形式出現,即皇家的離宮別館與自然山水環境結合起來,其範圍大到方圓數百裏。秦始皇在陝西渭南建的信宮、阿房宮不僅按天象來布局,而且“彌山跨谷,復道相屬”,在終南山頂建闕,以樊川為宮內之水池,氣勢雄偉、壯觀。秦始皇曾數次派人去神話傳說中的東海三仙山――蓬萊、方丈和瀛洲求取長生不老之葯。他在自己蘭池宮的水池中築起蓬萊山,表達了對仙境的向往。漢武帝在秦代上林苑的基礎上,大興土木,擴建成規模宏偉、功能更多樣的皇家園林――上林苑。上林苑囊括了長安城的東、南、西的廣闊地域,關中八水流經其中,建宮、苑數量不下三百餘處,是中國皇家園林建設的第一個高潮。上林苑苑中既有皇家住所,欣賞自然美景的去處,也有動物園、植物園、狩獵區,甚至還有跑馬賽狗的場所。在上林苑建章宮的太液池中建有蓬萊、方丈和瀛洲三仙山。從此,中國皇家園林中“一池三山”的做法一直延續到了清代。但其規模雖然及其宏大,但卻比較粗獷,殿宇台觀隻是簡單的鋪陳羅列,並不結合山水的布局。此時的皇家園林尚處在發展成型的初期階段。

魏晉南北朝到明朝時期

魏晉南北朝到明朝時期——皇家園林的積累與完善

魏晉南北朝時期(220年~589年),皇家園林的發展處于轉折時期,此時戰亂頻繁,士大夫玄談玩世,崇尚隱逸,寄情山水,受到這種時代美學的浸潤,皇家園林雖然在規模上不如秦漢山水宮苑,但內容上則有所繼承與發展,有著更嚴謹的規製,表現出一種人工建構結合自然山水之美,標志著皇家園林已升華到較高的藝術水準。例如,北齊高緯在所建的仙都苑中堆土山象征五岳,建“貧兒村”、“買賣街”體驗民間生活等。隋唐時期(581年~907年),是中國封建社會統一鼎盛的黃金時代,皇家園林的發展也相應的進入一個全盛時期,皇家園林趨于華麗精致,並註重建築美與自然美兩者的統一。隋代的西苑和唐代的禁苑都是山水構架巧妙、建築結構精美、動植物各類繁多的皇家園林,洛陽的“西苑”和驪山的“華清宮”為此時期的代表作。到了宋代(960年~1279年),統治階級沉湎于聲色繁華,北宋東京、南宋臨安,金朝中都,都有許多皇家園林建置,規模遠遜于唐代,然藝術和技法的精密程度則有過之。皇家園林的發展又出現了一次高潮,這就是位于北宋都城東京的艮岳。宋徽宗建造的艮岳是在平地上以大型人工假山來仿創中華大地山川之優美的範例,它也是寫意山水園的代表作。此時,假山的用材與施工技術均達到了很高的水準。元明時期(1271年~1644年),皇家造園活動相對的處于遲滯局面,除元朝大都御苑“太液池”,明代擴建為西苑外,別無其他建設。

清朝時期

清朝時期——皇家園林的成熟和集大成

清朝時期(1616年~1911年),皇家園林的建設趨于成熟,高潮時期奠定于康熙,完成于乾隆,由于清朝定都北京後,完全沿用明朝的宮殿,這樣皇家建設的重點自然的轉向于園林方面。這時的造園藝術在繼承傳統的基礎上又實現了一次飛躍,這個時期出現的名園如頤和園、北海、避暑山庄、圓明園,無論是在選址、立意、借景、山水構架的塑、建築布局與技術、假山工藝、植物布置、乃至園路的鋪設都達到了令人嘆服的地步。 頤和園這一北山南水格局的北方皇家園林在仿創南方西湖、寄暢園和蘇州水鄉風貌的基礎上,以大體量的建築佛香閣及其主軸線控製全園,突出表現了“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意志。北海是繼承“一池三山”傳統而發展起來的。北海的瓊華島作為“蓬萊”仿建,所以,晨霧中的瓊華島時常給人以仙境之感受。避暑山庄是利用天然形勝,並以此為基礎改建而成。因此,整個山庄的風格樸素典雅沒有華麗奪目的色彩,其中山區部分的十多組園林建築當屬因山構室的典範。圓明園是在平地上,利用豐富的水源,挖池堆山,形成的復層山水結構的、集錦式皇家園林。此外在中國造園史上圓明園還首次引進了西方造園藝術與技術。 皇家園林的鼎盛發展取決于兩方面的因素。一方面,這時的封建帝王全面接受了江南私家園林的審美趣味和造園理論,而它本來多少帶有與主流文化相分離的出世傾向。清代有若幹皇帝不僅常年在園林或行宮中料理朝政,甚至還美其名曰:“避喧聽政”。 另一方面,皇家造園追求宏大的氣派和皇權的“普天之下莫非王土”,這就導致了“園中園”格局的定型。所有的皇家園林內部的幾十乃至上百個景點中,勢必有對某些江南迷你小園的仿製和對佛道寺觀的包容。同時出于整體宏大氣勢的考慮,勢必要求安排一些體量巨大的單體建築和組合豐富的建築群,這樣也往往將比較明確的軸線關系或主次分明的多條軸線關系帶入到原本強調因山就勢,巧若天成的造園理法中來了,這也就使皇家園林與私家園林判然有別。

規模宏大

皇帝能夠利用其政治上的特權與經濟上的雄厚財力,佔據大片土地面積營造園林而供自己享用,故其規模之大,遠非私家園林所可比擬。中國最早皇家園林靈囿,方圓35千米,秦漢的上林苑,廣150餘千米。隋朝的洛陽西苑,周100千米,其內為海,周5千米。唐朝長安宮城北面的禁苑,南北16.5千米,東西13.5千米。北宋徽宗時的東京艮岳,是在人造山系——萬歲山的基礎上改建而成,“山周十餘裏”,北則俯瞰,有“長波遠岸,彌十餘裏”的景龍江。元代大都西御苑太液池,“廣可五六裏,加飛橋于海中,起瀛洲之殿,繞以石城”,明代在此基礎上,擴建成南海、北海、中海。清代所建避暑山庄,其圍牆周長10千米,內有564公頃的湖光山色;圓明園佔地200多公頃,長春、萬春二園133多公頃;最晚建成的頤和園,佔地約287公頃。顯而易見,皇家園林的規模是寺廟園林和私家園林所望塵莫及的。而且其規模大小,基本上與歷史的向後延續成反比。皇家園林數量的多寡、規模的大小,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一個朝代國力的興衰。

皇家園林

選址自由

皇家園林既可以包絡原山真湖,如清代避暑山庄,其西北部的山是自然真山,東南的湖景是天然塞湖改造而成;亦可疊砌開鑿,宛若天然的山巒湖海,如宋代的艮岳,清代的清漪園(北部山景系人工堆疊而成)。總之凡是皇家看中的地域,皆可構造為皇家園林。

建築富麗

秦始皇所建阿房宮區,“五步一樓,十步一閣”,漢代未央宮“宮館復道,興作日繁”,到清代更增加園內建築的數量和類型,憑借皇家手中所掌握的雄厚財力,加重園內的建築分量,突出建築的形式美因素,作為體現皇家氣派的一個最主要的手段,從而將園林建築的審美價值推倒了無與倫比的高度,論其體態,雍容華貴;論其色彩,金碧輝煌,充分體現濃鬱的華麗高貴的宮廷色彩。

皇權象征

在古代凡是與帝王有直接關系的宮殿、壇廟、陵寢,莫不利用其布局和形象來體現皇權至尊的觀念。皇家園林作為其中一項重要建設,也概莫能外。到了清代雍正、乾隆時期,皇權的擴大達到了中國封建社會前所未有的程度,這在當時所修建的皇家園林中也得到了充分體現,其皇權的象征寓意,比以往範圍更廣泛,內容更駁雜。例如圓明園後湖的九島環列,象征禹貢九州;東面的福海象征東海;西北角上的全園最高土山“紫碧山房”,象征昆侖山,整個園林布局象征全國版圖,從而表達了“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皇權寓意。

江南風格

北方園林模仿江南,早在明代中葉已見端倪。北京西北郊海淀鎮一帶,湖泊羅布,泉眼特多,官僚貴戚們紛紛在這裏買地造園,其中不少即有意識的模仿江南水鄉的園林風貌。這種風氣自然也影響到了皇家的造園。康熙年間,江南著名造園家張然奉詔為西苑的瀛台、玉泉山靜明園堆疊假山,稍後又與江南畫家葉洮共同主持暢春園的規劃設計,江南造園技藝開始引入皇家園林,而對江南造園技藝更完全、更廣泛的吸收,則是乾隆時期,乾隆在位60餘年,六下江南,由于他“艷羨江南,乘興南遊”,凡他所中意的園林,均命隨行畫師摹繪成粉本,作為皇家建園的參考,從而促成了自康熙以來皇家造園之摹擬江南、效法江南的高潮,他們把北方和南方、皇家民間的造園藝術來一個大融匯,使其造園技藝達到了前所未見的廣度和深度。

文化風俗

“北京皇家園林文化節暨第五屆北京公園節”18日在頤和園德和園正式開幕。這是北京首次以“皇家園林”名義展示其獨特的皇家藝術魅力,應邀到訪的各國園林界重要人士將與遊客有幸目睹清朝皇帝內部寢宮原狀等難得的陳列。

文化節的主題為“展現皇家園林文化,豐富城市現代生活”,由全市21家歷史文化名人參與,皇家園林文化節從8月18號到11月31號,歷時3個月、百餘項系列活動,大都選在聞名中外、歷史悠久的頤和園、天壇、北海、景山、圓明園等著名的皇家名園陸續舉行。在天壇公園皇帝齋戒居住的主要場所舉辦《寢宮原狀陳設展》,展示清同治12年間的寢宮的內部格局等歷史原狀陳設;同時,還有頤和園的明清家具精品展、天壇的祈谷壇祭祀神位供奉陳設、圓明園的盛時全景模型展等活動。這百餘場活動組成了歷史名園的文化盛宴,彰顯了北京公園的獨特內涵。

開發介紹

近幾年,北京的園林部門在皇家園林遺址上進行了大規模的恢復和修繕,在保護皇家園林的同時,也讓遊客們了解到更多的歷史名園內涵。

這座百年建築群今日的身份不僅是供遊客參觀的一處古跡,同時還兼有遊客服務接待以及圖片陳展等功能。由于半個多世紀未進行系統修繕,以及多年使用不當,外務部公所古建損壞情況非常嚴重。2007年開始,公園經過兩年的古建勘察與專家論證,按照歷史原貌恢復了這裏在清光緒年間的景觀。

在天壇公園,剛剛欣賞過皇家音樂的遊客們紛紛走出神樂署。這個天壇的附屬建築是明清兩代皇家音樂管理機構。隨著清王朝覆沒,神樂署退出了歷史舞台,外來單位也陸續入住其中。5年前,市政府完成居民遷出並重新恢復修繕了神樂署,現在,這裏成為中和韶樂展示的場所,每天六場演出讓人們領略中華傳統文明的魅力。而就在最近5年內公園還完成了回音壁大修以及大型宮殿——齋宮的恢復。

國內外專家對皇家園林的開發利用和保護之間的關系等進行了交流。這一次修繕是在1860年和1900年被毀壞以後一次比較大規模的完整的修繕。破壞以後從來沒有對遊人開放過。修繕完以後呢也將作為北京地區西藏文化的一個展示中心。

新聞廣播記者晉旭:召廟修繕工程的啓動,標志著北京地區民族文物建築系統修繕工程的啓動。其他的工程有頤和園,須彌靈鏡古建築群,北海萬佛樓和大佛寺古建築群等也都將陸續修繕。

市文物局文保處處長王玉偉介紹:下一部我們北海、頤和園都有一些項目啓動。可能陸續修繕要起動,這隻是十二五計畫的一部分,北京涉及到少數民族建設的這些前些年我們一直在進行,像牛街清真寺、東四清真寺,我們一直在開展。

僅2009年一年,皇家園林中已經實施了5項文物保護工程,其中包括歷史遺址保護和建築修繕等。

未來三年皇家園林中的頤和園的四大部洲、須彌靈境,北海的萬佛樓、大佛寺以及香山公園的昭廟等古建築群將陸續進行恢復。隨著皇家園林開放面積逐年增加,人們將可領略到更為豐富的皇家園林歷史內涵和文化精髓。

保護措施

皇家園林是我國幾千年造園藝術的極大成者,悠久的歷史,古老的傳說,參天的古樹,清新的空心,獨特的建築,它的方方面面都在吸引著眾多的中外遊人,保護它們把它們完整地傳到下一代的手中,是我們這一代人的歷史責任。建設部城建司副司長陳蓁蓁在開幕式上表示,北京作為有3000年建城史的古都,薈萃了眾多園林景觀,集中體現了中國造園藝術的水準,這些歷史悠久的皇家園林已經成為了中華民族保護的文化遺產。皇家文化節是中國風景園林行業的一件盛事,對于打造北京皇家園林文化品牌,對推動全國風景園林事業發展具有重要意義。

藝術欣賞

中國傳統園林是中國傳統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作為一種載體,它不僅客觀而又真實地反映了中國歷代王朝不同的歷史背景、社會經濟的興衰和工程技術的水準,而且特色鮮明地折射出中國人自然觀、人生觀和世界觀的演變,蘊含了儒、釋、道等哲學或宗教思想及山水詩、畫等傳統藝術的影響;它凝聚了中國知識分子和能工巧匠的勤勞與智慧。而且與西方園林藝術相比,它突出地抒發了中華民族對于自然和美好生活環境的向往與熱愛。1990年,中國的風景名勝泰山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列人世界文化與自然遺產名錄,自1994年起,中國承德的避暑山庄、北京的頤和園、蘇州的拙政園、留園和環秀山庄先後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入世界文化遺產名錄,從而成為全人類共同的文化財富。這進一步說明中國傳統園林具有令人折服的藝術魁力和不可替代的唯一性。它在世界文化之林中獨樹一幟,風流千載。

中國古代神話中把西王母居住的瑤池和黃帝所居的懸圃都描繪成景色優美的花園。青山碧水,這正是人們夢寐以求的生活環境。據古文字記載,中國奴隸製的後期殷周出現了方圓數十裏的皇家園林--圃,這是中國傳統園林的雛形。秦漢時期,則產生了氣勢更加宏偉、佔地面積達數百裏、通過在自然山水環境中布置大量離宮別館而形成的山水宮苑。魏晉時期,懦、釋、道的思想,導致園林化的寺廟--寺廟園林的產生,而此時樸素的山水詩、山水畫帶動了文人士大夫園林的發展。唐宋時代,山水詩、山水畫的水準處于顛峰狀態,因此寫意山水園就應運而生。到了明清時代,寫意山水園的發展達到高潮,造園藝術更加趨于成熟、完美。這時,無論是帝王將相,還是文人士大夫,都在園林中追求著更真實的生命體驗,寄托進了更多的審美情懷與社會理念。這就使中國園林帶有了強烈的象征特色。 這種象征特色首先表現在園林和園中景點的命名上。中國園林的名稱並不直接與園主的名稱相關,而更多地是與園主的人格理想相關。北京頤和園的前身叫清漪園。1886年重修後,西太後取意頤養沖和改用現名。這位曾垂簾聽政的女皇企盼天下太平,並能讓她“頤養天年”。無錫寄暢園的名稱則表達出它的主人希望自己能生活得自由自在。在中國及其文學作品中還有不止一處的“大觀樓”、“大觀園”,這既是說此處視野開闊、景色秀麗,也是說在此遊覽、寄居的人要豁達、達觀。據史料記載,漢代著名的皇家園林上林苑中就有一處園中園叫“博望苑”,指登高望遠、親近自然,能使人的精神得到滋養和升華。 據專家考證,早在公元6世紀的時候,中國傳統園林藝術就傳到了韓國和日本,並在那裏生根、開花、結果。18世紀的時候,中國傳統園林藝術又傳至歐洲,對當時風行的、規則式的英法園林產生了很大沖擊,一時間,仿建中國自然式園林在歐洲成為一種時尚。與此同時,歐洲的畫家和傳教士又應邀在中國北京的圓明園,創造了一組以洛可可風格為主又融有中國民族文化形式的西洋樓,開創了中西園林合作的先河。 中國傳統造園藝術的最高境界是 雖由人作,宛自天開。這實際上是中國傳統文化中天人合一的思想在園林中的體現。具體來講,博大精深的中國傳統園林是按下面的原則來營造的:

1、構架山水。 由于中國幅員遼闊,山川秀美多姿,自古以來,中國人就對大自然懷有特殊的盛情,尤其是對山環水抱構成的生存環境更為熱愛,山與水在風水理論中被認為是陰陽兩極的結合。而孔子曾指出:“仁者樂山,智者樂水;從而把山水與人的品格結合起來。中國獨特的地理條件和人文背景孕育出的山水觀對中國造園產生了重要的影響,難怪中國人如此狂熱地在自然的山水中營造園林,或是在都市園林中構架自然的山水。

2、模擬仙境。 早在2000多年前,秦始皇曾數次派人赴傳說中的東海三仙山--蓬萊、方丈、贏洲去獲取長生不老之葯,但都沒有成功。因此,他就在自己的蘭池宮中建蓬萊山模仿仙境來表達企望永生的強烈願望。漢武帝則繼承並發揚了這一傳統,在上林苑建章宮的人液池中建有蓬萊、方丈、贏洲三仙山,自此,開創了一池三山的傳統。

3、移天縮地。 中國傳統的一個重要特點是以有限的空間表達無限的內涵。宋代宋徽宗的良岳曾被譽為括天下美,藏古今勝。而清代圓明園中的九州清雖則是將中國大地的版圖凝聚在一個小小的山水單元之中來體現普天之下莫非壬土的思想。明代造園家文震亨也在《長物志》中強調“一峰則太華千尋,一勺則江湖萬裏”的造園立意。

4、詩情畫意。 中國傳統文化中的山水詩、山水畫深刻表達了人們寄情于山水之間,追求超脫,與自然協調共生的思想。因此,山水詩和山水畫的意境就成了中國傳統園林創作的目標之一。東晉文人謝靈運在其庄園的建設中就追求:“四山周回,溪澗交過,水石林竹之美,岩帥暇曲之好”,而唐代詩人白居易在廬山所建草堂則傾心于仰觀山,俯聽泉,旁魄竹樹雲石的意境。在園林中,這種詩情畫意還尤以檻聯庸額或刻石的方式表現出來,起到了點景的作用,書法藝術與園林也結下不解之緣,成為園林不可或缺的部分。

5、形式獨特。 中國傳統園林在布局上看似並不強調明顯的、對稱性的軸線關系,而實際上卻表現出精巧的平衡意識和強烈的整體惑。中國傳統園林之所以能區別于外國園林,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正是其整體形式的與眾不同。在這種自然式園林中,仿創自然的山形水勢,永恆、奇特的建築造型與結構,多彩多姿的樹木花草,彎彎曲曲的園路,組成了一系列交織了人的情感與夢想的、令人意想不到的園林空間

6、造園手法高超。 中國古代造園師在園林創作活動中,首要的工作是相地,即結合風水理論,分析園址內外的有利、不利因素;進而在此基礎上立意,即所謂的的構思,確定要表現的主題及內容,因境而成景。接下來就是運用惜景、障景、對景、框景等手法對造園四要素進行合理布局、組織空間序列,最後對細節進行細致推敲。此時造園師要巧妙處理山體的形態、走向、坡度、凸凹虛實的變化,主峰、次峰的位置,水池的大小形狀及組合方式,島堤、橋的運用,建築單體的造型及群體的造型和組合方式,園林植物的種類與種植方式,園路的走向及用材等等一系列具體問題。實際上中國古代的造園師除了進行圖紙設計工作外,更多的時間是花在建園的工地具體指導施工,從而保證設計意圖的貫徹執行,並有利于即興創作。 中國明代造園大師計成(1582年-?)就著有《園冶》一書,精闢論述了中國傳統園林重要的造園手法。這是中國第一部造園專著,具有跨時代的、承前啓後的重要意義。 中國傳統園林給人的美學感受是多方面、多層次的。如:全園被分成若幹景區,各有特色又相互貫通,往往通過漏窗、門洞、竹林、假山等手段保持一種若斷若續的關系,相互成為借景,也為遊覽中景區的轉換做出鋪墊。在諸景區中常常,布上幾件盆景、花台,那歷史的滄桑、人世的凄涼與生命的頑強等就都有了見證似的。當然,一個好的園子還會有一個好的名字;要有幾副佳聯傳世。懦家學者向來是講究“微言大意”的,一個好的名字可以意味深長,品嘗不盡。如蘇州網師園,所謂 “網師”乃漁父之別稱,而漁父在中國古代文化中既有隱居山林的含義,又有高明政治家的含義。住聯點景抒情使眼前的景與心中的情溶為一體,園林更加魁力無窮的。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