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新覺羅·皇太極

愛新覺羅·皇太極

清太宗文皇帝愛新覺羅·皇太極(Huang·Taiji,1592年11月28日申時-1643年9月21日亥時),滿族,又譯黃台吉、洪太主、紅歹是, 乾隆年間改用現譯,沿用至今。他是清太祖愛新覺羅·努爾哈赤第八子,努爾哈赤去世後,皇太極受推舉襲承汗位。公元1636年,皇太極被漠南蒙古部落奉為“博格達·徹辰汗”,又稱天聰汗,同年改女真族名為滿洲,在沈陽稱帝,建國號大清。

皇太極前後在位17年。在位期間,發展生產,增強兵力,不斷對明朝作戰,為下階段清王朝迅速擴展入主中原,打下了堅實的基礎。廟號太宗,謚號應天興國弘德彰武寬溫仁聖睿孝敬敏昭定隆道顯功文皇帝。

  • 本名
    愛新覺羅·皇太極
  • 別稱
    洪太極、黃台吉、洪太主、紅歹是
  • 所處時代
    清朝
  • 民族族群
    滿族
  • 出生地
    赫圖阿拉(今遼寧新賓縣西老城)
  • 出生日期
    1592年11月28日申時
  • 逝世日期
    1643年9月21日亥時
  • 主要成就
    創立八旗新滿文改族名建立大清
  • 廟號
    太宗
  • 在位
    17年
  • 年號
    天聰,崇德
  • 陵寢
    盛京昭陵

人物生平

早年經歷 

愛新覺羅·皇太極愛新覺羅·皇太極

​皇太極出生于1592年11月28日(明萬歷二十年十月二十五日)申時,努爾哈赤第八子,母為赫納拉氏,名孟古哲哲,是葉赫貝勒布齋和納林布祿的妹妹。

1603年(明萬歷三十一年)秋季,孟古哲哲生病,想要見她娘家母親一面,努爾哈赤派人去通知這事情,納林布祿沒有同意,同年九月孟古哲哲因病去世,皇太極時年12歲。孟古生前的時候,做大福晉時間較短,皇太極當了大汗後,尊奉孟古哲哲為孝慈高皇後。

皇太極自少年起常隨父兄狩獵和征戰,騎射嫻熟。1612年(萬歷四十年),從父出征海西女真烏拉部,克六城。

1616年(後金天命元年),努爾哈赤建立“大金”國(史稱後金),稱大汗,任命次子代善為大貝勒、侄子阿敏為二貝勒、五子莽古爾泰為三貝勒、四貝勒皇太極為四大貝勒。

1618年(天命三年),隨父攻明,獻計襲取撫順(今屬遼寧)。次年,在薩爾滸之戰中,與諸貝勒率兵大破明軍西路杜松部、北路馬林部,與代善破東路劉綎部。不久隨父攻取明開原、鐵嶺,滅葉赫部。

1625年(天命十年),與兄阿巴泰率精騎5000馳援科爾沁,迫使察哈爾蒙古首領林丹汗遠遁。

1626年(天命十一年)農歷八月十一日,努爾哈赤因病去逝。大妃烏拉那拉氏和兩個庶妃殉葬。代善與其子岳托及薩哈廉,擁皇太極嗣汗位。代善的長子貝勒岳托和三子貝勒薩哈廉,對諸貝勒大臣說出了擁戴皇太極的原因:“才德冠世,當速繼大位”。由于身為長兄的代善的鼎力支持,所以眾貝勒乃合詞請上嗣位”,皇太極“辭再三,久之乃許”,被擁舉為大汗。農歷九月一日,皇太極在大政殿即汗位,焚香告天,宣布次年為天聰元年。

登基為帝

皇太極皇太極

皇太極繼位後,皇太極順應歷史發展趨勢,促進了後金政權的封建化進程。他派人丈量土地,將“各處餘地”歸公,發給民戶耕種,不許旗主、貴族再立庄田。又把原來每13名壯丁編為一庄改為每8名壯丁編為一庄,“其餘漢人,分屯別居,編為民戶。”並下令編審壯丁,解放部分奴婢為編民。這些措施,使滿族貴族的特權受到一定製約,有利于發展農業生產。他極力學習漢族文化,命儒臣翻譯漢字書籍。

1632年(天聰六年)農歷正月,廢除“與三大貝勒,俱南面坐”,共理朝政的舊製,改為自己“南面獨坐”,突出汗位獨尊地位。繼而尋機削除異已,鏟除了威脅汗位的三大貝勒勢力,使汗權得到鞏固。仿明製,設內三院,六部,“停王貝勒領部院事”,獨主政務。又設都察院和理藩院,建立起一套較為完備的國家機構。集中了汗權,加強了專製統治。

為了擴大兵源,創立了漢軍八旗和蒙古八旗。命人在老滿文的基礎上增加圈點,將老滿文改造成新滿文。為了聯絡蒙古和西藏,大力扶植和宣揚喇嘛教。

他決意承襲父志,入主中原取代明朝統治。在即位後“邦家未固”時,一方面對明廷採取議和策略,同時又屢次入關,擄掠漢地大批人畜、財物。

為解除後顧之憂,兩次出兵朝鮮,統一蒙古和黑龍江流域。在鞏固了內部統治,並基本上消除了來自朝鮮和內蒙的威脅後,于1636年(天聰十年)農歷五月,稱帝,定國號“大清”,改元崇德,改族名女真為滿洲。其後將主要兵力用于對明戰爭。

1640年(崇德五年)七月,帶病急援松錦之戰,指揮清軍取得松錦大捷,生擒洪承疇,殲滅明軍五萬餘人。在降服松山、錦州後,清軍佔領了除寧遠外的明朝關外全部城鎮。

1642年(崇德七年),再次遣軍入關,連破遠至山東的八十餘城。

人物逝世

1643年(崇德八年)農歷八月初九日,猝死于盛京後宮,年52歲。沈陽昭陵卒謚應天興國弘德彰武寬溫仁聖睿孝文皇帝,後累加謚為應天興國弘德彰武寬溫仁聖睿孝敬敏昭定隆道顯功文皇帝,廟號太宗。葬沈陽昭陵(北陵)。

主要成就

繼位之初,加強集權

皇太極繼位之初,後金面臨的情勢十分嚴峻。由于多次對外掠奪,處境孤立,受到明朝、蒙古、朝鮮的包圍。內部由于貴族分權勢力的矛盾,沖突日益嚴重。他雖繼承了汗位,但實際上是同代善、阿敏、莽古爾泰三大貝勒“按月分值”政務。權力分散,事事掣肘,徒有“一汗虛名”。為了加強中央集權,推進封建化的改革,皇太極採取各個擊破的手段,打擊、削弱分權勢力,提高汗權。

皇太極皇太極

天聰四年,皇太極以阿敏棄守灤州、永平(今河北盧龍)、遷安、遵化四城的罪名,將其終身幽禁。五年,莽古爾泰同皇太極發生口角時,竟拔刀相向。皇太極借機以“御前露刃”之罪,革去莽古爾泰大貝勒銜。至此,四大貝勒,僅剩他和代善兩人。六年,皇太極終于廢除了與三大貝勒俱南面坐、共理政務的舊製,改成自己南面獨坐,取得了汗的獨尊地位。另外,皇太極仿照明製,逐步建立國家統治機構,以取代八旗製度所行使的國家權力。三年,建立了由滿漢文人組成的“文館”,職掌“翻譯漢字書籍”,“記註本朝政事”,為皇太極推行漢化運籌帷幄。五年,設立吏、戶、禮、兵、刑、工六部,分掌國家行政事務。十年,又將“文館”擴充為內國史院、內秘書院、內弘文院,統稱“內三院”,負責撰擬詔令、編纂史書、掌管和起草對外文書與敕諭、講經註史、頒布製度等。稍後,又建立了都察院,改蒙古衙門為理藩院。皇太極通過這套政權機構,把權力集中到自己的手中。

發展經濟,國內改革

在經濟上,由于努爾哈赤晚年在遼東實行“抗拒者被戮,俘取者為奴”的奴隸製政策,漢人紛紛逃亡和暴動,生產凋敝,後金社會動蕩不安。為了緩和社會矛盾,皇太極執政伊始,便提出“治國之要,莫先安民”的方針,把原先努爾哈赤所推行的漢人每十三壯丁編為一庄,按滿官品級分給為奴的政策改為每備御止給壯丁八人、牛二頭、以備使令,其餘漢人分屯別居,用漢官管理,使大量漢族奴隸取得了”“民戶”地位,成為後金政權下的個體農民。天聰五年,皇太極頒布《離主條例》,其中規定“凡奴隸主犯有私行拓獵、擅殺人命、隱匿戰利品、奸污屬下婦女、冒功濫薦、壓製申訴等罪,許奴僕告發,準其離主”。這一條例,限製了滿洲貴族的某些特權,有利于奴僕爭取改變自己的身份和地位。為了促進農業生產,皇太極註意體恤民力,凡有妨農務的工程,一律不復興築,使百姓能“專勤南畝,以重本務”。經過幾年的努力,農業有了較大發展,糧食基本上能夠自給,社會矛盾得到緩和。

屢敗朝鮮,四面結盟

愛新覺羅·皇太極愛新覺羅·皇太極

皇太極在國內大力實行改革時,並沒有放棄努爾哈赤對外進行侵略擴張的政策。他認為要戰勝明朝,首先要征服蒙古和朝鮮,這既可以解除後顧之懮,又可以利用他們的力量,共同對付明朝。天聰元年一月,皇太極不宣而戰,命阿敏、濟爾哈朗、阿濟格等人,率三萬大軍入侵朝鮮,迫使朝鮮簽訂《江都和約》。1636年,皇太極又以朝鮮“屢敗盟誓”,“助明害我”為由,親率十萬大軍入侵朝鮮,包圍南漢山城。國王李被迫投降,稱臣納貢,允諾與明朝斷絕往來,並將王子送沈陽為人質。對蒙古,皇太極採取“懾之以兵,懷之以德”的政策。首先爭取與察哈爾林丹汗不和的科爾沁、喀喇沁等部的歸附。天聰二年,達成共同征討林丹汗的協定。經過幾次征戰,林丹汗勢力大衰。八年,林丹汗在青海大草灘出痘病死。九年初,皇太極命多爾袞等率一萬人渡黃河西進,至托裏圖,俘獲了林丹汗子額哲及其部眾一千餘戶,統一了漠南蒙古。為了籠絡蒙古封建上層分子,皇太極用聯姻、賞賜、封王封爵、定外藩功臣襲職例、崇奉喇嘛教、與西藏僧俗頭領建立聯系等手段,取得了蒙古諸部的支持和效忠。

統一漠南

愛新覺羅·皇太極愛新覺羅·皇太極

為了彌補女真,滿洲人數太少的根本弱點,清除北方、東北方向來的威脅,斬斷明朝右臂,皇太極加緊進行統一漠南蒙古各部的征撫工作。一方面屢派使者,招誘巴林等部歸附,另一方面,集中兵力對付察哈爾部林丹汗。

天聰六年(明崇禎五年,1632)四月初一,皇太極率軍離沈陽,西征林丹汗,適值遼河水漲,人馬浮水而過,兩晝夜始渡完。沿途蒙古各部貝勒紛紛遵奉率兵從征諭旨前來相會,到十二比來會者有喀喇沁、土默特、喀喇車裏克、伊蘇忒、扎魯特、敖漢、奈曼、阿祿、巴林、科爾沁等部及北邊蒙古諸部奧巴等數十位貝勒,均獻酒獻馬,汗設大宴相待。

四月十六日,金汗召集各貝勒,嘉獎踴躍遵命之貝勒,訓斥怠緩之人。皇太極諭:“朕以察哈爾不道,整旅往征,先期諭令爾等率本部兵來會。今爾等所領之兵,多寡不齊,遲速亦異,惟科爾沁部土謝圖額駙奧巴率來軍士甚多,又不惜所蓄馬匹,散給部眾,疾馳來會”,“足見立心誠意,憂樂相同,朕甚嘉之”。至于舅舅吳克善的行動,則使“朕心不甚歡樂”。扎魯特部諸貝勒,“尚屬實心效力”,敖漢、奈曼諸貝勒,亦“較優,然也未為盡善”。巴林諸貝勒似尚畏懼察哈爾,且“吝惜馬匹,怠緩不前”,阿祿諸貝勒“深受林丹汗之欺凌,乃此次並不思仗朕之力以復仇,而不多發兵馬”,“僅以一旅之師勉強應命”,“應俟班師日議罪”。各貝勒皆叩首受命。這次訓諭,對激勵和鞭策蒙古踴躍從征,起了很大作用。

皇太極下令,日夜兼程,直取林丹汗住地,一舉蕩平察哈爾。四月二十二日,大軍過興安嶺,行軍已達一千三百多裏(從沈陽算起)。但是,連一個察哈爾人也未看到,原來鑲黃旗固山額真達爾哈家的兩名舊蒙古人,于十八日夜間潛盜良馬六匹,飛奔察哈爾,通知金兵大舉來攻。“林丹汗聞之大懼,遍諭部眾,棄本土而奔,遣入赴歸化城(今年蒙呼和浩特),驅富民及牲畜盡渡黃河。察哈爾國人倉卒逃遁,一切輜重,皆委之而去。”皇太極知悉此情,諭領兵諸貝勒大臣:“察哈爾知我整旅而來,必不敢交鋒,追愈急,則彼遁愈遠,我軍馬疲糧竭,不如且赴歸化城暫住”。于是大軍向歸化城前進。五月二十三日,至木魯哈喇克沁,分兵兩翼,左翼以貝勒阿濟格為帥,率科爾沁土謝圖額駙奧巴及巴林、扎魯特、喀喇沁、土默特、阿祿等部兵一萬,往掠大同、宣府邊外一帶察哈爾部民;右翼命濟爾哈朗、岳托、德格類、薩哈廉、多爾袞、多鐸、豪格等貝勒領兵二萬,往掠歸化城黃河一帶部民;汗與大貝勒代善、貝勒莽古爾泰統大軍繼進。二十七日獲悉,林丹汗聞金兵入境,驚慌失措,“盡攜部民、牲畜、財物,渡黃河以遁,所遺止窮民耳”。這一天,大軍行馳七百裏,西至黃河木納漢山,東至宣府,自歸化城南及明國邊境,“所在居民逃匿者,悉俘之,歸附者,編為戶口”。

歷史評價

《清史稿》評價皇太極:上儀表奇偉,聰睿絕倫,顏如渥丹,嚴寒不傈。長益神勇,善騎射,性耽典籍,諮覽弗倦,仁孝寬惠,廓然有大度。太宗允文允武,內修政事,外勤討伐,用兵如神,所向有功。雖大勛未集,而世祖即位期年,中外即歸于統一,蓋帝之詒謀遠矣。明政不綱,盜賊憑陵,帝固知明之可取,然不欲亟戰以剿民命,七致書于明之將帥,屈意請和。明人不量強弱,自亡其國,無足論者。然帝交鄰之道,實與湯事葛、文王事昆夷無以異。嗚呼,聖矣哉!

蔡東藩作品提及皇太極:滿洲太宗確系能手,觀其聲東擊西,征服朝鮮,其兵謀不亞乃父。

法國學者格奧賽(RenéGrousset)評價皇太極:皇太極是蠻人中的一個天才,他把本族人民的軍事才能,和對文明生活的天生理解相結合起來。

金庸在《袁崇煥評傳》提及皇太極:皇太極的智謀武略,實是中國歷代帝皇中不可多見的人物,本身的才幹見識,不在劉邦、劉秀、李世民、朱元璋之下。中國歷史家大概因他是滿清皇帝,由于種族偏見,向來沒 有給他以應得的極高評價。其實以他的知人善任、豁達大度、高瞻遠矚、明斷果決,自唐太宗以後,中國歷朝帝皇沒有幾個能及得上。皇太極的軍事天才雖不及父親,政治才能卻猶有過之。

閻崇年作品描述皇太極:愛新覺羅·皇太極是努爾哈赤第八子,在八大貝勒中排名第四,又被稱為四貝勒。皇太極12歲喪母,20歲帶兵打仗,35歲登極,在位17年,52歲去世,是清朝繼努爾哈赤之後又一位傑出的政治家、軍事家。

閻崇年先生在《正說清朝十二帝》中評價道:皇太極的一生就是四面開拓的一生,用“鷹揚天下”來形容是恰如其分的。其謀略包括精心謀劃,繼承汗位;一後四妃,籠絡蒙古;松錦用兵,精于謀略;設反間計,除袁崇煥等,皇太極心計之深、謀略之高、手段之辣,令人嘆為觀止。

親屬成員

後妃

孝端文皇後,博爾濟吉特·哲哲(所有博爾濟吉特氏都是蒙古科爾沁部人)。正宮皇後。生三女,下嫁額哲、奇塔特、巴雅思祜朗。

孝庄文皇後,博爾濟吉特·布木布泰。永福宮庄妃。生一子,順治帝。三女,三女分別下嫁弼爾塔哈爾、色布騰、鏗吉爾格。

敏惠恭和元妃,博爾濟吉特·哈日珠拉。關睢宮宸妃。生一子,二歲而殤。

懿靖大貴妃,博爾濟吉特·娜木鍾。麟趾宮貴妃。生一子,博穆博果爾。一女,下嫁噶爾瑪索諾木。

康惠淑妃,博爾濟吉特·巴特瑪璪。衍慶宮淑妃。改嫁給皇太極

元妃(1593―1612),鈕祜祿氏。弘毅公額亦都的女兒,皇太極元配夫人,首任大福晉。生一子,洛博會,幼殤。明萬歷四十年卒,年二十。

繼妃,烏拉納喇氏。生二子,豪格、洛格。一女,下嫁旺第。

側妃,葉赫那拉氏。生一子,碩塞。

側妃,扎魯特博爾濟吉特氏,戴青貝勒女。生兩女,一女固倫公主下嫁誇扎,一女下嫁哈尚。天聰九年十月初七日,扎魯特博爾濟吉特氏被皇太極給了葉赫部的南褚[10]。

庶妃,納喇氏。生一子,高塞。二女,下嫁輝塞、拉哈。

庶妃,奇壘氏。察哈爾部人。生一女,第十四女建寧公主,下嫁吳應熊。

庶妃,顏扎氏。生一子,葉布舒。

庶妃,伊爾根覺羅氏。生一子,常舒。

庶妃,生一子,韜塞。

庶妃,生一女,下嫁班第。

子女

皇太極生有11子14女。

豪格,長子,肅武親王。

洛格,次子,活至十一歲死亡。

洛博會,三子,活至七歲死亡。

葉布舒,四子,輔國公。

碩塞,五子,承澤裕親王。

高塞,六子,鎮國愨厚公。

常舒,七子,輔國公品級。

八子,早殤。(1637年8月27日—1638年3月13日),崇德二年七月初八日生,生母為敏惠恭和元妃博爾濟吉特氏(蒙古族人)。崇德三年正月廿八日殤,年二歲,未封,未命名。他們母子最受清太宗皇太極寵愛。

福臨,九子,清世祖,順治帝。

韜塞,十子,輔國公。

博穆博果爾,十一子,襄昭親王。

長女:敖漢固倫公主,母繼妃烏喇那拉氏,嫁蒙古敖漢部郡王班第。

次女:固倫溫庄長公主,名馬喀塔,母孝端文皇後,先嫁蒙古察哈爾部林丹汗之子額哲,再嫁額哲弟阿布奈。

三女:固倫靖端長公主,母孝端文皇後,嫁蒙古科爾沁部奇塔特。

四女:固倫雍穆長公主,名雅圖,母孝庄文皇後,嫁蒙古科爾沁部弼爾塔哈爾。

五女:固倫淑慧長公主,名阿圖,母孝庄文皇後,先嫁正黃滿洲旗人索爾哈,再嫁蒙古巴林部色布騰。

六女:固倫公主,母側妃博爾濟吉特氏,嫁滿洲旗旗人誇札。

七女:固倫淑哲長公主,母孝庄文皇後,嫁鑲黃滿洲旗旗人喇瑪思。

八女:固倫永安長公主,母孝端文皇後,嫁蒙古科爾沁部巴雅斯護朗。

九女:母側妃博爾濟吉特氏,嫁博爾濟吉特氏哈尚。

十女:縣君,母庶妃納喇氏,嫁滿洲旗人瓜爾佳氏輝塞。

十一女:固倫端順長公主,母懿靖大貴妃,嫁博爾濟吉特氏噶爾瑪索諾木。

十二女:鄉君品級,母不明,嫁博爾濟吉特氏班第。

十三女:母庶妃納喇氏,嫁滿洲旗人瓜爾佳氏哈拉。

十四女:和碩建寧長公主,母庶妃察哈爾奇壘氏,嫁吳三桂之子吳應熊。

為政舉措

對本族

改女真族名為滿洲族。

對漢民

他提出“治國之要,莫先安民”,強調滿洲、蒙古、漢人之間的關系“譬諸五味,調劑貴得其宜”。他決定:漢人壯丁,分屯別居;漢族降人,編為民戶;善待逃人,放寬懲治——“民皆大悅,逃者皆止”。

對漢官

漢官原從屬滿洲大臣,自己的馬不能騎,自己的牲畜不能用,自己的田不能耕;官員病故,妻子要給貝勒家為奴。皇太極優禮漢官,以此作為籠絡漢族上層人物的一項重要政策。對歸降的漢官給予田地,分配馬匹,進行賞賜,委任官職。皇太極重用漢官,範文程是一個例子。“太宗即位,召直左右”,參與軍政大計。每逢議事,總問:“範章京知道嗎?”遇有奏事不當之處,總是說:“為什麽不和範章京商量呢?”大家說:“範章京也這麽說。”太宗就認可。有一次範文程在皇宮裏進食,看著滿桌佳餚美味,想起老父親,停箸不食。太宗明白他的心思,立即派人把這桌酒席快馬送到範文程家裏。後來,範文程做到內秘院大學士,這是清朝漢人任相之始。

對漢儒

“士為秀民,士心得,則民心得矣”,誰佔有更多的優秀人才,並發揮其才能智慧,誰就能戰勝對手。大明有人才卻不能用,大順沒有鴻儒俊彥,牛金星不過是個舉人,而決定大清能否在這場龍虎鬥中取勝的關鍵也在于能否大量地佔有人才。努爾哈赤對明朝生員屠殺過多,對所謂通明者“盡行處死”,其中“隱匿得免者”約有300人,都淪為八旗包衣下的奴僕。皇太極下令對這些為奴的生員進行考試,各家主人,不得阻撓。這是後金科舉考《清太宗聖訓》試的開端,結果得中者共200人。他們從原來為奴的身份,盡被“拔出”,獲得自由,得到獎賞。後又舉行漢人生員考試,取中228人,從中錄取舉人,加以重用。這項舉措,反響強烈,“仁聲遠播”。

族名滿洲,建號大清。皇太極做了兩件大事,影響千古,史冊永存。一件是改族名女真為滿洲。天聰九年(1635年)十月十三日,天聰汗皇太極發布改族名為滿洲的命令,從此,滿洲族(簡稱滿族)的名稱正式出現在中華和世界的史冊上;另一件是改國號大金為大清。天聰十年(1636年)四月十一日,皇太極在沈陽皇宮大政殿舉行即皇帝位的典禮,改國號“大金”為“大清”,改年號“天聰”為“崇德”。因為皇太極有兩個年號:一個是天聰,另一個是崇德,所以清朝出現十二帝十三朝的現象。皇太極為什麽改國號為“大清”呢?有一個傳說:努爾哈赤早年逃難時騎著一匹大青馬,慌急趕路,馬被累死。努爾哈赤難過地說:“大青啊,大青,將來我得了天下,國號就叫大清!”當然這是一個傳說故事,不必深究。皇太極改國號、稱皇帝意在表明:自己不僅是滿洲的大汗,而且是蒙古人、漢人以及所有人的大汗,是大清國臣民的皇帝。

“南面獨坐”,完善體製。隨著後金的發展,皇太極改革並完善政權機構。一是,除掉二貝勒阿敏、三貝勒莽古爾泰,又挾製大貝勒代善,廢除大汗同三大貝勒並坐製,改為皇太極“南面獨坐”,強化君主極權;二是,鞏固和完善八旗製度,逐步設立八旗漢軍,以管理漢軍及其眷屬的軍、政、民等事宜,並擴編八旗蒙古,加強對蒙古的統轄;三是,創設蒙古衙門(崇德三年改稱理藩院),以專門處理民族事務;四是,仿效明製,設立內三院、六部、都察院,形成內三院、六部、都察院和理藩院所謂“三院六部二衙門”的政府架構,基本完善了政府組織的體製和架構。

相關爭議

繼位之迷

後金天命十一年(1626)八月二十一日,努爾哈赤毒疽發作而死,皇太極繼承汗位。關于皇太極是如何繼位的問題,有不同的說法。

據朝鮮史籍《魯庵文集》記載:“老汗(努爾哈赤)臨死曰:洪佗始(皇太極)能成吾志。終無所命而死。”因而皇太極得汗位,是符合努爾哈赤臨終之命的。

長期以來,一些明清史專家認為,皇太極汗位是從其幼弟多爾袞手中篡奪來的。清人蔣良騏的《東華錄》順治八年(1651)二月己亥詔內載,多爾袞聲稱“太宗文皇帝(皇太極)之位原系奪立”,暗示皇太極篡奪汗位。據說,努爾哈赤生前已立多爾袞為嗣子,而皇太極用陰謀狡詐的手段從其幼弟手中奪取了汗位,為去除篡位障礙,還逼迫多爾袞生母大妃納喇氏死殉。此說受到一些人懷疑,因為努爾哈赤痛恨多爾袞生母不忠,去世前特命她死殉。當時多爾袞才十五歲,既無功業,亦無威望,故不可能立多爾袞為嗣。皇太極即位後,對多爾袞“特加愛重”,大力培養提拔,多爾袞對皇太極的恩育萬分感念,盡心盡力輔佐皇太極,勛勞卓著,成為皇太極最得力的助手。總之,皇太極與多爾袞兄弟感情較好,無法想像皇太極對多爾袞幹下篡位、殺母的勾當。

有的則認為,皇太極的汗位是通過激烈爭鬥,力克競爭對手而得到的。努爾哈赤死後,皇太極與諸貝勒爭奪汗位的鬥爭白熱化,最後皇太極擊敗對手自立為汗。其間,皇太極與代善的爭鬥尤為激烈,代善有勛績,有聲望,也有勢力,長期以來一直是汗位的有力競爭者,皇太極抓住一切機會打擊代善,如利用代善與大妃納喇氏的曖昧關系,推波助瀾,借助輿論,促使努爾哈赤罷黜大妃,代善威望遭受損害。努爾哈赤死後,又逼大妃死殉,削弱代善的勢力,最後壓服代善,奪取汗位。

還有學者認為,皇太極汗位並非奪立,而是由諸貝勒推舉產生。太祖努爾哈赤生前未立嗣子,而是確立了八和碩貝勒共治國政的製度,為汗者須請貝勒推舉產生。當時諸貝勒中,數皇太極實力最強,努爾哈赤死去當天,代善長子勸代善說:“四大貝勒(皇太極)才德冠世,深契先帝聖心,眾皆悅服,當速繼大位。”代善表示同意。次日,在諸貝勒大臣聚于朝時,代善提議舉皇太極為汗,請貝勒“皆喜曰善。議遂定,乃合詞請上即位”。《魯庵文集》所記更富戲劇性:代善表示,按努爾哈赤遺願,當立皇太極為汗。皇太極推辭,主張代善當立,並“相讓走避”。國不可一日無一君,大臣們一會兒去請代善,一會兒去拉皇太極,“號呼奔走于兩間者再三,凡三日”,最後還是代善使人“群擁”皇太極即位。這裏不見刀光劍影、不擇手段的權力爭鬥,代之以和平友好的互相謙讓。這與貫串清朝特別是其前期血腥的最高權力之爭,形成強烈反差,令人難以置信。其中雖有言過其實之處,但按當時情況,民主推舉皇太極為汗,還是有可能的。因為,當時人們相當崇尚武功,而皇太極的武功遠遠超過才十幾歲的多爾表,與代善比也不相上下;此外,在政治識見、軍事才能和個人威望上,皇太極都高出請貝勒一籌,由于君主專製製度尚未發展完善,遇大事須協商辦理,因而推舉才能卓著的皇太極即位,是不足為怪的。

傳國玉璽

據野史記載,天聰九年九月初六,察哈爾林丹汗之子額爾克孔果爾率眾歸附皇太極,並獻上歷代傳國玉璽。為此,皇太極特率眾貝勒迎至盛京城外南岡,設香案拜天受之。這塊傳國玉璽出自漢代,後數傳至元代,至元順帝被明洪武帝所敗,棄都城,曾攜玉璽逃至沙漠,後死于應昌府,玉璽遂遺失。據傳說二百年後,有牧羊人在一處山岡下放羊,見一頭山羊三日不嚙草,而不斷用蹄子刨一個地方,牧羊人很奇怪,就在那塊地方挖起來,發現了漢代的這塊傳國玉璽。後被元後裔博碩克圖汗所寶藏,察哈爾林丹汗打敗了博碩克圖汗,傳國玉璽再易其主。這塊傳國玉璽以璠玙為質,雕交龍紐,上有漢篆“製誥之寶”四字,並非是卞和得于荊山下的和氏璧。史上赫赫有名的和氏璧,由楚文王得到後,流傳于戰國時期的趙國,秦昭王曾允以15城換取此無價之寶,趙國使臣藺相如憑借大智大勇,終于使之完璧歸趙。秦始皇統一全國後,命良工將和氏璧琢為玉璽,秦相李斯書大篆“受命于天,即壽永昌”由玉工孫壽雕刻于璽上,其形如魚龍鳳鳥。西漢末年王莽篡位,逼竇太後交出傳國玉璽,竇太後怒罵而用玉璽擲之,使和氏璧一角殘破,遂用金鑲之,由此便有金鑲玉一說。東漢末年,群雄爭霸,孫堅 袁術 曹操先後曾擁有此傳國玉璽,後歸為西晉,再流傳于北方十六國至隋唐,公元936年後唐廢帝李從珂帶玉璽登玄武樓自焚,傳國玉璽至此失蹤,其後世典籍再無記載。

去世原因

關于皇太極之死,歷史上有很多爭議。有關清代官書上記載“無疾而終”:崇德八年(公元1643年)農歷八月九日,已勤于政務一天的清太宗晚上亥時(21點至23點),在清寧宮南炕突然死亡。但據史料記載,崇德五年,皇太極“聖躬違和”,崇德五年農歷七月到鞍山溫泉療養。崇德六年松山大戰前夕,前線告急,皇太極原定于崇德六年農歷八月十一日親征,卻因鼻衄延後三天。崇德七年,因“聖躬違和”,在大清門外大赦人犯;崇德八年又“聖躬違和”,不但正月初一免了慶賀禮,而且再次大赦,並向各寺廟禱告,施白金。皇太極一生勤于政事,事必躬親,導致積勞成疾,加之宸妃之死,悲痛不已,使潛伏的重病一朝突發,瞬間猝死,遂引起諸多猜疑。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