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越

百越

"百越"是秦漢時期中原人對長江中下遊及其以南地區所有種族的泛稱,泛指分布于今蘇、浙、滬、皖、鄂、湘、贛、閩、粵、港、澳、桂、瓊等地的所有種族,因種族眾多,故稱之"百越"。

秦漢以前的"越"和秦漢以後的"百越"有本質上的區別,秦漢以前的"越"僅指長江中下遊地區的越國人或越族人,而秦漢以後的"百越"則是長江中下遊及其以南地區所有民族的泛稱。

  • 中文名稱
    百越
  • 別稱
    百越族
  • 拼音
    baiyue
  • 國家
    中國

基本介紹

百越又稱為百越族,是居于現今中國南方和古代越人有關之各個不同族群的總稱。文獻上也稱之為百粵、粵,其分布甚廣,內部“各有種姓”,雜處于現今中國南方各地。在中國歷史上,整個廣大的江南之地,即所謂“交趾至會稽七八千裏”,在秦漢以前都是百越族的居住地,他們所使用的古越語,與中國北方所使用的古漢語也相差極大,彼此不能通話。根據語言學者的研究,在現在漢語七大方言中,北方方言(官北話)可以粗略看成是古漢語數千年來在中國北方發展出來的結果,而其餘六大方言吳語、湘語、贛語、閩語、客家話和粵語,卻是由于歷史上北方居民數度南遷、與南方民族的語言相互影響而逐漸形成的。

越即粵,古代粵、越通用。越族就是生活在長江以南的一個古老的民族。夏朝稱“于越”;商朝稱“蠻越”或“南越”;周朝稱“揚越”、“荊越”;戰國稱“百越”。宋朝人羅泌的<路史>說:“越常、駱越,甌越、甌皚,且甌、西甌,供人,目深、摧夫、禽人、蒼吾、越區、桂國、損子、產裏、海癸、九菌、稽餘、北帶、僕句、區吳,是渭百越。”(摘自黃現璠撰《試論百越和百濮的異同》一文)。

現在居住在中國南方屬于壯侗語系和苗瑤語系的各個民族,不論是在語言上,或者是在文化習俗上,都與古代的百越族有一定程度的淵源關系。此外,也有某些學者認為,在現今中南半島的一些民族,比如說泰國的泰族、寮國的佬族、緬甸的撣族、越南的京族和芒族、甚至屬于南島民族的台灣原住民,也都和百越族有相當程度的密切關聯。

起源研究

根據有關文獻的記載,早在商、 周時期,就有被稱之為“越”的古民族(古代中國人泛稱東南方蠻族為“越”,北方蠻族為“胡”),生活在現今中國的東南及南部地區(王東 2003,3)。春秋晚期至戰國前期,越族曾在今江浙一帶建立強大的越國,共傳8代,歷160多年,與當時中原國家會盟,雄視江淮地區,號稱“霸主”(請參見“勾踐”條目;陳國強 2000)。有學者根據<史記>“越王勾踐世家”的描述,認為越族是夏禹的後代。不過,研究百越族的中國學者宋蜀華認為:“勾踐的祖父夫鐔以上至夏少康庶子無餘,世系不清楚;夏少康經商至周敬王共60餘代,兩者世系相差近1000年,把越王勾踐說成是夏少康的後裔,實難信服”(引自龔佩華 nd)。此外,宋蜀華也認為夏文化和越文化截然不同,因為:“夏人活動地區從未發現過‘印紋陶文化’,而‘印紋陶’流行地區也從未發現過‘二裏頭文化’”(引自龔佩華 nd)1。

根據目前考古學的證據,距今7000年的浙江河姆渡文化”遺址,很可能就是古越族所創造出來的文化。河姆渡遺址發現了稻谷、稻草和稻殼的堆積,是當時世界發現最早的稻作文化,後來在黃河流域的裴李崗遺址、賈湖遺址和長江中遊流域的彭頭山遺址等地發現了更早的稻作文化。此外,現在的考古學家也普遍認為,廣泛分布于中國南方各地的以幾何印紋陶為主要特征的文化遺存,可能也是由古越族所創造出來的。最近數十年來的考古發掘表明:這種以幾何印紋陶為主要特征的文化遺存,在時間上從4000多年前的新石器時代晚期開始,一直延續到商周秦漢時期,在空間上則遍布于中國東南地區及嶺南一帶(王東 2003,3)。

歷史記載

​秦漢時,相關史籍則泛稱中國南方的民族為“越族”,史稱“北方胡、南方越”。由于歷史的發展和變化,至遲在漢朝初期,百越族已經逐漸形成幾個較強盛而明顯的部分,即“東甌”(東海)、“閩越”、“南越”、“西甌”、以及“雒越”(駱越)。東甌在現今浙江省南部的溫州一帶;閩越在今福建省福州一帶﹔南越在今廣東省境,後來又發展到廣西以及以南地區﹔西甌則大概分布在今廣東西部、廣西南部及以南地區﹔駱(雒)越主要分布在現今的越南北部。這些部分都形成了當時該地的政治中心,比如說閩越第一代君主無諸、東海第一代君主騶搖、以及南越王趙佗,都曾經叱吒風雲過一段不算短的時間(陳國強 2000)。雒越人首紋青銅匕首和“古越族”相關的最早文字記錄涉及“于越”,于越是春秋時期之越國的前身,最晚在商朝的時候就已經存在,雖然沒有參加武王伐紂,但至少曾經北上當周成王的賓客。該國傳至勾踐 (500 B.C.)的時候,他試著向北擴張,曾經沿著江蘇的海岸北上膠州灣。古越族和漢族早期的關系主要在貿易,越人以象牙、玳瑁、翠毛、犀角、玉桂和香木等奢侈品,以交換北方的絲帛和手工產品(鍾倫納 2004)。古越族在經過漫長的歷史演變之後,到了戰國時代,已分化成眾多的支系。故而,從這個時候開始,文獻中便出現了“百越”這一個新的稱謂。戰國後期﹐除了有百越這個名稱以外﹐還有“揚越”的名稱﹐即揚州地區的越族。揚州包括今淮南、長江下遊和嶺南的東部地區,有時又包括整個嶺南地區。所以揚越實際也是戰國以來至秦漢對越人的另一種泛稱(王東 2003,3;陳國強 2000)。

越族所建立的這些政治中心,後來都被漢武帝征服,改為漢朝的郡縣。此後,百越這個名稱就不見于史載,越族之名也十分罕見(陳國強 2000)。

文化特點

百越族有自己的民族語言和生活、文化特點。百越語為黏著型,不同于漢語的單音成義,故百越語譯成漢語時一字常譯為兩字,如愛為“憐職”,熱為“煦蝦”。有人認為越語與今壯侗語系的語言十分接近。

百越族的生活、風俗習慣也有特點,主要是﹕鑿齒; 斷發紋身;契臂為盟;多食海產;巢居;善使舟及水戰;以及善鑄銅器,如青銅劍、銅鐸(大鈴)等。

文化影響

雖然在今天已經找不到一個名字叫做“百越族”的民族或族群,不過,百越文化事實上卻透過種種不同的方式,在很多不同民族的文化裏面留下了種種痕跡。以下是一些比較值得加以探討的議題。

對于當今某些民族語言的影響 現有的一些語言學研究均指出,在百越族被漢化以後,其所使用的很多字詞,卻依舊遺留在不少民族現在的語匯當中,比如說屬于侗壯語系和苗瑤語系的中國某些少數民族,被歸為漢語方言的一些南方方言,甚至包括印尼、馬來西亞夏威夷紐西蘭等地的南島民族,其語言中都可以找到屬于古越語的“同源字”(盧溢棋 1997)。比如說古越語的“蜘蛛”(lakwa)一詞,就可以在鶴佬語(發音為laaqiaa)、客家話(發音為lakia)、畲語(發音為laukhoe)、馬來/印尼語(發音為lawa、lawa-lawa、labah-labah)、夏威夷語(發音為lanalana、nananana)以及紐西蘭毛利人的拉巴怒伊語(Rapanui)(發音為nanai)等語言當中找到類似的發音(Hoklo.org nd)。

對于當今某些民族之習俗的影響 所謂的“洗骨葬”,或稱“二次葬”,在中國長江以南各地,比如說江蘇、浙江福建廣東、台灣的漢人,以及很多少數民族,比如說壯族藏族,都有這種習俗。事實上,一直到現在,台灣的鶴佬人和客家人也都還採用這種喪葬儀式,在土葬數年後開棺取骨,然後將全副骨骼一一置入一稱為“金鬥”的陶瓮當中。

這種洗骨葬的習俗,事實上並不是漢族所固有的,而是環太平洋原始民族中普遍分布的一種文化特質,廣及中國大陸、東南和東北亞洲、南太平洋諸島、以及南北美洲。根據台灣中央研究院民族學學者凌純聲的研究,整個洗骨文化圈裏諸民族所採行的洗骨文化,基本上均為來自相同起源的一個文化習俗,而這個習俗最早的起源地,正是百越族所居住的中國大陸南部。

現代研究

一項最新的研究成果證實:遍及兩大洋的南島居民,直接源于中國大陸的百越民族,而並沒有通過台灣島進行遷徙。這項關于<南島西部人群和侗台人群的父系遺傳關系>的研究,由復旦大學現代人類學教育部重點實驗室與台灣慈濟大學、印尼艾克曼分子生物學研究所、越南順化醫學院、廣西醫科大學等合作完成,其成果發表在最新一期英國出版的《生物醫學中心進化生物學》雜志上。

在殖民時代之前,南島民族是世界上分布最廣泛的族群,其範圍西至非洲的馬達加斯加島,東至南美智利的復活節島,南至紐西蘭,北至我國台灣島,幾乎遍及太平洋和印度洋。南島民族的語言被劃分為南島語系,包含了世界上五分之一的語種。

長期以來,人類學家對南島民族的起源和擴散過程都非常感興趣。部分語言人類學家認為,南島語系下有四個語族:泰雅語族、鄒語族、排灣語族、馬來波利尼西亞語族,其中前三個都隻分布在台灣島,所以整個南島語系應該起源于台灣島。但是越來越多的學者認為,南島族群與中國和東南亞大陸的侗傣族群在語言文化方面相似之處非常多,可能都起源于中國古代的百越民族,而分化成南島民族的過程不一定是通過台灣島。為了從遺傳學上驗證這些重大的人類學議題,4個地區的研究單位合作開展了這項人類遺傳學調查研究。

該項研究自2000年開始,調查了中國大陸侗傣民族的30多個群體、印尼和越南的馬來民族23個群體和台灣少數民族的11個群體,分析了這些民族的Y染色體多態性,發現他們最常見的Y染色體類型都是O1a型。這種類型在其他類群的民族非常少見,比如孟高棉民族、苗瑤民族和漢藏民族都幾乎沒有這種類型。而在侗傣和馬來族群中都佔四分之一左右,在台灣有些民族中甚至到達100%。這首先證實了南島民族與大陸的侗傣民族有極為密切的遺傳關系。

課題組對于O1a型內部多樣性的分析進一步發現,大陸侗傣族群的多樣性最高,而台灣和馬來族群的類型都隻是從侗傣族群的類型中分別延伸出來的。台灣和馬來的類型沒有直接的聯系。對這些族群中的其他Y染色體類型的分析也得到類似的結果。這一證據否定台灣作為南島民族故鄉的觀點,反而認為南島民族中的馬來族群和台灣族群分別起源于中國大陸的古代侗傣民族——百越,支持把這三個類群歸並為一個更大的分類學概念——澳泰族群。

根據調查分析,整個澳泰族群發源于大約三萬年前的中國廣東沿海。大約兩萬年前,台灣族群的祖先開始從廣東沿海通過當時還露出海面的台灣地峽向台灣遷徙。而在大約一萬年前,馬來族群的祖先離開北部灣的廣東沿岸,沿著越南的海岸向南遷徙,一直到達馬來半島和印度尼西亞。大約3000年前,印度尼西亞的馬來族群開始向太平洋和印度洋的深處探索,到達了夏威夷、復活節島、紐西蘭和馬達加斯加。

這一結論對于人類早期移民過程的研究意義重大,改寫了南島民族的史前史。在醫學方面也有特殊的意義,特別是人群從亞熱帶向熱帶移民過程中對于不同環境的適應性差異及其引發的某些疾病的研究,可以從這一結論中得到啓發。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