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鵬飛

白鵬飛

白鵬飛是我國早期的行政法學家,畢業于日本帝國大學,遍修獸醫、統計、政治、經濟、法律諸專業,留學11年,獲得政治、法律5個碩士學位。積極回響“九一八事變”

  • 中文名
    白鵬飛
  • 國籍
    中國
  • 出生日期
    1870年
  • 逝世日期
    1948年
  • 職業
    行政法學家
  • 畢業院校
    日本帝國大學

行政法學家

白鵬飛(1870-1948)字經天,號擎天,桂林人,是著名的學者與民主人士,畢業于日本帝國大學,遍修獸醫、統計、政治、經濟、法律諸專業,留學11年,獲得政治、法律5個碩士學位。回國後先後在上海、北京、廣西的9所大學擔任教授和校長。1931年,沈尹默北平大學校長,聘其為北平大學法商學院院長。由于其精通法學,時稱"北方法學,于斯為盛"。"九·一八事變"後,積極支持愛國師生的抗日救亡運動,並營救了被捕的中共黨員學生張友漁、韓幽桐。北平淪陷後。毅然拒絕日奸的誘逼,秘密回到廣西,1938年應廣西省政府主席黃旭初再三邀請,他接任廣西大學校長。因堅持聘用李達、郭沫若夏征農等進步教授,被當局免職,改任空頭顧問。"皖南事變"後,他義憤填膺,在廣西建設研究會上,公開宣讀《上蔣介石書》,要求蔣下"罪已詔",險遭殺害。因陳布雷了解白的耿直,認為此人有助于打擊廣西地方勢力,獻計于蔣介石,加委白鵬飛兼任廣西軍風紀巡察團委員,授上將銜,整飭廣西吏治軍紀。由此,其被人稱為廣西的"御史監軍"。他先後將欺壓百姓、侵吞公款、武裝販毒的桂平縣縣長梁國海和橫征暴斂、草菅人命的荔浦縣縣長吳耀法辦處決,一時民心大快,被民眾稱為廣西的"白青天大人"。晚年在貧病中辭世,終年60歲。(一說他于1948年6月病故,享年63歲)其墓位于桂林市七星區普陀山北麓。墓右立謝和賡題書的"高風亮節"4字贊刻。

白鵬飛白鵬飛

白鵬飛與我國早期行政法學,早年在廣西蠶業學堂、桂林陸軍測量學校、廣東高等化工學堂學習。從1911年起,赴日留學11載,獲得了法學、政治、經濟、獸醫、統計5個碩士學位。1924年在日本東京帝國大學畢業。回國後,先後任無錫國學專科學校教師、江蘇民眾教育館教授、暨南大學校長。他的行政法學理論體系,師承日本行政法學家梅隴布達吉。著作有《法學通論》、《刑政法總論》、《勞動法大綱》、《比較勞動法大綱》、《行政法大綱》等10餘種。他認為法學貴在發現,不貴在創設,他不屑于記誦、探究北洋政府和國民黨政府的現行行政法令,認為這是刀筆小吏的是,作為行政法學者的責任,在于探究法理,闡明它的規律。

校長

白鵬飛,字經天,又號擎天,1889年出生,家居桂林太史巷。他祖籍江蘇,自明代遷居桂林。白鵬飛3歲喪父,靠寡母為人洗滌衣物維持一家生計,經常缺錢少米。他17歲中學畢業後,因生活所迫,到一家雜貨鋪當學徒。不久,恰逢蔡松坡(蔡鍔)在桂林創辦陸軍測繪學堂。這是一所官費學堂,不但免交學費,而且還包伙食,這對白鵬飛正是求之不得的事,于是前往報考,被錄取。這是一所新式學校,白鵬飛在學校中最先剪辨發以表示革新行動,被蔡松坡贊為諸生楷模。兩年畢業後,因找不到職業,仍在家中。

這時,桂平縣有一姓黃的秀才,來桂應考,借住他的家中,因見白鵬飛勤奮好學,天資聰敏,說他將來一定很有作為,能成大器,于是把白鵬飛攜帶回桂平家中教讀,並讓他為自己的孩子啓蒙。如此兩年,後因黃秀才家境艱難,白鵬飛隻好告辭,前往梧州,考入兩廣化工高等學堂,主要是學習蠶業,兩年後畢業,轉赴廣州尋找職業。

廣州求職未成,正值廣東招考官費留學生,但規定隻有廣東籍學生才能報考。白鵬飛憑自己能說一口流利的粵語,便冒充廣東籍學生應考。考試結束,名列前茅,于是得以東渡日本留學。此時是公元1911年。

東渡日本不久,官府便發覺白鵬飛不是廣東籍,于是斷其官費來源。這對家境貧苦的白鵬飛來說,的確是一個很大的打擊。他決定利用課餘時間幫人洗碗、做翻譯,靠打工賺得的錢,繳納學費及生活費。在非常困難的條件下,白鵬飛求學之心更切,意志更堅定,他刻苦攻讀,博覽群書,先後學習過獸醫、統計、政治、經濟、法律等專業。十餘年的留學生涯中,他取得了5個博士學位。在日本期間,他還同郭沫若、李達、陳豹隱先後同學,有過深厚的交情,並結實了許多日本籍的朋友,這對他日後的事業產生了重大的影響。

1924年,白鵬飛從日本留學歸國,先在江蘇無錫國學專科學校當教授,後來又受聘于上海江蘇民眾教育學院,繼而出任暨南大學校長。在暨南大學期間,有一次學生集會反對CC派指示的特務學生橫行霸道,邀請白鵬飛上台演講,白鵬飛毫無懼色地痛斥CC派的罪行,遭到CC派指使的學生毆打。于是白鵬飛憤而辭去大學校長之職,北上北平。

抵北平後,各大學校聞訊爭相延聘,白鵬飛先後受聘于朝陽大學、民國大學、法政大學、輔仁大學、清華大學、北京大學以及北平大學,在各大學同時兼課講授行政法。

九一八事變後,在全國城鄉,特別是青年學生中,抗日情緒高漲。而當時國民黨政府採取不抵抗的政策。北平各大中學校學生紛紛走上街頭,張貼標語、漫畫,宣傳抗日救國。一天,北平大學法商學院學生在張貼標語時,把各種顏色的標語貼在院內辦公室的樓房周圍,白鵬飛見後對學生說:"我不主張抗日救國嗎?我無需你們來喚起,我是極力主張抗日救國的,抗日救國的勝利,在于喚起民眾,同仇敵愾,把標語貼遍大街小巷,貼到日本人居住較多的地方去,貼到日本大使館周圍去,日本人一定不會善罷甘休,更不會默默無聞、毫無表示,他們必然會進行幹涉,甚至行凶,這就會激發廣大民眾的義憤,更廣泛地開展抗日救國運動。但要警惕日本人行凶,反動派進行幫凶,要保護自己,保護民眾。"學生們聽了校長的話後,都紛紛走上街頭。

1936年6月1日,廣東、廣西爆發了反蔣抗日的"兩廣事變"。因為廣東陳濟棠的部下被蔣介石收買叛變,陳濟棠很快垮台了。蔣介石又陳兵湘桂邊境,連日派飛機飛臨桂林上空以威脅,李宗仁、白崇禧則調兵遣將。但蔣桂之間終以妥協告終。就在這場事變開始的第二天,正值北平大學法商學院舉行畢業典禮,所有的學生和講師、教授以及來賓都到齊,隻等白院長來主持。原定上午9點鍾開會,但等了許久,白院長都沒有到會,大家都擔心他出什麽意外的事情了,直等到11點多鍾,他才匆匆忙忙,滿頭大汗趕到會場。他走上講台,對滿座的人們說:"北京大學校長蔣夢麟、清華大學校長梅貽琦、北平大學校長徐誦明,聯名請我9點半在豐澤園吃早飯,想必發生了什麽重大事情,我必須前往一看,等了許久,三個東道主方到齊,客人隻有我一個,我真奇怪那是為什麽?哪知隻是飲了三杯酒,吃了兩個菜,蔣夢麟就對我說:'你的老鄉真是愚蠢極了,這個時候還搞分裂的所謂六一行動,你趕快打電報回去,勸他們別再瞎鬧下去了。'我聽了他們的話,氣憤到了極點,就嚴肅地回答他們說:'我的老鄉是逼蔣抗日,也許是瞎的,但還不瞎至喪權辱國。你的老鄉(蔣、梅、徐與蔣介石同時浙江人)真精明,精明到中國的領土一半變了顏色!'我僅僅說了這句話,就不辭而別回來了。"他的話剛說完,廳內廳外的學生齊呼:"學習白院長的大無畏精神!"

1938年初,白鵬飛的全家大小都輾轉由北平回到桂林。當時的廣西省政府主席黃旭初把他們安排在環湖南路黃家巷居住。這一年,周恩來同志來桂,在八路軍辦事處召開座談會。白鵬飛得到通知後,即前往參加。這次座談會上,他結識了周恩來。周恩來分析了全國抗戰情勢,談及八路軍和新四軍已在敵後建立了鞏固的根據地,軍民團結一致,切斷了敵人在華北、華中的退路,同時還揭露了國民黨破壞團結、破壞抗戰的事實。這次座談會給白鵬飛很大的震動。會後,他遇友人便說:"周恩來是一位了不起的幹才,乃國人之幸。"並表示要擁護和支持共產黨的抗戰主張。

1938年冬,日本侵略軍佔領武漢,進入湖南北部,蔣介石以"焦土抗戰"為名,下令火燒長沙。1941年1月,蔣介石又發動皖南事變。這使白鵬飛十分義憤。

一天上午,正好廣西建設研究會召開時事座談會。廣西建設研究會是在抗戰時期桂系成立的一個帶有學術團體意味的政治組織,目的是利用進步人士壯大自己的力量。他們把許多著名的知識分子安排在研究會裏,既可以作為自己的智囊組織,又可炫耀其開明政治。座談會針對國內情勢展開討論時,人們對"長沙大火"、皖南事變表示不滿,白鵬飛更是毫不畏懼地痛斥國民黨破壞團結、破壞抗戰、大搞分裂之事實。然後,他從口袋裏拿出事先寫好的《上蔣介石書》,說:"這是鵬飛個人所寫的,要蔣介石下詔罪己的書,現在不妨在此宣讀一下,立即附郵。"這封上書是這樣寫的:

介公委座麾下:

今者日寇深侵,全國軍民大團結,鞏固加強抗日民族統一戰線,此乃爭取最後勝利之根本。當權諸公,拂違民意,不作此圖,而竟大肆分裂,背正道而行,破壞抗日團結力量。"皖南事變"發生,舉國震驚!長沙則敵未至,而先自縱火焚城,四民忿恨!凡具愛國精神之人,孰不痛心!而目下僅存數省,軍官特權橫行,政員欲財肥己,而百姓則受禍慘痛,凄涼萬狀。主國者亟需施仁政,以圖復興。自古明君,每遇國難深、喪權辱國之秋,即引咎自罪下詔,以振乾坤,以綱大正。主帥英明,則將士用命,同心同德,眾志成城,奮戰疆場,必能取勝;從事後勤,財物必豐,嚴加懲處貪官污吏,堵塞漏洞。如此,實為多難興邦之道。

公為國家領袖,當須有此善圖,敬懇效先王之道,通電全國,真誠引咎罪已退位,則軍民必舉雄獅,以戰弩末之敵,焉有不勝之理。鵬飛滿腔熱忱,敢上耿耿忠言,敬望垂察。立即下令施行。

如感忠言逆耳,甘願斷首。

顓此 敬頌

崇安

監察委員 白鵬飛 謹上

讀完"上書"之後,建設研究會負責人陳劭先憂慮地對他說:"經天兄!你的精神很值得我們敬佩。但是,蔣介石是一個聽不進忠言的人,你的直諫,他絕不會接受,且會引起他的殺機,我很擔心你會有殺身之禍!"白鵬飛笑了笑,說道:"'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我白鵬飛的頭,就是準備落地的。這樣死,總還光明磊落,好過做亡國士大夫時慘死。劭先兄,謝謝你關心,我白鵬飛怕了,也不會寫了。"說時,他把"上書"當著眾人面封好,叫人立即掛號寄給蔣介石,並囑將寄信的單據拿回來給眾人看。

蔣介石收到"上書"後,果然暴跳如雷,必欲殺白鵬飛而後快。于是下了一道手令:"白鵬飛親共由來已久,彌來更為囂張,公開反對勘亂救國,著即秘密處決。"這件事為陳布雷知道了,陳布雷一向被稱作蔣介石的"文膽",陳對蔣介石諫道:"這個人不能殺,我們正要有一個這樣的人物……"蔣介石聽後採取了陳布雷的密計,沒有殺白鵬飛。

白鵬飛在外省辦教育頗有聲譽,回廣西之後,廣西省主席黃旭初執意要他出任廣西大學校長,為桑梓效力。白鵬飛推辭不過,隻好應允。但他提出了兩個先決條件,就是整飭校風與延聘師資這兩件事,要由他直接辦理,任何人不得幹預。他認為這兩者的好壞,直接關系到辦學的好壞。黃旭初滿口答應了。1938年初,白鵬飛便接受了廣西省政府所授的廣西大學校長的任命狀。

白鵬飛接手廣西大學以後,打算按照他在北平大學法商學院的模式來辦廣西大學,他先任命了鄧伯粹為秘書長,童國垣為秘書,白鼎新為事務主任,他們原來都是在北平大學法商學院任過職的。又任命王覲為西大法商學院院長,王益滔為農學院院長,李運華為理工學院院長,從而加強了學校行政管理的力量。接著白鵬飛花更大的功夫在延聘資師上面。他決定延聘李達、郭沫若、許德衍、陳豹隱、馬敘倫、熊佛西、王力、林礪儒、馬寅初、黃覺非、焦菊隱、張映南、千家駒、王伯文等在全國教育界頗有聲望的進步教師,並將聘書分批發了出去。

白鵬飛延聘進步教授之事把廣西當局震動了。他們放出空氣說:"白鵬飛又在西大搞紅色大本營了"。"全是北平大學法商學院那一套來了"。等等。省主席黃旭初、教育廳長邱昌謂氣得直跳。可是因有言在先,不便直接幹預。他們想出了一招,就是策動一些學生,主要是一些桂南地區的學生以語言不通、生活不習慣為由,煽動鬧事,以要求學校遷回梧州為名,舉行罷課,矛頭直指校長,如果不遷,就要撤換校長。

這就是當時西大的所謂"返梧運動"。白鵬飛很耐心地向這些學生解釋、講道理。他對學生說:我看不出學校遷回梧州的好處在哪裏?現在校舍雖然擁擠一些,但已決定搬遷到雁山西林公園,那裏環境很好,比梧州好。你們可先去看一看,回來再商量。罷課鬧事,荒廢了學業,受損失的隻是你們自己。他接著說:"我既不是統治者,也不是專製者,我看罷課不要搞錯了方向,應該請你們立即停止。"一番和顏悅色,語重心長的話,把學生說服了,一場風波平息了。當時有人評論此事時說:"白鵬飛還是有辦法,前後不出三天就把一場風波處理了,不愧是位全國知名的學者,有白鵬飛,桑梓之幸。"

然而,廣西當局是不容許白鵬飛將這些進步教授、名流學者聚集到西大來的。說穿了是他們害怕進步勢力。白鵬飛不肯俯首聽命于他們,不能按他們的意願辦學,他們便借廣西大學由省立改為國立之機,撤掉了白鵬飛西大校長的職務。

人民公僕

白鵬飛,男,回族,生于1968年10月,大學部學歷,1990年8月參加工作,1994年7月加入中國共產黨,祖籍河南省郟縣

1986年7月至1990年7月在中國青年政治學院學習;

1990年7月至1992年6月任平頂山團市委辦公室幹事;

1992年6月至1994年10月任平頂山團市委宣傳部幹事;

1994年10月至1997年3月在新華區焦店鎮掛職鍛煉;

1997年3月至1998年8月任平頂山團市委《鷹城團訊》副主編;

1998年8月至2000年5月任平頂山團市委青工部副部長;

2000年5月至2001年3月任平頂山團市委青工部部長;

2001年3月至2003年3月任寶豐縣人民政府副縣長;

2003年3至今任葉縣人民政府副縣長。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