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雲瑞

白雲瑞

白雲瑞,評書《白眉大俠》和《龍虎風雲會》中的重要人物,由演員邢岷山扮演。

  • 中文名
    白雲瑞
  • 其他名稱
    玉面小達摩
  • 登場作品
    評書《白眉大俠》和《龍虎風雲會》
  • 性別

簡介

右圖——邢岷山版白雲瑞

白雲瑞

人物介紹

白雲瑞,是評書《白眉大俠》和《龍虎風雲會》中的重要人物,是《三俠五義》中錦毛鼠白玉堂之子。自幼喪父,拜瘋僧醉菩提陵空和尚、威震西方老鴛鴦公冶壽長和上三門總門長白雲劍客夏侯仁為師,善使寶刀“金絲龍鱗閃電劈”,在以包青天為首的開封府效力,官封二品將軍,是構成《白眉大俠》和《龍虎風雲會》兩部評書重要的兩條人物線索之一。

他武藝高強,品貌俱嘉,但為人高傲,容易犯個人英雄主義的毛病,這一點是與其父《三俠五義》中錦毛鼠白玉堂的性格是一致的。

出場《白眉大俠》和《龍虎風雲會》

綽號:玉面小達摩

武器:金絲龍鱗閃電劈,亮銀盤龍戟

暗器: 後來也學徐良打暗器,不過慌忙中用暗器的尾部打到對方。

衣服:愛穿白衣服,隨其父親。

外號由來:因少年華美,氣宇不凡,武功蓋世,故人稱"玉面小達摩"。

白雲瑞

意外本領:長得帥容易女人看上,又被別人答應求婚脫險。

官職:一品將軍,供職開封府。

人物主要關系

父親:錦毛鼠白玉堂

伯父:白金堂

師父:凌空,公冶壽長,夏侯仁(前兩位師傅是受其托)

師爺:八十一門總門掌普渡、“瘋上人,長發道”雪竹蓮、武聖人于和

師叔:尚雲鳳馬鳳姑 白老白一子

哥哥:玉面專諸白芸生 《小五義》 ,《白眉大俠》

兒子:白繼忠、 白璟、白琦--《續俠義傳

妻子:蓋飛霞 東方雲鶯 陸小英

侄兒:笑天王白春

最佩服的人:三哥(白眉大俠)徐良

特點:武藝高強,相貌華美,少年心性,好事逞強,心高氣傲,單純得有點小孩子氣,機智,重義氣有擔當。自信,見義勇為,富有責任感,做事有些固執。知恩圖報,敢于冒險,樂于助人。

白眉大俠

白雲瑞 白雲瑞 白雲瑞

性格特點

電視劇《白眉大俠》中的白雲瑞性格和特點與評書中基本一致。陸小英、陸小倩、張笑影等絕色美女,對他都是一見鍾情。其中,陸小英、張笑影,見了他不久就用不同的方式表示要以身相許。韌性、狠毒的陸小倩則幾次想與白雲瑞發生某種男女關系,均被陸小英、陸天林出來壞了好事。陸小英姐妹、張笑影幾個人之間經常互相爭風吃醋。一次,陸小英為救白雲瑞,用毒針打昏了張笑影,雲瑞讓她拿出解葯救笑影。小英見雲瑞對笑影惺惺相惜、關懷備至的樣子,一時不願出手相救。其實,雲瑞內心對小英、笑影都很憐惜,不知是急著想先幹一番事業還是別的原因,又對這二位美女一再拒絕。使得小英對雲瑞似乎又是愛又有點恨。小英、笑影在奄奄一息之時,都曾問過雲瑞如果她自己能活下來,雲瑞願不願意娶她。雲瑞的回答都是肯定的,這大概也是他的肺腑之言。在電視劇裏,白雲瑞與陸小英的感情經歷頗為波折,最終未能結成百年之好。小英為了幫開封府救白雲瑞,她自己中了陸小倩的毒針,後來死在雲瑞身旁。小英臨終時,有雲瑞就在她身邊,她死也就瞑目了。至于那陸小倩呢,一見姐姐小英也愛上了白雲瑞,就對姐姐懷恨在心。眼看雲瑞也看不上自己,而且他對小英相對好一些,小倩就一心想害死雲瑞。因為“自己得不到的東西,別人也休想得到”。對姐姐小英也下過毒手。或許是因為白雲瑞本身並不花心,他對美女包括陸小英、張笑影都不會特別熱情,除非在他和她們之間相互幫忙、搭救之時。他對陸小倩則是厭惡透頂。

白雲瑞 白雲瑞

人物評價

白雲瑞跟他父親一樣渾身是膽。在習武方面則是始終勤學苦練,武功時有長進。他還嫉惡如仇,很有責任心,是一個工作狂。

劇中白雲瑞的兵器是一把劍。

白雲瑞

白雲瑞在電視劇中顯得有些急功近利,做事喜歡單槍匹馬。包公和蔣平也都一致認為雲瑞的性子像他父親。蓮花觀掌門人郭長達也曾說過,白雲瑞不愧是白玉堂的兒子。與一個又一個武功在自己之上的達人較量,白雲瑞始終顯得毫無畏懼,這很讓人敬佩。對遇到困難的人,他也很有憐憫之心,時常鼎力相助。然而,有時候,白雲瑞又因為太過于自信、不聽人勸而深陷絕境,在己方的諸多達人、弟兄幫助下才化險為夷。白雲瑞性子有點急,有時會缺少淡定,考慮問題也不如徐良那麽全面客觀,因此他在開封府盡管是舉足輕重,卻又始終代替不了徐良的作用。最後,在辦完公事之後,白雲瑞選擇了離開開封府,去他認為自己該去的地方……

對白整理

第一次見面

第四集

背景資料:雲瑞在一家小酒館吃飯,陶福安過來蹭,小英在另一桌吃飯。最後雲瑞沒錢付帳,用玉佩抵帳,這時小英說話了

小英:等一等,酒保,這錢我付了!

酒保:姑娘,你這?

小英:怎麽?我陸小英的銀子咬手嗎?

雲瑞:姑娘援手,白雲瑞不敢言謝,容來日厚報!

第二次見面

第六集

背景資料:雲瑞和英雲追趕假徐良上了清風寨,上了寨卻又進不了寨門,退回到山腳下,正好碰上了要上山的陸小英,卻因為小倩的事雲瑞對陸小英有些誤會。

小英:白將軍,你還認識我嗎?

雲瑞:是你?

小英:看這個。

掏出白雲瑞的玉佩

雲瑞:原來是陸姑娘,白某多謝援手之德。

小英:白將軍,你太客氣了!雲瑞:林中小路之事卻也不敢相忘。

白雲瑞

小英:林中小路?什麽林中小路?

英雲:你這個淫女,還有臉拋頭露面嗎?

英雲打向小英,小英還手,被雲瑞打倒。

小英:白雲瑞,你恩將仇報!

雲瑞:對一個手無寸鐵的女子痛下殺手,你也太狠心了。

小英:什麽?他是個女子?

英雲:你這個淫女,你看我是什麽人?

雲瑞:陸小姐,習武之人重在武德,武林敗類人所不齒,我看你所陷不深,還望你好自為之。

英雲:雲瑞,我們走!

雲瑞:走!

小英:唉!你們站住,你們張口一個淫女,閉口一個淫女,你們憑什麽這樣說我?

雲瑞:哼!陸小姐,何必如此了?你所做之事乃白某親眼所見。況且,受害人也在此處,我想不會她也看錯了吧?

小英:這麽說,你們認定是我幹的呢?我有個孿生妹妹叫陸小倩,白將軍,我隻說這些,信不信隨你們便吧!

雲瑞:唉!陸姑娘!

英雲:雲瑞,叫她幹什麽?不要管她?

雲瑞:不,照她所說,可能真的與她無關。

英雲:就算是她妹妹幹的,她這個當姐姐的也好不了多少,何況她還

雲瑞:不行,陸小姐!陸小姐!

英雲:雲瑞

雲瑞:陸姑娘,剛才是我太莽撞了,請姑娘多多海涵!

小英:白將軍又客氣了,你並不知道那林中小路的就是我妹妹陸小倩,都怪我當姐姐的不好,沒能看住她,讓尊夫人受了很大的委屈。雲瑞:夫人?

白雲瑞

小英:怎麽?跟白將軍一起的不是你夫人嗎?

雲瑞:哈哈哈!

小英:怎麽,我錯了?

雲瑞:那是我三哥未進門的媳婦!

小英:嗬!白將軍,你這是去哪啊?

雲瑞:我們正在緝拿朝廷要犯.

小英:緝拿要犯,坐等罪犯上門?

雲瑞:姑娘有所不知,那罪犯已逃入了清風寨,我們上去了,可又進不了寨門,無奈之下才出此下策。

小英:你是說,罪犯逃進了清風寨?

雲瑞:正是!

小英:那好,你願意跟我去嗎?我帶你進寨上山。

雲瑞:你?我與清風寨的人已經照過面了,隻怕是姑娘無能為力。

小英:這不用你管,我隻想問你一句,倘若我把你帶進山寨,你打算如何謝我?

雲瑞:一介武夫,身無長物,真叫我不好意思。

小英:將軍不必為難,其實也沒什麽,隻要你把它送給我就行。

小英掏出雲瑞的玉佩

雲瑞:現在不就在姑娘手中嗎?

小英:不,我要你把它真正的送給我。

雲瑞拿過玉佩

雲瑞:好,陸姑娘,請收下吧!

小英高興的接了過去

快到清風寨大廳了

小英:白將軍,前面就是清風寨大廳。

雲瑞:多謝小姐!

小英:這不用我帶路了吧,那我先走了

第三次見面

第7集

背景資料:白雲瑞進清風寨,被陸小倩用毒針打傷,關在山洞裏。第二天,陸小倩去山洞準備和白雲瑞苟合。

小倩:白將軍,這真叫千裏姻緣一線牽,那日林中一見鍾情,昨日清風寨二見定情,今日山洞三見該叫什麽情了?

白雲瑞瞪著陸小倩,並暗用內力。

小倩:白雲瑞,你不要枉費心機用內功抗拒,你知道我剛才給你用的什麽毒,告訴你,那是皇帝佬兒專門對付那些不聽話的妃子用的天仙合散,連天仙都抵抗不了,何況人呢?我要是看上什麽人,一定要得到,得不到的也要毀掉,誰也不想得到。

正好這時小英趕到。

小英:陸小倩!

小倩:陸小英!你為何總壞我的好事?

小英:你真是厚顏無恥!

小倩:你給我滾

陸天林這時帶著徐良和房書安來到。

小英:爹!

天林:小英,你怎麽在這?

小倩:爹,陸小英殺死看守,她想和白雲瑞行那種苟且之事

小英:不!

天林:小英,你敢敗壞門風?

小英:爹,不是我。

天林:還敢犟嘴,我

陸天林伸手欲打小英,被徐良攔住。

徐良:陸寨主,有話慢慢說嘛。

小英:好,你打吧,我就是喜歡!我就是喜歡!

小倩:哎喲!我都替你臉紅。

天林:小英,沒想到你變成這樣。

小英:爹,我

雲瑞:陸小倩!你,你太不知道羞恥了!

小英:你看是誰?

天林:你

陸天林正欲打小倩,姚敬芝趕到。

敬芝:陸天林!你想幹什麽

天林:哼!上梁不正下梁歪!

小倩:娘!

敬芝:什麽上梁不正下梁歪,你一直和我們娘倆不去,幹脆把我們娘倆殺了算了。

說著便和陸天林動起手來。

書安:別讓老妖婆使壞。

白雲瑞上場相助陸天林,姚敬芝不敵。

敬芝:小倩!

古月趕到,撒一地念珠。

徐良:閃開!

古月:敬芝小倩快走!

第四次見面

第8集

背影資料:白雲瑞從外面回到房裏,看見房間桌子上有飛鏢釘著一張字條,取下一看,上面寫著:我在鎮外小樹林,你敢來嗎?雲瑞到了小樹林,卻不見人影。

雲瑞:何方高人,約逅白某,請出來相見。

這時從樹林的另外一邊緩緩走出一身紅衣的陸小倩。

小倩:白將軍。

雲瑞:原來是你,你還有臉來。

說完便拔出了劍

小倩:欺負女人便算英雄?

雲瑞:對你這種人,白某今天就得開開殺戒!

小倩:我是哪種人,你把我當成陸小倩啦!

雲瑞:你不是陸小倩?

小倩:我是陸小英!

(雲瑞也太容易上當了,不過這也是他真性情所在吧,對朋友他是肝膽相照,對敵人他是嫉惡如仇。陸小倩也真是不要臉。)

雲瑞:陸小英!姑娘留信約我,有何貴幹?

小倩:我還能有什麽貴幹,我隻不過把話說清楚,勾引你的是陸小倩,給你吃迷魂葯的也是陸小倩!

雲瑞:那麽說,前天救我的也是你。那天多有誤會,請姑娘多原諒!

小倩:這就完了嗎?一個姑娘的清白比性命還重要。白將軍!

陸小倩邊說話邊慢慢的靠近白雲瑞,白雲瑞完全沒有防備

雲瑞:那,那你說又當如何了?

小倩:白將軍!

小倩趁白雲瑞沒提防,向白雲瑞射了隻毒針,白雲瑞受傷,陸小倩狂笑。

小倩:白雲瑞,你以為我是誰

雲瑞:你,你不是陸小英!

小倩:我要不是裝成陸小英那可憐惜惜的小媳婦樣,你會對我放心?

雲瑞:你可真夠狠毒的。

小倩:我不狠!我隻是任性!我喜歡的東西,一定要得到。可惜啊!真可惜!白雲瑞,你馬上就要死了,你中的是陸家獨門的毒針!

姚敬芝不知從哪鑽了出來

敬芝:太精彩了,不愧是媽的好女兒!

眼看白雲瑞要遭這娘倆的毒手,正在這時,陸天林帶著陸小英趕到。

天林:太精彩了,比見一個厚臉皮的女人更讓人頭疼的是見到兩個厚臉皮的女人。老夫有幸,一下就見兩個。

敬芝:哼!陸天林!鼻子很靈嘛,這麽快就追來了。

天林:你以為你逃得了嗎?

敬芝:好!你很好!為了你的所謂江湖道義,你不惜出賣自己的兒子!太好了!

天林:哼!我的兒子?當初是誰拖著身孕尋死覓活的,又是誰收留了你?

敬芝:怪隻怪我當初怎麽瞎了眼,嫁給了你?

天林:晚了,一切都晚了!

敬芝:不晚!你讓我過不好,我也不會讓你過得舒坦!

姚敬芝說著便和陸天林動上了手,陸小倩看沒人註意小英和雲瑞,便走了過去。

小倩:陸小英,你幹嘛總壞我的好事?我得不到的東西,你也休想得到。

小倩又是兩隻飛針射向白雲瑞,小英想也不想便飛身去擋。

小英:白將軍!

雲瑞:不要!

兩聲同時呼出,真是心有靈犀啊!

天林:小英!小英!

徐良和房書安艾虎趕到,姚敬芝眼見不敵,準備逃走。

敬芝:小倩,咱們走。

天林:姚敬芝,你往哪走!

說著,陸天林又追著姚敬芝走了,剩下陸小倩,見到情況十分不妙,準備逃走,卻被徐良佔了先機,用暗器打中。艾虎趕上前,用刀抵住陸小倩。

艾虎:解葯了?

小倩:沒有!

徐良:陸小倩,把解葯拿出來,不然殺了你。

小倩:那好,來吧!

徐良什麽也沒說,把陸小倩拖到小英面前,從小英身上拔下毒針,又重重的打在了陸小倩身上。(這招蠻好的,對付陸小倩就得這樣子,來硬的。)

徐良:好了,這是你自己的毒針,也讓你嘗嘗等死是什麽滋味。

這時很有意思,一邊是雲瑞和小英相互扶持著,一邊是陸小倩她一個人扶著樹,我想小倩這時肯定是嫉妒死小英了。徐良見小倩還不妥協,又展開了遊說

徐良:你忍心看著別人死,你還忍心看著你的姐姐,你的同胞至親也為你去送死嗎?

小倩:她是自找的!

徐良:陸小倩,你和我們開封府並沒有殺父之仇,何必把事情做得太絕,得饒人處且饒人。

陸小倩實在是受不了了,隻得交出解葯。

小倩:解葯在這,一半外用,一半內服。

徐良:把她押回客堆,明天送回開封府。

第二天早上,客堆內,床上躺著陸小倩,艾虎在看守。小倩又打起了歪主意。

小倩:怎麽,艾虎,一夜沒合眼,真是一隻老虎啊。

艾虎:哼!

小倩:孤男寡女,同處一室,好說不好聽啊!

艾虎:你是女人嗎?

小倩:我真希望我不是女人,不是女人就不會受各種男人的欺負。

艾虎:這沒有欺負女人的人。

小倩:哪都有欺負女人的人,我從很小就受到各種男人的欺負。

艾虎:你少給我說這些!

小倩:我要說,我就是要說!我失去的這些,都是你們這些男人害的。

小倩假哭了起來,慢慢的,艾虎放松了緊惕。

艾虎:這世上還是好人多!

小倩:沒有!我恨你們這些男人,我恨死你們了!

陸小倩趁艾虎不註意,點了艾虎的穴道,把他打昏。

小倩:艾虎,你光顧著聽故事去了。我愛你們每個人。

(這艾虎也是,和白雲瑞一樣,太容易上當了,還是徐良對陸小倩這種人有辦法。)

另一間房內,陸小英躺在床上,和坐在椅上的白雲瑞你看著我,我看著你,相對無言,彼此間的情意盡在眼裏。徐良看著他倆,笑了一下,識趣的走了出去。把房間裏的空間留給了這兩個人。

小英:是你救了我!

雲瑞:啊!不!是你救了我!白某感激萬分!

又繼續對望,倆個人的表情真是賊有意思。

另一間房內,徐良發現在倒在地上的艾虎。

徐良:艾虎!艾虎!

艾虎:三哥!

徐良:艾虎,陸小倩了?

艾虎:她打中我的穴道,跑了。

鏡頭又回到小英房中

小英:小倩了?

雲瑞:馬上押往開封府,給她點教訓。

小英:放了她,行嗎?

雲瑞:嗯!

(不知各位有沒註意,雲瑞回答得多柔情)

艾虎這時來了

艾虎:陸小英,你妹妹真不是人,是妖!

雲瑞:艾虎,怎麽啦?

艾虎:陸小倩她跑了。

雲瑞:跑了?

小英聽到這,心中著急,準備起床,但是有傷在身,雲瑞趕忙過去扶。

雲瑞:小英!

正在這時,陸天林到了,他看看陸小英,看看白雲瑞。

徐良:陸老前輩!

陸天林上前隔開小英和雲瑞。

天林:小英。

雲瑞:老前輩!

天林:小英,咱們走。

小英:爹!

天林:走!

徐良還想留一下,但陸天林十分堅持,非要走不可。眾人側然。

第五次見面

第11集

背景資料:白雲瑞奉包大人之命去清風寨請陸天林破陣,以相救八王,到了清風寨,正看到古月姚敬芝和陸小倩正在和陸天林小英打架,眼見小英和陸天林不敵,白雲瑞出手相救,古月姚敬芝等人逃走。

雲瑞:陸寨主,小英姑娘,沒事吧?

天林:沒事,多謝白將軍救命之恩。

雲瑞:不用客氣,陸寨主,到底出了什麽事?

天林:家門不幸,說來慚愧。

小英:爹,就這樣讓他們跑啦?

天林:哪有這等便宜的事,就是追到天涯海角,我也要所她追回來。白將軍,你怎麽到清風寨來了。

雲瑞:實不相瞞,隻因八賢王被郭長達扣做人質,我奉包相爺之命來請寨主破陣,不想寨主家中正好出事,這下山之事看來也隻好~~

天林:此事我已聽說,就憑白將軍救命之恩,陸某也陪你走一趟。

雲瑞:那太好了!

天林:救八王的期限是幾天?

雲瑞:算上今天還剩五天。

天林:還來得及,白將軍,夏遂良在不在蓮花觀?

雲瑞:不在!

天林:那就好辦多了,白將軍,不是我誇口,破朝天亭不說有十成把握至少也有九成。白將軍,本該留你在山寨住一夜,可事不宜遲,現在就動身,以防郭長達有變。

雲瑞:陸寨主,我也是這麽想的。

在一旁的小英看見了,她也想去

小英:爹,我也去。

天林:不行。

小英:爹,你不是說好了嗎?咱們家的事由我做主。

天林:這不是咱們家的事,是開封府的事。

小英見勸陸天林不行,便對白雲瑞開始了遊說

小英:白將軍,我也去,好嗎?雲瑞:陸姑娘,我看算了吧,一個姑娘家多有不便。

白雲瑞

小英:那上次嚴英雲不也來我們清風寨了嗎,我去開封府不也一樣嗎?我去不了,我爹也不去了,你答不答應?

天林:小英,救八王是國家大事,豈能兒戲?

雲瑞:小英姑娘,你爹說得對。

小英:哼!

小英看了白雲瑞一眼,生氣的走了,雲瑞還不知所以

雲瑞:陸寨主,我可不是有意惹她生氣的。

天林:這事也不能怪你,都是我慣壞了她的脾氣。白將軍,咱們現在就動身。

雲瑞:好!走!

在下山途中,碰到了在那等候的陸小英

天林:小英!

小英:爹,小亮走了。

天林:上哪去了?

小英:不知道,隻聽說他是一個人走的。

雲瑞:陸寨主,要不

天林:白將軍,讓他去吧,也怪我當初不該把他當做假徐良交出去,算了,走吧。

小英把雲瑞叫到一邊

小英:白將軍,你是不是討厭我?

雲瑞:不,沒有啊!

小英聽了這話,滿腹心事的上山去了

第六次見面

第11集

背景資料:陸天林協助破陣,不料竟中郭長達埋伏,眼見開封府眾校尉要全軍覆沒,沒想到陸小英及時趕到,用毒針打傷郭長達和弓箭手,相機救出了開封府眾人。小英要回清風寨,眾人極力挽留。

英雲:小英姐,還是和我們一起回開封府吧,見見包大人。

小英:我有事。

徐良:小英姑娘,你立了這麽大的功,如果把你放走了,包大人會埋怨我們的。

蔣平:小英姑娘,走吧,就住我家,跟英雲做個伴。

小英:蔣四爺,徐大哥,英雲姑娘,諸位兄弟,謝謝你們,我真的有事!

英雲:你有什麽要緊的事,我們幫你去辦。

小英:你們辦不了!

陸天林看到小英這樣子,便出面解釋

天林:徐三將軍,蔣四哥,算了,讓她走了,這姑娘認死理,誰也說不動。

蔣平:小英姑娘,你到底有什麽事?

陸小英哀怨的望了一眼白雲瑞,恨恨的走了。陸天林趕緊跟了上去。

天林:告辭!

小英走了,白雲瑞在後面痴痴的望著小英的背影,房書安走到他面前

書安:唉,她怎麽走啦?嘿嘿嘿嘿!

第七次見面

第15集

背景資料:白雲瑞和房書安接到召開武林大會的貼子,來到熊耳山天竺寺,剛到客堆住下,陸天林和陸小英兩父女因找姚敬芝和小倩來到了這。白雲瑞聽到小英的聲音,欲起身相見,剛出房門,便聽到一間房裏傳來一個女人誘逼男人成奸的調笑聲,便折了回去。第二天店東發現住店的劉公子被殺,便找白雲瑞幫忙。白雲瑞來到現場,看到了他送給陸小英的玉佩,他拿著玉佩,生氣的來到了小英忘房間。

小英:白將軍,你怎麽來了?

雲瑞:陸小英,你為什麽要殺死劉公子?

小英:殺人,我沒有殺人啊!

雲瑞: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昨天晚上的事,我都知道了。

小英:昨天晚上,你知道什麽?

雲瑞:陸小英,我真沒想到你是這種人,我白雲瑞真是瞎了眼了!

(為什麽要說瞎了眼,看樣子是白雲瑞心中早對小英有了意思,卻沒想到小英這樣子,可是他哪知道這裏面另有內情)

小英:白將軍,請你把話說明白一些!

雲瑞:還不夠明白嗎?你誘逼男人成奸,毒針殺死人命。

小英:根本不是我!

雲瑞緩緩從懷裏掏出他送給小英的玉佩

雲瑞:既然不是你,那麽這玉佩怎麽又會在劉公子的床上了?

小英:這 這是小倩偷走的!

雲瑞:哪有這般巧事,她偷走了你的東西,再來你面前做案,難道你們不是同胞姐妹,難道她有意陷害你,走,跟我到官府走一趟吧!

小英:我不去,根本不是我,我為什麽要去?

雲瑞:你不去,那我就殺了你!

小英哀怨的望了白雲瑞一眼,她沒想到白雲瑞會如此心狠

小英:你殺吧,你會後悔的!

白雲瑞欲殺小英,這時陸天林進來了。

天林:白雲瑞,你太過分了!

雲瑞:陸寨主,難道你就是這樣教導女兒的嗎?

天林:好壞莫辯,良莠不分,你算什麽公門中人,快滾!

雲瑞:陸寨主,別以為我怕你,我之所以讓著你,是因為你有功于開封府,如果你再得寸進尺的話,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陸天林實在是生氣

天林:那好啊,你就來吧!

小英看著她爹要和白雲瑞動手,她怕白雲瑞有事,急忙勸阻

小英:爹,爹,你消消火,這事不能怪白將軍。

天林:小英,你好糊塗,他要殺你,你還護著他。

小英:爹,爹!

然後小英掏出了玉佩,來到白雲瑞面前

小英:白將軍,這塊玉佩本不該歸我,物歸原主,你走吧!

雲瑞:哼!

天林:小英,白雲瑞對你太無情了,你又何必?

小英:爹,這事誰也不能怪,人總會有過失的。

每次小英都讓著雲瑞,以他為主,白雲瑞卻總誤會她,不過這也難怪,頭一次喜歡上一個姑娘,卻沒想到她是那樣一種人,心中的懊惱再加上生氣,判斷難免會出錯,誰也不能怨。

第八次見面

第20集

背景資料:雲瑞和陶福安去闖海王寨,沒想到卻被姚敬芝抓住,姚敬芝欲殺他二人,卻被剛好趕來的陸天林小英父女和房書安所救。

書安:師叔!

雲瑞:書安,你怎麽來了?

書安:我來救你們啊!

天林:姚敬芝,你給我滾出來。

陸天林說完就追了出去,這時百步神拳無影掌發話了,

福安:你這個大頭鬼,連救人也不會救,快割斷繩子!

書安:祖宗!

福安:還愣什麽,趕快追老妖婆。

陸天林這時回來了

雲瑞:陸寨主,怎麽樣了?

天林:又讓她跑了。

雲瑞:走,我們去追!

天林:雲瑞,別追了,前面有訊息埋伏,走不好就會喪命的,姚敬芝跑不了的,我和張天遠說好了,隻要我闖過這五關,他就交人。

雲瑞:陸寨主,我們和你一起闖關,非把姚敬芝抓回來不可。

白雲瑞看到小英在一旁一言不發,便走了過去。

雲瑞:小英姑娘,在熊耳山,我錯怪你了,我在天竺寺見到了陸小。

小英聽到白雲瑞說的這話,如沐春風,高興萬分

小英:人嘛,誰沒有點過錯,過去了,就不要提它了,算不了什麽。

雲瑞:你是清白無辜的!

小英:謝謝你這樣看我,白將軍,既然陸小倩已經找到了,那我們倆?

雲瑞:你是個好姑娘,可是

小英:可是什麽,你說話啊。

雲瑞:小英姑娘,你應該理解我。

小英:好,我明白了,你好自為之吧!

第九次見面

第22集

背景資料:白雲瑞和房書安闖萬佛洞,不幸被擒,張笑影被房書安以巧言騙過,打傷他爹張天遠,路上張笑影找雲瑞對質,房書安準備和白雲瑞逃走,卻又被張笑影用迷魂球熏倒。張笑影氣極,準備在白雲瑞臉上劃一道傷痕,毀他的容,沒想陸小英剛好趕到這,用毒針打傷了張笑影。並從張笑影身上找到了解葯,救了雲瑞和房書安。

雲瑞醒過來

雲瑞:小英,怎麽是你?

小英:毒剛剛解,還要休息一會。

這時陶福安來到房書安這

福安:起來

書安:祖宗,這是不是陰曹地府

福安:這陰曹地府能有太陽嗎?

書安:對,祖宗說得對,陰曹地府沒太陽。

福安:起來。

書安:師叔,我們沒死,死的是張笑影。

雲瑞聽說笑影有事,心中有點急

雲瑞:笑影,笑影,笑影怎麽啦?笑影,這是怎麽回事?

小英:剛才我看見她要用劍殺你,我就給了她一針。

雲瑞:是毒針嗎?

小英:是!

雲瑞忙給笑影點穴,想製止毒性擴散,小英看到,心中不是滋味

小英:已經晚啦!

雲瑞:你不該殺她!

小英:我不殺她,她就殺你!

雲瑞:她不會殺我的!

小英:是我親眼看見的,我看見她用劍指到你臉上了。

雲瑞:那是她一時生氣,是我對不住她。

小英:白雲瑞,她是你什麽人,你這樣護著她?

雲瑞:她是我朋友!

小英:朋友!哼!我看,不是一般的朋友吧!

雲瑞:你怎麽能這麽說話?

陶福安看他們吵架,忙過來勸解

福安:好啦好啦!你們都少說兩句吧!

書安:小英姑娘,你別吃醋,她是張天遠的女兒,她救了我們的命啊!

小英:白雲瑞是我什麽人,我有什麽醋可吃!

書安:好好!小英姑娘,算我多嘴,多嘴行了吧,你不是吃醋是吃氣!

小英:你們這種人啊,就不值得我生氣!

福安:好了,房書安,你就少說兩句吧,沒你也不會這麽亂。小英姑娘,你別生氣了,咱們救人要緊,還是給這姑娘服上解葯吧。

小英:沒有!

雲瑞:小英姑娘,人命關天,你還是別感情用事吧!

小英:沒有就沒有,葯在我爹那,你們要啊,去找我爹好了!

雲瑞:你爹?

小英:我爹被張天遠抓走了,現在還不知道是死是活呢?

福安:小英,你爹他死不了,張天遠不會殺他的。

小英:張天遠不會殺,那還有我娘了,我娘心狠手毒,什麽事都幹得出來!

雲瑞:小英,你別難過了,照看著笑影姑娘,我們馬上去救你爹。

小英:就憑你那兩下功夫,怎麽救我爹了,那還不是送死去嗎?

雲瑞:那你說怎麽辦?

小英走到笑影面前,不知給笑影用了什麽葯

雲瑞:怎麽樣?

小英:好了,你的朋友暫時死不了。

福安:小英,這暫時死不了是什麽意思啊?

小英:毒還沒有解,我給她吃的是遲緩劇毒擴散的葯。

雲瑞:小英,你到底有沒有解葯?

小英:有,在客堆!

雲瑞:走,回客堆!書安,幫我一把。

就這樣,房書安背著張笑影一起回到了客堆

客堆內,小英喂笑影吃完葯

小英:葯吃完了,恐怕是不行了。

雲瑞:你再想想辦法。

小英:該想的我都想了,現在實在是沒有辦法了。

雲瑞:不會的,你一定會有辦法的,小英姑娘,看在我們的情份上,你一定要把她救活。

小英:我們有什麽交情?

書安:小英姑娘,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

小英:什麽浮屠不浮屠,我不希罕。

福安:小英姑娘,現在不是賭氣的時候,還是盡量想想辦法吧。

小英:要是救不活,你們還能殺了我?

福安:這實在是想不出辦法,不能怪你,隻能怪老天爺不長眼。

笑影:小英,我有話對你說,小英,你別為難了,如果實在沒辦法,我也認了,不過,我想知道我還能活多長時間。

小英:今天晚上死不了。

笑影:那我就滿足了。

小英:張姑娘,你別傷心了,我這就想辦法。

雲瑞:笑影姑娘,你放心,小英姑娘會有辦法的,我們幾個在這不方便,就讓小英姑娘陪你吧。

笑影:不,我要你陪著我。

雲瑞:這

福安:白將軍,你就在這陪陪她吧,你看,怪可憐的!

雲瑞:那好吧。

福安:走。

房間裏面隻剩白雲瑞和張笑影兩人。

笑影:白將軍,坐呀,白將軍,你坐下,我有話對你說。

雲瑞:我站在這也能聽見。

笑影:我都是一個快要死的人了,難道,你連這點要求都不能滿足我嗎?

雲瑞:那好,有什麽話你就說吧。

笑影:你還記得昨天嗎?我要送你的那串項鏈!

雲瑞:我記得,你說你要感謝我!

笑影:那是我的定情之物,可你沒收。

雲瑞:因為我不知道

笑影:你如果知道了,就更不會收了,因為我配不上你。

雲瑞:笑影姑娘,你 你別這樣

笑影:雲瑞,我不想離開你

雲瑞幫張笑影拭去眼淚

雲瑞:笑影!

正巧這時,小英送葯進來,看到此景,心中莫名酸楚。

小英:我,我是來送葯的。

雲瑞:找到了沒有。

小英:怎麽,怎麽會不見了。

雲瑞:別著急,好好找找,興許是丟在什麽地方了。

小英:可能是掉在屋裏了。

雲瑞:我陪你一塊去吧。

小英:不用了,我自己去。

小英拿來葯,雲瑞親自喂笑影吃葯,小英在那心裏特不是滋味。

雲瑞:來,笑影姑娘。小英,謝謝你!

小英:謝什麽,救的又不是你。

雲瑞,她吃了這葯就沒事了吧?

小英:如果今天晚上能挺過去的話,就沒事了,如果挺不過去的話,就是老天爺來了,也救不活了。

雲瑞:但願她今晚平安無事。

笑影:雲瑞,你放心,我能挺過去。

雲瑞:笑影,你怎麽啦。

笑影:沒事,隻是有點頭暈。

雲瑞:我去叫小英去。

笑影:你別去,她已經盡力了。

雲瑞:那我不能眼睜睜的看著你就這樣

笑影:這是天命,在劫難逃。

雲瑞:都是我不好,是我騙了你。

笑影:不,你沒有騙我,是房書安他騙了我們倆個人,不過,我也很高興,這輩子能有這麽一個晚上,我也心滿意足了,雲瑞,我想問你一件事。

雲瑞:有什麽事你就問吧。

笑影:你要說真話。

雲瑞:嗯!

笑影:如果我要是能活著的話,你能娶我嗎?

雲瑞:我能。

笑影聽了這話,笑了下,去了!

大廳內,眾人為笑影的死感嘆不已

書安:笑影姑娘,是我害了你,我對不起你。

雲瑞:笑影姑娘,待到來生來世,我一定報答你。

小英聽到這,心裏很不舒服,嘴上迸出的話開始酸起來。

小英:白將軍,你,怎麽報答她,娶她做老婆。

雲瑞:笑影已經死了,你就別再這麽刻薄了。

小英:我怎麽刻薄了,我關心的是你們今生今世做不了夫妻,來生來世總該成雙成對了吧?

雲瑞聽到小英這話,無名火氣,也頂了起來(真是沒一點風度)。

雲瑞:不用來生來世,隻要她現在還活著。我白雲瑞就娶她。

小英:好,好一個正人君子。

雲瑞:算了,隨你怎麽想去吧!

小英:可惜啊可惜,可惜張笑影她永遠也活不了呢?

雲瑞:都是因為你,你明白嗎?是你殺了她。

小英:是我殺的又怎麽樣,啊,還不是為了救你這個無情無義的東西。

雲瑞:誰叫你救我,我求你了嗎?再說張笑影她也不會殺我的,是你自作多情多此一舉!

小英聽到這話,十分難過

小英:好,好,白雲瑞,你竟然這樣說話,算我瞎了眼。

福安:哎呀,你怎麽能這樣說她了,她對你可是一片真心。

白雲瑞聽這話十分不耐煩。

雲瑞:行了行了行了!、

福安:好,小英姑娘有個什麽三長兩短,我回來找你算帳。

第十次見面

第27集

背景資料:大破海王寨,小英向徐良辭行,徐良要小英親自向白雲瑞辭行,他先回去,再將他倆的婚事說一說。

雲瑞:三哥,你找我有什麽事。

徐良:雲瑞,來,請坐,先喝杯茶。

雲瑞:什麽事啊,三哥,到底有什麽事?

徐良:雲瑞,三哥從來沒求過你,今天,還是第一次。

雲瑞:三哥,有什麽事你就直說,隻要我能辦到的,我一定盡力而為。

徐良:其實也沒什麽事,隻要你點下頭就行。

雲瑞:到底什麽事?

徐良:就是,就是你和小英姑娘的婚事。

雲瑞:這事不可能!

徐良:雲瑞,你先坐下,來來來,坐下。

雲瑞:你說吧。

徐良:你聽我說,小英姑娘對你一片情深,她為你吃了那麽大的苦,又受了那麽大的委屈,可是她毫無怨言,還是一心一意對你好,這次,如果沒有小英姑娘,我們就無法毀掉萬佛洞,更談不上捉拿夏遂良和郭長達,再者說了解情況。

雲瑞:三哥,聽我說,這些事,我都知道,小英姑娘對我的好,我心領了,我終身難忘,但是至于成婚,還是不可能。

徐良:你是不是怕她妹妹是陸小倩?

雲瑞:不是!

徐良:我告訴你,小倩是小倩,小英是小英,你如果是怕門戶不相當,有辱門風的話,

雲瑞:三哥,你聽我說!

徐良:我們可以把小英姑娘的功績上奏皇上,皇上一定獎賞她,我們趁機要皇上賜婚,把小英姑娘嫁給你,皇上御賜的婚姻,別人無話可說。

雲瑞:這麽吧,三哥,就讓皇上把小英姑娘賜給你吧,你和她成婚算了。

徐良:白雲瑞,你怎麽這麽說話?

雲瑞:我怎麽啦?

徐良:小英姑娘是個有感情的人,不是誰想要就能要的,我已代表開封府替你答應了這門親事。

雲瑞:你!

徐良:你既然是開封府的辦差官,這門親事你必須答應。

雲瑞:我也告訴你,我就是不幹這個出力不討好的辦差官,我也不能答應這門親事。

徐良:白雲瑞,今天你答應也得答應,不答應也得答應。

雲瑞:三哥,這件事你就別再管了。

白雲瑞說完這話,就準備往外走,誰知剛掀開簾子,卻看見了站在外面滿面怒容的陸小英。

小英:徐三將軍,對白雲瑞這種無情無義的人你也別勸,勸也白搭。

小英說完這話便沖了出去,白雲瑞望著她的背影若有所思。

徐良:小英姑娘!

瞪了一下白雲瑞

徐良:白雲瑞,我告訴你,今天小英姑娘要是有個三長兩短,我唯你是問。

說完這話,徐良追小英而去

徐良:小英!小英!小英!你跟我回去,我一定要讓白雲瑞答應你們的婚事。

小英:他答應,我還不答應了。

徐良:小英,你別生氣,我剛才勸得還不到家,脾氣也太急,我再好好勸勸他,我相信白雲瑞他能答應的。

小英:徐三將軍,我希望你不要再對白雲瑞提起這件事,我陸小英有臉有皮,絕不求人,我不想讓別人看不起我。

徐良:不是你求他,是我求你,我既然答應你們的事,就應該辦到,小英姑娘,給我個機會吧。

小英:徐三將軍,我陸小英並不是不顧羞恥,非要纏著他白雲瑞不可,不錯,我對他是一見鍾情,可這已經過去了,不會再發生了。

徐良:小英,你要想開啊!

小英:放心吧!

白雲瑞如此對小英,真是過份,或許他是想著那時為張笑影的事和小英吵架這件事而心裏煩吧。看著小英的樣子,他心裏可能也不會很舒服。

第十一次見面

第31、32集

背景資料:白雲瑞和徐良被陸小倩所害險些喪命,幸虧小英及時趕到,揭開陸小倩面具,卻被陸小倩用毒針所傷,白雲瑞昏迷不醒,小英在床前守護。雲瑞總算醒來,卻將小英誤認做小倩。

雲瑞:小倩,滾出去!

小英:我不是陸小倩,我是陸小英!

包公:雲瑞醒了。

八王:走!

小英:白將軍,你誤會了,我是陸小英,陸小倩已經叫徐三將軍給抓起來了。

雲瑞:你的話我沒法相信

看樣子,白雲瑞被陸小倩害怕了。這時,包大人和八王進來了。

包公:雲瑞!

八王:雲瑞!

雲瑞:包大人,王爺,你們怎麽進來的,她就是陸小倩!

包公:雲瑞,你冷靜一點,她真的是陸小英。

雲瑞:陸小英,她怎麽會在皇宮裏。

八王:雲瑞,這不是皇宮,這是本王的南清宮

雲瑞:南清宮,王爺,這到底是怎麽回事?

包公:雲瑞,你已經昏迷了一天兩夜了,這一天兩夜,你和徐良被陸小倩所害,差點就掉了腦袋,多虧小英姑娘出面,才揭穿了陸小倩的假面。

雲瑞:小英姑娘,剛才我還以為是在皇宮了,真對不起你!

小英:沒關系,隻要你能醒過來,我就 我就放心了。

包公:雲瑞,小英姑娘已經守了你一天一夜了。

雲瑞:小英,雲瑞多謝了。

這時小英因為毒傷發作倒在了床上雲瑞的懷裏。雲瑞包公八王都急了起來。

雲瑞:小英!小英!

包公:小英!小英姑娘!

八王:我去請御醫!

包公:王爺,還是我去吧!

八王:快去快去!

大夫來了,替小英把完了脈。

雲瑞:大夫,怎麽樣?你倒是說話呀!

大夫:出去再說吧!

小英:白將軍!白將軍!別問了,我不行了!

雲瑞聽到這話,在小英床邊坐了下來

雲瑞:小英,不會的!

房間外面

徐良:先生,你看看,還有沒有別的辦法?

大夫:徐三將軍,她真的沒救了。

八王:胡說!

書安:大夫,隻要能救活小英姑娘,不管需要什麽葯,哪怕是龍膽,我們也能弄得到的。

大夫:王爺,包大人,徐三將軍,諸位英雄,小人確是無能,你們就是殺了我,我也沒法救活她呀!

包公:先生請起,有話慢慢說,他身上又沒致命之傷,怎麽會沒救了。

大夫:姑娘的傷,受傷的地方,雖然不是致命之處,可是暗器把劇毒帶入了她的血脈。

徐良:先生,是那枚毒針嗎?

大夫:嗯!

包公:她不是已經吃過解葯了嗎?

大夫:如果不吃解葯,她早就死了,可是已經吃晚了,劇毒隨著她的血脈流遍了全身。

房間內,雲瑞緊緊握住小英的手,好像怕隨時會失去一樣!

雲瑞:小英,你為什麽不及時服解葯了?

小英:我怕,陸小倩,我怕她!

雲瑞:她能躲得過初一,還能躲得過十五嗎,我們遲早能把她抓住的。

小英:我怕她跑回皇宮,在皇上面前告你們一狀,你們的命就沒辦法保住了。

雲瑞:可是

白雲瑞聽到小英的這番話,想起自己做過的一些事,說過的一些話,覺得自己真渾,無限酸楚涌上心頭,黯然落淚。小英看見了,出言安慰。

小英:白將軍,你不應該流淚。

雲瑞:小英,我這個人是不是太無情了。

小英:不,是我不值得你流淚。

雲瑞:不,不,你是個十分可愛的姑娘,我從心裏喜歡你。

小英回憶起他的拒婚,不敢相信這話

小英:白將軍,你不用寬慰我,反正,我是快死的人了,你就揀好聽的說吧。

雲瑞:我說的是心裏話,笑影姑娘給我講了許多你的事。

小英:白將軍,如果,我還能繼續活下去,你願意娶我嗎?

雲瑞:願意!

小英:雲瑞!

雲瑞:小英,來生來世,咱們一定成為夫妻,啊?

小英:一定~~一定!

說完這話,小英沒有任何遺憾的走了,白雲瑞不敢相信這個事實,伸手探了一下小英的鼻息,怔了怔,終于忍不住抱住小英的身體痛哭了起來。

雲瑞:小英!

(完)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