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起 -戰國名將

白起

戰國名將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白起(?—前257年),嬴姓白氏,名起,其先祖為秦國公族,故《戰國策》中又稱公孫起。郿(今陝西眉縣)人,戰國時期秦國名將。白起號稱“人屠”,戰國四將之一(其他三人分別是王翦廉頗李牧戰國時期秦國名將。中國歷史上自孫武吳起之後又一個傑出的軍事家、統帥。
  • 中文名
    白起
  • 別名
    公孫起、人屠
  • 國籍
    大秦
  • 出生地
    郿(寶雞眉縣)
  • 逝世日期
    公元前257
  • 職業
    軍事家

家世淵源

      白起(?—前257年),嬴姓白氏,名起,其先祖為秦國公族,故《戰國策》中又稱公孫起。郿(今陝西眉縣)人。白起的先祖是秦武公的嗣子公子白。秦武公死後,公子白未能繼立,武公的同母弟將君位從公子白手中奪走,是為秦德公。武公居住的故地在秦國都城雍(今陝西鳳翔)附近的平陽(今陝西歧山、噤縣一帶),德公把平陽封給了公子白。公子白死後,他的後人就以白為氏。白起的父親希望白起長大以後能夠像吳起一樣,成為一名優秀的軍人,就給他的兒子起名為起。

白起白起

人物生平

白起少年時就沉默寡言,陰忍果斷。他常常在岐山附近觀察地形,模擬排兵布陣,對兵書戰策十分痴迷。鄉人都認為白起日後一定會成為一名出色的將領。

白起十五歲從軍,因作戰勇敢屢立戰功,漸漸地引起了秦國的權臣穰侯魏冉的註意。在與白起的幾次交談後,魏冉發現白起很有指揮才能,便把他調到自己的身邊,對他著意培養。白起十分感激魏冉的知遇之恩。

秦昭王十三年(前294年),白起任左庶長,領兵攻打韓的新城(在今河南伊川縣西)。

次年,由左庶長遷左更,出兵攻韓、魏,用避實擊虛,各個擊破的戰法全殲韓魏聯軍于伊闕(今河南洛陽龍門),斬獲首級二十四萬,俘大將公孫喜、攻陷五座城池(參見伊闕之戰)。因功晉升為國尉。又渡黃河攻取韓安邑以東到乾河的土地。

十五年,再升大良造,領兵攻陷魏國,佔據大小城池六十一個。

十六年,白起與客卿司馬錯聯合攻下垣城。

十一年,白起攻趙,佔取光狼城(今山西高平市西)。

白起白起

受封武安

二十八年,攻楚,拔鄢、鄧等五座城池。次年攻陷楚國的都城郢(今湖北江陵西北),焚毀夷陵(今湖北宜昌),向東進兵至竟陵,楚王逃離都城,避難于陳(參見鄢郢之戰)。秦國以郢都為南郡。白起受封為武安君(言能撫養軍士,戰必克,得百姓安集,故號武安)。又攻取楚國,平定巫、黔中(今四川、貴州地區)二郡(參見黔中之戰)(秦昭襄王二十七年,大將司馬錯發兵攻取黔中等地,但三十年白起攻楚,復取巫、黔中,初置黔中郡。期間黔中等地應為楚國奪回,故而史籍中出現司馬錯和白起兩次攻取黔中的記載。)

三十四年,白起率軍攻趙魏聯軍以救韓,大破聯軍于華陽(今河南新鄭北),魏將芒卯敗逃,擄獲韓趙魏(韓趙魏又稱三晉)三國大將,斬首十三萬(參見華陽之戰)。又與趙將賈偃交戰,溺斃趙卒二萬人。

四十三年,白起攻韓之陘城,攻陷五城,斬首五萬(參見陘城之戰)。《宜城縣志》有關白起渠的記載四十四年,白起又攻打韓南陽太行道,斷絕韓國的太行道。

四十五年,攻韓的野王(今河南沁陽)。野王降秦,上黨通往都城的道路被絕斷(韓都新鄭,上黨必須由野王渡河始能通新鄭)。郡守馮亭同百姓謀議道:“上黨通往外界的道路已被絕斷,我們已不可再為韓國百姓了。秦兵日漸逼近,韓國不能救應,不如將上黨歸附趙國,趙國如若接受,秦怒必攻趙。趙國受敵一定親近韓國。韓、趙聯合,就可以抵御秦國了。”于是派人報告趙國。趙孝成王與平陽君、平原君為此計議。平陽君說:“還是不要接受吧,接受後帶來的禍患一定大于得到的好處。”平原君則認為:白白得來的土地,怎有不要之理,接受了會對我們有利。趙國果然接受了上黨,封馮亭為華陽君。

四十六年,秦攻下韓國緱氏、藺兩地。

長平之戰

1、長平之戰初期

公元前262年春夏間,廉頗在空倉嶺一線布防,王齕率軍于沁河沿線準備突擊。戰事是由趙空倉嶺守軍同秦前哨部隊遭遇開始的,守軍招架不住,秦軍步步進逼。據《史記·白起王翦列傳》記載:“四月,……趙軍士卒犯秦斥兵,秦斥兵斬趙裨將茄。六月,陷趙軍,取二鄣四尉。七月,趙軍築壘壁而守之。秦又攻其壘,取二尉,敗其陣,奪西壘壁。廉頗堅壁以待秦,秦數挑戰,趙兵不出。”從此太史公極其簡明概括地記載,可以見出:初戰,秦軍攻勢銳不可當,秦軍很快就突破了趙軍空倉嶺一帶呈犄角之勢的防衛體系。趙軍于空倉嶺陷落後,似乎曾作過加固南北兩翼以鉗製深入之敵的努力,所謂“趙軍築壘壁而守之”,結果沒有成功,“秦又攻其壘,……奪西壘壁”,終于空倉嶺南北幾十裏防線—一西壘壁(一作西長壘)完全陷落了。

戰國四大名將戰國四大名將

長平之戰初期,秦趙遭遇時間、地點、經歷大較如是。這裏有幾個問題需作辨證。其一:《史記》正義所謂“趙西壘在澤州高平縣北六裏是也,即廉頗堅壁以待秦,王齕奪趙西壘壁者”雲雲,其義不經。隻有空倉嶺防線才是名副其實的“趙西壘”,而“高平縣北六裏”處當丹河東,屬趙軍的東線,而公元前262年七月初戰之時,丹河東尚牢牢在趙控製之中,以至廉頗退守丹東堅壁待秦後,相峙三年,王齕終不能突破丹河防線,其初戰所奪趙西壘,自不在“高平縣北六裏”一帶。其二,洪峻先生等主編《中外著名戰爭實錄·長平之戰》)稱,白起預見到趙括的為人與戰法,部署兵力以對,“八月,趙括果然率軍大規模出擊。……秦軍兩翼奇兵插到趙軍出擊部隊的後方,搶佔西壁壘,截斷了出擊趙軍與營壘的聯系,構成了包圍圈”雲雲。此說除了對戰場格局、兩方戰守態勢本身交代未所確指外,無論與史實上抑或地理上,皆嫌不合。

2、秦軍攻佔趙西壘壁 首先,秦軍攻佔趙西壘壁,時當王齕一廉頗三年對峙初期,不是最後白起一趙括決戰之時出奇兵才攻佔的,白起及其奇兵固與趙西壘壁無涉。事見《史記·白起王翦列傳》,這是明白無誤的。其次,趙“西壘壁”,指以天險空倉嶺(今山西高平與沁水交界處)為中心的南至武神山、北達丹朱嶺的南北防線,系長平之戰初期廉頗所構築的,當時趙在上黨地區能夠控製的最西方的首道防線,因稱“趙西壘”,一稱“西長壘”。至白起一趙括最後決戰之時,白起出奇兵插到敵後搶佔的,不是趙“西壘壁”,而是橫亙于長平古戰場最東北的百裏石長城(由高平、長子交界處的丹朱嶺迤東南直至壺關、陵川交界處的馬鞍壑)背後一線。白起之所以遣奇兵至此,旨在阻絕趙軍可能來自邯鄲方面的一切援兵和糧芻輜重補給,斯處蓋與初戰之時王齕所奪廉頗趙“西壘壁”亦無涉。其三,張習孔先生等以秦軍搶佔的趙西壘壁在今“高平縣北的韓王山高地”(《中國古代著名戰役》,天津教育出版社1991年)。前文已述其詳,秦之攻佔趙西壘壁,時當長平之戰初,趙西壘壁指當時趙軍最西的空倉嶺防線。而韓王山當今高平北與丹河東,屬趙軍丹河防線的縱深陣地,是趙軍的東線,——秦趙最後決戰的地方,遠非三年初戰之時趙軍的西線,這裏自不能稱趙“西壘壁”。其四,張文達、維民先生以長平之役初戰,歷述馮亭“遂棄上黨,引殘軍及難民逃往趙國。至長平關(今山西省高平縣西北),才遇到趙國大將廉頗帶領的馳援上黨的二十萬趙軍。但因上黨已失,秦趙兩國軍隊對峙于長平關一線”(《中國歷代軍事人物傳略·白起》,黑龍江人民出版社1982年)雲雲。此蓋于史實與上古文獻記載不合,于地理則與是役之初秦趙遭遇于趙軍陣地西線(西壘壁)——空倉嶺地區亦不合。 

動漫中的白起動漫中的白起

3、突破趙的天險空倉嶺及其防衛集群王齕,攻佔了其接應和補給基地——四山環衛、三水匯流的完固要塞光狼城,東進丹河的障礙掃除殆盡,一鼓作氣進抵丹河西岸一線,遂形成隔河與趙相峙的態勢。從趙軍方面看,極富實戰經驗而老謀深算的廉頗,或可遭遇中摸透了秦軍戰力不可與之正面硬拼,或可出于儲存實力以伺機後發製敵,再未經組織抵抗就撤回丹河東岸沿山一線,固守有利地形,以丹河為依托,全力加固丹河防線。廉頗在丹東不獨有水寬谷深的丹河可憑,更有大糧山、韓王山兩大製高點,可鳥瞰數十裏丹河兩岸,敵我動靜,如指囊中。至此,“廉頗堅壁以待秦,秦數挑戰,趙兵不出”(《史記·白起王翦列傳》)。就這樣,他充分利用佔據的有利地勢,固守陣腳,以不變應萬變,一連堅持數載,實力強而急于戰的王齕卻一籌莫展,始終不能跨越丹河一步——從文獻記載秦軍攻取二鄣城、奪西壘壁後,再無任何陣地易手的記載看,足以說明這種現象。戰局呈現一種不分勝負的膠著狀態。魏晉北朝時期,《上黨記》、《水經註》的作者在當地尚能看到的“(長平)城之左右沿山亙隰,南北五十許裏,東西二十餘裏,悉秦、趙故壘,遺壁舊存焉”(《水經·沁水註》),正是這種狀態真實生動的寫照。 

4、在老馬嶺“詭運置倉” 秦軍遠道而來,糧芻輜重補給維艱,又有好戰嗜殺所謂“虎狼之國”之名,在上黨可謂“失道寡助”;趙軍則以逸待勞,補給可源源而來,又有上黨吏民的全力支持與合作。這就決定了秦軍利于速戰速決,趙則利于持久之戰,而所以“秦數挑戰,趙兵不出”者,正是這種戰略戰術利害的客觀反映。強秦弱趙之所以有數年相峙局面的出現,則是廉頗戰略思想、軍事藝術遠勝于王齕的客觀反映。上述難分難解的戰局倘若長此下去,顯然將越來越向有利于趙而不利于秦的方向傾斜,秦軍在老馬嶺“詭運置倉”(明萬歷三十四年《空倉嶺建城記》碑),又是這種傾斜日益嚴重的客觀反映。其實,戰局情勢不可能長此停留在一個水準線上,要麽按著廉頗的戰略思想繼續發展下去,相機反攻,擊潰或消滅秦軍;要麽中生變故,或趙廷自相掣肘,或來自秦廷對策,致情勢向相反方向發展。其結果是,後一種情況的兩種現象都發生了,年少輕躁而軍事知識至多是聊勝于無的趙孝成王,以廉頗以逸待勞、後發製敵的戰略為“不敢戰”,“趙王數以為讓,而秦相應侯又使人行幹金于趙為反間,……因使趙括代廉頗將以擊秦”;同時“秦聞馬服子將,乃陰使武安君白起為上將軍,而王齕為尉裨將”,更“令軍中有敢泄武安君將者斬”(《史記·白起王翦列傳》)。如此,廉頗的事業既不得善終,情勢由以久經沙場、富謀多智、老成持重的廉頗為主將的趙軍,對以年輕氣盛、輕慮淺謀、缺乏實戰經驗的王齕為主將的秦軍,一變而為由以年輕氣盛、輕慮淺謀、缺乏實戰經驗的趙括為主將的趙軍,對以久經沙場、富謀多智、老年持重的白起為主將的秦軍。從此,弱趙與強秦三年僵局、平衡終于被打破,戰局向著利于秦而不利于趙的方向急轉直下。

白起面對魯莽輕敵、高傲自恃的對手,決定採取後退誘敵,分割圍殲的戰法。他命前沿部隊擔任誘敵任務,在趙軍進攻時,佯敗後撤,將主力配置在縱深構築袋形陣地,另以精兵5000人,楔入敵先頭部隊與主力之間,伺機割裂趙軍。8月,趙括在不明虛實的情況下,貿然採取進攻行動。秦軍假意敗走,暗中張開兩翼設奇兵脅製趙軍。趙軍乘勝追至秦軍壁壘,秦早有準備,壁壘堅固不得入。白起令兩翼奇兵迅速出擊,將趙軍截為三段。趙軍首尾分離,糧道被斷。秦軍又派輕騎兵不斷騷擾趙軍。趙軍的戰勢危急,隻得築壘壁堅守,以待救兵。秦王聽說趙國的糧道被切斷,親臨河內督戰,征發十五歲以上男丁從軍,賞賜民爵一級,以阻絕趙國的援軍和糧草,傾全國之力與趙作戰(註:史籍記載,白起以二萬五千人斷絕趙軍後路,五千騎分割趙軍,而後以輕兵猛攻,迫使趙軍陷入死地)。

到九月,趙兵已斷糧四十六天,飢餓不堪,甚至自相殺食。趙括走投無路,白起擂鼓台(洛陽龍門)重新集結部隊,分兵四隊輪番突圍,終不能出,趙括親率精兵出戰,被秦軍射殺。趙軍大敗,四十萬趙兵投降。白起與人計議說:“先前秦已攻陷上黨,上黨的百姓不願歸附秦卻歸順了趙國。趙國士兵反復無常,不全部殺掉,恐怕日後會成為災亂。”于是使詐,把趙降卒全部坑殺,隻留下二百四十個年紀小的士兵回趙國報信。[2],秦軍先後斬殺和俘獲趙軍共四十五萬人,趙國上下為之震驚。從此趙國元氣大傷,一蹶不振。後因趙國的平原君寫信給其妻子的弟弟魏國的信陵君,委托他向魏王發兵救趙,于是信陵君就去求魏王發兵救趙,魏王派晉鄙率十萬大軍救趙。但由于秦昭襄王的威脅,魏王隻好讓軍隊在鄴城待命。信陵君為了救趙,隻好用侯嬴計,竊得虎符,殺晉鄙,率兵救趙,在邯鄲大敗秦軍,才避免趙國的過早滅亡。

攻佔郢都

楚襄王六年,秦國以白起為將攻韓伊闕(又名龍門,在今河南洛陽市南),眉縣白起故裏碑斬殺韓軍24萬。秦昭王並寫信給楚王,要率領諸侯與楚“爭一旦之命”。楚襄王隻得同秦講和,並從秦國娶秦女為婦。以後的十四年、十五年襄王都與秦昭王相會,表示服于秦。楚襄王十八年,楚國有一位善用弱弓射雁的人,楚王聽說後覺得稀奇,就召來詢問。此人卻是一位主張合縱的縱橫家,他用楚國過去的光榮歷史和今天的恥辱激勵楚王。

白起白起

楚襄王也有向秦報仇之志,經他這一激,于是派使臣往諸侯國,進行合縱伐秦的活動。秦國聽到這一訊息,當然是不滿的,于是決心給楚國更大的打擊。楚襄王十九年,秦起兵伐楚,楚軍敗,割上庸、漢水以北土地給秦講和。二十年秦將白起攻佔楚鄢(今湖北宜城東南)、西陵(今湖北宜昌縣西北)。二十一年,白起攻佔楚國都郢(今湖北江陵紀南城),焚燒了楚王的墳墓夷陵(今湖北宜昌縣西南)。楚軍潰不成軍,于是退到陳(今河南淮陽),將陳作為都城,仍稱作郢。襄王二十一年,秦攻佔楚國巫、黔中郡。

楚王遷都到陳後,聚集楚東地的武裝,僅得10餘萬人,向西雖然奪回了被秦佔去的江旁15個邑,但已不能同秦抗衡。

經過秦國一連串的打擊後,楚國一蹶不振,直到最後被秦滅亡。

白起之死:長平之戰,白起大破趙軍,坑殺趙軍降卒四十餘萬。戰後,白起準備乘勝進軍,一鼓作氣攻破趙國。可是從秦國傳來的卻是退兵的命令。原來秦昭王聽從了範雎的話,以秦兵暴師日久,應當讓士卒休整為由,允許韓、趙割地求和。範雎本是一個心胸狹窄的說客,長平大勝使他心生嫉妒,怕滅趙之後,白起威重功高,使自己無法擅權便以巧言斷送了白起宏偉的軍事圖謀。白起因此與範雎有隙。

可是秦國罷兵後,趙國不但不願意獻城反而展開了連齊抗秦的活動。秦昭王遂又命白起統兵攻趙,但遭到白起的拒絕。白起認為秦國已經失去了有利的戰機,不宜再次出兵。暴怒的秦昭王卻不懂得戰機稍縱即逝的道理,于秦昭王四十九年(公元前258),派五大夫王陵率兵攻打邯鄲,結果秦軍攻勢受阻,將卒多有傷亡。秦昭王再次任命白起統兵,但白起認為此次必難成功,遂托病不行。範雎此時用私黨鄭安平代替白起,不出所料傷亡慘重且主將鄭安平率兩萬軍隊降趙。孤註一擲的秦昭王親臨白府對白起說:“你就是躺在擔架上也要為寡人出戰。”熟知兵家之道的白起已看出殘局無法收拾,坦誠勸秦昭王撤兵,等待新戰機。昭王不聽,反認為白起有意刁難,加之範雎乘機進讒。于是

白起雕像下令削去白起所有封號爵位,貶為士伍,並強令他遷出鹹陽。

由于病體不便,白起並未立即啓程。三月後,秦軍戰敗訊息不斷從邯鄲傳來,昭王更遷怒白起,命他即刻動身不得逗留。白起隻得帶病上路,行至杜郵(今陝西鹹陽東北處),秦昭王與範雎商議,以為白起遲遲不肯奉命,“其意怏怏不服,有餘言”,派使者賜劍命其自刎。白起引劍自殺。時為秦昭王五十年(公元前257年)十一月。另有一說白起抗命不遵原因是:白起深知自己如果再次引兵攻趙換來的將是趙國全國的抵抗。因為長平之後趙國深恨白起,所以昭王再次攻趙時,白起應該是最不適合當統帥的人選。

軍事才能

白起指揮許多重要戰役。大破楚軍,攻入郢都,迫使楚國遷都,楚國從此一蹶不振。伊闕之戰又殲滅韓魏24萬聯軍,徹底掃平秦軍東進之路。長平一戰一舉殲滅趙軍45萬人,開創了中國歷史上最早、規模最大的包圍殲敵戰先例。大小70餘戰,沒有敗績,從最低級的武官一直升到封武安君,六國聞白起膽寒。

長平之戰共殺人四十五萬,連同以前攻韓、魏于伊闕斬首二十四萬,攻楚于鄢決水灌城淹死數十萬,攻魏于華陽斬首十三萬,與趙將賈偃戰沉卒二萬,攻韓于陘城斬首五萬,共一百餘萬,這是白起的一張極不完全的殺人賬單。據梁啓超考證,整個戰國期間共戰死兩百萬人,白起據二分之一,後因和秦昭襄王在是否再次攻趙的問題上發生分歧,被王齕取而代之,從此退出歷史舞台。

白起的作戰指揮藝術,代表了戰國時期戰爭發展的水準。白起用兵,善于分析敵我情勢,然後採取正確的戰略、戰術方針對敵人發起進攻。如伊闕之戰中集中兵力,各個擊破;鄢郢之戰中的掏心戰術,並附以水攻;華陽之戰長途奔襲。長平之戰以佯敗誘敵,使其脫離既設陣地,爾後分割包圍戰術,殲敵45萬,創造了先秦戰史上最大的殲滅戰戰例。

白起的作戰特點有四個:

一、不以攻城奪地為唯一目標,而是以殲敵有生力量作為主要目的的殲滅戰思想,而且善于野戰進攻,戰必求殲,這是白起最為突出的特點。他是戰爭史上運用圍殲戰術作戰的無與倫比的統帥。也是中國戰爭史上很善于打殲滅戰的軍事統帥之一。白起(三國志12的歷史武將)

二、為達殲滅戰目的強調追擊戰,對敵人窮追猛打,較孫武的“窮寇勿追”及商鞅的“大戰勝逐北無過十裏”(《商君書·戰法第十》),顯然前進一步。

三、重視野戰築壘工事,先誘敵軍脫離設壘陣地,再在預期殲敵地區築壘阻敵,並防其突圍。此種以築壘工事作為進攻輔助手段的作戰指導思想,在當時前所未有。

四、精確進行戰前料算,不論敵我雙方軍事,政治,國家態勢甚至第三方可能採取的應對手段等等皆有精確料算,無一不中,能未戰即可知勝敗(《戰國策·卷三十三·中山》),故而太史公司馬遷稱贊白起為“料敵合變,出奇無窮,聲震天下”。

歷史地位

唐朝開元十九年,唐玄宗為表彰並祭祀歷代名將所設定武廟,它以周朝開國丞相、軍師呂尚(即姜子牙)為主祭,以漢朝留侯張良為配享,並以歷代名將十人從之。

上元元年,唐肅宗將白起等歷史上十位武功卓著的名將供奉于武成王廟內,被稱為武廟十哲,“秦武安君白起”便是其中之一,同時代被列入“十哲”的隻有吳起、樂毅而已。

及至宋代宣和五年,宋室依照唐代慣例,為古代名將設廟,七十二位名將中亦包括白起。在北宋年間成書的《十七史百將傳》中,白起亦位列其中。

歷史評價

蔡澤:“楚地方數千裏,持戟百萬,白起率數萬之師以與楚戰,一戰舉鄢郢以燒夷陵,再戰南並蜀漢。又越韓、魏而攻強趙,北阬馬服,誅屠四十餘萬之眾,盡之于長平之下,流血成川,沸聲若雷,遂入圍邯鄲,使秦有帝業。楚、趙天下之強國而秦之仇敵也,自是之後,楚、趙皆懾伏不敢攻秦者,白起之勢也。身所服者七十餘城,功已成矣,而遂賜劍死於杜郵。”

白起白起

蘇代:“武安君所為秦戰勝攻取者七十餘城,南定鄢、郢、漢中,北禽趙括之軍,雖周、召、呂望之功不益於此矣。”

蘇厲:“是攻用兵,又有天命也。”

寒泉子:“夫攻城墮邑,請使武安子。”白起雕像

嬴稷:“君嘗以寡擊眾,取勝如神,況以強擊弱,以眾擊寡乎?”

趙勝:“武安君之為人也,小頭而銳下,瞳子白黑分明,視瞻不轉。小頭而銳下者,斷敢行也。瞳子白黑分明者,見事明也。視瞻不轉者,執志強也。可與持久,難與爭鋒。”

陳餘:“白起為秦將,南征鄢郢,北阬馬服,攻城略地,不可勝計,而竟賜死。”

張唐:“武安君南挫強楚,北威燕、趙,戰勝攻取,破城墮邑,不知其數,臣之功不如也。”

司馬遷:“白起料敵合變,出奇無窮,聲震天下,然不能救患於應侯。”“南拔鄢郢,北摧長平,遂圍邯鄲,武安為率。”

谷永:“昔白起為秦將,南拔郢都,北坑趙括,以纖介之過,賜死杜郵,秦民憐之,莫不隕涕。”

湖三老公乘興等:“昔白起為秦將,東破韓、魏,南拔郢都,應侯譖之,賜死杜郵。”

揚雄:“秦將白起不仁,奚用為也。長平之戰,四十萬人死,蚩尤之亂,不過于此矣。”

班固:“若秦因四世之勝,據河山之阻,任用白起、王翦豺狼之徒,奮其爪牙,禽獵六國,以並天下。窮武極詐,士民不附,卒隸之徒,還為敵仇,猋起雲合,果共軋之、急城殺人盈城,爭地殺人滿野。孫、吳、商、白之徒,皆身誅戮于前,而國滅亡于後。報應之勢,各以類至,其道然矣。”

何晏:“白起之降趙卒,詐而坑其四十萬,豈徒酷暴之謂乎?”

鄧艾:“忠臣一至此乎!白起之酷,復見于今日矣。”

孫楚:“烈烈桓桓,時維武安,神機電斷,氣濟師然,南折勁楚,走魏禽韓,北摧馬服,凌川成丹,應侯無良,蘇子入關,噭噭讒口,火燎于原,遂焚杜郵,與蕭俱燔,惟其沒矣,古今所嘆。”

李世民:“白起為秦平趙,乃被昭王所殺…乃君之過也,非臣之罪焉。”

趙蕤:“膽力絕眾,材略過人,是謂驍雄,白起、韓信是也。”

司馬貞:“白起、王翦,俱善用兵。遞為秦將,拔齊破荊。趙任馬服,長平遂阬。楚陷李信,霸上卒行。賁、離繼出,三代無名。 ”

白起墓白起墓

杜甫:“門闌蘇生在,勇銳白起強。”

唐甄:“白起、趙奢、樂毅之屬,神于用兵,所向無敵。”

毛澤東:“論打殲滅戰,千載之下,無人出其右。”

《敕修武安君白公廟記》:“竊以武安君威靈振古,術略逾時,播千載之英風,當六雄之敵。

後世紀念

白起死于非罪,秦國百姓出于同情立廟祭祀他。今眉縣常興鎮白家村有白姓之人和白起墓。2011年11月1日是秦將白起逝世2268周年紀念日,白起後人白劍先生對白起墓進行了修整,在白起墓前樹立墓碑、懿行碑各一座,並製作了青石香爐、供桌等配套設施。位于陝西省眉縣常興鎮白家村白起祠內的白起畫像,系文革後白家老人回憶所繪。

台灣嘉義東石先天宮奉白起為白府千歲,頗享香火。

武安市東山文化博藝園中有與白起相關的紀念。

相關小吃

吃豆腐在太原風俗較為特殊,要蘸紅油調料來吃。豆腐,象征著白起的腦漿;調料,象征著白起的血。

人物遺址

史記》記載秦昭王五十年十一月,白起有功,死,而非其罪,秦人憐之,鄉邑皆祭祀焉。白起祠

《異跡略》中,記載陝西寶雞一帶,隻要疫病一起,就會立“克長平四十萬士卒秦太尉武安君白”、“武安副將司馬靳”旗號祭祀,希望白起與其副手司馬靳能保佑當地居民免于瘟疫。

谷口村相傳是白起坑殺趙軍的地方,因此又名殺谷、哭頭、省冤谷,位于高平市城西5公裏處,村子裏有白起台、骷髏山、骷髏王廟等古跡。骷髏王廟始建于唐代,唐玄宗作潞王時,巡幸至此,見白骨遍野,頭顱成山,觸目驚心,遂在頭顱山旁修建骷髏王廟,“擇其骷骨中巨者,立像封骷髏大王”。現骷髏王廟為清代所建,廟內塑趙括夫婦像。明代詩人于達真寫道:“此地由來是戰場,平沙漠漠野蒼蒼。恆多風雨幽魂泣,如在英靈古廟荒。趙將空餘千載恨,秦兵何意再傳亡?居然祠宇勞瞻拜,不信骷髏亦有王。”每到高平旅遊觀光的人們,都要到骷髏王廟參觀遊覽,領略長平古戰場的雄渾場面。

藝術形象

​2004年《荊軻傳奇》:徐錦江飾演白起;

王學兵版白起王學兵版白起

2008年《鐵血長平》(又名:西風烈):巍子飾演白起;

2011年《大秦帝國之崛起》:邢佳棟飾演 白起。

2015年《羋月傳》:曾虹暢飾演白起。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