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之戀 -日本電視劇

白色之戀

日本電視劇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白色之戀》是由江豐宏執導,鳳小岳、謝欣穎、丁春誠、喻虹淵主演的愛情偶像劇。

《白色之戀》主要講述了同父異母的兄弟倆愛上同一女的愛情故事。

本劇已于2012年10月14日在中視首播。

  • 中文名稱
    星之金幣(白色之戀)
  • 首播時間
    5.12
  • 製片地區
    中國
  • 集    數
    12
  • 配 樂
    溝口肇
  • 導    演
    吉野洋,五木田亮一,豬股隆一
  • 首 播
    1995-04-12
  • 類    型
    愛情/劇情
  • 發行公司
    源天
  • 每集長度
    45:55分鍾
  • 製作人
    梅原幹,佐藤
  • 主    演
    酒井法子,大澤隆夫,竹野內豐,伊武雅刀
  • 上映時間
    1995
  • 拍攝地點
    江蘇
  • 電視台
    日本電視NTV
  • 編    劇
  • 出品公司
    天源

內容簡介

倉本彩,一位表面上喜怒哀樂形于色,私底下卻溫柔體貼又剛毅的女子,既聾又啞的事實,並不能阻撓她對愛的執著。為了愛,她可以無盡期的等待,付出永無止境的關懷,甚至遠離白色故鄉北海道,隻身來到人情淡薄的東京。一位不能言語的苦命女子,夾雜在一對個性截然不同的兄弟之間-哥哥是喪失記憶的優秀醫生,弟弟是玩世不恭的灑脫青年,她將情歸何處

“白色之戀”是日本電視台在一九九五年四月~七月所播映的愛情文藝大戲,由日本年輕一代當紅女星酒井法子、英俊小生大澤隆夫,以及新近竄紅的性格演員竹野內豐領銜主演。​

白色之戀劇照白色之戀劇照

長久以來,酒井法子都被定位在漂亮有餘、演技有待加強的傳統玉女偶像之列,這對一個有心朝全方位藝人目標邁進的女星而言,是相當大的阻礙。所幸,“同在屋檐下”的雪子一角,她演來不慍不火且楚楚動人,總算使她順利擺脫花瓶演員的形象。至于“白色之戀”中的啞女倉本彩,則可說是她朝演技派女星之路躍進的代表力作。殊不見在瘖啞的無聲世界裏,她的一顰一笑,是那麽地生動,那麽地牽動人心,仿佛她真的就是劇中那位生性純樸善良,等待愛人回頭的痴情女子

各位或許不知道,在日本,因為這出戲的大受歡迎,還帶動了年輕人學習手語的風潮,並把手語視為時髦的表征呢!

20歲的她,因主演《白色之戀》、《柏拉圖式性愛》等話題連續劇一躍成為2001年日本最受矚目的新星,星野真裏的清新可愛在她的個人首張專輯完全自然流露。專輯中包括小室哲哉及名編劇阪元裕二都特別跨刀為她作詞作曲,除了收錄了《新白色之戀》主題曲《玻璃之翼》、飯島愛之暢銷自傳《柏拉圖式性愛》電視版主題曲《永遠的海》,她也用鋼琴為主調,重新翻唱山口百惠的名曲《冬之色》……星野真裏所散發出簡單自然的魅力,讓樂迷也對她的歌聲誇贊有加,更期許她成為山口百惠第二。

在《新白色之戀》裏飾演楚楚動人的女主角,讓人看了十分憐惜,其實這並不是她第一次的演出。早在國小時,星野真裏已經是《三年B班金八老師》的小主角之一,也演過電影、舞台劇及多支廣告等,這次在《新白色之戀》獨挑大梁,並演唱主題曲《玻璃之翼》,因此一炮而紅。首度出道演唱,星野真裏透明亮麗的歌聲令人聽過之後便忘不了,再加上她在《新白色之戀》中精湛的演出,除了收視率是同檔連續劇的兩倍高之外,其單曲銷售更打入公信榜前20名,對初試啼聲的她來說,實屬難得,也不負眾望將《白色之戀》系列的聲勢繼續轟動下去。    

演員列表

酒井法子 大澤隆夫伊武雅刀龍雷太 酒井和歌子 田中美奈子細川直美竹野內豐 北原雅樹 加藤善博中丸新將西村知美大瀧秀治 久本明子 菊地則江 中野公美子 中島宏海 丘??子 寺田千夏 螢雪朗 立石涼子 千葉繁 山田陏磨 新藤惠美

演員表

何筠彩(謝欣穎 飾)

楚永岫(鳳小岳 飾)

楚永拓(丁春誠 飾)

夏祥琪(喻虹淵 飾)

任文森(杜德偉 飾)

高炳宏(劉德凱 飾)

趙金蓮(徐貴櫻 飾)

黎美和(張家慧 飾)

翁子園(趙菲芸 飾)

美亮(葉羿君 飾)

阿義(陸廷威 飾)

田中(葛西健二 飾)

曾獲獎項

「第5 回 日劇學院賞 1995-06-28 」最佳女主角:酒井法子

「第5 回 日劇學院賞 1995-06-28 」特別賞:文字放送STAFF

分集劇情

第1集

天生聾啞的小彩和外公相依為命,住在北海道美幌別的村庄。外公是村裏唯一的醫生,小彩則擔任診所助理。外公生病去札幌做檢查,在情人節前一天,騙小彩說是去訪友。

永岫跟醫生爸爸有誤會,所以從台灣跑到東京念大學並在學成後就業當醫生,前景看好。因老師要參加研討會,跟著到札幌。

祥琪是富家千金,暗戀永岫不惜當空姐,知道永岫會去札幌,特別調班飛去札幌看永岫,為的是一起過情人節。

永拓是永岫的弟弟,同樣身為醫生,但他卻是放浪形骸、人人唾棄的廢物醫生,四個看似不相幹的人,即將因命運的安排,展開一場人生最難忘也最痛徹心扉的愛情…

外公為了做檢查,故意支開小彩,小彩來到音樂行,用喇叭的震動去感受音樂的節奏,永岫因為要找一張唱片,也來到這家音樂行,不知道小彩聽不見的永岫,被小彩獨特的氣質吸引。

外公做完檢查後,被醫生好友宣告是肺癌末期,這突來的訊息讓外公開始思索未來的安排。

外公的醫生好友要請外公吃飯,在飯局前,外公的醫生好友介紹永岫跟他們認識,這時小彩跟永岫再度相遇,永岫對小彩充滿好感。

吃飯時,外公表示想替美幌別找新醫生,永岫自告奮勇要去,讓大家震驚。

當永岫送外公跟小彩去搭公車回美幌別時,因為時間還早,永岫堅持去買熱飲給外公,外公讓小彩跟去,沒想到,永岫在滿天風雪裏邀請小彩共舞。

痴等永岫一起過情人節的祥琪,在天寒地凍中一直不肯離去,終于永岫趕來,她滿心歡喜送上精心挑選的禮物。

外公回美幌別後突然摔斷腿,促使永岫提前來到美幌別…

第2集

當美幌別的村民滿心期待為永岫開歡迎會的時候,開車去接永岫的小彩因為意外,害兩人陷入冰雪封埋的困境中。

在小彩青梅竹馬的好友田中的搭救下,小彩跟永岫脫困,永岫開始在美幌別的鄉下醫生生活。

從十歲起就暗戀小彩的田中在搭救受困的小彩時,因為看見小彩依偎在永岫懷裏,開始對永岫充滿敵意。但小彩的閨中密友春子卻對永岫一見鍾情,春子詢問小彩對永岫的感覺,小彩因不清楚自己的心意而說了謊,春子于是下定決心要得到永岫的心,還要求小彩幫忙。

村長為了永遠留住永岫,熱心要替永岫安排相親,小彩心裏不開心,也不好表示什麽。

為了和小彩溝通,永岫拜托春子教他手語,結果春子卻一時好玩把「喜歡你」當成「謝謝你」教給永岫。就這樣,永岫用「喜歡你」的手語跟小彩致謝,卻被小彩誤會為突然的告白。

這場誤會被田中撞見,田中生氣的跟永岫發生扭打…

永岫跟小彩道歉,希望她不要因為這場烏龍告白而生氣。外公不清楚狀況,要小彩帶永岫去市集走走,在商店裏,小彩把玩一個星星墜煉,永岫細心買下來,準備送給她。

春子跟來,私下拜托小彩給她跟永岫兩人單獨相處的機會,小彩答應了,借口走開,卻在路上碰到一個迷了路的小男孩。小彩帶著小男孩去找媽媽。

永岫沒看到小彩,擔心的他要春子分頭尋找小彩,在靠近運河邊的馬路上碰見小彩,眼見一台呼嘯而來的大卡車猛按喇叭,但聽不見的小彩卻沒有反應…

永拓因自暴自棄,常周旋在夜店跟派對活動中,這天他遇見一個神秘美女,完全不知他的人生有一部分會因她而起變化。

同一時間,永拓因為不肯替病患開刀,被父親楚一誠要求做精神評估,他萬萬沒有想到,當時在派對上認識的神秘女子竟在此時在永世醫院出現,而且還穿著醫師袍,原來這名女子正是新到任的精神科醫生 - 黎美和…

第3集

永岫在靠近運河邊的馬路上碰見小彩,眼見一台呼嘯而來的大卡車猛按喇叭,但聽不見的小彩卻沒有反應,永岫沖上前,推開小彩,救了小彩的永岫不但沒有得到小彩的道謝,反而因為勾起小彩天生聾啞的自卑,讓兩人陷入尷尬的矛盾中。

春子發現小彩對永岫的感情,小彩不願意繼續欺騙好姐妹,承認了,春子去找永岫,問他喜不喜歡小彩…

春子得到答案後,很想哭,卻告訴永岫要體諒小彩,心裏很脆弱,總是無法坦率說出真心話,卻有一顆善體人意又柔軟的心 … 永岫答應春子,會永遠照顧守護小彩…

春子特地安排旅遊,讓永岫跟小彩可以出去玩,永岫跟小彩的曖昧指數升高。

永岫想趁機送項鍊給小彩,卻臨時碰上路人生病,為了救人,永岫拋下小彩陪路人直奔醫院…

落單的小彩以為被永岫遺忘,忽然想起不愉快的童年記憶,小彩瑟縮在一角哭泣。永岫沖回來找小彩,看見小彩哭泣,心疼不已,那一夜,兩人確定彼此心意,永岫也吻了小彩。

回到診所,外公感受到小彩和永岫那份感情,外公決定把小彩托給永岫,但台灣卻打來長途電話,告知永岫他的父親楚一誠病危。

永岫緊急回台灣了解狀況,小彩沖電車站送行,兩人依依不舍,小彩比手語要永岫一路小心,永拓對小彩比了等我回來,我愛你!

在台灣的永拓因為拒絕替病人開刀,被要求做精神評估,表面上他順從父親的意思主動去找精神醫師美和,但實質上,他卻在美和面前表現一副無所謂的態度。

文森對美和評估永拓是否適合繼續當醫生這件事下指導棋,美和表面上接受,心裏卻有不同想法,後來美和看到永拓在兒童病房的表現,不知不覺間受到永拓的吸引。

永拓的精神評估結果出爐,楚一誠很開心永拓可以保住醫師工作,但是永拓卻不開心…

第4集

永岫急忙從北海道趕回台灣,在機場遇見祥琪,匆忙中為救祥琪,不慎由手扶梯摔落造成頭部重傷 ,當場血流如註昏厥過去…

永岫被送進醫生爸爸楚一誠開設的永世醫院醫治,副院長文森判斷永岫腦部嚴重受創,楚一誠面對這種結果傷心難過,悔恨用謊言騙永岫回來。

小彩在美幌別等不到永岫訊息,外公病情突然轉重,小彩發現外公隱瞞生病的事,後來外公在家裏過世, 小彩決定把外公的骨灰帶回台灣和家族親人安葬在一起,春子鼓勵她去找永岫問個清楚。

小彩剛到台灣,就遇上搶匪,兩人上演街頭追逐戲碼,永拓見義勇為,卻錯手打破小彩外公的骨灰罈,小彩大怒,跟永拓發生誤會。

永拓得知自己打破外公骨灰罈,堅持帶小彩去買一個新的,小彩盛情難卻,隻能接受。

永拓邀小彩吃飯當做陪罪,小彩不願意,永拓表示那送她回家好了,沒想到,小彩卻在此時向他詢問「永世醫院」該怎麼去?讓永拓覺得奇怪…

第5集

因為好奇,永拓開車載小彩前往醫院,小彩如願見到永岫。

永岫突然蘇醒,小彩驚喜,永岫用陌生眼光看著小彩,問她:「你是誰?」小彩才驚覺永岫失去記憶,連她都不記得了。

小彩呆坐在醫院大廳,永拓出現,此時,護士園園喊:「永拓醫生!」小彩才知永拓是這裏的醫生,拜托永拓幫忙她在永世安排工作。

永拓因為被小彩特殊的氣質給吸引,所以爽快答應,還安排小彩住進護士宿舍。

從同寢室的園園口中,小彩得知永岫發生意外而失憶,祥琪是他的女友, 小彩大受打擊。

美和再次受到楚一誠的請托,替永袖做精神評估,失憶的永岫脾氣暴躁,完全不配合,美和拜托永拓跟永岫溝通,兩兄弟終于在久別重逢後好好說說話。

永拓對小彩展開追求,醫院開始流言四起。

永拓不以為意,甚至還約小彩下班後在天台見面,可是小彩下班後,卻遇到想偷溜出院的永岫,因為擔心,小彩陪著永岫離開醫院,去外面看星星…

第6集

小彩陪永岫去看星星,突然永岫頭痛欲裂,永岫再度被救護車送回醫院。

永拓完全不知道小彩跟永岫外出看星星的事,他約小彩去天台看星星吃晚餐,遭到拒絕,永拓生氣的砸了酒杯。

祥琪得知永岫外出的事,為了擁有永袖,祥琪故意跟小彩道謝,還故意說她很愛永袖,不能沒有永岫,讓小彩很難過。

醫院有個阿義的病人,因為對未來絕望,想要跳樓,小彩跟園園發現,找人來救他,永拓用激將法拉下阿義,讓小彩對他刮目相看。

永岫在永世醫院復健室認識新朋友阿義,為了鼓勵他,他請祥琪帶他外出購物找一套要送給阿義的漫畫,祥琪趁機培養感情。

楚院長發現,小彩就是和永岫一起在美幌別工作的診所女孩,為了讓祥琪跟永岫在一起,同時取得挽救永世醫院免于倒閉危機的資金,楚院長利用永岫被帶出醫院這件事趁機開除小彩。

永拓找上楚院長,質問開除小彩的事,得不到好的回應,永拓決定跟小彩同進退辭去工作。

小彩沒有地方可住,園園偷偷收留她在宿舍,永拓則積極找房子要般出楚家。

永拓對小彩的追求攻勢一波接一波,他帶小彩去愛河邊吃浪漫晚餐,讓小彩暫時甩開憂傷。

小彩找到工作,永拓幫她慶祝,安排遊艇吃晚餐, 突遇路人發病需要氣切,永拓害怕動刀,但百般無奈下才松口替路人急救 ,讓路人順利得救。

楚一誠得知永拓幫病患進行急救的事,不相信永拓可以執刀,父親的態度傷了永拓,反正老爸心裏從來就隻有永岫,看了就嫌礙眼的弟弟自行告退。

永拓遇到美和,兩人相約喝酒,此時美和終于發現自己愛上永拓…

永岫在病房裏看著祥琪送他的星空投射燈發呆,忽然他想起她說給小彩聽的那個星之金幣的故事,回憶讓他的腦袋像是快要炸開般的痛苦…

第7集

永拓為了追求小彩,幫小彩打工,工作結束後,小彩帶永拓去爬山,永拓跟小彩說他找到住的地方,希望小彩跟他一起生活,小彩拒絕。

嘉琳為了修復永拓跟老公的感情,特地安排吃飯,結果鬧得不歡而散。

文森開始展開對楚一誠的報復行動,他抓住一名姓錢的董事的弱點,設局拍攝他的『性、賄賂、錄影帶』,迫使錢董事屈服,轉帳醫院款項五千萬到院長夫人韓嘉琳的個人戶頭。

永岫想起如何比手語,他開心的跟小彩分享,但是他仍然想不起跟小彩的過去,讓小彩十分難過;同時,永拓也極積學習手語,希望可以跟小彩溝通無障礙,讓小彩十分感動。

小彩打工地方來了一位大嬸,原來是阿義的嬸嬸為了賺醫葯費,也來打工,小彩熱情幫她,沒想到打工第一天,阿義嬸就因為體力不支送進永世醫院…

小彩為照顧阿義嬸,被祥琪發現,祥琪跟蹤小彩,才發現就算小彩被開除了,還依然住在永世醫院的宿舍裏。

小彩央求祥琪別告訴楚院長,等她存夠錢就搬走,祥琪表面答應,心裏暗自盤算。

永拓請小彩吃飯,園園跟來,在火鍋店,遇到譏諷小彩的鄰桌客人,永拓生氣跟對方打架,園園發現永拓是認真追小彩。

永岫出院搬回家中,後母嘉琳表面歡迎,但心裏越來越不安,嘉琳為了讓自己的兒子永拓當上院長,跟婚外情對象文森密謀對策。

此時永拓接到一張音樂會邀請函,他懼怕出席,懇求小彩陪他一起去,小彩發現永拓聽音樂會的時候神奇怪異。

此時,永岫一個人外出,過馬路的時候,一個小男孩吹著泡泡,滿天飛舞的泡泡讓永岫想起一些北海道的片段,他突然頭疼難耐,在馬路中央昏厥過去…

第8集

永拓接到一張音樂會邀請函,他請 求小彩陪他去音樂發表會,看到坐著輪椅的小女孩在彈鋼琴時,永拓說那是他女兒 。

小彩吃驚,後來才知道,那個小女孩叫小蘋果,她是永拓的病患,因為永拓替她開刀失敗,造成她殘廢,這也是後來永拓不願意再開刀的主因。

同時,永岫一個人外出,因為頭痛昏倒在路口…

永岫從醫院蘇醒後 ,告訴眾人他恢復記憶,但是獨漏日本的印象。

小彩發現永岫完全想不起她,傷心離開,祥琪發現,故意告訴楚院長小彩還住在醫院宿舍的事,楚院長大怒,當晚趕走小彩,小彩無處可去,直好到永拓住處。

永岫決定去日本尋找記憶,祥琪要楚院長放心,已經安排好了一切,永岫回到日本找不回那段遺失的記憶。

祥琪為了防堵小彩,假意答應小彩會帶永岫去美幌別,同時跟小彩約定,如果日本行回來,永岫依然想不起她,希望小彩可以離開台灣,小彩無奈同意。

小蘋果要求永拓履行曾經許下的承諾,在生日當天帶她去遊樂園玩一天,小彩是當然的陪客。那天,小蘋果玩的很高興,永拓自責,害她坐上輪椅。

小彩希望永拓可以回去永世,無奈永拓心裏仍然有陰影,拒絕跟小彩聊這個話題,小彩為了幫助永拓,拜托園園幫她查小蘋果的病歷,小彩後來發現她罹患的是 兒童神經母細胞腫瘤,本來就很可能在開刀後還是會坐上輪椅,所以永拓根本就不算手術失敗。園園告訴小彩,永拓可能是無法接受這個打擊吧?

因為小彩住進永拓在外面租的房子,永拓隻好去找美和喝酒,永拓跟美和表明心裏愛著小彩,美和跟永拓鬥嘴,雖然永拓直說對她有興趣但不想負責,要美和跟他保持距離,可是美和的心裏還是被永拓所吸引,所以美和警告自己,絕對不能愛上「殺父仇人」的兒子!

一方面永岫跟祥琪去了日本,但在祥琪的刻意安排下,永岫依然想不起日本的一切,就在失望的時候,台灣傳來祥琪媽媽住院的訊息…

第9集

永岫跟祥琪趕回台灣,還好夏母病情沒有大礙。一心巴忘永岫能記起她的小彩,被祥琪潑了冷水,永岫終究是徹底的忘記她,令小彩傷心。

永拓約永岫晚餐,同時介紹新女友小彩給他認識,永岫發現永拓的新女友覺得奇怪,但還是沒說什麽,晚餐結束後,永拓要工作先離開,剩下永岫送小彩回家。

小彩趁機想點醒永岫,但永岫就是什麽都記不起來。

一直很喜歡永拓的 Mandy 跑去永拓工作的酒吧找他,永拓希望 Mandy 接受兩人已經玩完的事實,但 Mandy 不接受,永拓當她是無聊,不知日後她會引爆大亂…

楚院長希望永岫回來永世工作,永岫因為尚未恢復當醫生的信心,所以選擇當行政人員,同時提出讓小彩復職的要求,祥琪阻止,但楚院長還是妥協讓小彩回來。

永拓發現小彩可以回永世是因為永岫的關系,生氣地去永世找永岫理論,永拓強硬的跟永岫表示,小彩是他的女友,希望永岫不要再打小彩的主意,讓永岫很尷尬。

文森要求美和陪楚院長參加三天兩夜的研討會活動,同時命令美和色誘楚院長,

美和痛苦,想在陪楚院長參加研討會的前一夜,獻身給永拓,卻因為喝醉的永拓口裏喊著小彩的名字…

永岫終于決定先跟祥琪訂婚,小彩萬分失望,卻無計可施。

美和色誘楚院長不成,卻意外發現楚院長得了重病。

楚院長不在永世時,小彩跟嘉琳不約而同勸永拓回永世,永拓仍然礙于小蘋果的手術失敗陰影無法下定決心回永世,小彩帶來小蘋果寫的卡片給永拓帶來勇氣,永拓重新思考回去當醫生這件事。

終于永拓回去醫院,此時病人阿義病情轉重,為了救人,文森邀永拓連手替阿義開刀,永拓因為害怕,一直在手術房外猶豫無法進入手術室…

第10集

小彩得知永拓不肯進手術室,生氣的對永拓發脾氣,她要永拓拿出勇氣,在她的堅持下,永拓終于走進久違的手術房。

阿義的手術成功,記者們聞訊跑來,剛回醫院的楚一誠覺得有些奇怪,但還是接受記者們的採訪,此時,文森用計讓救治阿義的光環集中在自己身上,隨即在接踵而至的董事會上,安排讓美和對大家說出楚院長患有重病的訊息,結果楚院長變成楚顧問,文森成為代理院長。

永拓邀請小彩一起去參加永岫的訂婚禮,小彩正在猶豫時,一通簡訊讓很多事情產生變化。

原來這通簡訊是田中跟春子傳來的,田中跟春子得知小彩沒跟永岫在一起,覺得奇怪,又在永拓的口中得知永岫即將訂婚的訊息,完全不能接受這樣的事實,兩人詢問小彩真相,小彩無法解釋。

訂婚這一天,當大家都在開心慶祝時,小彩一個人躲在一旁觀禮,心裏十分痛苦,就在永岫跟祥琪要交換婚戒的時候,田中跟春子跑來鬧場,田中甚至憤怒地打了永岫一拳,讓訂婚禮變調,夏母也因為生病而昏厥…

夏母緊急送醫,永岫跟祥琪才知道,上一次夏母住院正是因為罹癌,本來楚一誠要幫她安排手術,被夏母婉拒,她希望等祥琪完成訂婚禮再動手術,讓永袖跟祥琪很是擔心。

小彩取下項鏈還永岫,算是告別舊愛,永岫看著項鏈完全想不起來這是什麽時候送給小彩的。

文森如願成為代理院長,他對美和動了歪主意,永拓適時來救了美和。

小彩終于下定心要離開永岫,跟田中春子回美幌別,永拓表示要跟去,小彩婉拒,但永拓不聽。

在一次晚餐之後,春子跟小彩獨自享受愛河邊的清涼河風,此時愛慕永拓的 Mandy 再度出現,她對小彩極不友善,甚至出言恐嚇,讓小彩跟春子一頭霧水…

第11集

小彩跟田中春子終于決定離開台灣,在離開的前一晚,永拓去跟美和告別,行前遇到 Mandy , Mandy 得知永拓要去美幌別,氣得去找小彩。

小彩到醫院跟園園告別,結果卻遇到倆共的 Mandy ,她被 Mandy 刺受傷。永岫為了救她,終于提起做醫生的自信心進手術室替小彩做縫合手術,做手術的同時,永岫終于想起小彩。

但永岫不敢告訴大家,因為他知道永拓喜歡小彩,痛苦的他請副院長文森喝酒,並告訴他這個事實,同時永岫還表明,等天亮就要去跟祥琪解除婚約。

文森念頭一轉,帶喝得爛醉的永岫去祥琪家,文森還把永岫的心事說給祥琪聽,祥琪聽完很吃驚,問文森她該怎麽辦?文森表示隻要跟永岫有肌膚之親,以永岫性格,一定會負責到底。祥琪接受文森的建議,使夏母大怒,逼永岫負責快結婚,讓本來要解除婚約的永岫更痛苦。

同時永拓為了小彩不再受到 Mandy 的襲擊,永拓連夜帶小彩偷跑出院,在美和協助下,躲到漁村美和老家跟小彩生活…

第12集

正當楚院長帶著永岫去提親的同時,報紙批露了永世財務危機的訊息…

夏母擔心永岫是為錢欺騙祥琪感情,暫時不願同意婚事,楚院長也因受到報紙報導的打擊,而病情加劇住進醫院。

另外,永岫也記起一個更大的秘密,于是他找了美和談合作復仇的事。

永岫為了找出永拓,心煩意亂;祥琪因為不能嫁給永岫,也十分苦惱,兩人後來在武德殿不期而遇,同時,永岫也在武德殿看到小彩跟永拓來過留下的痕跡。

楚院長身體不好,哀求永岫務必找到永拓。

永岫跑去請求美和告知永拓下落,美和不肯,最後用計讓永岫去逼園園發簡訊通知小彩,楚院長入院一事。

永拓在小彩請求下,趁清晨跑回永世探病。

永拓跑回永世探病,被永岫發現,永岫跟蹤永拓,聽見小彩心疼永拓不當醫生當漁工,永拓說為了他什麽都願意做,這時他才發現永拓跟小彩感情變得更濃厚,決心退讓這段感情…

第13集

美和替永岫當說客勸永拓回去楚家,永拓陷入天人交戰。

祥琪因知道楚院長住院,跑去探病,想贏得楚院長歡心,以及永岫的認同,無奈永岫不領情。

永拓帶小彩去醫院看楚院長,沒想到楚院長為了留住永拓,開口請求小彩當他的居家看護,同時要求小彩住進楚家…永拓感到不安,因為小彩住進楚家將跟永岫靠得更近,他擔心小彩會被永岫搶走,同時他也起疑,認為永岫已經記起小彩。

永岫為了籌措永世短缺的資金,四處借錢、四處碰壁,過程中他發現有人在惡意掏空永世,跟美和商量要揪出內賊。

小彩終于搬進楚家,永拓去找永岫示威,要求永岫離小彩遠一點,讓永岫又氣又難過。

為了成全永拓,同時救永世,永岫決定娶祥琪,祥琪萬分開心,但是夏母懷疑永岫真心,提出隻嫁女兒,不會借錢給永世的提議,問永岫接不接受?

永岫為了顧全大家面子,堅持要娶祥琪,但就在一切看似大勢底定的時候,八卦雜志爆出永岫、祥琪跟小彩的三角戀故事,報導中指出祥琪為了奪愛,不惜用計騙走小彩。

永拓帶雜志找永岫問清楚,兩人發生扭打,永岫無奈下,隻能承認想起小彩,同時暫緩跟祥琪婚事…

第14集

楚院長帶小彩去到一家餐廳,緬懷起他跟嘉琳以及文森的過去,但是一句『嘉琳婚後生了永拓』讓小彩起疑問『永岫是誰生的?』讓楚院長驚覺自己說太多了…

園園跑來問小彩真相,才發現小彩真是永岫在美幌別的女友,園園鼓勵小彩不要受祥琪影響,勇敢跟永岫醫生問清楚,小彩暗自下定決心。

永拓返家後,小彩問永拓為何跟永岫打架,永拓此時難過逼問小彩心到底向著誰,沒想到小彩說不出來,難過跑出楚家。

祥琪跑去找永岫懇求原諒,希望可以在一起,永岫說要想一想,恰巧小彩跑來找永岫,兩個女人意外見面,祥琪像發瘋似的對小彩大吼,永岫跑來替小彩解圍。

回到楚家後,小彩一心認為永岫會記起她,但是永岫卻狠心說對小彩沒有感情,讓小彩萬分痛苦。楚院長發現雜志的事,跟小彩解釋過去的事,雖然他一開始不喜歡小彩,但是後來也能接受小彩,希望小彩能有智慧解決三角戀的事。文森從國外回來,永岫跑去質問文森,兩人不歡而散。

為了找出文森犯罪證據,美和打算去文森家色誘他,結果拷回一些檔案,永岫在其中發現文森的秘密,但同時美和也留下一隻耳環在文森住處…

為了顧全大局,永岫最終還是同意娶祥琪,就在此時,一個神秘的日資公司投入大筆資金願意幫助永世,並成為最大股東…

永岫為了求表現,舉辦戶外義診,原本開開心心,卻讓小彩發生意外,永岫焦急心情全寫臉上,祥琪、永拓都看得出來。

第15集

永岫依然咬死對小彩沒有感情,讓永拓、小彩、祥琪承受不同程度的痛苦。

祥琪為此還出現情緒不穩的反應,文森不忍開導祥琪,祥琪卻什麽都聽不進去,但文森的談話被嘉琳聽到,嘉琳譏諷文森轉性,惹來文森不悅,同時嘉琳撿到文森掉落的耳環。

永岫終于跟嘉琳攤牌,嘉琳感到緊張也不開心,嘉琳希望跟文森遠走高飛,可是文森就是不肯。

祥琪因情緒不穩,夏母要她去找美和看診;永拓因心情不佳,也去找美和訴苦。

楚院長去看永拓,點出永拓跟永岫感情雖深,但是希望永拓還是可以勇敢一點,不要顧慮永岫的心情,放手去追小彩。永拓聽完反而找祥琪談話,希望祥琪跟他一樣放手,讓永岫跟小彩這對有情人可以相守,殊料引起祥琪反彈,祥琪徹底崩潰,不惜以死要脅永岫娶她,永岫無奈,承諾先帶她去旅行。

永岫因為心中苦悶去喝酒,在街上救了一個弱勢女子,同時被打得遍體麟傷,警察替他叫車,送他回楚家,他在門口巧遇小彩,小彩扶他進房,替他擦葯時,永岫忍不住親吻小彩,被經過的嘉琳用手機錄下影片,傳送出去。翌日,祥琪帶著影片來興師問罪,永岫痛下決定,解除婚約,眾人吃驚…

未完待續……

原聲資料

詞曲:Louis Armstrong

演唱:杜德偉

When you're smilin'

When you're smilin'

The whole world smiles with you

When you're laughin' really laughin'

The sun comes shinin through

But when you're cryin' you bring on the rain

So stop your sighin 'be happy again

keep on smilin Cause when you're smilin'

The whole world smiles with you

Oh when you're smilin' keep on smilin'

The whole world smiles with you

Ah when you're laughin' keep on laughin'

The sun comes shinin' through

But when you're cryin' you bring on the rain

So stop that sighin' oh won't you be happy again

Now keep on smilin Cause when you're smilin'

The whole world smiles

The whole world smiles with you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