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臀葉猴

白臀葉猴

白臀葉猴(學名:Pygathrix nemaeus),因其雄性臀部具有三角形白色臀斑而得名。雄性體形略大于雌性,體長大約為61-76釐米,尾長約為56-76釐米,體重7-10千克。頭的前部、肩、胸、肘及股部的內側、手、足均為黑色,體背從頸部至臀部,體側及下肢鐵灰色,前臂外測黃白色。頸部有一寬的赭褐色頸環,喉部、臀部、肛周尾基和下腹部白色。臉部黃色,有一圈稀疏的白色長毛。是體色最絢麗多彩的靈長目動物之一。

白臀葉猴主要棲息在熱帶森林,為晝行性完全樹棲的猴子。以果實、種子、嫩芽和葉柄為主要食物,也吃鮮枝嫩葉、花苞、竹筍、小鳥及昆蟲。成熟年齡較晚,繁殖率低。

分布于緬甸、泰國、寮國,越南。中國境內已絕跡。列入《華盛頓公約》CITESⅠ級保護動物。

  • 中文學名
    白臀葉猴
  • 別稱
    海南葉猴
  • 動物界
  • 脊索動物門
  • 亞門
    椎動物亞門
  • 哺乳綱
  • 亞綱
    真獸亞綱
  • 靈長目
  • 亞目
    類人猿亞目
  • 猴科
  • 亞科
    獼猴亞科
  • 白臀葉猴屬
  • 亞屬
    白臀葉猴
  • 猴族
  • 分布區域
    海南島,寮國,越南,高棉

簡介

體色最絢麗多彩的靈長類動物滅絕時間:1882年在中國境內滅絕白臀葉猴又叫黃面葉猴、海南葉猴、毛臀葉猴等,在分類學上隸屬于猴科、白臀葉猴屬,因為頭骨的差異較大,所以與中國廣西等地分布的黑葉猴、白頭葉猴等不同屬。

保護等級:CITES國際貿易公約附錄Ⅰ級

其它名稱:白臀葉猴又叫黃面葉猴、海南葉猴、毛臀葉猴等。

生活環境:白臀葉猴主要棲息在熱帶森林

基本資料

中文正名:白臀葉猴

  白臀葉猴

拉丁學名:Pygathrix nemaeus ( Linnaeus 1771 )

英 文 名:Douc langur

中文俗名:海南葉猴

護等級:CITES國際貿易公約附錄Ⅰ級

其它名稱:白臀葉猴又叫黃面葉猴、海南葉猴、毛臀葉猴等。

地理分布:在中國僅分布于海南島,國外分布于寮國越南高棉東南亞國家。

生活環境:白臀葉猴主要棲息在熱帶森林科屬簡介

科屬簡介

白臀葉猴白臀葉猴

  白臀葉猴

科(Cercopithecidae)靈長目的一科。分成獼猴亞科Cercopithecinae和疣猴亞科Colobinae兩個亞科,也有人將這兩個亞科升級為科。獼猴亞科和疣猴亞科的主要區別在于獼猴亞科成員有可以儲存食物的頰囊,齒尖低,食性比較雜,通常四肢基本等長,疣猴亞科成員有比較復雜的消化系統,齒尖高,主要食樹葉等植物性食物,後肢通常比前直長。

分類地位

白臀葉猴白臀葉猴

  白臀葉猴

物界 Fauna → 脊索動物門 CHORDATA → 脊椎動物亞門 Vertebrata → 哺乳綱 Mammalia → 真獸亞綱 Tberia → 靈長目 Primates → 類人猿亞目 Anthropoidea → 猴科 Cercopithecidae → 白臀葉猴屬 Pygathrix → 白臀葉猴 Pygathrix nemaeus

瀕危信息

C

白臀葉猴-幼猴白臀葉猴-幼猴

  白臀葉猴-幼猴

ITES瀕危等級: 附錄I 生效年代: 1997

IUCN瀕危等級: 瀕危 生效年代: 1996

IUCN瀕危等級: 生效年代: 2003年

國家重點保護等級: 一級 生效年代: 1989

中國瀕危動物紅皮書等級: 國內絕跡

體態特征

白臀葉猴因其雄性臀部具有三角形白色臀斑而得名。它又叫黃面葉猴,海南葉猴。

白臀葉猴白臀葉猴

  白臀葉猴

的雄獸體形略大于雌獸,體長大約為61-76釐米,尾長約為56-76釐米,體重7-10千克,是體色最絢麗多彩的靈長目動物之一。體毛大部分為灰黑色,臉部黃色,有一圈稀疏的白色長毛。鼻孔朝上,鼻梁平滑。深褐色眼睛呈斜角杏仁型,眼周有黑圈。頸部有白色和傈色的條紋,下頜有紅褐色的簇狀毛。胸腹部為棕黃色,並且有一個寬大的、呈半圓型的傈色胸斑,胸斑外面的輪廓為黑色。長長的尾巴為白色,尾巴外圍呈三角形的臀盤也是白的,因此得名,雄獸的臀盤上端還有兩個白色的圓點,但雌獸沒有。腿的上部分為赤褐色,下部分為黑色;兩臂由肘到腕為白色,手和腳為黑色。

生活習性

白臀葉猴主要棲息在熱帶森林,為晝行性完全樹棲的猴子,並常在樹林冠層活動,幾乎不下地,也不喝水,主要以樹葉,嫩芽和果實為食。它們善于跳躍,且動作優雅,跳躍中前臂伸過頭頂,後肢先著地,一縱可達6米遠。白臀葉猴是群居而生,每個群體為一雄或幾雄多雌。每個群體約10隻,有時也可見若幹小家族臨時聚集起來的大群。在群體中常可見到雌性為雄性理毛,這種行為對聯絡個體間的感情,維系群體成員關系起著非常重要的作用。

白臀葉猴為晝行性,完全樹棲,主要在森林的上層活動,幾乎從不下到地面上,善于跳躍,一躍可達6米多遠,動作優雅。食物也是以各種鮮葉嫩芽為主,兼食各種野果,所不同的是很少吃昆蟲等動物性食物,也很少到水邊去喝水,這可能是它從樹木的嫩葉和幼芽中已經能吸取所需水分的大部分,另外還能從清晨枝葉上的露珠得到一些水分。平常喜歡群居,既有小群,也有大群。小群一般是4一5隻或8-10隻,包括1-2隻成年雄獸、幾隻成年雌獸和若幹幼仔。但有時也能見到50一60隻以上的大群在一起活動,這似乎是若幹個家族的臨時聚合。

白臀葉猴的近景實拍白臀葉猴的近景實拍

白臀葉猴的近景實拍(7張)

繁殖習性

白臀葉猴成熟年齡較晚,繁殖率也低。雄性5歲才性成

白臀葉猴-段心民 攝影白臀葉猴-段心民 攝影

  白臀葉猴-段心民 攝影

熟,雌性為4歲,每次隻產一仔。雌獸的發情周期大約為28-30天,發情中時大腿的內側由白變紅,甚至持續于整個懷孕期。懷孕期為165天左右,大多在2-6月間產仔,即使在懷孕期間,仍然允許雄獸交配,甚至在產仔的當天也曾見到有交配行為。初生的幼仔身體為白色,面部為黑色,眼睛附近有白斑,毛冠及頸、背部有紅色。幼仔受到群體中所有雌獸的關註,爭相摟抱並為之理毛。雄性性成熟的年齡為5歲,雌性性成熟的年齡為4歲。

分布情況

在中國僅分布于海南島,國外分布于寮國、越南、高棉等東南亞國家。

中國的海南島地域狹小,那裏的白臀葉猴行動詭秘,且數量一直不是很多,因此,很長時間以來,白臀葉猴一直不為人們所知,直到1893年12月20日,德國德累斯頓自然博物館的一個人,給倫敦動物學會寫的一封信中,才第一次記述了海南島有白臀葉猴的存在。他在信中說:他們收到了一隻白臀葉猴的標本,是1882年在中國海南島捕獲的。這一次的記述也成了最後的一次,因為從那以後至今已過100年,還未見到過第二隻。近幾十年,我國動物學家們也在海南島進行過多次資源普查,可惜的是,再也沒有發現過白臀葉猴的蹤影。所以有人懷疑它們早已滅絕了,並且德國德累斯頓自然博物館的那一隻可能就是最後一隻

物種現狀

白臀葉猴共有2個亞種,指名亞種的臉部為桔黃色,背毛灰而斑駁,

白臀葉猴標本圖片白臀葉猴標本圖片

  白臀葉猴標本圖片

腿部的下方為傈褐色,腕部為白色,另一個亞種臉部和腿的下部都是黑色,像穿著黑色的襪子,前臂為灰色,腕部也不呈白色,手腳均為黑色。我國僅有指名亞種,唯一的產地據說是海南島,但這一說法還是有很多疑問的,因為有關白臀葉猴產于我國海南島的唯一證據,是1892年德國德累斯頓博物館的梅那給英國倫敦動物學會的一封信,信中說這個博物館收到一隻白臀葉猴雄獸的標本,據說來自中國的海南島。但從那時到現在,已經過了100多年,不僅從來沒有採到第二隻白臀葉猴的標本,而且也沒有發現過它的任何蹤跡,因此我國很可能並不產白臀葉猴,或者很早就已經絕滅。

在國外,白臀葉猴的處境也很不妙。在越南戰爭中,不僅有飛機、大炮和地雷的狂轟濫炸,而且還使用了落葉劑,使大片的原始森林遭到毀滅,白臀葉猴的棲息地已經所剩無幾,數量更趨稀少。

相關資料

越南白臀葉猴

2007年07月04日

世界自然基金會等機構2007年07月3日發表調查報告說,科學家在越南中部地區發現了迄今數量最大的瀕危白臀葉猴種群,大大提高了這一物種的存活機會。

報告說,在越南發現的白臀葉猴種群至少包括116隻白臀葉猴。在此之前,世界上隻發現了一個數量超過100隻的白臀葉猴種群。

世界自然基金會越南分支機構負責人巴內·朗表示,在如此小的區域發現數量如此多的處于滅絕邊緣的白臀葉猴實屬罕見,新發現表明這一群體很可能沒有遭受其他白臀葉猴種群經常面臨的獵捕等危險。

白臀葉猴是世界上25種最瀕危的靈長類動物之一,完全樹棲,主要分布于越南、寮國和高棉等地。目前世界上已知還有不到1000隻白臀葉猴。

中國白臀葉猴

白臀葉猴又名黃面葉猴,因其雄性臀部具有三角形白色臀斑 而得名。在中國僅分布于海南島,國外分布于寮國、越南、柬埔 寨。白臀葉猴主要棲息于這些地區的原始熱帶雨林和次生林、以林中各種鮮樹葉、嫩芽為食,兼食一些野果,從不捕食昆蟲,是名副其實的"葉猴"。白臀葉猴是一種體毛差較大的猴,給人一種身著球衣者的形 象。它們的臀部、肛門及尾巴均是白色;面頰有一圓白須毛;胸 腹部棕黃,並且有一個寬大、半圓形傈色胸斑,

白臀葉猴白臀葉猴

  白臀葉猴

胸斑外輪廓是黑色。白臀葉猴鼻孔朝上,鼻梁平滑。深褐色眼呈斜角杏仁形。由于面色鮮黃,故又名黃面葉猴。體長在55至63釐米; 尾長59至73釐米。體重平均7-10公斤。 白臀葉猴為晝行性、完全樹棲的猴子,並常 在樹林冠層活動,幾乎不下地,也不喝水。它 們善于跳躍,並且動作優雅,跳躍中前臂伸過 頭頂,後肢先著地,一縱可達6米遠。白臀葉猴是群居而生,每個群體為一雄或幾雄多雌,每個群體約10隻,有時也可見若幹小家族臨時聚集起來的大群。在群體中常可見到雌性為雄性理毛,這種行為對聯絡個體間的感情,維系 群體成員關系起著非常重要的作用。白臀葉猴成 熟年齡較晚,雄性5歲才能性成熟,雌猴為4歲,每 次隻產一仔。其繁殖率較低。

白臀葉猴過去在海南島上數量一直不是很多,當進入19世紀 中期後,當地居民不斷增多,為了種植庄稼,人們砍伐了大量熱帶雨林。白臀葉猴的棲息地在這裏逐年縮小,迫使它們無家可歸。 還有人們為了獲得白臀葉猴的皮做御寒的皮衣褥子,常常獵殺 它們,人們的這些行為使島上本已不多的白臀葉猴數量更加稀少,如不及時加以保護很可能全部滅絕。因此,這些地區的政府很快地實施了對白臀葉猴的保護措施,可是一直到現在,白臀葉猴仍被不法分子屢屢捕殺。但願它不會成為空谷絕響。 中國白臀葉猴:1893年滅絕。

不知道人類可以在這個宇宙中存在多久,也許存在就有他存在的理由。我們都是動物,都是這麽相似的有感情的,會笑會哭會開心會難過的動物。為什麽要傷害別的物種那?看著這張圖片,我能感覺到這是一個非常善良的母親,她愛自己的孩子就像我們愛自己的孩子一樣,可是她沒有能力保護自己的孩子,我想這應該是一個母親最內疚的事情了。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孩子死掉,如果這一幕發生在人類身上,真不知道大家會作何反映。

保護我們的地球母親吧,愛護其他的動物吧,他們和我們一樣有生存的權利,沒有人可以剝奪,人類也沒有權利剝奪!當大森林越來越小,當河水越來越淺,當山越來越禿,當草原越來越少,人類有沒有想過給其他幾萬幾十萬幾百萬的動物們留下住所?我們的房子越來越大,而他們甚至沒有地方藏身!欲望啊欲望,你是無窮的!大家都聽說過漁夫和金魚的故事吧,可是最後我們終將一無所有!

海南葉猴滅絕冤案

"野生動物資源是珍貴的自然歷史遺產,海南的野生動物更是種類繁多,科學家非常關註。從十九世紀中葉開始,就不斷有人上島進行野生動物調查和採集,陸續發表過很多論文和簡報等,但都是非常簡單且未上科學軌道的定名和記述。"徐龍輝說,更有甚者,一些外國人到海南島傳教或旅遊,偶爾在市場上買到一些鳥類、獸類便發表文章,甚至得到一張獸皮也定名發表,以至海南的野生動物的記述非常混亂,必須進行系統整理,去偽存真。

"海南葉猴"滅絕曾經是一樁冤案,而且這一說法至今還有人採用。但是,《海南島的鳥獸》一書卻通過詳細的實地調查,為這一莫須有的冤案正了名。

這一冤案來源于一位不負責任的外國人Meyer。1892年,Meyer曾根據德累斯頓(Dresden)博物館從海南某市場上購得的一個雄葉猴標本,將其定名為海南葉猴。在隨後近百年裏,在海南野外一直沒有"海南葉猴"的記錄,因此有報道說"海南葉猴"滅絕了。事實上是,從來就沒有海南葉猴存在。

"不但Meyer命名之前從未見過相關報道,甚至在海南各縣地方志也找不到類似葉猴的記載。我們曾帶上白臀葉猴和黑葉猴的照片到海南各地山區訪問老獵人,都說從未見過如此長尾的猴子。"徐龍輝告訴記者,經過調查隊的一再調查尋訪,最後了解到,由于海南毗鄰越南,過去市場上賣的葉猴,多數是海員從外地帶進來的。"我們在書中糾正了海南島上有海南葉猴的錯誤報道,為海南人民洗刷了'滅絕海南葉猴'的不白之冤。"

白臀葉猴白臀葉猴

白臀葉猴(19張)

最後白臀葉猴挽歌

據今年世界自然保護基金會最新修訂的"受威脅物種紅色名錄"顯示,生長在我國南方的白臀葉猴可能已經絕跡,隻留下一隻皮張標本……

看不到它感到悲傷

看見它更感到悲傷

因為燈熄了,門已關上

哺乳綱靈長目中

一條流淌千萬年的

血的河流枯竭了

生物學中一個

偉大高貴的物種消逝了

一個古老族群最後

一個生命的最後

一滴血凝固了

隻留一張幹燥的皮

像一片枯葉

在大山深處的風中

搖蕩

燈熄了,門已關上

密林裏再沒有

它轉動的眼睛

聽不見它的叫聲

再不見它的長尾臀胝和

綢緞般黑毛的閃光

隻有風,攀緣著樹枝

搖蕩

它再沒有重量

而變成一絲煙縷、一粒塵沙

因為它已經死亡

除了照過它影子的溪水和

世界自然保護基金會的

"紅色名錄"在嘆息中記下它

石頭、雲和星星

都早已把它遺忘

昨天,它多少次

掙扎著流著淚

用微弱的聲音呼喊

但沒有回應

最後轉過身

把恨咬在齒縫間

望一眼蒼白的太陽

雙臂垂下來

燈熄了,門已關上

它們古老種族留下的足跡

歷盡艱辛走到如今的生命

就這樣終于泯滅了

大自然的長鏈斷了

山谷發出金屬

炸裂的迸響

一個可愛的勇敢的靈魂

一個有血有肉的生命

帶著夢和記憶

永遠沉落了

隻留一張幹燥的皮

像一片枯葉

在一棵樹與一棵樹之間

搖蕩

世界脆弱的美

炸成了碎片

山因失去它

悲痛得戰傈

燈熄了,門已關上

考古學又增加一個

讓人猜想的符號

陌生地向人間,張望

這是哪一天,沒有人理會

隻有風焦急地捶打山壁

凝雲懸起垂天的幕帳

它再不能從灰燼中站起來

因為它已經死亡

隻留一張幹燥的皮

像一片枯葉

在一個人和一個人的眼前

搖蕩

人啊,這是你的勝利嗎

大地的秩序和

生命精神的自由呢

人性生態和人性的美呢

你還能認識什麽是

自然、靈魂、愛,和諧和渴望

你該怎樣

解釋世界、思考生命

怎樣保持自己

生理和心理的平衡呢

因為它已經死亡

沒有墓碑

甚至沒有一個人感到悲傷

流淌千萬年的

生命的血就這樣幹涸了

沒有它,人間

多麽冷寂和空曠

山腳下,兩顆

黝黑堅硬的石子

可是它幹癟的胃和

失血的心髒

不是,不可能

它已退到時間後面

它的名字和影子

都被永遠抹去了

再不會有人記得它

尋找它的隻有

夜半的溪水和月亮

讓我們採一籃子野果

放在祭壇上召喚它吧

但這又有什麽用,有什麽用

生物學中一條血的河流

那麽漫長的河流

永遠消逝了

燈熄了,門已關上

隻留一張幹燥的皮

像一片枯葉

在歷史深處的風中

搖蕩

它頭上的兩隻空洞裏

有火,像噴射的閃電

是一雙瞳仁,冷冷地

逼視著人間

在控訴這個冷酷世界

無處不在的

貪婪、野蠻和瘋狂

2004年6月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