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絲行

白絲行

《白絲行》是著名詩人杜甫的作品,詩詠白絲實是感慨詩人自己:既要有所作為,又要保持自己潔白的品質。

  • 作品名稱
    《白絲行》
  • 創作年代
    唐朝
  • 作品出處
    杜工部文集
  • 文學體裁
    七言古詩
  • 作者
    杜甫

作品概況

作品名稱:白絲行

創作年代:唐天寶十二年(753年)

作者:杜甫

作品題材:七言古詩

作品原文

繅絲須長不須白,越羅蜀錦金粟尺。

象床玉手亂殷紅,萬草千花動凝碧。

已悲貭素隨時染,裂下鳴機色相射。

美人細意熨帖平,裁縫滅盡針線跡。

春天衣著為君舞,蛺蝶飛來黃鸝語。

落絮遊絲亦有情,隨風照日宜輕舉。

香汗輕塵污顏色,開新合故置何許。

君不見才士汲引難,恐懼棄捐忍羈旅。

白絲行

作品注解

簡單解釋

大意是說素絲喧染之初,便是沾污之時,盡管會染上“萬草千花動凝碧”之色,但它潔白的本質已不復存在。待到“春天衣著為君舞”時,雖尊榮至極,卻是被拋棄的開始。

杜甫其實是感慨自己:若保持天生的貭素,便沒有人理睬;若想要有所作為,又保不住天生的貭素,而且最後還難免落個被棄置的下場。

“金粟尺”是指碼星用粟米一樣小的金子鑲成的尺子,用來量取貴重物品。

“象床”是對絡絲時所坐的床的美稱。古代繅絲之後有絡絲的程式,是將絡絲車放在床上進行操作的。此句與下一句是互文。

“鳴機”是指織綢的機器。“羈旅”是指痛苦的旅程。

繅絲的時候希望它盡量長,而不在意它有多白凈,越地的羅和蜀地的錦都要用鑲有金粟的尺子來量(意為貴重)。絡絲之後,用各種花草的染料將它染成美麗的顏色。這時已經因素凈的質地被恣意染色而悲傷,但當它從織機上被剪下時仍然為它的華美而贊嘆。

小心地將它熨得服貼平整,裁縫用它來製衣時將針線的痕跡都掩蓋起來。春光明媚的時候穿著這樣的衣服為了你翩然起舞,美好的樣子引來蝴蝶圍繞、黃鸝啼叫,連飛揚的柳絮和飄蕩的柳枝似乎也含情意,衣裙隨風擺動,輕柔隨身。嫌薄汗和些許塵土污染了它的美麗,衣服開啟來穿的時候還是新的,脫下來的時候已成了舊裝不知道放在哪裏了。

你不知道吧,那些有才華的人要被賞識有多麽的困難,即使被起用了,又害怕哪一天會被棄置,這樣的賞識對他們來說也是痛苦而又難熬的旅程啊!

杜詩詳註

此詩當是天寶十一二載間,客居京師而作,故末有忍羇旅之說,當依梁氏編次。師氏謂此詩乃譏竇懷貞。鶴雲:懷貞亡于開元元年,公時才兩歲,于年用不合。

繰絲須長不須白①,越羅蜀錦金粟尺②。象床玉手亂殷紅③,萬草千花動凝碧④。已悲貭素隨時染⑤,裂下鳴機色相射⑥。美人細意熨貼平⑦,裁縫滅盡針線跡⑧。

(此見繰絲而托興,正意在篇末。上段,有踵事增華之意。欲成羅錦,用尺量絲,故須長;所織花草,色兼紅碧,故不須白。熨貼裁縫,製為舞衣也。象床,指機床。玉手,指織女。亂殷紅,謂經緯錯綜。動凝碧,謂光彩閃鑠。)

①《記》:“夫人繅三盆手。”【朱註】《廣韻》:繅,繹繭為絲也,繰同。鮑照詩:“繰絲復鳴機。”②《唐書》:越州土貢花文寶花等羅。魏文帝詔:“每得蜀錦,殊不相似。”何遜詩:“金粟裹搔頭。”尺以金粟飾之,富貴家之物。③《國策》:孟嘗君至楚,獻象床,直千金。江淹賦:“惜玉手之空佇。”《廣韻》:“殷,赤黑色。”《左傳》:“左輪朱殷。”④王子安《青苔賦》雲:“縈修樹而凝碧。”⑤王彪之詩:“絲染墨悲嘆,路岐楊感悼。”庚信《連珠》:“白羽素絲,隨其所染。”⑥謝朓詩:“望望下鳴機。”【朱註】色相射,五色射人也。⑦《班彪傳》:“細意委曲。”《南史》:何敬容衣裳不整,伏床熨之。楊慎曰:《王莽傳》有威鬥,即尉鬥也。威與尉音相近,本音畏,轉音鬱。《隋書》:李穆奉尉鬥于楊堅曰:“願公執威柄,以尉安天下。”史炤《通鑒釋文》:尉鬥,火鬥,持火以申繒也,俗加火作熨。《說文》尉與熾本一字,從上按下也。又,持火申繒也。今俗言平曰尉帖。杜詩“美人細意熨帖平”是也。又,白樂天詩:“金鬥熨波刀剪文。”⑧曹植樂府:“裁縫紈與素。”春天衣著為君舞①,蛺蝶飛來黃鸝語②。落絮遊絲亦有情③,隨風照日宜輕舉④。香汗清塵污顏色⑤,開新合故置何許⑥。君不見才士汲引難⑦,恐懼棄捐忍羇旅⑧。(下段,有厭故喜新之感。蝶趁舞容,鸝應歌聲,落絮遊絲乘風日而綴衣前,比人情趨附者多。一經塵汗污顏,棄置何所,見繁華忽然零落矣。士故有鑒于此,不輕受汲引而甘忍羇旅,誠恐一旦棄捐,等于敝衣耳。玩末二語,公之不屑隨時俯仰可知。此章兩段,各八句。)

①徐君倩詩:“衣著一時新。”鮑照詩:“催弦急管為君舞。”②何遜詩:“黃鸝隱葉飛,蛺蝶縈空戲。”③庚信詩:“落絮鵝毛下。”徐陵詩:“柳絮飛還聚,遊絲斷復結。”④庚肩吾詩:“桃紅柳絮白,照日復隨風。”照日宜輕舉,謂絲絮飄颺,與衣之輕舉相宜。《楚辭》:“願輕舉以遠遊。”⑤六朝詩:“朱顏潤紅粉,香汗沾玉色。”古詩:“空床委清塵。”邢劭詩:“桃李無顏色。”⑥衣裳在笥,故有開合。漢艷歌:“乍開乍合。”《世說》:桓沖妻曰:“衣不經新,何由而故。”阮籍詩:“君子在何許。”⑦嵇康《琴賦》:“歷世才士,並為之賦。”《劉向傳》:禹稷與皋陶,傳相汲引,不為比周。汲引難,難就薦引也,即記難進易之難。⑧魏甄後《塘上行》:“莫以豪賢故,棄捐素所愛。”《左傳》:“羇旅之臣。”《漢書》張晏註:“羇,寄也。旅,客也。”錢謙益曰:《傅鹹集》載郭泰機詩雲:“皦皦白素絲,織為寒女衣。寒女雖妙巧,不得秉機杼。天寒知運速,況復雁南飛。衣工秉刀尺,棄我忽若遺。人不取諸身,世事焉所希。況復已朝餐,昌由知我飢。”此詩用泰機之詩而反之。泰機以白絲寒女自喻,而致憾于衣工之棄我,以冀鹹之相薦。公詩謂白絲貭素,隨時染裂,有香汗清塵之污,有開新合故之置,所以深思汲引之難,恐懼棄捐而忍于羇旅也。

鰲按:詩詠白絲,即墨子悲素絲意也。已悲貭素隨時染,當其渲染之初,便是沾污之漸,及其見置時,欲保貭素得乎?唯士守貞白,則不隨人榮辱矣。此風人有取于素絲歟。

作者簡介

杜甫(712——770),字子美,祖籍襄陽(今湖北襄樊),出生于鞏縣(今屬河南)。早年南遊吳越,北遊齊趙,因科場失利,未能考中進士。後入長安,過了十年困頓的生活,終于當上看管兵器的小官。安史之亂爆發,為叛軍所俘,脫險後赴靈武見唐肅宗,被任命為左拾遺,又被貶為華州司功參軍。後來棄官西行,客居秦州,又到四川定居成都草堂。嚴武任成都府尹時,授杜甫檢校工部員外郎的官職。一年後嚴武去世,杜甫移居夔州。後來出三峽,漂泊在湖北、湖南一帶,死于舟中。杜甫歷經盛衰離亂,飽受艱難困苦,寫出了許多反映現實、憂國憂民的詩篇,詩作被稱為“詩史”;他集詩歌藝術之大成,是繼往開來的偉大現實主義詩人。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