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瑞德

白瑞德

白瑞德,美國作家瑪格麗特·米切爾所著的世界經典名著《》中的人物,以及以這部小說為根據改編的美國電影《亂世佳人》中的男主角。又譯為瑞德·巴特勒。

  • 中文名稱
    白瑞德
  • 又名
    巴特勒
  • 國籍
    美國
  • 職業
    商人

人物簡介

白瑞德生活在美國南北戰爭期間,是穿越封鎖線牟取暴利的商人。個性粗率、實際、不羈,視道德如無物。他深深地愛著女主角郝思嘉,他的愛看似平淡不經意,實則非常深沉。他可以包容郝思嘉一直愛著別人,最終他感到疲倦,于是離開了思嘉。

瑞德也是一個性格的復雜體,一個羅曼蒂克式的人物。一方面,從他身上可以看到19世紀西方資本主義社會中的資本家的某些特徵,他信奉的是野心家的金錢哲學。另一方面,也可以看到他桀驁不馴的性格下隱藏的深情和獨特的品格。

人物分析

他對社會有清醒的認識

在戰爭面前,他是一個對現實有清醒認識的人。他認為他們狂妄自大,想要戰鬥,所憑借的隻是棉花和驕傲。而到真正戰爭的時候,棉花將沒有價值,而驕橫將是他們唯一剩下的標準。他和衛希禮是唯一真正了解戰爭結果的人。但是不同的是,衛希禮選擇了屈服于禮教,成了戰爭的犧牲品。而瑞德則選擇了不做無畏的犧牲,而是穿越封鎖線,保護自己,並用戰爭契機經商獲利。他認為"把一起荒野改變為一起繁榮而致富的是帝國主義時期,在帝國主義時期有許多錢好賺,在帝國主義滅亡時期可以賺的更多[8]。"從這些地方可以看出他具有敏銳的商業頭腦。但是,他也是一個有骨氣不忘本的熱血男子。在南方軍隊即將戰敗時,他毅然參戰為自己的一方而戰。他對郝思嘉說:"你想想,要是我在千鈞一發的危機關頭出現在我們的軍隊,這對他們將是多大的鼓舞呀。"

白瑞德飾演者 克拉克蓋博白瑞德飾演者 克拉克蓋博

瑞德對思嘉的愛情

瑞德與思嘉邂逅時,思嘉對衛希禮感情的表白受挫,惱羞成怒,砸碎一個花瓶。瑞德認為她並非南方所謂的淑女小姐,而是一個有主見,敢于說出自己想法,甚至摔花瓶的女孩,並對思嘉一見鍾情。從此雖然瑞德總是嘲弄譏諷思嘉,但是心裏還是藏著深沉而熱烈的愛。但瑞德不能思嘉吐露衷腸,因為思嘉對每個愛他的人都很殘忍,她接受他們的愛,並將愛作為鞭子懸在他們頭頂。雖然他表面玩世不恭,難以捉摸,但是他卻了解思嘉的內心需要,默默地站在她身後愛著她,理解她,隨時準備幫助她。在義賣會上,瑞德看出她眼中流露出不耐煩的神色,讓她跳裏爾舞時領舞,並她解除服喪的束縛;亞特蘭大淪陷思嘉被困,瑞德冒死偷來一匹馬,護送她在火光和爆炸聲中逃難;瑞德借錢給她開始創業;每當思嘉從恐怖的夢魘中驚醒大哭的時候,瑞德用強壯厚實的胸脯安慰她。性將男人分成兩半,並賦予男人兩個完全不同的面孔:對外,對情敵,他必須表現得十分好鬥和野蠻;對內,對自己鍾情的女人,他必須表現得柔情似水,愛意綿綿。在女人面前,他必須控製自己,必須束縛自己野蠻的天性,他必須表現得文明,有教養。瑞德和思嘉結婚後,瑞德照顧思嘉,不動聲色地愛著她,給了思嘉她想要的一切。他知道思嘉所經歷的種種苦難,想讓她停止戰鬥,由自己來為她去戰鬥。可面對思嘉"像隻鬥牛狗一樣對自己想要的東西堅持不懈地去爭取的那種瘋狂的倔強勁"和對希禮無法抹去的溫存,瑞德的心在滴血。愛女邦妮的出世,讓他把對思嘉的愛轉嫁到了邦妮的身上。他不允許女兒受到一點傷害。思嘉甚至有些妒忌。瑞德把邦妮看作思嘉,看作沒有經歷戰爭,無憂無慮的思嘉。他將思嘉不想要的愛給了邦妮,寵愛她,保護她。可是誰能想到巨大的不幸降落到了邦妮身上,愛女的夭折使他近乎瘋狂,甚至不允許下葬邦妮。他和思嘉之間出現了難以彌合的裂痕。當思嘉幡然醒悟時,他懷著寧為玉碎不為瓦全的愛情觀選擇了離去。瑞德對斯嘉執著堅持的付出與奉獻和深沉強烈的愛,構成了《》這部偉大的小說中羅曼蒂克式的愛情。所以瑞德的形象在多少人的心裏都是高大不可磨滅的。

白瑞德與郝思嘉白瑞德與郝思嘉

瑞德對媚蘭的尊敬

瑞德以前玩世不恭,因為他敏銳的洞察力看透世間的邪惡和虛偽,並將此作為一種人生的信條。這信條使他過著帝王一般的生活。當他看到媚蘭,並感知她偉大、純凈、聖潔的心靈時,被她高尚美好的靈魂深深地震撼。原來,世界上還有另一種人和另一種生活。雖然這種人不多,這種生活艱難,但是媚蘭預示著一種希望,一種信念,一種世俗之心無法戰勝的力量。所以他贊美媚蘭,尊敬媚蘭,從心底崇敬這毫無瑕疵的美麗靈魂。思嘉曾責問瑞德為什麽總是對媚蘭必恭必敬,而對她卻是冷嘲熱諷。瑞德回答她,媚蘭的眼睛像在一個卑劣世界的明燈。的確,媚蘭慈愛而烏黑的眼珠,看似溫柔,卻隱藏著強大的真善美的能量。當瑞德把對思嘉熱烈痛苦的愛寄托給了邦妮,無法面對邦妮離去的事實而衍生出瘋狂時。他把自己反鎖在房間裏獨自守著邦妮的屍體兩天兩夜並拒不開門,奶媽萬般無奈下請來了媚蘭,隻有媚蘭才是解救他的鑰匙。門開了,而媚蘭卻倒下了。瑞德心痛無比,反復說著:"一個偉大的女性。"

媚蘭媚蘭

每個人的生命中都有一根細線,它連結著肉體和靈魂。有的人耽于肉體的生活,而忽視了靈魂的提升。他們找不到那根細線;有人專註于靈魂的超度而不需要那根細線;而世人大多既不願委屈了肉體,又希望靈魂有所歸依,細線是一個人的生命熱情所在,且每一個人的生命熱情有所不同。媚蘭是最能觸動瑞德細線的那個人。他渴望從墮落走向拯救,走向高尚美好的生活。

總的分析

在瑪格麗特米切爾的筆下,白瑞德一直是若隱若現,神秘而出人意料的。他深諳世故人情,在現實的生活裏精明幹練,條件優裕,如魚得水。他會不擇手段達到自己的目的,按意志和期望主宰自己的生活方式。他是嘲弄世俗的成功者,富于勇氣和挑戰性。

白瑞德白瑞德

他總是在郝思嘉最需要的時候出現。他獨立不羈,偏離世俗與常規;他淋漓揮灑的自由和熱情,有著邪惡的氣息,如同地獄的暗火,真切而又震撼人心。白瑞德深愛著郝思嘉,那種發自內心的激情和痴情,讓他煥發出活力與光茫。他深切地了解郝思嘉,這種領悟與追求,這種執著與心計,都表明了他最渴望得到的一種境界,魔鬼般令人無法抗拒,征服著毎一顆易于感動的心。

對媚蘭的尊敬,使瑞德高大的身軀第一次躬下身來,對一個矮小羞澀的女人流露出發自心底的謙卑之情。與媚蘭相處時,他自身嘲弄、譏諷、玩世不恭桀驁不馴的神情一掃而光,取而代之的是一個紳士才擁有的敬佩之心。這使瑞德善良的本性再次一覽無餘。

白瑞德對于女兒白邦妮的寵愛,更是體現了他寬厚的胸懷,海一樣深沉的感情。直到最後赫思嘉才接受了他。而一直仿佛主動的、玩世不恭的白瑞德,此刻已經飽受感情的折磨。已近中年的他,一直苦苦追求著赫思嘉,始終耐心地守候著她,呵護著她,而得到的卻是她的忽略。

驕傲而狂野的白瑞德,也有疲倦的一刻。他也是凡人,也渴望著赫思嘉的溫情和愛。《飄》裏,光彩照人的形象比比皆是,而狡黯成熟的白瑞德,也是瑪格麗特心目中最深愛的男性形象吧。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