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淺 -小說《三生三世十裏桃花》女主角

白淺

小說《三生三世十裏桃花》女主角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白淺,唐七公子小說《三生三世十裏桃花》女主角,九尾白狐,青丘帝姬,四海八荒第一絕色。與九重天的天族太子夜華相愛,歷經三生三世的愛恨糾葛,情深不渝枯等成灰。

  • 中文名稱
    白淺
  • 出生地
    東荒青丘狐狸洞
  • 畢業院校
    昆侖虛
  • 國籍
    青丘之國
  • 哥哥
    白玄,白奕,白頎,白真
  • 扮演者
    電視版楊冪、電影版劉亦菲
  • 種族
    九尾白狐
  • 師父
    墨淵
  • 別名
    司音,素素,小五,小淺,小十七,淺淺,阿音,姑姑
  • 兒子
    阿離(團子)
  • 夫君
    夜華
  • 登場作品
    《三生三世十裏桃花》
  • 作者
    唐七公子
  • 品階
    上神
  • 武器
    玉清昆侖扇
  • 出生日期
    142738年前
  • 職業
    青丘帝姬
  • 侄女
    鳳九
  • 主要成就
    封印擎蒼

人物經歷

​白淺,《三生三世十裏桃花》中的主人公,九尾白狐族,青丘白止帝君的小女兒。由于是遠古神祇,被後輩尊稱為"姑姑",最怕欠人人情,年少時拜師墨淵門下。與夜華經歷三生三世的糾纏,終成眷屬。

作者簡介

唐七,原筆名唐七公子,2013年更為現名,兼職作家。文風暖萌,擅長用幽默的語言述說令人心傷的故事,感動無數年輕讀者。2009年憑《三生三世十裏桃花》一舉成名,後創作《歲月是朵兩生花》《華胥引》《三生三世枕上書》等作品。作品《華胥引》獲首屆"西湖·類型文學雙年獎"銅獎,入選2013年度"大眾喜愛的50種圖書"。

基本資料

姓名:白淺

出自:《三生三世十裏桃花》(作者:唐七公子)

曾用名:司音,素素

常用稱呼:小五,十七,阿音,素素,淺淺,姑姑

種族:九尾白狐(極其稀少的遠古神隻。遠古眾神凋零,最後剩下來的遠古神隻也隻有九重天天君一家,十裏桃林折顏上神,昆侖虛墨淵上神,青丘之國白止帝君一家,還有太晨宮東華帝君)

品階:上神(上神為神族中的最高品階)

性別:女,學藝時曾女扮男裝為司音

身份:青丘之國帝姬,青丘之國五荒五帝之五(後因嫁給夜華,將君位傳給唯一的侄女鳳九),天族太子妃(未來的天後)

地位:由于輩分,家世以及種族的原因,地位極其高,後輩尊稱她為"姑姑"

參加一次東海宴會,就讓東海水君為之勞師動眾且感到頗有顏面

年齡:142738歲

泰文版插圖(ENO繪)泰文版插圖(ENO繪)

法力:高

夫君:夜華(天族太子,未來天帝)

師傅:墨淵上神(父神之子,與夜華是同胞兄弟)

曾戀情:離鏡(鬼族二皇子,現鬼族陛下,曾與白淺男身--司音有過一段"斷袖情",後因其與玄女偷情(也不算吧……)與其兩斷)

徒弟:元貞(桑籍與少辛之子)

父親:青丘狐帝白止

哥哥:白玄,白奕,白頎,白真

兒子:大名白辰(番外中曾被取名黑子),小名阿離,又稱糯米團子,團子

侄女:白鳳九

侄女婿:東華

侄孫:白滾滾

好友:折顏等

婢女:奈奈,少辛(曾用)

曾住地:東荒俊疾山上,九重天洗梧宮一攬芳華,東荒青丘狐狸洞,昆侖虛

五朵桃花:

第一朵:比翼鳥一族的九皇子

第二朵:鬼族的二皇子離鏡

第三朵:天君的二兒子桑籍

第四朵:白真的坐騎畢方

第五朵:繼任天帝夜華(終于修得成果)

武器:玉清昆侖扇(折扇、綢扇)

擁有扇子:

玉清昆侖扇,白淺最強法器。揮舞時,狂風呼嘯,電閃雷鳴,怒雨磅礴。玉清昆侖扇一怒,怒動九州。

破雲扇,功用類似芭蕉扇,能生出強勁的風,威力大小依使用者仙力決定。

桃花扇,西海大皇子所畫。夜華題字:把酒祝東風,且共從容。純觀賞。

習慣:容易迷路(需要迷谷的樹椏子指路),訓人時總是用左手的大拇指和食指構成圓形,另三根手指輕敲桌面

嗜好:喝酒,送禮愛送夜明珠(大小視對方階品而定)

情敵:素錦,綠袖公主,繆清公主,玄女,疊雍(此為斷袖),所有愛慕夜華的人

影視形象

2015年6月16日最終公布電影版由劉亦菲出演。

早前,《三生三世十裏桃花》傳出將拍電影版的訊息,而男女主角一直成謎。昨天,電影官方微博先以《三生三世十裏桃花》裏男主角夜華的經典台詞發了一條:"淺淺,過來"。並@劉亦菲 。隨後,劉亦菲轉發這條微博,並回應:"我來了,你在哪?"據悉,早前關于電影版女主角的人選,曾在微博上發起過一次票選,當時吸引到19.5萬人次參與,劉詩詩、楊冪、高圓圓、唐嫣等人都有不少支持者,但劉亦菲最終以11萬多票的結果居榜首。

2016年1月29日最終公布電視劇版由楊冪出演。

經典語錄

1、這世間再沒俊疾山上的素素了。那不過是青丘之國白止帝君的幺女白淺上神做的一場夢,帶著無盡苦楚和微微桃花色。

三生三世十裏桃花紀念畫冊插圖三生三世十裏桃花紀念畫冊插圖

夢醒之後,夢中如何,便忘幹凈。

2、這天上地下的神仙裏,也沒幾個輩分高得可以叫我小丫頭了。這聲小丫頭令我油然生出一種自己其實還很嫩的錯覺,受用無比。

3、事實證明迷谷老兒的迷谷樹質量甚有保障,這黑糊糊的東西,它確實是東海水君的水晶宮。

4、我見他實在拔得辛苦,忍不住要施以援手。便從袖子裏掏出來一柄扇子遞到他面前,關照:"用這扇子,輕輕一扇,青荇去無蹤,珊瑚更出眾。"

5、因這層關系,我一直對他深感歉意。所以目前這當口,雖是我被冒犯了,因想到他是夜華君,竟硬生生生出一種其實是我冒犯了他的錯覺,隻得吶吶笑道:"仙友客套得緊。"

6、(看到大腹便便懷孕的少辛)我終于還是一個沒忍住,脫口而出:"少辛,你怎麽胖成這樣了?"

7、繞了這麽大個圈子,總算能表達出中心思想,我十分快慰,連帶著語氣也和藹溫柔不少:"既是如此,少辛,推己及人,我不願見你,也實在是樁合情合理的事情。我一個神女,卻修了十多萬年才到上神這個階品,也看得出來情操和悟性低得有多不靠譜了,實在是算不得什麽深明大義的神仙,你過譽了。"

9、我以為既然註定是要丟臉,丟折顏的臉固然是比丟阿爹阿娘的臉要好得多。

10、老實人都是些寶貝。

11、方才夜華形色匆匆,淡薄之間隱含親切,疏離之間暗藏婉約,如此神態,以我十多萬年所見的風月經驗,定是會佳人去了。

12、大嫂每次處置大哥那些桃花,都用的甚麽手段來著?我略略回憶一番。首先是眼神,眼神必得冷淡,上下打量一番那桃花,看美人譬如看一顆白菜。其次便是聲音,聲音必得縹緲,對那事主就一句話:"這回這個我看著甚好,倘若夫君喜歡,便將她收了吧,我也多一個妹妹。"此乃以退為進。

13、有千裏之堤,潰于蟻穴之說;也有一個饅頭引發的血案之說。是以一碗紅燒肉將我的人生路鋪得坎坷無比,倒算不得荒唐。而今再回首,本上神卻難免感嘆一聲,悵然得很。

14、我在他洞前跪了三日,一把鼻涕一把淚,巴巴地念:"師父,你是不是傷得很重?你這個傷勢還修養不修養得好?徒弟實在是個混賬,成天帶累你。你萬萬不能落下病根,你若是有個萬一,徒弟隻有把自己燉了給你做補湯吃。"

15、因寫這些詩的紙張點火好使,分管灶台的十三師兄便一一將它們搜羅去,做了點火的引子。我也拼死保衛過,奈何他一句"你終日在這山上不事生產,隻空等著吃飯,此番好不容易有點廢紙進賬,卻這般小氣",便霎時讓我沒了言語。

16、後來大哥告訴我,風月裏的計謀不算計謀,情趣罷了。風月裏的情趣也不算情趣,計謀罷了。經過一番情傷後,我以為甚有理。堪堪彼時,卻並未悟到其中三味。

17、送我那黃瓜花時,他顯然以為此花乃絕世名花。我自不與他計較,黃瓜花好歹也是朵花。于是將它晾幹了,夾在一本道法書裏珍藏起來。

18、我白淺也不是那般小氣的人。離鏡縱然負了我,左右不過一趟兒女私情,千千萬萬年過後,自當有肆然的一天,相逢一盞淡酒,同飲一杯也是不難。

19、因墨淵是個男神,便得要尋頭母狐狸,才是陰陽調和。可巧,我正是一頭母狐狸,且是頭修為不錯的母狐狸,自是當下就插了刀子到心口上,取出血來喂了墨淵。

20、我將玄女甩到他懷中,往後退到殿門口,慘笑道:"司音一生最後悔之事就是來這大紫明宮遇見你離鏡鬼君。你們夫婦一個狼心一個狗肺倒也真是般配。從此,司音與你大紫明宮不共戴天。"

21、活得太長,舊事一回想起來就沒個盡頭。

22、那松樹仙張大一張嘴巴半天合不攏:"姑姑,姑姑什麽時候添了個小娃娃?"我抬頭望了一回天,道:"昨兒個添的。"

23、夜華走得甚快,我搖搖晃晃與他揮手:"要,挑了半天,白的便宜了旁人,怎麽不要?"

24、愛這種東西,有時候,會讓人變得非常卑微。

25、你有沒有愛過一個人?你有沒有恨過一個人?

26、這正是桃花盛開的時節,十裏桃林十裏桃花,漫山遍野的灼灼芳華。

27、夜華似笑非笑,上前一步擋住我的去路,撩起我一縷頭發,緩緩開口道:"我是你的心肝兒?"

我呵呵幹笑,後退一步。

他再進一步:"你的寶貝兒?"

我笑得益發幹,再退一步。

他幹脆把我封死在亭子角落裏:"你的寶貝甜蜜餞兒?"

此番我是幹笑都笑不出來了,嘴裏發苦,本上神這是造了什麽孽啊造了什麽孽。

我眼一閉心一橫:"死相啦,你不是早知道嗎,卻偏要人家說出來,真是壞死了。"

五朵桃花

一朵礙于異族不能通婚,那思慕尚處于萌芽期,便被該桃花的爹娘終結了。

桃花桃花

一朵誤以為她是個男兒身,糾結于這段斷袖情,待出現個跟她長得相似的女子,立刻便跟著人跑了。

一朵是他爹娘親自做主給她定的親,待到他們家走一趟,卻看上了她的婢女,兩人私奔了。

一朵在心底裏暗戀她暗戀了萬兒八千年不敢表白,待鼓起勇氣來表白時,她前未婚夫的爹娘為了補償她,又與她重新結了一門親。

前頭四朵桃花有三朵都是爛桃花,唯一算得上好的一朵,卻又是個才打骨苞兒的。

這五朵桃花中的最後一朵,是她命中註定的夫君,九重天上的太子夜華。恩怨糾葛如浮雲過,她遺憾沒在最好的年華裏遇上他。

白淺自己的闡述:

第一朵是比翼鳥一族的九皇子。他隨他的爹娘做客青丘時,對才兩萬歲的小丫頭片子,就是我,一見鍾了情。臨走時還背著我爹娘將我拉到一邊,拔下兩根羽毛做定情信物悄悄跟我說,等他長得再大一些,就踏著五彩祥雲來迎娶我。他原身上的羽毛有兩種顏色,一種紅的一種青的,我瞧著花枝招展的挺喜慶,就收了,覺得嫁給比翼鳥其實也不錯。但過了許久,卻聽迷谷淘來個八卦,說他們比翼鳥一族不能同外族通婚,比翼鳥的九皇子回去信誓旦旦說要娶我,又是絕食又是投水的,陣仗鬧得挺大。他阿爹阿娘不堪其擾,有天夜裏趁著他睡著,給他喂了兩顆情葯,將他送到了一個頗體面的比翼鳥姑娘的床上。呃,他自覺做了對不起我的事,沒臉踩著五彩的雲頭來迎娶我了。我將他送的兩根羽毛並幾把山雞毛一起做了把雞毛撣子,掃灰還挺合用。

第二朵是鬼族的二皇子離鏡。算來我和他也甜蜜了幾日,後來卻做了他同玄女牽線搭橋的冤大頭。

第三朵是天君的二兒子桑籍。這個算是阿爹阿娘硬給我牽過來的一段姻緣。奈何我命裏受不起這段姻緣,于是桑籍來我青丘走一趟,同我的婢女瞧對了眼,兩人私奔了。

第四朵是四哥的坐騎畢方。可畢方實在將他的心思藏得深了些,絲毫沒有思慕小燭陰的那些男仙們豪邁奔放,好不容易待他終于想通了奔放了一回,我卻已經定親了。

前頭這四朵桃花,有三朵都是爛桃花,好的這一朵,卻又隻是個才打骨苞兒的。

這五朵桃花中的最後一朵就是夜華。

我這個未來的夫君夜華,我遺憾自己沒能在最好的年華裏遇上他。

十四問

1、姓名?

夜華、白淺、阿離(LOLI武士繪)夜華、白淺、阿離(LOLI武士繪)

小夜:夜華。

小白:我聽說你們這個地方挺講規矩的,如果有幾個名字要說的話,不曉得你們是按名字的先後順序說呢,還是按名字的使用頻率來說呢?

七:就說說別人對你最常用的稱呼就行了。小白:喔,姑姑。

七:= =

2、年齡?

小白:年齡?迷谷,我多少歲了來著?

迷谷:回姑姑,您老人家今冬已滿十四萬二千七百三十八歲。

七:……

小夜:她比我略年長些。

七:= = 年長了九萬歲叫略"年長"些?orz我寫的其實是婆孫戀吧……

小夜:喔?原來你竟認為淺淺她長得和"婆"字沾邊?

七:我,我錯了,我從來不覺得她長得像婆婆,我從上到下從內到外都婆婆……= =

3、性別是?

小夜:男。

小白:女的。(沉思)但我有段時間其實是男的。啊,對了,(轉向夜華)不曉得聽哪個說的。你是在我還是男人的時候就喜歡上我了吧?

小夜:我沒這個印象了。

小白:(憂鬱狀)你其實是個斷袖吧?

小夜:(目不轉睛瞧著小白,微笑ING)我們今天晚上可以來試試,我到底是不是斷袖……

七:那,那個。這件事你們還是私下談比較好,讀者最討厭這種色情的話題了。

4、請問您的性格是怎樣的?

小夜:挺好的。

小白:我也挺好的。

七:讀者會哭的……

5、對方的性格?

小夜:很好。

小白:我選的夫君,肯定什麽都是最好的。

七:(無力撫額ING)我說,你們能不能描述得更具體一點兒,更好懂一點兒,更有人情味兒一點兒?

小夜:比如說?

七:(湊過去)比如說溫柔啊,體貼啊,成熟啊,大方啊,忠誠啊什麽的。

小白:("啪",扇子一收)你說的這些方面,每個方面夜華他都是最好的。

小夜:(手撫上小白的發)你也是!

七:……你們兩個……肉麻當有趣……嗎?

6、兩個人是什麽時候相遇的?在哪裏?

小白:我做素素的時候,東荒俊疾山上,我家茅草棚跟前。

小夜:三百零五年前,八月初四,床上。

七:默,太子殿下,你說話真會揀重點。= =

7、對對方的第一印象?

小夜:好像在哪裏見過。

小白:全是血……

七:不好意思,打岔一下,除了全是血以外姑姑你難道沒其他印象了,比如說雖然全身是血,但是太子殿下依然玉樹臨風俊美不凡啊什麽的。

小白:(沉浸在記憶裏)那時本上神沒什麽見識,除了自個兒外隻見著他這麽一個長得同人差不多的了,還不大能體察得出什麽是玉樹臨風俊美不凡。

七:太子殿下,姑姑她老人家愛上你並不因為你是個美男,你有沒有感覺到很欣慰……

小夜:(繼續把玩小白的頭發,對著小白溫柔一笑)那如今呢?

小白:(毫不猶豫)你自然是天上地下的男仙裏頭長得最好看的。

小夜:(轉頭對七)我很欣慰。

七:……

8、喜歡對方哪一點呢?

小夜:全部。

小白:(猛抬頭望著小夜,臉突然紅了,復低頭)我,我其實也不是那麽好……

小夜:你哪裏都好。(低頭到小白耳邊,低聲)就算你覺得有哪裏不好,在我眼中,也都是最好的。

小白:(耳根子緋紅一片,同低聲)很久沒聽你說情話,這麽大庭廣眾怪難為情的,你說之前好歹先通知一聲,讓我有個準備嘛。

七:……姑姑,你是在掩飾你的害羞嗎……

9、討厭對方哪一點?

小夜:沒有。

小白:我也沒有。

七:默,難道你們正在蜜月期?讀者就喜歡看你們鬧別扭搞糾結,你們這麽黏糊,叫讀者們情何以堪啊啊啊啊啊啊--

小白:(手撫昆侖扇面)喔?是哪個想看我們糾結?

七:呵,呵呵呵,沒人,沒人想看你們糾結,大家都特別喜歡看你們這麽黏糊,姑、姑姑,您把那扇子收起來好嗎?

10、您覺得自己與對方相性好嗎?

小夜:好。

七:不管對方是女子還是男子,相性都好嗎?

小夜:喔,我的劍到哪裏去了?

七:太太子殿下,我錯鳥55555555……

11.您怎麽稱呼對方?

小夜:淺淺--

小白:夜華--

12.您希望怎樣被對方稱呼?

小夜:一切隨她高興,但如果,嗯,算了。

小白:淺淺就好。

七:太子殿下,其實你是想說,如果偶爾能被姑姑她喊一聲夫君也不錯吧?

小夜:(掩著嘴角輕咳一聲)

小白:(沉思)喔,原來你想讓我偶爾喚你兩聲夫君,但這個偶爾,該在什麽時候偶這個爾才合適呢?(繼續沉思)

七:表沉思了,他肯定是希望你在床上這麽喊他= =

小夜:(微微一笑)小七你實在是伶俐,你這麽伶俐,當凡人實在是可惜,想升仙嗎?

七:太,太子殿下,我又錯鳥5555555555……

小白:(耳根紅了)

13.如果以動物開比喻,您覺得對方是?

小夜:九尾白狐!

小白:黑龍!

七:呃,對不起,我忘了你們本來就是動物= =

14.如果要送禮物給對方,您會送?

小夜:隻要我有,隻要她要。

小白:嗯,再生個孩子送給他?

小夜:(沉默一會兒,一把將小白抱起來)題暫且做到這個地方吧,今日我們還有點兒事,明日再接著做。

七:(扯住小夜的褲腳)太子殿下你不能走啊啊啊啊,上頭隻給了我一天的時間,我明天就要交稿了啊啊啊啊,今天你們不把題做完,我明天要被編輯罵死的啊啊啊啊--

小夜:喔,明天加要交稿了嗎,看來我們明天也不用來了。

七:(含淚悲憤指)太子殿下,你,你75人!

于是,因為太子殿下和姑姑回去辦要事了……這個原來設計的50問半途夭折鳥= =,各位童鞋,白白。

書評

一、弦評

"那一年,千頃瑤池,芙蕖灼灼。他摯愛的女子,當著他的面,決絕的,跳下了九重壘土的誅仙台。"這一世死,下一世生。

十裏花事了, 往事俱成空十裏花事了, 往事俱成空

她曾是司音,是素素,是白淺。可無論她是誰,以何種面貌出現在他面前,他終究都會愛上她。這是一道深入命格的傷,是避無可避的劫。

緣起于她對另一個人的執念。

演一場生無可戀卻不願忘記的仙凡之戀。

最終的結局雲淡風清,是愛上他命定妻子的皆大歡喜。

她的三生三世,連同他的前世今生就這樣細細密密地糾纏在一起,如何用力也扯不脫,斬不斷。就好比她愛迷路的性子,兜兜轉轉總是要回到原點,眼前浮現的總是那個玄色的身影。

之于局中人,這是怎樣痛並幸福著,如飲鳩般難以遏止地想嘗盡個中滋味的劫緣--一世霧起,一世劫,一世緣。

我無法揣測,當夜華看到那個女子,第一眼便認定她是他的素素時,心裏瞬間綻放的煙花是怎樣的熱烈而令人沉醉?

"夜華不識,姑娘竟是青丘的白淺上神。"--他隻想,管她是誰,隻要他的素素還活著,哪怕她仍然隻是一個凡人,他也不會再放手。隻是她竟正正是青丘白淺,多不過是上天給他的一份垂憐,讓他得來全不費功夫罷了。

可是她究竟是白淺,是一個在遇著他之前已經活了十四萬年的上神。她不是那個俊疾山上懵懵懂懂九重天上羞怯卑微的素素,他若要尋回她,必得尋覓她十四萬年的痕跡,她對墨淵無可磨滅的執念,她和離鏡傷入骨髓的過往,通通都要他重新面對,平靜接受,而最讓他苦澀卻不得不咽下的--她竟然忘了他,而他願她永不再憶起。

不要緊,他花一秒鍾重新愛上了青丘的白淺,連同她的過去她的未來,而她的前世,名叫素素。

而素素的前世,在他見到她第一眼時便攪亂了他眼中一方深潭的,就是那個喚醒了沉睡中的他的司音神君。

可見命運環環相扣,有果必有因,一絲一毫也不錯亂的。

當一切都真相大白,白淺該如何看待,她是怎樣地一次又一次吊死在了同一棵樹上。

即使她喝了折顏的葯水,發誓要忘記那一段傷情的往事,她仍然以另一種方式遇見他,在另一個時候愛上他,又差一點為另一件事情失去他。

他不曾變過身份,始終是那個冷漠沉穩的太子夜華;而不管是司音、素素還是白淺,她始終憑了那顆熱烈而敏感的心,不憚于飛蛾撲火般地愛上一個人,所以其實不管命運如何寫就,也隻不過是,她和他的故事罷了。

他以為她心裏沒有他,卻仍然用了自身的修為去救她心心念念的人。

她因為愛他而配合他演戲,琢磨著怎麽騙過他,好去替他承受了那天雷之劫。

這確確是兩個痴人。這樣的痴人,不許錯過。

常常在想,是否神仙也有命格,而稱呼這命格裏的主人公,是否用的不是一個名字--那靈魂無論用了什麽面貌,都逃不出司命星君寫就的戲本子?

否則為何不論她是司音、是素素、還是白淺,他終究都是愛上了她?

不得不說,這命格簿子,委實強悍哪。

二、桃夭,灼華 --讀《三生三世,十裏桃花》

壹·眼睛

他握住你的手,你看不到的是他眼中的痛惜。

他輕輕說--

我會和你成親,我會是你的眼睛。

彼時他仍是九重天上的太子夜華。彼時你還是那個叫素素的凡人。

俊疾山上你們相遇,他因與赤炎金猊獸背水一戰被逼出原型,你失了為神的記憶,默默守在俊疾山的山野春花之中,待著歷一世情劫。

你許是救死扶傷的成了習慣吧,見到哪個陷于危難之中的飛禽走獸,隻要不威脅安全的,統統帶回你的破茅草屋裏救治。

這次卻真撿到了寶,小黑龍被你救回了家。

那正是桃樹將要爛漫之時,漫山遍野的桃樹何其灼人眼目,好像那時那日,淇水之畔將將出嫁的女子吟出的詩句--

桃之夭夭,灼灼其華。

後來便是如此這般的,小黑龍回到天上日日掛記著你,最後被人教與一招苦肉計。施了仙法把自己弄得鮮血淋淋倒在你門口。

你又救了他一次。

這次,他已是他自己的樣子。著玄色或是黑色的衣,眉眼如畫,好看的不似凡人。相守數月,也有了淡淡的相依之情。

再後來,你該是抱著佔口頭便宜的心思吧,要受恩者以身相許。而他竟也應了。你不知道的是,他其實是欣欣然應了。

你懷了他的骨肉,想著你們定是可以相敬如賓,舉案齊眉,如同你們不久前對著那東荒大澤發過的誓言。

可一切並不是小孩子辦家家,捏好了劇本後便可一步步的照著預想的來。

他終究是太子夜華。

他本想好了對策,讓所有人以為他在與鮫人一族作戰時灰飛煙滅元神俱毀。無奈你卻自己破了仙障,跑出了漫山桃樹的俊疾山。

你被接上了九重天後,一切便漸漸的向悲劇轉化了。

被素錦誣陷,剜去了眼睛。被夜華不信任,絕去了希望。

才會有最後,決絕的在他給你的銅鏡中對他道的訣別。然後縱身跳下誅仙台。

你不知道的是,你經歷的痛,比起他所代你受下的,不過十一。

不知道的是,你的名字素素,隻因了你穿著比一切雲緞錦織都更美的一身素服,與素錦毫無關聯。

不知道的是,他是為了護你免受更大傷害,而讓你失去了眼睛,但從未不信任你。

你記著他的誓言,卻忘了他曾握著你的手對你說過--

我會是你的眼睛。

是不是,所有女子遇到了自己所愛的人,都會如你這般變得患得患失?

在愛戀這件事上也仿佛眼前縛著一條遮光的白綾,看不清深裏。頭腦也是懵的,找不到出路。

貳·銅鏡

他從袖袋中取出一面銅鏡,告訴你--

你要是覺得孤單,便對著這面鏡子叫我的名字,我若不忙便陪你說話。

你望著銅鏡,彼端是他的容顏。

還愛著嗎?

還愛著吧。

即使有太多阻隔,從天上到人間。但他應過你的,"我若不忙便陪你說話。"

你有多幸福。

他是堂堂太子,卻也因了你傻傻捧著面鏡子喚他名字,而同樣傻傻停下手邊事,陪你說話。

若按他那樣說,你次次叫,他都會陪你說話,誰會相信真的閒到如此地步?

隻是因為你在叫他,那麽推開一切,他也不會讓你的期望落了空。

你不該負他,在他眼中,你比這世間的一切都更重要。

叄·平安珠串

她與他交換了信物。他給了她玉佩,她則給了他那串本屬于他的平安珠串。

然後湊到他耳邊,對那個如今已記不得她是誰的凡人夜華說--

萬不能娶旁的女子,得空了我便多來看你,等你長大了,我就來嫁給你。

可愛的是下凡歷劫的轉世後的夜華。

幼時神童,長大才子。十一歲時卻被一個自稱青丘小仙的女子的幾句話羞紅了臉,打動了心。

卻和曾經那個夜華是一樣的一往情深。直到二十七歲早逝,除了收過一個面似素素的婢女外,再未沾染過其他女子。

那平安珠串他應是日日戴在手腕吧。

即使,不論是他狀元及第時,還是他命若遊絲時,

青丘小仙都再也未曾回來過。

肆·迷夢

多少次他的真心,都隻在她半夢半醒之時說與她聽。

"我一貫曉得你的脾氣,卻沒料到你那般決絕,前塵往事你忘了便忘了,我既望著你記起,又望著你永不再記起……"

"你都知道了罷,你這性子果然還同往常一般,半點欠不得他人的人情。"

而在夜華以元神祭了東皇鍾後,則是在他的半夢半醒之間說--

"我聽說墨淵醒了,你同墨淵好好在一起,他會照顧好你,會比我做得更好,我很放心。你忘了我罷。"

卻又說--

"我死也不可能說出那樣的話,我一生隻愛你一個人,淺淺,你永遠不能忘了我,若你膽敢忘了我,若你膽敢……"聲音卻慢慢沉了下去,復又低低響起:"我又能怎樣呢?"

夜華為何總是愛得卑微。毫無理由可言的卑微。

然而卻也不是真正的卑微,而他最後說的那句"永遠不能忘了我",應該是知道自己命不多時了,此生唯一明說真心所需的一次吧。

可最後卻還是卑微了下去,"我又能怎樣呢"

或許,該將卑微二字改為深沉才對。

他總將自己的感情埋得太過深沉。痛亦是,悲亦是,愛亦是,即使是被你冤枉的時候,亦是。

他並不算常對你說愛你。

可他的感情卻像是深不見底的浩瀚海洋。不論海底是怎樣洶涌,海面卻鮮有浪濤。

但其實,你該是看得到那海底的景色的吧。即使看不到,也是猜想得出的吧。

不希望別人擔心,被誤會了不去辯解,卻隻有在看到你受到傷害的時候,他才會突然爆發般的,把一切都拋開,為了保護你,任何代價都願意付出。

他愛的太深,一旦空缺了便再也難有什麽東西可以彌補。

以至于在他突然離開後,你寧願自己日日沉醉在有他的夢境裏,也不願殘喘在那沒有他的現實中。

桃樹凋零許久了,瓣瓣殘損的花和片片蜷縮的葉落滿山坡。落在你醉酒而臥時鋪展開的衣襟,落到你纏在眼上的白綾。

可夢裏,繁華千樹,依舊灼灼。

伍·桃夭

日光透過雲層照下來,青山碧水中的一樹桃花,猶如九天之上長明不滅的璀璨煙霞。

那一樹煙霞底下立著的黑袍青年,正微微探身,修長手指輕撫跟前立著的墓碑。

回頭再次看結局,竟又重新哭了一遍。唏哩嘩啦,綿延不絕。

他們在俊疾山便栽好的桃樹。

她將他元神散滅前穿的那件染血的玄色衣袍埋入其中的衣冠冢旁的桃樹。

十裏桃林中放眼望不到盡頭的桃樹。

九重天上一攬芳華院落裏始終盛開的桃樹。

朵朵桃花,嬌艷如面,似錦繁華下仍是當日初為夫妻的兩個人。

黑袍男子,素衣女子。遙遙相看,一瞬間,隻一眼,卻抵得過千萬年。

本以為若水之濱便是二人的訣別之日。從此她將再也尋不回他的蹤跡。

可終是桃樹,又將他們引至一起。

于是,天長地久成埃塵,

他隻伸手輕聲道:

"淺淺,過來。"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