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崇禧

白崇禧

白崇禧(1893年3月18日--1966年12月2日),字健生,廣西桂林人,中華民國陸軍一級上將。軍閥新桂系中心人物,與李宗仁合稱李白,兩人多年一路合作無間,最初一同加入孫中山在廣州的革命陣營,又聯手驅逐廣西的舊軍閥。北伐戰爭時,率廣西軍隊攻至山海關。北伐成功後,和蔣介石及其它地方勢力多次開戰,抗日戰爭爆發後,二人動員廣西的軍隊抗擊日軍,合作指揮多場大戰,屢有勝果。

白崇禧在抗日戰爭勝利後,擔任中華民國國防部長,然而中華民國國民政府未能保住在中國東北地區的戰果,局勢對國府愈趨不利,新桂系最終亦無法保住中華民國的半壁江山。中國共產黨解放中國大陸後,白崇禧前往台灣,于1966年在台北病逝。

  • 中文名稱
    白崇禧
  • 出生地
    廣西省桂林府臨桂縣
  • 綽    號
    小諸葛
  • 畢業院校
    保定陸軍軍官學校
  • 信    仰
  • 職    業
    軍人
  • 逝世日期
    1966年12月2日
  • 民    族
  • 國    籍
    中國
  • 逝世地
    台灣省台北市
  • 政    黨
  • 軍    銜
    一級上將
  • 服役時間
    1916年--1966年
  • 勛    章
  • 代表作品
    《現代陸軍軍事教育之趨勢》《遊擊戰綱要》
  • 出生日期
    1893年(癸巳年)3月18日
  • 別    名
    白健生,烏默爾,小諸葛
  • 服役軍隊
  • 參與戰役

人物簡介

白崇禧,中華民國時期新桂系首領之一。國民黨陸軍一級上將。字健生。廣西臨桂人。

白崇禧白崇禧

1916年畢業于保定陸軍軍官學校。後在廣西陸軍第一師任營長等職。1923年同黃紹在梧州組織廣西討逆軍,任參謀長。隨後與李宗仁的定桂軍合作,于1924年6月打敗舊桂系,佔領南寧。同年加入國民黨並任廣西綏靖公署參謀長,桂軍第二軍參謀長。1926年3月桂軍改編為國民革命軍第七軍,他任參謀長。北伐戰爭開始後,任國民革命軍副參謀總長。1927年初任東路軍前敵總指揮,從江西攻取浙江,3月進抵上海郊區。當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裝起義勝利時入上海,任淞滬衛戍司令。隨後,積極參與蔣介石發動“四·一二”政變。

1927年8月,他聯合汪精衛等迫蔣下台,桂系軍隊乘機佔領兩湖一帶。蔣介石復出後,對桂系勢力的擴張,採取抑製措施。白崇禧等率桂系軍隊進行兩次反蔣戰爭均失敗,退回廣西。1931年5月又參加汪精衛、陳濟棠等在廣州發動的反蔣活動。“九·一八”事變後,國民黨各派系達成妥協,11月他任中央執行委員會委員。1932年李宗仁任廣西綏靖主任,他為副主任兼民團總司令,合力控製和經營廣西,作為爭奪權力的基地。1937年抗日戰爭爆發後,奉調赴南京就任軍事委員會副參謀總長、軍訓部長等職,參與製訂台兒庄作戰計畫。1939年率部在廣西昆侖關予日軍以重大打擊。1940年冬,在蔣介石指示下,同何應欽合謀策動皖南事變,指使國民黨軍隊進攻新四軍。

1946年6月任國民政府國防部長,積極追隨蔣介石打內戰。1948年改任戰略顧問委員會主任、華中軍政長官。同年12月積極參與桂系提出“和平解決”的主張,逼蔣下野,企圖借長江天險,維持國民黨在江南的統治。1949年4月中國人民解放軍勝利地渡過長江,白崇禧所統率的軍隊主力在鄂、湘、桂地區被殲滅。同年底,從南寧逃往台灣省,任蔣介石總統府戰略顧問委員會副主任。1966年12月2日病死于台北。

抗戰期間,白崇禧首先指揮了台兒庄會戰,殲敵一萬餘人,是國軍抗戰的首場勝仗;隨後指揮了昆侖關戰役和武漢戰役,前者殲滅了日軍精銳中村旅團,後者消耗了日軍15萬人,使日軍很長時間無法展開大規模軍事行動。三年內戰間,白崇禧在第二次四平戰役中擊敗林彪,在大別山戰役中成功圍剿劉伯承。在與陳賡的對壘中,白崇禧分別在關鍵的確山戰役和宛東戰役表現的棋高一著。解放軍渡江後,白崇禧率領桂系孤軍一路南撤,並在青樹坪伏擊包圍第四野戰軍第146師,雖有第145師的後援接應,但第146師建製仍被白崇禧部打殘。青樹坪一戰四野折損兵力約1.3萬餘,桂軍則損失甚少。此役之後,國民黨大肆宣揚,號稱“擊斃兩個師長”,實際上145師和146師兩師長均活到了建國後,145師後來還參加了廣西戰役。

國民黨陣營大陸失勢,使白崇禧明知去台灣凶多吉少,但抱著從一而終,政治交代的態度,乘專機赴台,此去直到終老台北。他反對官僚架勢。

人物簡歷

1898年——入私塾學習。

1907年——入桂林陸軍國小堂。

1911年——被保送進武昌陸軍預備學校。

1914年——升入保定陸軍軍官學校。

1916年——入廣西陸軍第一師第三團任少尉見習官。

1918年——晉升為“廣西陸軍模範營”上尉連長。

1921年——升任田南警備司令部第一營營長。

1923年——被任命為“廣西討賊軍”參謀長。

1924年——任“定桂討賊軍”前敵總指揮兼參謀長。同年,加入國民黨。

1925年——廣西統一,白崇禧成為新桂系首領之一。

1926年——任國民革命軍副總參謀長,代理總參謀長之職。

1927年——任東路軍前敵總指揮,後兼任上海警備司令。同年,任第四集團軍前敵總指揮。

1929年——蔣桂戰爭爆發,白崇禧敗亡海外。

1930年——在中原大戰中出兵支持馮玉祥和閻錫山倒蔣,失敗。

1931年——被選入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

1932年——出任廣西綏靖副主任。

1935年——被授予陸軍二級上將。

1936年——以“抗日救國軍”名義參加反蔣,失敗,史稱“兩廣事變”。

1937年——任軍事委員會副總參謀長兼軍訓部部長。

1938年——與李宗仁指揮台兒庄會戰,取得在國軍抗戰中的首次重大勝利。

1940年——指揮桂南戰役,在昆侖關兩度挫敗日軍,為抗戰以來攻堅戰的首次勝利。

1945年——當選第六屆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同年,被授予陸軍一級上將。

1946年——任國民政府國防部部長。

1947年——兼任九江指揮所主任。

1948年——任華中“剿總”司令。

1949年——其率領的桂系敗亡。

1952年——原先的“中央執行委員”、“中常委員”之職被撤,隻剩下“國大代表”、“總統府戰略顧問委員會主任委員”、“中國回教協會理事長”等空銜。

1966年——在寓所離奇死亡,死後身體發綠,口吐白沫,卒年73歲。

人物生平

白崇禧是回民,祖居於南京一帶。

白崇禧

李宗仁和白崇禧人稱“李白”。二人是國民黨內最具實力的地方軍事勢力──桂系的中心,多年來一路合作無間。白崇禧膽識超人,用兵機巧百變,謀略深長,記憶力驚人,善于捕捉戰場信息,在國民黨將領中素有“小諸葛”、“今諸葛”、“白狐狸”、“當代張良”、“現代第一俊敏軍人”等雅號,其卓越的軍事才能為國共名家看重,甚至日本人也稱之為“戰神”。是國軍中為數不多能得到敵人稱贊的將領。然白崇禧自視過高,聰明外露,政治上短視,不能識人,北伐後壓製李明瑞、俞作豫等舊將,提拔他喜歡的胡宗鐸、陶鈞等新貴,結果讓蔣介石分化瓦解,第四集團軍全軍覆滅。抗戰期間對日軍有輸有贏。三年內戰間于四平擊敗林彪,與劉伯承僵持。解放軍渡江後,主力被林彪用數倍于己的兵力包圍,最後戰敗。

白崇禧與李宗仁是同縣老鄉,兩人與黃紹竑又是同學。“李白”二人加上黃紹竑超級的政治謀略成就了新桂系從鎮南關打到山海關的輝煌。他們的分裂也造就了新桂系的沒落。劃江而治的失敗和軍隊的丟失,使白崇禧則明知去台灣凶多吉少,但抱著從一而終,政治交代的態度,赴台領罪,最終抑鬱而死。他反對官僚架勢,反對打罵士卒,主張吃苦耐勞,禁煙禁賭,反對不良嗜好,在國民黨統治階層中是比較自守自節的。

家族起源

白崇禧的始祖叫伯篤魯丁,阿拉伯人,來自中亞,信奉伊斯蘭教。元朝進士,曾在粵西任廉訪副使,定居于南京。

第2代孫——伯永齡,曾于明朝洪武十三年帶兄弟赴粵西任職,後定居桂林。官名伯齡(因明代禁止臣民採用外姓,遂改家族姓“伯”為“白”)。

第15代孫——白榕華。乾隆間進士,曾任四川開縣知縣,茂州知州,直隸知州,後定居于桂林南郊的山尾村。其後裔白佩中過舉人,白玉中過秀才。

第18代孫——白志書,白崇禧之父。曾跟隨白石先生學習,因受到先生懲罰棄學從商,開設“永泰林”店鋪,經營雜貨,家境還算富裕。35歲娶“馬全記”長女為妻。

第19代孫——白崇勛、白崇倫、白崇禧、白崇祜。(另有二人夭折不計。同輩姐妹有:白年妹、白德貞、白三妹。)

桂系巨頭

家學淵源

1893年3月18日(清光緒十九年二月初一)[2-3]生于廣西省桂林縣南鄉山尾村,祖上原本是世代書香門第,父親白志書棄文從商,早年在桂林本族白遠盛雜貨店打工,後在桂林西鄉蘇橋墟開永泰林店經營糧油,娶永福縣羅錦圩馬氏為妻,生七男四女,夭折三男一女,長成四兄弟(即崇勛、崇倫、崇禧、崇祜),馬氏系篤誠之穆斯林,對其子女多有熏陶。

白崇禧書法白崇禧書法

1898年開始,白崇禧在私塾從毛慶錫先生就讀,刻苦用功,且聰穎異常,幾乎過目成誦,奠定了扎實的文化基礎。1902年,白崇禧與六弟崇祜兩人到離家三華裏的會仙鎮會仙國小走讀,從白蓮洲老師。1903年父親白志書因病去世,賬房先生李瑞芝盡數卷走財產,致使白家生活日趨艱難,其小叔(在會仙鄉賣油為生)送他到新國小讀書,深受李任仁喜愛。1907年冬,白崇禧的叔父賣掉了家裏的田地為白崇禧報考廣西陸軍國小第二期,全省千餘人報考,僅錄取一百二十人,白崇禧以第六名被錄取,接受軍事教育的啓蒙,三個月後因患惡性瘧疾退學,學籍被學校收回。1909年,白崇禧以第二名成績考入廣西省立初級師範學校,因屢次考試成績均名列第一,被定為“領班生”,曾因與蔑視他的同學打架受記大過處分。

初露鋒芒

白崇禧白崇禧

1911年10月辛亥革命爆發,白崇禧加入廣西北伐學生敢死隊,隨協統趙恆惕至湖北漢口,與北軍對峙。1912年1月民國南京臨時政府成立,4月政府北遷,白崇禧被編入南京陸軍入伍生隊接受入伍訓練,半年後入武昌第二陸軍預備學校,課程與舊製高中大體相同,外加軍事科目。1914年春畢業,入北苑陸軍第十師(師長盧永祥)實習,10月升入保定軍官學校第三期步兵科,學科以戰術、築城、地形、兵器四大教程為主。

1916年12月白崇禧畢業,被授予上士,自願請求分發到新疆見習,因陝西正與北京政府為敵,道路不通,故未能成行。1917年1月回廣西,在桂軍陸榮廷部第一師第三團任見習官。5月白崇禧調模範營(營長馬曉軍)任代理少尉連附,見習半年升少尉,不久升中尉。1918年1月隨譚浩明出師援助湖南,被吳佩孚打敗。1919年初任廣西陸軍第一師步兵第二團第一連上尉連長,隨團長馬曉軍進左江流域剿匪,白崇禧將應招或俘虜的土匪八十餘人槍決,對土匪採取嚴厲手段,匪焰頓消。1921年秋,馬曉軍模範團改為田南警備司令部,白崇禧任第一營營長。本年冬,馬曉軍部在百色被自稱廣西自治軍第一軍總司令的劉日福(陸榮廷、譚浩明殘部)包圍繳械,白崇禧因援救馬曉軍而摔斷左腿,赴廣州休養,經朱培德引見,在石龍車站大元帥專車上見到孫中山

1923年1月,黃紹竑欲脫離李宗仁向外發展,派陳雄到廣州與白崇禧聯絡,白乘機勸他靠攏軍政府。5月黃紹竑被沈鴻英任命為第八旅旅長,在白崇禧的聯絡下,6月被孫中山任為廣西討賊軍總指揮,白崇禧任參謀長,白崇禧與黃紹竑商定了統一廣西的方向,奉派到玉林會晤李宗仁,商討合作事宜。7月18日,黃紹竑、白崇禧設鴻門宴解決了鎮守梧州的沈鴻英部馮葆初部隊,正式打出“討賊軍”旗號。9月討賊軍與粵軍李濟深合作,夾攻廣西軍獨立師陳天泰部。11月19日,廣西討賊軍黃紹竑、白崇禧部約五千人,擊敗自治軍陸雲高,佔領平南,25日黃紹竑與定桂軍李宗仁會師桂平,打通梧州上遊,實力大增。

1924年3月31日,廣東西江善後督辦李濟深聯合廣西討賊軍黃紹竑、白崇禧等,在都城將企圖進襲梧州的大本營第七軍(桂軍)劉玉山部師長陳天泰部繳械。4月6日陸榮廷和沈鴻英開戰,黃紹竑和白崇禧赴桂平與李宗仁會商時局,李宗仁欲聯陸倒沈,白崇禧陳說利害,遂決定聯沈討陸。5月23日“討賊軍”與李宗仁“定桂軍”合作,通電請陸榮廷下野,由李宗仁、白崇禧分別率軍兩路進向南寧。5月28日白崇禧自桂平貴縣進向賓陽黎塘,謀取南寧。6月21日白崇禧佔賓陽,自治軍陸福祥部曾超廷、劉錦華分走遷山、隆山。25日李宗仁的左翼軍佔領南寧,26日白崇禧的右翼軍也進入南寧,28日白崇禧佔遷江,自治軍陸福祥等走都安。7月16日李宗仁、黃紹竑在南寧合組“定桂討賊聯軍總指揮部”,李、黃分任正、副總指揮,白崇禧為參謀長兼前敵總指揮,決定分三路繼續進剿陸榮廷殘部。7月22日,李宗仁、白崇禧率右路從南寧出發,31日進駐柳城。8月11日白崇禧聯合沈鴻英多次敗陸榮廷部韓彩鳳,佔領柳州,9月7日白崇禧部(鍾祖培、夏威等縱隊)攻佔慶遠,9月21日陸榮廷通電下野。10月1日,李宗仁、黃紹竑、白崇禧通電宣布討陸戰爭結束,廣西自治。12月1日任廣西督辦公署參謀長。

白崇禧

小有名氣

1925年1月5日,唐繼堯派出兩路大軍,假道廣西,聲稱前往廣州視事,為佔領兩廣而發動了第一次滇桂戰爭,29日沈鴻英軍也分兵三路向李宗仁、黃紹竑進攻,30日戰事開始,李宗仁、白崇禧由桂平進向武宣象縣,31日佔領武宣。2月1日李宗仁、黃紹竑、白崇禧通電討沈,2日李宗仁、白崇禧軍(鍾祖培、呂煥炎等縱隊)敗沈鴻英部鄧瑞澄、鄧佑文師于武宣二塘,佔領象縣,3日李、白大破沈鴻英部鄧瑞澄、鄧佑文于武宣,佔領象縣、蒙山,9日白崇禧部佔領柳州,鄧瑞澄、鄧佑文東北走中渡、桂林,11日白崇禧部佔中渡,進取桂林,16日攻佔六塘、良豐,擊斃沈鴻英部旅長莫顯成,17日佔領桂林,沈鴻英部(鄧佑文、鄧瑞澄)北走全縣,23日白崇禧部佔全州,鄧瑞澄、鄧佑文分走湘黔。3月28日沈鴻英趁白崇禧南去,與唐繼堯軍相結,襲據桂林,沈榮光襲據平樂。4月10日白崇禧部回師,沈鴻英退出桂林,23日白崇禧軍(鍾祖培等)敗沈鴻英于義寧,24日白崇禧在桂林、古化間之兩江塘大破沈鴻英部(鄧佑文、沈榮光等),殲其主力,沈鴻英化妝逃走,5月3日白崇禧軍攻佔古化,沈榮光、楊子德北走,沈鴻英部被肅清。5月5日李宗仁、黃紹竑、白崇禧、範石生、楊蓁通電討唐繼堯。6月8日,白崇禧會同黃紹竑大破滇軍第一路第十軍張戊驥近衛軍王潔修于沙埔(柳州北),俘虜二千餘人,王潔修戰歿,滇軍退羅城融縣。6月24日白崇禧、黃紹竑佔領慶遠,25日再敗滇軍于懷遠。7月7日滇軍龍雲、胡若愚自南寧向左江西退,白崇禧在統一廣西戰鬥中表現出的卓越策略才能使他獲得“小諸葛”的雅號。10月1日,國民革命軍第二次東征討伐陳炯明,駐湘西的熊克武乘機開往粵北,與陳炯明暗中勾結,廣州國民政府派李濟深入桂與李、黃、白聯絡軍事合作等事宜,李宗仁派白崇禧為總指揮,率兵三路進至湘粵邊境堵截熊克武。11月16日,白崇禧破川軍熊克武部于廣西全州,斃其總指揮羅覲光。

北伐揚威

獲委重任

1926年1月26日,國民政府主席汪精衛譚延闓宋子文、甘乃光,由白崇禧陪同到梧州與李宗仁

黃紹竑及湘軍唐生智黔軍彭漢章之代表商兩廣統一及北伐問題,30日兩廣宣言合作,集中革命勢力,設統一委員會,李宗仁接受國民政府任命的第七軍軍長,汪精衛等人即自梧州回廣州,白崇禧隨行到廣州會談兩廣統一具體事宜。2月4日晤蔣介石。2月17日,國民黨政治委員會派汪兆銘、蔣介石、譚延闓、宋子文、李濟深、白崇禧等七人為特務委員,籌議兩廣政治財政軍事統一事宜,24日國民政府成立兩廣統一委員會,但有些意見無法達成共識,將政治軍事財政統一辦法交白崇禧帶回照辦。3月24日,桂軍改編為國民革命軍第七軍,李宗仁任軍長,黃紹竑任黨代表,白崇禧任參謀長兼第一旅旅長。

白崇禧

1926年3月25日,國民政府代表陳銘樞、白崇禧到長沙,成功爭取湖南唐生智歸附國民革命軍,掀起北伐戰爭,4月4日離長沙返粵,25日回廣西,廣西第七軍提前進入湖南北伐。5月10日李宗仁、白崇禧均到廣州,動員國民政府迅速出師北伐。6月4日國民黨中央執委臨時會議通過《迅速出師北伐案》,5日任命蔣介石為總司令,在蔣的一再懇請下,7月14日白崇禧任國民革命軍總司令部行營參謀長、代理總司令部參謀長,27日蔣介石離廣州到前線督師,白崇禧隨北伐軍總司令部參加指揮戰爭。10月1日蔣介石指揮南路猛攻南昌,5日白崇禧指揮第二軍魯滌平、第一軍劉峙師佔領江西樟樹鎮,6日進佔豐城。11月2日北伐軍對江西發動第三次進攻,4日第四、第七兩軍(白崇禧協調)破孫傳芳軍于九仙嶺,5日與第六軍聯手在塗家埠大破盧香亭全部,6日白崇禧督第七軍夏威、陶鈞旅殲滅盧香亭部于吳城鎮,斃其旅長劉士林,盧僅以身免,8日白崇禧率第七軍(陶鈞旅),第二軍(戴岳師),第三軍(朱世賢師)之各一部,追擊南昌敗兵至滁槎、馬口圩,擒鄭俊彥部旅長李彥青、王良田、楊賡和等,俘一萬五千人。12月5日第一軍自贛東向浙江出動,王俊、白崇禧分任縱隊指揮官。

5月1日,白崇禧任南京政府第二路軍(總指揮蔣介石)代理總指揮,轄第六軍(代軍長楊傑)、第三十七軍(軍長陳調元)、第四十軍(軍長賀耀祖),由南京上遊渡江,任津浦路正面作戰,連破直魯軍。6月20日參加了蔣介石和馮玉祥合作的徐州會議。7月6日特任軍事委員會委員。7月10日,白崇禧以津浦路正面失利,臨沂久攻不下,下令撤圍,命第四十四軍葉開鑫等部進向嶧縣、棗庄,馳援臨城,並放棄蒙陰、費縣,13日致書程潛請調解寧漢之爭,14日白崇禧以津浦路正面敵軍北退,決再度圍攻臨沂,23日津浦線直魯軍越過韓庄,迫近徐州,白崇禧再度撤臨沂之圍赴援徐州,24日直魯軍徐源泉、許琨等部佔領徐州,王天培軍退宿州,第二路軍因自棗庄退台兒庄,對徐州設防,25日蔣介石到蚌埠會同白崇禧部規復徐州,31日白崇禧指揮陳調元、葉開鑫等部反攻徐州,8月2日遭孫傳芳軍攻擊失利,6日蔣介石回南京,白崇禧率第二路軍自蘇北後撤,損失頗重,10日第二路軍自淮海後退,孫傳芳軍佔清江浦。8月12日任軍事委員會常務委員,與李宗仁一起“逼宮”,要蔣“不宜以個人地位而犧牲黨國大計”,迫使蔣介石13日通電下野,桂系把持了中央大權。8月20日白崇禧兼任淞滬衛戍司令,21日就職,正式宣布戒嚴。

8月21日,白崇禧邀請上海名流舉行以籌款為目的的茶話會,並無結果,25日乘車準備回南京,途中得知孫傳芳部襲擊南京,白崇禧立即返回,26日白崇禧命第一軍第十四師衛立煌自鎮江反攻,奪回龍潭,28日孫傳芳軍再佔龍潭西擾堯化門,革命軍第一軍敗退麒麟門,南京危急,白崇禧親到鎮江指揮,29日何應欽督第一軍(陳誠師)第七軍(夏威、李明瑞、胡宗鐸、陶鈞師)自南京東進,白崇禧亦指揮第一軍劉峙、鄧振銓、顧祝同師自鎮江西進,30日繼續發動猛攻,31日何應欽、白崇禧等督率各軍掃蕩龍潭附近孫傳芳軍,猛烈追擊,將孫傳芳軍擊退。9月14日,第十四軍軍長賴世璜因開罪于白崇禧,在上海以違抗命令被捕,實際上是因為白無直屬部隊,思改編該軍。9月17日被選為南京軍事委員會委員、軍事委員會主席團成員,20日在紫金山側小營大操場舉行就職典禮。10月14日白崇禧編組第十三軍(原王天培舊部第十軍),自兼軍長,以賴世璜舊部為第一師。10月20日,南京軍事委員會下令討伐唐生智,白被任命為前敵總指揮,11月初攻佔武漢。11月17日,張發奎在汪精衛指使下發動“廣州事變”,篡奪了李濟深在廣東的領導權,21日白崇禧令上海市長張定璠監視汪精衛行動,白即往漢口與李宗仁商對付廣州事變,12月7日南京軍事委員會派李濟深率陳銘樞、白崇禧、黃紹竑,三路攻張發奎等,白崇禧實際並未參戰,在上海向各界宣,“稱第三國際謀再以廣東根據地”。12月18日白崇禧辭上海衛戍司令,赴漢口代理第三路總指揮。12月20日國民政府重行編定各路軍總指揮名稱,第二路為白崇禧,29日白崇禧自漢口電何應欽等,聲明贊同蔣中正復職。

1928年1月1日,因有傳湖南的唐生智殘部何鍵、劉興、李品仙、周斕與蔣介石有聯絡,程潛、白崇禧決定繼續對湘用兵,5日南京政府任命白為西征軍總指揮,進攻湖南唐生智部。1月12日白崇禧自武漢赴前方督師攻湘,15日率領第三路和第四路軍進攻,剿撫兼施,21日第七軍和第十九軍佔領平江,25日第七軍和第十四軍佔據長沙,李品仙退湘南,何鍵等退湘西,程潛、白崇禧又兵分兩路繼續追擊,調第六軍原留守廣東的第十八師自韶關北上,夾擊唐軍,湘軍抵擋不住接受改編。2月7日任南京軍事委員會常務委員。2月8日白崇禧率第七、第十九軍佔領衡州,15日攻克寶慶,23日葉琪部向程潛、白崇禧議和停戰,願受改編。3月4日李品仙、劉興、周斕通電停戰,準備北伐,11日程潛、白崇禧、李品仙、魯滌平等通電,西征任務已畢,移師京漢路北伐。3月30日中央常委會決議,通過白禧崇等為廣西省黨部指導員。4月8日,國民革命軍將兩湖各軍改為第四集團軍,白崇禧為副司令,11日任武漢政治會議委員,21日程潛、白崇禧令兩湖軍隊集中北上助戰。5月19日,白崇禧應蔣介石之邀赴鄭州與蔣氏及馮玉祥會晤,商進兵京津計畫,會後白氏即統兵北,21日蔣中正、白崇禧晤于新鄭,白北上,所部仍在許州、郾城、信陽一帶,屯駐未進,23日李宗仁以白崇禧任第四集團軍前敵總指揮,撥第七、第十三、第三十五、第三十六等軍歸白節製,25日南京軍委會照準,26日自京漢路前方返漢口與李宗仁會商,決定帶兵北上。6月1日白崇禧就任武漢北伐軍前敵總指揮,5日自漢口北上,令屯駐豫境之第四集團軍開往京津,11日即與閻錫山聯袂開進北京,25日被中央政治委員會臨時會議指定為北平臨時政治分會(主席李煜瀛)委員。7月6日北平香山碧雲寺總理靈前舉行祭告典禮,蔣介石主祭,馮玉祥、閻錫山、李宗仁襄祭,吳稚暉、朱培德、白崇禧、商震等與祭。7月11日參加北平湯山會議,討論整理軍事方案及軍事意見書,白崇禧反對裁兵,主張以殖邊(即開發邊疆)代替裁兵,蔣介石不納。

北伐評價

7月15日,榆關奉軍全部退出關外,直魯軍仍留唐山、灤州一帶,蔣介石決令白崇禧組織各集團軍混合軍(名右路軍),負責肅清,8月3日張學良請和平解決,令張宗昌、褚玉璞下野,7日肅清關內直魯軍軍事停止進行,待和平解決。8月13日,閻錫山因白崇禧之請,下令解散平津工會。8月15日,白崇禧調河北之第七、第十九軍回武漢,南京亦有調兵入贛訊息,盛傳長江中部有軍事行動。8月30日代行第四集團軍總司令。9月1日白崇禧部出動東征,以徐永昌統右翼軍沿平奉路進發,李品仙統左翼軍由平榆大道前進,範熙績統中央軍,劉鎮華統預備軍,2日白崇禧由北平到天津,督師東征,3日北塘、蘆台、寧河之直魯軍向唐山撤退,4日白因東征事訪天津各國領事,6日白崇禧在天津誓師,8日左翼李品仙、魏益三部佔豐潤,10日右翼徐永昌部佔領唐山,11日右路軍中央範熙績佔開平,右翼徐永昌佔古冶,白崇禧設指揮部于唐山,13日白崇禧部佔領灤州,直魯軍東退轉攻奉軍,欲退出關外,張學良不允,18日張宗昌、褚玉璞部為奉軍所敗,褚赴奉,張走大連,20日直魯軍殘部解決,除由奉軍繳械者外,許琨、王棟等部均歸降于白崇禧,23日白崇禧將收編之直魯軍許琨等部在灤州、開平、古冶、胥各庄等處分別繳械,關內完全肅清,25日白崇禧、楊宇霆在昌黎會晤,灤河以東易幟。北伐期間,白崇禧“從鎮南關打到山海關”,堪稱“完成北伐的第一人”。

困守廣西

9月間,蔣介石暗中訂定“拉胡(漢民)倒桂”的計畫,派劉興北上到青島晤唐生智,爭取唐舊部反正,還說“抓到白崇禧就把他殺掉”。9月27日白崇禧辭代理國民革命軍總司令職權及右路軍總指揮職務,並請班師回漢,未準,29日派代表邀張學良入關相會,張以病辭。10月7日白崇禧、楊宇霆再會于灤州商軍事善後、交還車輛、關外易幟及解決熱河等問題。10月11日第四集團軍葉琪所部第十二軍由津東班師回武漢,12日白崇禧派葉琪往奉天晤張學良。10月25日陳銘樞等到天津晤白崇禧,本日同赴北平,陳攜胡漢民、譚延闓勸白赴新疆函,31日白崇禧函胡漢民、譚延闓等願赴新疆,並提出計畫,11月19日發表整理新疆國防及防製俄人南侵意見。11月28日第四集團軍前敵總指揮部舉行編遣會議,討論該部編遣事宜,白崇禧兼任委員長。12月6日國府特派白崇禧等為兩粵賑災委員會委員。12月9日,新疆省政府宣布,“無論何種人等,非經允許,不準入口”,藉名防止蘇俄宣傳,拒白崇禧入新。12月13日,胡宗鐸偕何鍵到北平告白崇禧,謂蔣介石從江西暗中補給魯滌平部,意在夾攻武漢,白氏指示武漢乃四戰之地,不宜用兵,著胡宗鐸告夏威、陶鈞,令第四集團軍全部從武漢撤退,集中湖南,緊靠兩廣後方,候命進止,胡宗鐸陽奉陰違。12月18日電國府條陳西北國防辦法,24日白崇禧在紀念周報告,謂被裁士兵復有為地方招去之事,並解釋聯奉傳說。

1929年1月1日編遣會議在南京開幕,蔣介石以“東電”邀白崇禧去南京參加“國軍編遣會議”,白崇禧稱病不出席,曾八上辭呈,17日入北平德國醫院療養,20日兼第十四師師長。1月22日,白崇禧電蔣中正、李宗仁,請裁撤第四集團軍總指揮職,26日蔣介石表示慰留。2月9日出醫院,14日免兼第十四師師長,15日任第四編遣區辦事處主任。2月22日,主持武漢政治分會的胡宗鐸不征求李、白同意,擅自撤換湖南省主席魯滌平,蔣桂矛盾激化,蔣桂戰爭爆發在即,蔣介石乃派人策動李品仙、廖磊等人叛離白崇禧,並派特務企圖捕殺白崇禧,幸廖磊向白崇禧告密,3月9日白崇禧離北平,17日廖磊親自護送白崇禧到塘沽港乘日本輪船離開,蔣介石令上海警備司令熊式輝攔截,被上海市長張定璠設法通知桂系,日本駐滬總領事先一步把白崇禧從輪船上救走,經香港轉回廣西。3月20日李品仙在平津叛白歸唐生智,帶頭與唐部舊屬共22人聯名通電聲討白崇禧。3月26日蔣介石撤消白崇禧本兼各職,開除黨籍,30日白崇禧經日本到香港,即任粵桂湘鄂總司令,赴海防入桂,李、白為解除後顧之憂準備向廣東進軍。5月5日粵桂戰爭起,李宗仁在梧州通電組護黨討賊軍南路總司令部,11日清遠桂軍由白崇禧指揮,合西江桂軍(黃紹竑)向粵軍夾攻,21日白崇禧與粵軍在廣州近郊大塘展開血戰,被擊敗。6月18日湖南何鍵部第四路軍吳尚、劉建緒、周斕三師在柳州為桂軍白崇禧所敗,退永福平樂。6月24日湘軍攻柳州,被白崇清部擊敗,退回桂林。29日第十五師李明瑞等佔領南寧,李宗仁等走龍州,廣西政權落入俞作柏、李明瑞手中。10月1日俞作柏、李明瑞通電反蔣,迅即失敗,策動此次反蔣的汪精衛、陳公博乃欲與李、白、黃合作。16日白崇禧回廣西任“護黨救國軍”前敵總指揮,張發奎率第四軍及第十五軍之梁朝現部由桂林入湘,與白崇禧會合。12月10日黃紹竑、白崇禧桂軍進至軍田、赤泥。

1930年1月15日李宗仁、黃紹竑、白崇禧、張發奎各軍反攻,2月4日白崇禧及張發奎軍敗第六路軍(朱紹良)第八師毛炳文、第五十師譚道源等部于廣西荔浦,5日再敗5日第六路軍于廣西平樂,15日李宗仁、黃紹竑、白崇禧、張發奎電閻錫山,勸武裝迫蔣引退。2月27日白崇禧部進抵蒙江,旋被陳濟棠聯合中央軍、湘軍將其擊敗。3月14日,白崇禧等五十七人通電以十事詆責蔣中正,請其“敝屣尊榮”,“以黨政還之國人,則幹戈可化玉帛”。中原大戰爆發,4月1日,白崇禧就任“中華民國軍第一方面軍”(總司令李宗仁)總參謀長兼前敵總指揮和第二路軍總指揮。下決心不要後方,突向武漢,5月14日,白崇禧、張發奎部入湖南永明,進向零陵,何應欽坐鎮武漢,下令湘軍各部放棄正面,轉入側翼。6月3日白崇禧桂軍、張發奎粵軍敗何鍵部劉建緒等于淥口、醴陵,5日佔領長沙,10日白崇禧入岳州,此時桂軍後續部隊因黃紹竑舍不得廣西地盤遲遲緩行,粵軍蔣光鼐蔡廷鍇兩師奉何應欽命突襲衡陽,桂軍被攔腰斬斷,李宗仁、白崇禧無膽量破釜沉舟,13日自岳州南退,16日武漢行營對長沙下總攻擊令,17日白崇禧軍退株洲、醴陵,何鍵部即入佔長沙,7月1日張桂聯軍在衡陽與粵軍激戰,全軍崩潰,4日張桂聯軍自湖南退回廣西全州,戰略完敗,白崇禧、黃紹竑互相指責,8月黃紹竑憤而離桂。10月9日,白崇禧率桂軍第八軍李品仙、第七軍楊騰輝及第四軍張發奎進攻賓陽上林,援被滇軍圍攻的南寧,12日南寧守軍黃旭初、韋雲淞出擊,接應張發奎、白崇禧援軍,13日南寧解圍,滇軍被擊走,24日白崇禧再敗滇軍于廣西平馬,30日滇軍盧漢、朱旭等部經百色西退雲南。12月李宗仁、張發奎、白崇禧等連日在柳州會議,白崇禧任廣西總司令部軍事委員會參謀長。

1933年1月27日,陳濟棠、李宗仁、白崇禧、蔡廷鍇會商決定“抗日、剿共同時並進”。11月20日國民革命軍第十九路軍在福建發動“閩變”,成立“中華共和國”,22日李宗仁、白崇禧列名通電,責李濟深、陳銘樞等“背叛主義,招致外寇,煽動赤禍,盡喪所守”,勸“幡然改圖”。1934年6月21日白崇禧自廣西抵廣州,商贛南“剿匪”事,22日何鍵、陳濟棠、李宗仁、白崇禧、蔣伯誠、薛岳在廣州舉行剿匪軍事會議。7月14日白崇禧、黃紹竑訪胡漢民于香港,15日白回廣州。8月18日白崇禧赴贛南南安視察部隊,9月7日離廣州回桂。10月15日中央紅軍離開江西根據地實行長征,李宗仁指示白崇禧追擊,11月17日白崇禧赴湘桂邊布置防務,在全州召開會議,確定了“對紅軍隻宜側擊、追擊,不宜堵擊”的作戰思想,18日紅軍前隊攻龍虎關,22日紅軍一部經龍虎關入廣西賀縣白芒營,桂軍和湘軍聯合追擊堵截,26日紅軍全隊進至道河以西湘桂交界,經永安關、龍虎關、清水關、雷口關入廣西文市等地,桂軍集中恭城、富川、賀縣,防紅軍南進,時白崇禧在平樂指揮,但紅軍意圖並非入桂,28日紅軍主力乘機西渡漓江,過廣西興安全州間之界牌西北趨,另支與桂軍夏威部戰于文市,佔領新圩,蔣介石電責白崇禧任匪西渡,29日“追剿軍”及桂軍敗紅軍後隊于永安關、灌陽間,克新圩,紅軍強渡湘江,12月1日白崇禧電蔣介石等,有所申辯,並指“追剿軍(何鍵)”瞻望不前,6日紅軍第一、第三、第五、第八、第九軍團分三路自龍勝趨湘邊,桂軍由夏威、廖磊指揮追擊,20日廣西軍組兩縱隊入黔追擊,以夏威、廖磊任司令。

1936年1月28日,貴州省府主席吳忠信自南京到南寧,晤李宗仁、白崇禧,勸與中央合作。2月24日,日本松井石根大將自廣州飛廣西南寧,訪白崇禧,25日返粵。3月16日,鐵路部長張嘉璈到南寧,與白崇禧等商湘桂鐵路建築計畫。5月14日,白崇禧、黃旭初到廣州商時局,15日陳濟棠就兩廣共同反蔣問題與白崇禧密商,達成協定,20日李宗仁亦到廣州,22日居正、孫科等與陳濟棠、李宗仁、白崇禧等會商時局,30日白崇禧自廣州回南寧,密令各軍動員入湘。6月1日,李宗仁、白崇禧聯合廣東陳濟棠發動“兩廣事變”,4日電請中央準予出兵北上抗日。18日陳濟棠因廣東內部分化而下野,“兩廣事變”失敗,22日李宗仁、白崇禧電馮玉祥,願聽命中央,25日國民政府調任李宗仁為軍事委員會常務委員,白崇禧為浙江省政府主席,27日李宗仁、白崇禧抗命不從,29日召開軍事會議,征調民團,31日桂軍分路進向廣東封川、信宜。8月5日桂軍增防梧州,禁止船隻開行,9月2日程潛、朱培德、居正攜蔣介石親筆函到南寧,終于使李、白放棄反蔣,6日特任李宗仁為廣西綏靖主任,白崇禧為軍事委員會常務委員,兩廣事變終于和平解決,蔣介石邀白崇禧來粵,白夫人哭請于李宗仁面前不許前去,李宗仁毅然飛廣州,終于無事。

抗日巨頭

1937年7月7日抗日戰爭爆發,7月21日李宗仁、白崇禧、黃旭初聯名致電國民政府,擁護蔣介石對日抗 戰,26日蔣介石派劉斐赴廣西,促白崇禧入京參贊中樞。8月2日蔣介石致電李宗仁、白崇禧,約他們赴南京共商抗日大計。8月4日,蔣介石派飛機將白從桂林接到南京,20日任軍事委員會參謀本部副參謀總長兼軍訓部部長、第一預備軍(司令長官李宗仁)副司令長官,參與製定抗戰計畫,提出對了日軍作戰的六條指導原則。8月13日淞滬會戰爆發,白崇禧曾以副參謀總長的身份視察前方。被日軍一夜擊破,向蔣介石獻策,認為純粹被動防守非長久之計,徒增傷亡更無法取勝,必須以一支主力突擊部隊主動出擊,實行積極防御的策略,蔣介石求之不得。下達了實施反擊作戰的命令。10月19日,中國守衛薀藻浜南岸的部隊,配合廖磊第21集團軍發動全線反擊。當日,日軍松井石根命令主力第9師團迎頭相撞。桂軍初上戰場,毫無與日軍交鋒經驗,以血肉之軀勇敢的沖進密集彈雨,遭日軍飛機、火炮、坦克和機槍密集火力突擊,數萬大軍一日即被打散,上萬敢死隊大部戰死。該集團軍僅旅長即陣亡六七人。“小諸葛”見桂系潰兵被其他部隊收容,多年經營毀于一旦,不禁痛心疾首,連日飲食不進。

1938年1月1日軍事委員會改組,白崇禧任軍訓部長,掌理陸海軍訓練整理、軍事學校建設改進。2月,白崇禧特邀周恩來、陳紹禹、秦邦憲對即將開赴徐州前線的廣西學生軍講話。3月24日,白崇禧隨蔣介石至徐州視察,並留在徐州協助李宗仁指揮台兒庄會戰,經常到戰地與各軍、師的高級將領聯絡,代表武漢大本營面致慰問,鼓舞士氣。4月6日至8日,國民黨召開五屆四中全會,白崇禧增選為中央政治委員會委員。5月15日自徐州城內移往南門外段家花園,16日撤離徐州。5月,“中國回教救國協會”在武漢成立,白崇禧任理事長。7月17日特任第五戰區代理司令長官(李宗仁因病住院動手術)。7月19日,白崇禧得知日軍第六師團沿長江北岸向西進犯武漢地區,立即部署第五戰區李品仙兵團12個師圍殲這一路孤軍,經大小戰役數十次,反被日軍擊破並奪走田家鎮要塞。9月軍訓部由武漢遷祁陽,12月遷桂林虞山廟。10月16日敵陷廣東博羅,白崇禧自武漢赴廣州指揮,21日敵陷廣州。11月30日蔣介石令白崇禧兼任桂林行營主任,負責第三、四、七、九戰區的作戰,管理半壁江山。白崇禧兼任第四戰區司令長官,在武漢軍事會議中,白崇禧建言提出“堅壁清野”、“焦土抗戰”、“發展遊擊戰、配合正規戰”、“積小勝為大勝,以空間換取時間”等謀略。

1941年冬白崇禧編寫了《遊擊戰綱要》一書。1943年5月,重慶成立中國宗教徒聯誼會,白崇禧為常務理事之一。7月蔣介石派白崇禧到蘭州,辦理甘肅回民暴動善後事宜。9月出席國民黨五屆十一中全會。1944年1月1日,以抗日期間著有功績,國民政府授白崇禧青天白日勛章以資嘉獎。5月21日,吳鐵城、張群、熊式輝、張治中、王世傑、白崇禧、朱家驊會商黨務,糾正陳果夫陳立夫行動。5月日寇沿粵線南犯,長衡會戰爆發,蔣介石原要白崇禧前往四、九兩戰區指揮作戰,白以蔣不聽從他的在桂柳決戰的主張,僅允傳達統帥意旨,而不願擔任指揮任務。6月22日白崇禧從重慶飛桂林,先與第四戰區司令長官張發奎會商,25日白崇禧、張發奎召開第四戰區高級將領會議,製定初期作戰計畫,成立桂林市城防司令部,派第十六集團軍副總司令韋雲淞為桂林防守司令。7月14日,去湖南晤第九戰區薛岳,建議該戰區主力應部署在湘桂鐵路兩側,使日敵不敢沿湘桂路直驅直入而攻桂林,薛不允。9月,蔣介石派白崇禧以副參謀總長的名義前往第四戰區指揮桂柳會戰。10月30日,白崇禧從柳州飛返重慶,向蔣介石報告湘桂戰況,仍要求第九戰區主力,應集中湘桂沿線作戰,薛岳雖將楊森兵團、李玉堂兵團調入廣西,但為時過遲,與第十六集團軍未能緊密配合,終于出現湘桂大撤退,一瀉千裏的局面。11月10日柳州陷落,11日桂林失陷,桂柳會戰以中國軍隊的失敗而告結束。11月兼“海軍整建委員會”委員。

內戰烽煙

1945年5月5日國民黨在重慶召開六大,白崇禧在大會上做軍事報告,19日當選為國民黨第六屆中央委員,31日被選為中央執行委員會常務委員。8月後著有《現代陸軍軍事教育之趨勢》。10月3日,國民政府令“陸軍二級上將白崇禧晉任為陸軍一級上將”。10月10日授予抗戰勝利勛章。11月11日白崇禧參加復原整軍會議,會前期期以為不可裁軍,13日在整軍會議宣布裁撤各軍官分授及各班團。1946年1月4日白崇禧自重慶到南京,7日何應欽自南京飛重慶,白崇禧代理陸軍總司令職,10日自南京飛徐州視察,12日回京。3月1日被選為國民黨第六屆中央執行委員第二次全體會議主席團成員,17日選為中央常務委員。5月7日白崇禧、顧祝同等到青島,16日白崇禧到北平,17日飛沈陽與杜聿明商討東北作戰問題,20日白崇禧、杜聿明自沈陽赴四平街視察,白主“乘勝”大舉追擊,22日白崇禧離沈陽飛北平轉南京,23日隨蔣介石再飛沈陽,30日隨蔣到長春視察,並接見士紳,即飛北平,31日自北平回抵南京。

白崇禧

1946年5月15日,國防最高委員會決議,任白崇禧為國防部長,23日下特任令。5月31日國民政府明令設立國防部,國防部長掌有關國防政策計畫之籌劃與建議、軍事各項政策與方針策定頒布,及軍政設施之審核督導、總動員有關事項之審議與建議,並指導國防部與政府各機關之聯系及其實施之協調。6月1日國防部在南京黃埔路中央軍校舊址正式成立,白崇禧任第一任部長,隻是“審定參謀總長所提關于國防需要之軍事預算及人員物資之計畫”,無任何決定權。7月23日白崇禧到徐州視察,8月23日飛牯嶺,與蔣介石、馬歇爾商談戰局,26日自牯嶺返南京。10月3日國民政府派宋子文、白崇禧為綏靖區政務委員會正副主任委員,11月成立國防科學委員會,白崇禧兼主任委員。

1947年1月30日成立行政院綏靖區政務委員會督察團,白崇禧為團長,2月13日白崇禧抵南通,召開綏靖區會議,26日到北平出席冀熱區綏靖會議。3月3日白崇禧到張家口,4日到綏遠,6日到太原,7日返回南京。2月28日台灣爆發“二二八事變”,3月9日白崇禧奉派準備赴台灣,11日國民政府派白崇禧前往台灣宣慰,對于此次紛擾事件權宜處理,白崇禧對旅滬台人代表陳碧笙等申述處理台變方針(改革政製,取消專賣製度,台省省內省外人一律平等,派兵為國防上之需要,非為鎮壓人民)。3月17日白崇禧及蔣經國自南京到台北,即發表文告,宣布處理台灣事變四原則,18日訪台灣參議會,並招待台北各界人士,22日到台南,23日到台中,25日經新竹回抵台北,26日在台北廣播勸高山族檢舉現場逃逸之“暴徒”。4月1日白崇禧發表處理台灣善後五項辦法,2日自台灣返抵南京,7日報告台灣事變善後,主改革政治經濟製度,調整人事。4月23日特任張群內閣政務委員兼國防部長。5月1日,白崇禧在立法院報告軍事,決”先完成統一”。6月12日王世傑、白崇禧出席立法院,說明北塔山事件,7月14日白崇禧談新疆情形復雜,東北軍事危機未全解除。11月7日,蔣以虞電命令成立國防部九江指揮所,派白崇禧部長坐鎮九江,進行統一指揮五省轄區作戰,並指導豫皖贛湘鄂五省省政府和該省之保全部隊,其任務是“徹底勘平津浦路以西,長江以北,平漢路以東,淮河以南大別山區匪亂,鞏固治安”。11月10日蔣介石召見白崇禧,要他在九江設立國防部長指揮所,動員中原五省兵力,對劉鄧大軍採取防堵阻擊措施,這是國共大戰以來,蔣介石第一次授予白崇禧以指揮權,他主張機動作戰,但他的300架運輸機在全國五大戰略區機動和集中10個整編旅騎兵的計畫不為蔣所接受,17日“國防部長九江指揮所”宣告成立,主要力量是第五綏區和第八綏區部隊和張淦第三兵團、張鎮首都衛戍司令部、直轄部隊等,約二十餘萬人。11月24日白崇禧到蚌埠布置軍事,27日白崇禧到九江,主持華中戰事,曾提出“整體戰”口號,呼吁“全民動員,同滅共黨”。12月4日白崇禧自九江抵漢口,指揮大別山區戰事,對抗大別山的劉鄧大軍,5日自漢口到信陽布置軍事。12月7日白崇禧在漢口談清剿計畫,“加強地方自衛武力,軍事與政治經濟嚴密配合”,12日白崇禧之指揮部自九江移漢口,19日自漢口到長沙視察。

1948年1月16日,白崇禧在九江召開豫皖鄂湘贛五省“綏靖”會議,19日自九江回漢口,2月6日自漢口回抵南京。3月29日國民大會在南京揭幕,白崇禧作為代表參加,但反對“行憲”。4月12日,國防部長白崇禧在國民大會報告軍事,北方代表要求挽救軍事危機,嚴厲抨擊陳誠,白崇禧幸災樂禍面露微笑。4月24日,李宗仁因蔣介石意圖操縱副總統選舉而聲明退出,蔣介石無奈,25日國民黨中央常會討論副總統選舉問題,推白崇禧向李宗仁解釋誤會,盼停止互相攻擊之宣傳,在黃紹竑的策劃下,29日李宗仁當選為副總統,桂系聲勢大振,更引起蔣介石的忌恨。6月1日新政府成立,白崇禧被免國防部長,特任為總統府戰略顧問委員會主任委員兼華中“剿匪總司令部”總司令,11日白崇禧力辭華中剿匪總司令職,15日在黃紹竑勸說下打消辭意,25日白崇禧自南京抵漢口,26日自漢口到豫南前線視察,28日在漢口正式就任總司令,29日“國防部九江指揮部”改為“華中剿匪總司令部”。7月5日白崇禧在漢口講演,主整肅人心,切實執行“民生主義”的平均地權,節製資本,爭取民眾,實施“整體戰”,10日白崇禧到蚌埠,主持綏靖會議,26日白崇禧自漢口到南京,謁蔣介石,8月2日參加軍事會議,9月9日白崇禧自南京返漢口。9月22日設立華中剿匪總司令部政務委員會。10月24日,國防部長何應欽令白崇禧統一指揮華中和徐州兩個“剿總”的部隊,重新提出“守江必先守淮”的方針,蔣介石已然答應,白崇禧也表示同意,但後來受李宗仁的指點看出調整部署已經來不及了,怕是蔣介石要他背黑鍋的陷阱而堅決拒絕。11月5日到南京參加會議,7日自南京返抵武漢。12月24日白崇禧從漢口發出“亥敬電”,要求蔣介石下野,企圖依靠長江天險,維持國民黨在江南的統治。12月24日白崇禧電請何應欽、張群、張治中,轉蔣介石,謂“人心、士氣、物力已不能再戰”,主與中共謀和,逼蔣下野,此為“亥敬電”。12月25日,新華社公布“罪大惡極,國人皆曰可殺”的四十三名戰犯名單,白崇禧列第四位。12月29日,湖北省參議會通電主以政治方法解決國事,30日白崇禧將該電轉張群代呈中央,此為“亥全電”。

1949年7月17日白崇禧到廣州,18日回長沙,22日解放軍逼長沙、株洲,白崇禧自長沙移駐衡陽。8月4日程潛和陳明仁在長沙和平起義,白崇禧阻撓不成,13日白崇禧到廣州。9月14日白崇禧連日在廣州與餘漢謀、薛岳商華南軍事,17日返衡陽,為了堅定美國給他十個師裝備的,表示他還有作戰的意志,他不斷反突擊,甚至在青樹坪包圍了四野鍾偉軍的一個師(青樹坪戰役),他甚至使林彪相信他要反攻武漢而把軍隊後撤部署,他乘機全力南撤,但後衛部隊遭到一個傻大膽丁盛的攔截,損失慘重(衡寶戰役),10月2日與蔣介石、李宗仁等會商軍事政治,解放軍展開兩翼,以柳州為中心發動鉗形攻勢,迅猛前進,6日解放曲江,7日白崇禧部自衡陽退至桂林,16日白崇禧全線退入廣西,解放軍緊追入桂,19日白崇禧號召廣西民眾“保鄉衛國”,23日白崇禧等到海南島,24日會商防務,27日到重慶,主張勸李宗仁到昆明去“休息”一段時間。11月3日李宗仁飛昆明,白崇禧即主動為蔣復職、為個人出任行政院長而積極活動,提出一個擁蔣復職的方案。11月6日在桂林商討軍事,決定主力向南轉進,7日吳忠信將白方案送到台北給蔣介石看,蔣介石隻同意自己復職,而不同意白崇禧出任行政院長的復職條件,白不勝失望,8日白崇禧向美國廣播,呼吁援助,21日飛桂林最後一次見李宗仁,20日再到重慶,21日返南寧,解放軍擊破黃傑兵團防線,渡過小溶江,22日解放桂林,25日柳州、梧州解放,26日第十一兵團(司令官魯道源)在廣州濂江被陳庚部重創,退海南島的路已經被封死,30日第三兵團(司令官張淦)被全殲,白崇禧集團被打垮。12月4日白崇禧到海南海口,4日所部十餘萬在桂粵之交潰敗,徐啓明兵團亦全軍覆滅,桂系實力盡失,12日解放軍佔領鎮南關,白崇禧乘飛機到台灣,13日黃傑兵團逃往越南,18日白崇禧部三萬人進入越南,28日白崇禧飛台北,落入蔣介石控製。

海島餘生

1950年1月16日,白崇禧與李品仙等聯名給李宗仁發了電報,提出建議,稱如須繼續在美休養,“深 恐久曠國務,應請致電中央,自動解除代總統職務”,李宗仁既不返台,也不辭職。3月1日蔣介石在台北“復職”,5月1日白崇禧任“總統府戰略顧問委員會”副主任委員,7月26日被聘為國民黨改造委員會中央評議委員,從此失去職權,受蔣控製擺布,保密局在白崇禧公館對面設了個派出所,對白的一舉一動進行嚴密監視。1952年10月10日,國民黨在台北召開第七次“全代會”,產生新的中央委員,六屆中央常務委員除當選七屆“中委”或“中常委”外,其餘均推為中央評議委員,惟僅白崇禧一人除外,此後白的處境日漸艱難。自認未能善始善終的白崇禧,在孤獨寂寥的晚年,隻好將精神之安慰寄托在虔敬地信奉宗教信仰上。

白崇禧墓地白崇禧墓地

1966年12月2日,副官發現白崇禧死在臥室,屍身發綠,死因不明,時年七十四歲,傳言白崇禧為蔣介石派人毒死,官方聲稱白崇禧死于心髒病,“副總統”兼“行政院長”嚴家淦與“國防部”部長蔣經國立即派遣“國防部”副部長馬紀壯前往白府吊唁,並宣布由“國防部”負責以軍禮治喪,由何應欽、孫科、陳立夫、顧祝同等200餘人組成治喪委員會,但並未頒發“褒揚令”。12月9日舉行公祭,蔣介石頒發“軫念勛猷”挽額及“旌忠狀”,並親到景行廳向白崇禧遺體告別,鞠躬致敬,並獻花致祭,隨即葬于台北市近郊六張犁回教公墓與國民黨其他死去的將領一樣,他的墓地也是朝著大陸方向的。

人物事跡

抗戰期間

1937年7月,抗日戰爭爆發,白崇禧任國軍副參謀總長兼軍訓部長,成為蔣介石的謀士之一。白崇禧提出了「遊擊戰與正規戰相配合,積小勝為大勝,以空間換時間」的策略。八年抗戰期間,白崇禧和李宗仁指揮各場大小戰役,包括:

1938年李、白指揮台兒庄會戰,取得在國軍抗戰中的首次重大勝利。

同年6月,白崇禧指揮武漢會戰

1940年2月,白崇禧指揮桂南戰役,在昆侖關兩度挫敗日軍。

解放戰爭

1945年10月3日,被授予陸軍一級上將。1946年,國共再次開戰。6月,白崇禧到東北督戰,指揮國民黨軍在四平擊敗林彪所部。據白崇禧的兒子白先勇的說法,當時白崇禧曾經向蔣介石提出消滅東北解放軍的全盤計畫,但未被採納。同月,白崇禧任國民政府國防部長,調離東北。

1948年5月李宗仁當選中華民國副總統,一個月後,白崇禧被免去國防部長職,改任華中剿總總司令(華中剿匪軍總司令)。同年年底,國民黨軍在戰場上失利。李、白向蔣介石施壓,蔣介石被迫在1949年1月下野,由李宗仁任代總統。

1949年4月,繼先遣兵團之後,林彪統率四野主力由平津地區分路南進。

在四野滾滾南下的鐵流聲中,白崇禧似乎感覺到了林彪咄咄逼人的雪恥心情。被毛澤東稱為“天低吳楚,眼空無物”的白崇禧也十分珍惜自己幾十年在鋒口刀尖上博來的聲譽。

白崇禧起初拒絕出任“華中軍政長官公署”司令長官,在蔣介石的一再催促下,白崇禧提出了一個先決條件,即“守江必守淮”,華中隻能有一個“剿總”,總部設在蚌埠,以華中部隊運動于江淮之間,進行攻勢防御。對此,蔣介石的答復是,徐州將來另設一“剿總”,由劉峙負責。

“華中兵力如此分割使用,將來必敗無疑。”白崇禧拒不受命,躲到上海。蔣介石派白崇禧的密友、原桂系中堅人物黃紹竑去滬挽留白崇禧。黃一到上海,即與白崇禧密談。白崇禧說道,“如果是那個人派你來的,那我們就沒有什麽好談了。”白崇禧顯然對蔣介石心懷餘怨。

“當然是那個人派我來,但我的來意你並不是全部知道。”黃紹竑意味深長地說。

一待白崇禧安靜下來,黃紹竑便開門見山地說:“你在南京做國防部長,不是像籠中鳥一樣麽?現在老蔣把籠門開啟,放你出去,你還不快快地遠走高飛?將來時機成熟,你就可以製定情勢,迫蔣下台,讓德公(李宗仁字德鄰,稱德公)出來收拾局面,我們豈不是大有可為嗎?”白崇禧心竅大開,立即束裝就道,走馬上任。“華中軍政長官公署”就設在有“九省通衢”之稱的武漢。

台灣歲月

1949年12月30日白崇禧從海南島赴台。據李宗仁的說法,白是受蔣介石承諾委以國防部長職務而赴台。白崇禧到台後,僅被委任總統府戰略顧問委員會副主任,以及「中國回教協會理事長」等閒職。據程思遠憶述,周恩來曾經這樣評價白崇禧:「白健生頗自負,其實在政治上無遠見,竟聽信蔣介石的話,給騙到台灣去了。」晚年白崇禧接受中央研究院近史所訪問,出版《白崇禧先生訪問紀錄》。

由于李宗仁還在美國,蔣介石還要利用白崇禧來牽製李宗仁,雖對白崇禧乘危逼宮非常嫉恨,但並沒有立即公開處治,隻是將白列為頭號政治敏感人物,並給其取了個“老妹子”的代號,保密局在白崇禧公館對面設了個派出所,對白的一舉一動進行嚴密監視。

1965年,李宗仁夫婦沖破阻難,抵達北京,受到中共黨政軍領導人的熱烈歡迎和很高的禮遇。

李的回國,對于在台灣的白崇禧來說,真可謂是致命的一擊。李宗仁一回大陸,蔣介石利用白崇禧牽製李宗仁的價值頓時消失,白也就自身難保了。據說,白崇禧也明白其中的利害關系,曾經很痛苦地對身邊的人說:“德鄰(李宗仁字)投匪,我今後在台灣,更沒有臉見人了。”李宗仁回大陸後,蔣介石遷怒于白崇禧,命令軍統頭子毛人鳳對白直接採取製裁行動。毛人鳳將這一任務交給偵防組組長谷正文辦理。

谷正文奉命後,積極策劃對白崇禧的暗殺行動,他收買了白身邊一個姓楊的副官,以便隨時掌握白的行蹤。白崇禧戎馬一生,閒得無聊,愛上了打獵。姓楊的副官向谷正文密報:“某日,白先生去花蓮縣壽豐半山打獵。”于是谷正文決定在白崇禧出外打獵時將其殺死。

經過周密細致勘查,偵防組發現狩獵區有小型山間鐵軌,可使用人力軌道台車登山。他們料定,年近七十、年老體弱的白崇禧,不會徒步上下山,一定會乘坐軌道台車,于是精心製造了一起白“意外”死亡的事故。

事發當天清早,白崇禧一行人通過預定的謀殺地點後,偵防組的行動人員迅速爬到橋下,將支撐橋面木墩的螺絲釘一一松開,然後躲入不遠處的樹叢裏,靜候白崇禧等人下山。下午3時許,寂靜的山中傳來軌道台車的響聲,兩輛車從高山背面滑出,相距約30米。前面一輛車上坐著花蓮縣林意雙鄉長父子與一名助理;白崇禧與兩名副官坐在後面一輛車上。當第一輛車滑到已經被去掉了螺絲釘的橋中央時,連人帶車墜入深谷。緊跟在後面的白崇禧的座車眼看也要墜入深淵,千鈞一發之際,同車的一名副官拼命用力將白崇禧推出車外,自己則隨車跌入深谷……白崇禧大難不死。

不久後的一天,白崇禧身邊的楊副官又密報谷正文,說寂寞難耐的白先生似乎對上次的危險有點健忘了,想去阿裏山打獵,打算來回乘坐煤礦的火車。谷正文覺得對白崇禧再次下手的機會來了。他知道這段鐵路是一條單行線,來來往往的火車要事先經過周密安排才能通過,否則一不小心就會發生兩列火車“碰頭”的慘劇。

那天,自崇禧與陪同人員一起坐上去阿裏山的火車,可萬沒想到的是,他們乘坐的火車開出還沒多遠,忽然另一列火車從山上高速駛來,眼看就要迎頭相撞。緊要關頭,白崇禧在陪同人員的幫助下急忙跳下火車,又一次幸免于難。

遭遇了兩次謀殺事件後,白崇禧再也不敢輕易外出了。這讓谷正文的暗殺行動很難下手。但特務們對白崇禧的監視並沒有絲毫放松,白公館進出的客人常常受到便衣的跟蹤。

白崇禧在1966年12月1日于台北逝世,死後身體發綠,口吐白沫,床單撕破多處,有很大可能是蔣派特務暗殺白崇禧,死因至今是個謎。

白崇禧有子女十人,其中八子為著名的台灣作家白先勇。

逝世之迷

1962年12月4日,白崇禧的妻子馬佩璋病逝,不久其子白先勇赴美念書。白崇禧在1966年12月2日于台北逝世。死因說法甚多。一說白崇禧晚年異常苦悶,在白夫人去世後,為解除煩悶,與護士張小姐熱戀,大量飲用台北市中醫師協會理事長賴少魂的強力葯酒補陽,縱欲過度。12月1日張小姐前往白宅夜宿,隔日白崇禧赤身裸體俯臥在床上氣絕身亡,狀似“馬上風”。但白崇禧麽子白先敬曾表示,白崇禧死時是仰臥,床單有抓過的痕跡。五子白先勇則表示:我父親有心髒病(白家有此病史,白先勇也動過心髒手術),醫生說父親是心髒病猝發,這是最有可能的,否則想不出任何問題的。 而據後來原軍統局特工谷正文回憶:自己曾經命令賴少魂加大白崇禧服用葯酒的劑量致其死亡

人物特點

白崇禧日常待人接物中,反對官僚架勢,反對打罵士卒,主張吃苦耐勞,禁煙禁賭,反對不良嗜好,在國民黨統治階層中是比較自守自節的;他多謀善斷,膽識超人,狡詐多變,謀略深長,記憶力驚人,善于捕捉戰場信息,他善于根據不同情況,靈活運用窮追猛打、佯攻佯動、出奇製勝等戰略戰術,所以常常能夠以少勝多,有“常勝將軍”之稱,在國民黨將領中素有“小諸葛”、“今諸葛”、“當代張良”、“現代第一俊敏軍人”等雅號,其卓越的軍事才能為國共名家看重,甚至日本人也稱之為“戰神”;然白崇禧自視過高,政治上短視,遠不是蔣介石對手;著有《現代陸軍軍事教育之趨勢》、《遊擊戰綱要》等,其採訪談話被整理成《白崇禧回憶錄》。

人物評價

周恩來對他的評價抗戰期間,國共合作,中共代表團的軍事組常到國民黨的軍訓班中去講課,宣傳遊擊戰爭。周恩來與國民黨的軍事將領交往較多。白崇禧很佩服周恩來的恢宏氣魄、淵博學識、軍事才略和政治工作經驗。而周恩來也很欣賞白崇禧的主戰立場和指揮才能。 1938年3月上旬,白崇禧到徐州協助李宗仁指揮作戰之前,專請周恩來、葉劍英商談津浦戰場的作戰方針。周恩來建議:津浦線南段採取以運動戰為主、遊擊戰為輔的聯合行動,使淮河流域的日軍時刻受到威脅,不敢貿然北上支援南下日軍;徐州以北則採取陣地戰與運動戰相結合的方針,守點打援,各個擊破。白崇禧對此建議非常贊賞,到徐州後,協助李宗仁指揮時基本上採納了這個方針,促成了台兒庄戰役的勝利。但在政治上,周恩來一眼就看出了白崇禧的弱點。1965年迎接李宗仁從海外回國時,對白崇禧有過中肯的評價: “白頗自負,其實在政治上無遠見。” 相信這個評價代表了中共領袖們的共同意見。說白崇禧政治上無為,似乎主要表現在他對時局的認識不清上。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