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娘子傳奇

白娘子傳奇

《白蛇傳》在中國廣為流傳,開始時是以口頭傳播,後來民間以評話、說書、彈詞等多種形式出現,又逐漸演變成戲劇表演。後來又有了小說,民國之後,還有歌劇、歌仔戲、漫畫等方式演繹。到了現代也有根據《白蛇傳》拍成的電影,編排成的現代舞,新編的小說等。這個故事以《白蛇傳》的名字出現大抵出現在清朝後期,之前並沒有一個固定的名字。

  • 中文名稱
    白娘子傳奇
  • 發生
    宋朝時的杭州、蘇州及鎮江等地
  • 主演
    趙雅芝
  • 集數
    16

​故事簡介

白娘子傳奇

法海將許仙騙至金山寺並軟禁,白素貞同小青一起與法海鬥法,水漫金山寺,卻因此傷害了其他生靈。白素貞觸犯天條,在生下孩子後被法海收入缽內,鎮壓于雷峰塔下。後白素貞的兒子長大得中狀元,到塔前祭母,將母親救出,全家團聚。

故事起源

據史學家探源考證,《白蛇傳》的故事起源于北宋時期,發源地在今河南鶴壁黑山之麓、淇河之濱的許家溝。黑山又名金山。早在魏晉時期,左思就在《魏都賦》中記載了“連眉配犢子”的愛情故事:“犢子套黃牛,遊息黑山中。後與連眉女結合,俱去,人莫能追。”後來這一故事衍化為“白蛇鬧許仙”的故事,故事主人公也由“連眉女”衍變為白蛇。相傳,白蛇鬧許仙裏的白蛇精,當年曾被許家溝一位許姓老人從猛禽口中救生。白蛇為報答許家的救命之恩,嫁給了許家後人牧童許仙。婚後,她經常用草葯為村民治病,使得附近“金山寺”的香火逐漸冷落。黑鷹轉世的金山寺長老法海和尚十分惱火,決心破壞許仙的婚姻,置白娘子于死地,于是引出了人們熟悉的“盜仙草”、“水漫金山寺”等情節。

故事流傳

白蛇傳在清代成熟盛行,是中國民間集體創作的典範。描述的是一個修煉成人形的蛇精與人的曲折愛情故事。故事中有不少的佛教學說、封建禮教的影子。

《白蛇傳》在中國廣為流傳,開始時是以口頭傳播,後來民間以評話、說書、彈詞等多種形式出現,又逐漸演變成戲劇表演。後來又有了小說,民國之後,還有歌劇、歌仔戲、漫畫等方式演繹。到了現代也有根據《白蛇傳》拍成的電影,編排成的現代舞,新編的小說等。這個故事以《白蛇傳》的名字出現大抵出現在清朝後期,之前並沒有一個固定的名字。

《白蛇傳》不但在中國流傳,在日本也有拍成的電影。《白蛇傳》的傳說,一說認為同印度教有關。印度教的創世,就是從兩條大蛇(Nagas)攪動乳海開始。東南亞也有類似《白蛇傳》的故事,元代周達觀的《真臘風土記》就記述了真臘國王有一“天宮”,夜夜登上天宮的金塔與化為女身的蛇精交合,也是人蛇交媾故事的雛形。此外,希臘神話中的拉彌亞即由蛇幻化而成。後來與青年利西烏斯(Menippus Lycius)結為夫妻,結婚當天,來了個阿波羅尼烏斯(De Vita Apollonius),識破拉彌亞是蛇。

此外,在南宋宮廷說書人的話本裏,有《雙魚扇墜》的故事,其中提到白蛇與青魚修煉成精,與許宣(而非許仙)相戀,盜官銀、開葯鋪等情節,都與後來的《白蛇傳》類似。並且在其他的文學作品裏,也有類似的故事,因此,有學者認為《白蛇傳》的故事有可能《白蛇傳》的故事早期因為以口頭相傳為主,因此派生出不同的版本與細節。原來的故事有的到白素貞被鎮壓到雷峰塔下就結束了,有的版本有白蛇產子的情節,還有版本有後來白蛇之子得中狀元,祭塔救母的皆大歡喜的結局。但這個故事的基本要素,一般認為在南宋就已經具備了。

目前發現《白蛇傳》的最早的成型故事記載于馮夢龍的《警世通言》第二十八卷《白娘子永鎮雷峰塔》。清代初年黃圖珌的《雷峰塔》(看山閣本),是最早整理的文字創作流傳的戲曲,他隻寫到白蛇被鎮壓在雷峰塔下,並沒有產子祭塔。後來又出現的梨園舊抄本(可能是陳嘉言父女所作,現存本曲譜已不全),是廣為流傳的本子,有白蛇生子的情節。

清朝乾隆年間,方成培改編了三十四出的《雷峰塔傳奇》(水竹居本),共分四卷,第一卷從《初山》《收青》到《舟遇》《訂盟》,第二卷是《端陽》《求草》,第三卷有《謁禪》《水門》,第四卷從《斷橋》到《祭塔》收尾。《白蛇傳》故事的主線綱架自此大體完成。而這出戲的本子,在乾隆南巡時被獻上,因此有乾隆皇帝御覽的招牌,使得社會各個階層的人,沒有人不知道《白蛇傳》的故事了。後來在嘉慶十一年,玉山主人又出版了中篇小說《雷峰塔奇傳》。嘉慶十四年,又出現了彈詞《義妖傳》,至此,蛇精的故事已經完全由單純迷惑人的妖怪變成了有情有義的女性。

清代中期以後,《白蛇傳》成為常演的戲劇,以同治年間的《菊部群英》來看,當時演出《白蛇傳》是國劇、昆曲雜糅的,但是還是以昆曲為主,同時可以看出,《白蛇傳》中祭塔的情節產生的時代較晚。

現代,有根據《白蛇傳》拍成的台灣電視劇《新白娘子傳奇》,基本是按照已經形成的故事再加的一些內容。此外,還有香港女作家李碧華的小說《青蛇》亦是根據白蛇傳創作的,而後經香港著名導演徐克拍攝後搬上銀幕。台灣明華園戲劇團的白蛇傳歌仔戲露天表演,常在端午節前後演出,故事內容無較大的改編,但在舞台設計上與傳統戲劇表現的設計,有許多突破,其中水淹金山寺的橋段更出動消防隊的灑水車,還有吊綱絲的設計,製造出白蛇與青蛇騰雲架霧的感覺。另外,本作也被日本東映動畫改編成同名動畫電影《白蛇傳》(1958年上映),是日本史上第一部彩色長篇動畫電影,堪稱日本動畫史上的裏程碑(值得註意的是本作中按照了原本故事的設定——小青是青魚而不是青蛇)。

這個故事經過了近千年的演變,除了故事情節不斷豐富外,人物性格也在逐漸的演變。

是中國的故事與印度的神話糅合而成的傳說。

中國戲曲

《白蛇傳》是中國戲曲名劇,故事初見明·馮夢龍著《警世通言》(卷二十八)《白娘子永鎮雷峰塔》。明人陳六龍編《雷峰塔傳奇》。清人著有《義妖傳》彈詞。全國幾乎所有的劇種,甚至包括木偶戲、皮影戲都有《白蛇傳》的演出。其中以文武開打、唱做並重的國劇《白蛇傳》最有特色。

最早的《白蛇傳》,第一折戲叫《雙蛇鬥》,是用國劇、昆曲同台合演的“風攪雪”演法。青雄白雌。青蛇要與白蛇成婚,白蛇不允,雙蛇鬥法,最後白蛇戰勝青蛇,青蛇甘願化為侍女,姐妹相稱,而後下山。該劇是清末名演員餘玉琴(飾白蛇)、李順德(飾青蛇)的拿手好戲。戲中有對雙劍、走旋子、大開打等技藝,還置有砌末,並配火彩,此劇今已失傳。

現在常演的國劇《白蛇傳》是田漢根據昆曲、國劇老本改編。1947年改編時原名《金缽記》,解放後又進行修改,正式定名為《白蛇傳》。從白蛇、青蛇下山遊湖起,到青蛇毀塔、白許團圓止,中間包括結親、酒變、盜草、上山、水鬥、斷橋、合缽等情節。改編時前面舍去了白蛇收青蛇的《雙蛇鬥》,中間舍去了青蛇《盜庫銀》,後面舍去許仕林祭塔的《雷峰塔》。《盜庫銀》為武旦出手戲,有大刀、雙鞭出手等,高難驚險,舞蹈優美,開打火爆,為名武旦宋德珠、閻世善、李金鴻、班世超、冀韻蘭等的看家戲。解放後,關肅霜把雙鞭改成雙劍。《祭塔》為正工青衣唱工戲,也是初學青衣的開蒙戲,有長達三十八句難度很大的反二黃唱腔。從胡喜祿、陳德霖唱紅後,梅蘭芳、尚小雲又都分別作了加工,遂成為梅派、尚派早年的優秀代表作。

國劇四大名旦都曾演出該劇,除荀慧生以《白娘子》命名演全劇外,其他三位都不演全劇。梅蘭芳以昆曲演《金山寺》和《斷橋》兩折。他先在北京向喬蕙蘭、陳德霖等戲曲界老先生學習,遷居上海後,又向昆曲前輩丁蘭蓀學身段,與俞振飛等研究唱腔,經過梅蘭芳在唱腔、身段、化裝等各方面註入許多新的因素,使之成為梅派藝術的精品。尚小雲以《雷峰塔》為重點,大段“反二黃”唱腔,優美動聽,情感動人;程硯秋也隻演《金山寺》和《斷橋》。

張君秋將《金山寺》、《斷橋》、《雷峰塔》連演,亦成為張派常演劇目之一。張派傳人趙秀君曾改編演出。

全本《白蛇傳》,有不少著名的旦角都曾演過。1936年,北平《立言報》主持選舉四小名旦,李世芳、毛世來、張君秋、宋德珠當選後曾在長安戲院合演一場《四白蛇傳》(毛的“遊湖”、“結親”、“酒變”,宋的“盜銀”、“盜草”、“水鬥”,李的“斷橋”,張的“祭塔”)。

解放後改編的《白蛇傳》,由中國戲校劉秀榮、謝銳青首演,後又有杜近芳、趙燕俠的演出本。杜的白蛇綣綣深情,濃鬱感人。《斷橋》中“小青妹且慢舉龍泉寶劍”的唱段,最為膾炙人口。許仙由李少春、葉盛蘭輪演,李少春還創造了大嗓許仙的唱法,別具韻味。趙的白蛇柔婉多情,細膩傳神,在感情奔放的《合缽》一場,田漢專門為趙燕俠寫了一段[徽調三眼]的唱詞,由名琴師李慕良按趙的風格製譜,唱詞平易近人,充滿生活氣息,與趙的抒情唱法相得益彰。1961年夏,上海青年京昆劇團李炳淑、華文漪、楊春霞等,以京昆同台的形式上演了全部《白蛇傳》。1980年,上海電影製片廠拍攝了李炳淑主演的同名電影,影片運用了大量特技和實景鏡頭,上映後轟動異常。

目前活躍在舞台上的李勝素、魏海敏、刁麗、陳淑芳等都曾演出此劇全本,《斷橋》一折更為眾多演員所常演。張火丁曾按程派路數移植田漢本《白蛇傳》。

川劇《白蛇傳》與其它劇種相較更註重武打和做工,其中《遊湖借傘》、《水漫金山》、《斷橋》等折戲常單獨演出。劇中青兒根據情節分別由男女角扮演,在文戲時是嫵媚的丫鬟,武戲時則變為勇武的男將,這是川劇所特有的。另外,戲中穿插變臉、踢慧眼等絕活,場面宏大。

部分唱詞

白素貞 (內唱南梆子導板)離卻了峨嵋到江南——

白素貞、小青同上。

白素貞 (唱南梆子原板)

人世間竟有這美麗的湖山!

這一旁保俶塔倒映在波光裏面,

那一邊好樓台緊傍著三潭。

蘇堤上楊柳絲把船兒輕挽,

微風中桃李花似怯春寒。

白素貞 青妹呀!(唱,西皮垛板)

雖然是叫斷橋橋何曾斷,

橋亭上過遊人兩兩三三。

似這等好湖山愁眉盡展,

也不枉下峨嵋走這一番。(白)

呀!(唱,西皮散板)

一霎時天色變風狂雲暗——

好一似洛陽道巧遇潘安

白素貞 走哇!(唱,西皮散板)

這顆心千百載微漪不泛,

卻為何今日裏陡起狂瀾?

〔許仙風雨中撐傘上。

許 仙 (唱,西皮散板)適才掃墓靈隱去,

歸來風雨忽迷離。

百忙中哪有閒情意!

小 青 姐姐,雨下大了,就在柳下躲避片時吧。

白素貞 也好。

許 仙 呀!(唱,西皮散板)

柳下避雨怎相宜?(

船 夫 (內唱)漿兒劃破白萍堆,

送客孤山看落梅。

許 仙 雨越下越大,兩位娘子不要推辭,我去叫船。

白素貞 如此,多謝君子!

許 仙 好說。

〔船夫劃船上。

船 夫 湖邊買得一壺酒,

風雨湖心醉一回。

船 夫 最愛西湖二月天,

斜風細雨送遊船。

十世修來同船渡,

百世修來共枕眠。

許 仙 好了,雨已止了!(唱,西皮搖板)

一霎時湖上天清雲淡,

柳葉飛珠上布衫。

小 青 姐,您看雨過天晴,西湖又是一番風景啊!

白素貞 是啊!(唱,西皮垛板)

雨過天晴湖山如洗,

春風習習透裳衣。

許 仙 (唱,西皮垛板)

真乃是西湖比西子,

淡妝濃抹總相宜。

白素貞 青兒。(唱,西皮垛板)

問郎君家在何方住?

改日登門叩謝伊。

小 青 是。我說君子,您住哪兒?我們小姐要給您道謝哩!

許 仙 哎呀!不敢當啊!(唱,西皮垛板)

寒舍住在清波門外,

錢王祠畔小橋西。

些小之事何足介意,

怎敢勞玉趾訪寒微?

白素貞 好說了!(唱,西皮垛板)

這君子老成令人喜,

有答無問把頭低。

青兒再去說仔細,

請君子有暇訪曹祠。

白素貞 謝君子!(唱,西皮垛板)

謝君子,恩義廣,

殷勤送我到錢塘。(白)

君子請看!(唱,西皮垛板)

我家住在紅樓上,

還望君子早降光。

青兒扶我把湖岸上,(白)

君子,明日一定要來的呀。

許 仙 明日一定奉訪。小姐慢走。

白素貞 少陪了,君子!(唱,西皮搖板)

莫教我望穿秋水想斷柔腸。

〔白素貞盈盈一禮,偕小青同下。

許 仙 好一位娘子!(唱,西皮搖板)

一見神仙歸天上,(白)

喔!(唱,西皮搖板)

不問姓名忒荒唐!(白)

許 仙 哈哈哈……(唱,西皮搖板)

好一個小娘子伶俐無雙,

鶯鶯端合有紅娘。(白)

青 (唱,西皮搖板)

掃盡落花門外等,

接來姐姐盼望的人。(白)

許相公請坐。(急下。)

許 仙 (唱,西皮搖板)

曹祠竟有神仙境,

一角紅樓傍水濱。

法海 (白) 這……

(西皮搖板) 許官人休得要執迷不醒,

她本是峨眉山千年的蛇精。

到時候定然要害你的性命,

那時節想回頭再世為人。

許仙 (白) 老師父!

(西皮搖板) 那白氏她為人溫婉貞靜,

老師父說此話有悖人情。

小青(西皮搖板) 聽滿城慶端陽何等歡暢,

怎知道姐妹們痛苦難當?

我本當獨自山崗往,

白素貞 (內白) 青兒!

小青 (西皮搖板) 賢姐姐喚我所謂哪樁?

(白) 莫非姐姐她也要走?

(小青急下。許仙持壺上。)

許仙 (西皮搖板) 人逢佳節精神爽,

玉壺銀盞入蘭房。

(白) 娘子起來了麽?娘子!

白素貞 (內白) 為妻起來了。

(小青扶白素貞同上。)

白素貞 (西皮搖板) 年年此日心惝恍,

強打精神對許郎。

白素貞 (白) 呀!

(西皮流水板) 許郎夫怎解我難言苦狀,

再三勸我飲酒漿。

我本當不飲歸羅帳,

又恐怕夫妻的情義傷。

(許仙換玉杯,斟酒。)

白素貞 (西皮流水板) 無奈何接玉盞心中估量,

(白) 罷!

(西皮搖板) 憑著我九轉功料也無妨!

許仙 (白) 咳!娘子有七月身孕,又兼身染小恙,把她灌得如此大醉,如何是好?有了,不免去至葯房調製一杯醒酒湯,與她解酒便了!

(西皮搖板) 許仙做事欠思量,

(許仙下,取湯上。)

許仙 (西皮搖板) 不該勸妻飲雄黃。

白素貞(西皮快板) 含悲忍淚托故交。

為姐仙山把草盜,

你護住官人莫辭勞,

為姐若是回來早,

救得官人命一條;

倘若是為姐回不了,

你把官人遺體葬荒郊。

墳前種上同心草,

在墳邊栽起相思樹苗。

為姐化作杜鵑鳥,

飛到墳前也要哭幾遭。

鶴童、

鹿童 (同折桂令) 看仙山,別樣風光,

日映霓霞,鳥弄笙簧。

碧池畔瑤草芬芳,

紫岩下有靈芝生長。

看兩峰相接處,白雲來往,

襯托那繞琳宮古柏青蒼。

鶴童、

鹿童 (同折桂令) 俺寶劍閃寒光,

守護著清凈壇場,

休讓那妖魔擅闖。

白素貞 (內高撥子導板)輕裝佩劍到仙山,

(白素貞上。)

白素貞 (回龍) 不由素貞淚不幹。

悔當初不聽青兒語,

端陽佳節把杯貪。

(高撥子搖板) 官人托在青兒手,

不採靈芝誓不還。

大膽且把前山探,

(白) 呀!

(高撥子搖板) 山門神將好威嚴!

無奈何轉到後山上,

(鹿童上,仗劍攔。)

鹿童 (高撥子散板) 大膽妖魔來探山。

白素貞 (高撥子垛板) 素貞低頭苦哀告,

尊聲仙官聽我言:

素貞本是掃葉女,

曾煉仙家九轉丹。

隻為思凡把峨嵋下,

與許仙匹配在江南。

我夫不幸染重病,

特採靈芝到仙山。

鹿童 (高撥子垛板) 靈芝本是仙家草,

怎肯輕易與人間!

白素貞 (高撥子垛板) 仙家本是慈悲種,

應替人間解危難。

鹿童 (高撥子垛板) 勸你休得巧言辯,

寶劍之下活命難。

白素貞 (高撥子垛板) 隻要取得回生草,

姑娘九死也心甘。

鹿童 (高撥子垛板) 勸你早早離山去,

(鹿童刺白素貞,白素貞按住劍。)

白素貞 (高撥子垛板) 恕你姑娘禮不端。

白素貞 (白) 謝仙翁!

(高撥子散板) 接過靈芝淚不幹,

險些難得活命還。

拜別仙翁鎮江返,

雲山萬裏救夫還。

小青 (西皮搖板) 許官人全不念夫妻情分,

把一本隔月帳搪塞小青。

辜負了賢姐姐救他一命,

好不教小青我氣憤難平。

(白) 姐姐。

(白素貞上。)

白素貞 (西皮搖板) 盜靈芝受盡了千磨百難,

方救得許郎夫一命回還。

又誰知他病愈將我冷淡,

對妝台不由人珠淚偷彈。

白素貞 (西皮搖板) 小青妹休提起舍棄二字,

必須要去官人一片疑心。

低下頭我這裏暗把計定,

全仗著這腰間七尺白綾。

許仙 (白) 呀!

(西皮搖板) 見娘子依舊是千嬌百媚,

隻可惜人與妖難配夫妻。

白素貞 (白) 官人哪!

(西皮搖板) 半月來淚濕鴛鴦枕,

許仙 (西皮搖板) 從今後雲破月兒明。

白素貞 (白) 夫哇!

(西皮搖板) 再不可輕把浮言信,

許仙 (西皮搖板) 上有牽牛織女星!

法海 (西皮搖板) 扶筇來到江亭上,

等候錢塘迷路羊。

(許仙上。)

許仙 (西皮流水板) 那一日爐中焚寶香,

夫妻們舉酒慶賀端陽。

白氏妻醉臥牙床上,

我與她端來醒酒湯。

用手撥開紅羅帳,

嚇得我三魂氣魄亡!

先隻說我妻是魔障,

卻原來蒼龍降吉祥。

悶懨懨來至在江亭上,

(白) 呀,好壯闊的長江也!

(西皮流水板) 長江壯闊勝錢塘。

白素貞 (內西皮導板) 一葉舟兒忙來到,

西皮散板) 哪顧得長江波浪高。

禿驢妒我恩愛好,

誘騙許郎把紅粉拋。

(西皮流水板) 一去三日無家報,

活活斬斷鸞鳳交。

望金山不由我銀牙咬,

青兒與我把櫓搖。

瞬間寶劍雙出鞘,

拿住了禿驢就莫輕饒!

法海 (內西皮導板) 適才打坐文殊院,

(幕開。法海立金山寺山門外斷崖上,白素貞、小青分立崖下。)

法海 (西皮原板) 初把法華教許仙。

早知道妖魔必來見,

問我一聲答一言。

白素貞(西皮散板) 那許郎他與我性情一樣,

立下了山海誓願作鴛鴦。

望禪師開大恩把許郎釋放,

我夫妻結草銜環永不相忘。

法海 (白) 孽畜!

(西皮原板) 那許仙他本是高德和尚,

豈與你妖魔女匹配鸞凰?

我勸你早回轉峨眉山上,

再若是混人間頃刻身亡。

小青 (白) 禿驢!

(西皮快板) 聽一言不由我怒發千丈,

罵一聲老匹夫你細聽端詳:

我小姐與許郎婦隨夫唱,

老匹夫活生生你拆散鴛鴦。

速放出許官人萬事不講,

倘若是再遲延水涌長江!

白素貞 (白) 青兒!不要胡說!

老禪師啊!

(西皮散板) 小青兒性粗魯出言無狀,

怎比得老禪師量似海洋。

我如來對眾生平等供養,

方感得有情者共禮空王。

(白) 念我白氏呵!

(西皮快板) 在湖上結良緣同來江上,

與許郎懷下了九月兒郎。

且替我白素貞想上一想,

發下了大悲心就還我許郎!

法海 (西皮快板) 白素貞休得要痴心妄想,

許仙除非是倒流長江。

人世間哪容得害人孽障,

這也是菩提心保衛善良。

白素貞 (西皮快板) 白素貞救貧病千百以上,

江南人都歌頌白氏娘娘。

也不知誰是那害人孽障,

害得我夫妻們兩下分張!

法海 (西皮快板) 豈不知老僧有青龍禪杖,

怎能讓妖魔們妄逞刁強?

白素貞 (西皮快板) 老禪師縱有那青龍禪杖,

敵不過宇宙間情理昭彰?

小青 (西皮散板) 哪有這閒言語對他來講!

姐妹們今日裏,

白素貞、

小青 (同西皮散板) 大鬧經堂!

法海 (西皮小導板) 望空中叫一聲護法神將!

眾神將 (內同白) 來也!

(眾神將、伽藍同上。)

法海 (西皮散板) 快與我擒妖孽保衛經堂。

眾水族 (同二犯江水兒牌)哎——齊簇簇紛紛水宿,

魚蝦蟹鱉友,

鬧垓垓爬跳,

躍去來遊,

似蛟龍在江上走。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