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先勇 -台灣作家

白先勇

台灣作家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白先勇(1937年7月11日-),回族,台灣當代著名作家,生于廣西桂林。中國國民黨高級將領白崇禧之子。

白先勇7歲時,經醫診斷患有肺結核,不能就學。1956年在建國中學畢業,1965年,取得愛荷華大學碩士學位後,白先勇到加州大學聖塔芭芭拉分校教授中國語文及文學,並從此在那裏定居。他在1994年退休。代表作有短篇小說集《寂寞的十七歲》、《台北人》、《紐約客》,散文集《驀然回首》,長篇小說《孽子》等。其中《台北人》入選20世紀中文小說100強(第七位,是仍在世作家作品的最高排名)

白先勇2008年獲聘北京師範大學(珠海分校)文學院榮譽院長職務,2009年獲頒香港中文大學榮譽文學博士。

  • 中文名
    白先勇
  • 國籍
    中國
  • 民族
    回族
  • 出生地
    廣西桂林
  • 出生日期
    1937年7月11日
  • 信仰
    佛教
  • 職業
    作家,昆曲製作人
  • 父親
    白崇禧
  • 創作時期
    1958年至今
  • 主要作品
    《台北人》,《遊園驚夢》,《紐約客》
  • 星座
    巨蟹座

人物簡介

白先勇(1937年7月11日-),回族,台灣當代著名作家,生于廣西桂林。中國國民黨高級將領白崇禧之子。白先勇7歲時,經醫診斷患有肺結核,不能就學。1956年在建國中學畢業,1965年,取得愛荷華大學碩士學位後,白先勇到加州大學聖塔芭芭拉分校教授中國語文及文學,並從此在那裏定居。他在1994年退休。出版有短篇小說集《寂寞的十七歲》、《台北人》、《紐約客》,散文集《驀然回首》,長篇小說《孽子》等。

白先勇白先勇

成長經歷

1937年7月11日,白先勇生于中國廣西桂林,父親白崇禧是中國國民黨桂系將領,母親名馬佩璋;白先勇排第八,另有九名兄弟姊妹(隻五人還在世),電台名人白韻琴則為他的堂妹,而家族大多仍居住在台灣。白先勇7歲時,經醫診斷患有肺結核,不能就學,因此他的童年時間多半獨自度過。

白先勇與摯友合影白先勇與摯友合影

抗日戰爭時他與家人到過重慶,上海和南京,後來于1948年遷居香港,就讀于喇沙書院。不久之後在1952年移居台灣。

1956年在建國中學畢業後,由于他夢想參與興建三峽大壩工程,以第一志願考取台灣省立成功大學(今“國立”成功大學)水利工程學系。翌年發現興趣不合,轉學“國立”台灣大學外國文學系,改讀英國文學。

1958年,他在《文學雜志》發表了第一篇短篇小說《金大阿麼》。兩年後,他與台大的同學歐陽子陳若曦王文興等共同創辦了《現代文學》雜志,並在此發表了《月夢》、《玉卿嫂》、《畢業》等小說多篇。

于1961年大學畢業。

1962年,白先勇的母親馬佩璋去世。據他自傳文章《驀然回首》提及,“母親下葬後,按回教儀式我走了四十天的墳,第四十一天,便出國飛美了。”母親去世後,他飛往美國愛荷華大學的愛阿華作家工作室(Iowa Writer's Workshop)學習文學理論和創作研究,當時父親白崇禧也來送行,也是白與父親最後一次會面。

1963年赴美國,到衣阿華大學作家工作室研究創作。

1965年,取得愛荷華大學碩士學位後,白先勇到加州大學聖塔芭芭拉分校教授中國語文及文學,並從此在那裏定居。他在1994年退休。

白先勇白先勇

1999年11月1日發表《養虎貽患-父親的憾恨(一九四六年春夏間國共第一次“四平街會戰”之前因後果及其重大影響)》(台北《當代》第147期)一文,為父親白崇禧立傳。

白先勇出版有短篇小說集《寂寞的十七歲》、《台北人》、《紐約客》,散文集《驀然回首》,長篇小說《孽子》等。白先勇吸收了西洋現代文學的寫作技巧,融合到中國傳統的表現方式之中,描寫新舊交替時代人物的故事和生活,富于歷史興衰和人世滄桑感。

2004年,由中國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出版了他的一部作品集《青春·念想--白先勇自選集》,以及新作《奼紫嫣紅牡丹亭》。白先勇喜愛中國地方戲曲昆曲如《牡丹亭》,對于其儲存及傳承,亦不遺餘力。​

創作經歷

貫通中西

白先勇從小就喜愛中國的民間文學和古典文學,閱讀了大量的中國民間故事和古典作品。如《薛仁貴征東》、《樊梨花征西》、《說唐》、《蜀山劍俠傳》、《啼笑姻緣》;巴金的《家》、《春》、《秋》;《三國》、《水滸》、《西遊記》,特別是《紅樓夢》,都是他所喜愛熟讀的作品。在大學時代,由于受西方現代文學思潮的影響,白先勇開始閱讀和介紹西方現代派作家的作品,在創作上也開始模仿西方文學。但是畢業後入美國愛荷華創作班學習班,作者又把自己的註意力轉向了中國的歷史文化和文學的研究。對中國民間故事和中國古典文學的喜愛,使他具有比較深厚的中國傳統文學的素養,這就是為什麽自先勇長期生活在台灣和美國,沐浴在歐風美雨之中,而他的大部分作品卻仍能保持著比較鮮明的民族風格的原因。白先勇從小熱愛祖國的錦綉山河,對祖國和民族有較深厚的感情。

白先勇白先勇

巴蜀情結

作者少年時代曾在天府之國的重慶生活,當他回憶起幼年時見到的巴山蜀水時,至今還非常神往。高中畢業時,由于熱愛祖國的錦綉山河,白先勇放棄了保送台大的有利條件,入了台灣水利學院。後因發現自己對水利沒有興趣,才轉入台大外文系。他對祖國大陸的印象極其深刻。非常懷念。他所日夜思念的所謂總合性的“家”不是別的,就是自己的“祖國”,自己的“民族”。正是這種對民族和祖國的深沉感情,使這位遠離祖國的遊子在作品中散發出漠漠的“鄉愁”。

同情底層勞動者

白先勇雖然生長于官宦之家,生活條件比一般人優越,但他從小對他所接觸到的下層勞動者,卻頗為同情。作者在《孤戀花》、《金大班的最後一夜》、《那片血一般紅的杜鵑花》中充滿同情地描寫出了娟娟、朱鳳、王華這一類下層人物的形象和他們的悲慘命運,當然不是偶然的。他對自己的家庭身世感慨頗多。據作者自己說,1963年出國前夕,母親去世,等到學成歸來,“父親先已歸真”。這件事情對他的心靈震撼較大。作者曾寫道:“別人出國留學,大概不免滿懷興奮,我卻沒有。我,隻感到心慌意亂,四顧茫然。頭一年在美國,心境是蒼涼的”,“我到美國後,第一次深深感到國破家亡的訪惶。”這些思想情緒都是相當消極的,後來作者寫的《芝加哥之死》、《謫仙記》中的吳漢魂、李彤等一個個投水自殺,大概與作者這一時期的悲涼心境不無關系。白先勇于50年代末期開始從事創作活動。從1958年發表第一個短篇小說《金大阿麼》,到1979年8月在香港《八方》文藝叢刊發表《夜曲》為止,共發表了30多個短篇小說。1960年,他在台灣與歐陽子、王文興等人共同創辦了《現代文學》雜志,他的大部分作品都先在這個雜志發表,然後陸續匯編成《寂寞的十七歲》、《台北人》、《紐約客》、《謫仙記》等幾個短篇小說集。他的第一部長篇小說《孽子》,從1977年開始在《現代文學》上連載,今年3月,已由台灣遠景出版社結集出版。這些作品的內容大致可分為三類:一是早期作品,主要是描寫作者少年時代所接觸的生活,或模擬西洋文學的作品,如《寂寞的十七歲》中的大部分作品;二是描寫台灣上層社會生活的作品,如《台北人》;三是描寫旅美知識分子生活的作品,如《紐約客》;四是描寫台灣下層人物的作品,如長篇小說《孽子》。

小說分期

白先勇的小說可分為前期和後期。一般以1964年在美國發表的《芝加哥之死》為界線,在這篇小說之前所有在台灣寫的小說稱為前期作品,在這之後所有在美國寫的小說稱為後期作品。前期作品,受西方文學影響較重,較多個人色彩和幻想成份,思想上和藝術上尚未成熟。後期作品,繼承中國民族文學傳統較多,將傳統熔入現代,作品的現實性和歷史感較強,藝術上也日臻成熟。白先勇是台灣現代派中現實主義精神較強的作家。他曾生活在中國大陸、台灣和美國等幾個不同的時代和社會環境,這給他的思想和創作帶來深刻的影響。他的少年時代是在國民黨的官僚家庭度過的,先輩們的“顯赫”和上流社會的“氣派”,在他童年的記憶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到台灣後,又目睹了國民黨舊官僚的沒落,以及許多離鄉背井、流落台灣的下層人民的痛苦掙扎,他們的思鄉和懷舊情緒,都影響著作者;在美國,旅美中國人對美國物質文明的向往和對西方文化腐朽一面的厭惡,對祖國文化傳統的執著和飄泊海外而無根的痛苦感覺,同時涌入他的心胸。這些豐富的生活內容和復雜的思想感情,在他的作品中都得到不同程度的真實的反映。

白先勇白先勇

情系昆曲

一種集合歌、舞、詩、戲的精致優美表演形式,一種抒情、寫意、象征、詩化的藝術,一出愛得死去活來的愛情悲喜劇,白先勇先生集合兩岸三地一流的創意設計家,聯手打造文化工程青春版《牡丹亭》先後在台灣、香港和蘇州、北京、上海等地上演,場場爆滿,而且吸引了許多年輕人,被稱為是中國文化史上的盛事。

《牡丹亭》上承“西廂”,下啓“紅樓”,是中國浪漫文學傳統中一座巍巍高峰。其以曲調優雅,唱腔悠揚,唱詞華麗,四百年來一直是昆曲傳統經典曲目。《牡丹亭》的火熱,使久已低迷的昆曲舞台驟然升溫,這和白先勇的努力密不可分。曾笑稱自己是昆曲義工的白先勇,為了昆曲的發展,為了讓更多的人欣賞昆曲的魅力,不惜暫停自己的本行,投入大量的時間和金錢,精心打造《牡丹亭》,並在校園進行公益演出,為昆曲爭取了更多的年輕觀眾,這是昆曲藝術存續的肥沃土壤。白先勇說,"希望看過這些(昆曲)的年輕人,在他們心中播下那麽一個種子,有一天他們可能也來製作昆曲,也成為昆曲的推廣人,或者是至少成為昆曲的忠實觀眾"。

白先勇于1961年大學畢業,1963年赴美國,到衣阿華大學作家工作室研究創作,1965年獲碩士學位後旅居美國,任教于加州大學。出版有短篇小說集《寂寞的十七歲》、《台北人》、《紐約客》,散文集《驀然回首》,長篇小說《孽子》等。白先勇吸收了西洋現代文學的寫作技巧,融合到中國傳統的表現方式之中,描寫新舊交替時代人物的故事和生活,富于歷史興衰和人世滄桑感。

自小與昆劇結下不解緣,其小說《遊園驚夢》即受昆劇《牡丹亭》啓發。他對昆劇藝術一往情深,作了二十年推廣昆劇的'義工'。近年更熱心向年輕一代介紹昆劇,經常在港、台地區與昆劇藝術家合作,做公開演講。製作青春版《牡丹亭》是他多年的夢想,這個夢想終于在2004年得以實現。

推廣昆曲

白先勇幼年時與家人在上海聽了梅蘭芳復出演唱的昆曲《遊園驚夢》(俞振飛、言慧珠等合演),21世紀在全世界做了大量工作推廣昆曲,自許為昆曲義工。

人物軼事

評同性戀

白先勇曾在香港公開表示自己為同性戀者,但在台灣公開場合極少提及自己的性傾向。白先勇曾說,他相信乃父知道其同性戀傾向,但並沒有真正和他談論過此事。

白先勇白先勇

白先勇唯一的長篇小說《孽子》(1983年)除骨肉親情外,書中對于台北部分男同性戀社群的次文化,以及同性性交易等情節不避諱的描寫,格外引人註意。《孽子》以一名因其同性性傾向遭乃父逐出家門的少男“李青”的視角,講述一群以1970年代台北新公園為集散地,不為主流社會所接納的男同性戀者的故事;而作者對于父子親情的描寫,亦為本書之主題。2003年,台灣公共電視台將其改編拍攝為同名電視劇,引起社會上各種關于同性戀議題的談論。

在2002年的《揚起彩虹旗》新書發表會上,台灣同性戀權益運動者陳俊志指責白先勇與舞蹈家林懷民對台灣同志運動沒有盡心盡力。然而,關于出櫃名人在同志權益運動中之社會義務,各方看法殊異。

個人信仰

外界曾廣泛流傳白先勇信仰佛教,而2013年3月30日在西安簽名售書時,白先勇公開稱以前有關該信佛教是以訛傳訛,自己並未拋棄伊斯蘭教信仰,自己隻是隻是作為一名學者對佛教的一些常識尤其哲學常識予以了專門的學習和了解。

問:您撰寫父親傳記已經發表了三篇專文,如何以文學家進行歷史功過評斷?

答:我父親從參加辛亥革命、北伐、抗戰、國共內戰到台灣,與中華民國、國民黨有長達半世紀的關系,在民國史扮演關鍵角色。台兒庄大捷讓全國士氣大振,我父親發揮了廣西將領作戰的優良傳統,八年抗戰才能持續下去。

父台兒庄大捷 抗戰史僅三頁

台兒庄大捷等于是民族存亡的一仗,如果在美國、日本、歐洲,像這一仗有多少專書會出來?但到今天還沒有一本台兒庄專書,實在不負責任。我看到國防部之前出的七百多頁抗戰史,台兒庄大概隻有三頁,難怪中共說國民黨沒有抗日、日本說沒有南京屠殺,因為你連自己的歷史你都不記錄。我希望喚醒大家對歷史的重視,一切政治因素應該撇掉,現在應該是寫信史的時候。我不是軍事史專家,隻是參考父親與李宗仁的回憶錄,及聽父親口述,按理講應該訪問所有參與的人、收集所有資料,從台灣、大陸、日本各種角度好好寫,國民黨應該好好寫一本民國史而不是黨史,這是當務之急。

問:父親傳記何時可以完成?最困難地方是什麽?

答:這個一直拖,因為我自己去做昆曲了,影響我的進度。而且我不是學歷史的,對于歷史巨觀的因素,的確滿困難的。我現在可能要以重點為主,我了解父親非常在意的那些事情,我把這些事情寫出來。

心髒病發猝死 駁斥下毒傳聞

問:白將軍的死因眾說紛雲,還有一說是特工下毒,您會如何記述?

答:傳說很多,我們的判斷,父親的死因沒有任何外在、急迫的原因,所以“特工說”、“下毒酒”等說法都是傳聞,沒人會那麽笨的,除非那天有檔案出來。我父親有心髒病(編按:白家有此病史,白先勇也動過心髒手術),醫生說父親是心髒病猝發,這是最有可能的,否則想不出任何問題的。

桂林情節

白先勇不建黨的經歷和不同于常人的情感世界,鑄就了他特殊的性格。懂得中國當代文學概況的人,一定會懂得白先勇在中國當代文學特別是對台灣當代文學中的地位。而白先勇的文學作品,白先勇的興趣愛好,甚至白先勇的語言和思維,都離不開桂林這塊生他養他的山水寶地,離不開勤勞智慧的桂林人。白先勇的一生,有一個永遠也解不開的情緒:那便是對桂林故土的眷戀。

其實,他在桂林隻生活了7年,12歲時去了台灣,25歲遠赴美國,但一口桂林話卻說得十分正宗。白先勇在他的小說中,運用了許多桂林方言。例如“螞撈車”、“雞貓鬼叫”等等,桂林方言在他的懷舊小說中靈活而恰到好處的運用,使作品增添了一層獨特的色彩。老桂林也許會有一個感覺,"金大阿麼"這個題目,本身就極富桂林味。當然,《金大阿麼》中不乏白先勇童年聽來的故事,那些人物生活的背景,有桂林的影子。

白先勇不僅能說一口正宗流利的桂林話,還酷愛桂林米粉。據白先勇說,他父親白崇禧以前打仗回來,第一件事就是喊隔壁嬸娘過來熬鹵水做冒熱米粉吃。白家四十年代末在南京、上海生活,還常常請人做桂林米粉吃,後來到了台北,很少能吃到桂林米粉,白先勇很是懷念這種特殊的地方風味。在他的名篇《花橋榮記》中,就津津有味地講起桂林米粉的故事。1993年9月,白先勇回桂林時住在榕湖飯店,見餐廳服務員就問“有沒有桂林冒熱米粉?”當服務員回答有時,他便嘖嘖嘴,大喊“先來兩碗”。白先勇對筆者說,桂林米粉可謂“天下第一味”,好吃得不得了。

2000年元月,白先勇再次回到桂林時,與上次回桂林一樣,白先勇一進飯店便問“有沒有桂林米粉”,得到肯定回答後又連來兩碗,還直說,多來些芫荽、酥豆,好吃好吃!白先勇吃米粉,那動作也是"訓之有素"的。盡管米粉堆得高,那雙筷子可以上下自如地在碗裏打翻而不讓佐料掉出來。這大概是桂林人的飲食本事。除了桂話桂林米粉,白先勇十分喜歡桂林的傳統藝術桂劇。在7歲離開桂林前的日子裏,白先勇常在母親的懷裏抱著看桂劇,所以即使是57歲回桂林時,白先勇仍然對桂劇如此鍾情神往。

主要著作

《樹猶如此--紀念亡友王國祥君》--一九九九年一月廿六日《聯合報

白先勇《樹猶如此》白先勇《樹猶如此》

《夜曲》--刊中國時報《人間》副刊,一九七九年。

《孽子》--長篇小說“孽子”開始連載于《現代文學》復刊號第一期,一九七七年。

《秋思》--刊中國時報,一九七一年。

《國葬》--刊現代文學第四十三期,一九七一年。

《花橋榮記》--刊現代文學第四十二期,一九七○年。

《冬夜》--刊現代文學第四十一期,一九七○年。

孤戀花》--刊現代文學第四十期,一九七○年。

《滿天裏亮晶晶的星星》--刊現代文學第三十八期,一九六九年。

《思舊賦》--刊現代文學第三十七期,一九六九年。

《那片血一般紅的杜鵑花》--刊現代文學第三十六期,一九六九年。

《金大班的最後一夜》--刊現代文學第三十四期,一九六八年。

《梁父吟》--刊現代文學第三十三期,一九六七年。

《歲除》--刊現代文學第三十二期,一九六七年。

遊園驚夢》--刊現代文學第三十期,一九六六年。

《一把青》--刊現代文學第二十九期,一九六六年。

《謫仙記》--“紐約客”首篇,刊現代文學第二十五期。

《火島之行》--刊現代文學第二十三期,一九六五年。

《永遠的尹雪艷》--“台北人”首篇,刊現代文學第二十四期,一九六五年。

《安樂鄉的一日》--刊現代文學第二十二期,一九六四年。

《香港:一九六〇》--刊現代文學第二十一期,一九六四年。

《上摩天樓去》--刊現代文學第二十期,一九六四年。

《芝加哥之死》--刊現代文學第十九期,一九六四年。

《那晚的月光》--又名“畢業”,刊現代文學第十二期,一九六二年。

《寂寞的十七歲》--刊現代文學第十一期,一九六一年。

《藏在褲袋裏的手》--刊現代文學第八期,一九六一年。

《青春》--刊現代文學第七期,一九六一年。

《小陽春》--刊現代文學第六期,一九六一年。

《黑虹》--刊現代文學第二期,一九六○年。

玉卿嫂》--刊現代文學第一期,一九六○年。

《月夢》--刊現代文學第一期,一九六○年。

《悶雷》--刊筆匯革新號一卷六期,一九五九年。

《骨灰》--收錄于《紐約客》。

《等》

《謫仙怨》--收錄于《紐約客》。

《我們看菊花去》

《Danny Boy》──收錄于《紐約客》

《tea of two》──收錄于《紐約客》

編著、主編的昆曲推廣讀物

《白先勇說昆曲》(2004年)《奼紫嫣紅牡丹亭:四百年青春之夢》(2004年)《牡丹還魂》(2004年)《奼紫嫣紅開遍:青春版牡丹亭巡演紀實》(2005年)《曲高和眾:青春版牡丹亭的文化現象》(2005年)《色膽包天玉簪記:琴曲書畫昆曲新美學》(2009年)

昆曲大型舞台公演製作

《青春版牡丹亭》(2004年4月29日世界首演,台灣公視錄製全程實況多次轉播,巡回公演已超過200場,涵蓋英國、美國等全球多國)《新版玉簪記》(2008年11月8日世界首演)《昆曲走進校園2009台灣行》(《西廂記》、《爛柯山》、《長生殿》、新版《玉簪記》2009年台灣首演)

出版履歷

2011年,《Tea for two(白先勇小說卷)》,作家出版社。《奼紫嫣紅開遍(白先勇散文卷)》,作家出版社。

2008年,《白先勇作品集》,天下文化出版。全套12大冊,隨書附《青春版牡丹亭-牡丹一百DVD》。

2008年,《白先勇書話》,隱地編,爾雅出版。

2007年七月二十日,《紐約客》在台灣出版。

2004年,《說昆曲》 廣西師範大學出版。

2004年,《奼紫嫣紅牡丹亭》廣西師範大學出版。

2002年,《樹猶如此》由台北聯合文學出版社出版。

2001年,《台北人》出版30周年紀念典藏版。

1995年,《第六隻手指》。爾雅出版。

1984年,《明星咖啡館》散文集出版。

1983年,出版長篇小說《孽子》。

1982年,《白先勇短篇小說選》出版。

1980年,《白先勇小說選》出版。

1978年,《驀然回首》散文集出版。

1976年,出版《寂寞的十七歲》小說集。

1971年,作品開始被譯成英文(第一篇為《謫仙記》),其作品陸續被譯成英文、韓文、德文等語言。同年,出版《台北人》短篇小說集。

1968年,出版《遊園驚夢》短篇小說集。《台北人》小說集。

1967年,出版《謫仙記》,短篇小說集。文星書店。文星叢刊。

人物評價

旅美學人夏志清教授曾說:“旅美的作家中,最有毅力,潛心自己藝術進步,想為當今文壇留下幾篇值得給後世朗誦的作品的,有兩位:于梨華和白先勇。”他甚至贊譽白氏為“當代中國短篇小說家中的奇才,五四以來,藝術成就上能與他匹敵的,從魯迅張愛玲,五六人而已。”也因如此,白先勇2008年獲聘北京師範大學(珠海分校)文學院榮譽院長職務。

白先勇白先勇

歐陽子認為,“白先勇才氣縱橫,不甘受拘;他嘗試過各種不同樣式的小說,處理過各種不同類式的題材。而難得的是,他不僅嘗試寫,而且寫出來的作品,差不多都非常成功。白先勇講述故事的方式很多。他的小說情節,有從人物對話中引出的《我們看菊花去》,有以傳統直敘法講述的《玉卿嫂》,有以簡單的倒敘法 (flashback)敘說的《寂寞的十七歲》,有用復雜的“意識流”(stream of consciousness )表白的《香港--一九六0》,更有用“直敘”與“意識流”兩法交插並用以顯示給讀者的《遊園驚夢》。他的人物對話,一如日常講話,非常自然。除此之外,他也能用色調濃厚,一如油畫的文字,《香港--一九六○》便是個好例子。而在《玉卿嫂》裏,他採用廣西桂林地區的口語,使該篇小說染上很濃的地方色彩。他的頭幾篇小說,即他在台灣時寫的作品,文字比較簡易樸素。從第五篇《上摩天樓去》起,他開始非常註重文字的效果,常藉著文句適當的選擇與排列,配合各種恰當‘象征’(symbolism)的運用,而將各種各樣的‘印象’(impressions),很有效地傳達給了讀者。”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