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步島

登步島

登步島,別名登埠山。浙江省著名的島嶼,隸屬于舟山。北緯29°52′,東經122°18′。面積15.88平方公裏。最高點炮台山海拔182.6米。 島嶼上曾經發生過著名的登步島戰役。

  • 中文名稱
    登步島
  • 事    件
    登步島戰役
  • 別    名
    登埠山
  • 隸    屬

該島之戰

發生在解放戰爭後期的登步島和金門島之戰,曾被國民黨大肆宣揚,認為是這兩次"大捷",保證了台灣不致落入"共軍"之手。關于金門之戰的情況,應該說已經清楚了,然而,關于"北有登步"的情況,卻鮮為人知。

登步風光登步風光

深夜打響

1949年10月3日,共和國誕生的第三天,我軍北路的部隊,一舉解放舟山群島中的金塘島。負責南線的我22軍61師積極行動配合北線作戰,並于8日和9日佔領了六橫島和蝦峙島。10月18日,61師四個營的突擊部隊,趁著霧海暗夜,斬波劈浪,向桃花島守敵發動猛烈攻擊。部隊登入後,奮勇爭先,大膽穿插,至凌晨4時,全殲守敵1300餘人。桃花島宣告解放。緊接著61師將攻擊目標指向距桃花島3000餘米的登步島,逐步形成對舟山本島之包圍。

登步島是舟山本島東南的-座小島,面積僅14平方公裏。它南鄰桃花島,北望全國最大的漁港沈家門(現為舟山市普陀區)。如果解放軍乘勝攻佔登步島,進攻矛頭即可直指舟山本島。面對這種情勢,陳誠、桂永清等台灣國民黨的軍界要員,于10月中旬專程趕赴舟山本島策劃防務,決定成立"東南軍政長官公署舟山指揮所",委任郭懺為主任。周岩、丁治磐、石覺(兼舟山防衛司令)為副主任,統一指揮駐守舟山的陸海空三軍;將海軍第2艦隊調駐長塗島;加緊擴建岱山機場,保障重型轟炸機起降;將67軍調往舟山本島,除56師防守外洋螺外,主力駐荷花池為總預備隊。這時,舟山群島國民黨守軍兵力增至9萬人。在桃花島失守後,于10月21日調87軍221師主力到登步島加強防御。具體部署如下:661團(欠9連)守備登步島東部,662團1營及3營殘部(桃花島被殲,已不足一個連)守備登步島西部,662團第2營守備大螞蟻島。661、662團戰鬥分界線為陸家嶴、方家嶴、後門灣一線,線上各點均屬661團。師長吳淵明親率警衛連在島上指揮,守軍共約4個營的兵力。221師上島後,在前沿和縱深加修工事.增設了水際照明彈、爆破筒、竹牆、鹿砦、鐵絲網、地雷等障礙物。為了確保這個重要屏障,舟山防衛司令官石覺兩次巡視登步島,指示守軍"以必要武器配置于海岸要部,節約不必要方面之兵力,控製適量之預備隊",並將80軍山炮一連配屬該師(山炮3門)加強火力,企圖憑借"陸海空軍聯合戰力",消滅解放軍登入部隊于水際及灘頭。

登步島

當時,要61師迅速再戰,面臨著很多困難:一是61師一個師孤軍深入大海,以現有兵力,既要鞏固已佔領的島嶼,又要完成攻佔任務,力量明顯不足;二是桃花島戰鬥已損壞了一部分船隻,需要征集,加之敵機不斷轟炸,每天都有船隻被炸毀,搶修需時;三是海上運輸線長,又有敵艦艇阻擾,糧食彈葯運輸不能走直線,須繞行四五十裏,補給比較困難。全師僅有救生器材500多人份,急需補充。此外.沒有空軍的掩護,少量的船隻暴露在敵機下,即使登入成功,一旦敵人增兵,我軍背水作戰,後果不可想象。61師領導研究後,將這些情況如實上報22軍並21軍。在上級未改變決心的情況下,師黨委認為:我們雖有許多困難,還是要堅決執行命令。61師歸兄弟部隊指揮,不能給人以部隊叫苦,不好指揮的感覺。61師是一支南征北戰的老紅軍部隊,有天大的困難,也要堅決執行命令,前面是刀山火海,也要上。考慮到11月6日以後,當地潮水、風向情況,對航渡不利,乃決定11月3日發起對登步島的攻擊。隨即將作戰預案分別報22軍和21軍首長,並請求加強炮火支援和解決必要的戰備物資器材。

兩個軍的首長復電,除批準方案外,21軍派軍炮團的一個山炮營,由參謀長楊益三率領到桃花島支援登步島作戰;22軍增發給600人份救生器材。

11月2日,61師戰前準備工作大體就緒,具體部署如下:

1、以182團全部和183團1營共4個營的兵力,統由182團指揮,為主攻部隊;183團3營和2營一個連位于貓山渡口作為預備隊,以備隨時增援投入戰鬥;將剛調來的軍炮團的12門山炮,部署在桃花島北側的韭菜山、茅山進行支援;以181團留守桃花島和控製其它已佔島嶼,防敵乘虛反登入。

2、採取首先佔領碼頭,斷敵退路,阻敵增援,爾後逐步殲滅島上殘敵的戰法。第一線展開3個突擊營于王家嶴至後門灣之間登入,183團1營為左翼,由王家嶴東山嘴登入,登入後沿流水岩山、大山向雞冠礁攻擊,182團2營為中路,由野豬塘山正面山嘴登入,沿西嶴向雞冠礁攻擊,182團3營為右翼,由野豬塘山右側山嘴登入,沿沈家塘、大田畈村向小山村攻擊,182團1營為第二梯隊,登入後直插雞冠礁。

攻擊按預定日期進行。夜22時,攻擊的船隊靜靜地出發了。經20分鍾航渡,在炮火掩護下,登入部隊在船尚未停穩時,便紛紛跳下海。"逢陸必登,勇往直前","寧願前進-步死,不願退後半步生!"戰士們正在把誓言變成行動。182團3營、2營1個半連、183團1營在預定地點成功登入,很快突破了灘頭防御,接連佔領炮台山、佔領野豬塘山、佔領流水岩山。國民黨軍一線守備部隊傷亡慘重,3名連長陣亡。(原定在20時登入,因多數船隻要從桃花島東西側調到北側的起渡點,水手隊遇到了困難,意外地耽誤了兩個小時)。半小時後,突然刮起大風,潮水猛退,後續部隊的船隻無法起渡,致使當晚未能登入。解放軍已登入的7個半步兵連和2個機炮連,迅猛向敵進攻。183團1營攻佔了流水岩山, 1個排攻上了大山;182團3營7連和2營4連攻佔了炮台山;3營主力于拂曉前攻佔了張崗灣山,天亮時控製了全島三分之二地域。國民黨軍收縮于島北部的雞冠礁村及碼頭固守待援,據險頑抗。我軍因兵力火力不足,久攻不下。

登步島風光登步島風光

國民黨舟山防衛司令官石覺接到解放軍大舉進攻登步島的戰報, 一時間難以判定解放軍是真攻登步島還是以之吸引國民黨軍主力而大舉攻擊舟山本島,惟恐中了聲東擊西之計。其空軍上校賴遜岩自告奮勇駕機低空偵察,查明寧波穿山半島、金塘島及其附近海域並沒有解放軍大部隊和船隊運動跡象。石覺遂以此判定解放軍除登步島外,短時間內無全面進攻舟山的可能。于是在嚴令221師固守的同時,命令預備隊67軍主力在駐地完成作戰準備待命機動,港口司令部調集船隻準備運送增援部隊。登步島防御陣地被解放軍全面突破後,石覺決心使用67軍主力前往增援,企圖集中優勢兵力,先消滅解放軍登島部隊,如解放軍再進攻舟山,則轉用兵力,各個擊破。67軍受命後,以75師224團為先頭部隊,以第67師為後續部隊,分別在沈家門和定海港乘船向登步島增援,上島後由87軍軍長朱致一統一指揮,67軍軍長劉廉一協助指揮。

殊死搏鬥

部隊雖已打到了雞冠礁村,一艘因退潮陷在泥塗裏的敵艦艇已在我火力控製下掛起了白旗。可惜的是,我兵力太薄弱,183團1營已經沒有多餘兵力去管俘押艇,也沒有重炮也無法將其擊毀。加上一線指揮員的猶豫,未能控製碼頭。此時,天色已明,開始漲潮。不僅陷入泥塗的敵艦得以逃脫,且大量的敵援軍在敵機的掩護下,蜂擁而至。一場空前激烈和殘酷的爭奪戰展開了。

原來,當第一梯隊的部隊起航後,風向潮流突然變化,後面的船隻開不出去。原定一次投入五個營的兵力,實際登入的隻有七個半連。反之,由于登步島是舟山本島南面的最後一個屏障,如果登步島落入我軍之手,沈家門就會直接暴露在我軍面前。因此,敵軍不僅在這彈丸小島上駐守了221師師部、661團全部和662團兩個營,構築了大量的工事和障礙,並在沈家門、朱家尖集結了具有海軍機動能力的強大預備隊。

4日6時30分,國民黨軍援兵在飛機、軍艦火力掩護下,陸續在雞冠礁碼頭登入。P47、P51飛機每批機6架,不間斷地對解放軍登入部隊和船隻進行輪番炸掃射。同時又以軍艦2艘和B26轟炸機,對桃花島進行狂轟濫炸。國民黨軍援兵上登步島後,即向解放軍反撲。75師224團團長蕭宏毅于6時30分上岸向221師師長吳淵明報到並商討作戰方案。經過一番爭執,224團留下一個營作221師預備隊,主力向炮台山發展進攻。8時30分,224團全部上岸,除以第1營位于師部外,主力在661團協同下憑借飛機山炮火力支援攻佔了張崗灣山,繼而進攻炮台山。解放軍182團3營進7連在副營長柴發坤指揮下連續打退敵5次集團進攻後,終因眾寡懸殊,于中午放棄炮台山陣地,和營主力一起固守竹山、野豬塘山東北2個無名高地,繼續頑強抗擊。戰後柴發坤被評為華東三級人民英雄。67師200團于9時佔領大山、鷹嘴岩,接著向流水岩山攻擊。183團1營在182團4連的協同配合下,固守在流水岩山一帶,不斷地以小分隊進行陣前短距離出擊,連續擊退了7次攻擊。1營營長姜先仁身負重傷,仍堅持指揮,直到第2次負傷才被抬下陣地,戰後被評為華東一級人民英雄。2連政指魏國民,身先士卒,以強有力的政治工作,鼓舞幹部、戰士英勇作戰。戰後被評為華東二級人民英雄。4日晚9時,61師師長胡煒親率183團3營和2營的一個連,182團1營和第五、六連,師偵察連、警衛連和92炮連,相繼投入登步島--這實際上是該師能用的全部力量。還有一個較完整的181團用來保衛桃花島鞏固後方,並將作為攻擊舟山本島的主力,是萬萬不能動的(戰後,有人指責胡煒沒有集中兵力,把181團也拿上去。實際上,如把181團也投入登步島,那麽桃花島就成了空島,敵人如把桃花島一佔,那麽想回也回不來了)。

登步島

增援部隊登入後,立即投入激烈的戰鬥。我仍向原定的目標雞冠礁攻擊前進,力圖控製港口,扭轉不利情勢。當時決定,183團全力沿大山向雞冠礁攻擊,182團主力沿炮台山、張崗灣山猛攻雞冠礁,3營1個加強連沿野豬塘山以北谷地直插雞冠礁。國民黨軍67師200團白天進攻流水岩山連遭打擊後,夜間仍以2個營的兵力,迂回到流水岩山側後,配合正面攻擊。解放軍183團3營在攻擊前進中,與其遭遇,展開激戰。至5日3時,敵大部被殲,部隊追擊逃敵展開向大山攻擊時天已亮,且大山敵人較多,雙方形成對峙。4 時許,182團1營攻佔了張崗灣山,繼續向陸家嶴發展,天亮後佔領陸家嶴一帶山地,以火力封鎖碼頭和敵山炮陣地。國民黨軍221師迅速調用224團1營實施反擊。182團2營與敵224團2個營在炮台山東面南面及周圍的3個高地展開反復爭奪的拉鋸戰,並以一支奇兵沿山溝死角直插224團通信中心,繳獲電台一部。蕭宏毅聞訊親率警衛連追趕爭奪這唯一的對外聯絡工具,于近戰中被一顆手榴彈炸成重傷。直到天亮,2營未能攻佔炮台山,而183團3營直插雞冠礁的1個連也未能插進去。造成182團1營三面受敵,被迫于9時撤出張崗灣山。

國民黨軍67師201團和87軍警衛營于11月5日天亮後全部到達登步島(67師199團于下午15時到達)。島上國民黨軍總指揮87軍軍長朱致一立即部署警衛營負責攻擊部隊的側翼安全,以集中主力全力進攻。具體部署如下:以67師200團、201團由大山向流水岩山、蟶子港側背攻擊,爾後向東發展進攻;以221師及75師224團由炮台山向大嶴攻擊,爾後向沈家塘、後門灣發展進攻,企圖全殲解放軍登入部隊。8時後,上述部隊在飛機、軍艦、山炮支援下集中優勢兵力向流水岩山、野豬塘山、竹山一線發動連續攻擊。既然兩位軍長朱致一、劉廉一都在這小小的島上督戰,手下的團長們也拼命前出到第一線指揮。201團集中全團重機槍和迫擊炮佔領李家嶴高地,以壓製射擊掩護右翼2營,左翼3營同時向流水岩山解放軍陣地發起突擊。針對國民黨軍的火力優勢,解放軍183團1營採取誘敵近戰之法待其步兵接近陣地炮火暫停之時,勇猛果敢地實施反沖擊,以肉搏戰白刃戰將敵一次又一次的打退。國民黨軍201團團長李向辰見久攻不下,親自帶領預備隊1營從左翼加入戰鬥,經8次反復沖鋒,以傷亡400餘人的巨大代價(內陣亡營長一名,正副連長四名)于下午14時攻佔了流水岩山及大塗面一線。200團團長顏珍珠率部與201團合力進攻時被解放軍炮火擊傷。

登步島

艱難抉擇

5日中午,胡煒師長正面臨著重大的抉擇:敵我力量懸殊太大,我方不僅無兵可增,且無法補充消耗。島上已查明有敵7個團的番號,擺出了要全殲我登島部隊的架勢?當時我們還不知道金門戰鬥已經失利,而敵人肯定由于金門的得手而受到鼓舞 。以我現有力量不僅無法殲滅當前之敵和控製全島,且登島部隊的命運也十分險惡。

胡煒深感自己肩上責任重大。在多年的戰爭中,也曾遇到過各種艱難險惡,但像這樣難下決心,還是第一次。撤退失敗,將會成為千古罪人;撤退成功也僅是個"敗將"。最後,他完全擺脫了個人得失的考慮,果斷地下了撤退的決心,親筆起草了"情況緊張,今晚撤出戰鬥"這一簡短的電報,-面將決心上報22軍並21軍.一面立即組織撤退,同時通知留守桃花島的副政委李清泉組織所有船隻,天一黑即來登步島撤運部隊。5日一天,部隊在流水岩山、竹山、野豬塘山東北側一線,擊退敵人十多次進攻,還在陣前小型出擊中還抓了一些俘虜。

不丟戰友

決不能留下一個戰友

撤退于5日傍晚開始。

根據敵人不擅夜戰的特點,由183團團長杜紹三和182團參謀長劉正昌各率一個營(經三天苦戰,實際人數有限)對敵實行佯攻,掩護部隊由海上撤退。當時估計渡海用的船隻很少,整個撤退時間至少需五六個小時。在此期間,決不能讓敵覺察我方的意圖;萬一敵人察覺,這兩個營就必須把敵人堅決頂住。

部隊在撤退中,還看到了動人的一幕:師長胡煒、副參謀長王超在渡口指揮,按傷員、烈士遺體、機關、部隊的順序登船。指揮所和師首長與掩護分隊最後撤離。他們沉著冷靜、撤退在後,從容不迫的態度,鼓舞著全體指戰員。在他們登船時,又把僅有的救生衣留下來給後面的同志。撤退過程中,我無一傷亡。

登步島戰鬥,我以5個營的兵力,連續惡戰50多個小時,抗擊了有海空支援的近7個團30餘次進攻,斃傷俘敵3394人,敵三個團長均被我擊傷,還帶回俘虜數百名。我軍傷亡千人,但沒有丟棄一個傷員。惟一一個在戰鬥中失去聯系的戰士傅祥明,在發現部隊已經撤退後,寧死也不願當俘虜,抱了一根竹竿跳進大海,漂到一個礁石上,靠吃小蟹和小蔥度過10個晝夜,最後被救歸隊。

6日凌晨1時30分,部隊全部撤回桃花島。天亮後,敵人才爬上野豬塘山。他們看到的是滾滾涌動的海水和向我進攻時留在陣地上的遍地屍體。敵指揮官驚嘆:共軍真是難以捉摸啊!

結語

登步島戰鬥,61師未能實現殲敵佔島的預定計畫。但以5個營的兵力,與飛機、軍艦火力支援下的敵6個團激戰2晝夜,連續打退20多次進攻,堅守了主要陣地,以傷亡1488人的代價斃、傷、俘敵3396人,其中200團、224團、661團3個團長均被擊傷。在敵我力量對比懸殊、背水作戰等極端困難的情況下,果斷順利地實施了海島上的撤出戰鬥,粉碎了國民黨軍製造第二個金門的企圖,還帶回了398名俘虜(另有400餘名趁61師撤出戰鬥時逃跑),這在解放軍的歷史是少見的。血與火的考驗再次證明:61師這支紅軍部隊,在最艱苦的戰鬥中,是真正過得硬的。在兩晝夜的激戰中,登入部隊在無飯吃,無水喝,無工事依托,無上級火力支援,背水作戰的情況下,英勇頑強地抗擊優勢敵人的連續進攻。幹部傷亡了,戰士就自動代理;彈葯不足,就利用戰鬥間隙,派人到敵人屍體中蒐集;子彈打光了,就用刺刀、石塊和敵人拼;敵人沖上來打不下去,就拉響手榴彈和敵人同歸于盡。炮台山、流水岩山、野豬塘山等陣地幾度易手,戰況極為慘烈。時任國民黨東南行政長官公署秘書長、後任國民黨中央評議委員會主席的袁守謙,也不得不承認6l師"戰力最強最剽悍"。

進攻登步島失利的原因客觀上是由于當時沒有海空軍支援,未能封鎖渡口阻攔國民黨軍的增援。更重要的原因是主觀上輕敵急躁,缺乏渡海作戰經驗,準備不足,組織不嚴。在進攻登步島前6天,即10月28日,第三野戰軍明確指示:"奪取登步島必須集中足夠兵力,要有保障第一梯隊同時起渡、第二梯隊連續航渡的足夠船隻,要確實掌握敵情、水情、風向、氣候的變化,要嚴格檢查參戰部隊的作戰部署和各項準備工作,以防止領導上的官僚主義相指揮上的粗枝大葉。"但是第七兵團和22軍對這一重要指示未作認真研究,缺乏落實措施。22軍領導急于乘勝發展進攻,未能採納61師緩打登步的正確意見。(1957年,孫繼先在朝鮮戰場巧遇胡煒,內疚地對已是21軍第一副軍長兼參謀長的胡煒道歉:老胡,對不起,打登步島如果聽你們的意見,一定將是另一種結果了,當時.我們從軍首長到機關,都有些急躁,都有些輕敵,給部隊造成了損失……)而毛澤東主席10月29日所發的金門失利通報,22軍擔心影響部隊作戰決心,未向61師傳達。21軍考慮61師由22軍指揮尚未歸建,也不便傳達。61師組織準備不夠充分,第一梯隊兵力過少,第二梯隊又未能及時跟進登入,致使不能迅速解決戰鬥,給國民黨軍增援以可乘之機。同時,由于對國民黨軍必然增援的情況缺乏預見和準備,以致這種情況出現後無法再組織輸送部隊登島參戰、使登島部隊終因力量懸殊,戰力不濟,最後不得不撤出戰鬥。

戰鬥序列

解放軍方面

第22軍 軍長 孫繼先 政委 丁秋生

第61師 師長 胡 煒 政委 胡 煒(兼)

第181團 團長 婁學政 政委 劉建功

第182團 團長 陶繼藩 政委 程祖光

第183團 團長 杜紹三 政委 劉傳新

國民黨軍方面

第67軍 軍長 劉廉一

第67師 師長 何世統

第199團 團長 汪敬熙第200團 團長 顏珍珠

登步島

第201團 團長 李向辰

第75師 師長 汪光堯(未到)

第224團 團長 蕭宏毅

第87軍 軍長 朱致一

第221師 師長 吳淵明

第661團 團長 吳錫麟(代理)

第662團 團長 陳 謙

登步鄉情

登步鄉位于舟山群島東南部海域,以登步島為主體,尚有西閃住人島及一批無人島、礁組成。鄉境東北與朱家尖島、西南與桃花島隔港相鄰。陸地面積14。06平方公裏,轄7個行政村,2001年底戶籍人口岸6295人,人均收入約4800元。

登步島是著名的登步島血戰發生地。1949年月日11月3-----5日,為解放登步島,中國人民解放軍以四個營兵力與國民黨有海、空軍掩護的16個營兵力激戰兩晝夜,殲敵3396人,我軍以傷痛953人,犧牲380人的代價撤出戰鬥。為緬懷英烈,1999年11月,值登步島戰鬥50周年之際,登步鄉黨委、政府在雞冠村後山崗墩建造了登步戰鬥革命烈士紀念碑。

全鄉經濟以漁業為主,多業並存。2001年全鄉社會總產值達到1。4億元。其中工業產值4500萬元,漁業產值7200萬元,農業產值575萬元。全鄉現有捕撈船隻200餘隻,養殖圍塘3300餘畝。為發展壯大區域經濟,並針對全鄉經濟總量小的特點,鄉黨委、政府經過多年實踐,根據登步實際,著力培育了幾種特色經濟品種:1、"白帆"蝦皮。蝦皮生產在登步鄉具有悠久的歷史。生產的蝦皮質量好,色澤好,深受客戶們歡迎。2001年蝦皮產量達到556噸,產值1800萬元。2、登步黃金瓜具有個小,味甜、色黃的特點,並已作為區特色農產品推向市場。3、以普陀模具一廠為龍頭的玻璃模具製造業。

登步黨建

全鄉下轄10個黨(總)支部,其中村級黨(總)支部7個。黨員229名,其中女黨員32名。他們分布在該鄉各條戰線上,在鄉黨委的領導下,以鄧小平理論為指導,認真貫徹落實黨的十五大、十六大精神,為全鄉的經濟發展與社會進步起到了較好的帶頭作用。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