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鋪 -李小平執導2009年播出的電視劇

當鋪

《當鋪》由西安曲江影視投資有限公司出品的年代情感劇,該劇由李小平執導,丁海峰、姜峰、王麗坤倪大紅李欣凌李小萌主演。

該劇講述了清末初,國家命運多舛之際,一批讓人垂涎三尺的珍寶意外出現,于是在原本恩怨糾結的聚源和德恆兩家當鋪之間引發了一場由此而發的奪寶大戰。于2009年10月11日在北京電視台影影片道首播。

  • 中文名稱
    當鋪
  • 外文名稱
    Pawnshop
  • 製片地區
    內地
  • 集    數
    34集
  • 拍攝地點
    關東影視城
  • 導    演
    李小平
  • 首播時間
    2009年10月11日
  • 類    型
    年代 傳奇 懸疑 情感
  • 出品時間
    2009年
  • 主    演
    姜峰,倪大紅,丁海峰李欣凌李小萌王麗坤
  • 上映時間
    2009年10月11日
  • 製片人
    馬建安
  • 每集長度
    44分鍾
  • 出品公司
    西安曲江影視投資有限公司
  • 編    劇
    劉敏庚
  • 線上播放平台
    樂視TV

劇情簡介

清末民初,國家命運多舛之際,民族積弱危難之秋。一批驚世駭俗的神秘寶藏的出現引出一段充滿懸念的奪寶大戰。

秉承"以實求信 業以德恆"的商業信條的德恆當鋪大掌櫃吳流芳錯認賊人使師傅被殺,也使當鋪卷入了這批寶藏的旋渦中。為了給師傅報仇,吳流芳堅持已見,追查寶藏,因此使他與當鋪一次次陷入危難:他的師妹,聚源當鋪的大掌櫃尤光耀的太太瑞芸香剛出生的孩子被嫉恨她的大太太何溪詩故意當作死嬰遺棄;當鋪的'正賬'李先生混亂中被亂兵槍殺;當鋪遭到亂兵亂民的哄搶,不僅僅丟失了財物,而當鋪的命根子賬本也不幸遺失,由于吳流芳堅持信守誠信,不願做欺騙典當人的勾當,而使德恆當鋪陷入關門的危機;吳流芳的徒弟又被官府抓走,險些喪命;寶藏的"所有人"夏德海是"建福宮財寶失竊案"的大盜,不僅被軍警通緝,還遭到不明身份的人追殺。

當吳流芳知道這批寶藏是為了支援民族工業的發展的真實目的後,吳流芳與垂涎寶物的軍警、土匪、漢奸和帝國主義侵略者們展開了對決,最後,他粉碎了惡勢力的聯合圍剿,以智取勝,成功地將國寶送往南方。

分集劇情

第1集

民國初期,內憂外患,時局混亂,一批神秘珠寶驚現京城當鋪。黑道人物德和勒的二當家貝勒三帶珠寶來到聚源當,聚源當大當家尤光耀和老太爺尤朝岱小心相迎,不料箱內藏的竟是德和勒,強行搶走聚源當從宮內流出的神秘珠寶,此景被藏于暗處的何溪詩盡收眼底。尤家的大少阿麼何溪詩是個寡婦,對弟媳婦即將生育非常恐懼。她從葯瓶裏取出幾粒葯片攪拌在蜂蜜水中,隨後端給了尤光耀的妻子尤家二少阿麼瑞芸香,花言巧語勸她喝了下去。德和勒趁當業工會成立之時混入會場,向德恆當吳流芳出手在聚源當搶到的珠寶,被聚源當老天爺尤朝岱發現。吳流芳把德和勒帶到了德恆當,卻被師父瑞九儒給斷然回絕。德和勒把瑞九儒綁架到了德記茶樓,威逼他收下那批珠寶,瑞九儒卻被神秘飛來的子彈射殺。槍殺事件引起了警察署署長方立人的關註。瑞九儒臨終前把大當家的位置安排給了吳流芳,並告知德和勒不是殺自己的人,珠寶背後的人才是害他的人。而此時德和勒和尤家老太爺達成了雙方合作的約定。吳流芳在恩師墳前發誓,要找出真正的凶手,為他報仇。

第2集

偷聽到尤光耀和老太爺談話的何溪詩再次給瑞芸香的葯鍋裏下葯。瑞芸香喝下後肚子劇痛。何溪詩威脅接生婆,瑞芸香的孩子隻能是死的,不能是活的,接生婆在瑞芸香昏迷時抱走孩子。乞丐金桿發現被接生婆扔掉的孩子,把孩子當到了德恆當。瑞芸香瘋了一樣四處尋找孩子。德記茶樓裏,德和勒告訴尤光耀他們找到了槍殺瑞九儒的蜘蛛夏德海的下落,隔窗有耳,孟士恆正在偷聽。吳流芳的徒弟大鎖子帶蜘蛛夏德海來到德恆當。吳流芳得知發生了兵變,立即把值錢的當品轉移到密室。吳流芳發現夏德海要當給他的東西清單,居然跟德和勒當時要當的東西一樣,他想起師父臨終前的話"德和勒搶的珠寶是誰的,誰就是殺我的人。"此時吳流芳老家的妹妹康福子也突然出現在德恆當。

第3集

吳流芳堅信珠寶的主人就是殺他師父的人,于是關押了夏德海。而德恆當被沖進來的亂兵搶掠,混亂中德和勒等人混進德恆當尋找蜘蛛,但無果。金桿發現孟士恆偷走了德恆當的賬本。聚源當老太爺用燒房子的伎倆昧下當品。吳流芳要在瑞九儒的墓前親手殺夏德海為師父報仇,夏德海否認自己殺害瑞九儒,吳流芳舉起了刀。為救牢中兒子的譚鳳翔拿到聚源當的祖傳寶石被掉了包。譚鳳翔當不出寶石,隻好將被掉包的寶石直接交給孟士恆,孟士恆說寶石隻要是真的,立刻就放人。尤光耀將在街上暈倒的瑞芸香抱回家。老太爺要將何溪詩趕出家門,尤光耀也逼問她孩子的下落,情急之下何溪詩說瑞芸香進尤家八個月就把孩子生下來不正常,還說孩子是瑞芸香和吳流芳的。何溪詩向尤光耀透露了自己知道的尤家所有秘密。瑞芸香因大出血送往醫院,急需輸血,尤光耀和翠花血型都不行,隻有何溪詩的血型可以救瑞芸香,何溪詩以得到珠寶清單及回到尤家為交換條件,為瑞芸香輸了血。

第4集

虛弱無力的瑞雲香無法阻止何溪詩給自己輸血。而吳流芳拒絕了福子要收養撿到的孩子的要求,並告訴一心要當自己媳婦的福子雖然爹娘收養了她,但他一直把福子視為親妹妹。吳流芳最終沒有殺夏德海,兩人決定要做這筆生意,其實吳流芳隻想通過此線索找到殺師仇人。醫院裏,李先生向吳流芳透露賬本被一個人趁亂撿走,他沒看清對方是誰。吳流芳在醫院裏碰到了翠花,得知了瑞芸香孩子被扔一事,他在尤光耀處了解了孩子被扔的地點和時間,竟然和金桿兒當孩子時說的相同。吳流芳、瑞芸香一行人到德恆當看孩子,瑞芸香從孩子的包裹認出了孩子,喜歡孩子的福子無法接受這個事實。瑞芸香想起何溪詩的目的後不想讓孩子回尤家,吳流芳極力勸解。尤光耀看著福子拿著蜘蛛手帕若有所思。尤光耀回家後,老太爺讓他把孩子接回。

第5集

何溪詩來到德恆當,她想親自把孩子接回去,挽回過失,不放心的吳流芳決定一同前往。老太爺見何溪詩帶回孩子,並跪地認錯,便原諒了她,並吩咐她到天津談樁生意。何溪詩在去天津之前到華洋公司找到一直同洋人合作想收購京師當鋪的老膏葯,想靠此人的勢力得到珠寶以及尤家產業。尤光耀向老太爺報告了何溪詩的行蹤,並透露與警方合作的意圖,老太爺拒絕。監獄裏,革命黨譚林凱不抵嚴刑拷打,招供了從南方來北京的意圖。方立人從孟士恆處得知了珠寶情況和譚林凱的供詞,他沒想到珠寶竟然跟南方的革命黨有關,決意從這批珠寶裏分一杯羹。孟士恆把譚鳳翔的寶石和大洋交與方立人。方立人要放長線釣大魚,令孟士恆釋放譚林凱及革命黨人葛明光,想以此跟蹤找到珠寶的線索。監獄裏,葛明光得知譚林凱招供非常憤怒,用事先藏好的鐵釘撬開手銬逃走。

第6集

何溪詩在天津通過費五爺介紹認識了京師齊爺,讓齊爺看了夏德海珠寶的清單,齊爺果然認識,但又表示雖然有些東西曾經確實是他家王爺府上的,但光緒年間就已經上供給老佛爺了。方立人命令孟士恆和巡警隊長郝信仁去調查京師各商戶在兵亂中的損失情況。聚源當老太爺決定將自己燒的兩間號房一並上報,而德恆當吳流芳則準備如實上報。吳流芳再次與夏德海碰頭,不料被德和勒跟蹤,危機時二人被一神秘人駕馬車救走,在一路口正好碰上吳流芳的老友景爺,景爺看著救走吳流芳的神秘人似乎想起了什麽。孟士恆追上跟丟的德和勒,問其追的是什麽人,德和勒打岔避開。何溪詩向老太爺匯報了天津的情況,老太爺判斷珠寶就是齊爺或是他的主人的。方立人親自到德恆當質問吳流芳蜘蛛的事情,吳流芳隻說夏德海是個商人,方立人又拿出譚鳳翔的寶石問吳流芳真假,吳如實相告。

第7集

老太爺得知了方立人去過德恆及孟士恆跟蹤德和勒的事情後,判斷方立人已經知道了珠寶的事,隨後他讓瑞芸香到德恆當叫吳流芳來。何溪詩在六國飯店把珠寶清單交給了孟士恆,並與其約定,警察署得到珠寶後要有她一份。何溪詩利用洋人控製方立人和認識老膏葯的靠山查爾斯為交換條件,把珠寶清單又給了老膏葯一份。老太爺勸吳流芳不要碰夏德海的珠寶,吳流芳認為這是找到殺師仇人的唯一辦法,所以拒絕了老太爺。吳流芳從金桿兒嘴裏得知了是孟士恆拿走了賬本。方立人為了得到珠寶採取了行動,令孟士恆通知京師所有被搶當鋪上報損失清單,並必須在3天內開業。方立人讓孟去殺了對他們已經沒有利用價值的葛明光和譚林凱。周濟世和吳流芳商量開業之事,發現門外有人,沖出去後見福子受傷倒地,福子沒有看清用磚頭砸她的人,大家在院子裏搜尋未發現異常,吳流芳懷疑有內鬼。

第8集

受老太爺之命到豫王府來摸齊爺底兒的何溪詩,碰到了老膏葯和查爾斯,才知豫王府已被查爾斯買下,齊爺確實是豫王府的人。鐸爺家,齊爺向鐸爺匯報,說珠寶沒在聚源當。譚鳳翔夜送譚林凱離開京城,譚林凱沒走出多遠就中了孟士恆的埋伏,倒在血泊之中。葛明光回到旅館,收到了夏德海留給他讓他盡快離京的信。金桿兒把喝醉了酒的孟士恆扶上黃包車帶走。孟士恆來到德恆,想通過手上的賬本換取夏德海的下落,被吳流芳拒絕後憤怒離去,隨後吳流芳拿出了金桿兒掉包回來的賬本。周總管說德恆當上報的損失清單警察署沒有批,大家都很震驚。快手謝匆忙跑來向老太爺匯報,說聚源當上報的損失清單警察署沒批,連禮都退了,還說他們的號房是自己故意放火燒的。無奈之下尤光耀說應該跟方立人合作,何溪詩說應該跟查爾斯合作,老太爺憤怒的拒絕了他們兩人的提議。尤光耀在與何溪詩的爭吵中透露了八國聯軍燒尤家當鋪的往事,說老太爺寧死也不會跟外國人合作。

第9集

黃爺來到德恆當,想把家裏的破銅盆當了買些棒子面,盡管櫃上還沒開業,吳流芳還是幫了他這個忙,黃爺十分感動。老膏葯得知德恆當遇到了困難,想趁機與德恆當聯手,但遭到拒絕。吳流芳和周濟世決心次日一定要開業。吳流芳接到乞丐送來的信後,帶著大鎖子等人來到野外,看到孟士恆因為掉包的事綁架了金桿兒,大鎖子用石灰包封了孟士恆的眼,大家七手八腳解救了金桿兒。何溪詩沒安好心地把尤家所有的秘密都告訴了瑞芸香,一時接受不了的瑞雲香幾乎崩潰。薈仙樓裏快手謝擺宴邀請了些道上名人,策劃明天德恆當開業的時候去攪局、踢場子。景爺派人在德恆門口放了一具死屍,想讓德恆明天開不了業,眾人認定有人搗亂,隻有吳流芳暗暗思襯是有人在幫德恆當,決定不動死屍。半夜,孟士恆帶人拉走了死屍。

第10集

開業當天,吳流芳一早就去了當業工會,大家找不到吳流芳非常著急,快手謝找來的人開始在大門口一邊煽動當戶,一邊偷換當戶手裏的真當票。其實吳流芳是去找當業工會會長王憲章,請他成立一個監察小組,但是當日已經來不及了,隻能硬挺過一天。聚源當這邊也鬧得十分厲害,老太爺被逼無奈,決定親去警察署。老太爺來到警察署,無奈向方立人妥協,約定珠寶找回後雙方平分。吳流芳回到德恆,德恆當開門營業,大力丸等人開始在櫃上鬧事,再加上很多人手裏的當票已經被換成了假的,無法贖當,局面一度失控,幸虧大令及時趕到,替德恆暫時解了圍。瑞芸香與尤光耀攤牌,尤光耀對瑞芸香所說沒有否認,尤光耀不聽瑞雲香勸阻,憤然離去。深夜,吳流芳到櫃上查賬,賬房先生不小心掉了一塊大洋在黃爺的銅盆裏,吳流芳聽到聲響後拿起銅盆看了看後轉身離去。吳流芳找到黃爺,讓其第二天來贖銅盆,並告訴他贖出來後再當,這銅盆就值錢了。

第11集

第二天一早,依舊有很多人來櫃上鬧事,這時黃爺來贖銅盆,吳流芳為其辦完手續後說,如果再當,這銅盆就能當五百大洋,並解釋說這其實是個金盆,因為太舊太髒,當初收當時沒有看出來,于是黃爺就將金盆當了五百大洋後離開了,在場所有的當戶都傻了眼,吳借此證明了德恆當的誠信,並承諾,確實被搶的當品,德恆將按照原價賠償。方立人向上級申請了一個免字金牌送給了德恆當,吳流芳和周濟世都隱隱覺得方立人沒安好心。醫院傳來李先生去世的訊息,大家十分悲痛,夜裏吳流芳一個人在寺廟守靈,不料卻中了暗中射出的麻醉箭後昏迷,醒來後他聽到了德和勒熟悉的聲音。德恆當的後廚蔡師父佯裝成賣菜的來到聚源當,把吳流芳被綁架的事告訴了何溪詩,何溪詩立刻回家告訴了老太爺,在窗外偷聽的翠花轉身跑進了瑞芸香的房間。瑞芸香得知吳流芳被綁後立刻前往德恆當查探情況。山野破廟裏,德和勒給吳流芳準備了各種刑具,但都沒有嚇住吳,吳流芳寧死不透露夏德海的下落。德和勒見威脅不成,便吩咐人綁吳流芳的家眷,卻把正好出現在德恆門口的瑞芸香和孩子綁了回來。

第12集

孟士恆聽著何溪詩告訴他吳流芳被綁架的事兒毫不在意,因為這一切都在方立人的掌控之中。何溪詩一心想救吳流芳,她又找到了老膏葯,老膏葯斷定吳流芳絕沒殺身之禍。尤光耀從瑞芸香的車夫處得知瑞芸香和孩子被綁,匆忙趕到關押吳流芳的山野破廟,質問德和勒為何亂抓人,德和勒依舊用孩子的生命威脅吳流芳,吳流芳最終妥協。窗外偷看的尤光耀此時斷定孩子不是自己的。德和勒為了永遠抓住吳流芳的把柄,讓吳流芳收下一筆賊贓,吳流芳無奈同意,親手給櫃上寫了信。周濟世看到吳流芳的信後,吩咐大朝奉張清水離開櫃上,讓大鎖子一個人收這一當。德和勒拿到當票後開心的笑了起來,並答應立刻放人。德和勒放了吳流芳和瑞芸香,吳流芳把瑞芸香送回尤家,到了尤家,吳告知師伯老太爺自己準備將這當做成徒弟誤收賊贓,老太爺聽後表示贊同,還假裝很欣賞地誇獎了吳流芳。翠花告訴瑞芸香尤光耀和老太爺都知道吳流芳被綁架的事情,不知真相的瑞芸香非常震驚。

第13集

吳流芳急忙趕回德恆當,見到收了賊贓的徒弟大鎖子,大鎖子雖然很緊張但表示隻要能保住德恆他什麽都不怕。郝警官帶走大鎖子,查封了德恆當的櫃房。吳流芳到警署打點,但警署的方立人絲毫不領情。別有用心的何溪詩把偷聽到的老太爺和尤光耀的對話告訴了瑞芸香,說尤光耀不僅參與了綁架她和吳流芳,而且他人當時就在綁架現場。瑞雲香知情後決定立刻去告訴吳流芳。瑞芸香讓翠花去約吳流芳,翠花到德恆告知吳流芳瑞芸香在紅磨坊咖啡廳等他,在旁偷聽的蔡師父立刻把訊息傳給了尤光耀,尤光耀立刻動身趕往紅磨坊咖啡廳。瑞芸香把從何溪詩處得到的信息告訴了吳流芳,吳流芳勸瑞芸香不要想得太多,提醒瑞芸香何溪詩本身就心懷鬼胎,她的話不要全信,經歷了這麽多事,更加深了瑞雲香對尤家的恐懼,傷心哭泣,吳流芳安慰瑞芸香,而這一幕被趕來的尤光耀看到。

第14集

由于看到吳流芳安慰瑞芸香的情景,悲憤的尤光耀回到家,遇到太爺在逗孩子,尤光耀告訴老太爺這孩子確實不是自己的種,老太爺聽後表情冰冷的讓尤光耀掐死孩子,尤光耀不忍心。吳流芳和周濟世為深陷警署的鎖子擔憂,決定再去找找王憲章,談話間吳發現窗外有人,吳推開窗,人已經跑了,但他註意到地上掉下一串蔡師父腰上佩戴的掛件。吳拿著掛件來到廚房,質問蔡師父從什麽時候開始監視德恆當的,蔡師父跪求吳原諒他,稱自己也是因為孩子有病,家裏困難,才被尤光耀用錢收買。夏德海在德恆當門口裝扮成賣菜的農夫,將自己藏身的地方偷偷告訴了吳流芳。吳流芳趕往夏德海藏身的地點與其會面,並聽夏德海講述了珠寶的來歷,夏德海將自己主人被陷害,如今自己又被人追殺的經歷告訴了吳流芳,隨後又帶吳親眼看了他手上的那批珠寶。吳流芳出主意讓夏德海與鏢師景爺聯系,將珠寶運走。

第15集

監獄裏大鎖子被嚴刑拷打,警方逼他承認賊贓是吳流芳指使收的,鎖子寧死不松口。吳流芳找到當業工會的王憲章,與其商量救鎖子的事,決定用聯合鋪保的方法把鎖子先保出來。王憲章托了警視廳廳長的關系,然後又請方立人吃飯,目的就是想舉行一場鑒定會,讓京城的當行名家來考大鎖子,如果證明大鎖子有收珍貴當品的能力,便定性為徒弟誤收賊贓,將其釋放,方立人迫于壓力隻得同意。翠花被何溪詩支出去買東西,翠花前腳剛走,一個收破爛的人悄悄進了尤家,趁瑞芸香午睡之際,偷偷抱走了孩子。不久,何溪詩找到收破爛的,確認孩子已經斷氣後,讓其把孩子扔到德恆當門口。吳流芳來到監獄看望大鎖子,叮囑大鎖子到大場面不要緊張,並表示了對鎖子的信任。張清水在大門口發現了已經斷了氣的孩子,將其抱進了屋,這時發現孩子不見正四處尋找的瑞芸香趕到德恆當,得知孩子已經斷氣後暈了過去,尤光耀把瑞芸香抱走了,卻把孩子留在了德恆當,福子一直抱著斷氣的孩子哭泣。

第16集

當業工會裏開始了對大鎖子的審問,各路達人問了很多問題,大鎖子都對答如流,但當被問到荊州瑪瑙時大鎖子愣住了,半天回答不出,最後當他看著吳流芳遞給他的茶杯裏的水時突然想到了答案,度過了難關。方立人無奈隻得放人。吳流芳一行剛走出當業工會,便碰上來送信的藏八。吳流芳看完信後匆匆離去。周濟世送大鎖子回到德恆當,見大鎖著回來,大家非常高興,當周濟世從張清水處得知芸香孩子的事時便匆忙趕到福子的房間,發現福子已經走了,留了封信,說是要回鄉下,把孩子安葬了。老太爺病倒了,但仍用話激尤光耀,尤光耀立誓決不放過吳流芳,也要讓瑞芸香知道一個不忠的女人是什麽下場。此話被從門口經過的翠花聽到了。吳流芳在去找夏德海的路上看到德和勒的馬車疾駛而過,他匆忙趕往夏德海的藏身處,發現屋子已經空無一人,珠寶也不在了。翠花在街上找到瑞芸香,勸其不要再回尤家,會有危險,瑞芸香傷心至極。瑞芸香吩咐翠花回家後查找一下何溪詩的房間,她懷疑何溪詩給她下了催產葯。瑞芸香趕到德恆當,得知孩子已經被福子抱走後傷痛之極。

第17集

德和勒並沒有在夏德海藏身的地方找到珠寶,他把夏德海綁回後關到了城牆的角樓裏。吳流芳回到德恆後得知了芸香和孩子的事,情急之下他趕到尤家打聽情況,可沒想到尤光耀卻反過來讓吳流芳交出瑞芸香。吳流芳來到師父墓前找到了瑞芸香,瑞傷心欲絕,埋怨父親為什麽把她嫁到尤家去。瑞芸香決心去一個尤家找不到的地方。吳流芳見瑞雲香決意已定,隻好把瑞雲香帶到一戶農家,把她暫時安頓在這裏。快手謝回來報信,說德和勒已經抓到夏德海,讓尤光耀趕緊去一趟。尤光耀趕到德記茶館後譴責德和勒沒見東西就把人抓了,最後他們商量決定把關夏德海的地方透露出去,然後順藤摸瓜,找到背後幫助夏德海的人。快手謝將關夏德海的地點告訴了黃爺,隨即黃爺便轉告了吳流芳。吳流芳在一面茶攤偷偷與景爺碰面,得知了珠寶已經安置穩妥,景爺想起了上次救吳流芳和夏德海的人,那人正是齊爺,鐸爺的管家。吃了兩口面茶後吳流芳假裝吃壞了東西倒在地上,路過的郝信仁將吳流芳送回德恆當。周濟世以為吳流芳真的病了,便吩咐人去叫大夫,德恆當籠罩著緊張的氣氛。

第18集

大夫走後,吳流芳從床上起來,這時大家才知道他是裝病,想掩人耳目。尤光耀和老太爺得知吳流芳得病後都非常不解,早不病晚不病,為何現在病?尤光耀找到蔡師父核實情況,蔡師父提供假訊息,說吳流芳確是病了。吳流芳喬裝從德恆當後窗跳出,混在戲班子裏潛進鐸爺家,告訴鐸爺夏德海被抓的訊息,鐸爺說自己並不認識這個人,但吳臨走時鐸爺勸其要沉住氣,以靜製動。尤光耀找到孟士恆,說夏德海被抓,吳流芳沒有一點動靜很奇怪,懷疑吳流芳在暗中搗鬼,于是孟士恆帶人硬闖德恆當看吳流芳是不是真病了,幸虧吳流芳及時趕回,孟士恆憤憤離去。終于沉不住氣的德和勒吩咐貝勒三把夏德海放了,並派人跟蹤,以尋找珠寶的下落。方立人給夏德海安了個建福宮大盜的罪名,滿街貼通緝令,目的是要把夏德海困在京城。夏德海喬裝後來到德恆當當了件棉衣,巧妙地把自己常帶的戒指放在了兜裏,吳流芳發現了夏德海的戒指,知道夏德海已經安全逃脫。當夏德海再來贖棉衣時,吳流芳再次從後窗偷偷來到街上,趕了輛馬車接上夏德海,準備與景爺匯合,這時德和勒的手下小三緊緊跟在後面,景爺趕來另一輛馬車堵住了小三的去路,三人駕車揚長而去。

第19集

景爺駕著馬車把三人又拉回了德恆當的後窗處,原來景爺就把東西藏在了德恆當東號房的架板下面,景爺解釋說,大隱隱于市,最危險的地方有時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晚上,夏德海在德恆當正式辦理了當當手續,珠寶順利的進了德恆當。夜裏吳流芳去農家院看瑞芸香,不料被快手謝跟蹤,收到訊息的尤光耀立刻帶人前往農家院,打昏了農家老伯,卻沒有找到瑞芸香。德恆當的前門後窗都被人監視,夏德海無法離開德恆當,吳流芳吩咐鎖子去街上找個剃頭的來給櫃上的伙計剃頭。農家老伯來到德恆告訴吳瑞芸香不見了,吳流芳讓老伯好好想想打昏他的是什麽人。這時剃頭小子割破了一個伙計的耳朵,鎖子、長貴急忙送其去醫院,監視的人對此並沒有太在意,醫院門口假扮成伙計的夏德海擦了擦耳朵上的假血,謝過鎖子等人後離去。窮凶極惡的德和勒帶著人滿城尋找夏德海,並告訴手下能抓活的抓活的,抓不住活的就一槍把他斃了。尤家擔心夏德海死了便永遠失去了珠寶的下落,于是老太爺讓何溪詩找到孟士恆,一是要其在德和勒之前抓住夏德海,二是讓其派警察蹲守德恆當,絕不能讓珠寶進出德恆當。很快,孟士恆便派了兩個懂當行的警察日夜蹲守德恆當。

第20集

瑞芸香獨自一人來到了廊坊,打聽一戶姓郎的人家,幾番周折後終于在楊村找到了郎三轉當局,可由于路途奔波,又餓又渴,一進門便昏了過去。瑞芸香醒來後與郎三相認,曾經瑞九儒救過郎三的父親,並幫他們家弄起了這個轉當局,郎三深知感恩,痛快的收留了瑞芸香,並讓其在櫃上幫忙。吳流芳想起瑞芸香曾經提起要去廊坊投奔師父瑞九儒曾經救過的一戶姓郎的人家,可苦于德恆當日夜被人監視,不方便離開,便讓景爺幫忙去找,可景爺並沒在廊坊找到姓郎的人家。尤光耀派小葫蘆到廊坊去找瑞芸香,並威脅找不到就不要回來。小葫蘆到廊坊四處尋找,最後終于打聽到了郎三轉當局。吳流芳收到瑞芸香托郎三帶來的信,得知瑞現在人平安住在楊村。景爺安排夏德海混在一群外地香客裏出京,不料德和勒正好搜到香客們住的旅館,就在其正要將夏德海綁走時,孟士恆帶著警察趕到,把夏德海從德和勒手裏劫走。方立人拿到了夏德海手上的銀票和當票,準備把珠寶從德恆當贖出來。郝信仁到德恆當告訴吳流芳夏德海被孟士恆抓了,但夏並沒有關在監獄裏,具體地點他也不知道。

第21集

吳流芳讓郎三偷偷把珠寶運到了楊村。吳流芳收到夏德海的信,信中說夏德海想把珠寶在京城賣掉,所以馬上要把珠寶贖出來。吳流芳應邀來到六國飯店,孟士恆也在場,在孟的脅迫下吳流芳與夏德海辦理了贖當手續,然後一行人到德恆當把封包箱提了出來,看到封包完好無損,孟士恆便帶著箱子和夏德海離開了,臨走時吳流芳對夏德海說了句當行密語--賖目。吳流芳從夏德海剛才用過的茶杯中找到了一顆寶石,他認為這是夏德海留給他的營救線索。孟士恆取走的封包是吳流芳做過手腳的,其實吳流芳與夏德海辦了兩次當當手續,孟士恆取走的隻不過是一堆破銅爛鐵,六國飯店裏,方立人、孟士恆和尤光耀看著這一箱破爛都傻了眼。德和勒得知孟士恆被騙後便派人跟著孟士恆,找到了關押夏德海的地址,偷偷的劫走了夏德海。同時小葫蘆也把郎三轉當局這幾天的動靜全都記了下來,然後趕回京師向老太爺和尤光耀匯報。老太爺判斷珠寶一定在楊村,他吩咐尤光耀盯死轉當局。夏德海知道"賖目"是燒賣的意思,經過一番苦思冥想,終于明白了吳流芳的用意,他對德和勒的手下說在死之前想要再吃一次都一處的燒賣,而且還得要掌廚李師傅調的三合油。

第22集

吳流芳在都一處守株待兔了多日,終于等到了德和勒的手下,他跟著德和勒的手下找到了關押夏德海的地方。跟蹤吳流芳的快手謝向老太爺報告了他的發現,老太爺覺得那就是關押夏德海的地方,他讓尤光耀去告訴孟士恆德和勒關夏德海的地點,又讓快手謝到楊村,找幾個道上的人探探郎三轉當局的情況。吳流芳拿著夏德海留下的寶石去找鐸爺,並說出了這個寶石的來歷,原來這寶石是三生石中的一顆,很明顯鐸爺也了解三生石,吳流芳說寶石的主人有難,想求鐸爺相助,鐸爺說這個人他現在不方便救,如果吳流芳能將他救出就再好不過了。吳流芳給了金桿兒些吃的和大洋,讓金桿兒帶領一群乞丐到關押夏德海的院子去鬧事,混亂中金桿兒救出了夏德海,逃出後夏德海坐上齊爺的馬車,齊爺把夏德海拉到了吳流芳吩咐的地點,讓夏德海在這裏等吳流芳。吳流芳換好衣服準備去見夏德海,不料剛要出門便被警察以私通盜匪的罪名抓了起來。夏德海沒有等到吳流芳隻好離開,齊爺看夏德海自己走了,便回去向鐸爺匯報,鐸爺讓他查查吳流芳是不是出了什麽事。

第23集

快手謝僱黑道的人已將郎三轉當局的底細摸清,尤光耀來了以後命令他們開始行動,黑道沖進郎三轉當局,開槍將郎三及其徒弟大有打死,打昏了瑞芸香,搶走了珠寶。尤家重新得到了財寶,老太爺非常激動,攜尤光耀一起給祖宗磕頭。尤光耀想賄賂監獄長,讓幾個犯人在監獄裏把吳流芳打死,老太爺默許了。吳流芳的牢房內,老大奎三帶著其它囚犯將吳流芳圍了起來。方立人、德和勒和老太爺都收到了麻督軍的邀請,到戲園子看戲,老太爺身體不適,讓尤光耀代為前往,一曲《借東風》把方立人、德和勒和尤光耀唱得心裏直犯嘀咕,最後吳流芳居然出現在了他們對面的包房裏,原來麻督軍把吳流芳從監獄裏救了出來。督軍府裏,貝勒三感謝麻督軍出手相助,麻督軍表示鐸爺的面子一定要給,並說他對這批珠寶也很感興趣,讓貝勒三去查。

第24集

瑞芸香跑回德恆當,哭訴因為自己郎三和大有被殺,還弄丟了東西,吳流芳得知東西被劫後先去了德記茶館,試探德和勒,一是看看東西是不是他劫的,二是如果不是德和勒劫的,也讓他知道東西已經不在吳流芳的手裏了。吳流芳走後經過貝勒三的分析,德和勒斷定東西是被尤家劫走的,于是帶著弟兄們殺向了尤家。老太爺房間裏,德和勒逼問其珠寶的下落,老太爺矢口否認珠寶在自己手裏,混亂中雙方發生了槍戰,德和勒開槍擊中老太爺,隨後貝勒三又在德和勒背後開槍打死了德和勒,很快方立人便帶人趕到現場,貝勒三掏出證件,方立人一看傻了眼,原來他是麻督軍的副官。何溪詩為老太爺整理遺容,在老太爺的鞋裏發現了留給尤光耀的遺書,遺書上老太爺悔恨自己殺了哈門清和瑞九儒,並透露瑞芸香的孩子是尤光耀的,早產是因為何溪詩下了葯,另外還有一張紙上寫著"如有不測,東西隨我入葬,二十年勿動。"此時何溪詩聽到尤光耀走近的聲音,慌忙收起第一張信紙,將另一張寫有如何安置珠寶的信紙又放回了鞋裏。尤光耀進屋後支走了何溪詩,然後開始在老太爺身上四處翻找,最後在鞋底發現了那一半遺書。

第25集

尤光耀按老太爺的遺願讓快手謝特意定做了可以藏珠寶的棺材,還讓他去東城找一個叫竇建才的人。吳流芳得知是周濟世去求鐸爺救的自己後,認為鐸爺跟麻督軍肯定有關系,而且珠寶很可能就是鐸爺的。竇建才出現在聚源當,聲稱是天津費五爺的人,來當珍珠,何溪詩知道費五爺好賭,珠子當了肯定贖不回,是筆好買賣,看到竇建才拿的珠子確實是好珠子,何溪詩更加動心,可她沒想到,就在自己挑陪當的幾顆小珠子時竇建才把大珠子掉了包。老太爺出殯,被逼急的方立人帶人闖進靈堂,他預感尤光耀會把東西藏在棺材裏,于是要對老太爺的棺材進行開館查驗。

第26集

就在警察要開館的時候,吳流芳站出來製止了方立人,並拿出幾張紙,上面是要上告方立人收受革命黨賄賂的證詞,方立人不屑,依舊下令敲開了老太爺的棺材,但搜了半天並沒發現珠寶。何溪詩來到德恆當,讓吳流芳想辦法把自己收假珠子的事扳過來,吳流芳答應了。吳流芳在房間拉開抽屜時,感覺突然明白了什麽,他拿出抽屜反復端詳,終于知道了尤光耀藏東西的地方,他決定找人去把東西挖出來。貝勒三出現在鐸爺府,原來貝勒三是鐸爺的內侄,他一直變換身份就是為了保護這批珠寶。麻督軍急缺軍餉,士兵們已經開始在街上偷搶,後來得知居然還有人去盜墓,便將兩人抓來,經審問,居然是孟士恆僱的他們,麻督軍似乎明白了什麽。

第27集

吳流芳沒料到方立人仍沒死心,就在他趕到墓地時墓已經被挖開了,就在準備離開時,被剛剛趕到的警察團團圍住。方立人和孟士恆都沒有想到他們找的盜墓人居然是麻督軍的手下,孟士恆盜墓成功後麻督軍派人把孟士恆連人帶東西全都帶了回去,抓吳流芳的警察則是方立人派去找孟士恆的。尤光耀在墓地發現了孟士恆的帽子,便拿著帽子去警察署質問方立人,方立人說警察不是去盜墓的,是去抓人的,盜墓的人是吳流芳。麻督軍抓回孟士恆後想殺了他滅口,就在兩個士兵準備動手時,貝勒三暗中救了孟士恆。何溪詩得知吳流芳被抓後便去找老膏葯,讓其把吳流芳救出來,說如果吳流芳欠了老膏葯人情,以後自然會幫助他。方立人對大牢裏的吳流芳嚴刑拷打,並想逼其簽一份偽造的供認書,就在這危急時刻,老膏葯出現了。

第28集

吳流芳被老膏葯送回了德恆當,大家都放了心,但周濟世不明白老膏葯為什麽會救吳流芳,以為吳流芳答應了對方什麽條件,吳流芳否認,但他肯定老膏葯一定是有目的的。方立人怕麻督軍把珠寶賣了,就令孟士恆在滿北京城張貼追查建福宮失竊珠寶的告示,好讓麻督軍隻能把珠寶攥在手裏,無法出手。貝勒三給麻督軍出了個主意,讓他先把珠寶當了換軍餉,等軍餉下來了再把珠寶贖回來,麻督軍同意了。貝勒三找到吳流芳,讓他去收麻督軍的珠寶。吳流芳知道是何溪詩通知老膏葯自己入獄的事,于是約何溪詩出來特表謝意,何再次提起假珠子的事,吳流芳讓何溪詩放心,他會想辦法。瑞芸香勇敢地回到了尤家,她對尤光耀還抱有一絲希望。瑞芸香找到何溪詩,告訴了她吳流芳對于假珠子事件的計畫,何溪詩半信半疑。東來順裏,何溪詩招待了京師典當行眾同仁,宣布了自己收到假珠子的事,並當場燒毀了假珠子,並聲稱要從此退出典當行業。

第29集

何溪詩按吳流芳的意思又把假珠子的事情登到了報紙上,尤光耀為此非常憤怒,說這是給聚源當摸黑,隨後吩咐快手謝再把竇建才找回來贖當,珠子已經燒了,看何溪詩拿什麽賠。很快竇建才就來到櫃上贖當,何溪詩讓伙計堵住了門口,把竇建才當時當的珠子拿了出來,竇建才不解,何溪詩說她燒的是別的珠子,目的就是想引他回來贖當,竇建才隻好認栽。尤光耀看何溪詩扳回了局面,氣急敗壞,與何溪詩爭吵,爭吵中何溪詩說出是吳流芳讓瑞芸香來幫她的,還說當時吳流芳把珠寶運到楊村是瑞芸香幫忙保管,再次挑起了尤光耀對瑞芸香的恨意。吳流芳應邀來到了督軍府,在麻督軍的密室裏再次見到了那批珠寶,可是麻督軍卻突然改口,不當隻賣。吳流芳發愁無處能湊到八十萬大洋收回那批珠寶,這時老膏葯上門,說他可出這錢,但要算入股德恆當,被吳流芳拒絕。

第30集

軍隊終于因長期沒有軍餉發生了兵變,麻督軍隻好帶著珠寶逃跑。吳流芳收到貝勒三的信,知道了麻督軍的藏身地點,隨後吳流芳找到老膏葯,答應了老膏葯之前的提議。貝勒三找到方立人,透露了麻督軍藏身的地點,並告知今晚麻督軍就要將東西出手。晚上吳流芳和老膏葯來到麻督軍藏身的地點準備進行交易,這時警察突然趕到,麻督軍慌忙逃跑,貝勒三趁亂將珠寶掉了包,警察抓住麻督軍時截獲的是被掉包的假珠寶。各路人馬散去後,景爺悄悄進入麻督軍藏身的山洞,取走了真珠寶。麻督軍在監獄裏被眾囚犯圍毆致死。

第31集

警視廳派人以收受革命黨賄賂為由將方立人逮捕,老膏葯去拘留室探望方立人,此時兩人才明白原來是貝勒三搞的鬼,老膏葯把方立人撈了出來,兩人決定聯手。尤光耀把瑞芸香關進了精神病院,吳流芳知道後讓景爺潛入精神病院打探情況。老膏葯的手下章高維帶著一根象牙來到德恆當當,此時吳流芳和張清水正好出門,大鎖子看著不錯,而且章高維說這種象牙還有很多,但鎖子畢竟不能做主,便先將象牙留了下來。吳流芳回來後大鎖子興高採烈地告訴吳流芳有一筆不錯的買賣,吳流芳看過象牙後說這是個套,拒絕做這筆買賣,大鎖子不解。吳流芳用醋浸泡了這個象牙和以前收的真象牙的樣本,發現章高維的象牙是假的,是把骨頭磨成粉後做成的。大鎖子在街上遇到了章高維,打算跟蹤他找到這個騙子的老窩,不料半路中了章高維的埋伏,被人用磚頭打暈了過去。

第32集

大鎖子住進了醫院,在醫院裏看到一個男孩沒錢給母親治病,哭得非常傷心,這使他想起了自己小時候母親去世的情景,因此更是心生憐憫。景爺喬裝成醫生推著一輛醫用小車潛入精神病院,救走了瑞芸香。瑞芸香被接回了德恆當,此時康福子也抱著孩子回到了德恆當,吳流芳驚訝這孩子是哪的,福子說是自己抱養的,吳流芳不信,福子一氣之下說了些針對瑞芸香的氣話,瑞芸香聽到後悄悄離開了德恆當。事後吳流芳批評福子,福子承認這孩子是瑞芸香的,原來就在福子準備安葬孩子的時候,突然聽到了孩子的哭聲,這才發現原來孩子還沒死。老膏葯指責章高維的象牙為何出現問題,章高維解釋說他們一直用這種象牙出口歐洲,從來沒有問題,沒想到吳流芳能看出來,這時尤光耀出現,說他有扳倒吳流芳的辦法。吳流芳在城南小旅館找到了瑞芸香,瑞芸香把尤家所有的秘密都告訴了吳流芳,吳流芳讓她先在這裏住幾天,說事情馬上就要有結果了。大鎖子主動與著急為娘治病的東風搭話,讓其再想想還有沒有什麽辦法,東風說他家還有個祖傳的銅鼎,鎖子看過銅鼎後說這是真東西,先拿去當了就可以給他娘治病了。東風找到孟士恆,說大鎖子上鉤了,于是孟士恆給了他一個假銅鼎讓他去當。吳流芳不在櫃上,隻有張清水,張一看這銅鼎是假的便沒有收。東風回到醫院說德恆不收,鎖子想一定是張清水看走眼了,于是帶著東風回到德恆,張清水正好去醫院看鎖子,櫃上隻有個賬房伙計,鎖子便向櫃上借錢,自己押下了銅鼎。醫院裏,東風的母親成功接受了手術,手術後鎖子去找東風,發現他和他母親都已經離開了醫院,他隱隱感覺不對,立刻趕回德恆。果然,東風正在德恆當嚷嚷著賠銅鼎,說德恆把真銅鼎換成了假的,孟士恆趁機出現,抓走了鎖子。吳流芳因鎖子的事去找鐸爺求助,沒想到卻在鐸爺府見到了貝勒三,鐸爺正式向吳流芳介紹了貝勒三。

第33集

方立人在監獄裏故意設計了一起越獄事件,與大鎖子同一牢房的囚犯假裝殺了一個獄警後集體越獄,其中一個犯人嚇唬大鎖子,說人都死了,不跑隻能等死,于是鎖子糊裏糊塗的就跟他們跑了出來。鎖子無處可去,隻能跑回德恆當,誰知孟士恆隨後趕到,將大鎖子以殺人越獄的罪名抓進了死牢。吳流芳、貝勒三、葛明光和夏德海四人終于在六國飯店聚首,貝勒三拿出了前生石,葛明光拿出了來生石,吳流芳也帶來了夏德海的今生石,三生石終于合在了一起。原來夏德海的主人哈門清是鐸爺的門人,負責將鐸爺的這批珠寶交給南方來的葛明光等人,目的是要扶植南方被外國列強打壓的中國工業,而貝勒三則在珠寶被尤家昧下後開始在暗中保護這批珠寶,夏德海提議立刻到德恆把東西贖出來交給葛明光,吳流芳說還不是時候,因為他的徒弟大鎖子還被關在死牢裏。孩子發燒了,福子十分著急,帶孩子去葯店買葯,再回來的路上被尤光耀僱人綁回了尤家,翠花看到尤光耀把孩子搶了回來,覺得事情不妙,想跑去通知瑞芸香和吳流芳,但被尤光耀抓了回來,和福子一起關進了柴房裏。

第34集

尤光耀來到德恆,想以福子和孩子的命換回珠寶,吳流芳被激怒,要對尤光耀大打出手,這時突然來了警察,手裏拿著大鎖子的死刑告知書讓吳流芳簽字,吳流芳突感天旋地轉,昏了過去,尤光耀冷哼了一聲離開了。吳流芳給方立人、尤光耀和老膏葯都寫了信,表示自己準備將珠寶交出來,約他們到當業工會見面。當業工會聚集了很多當業同仁,尤光耀進去後覺得不對勁,想要離開時被門口把守的大兵攔住了,說隻能進不能出。瑞芸香到德恆當看孩子,得知孩子被尤光耀綁了後便沖回尤家,瑞芸香抱起孩子就往外走,正好碰上何溪詩,何溪詩什麽都沒說,逃避著瑞芸香的目光,這時柴房裏傳來福子和翠花的呼救聲。當業工會裏王憲章到台上講話,表示今天將揭開一直在京師流傳的建福宮珠寶一案的真相。這時鐸爺走上了講台,解開了有關珠寶所有的謎團,隨後大總統特派處理此案的孫總長在台上對為這批珠寶付出鮮血和生命的人表示肯定,同時譴責對這批珠寶明爭暗搶的幾方勢力。吳流芳上台指證了尤光耀的罪行,夏德海帶著東風一同上台作證。氣急敗壞的尤光耀想離開卻被眾人攔住,這時瑞芸香和福子趕來,瑞芸香對尤光耀表示了徹底的失望,尤光耀一怒之下掏槍射向吳流芳,誰知確擊中了擋在吳流芳身前的康福子。監獄裏,瑞芸香帶來了老太爺的另一半遺書,尤光耀看後精神崩潰,瘋狂的抓著地上的稻草要殺了所有人。何溪詩來到被查封的聚源當,點燃了櫃房,與聚源當一同消失在了京城。珠寶被葛明光順利帶回南方,康福子的葬禮上吳流芳撒開手中的紙錢,如漫天飛舞的白雪。四年後,一個飄著大雪的冬夜,德恆當的大門開啟了一條縫,跑出了一個小男孩,後面跟著瑞芸香,他們在雪地裏圍著雪人快樂的玩耍,吳流芳站在二樓的露台上看著她們,嘴角露出了幸福的微笑。

以上資料來源

演職員表

職員表

以上資料來源

角色介紹

當鋪

吳流芳 | 丁海峰

耿直善良,有情有義,堅守著誠信為本的經商理念,不僅具有堅定機智的頭腦,還有冷靜儒雅氣質。深諳經商之道,能夠遊走在各種人物之間,極富商業頭腦,懂得運籌帷幄,知道如何在典當行中取利生存。

當鋪

瑞芸香 | 王麗坤

德恆當東家女兒、聚源當的二少阿麼,自小跟師兄吳流芳青梅竹馬,卻被安排和自己不愛的尤光耀結婚。婚後遭到大太太的排擠與陷害,不僅挑撥她與尤光耀的關系還把他們的親生兒子扔掉。尤光耀雖然深愛著她,但是卻受大阿麼的挑撥離間,一直懷疑她,讓她受盡苦難。吳流芳雖然一直保護著她,卻沒有投入更多的愛將她從悲慘的身份中掙脫出來。瑞芸香孤依無助,隻能接受冰冷的現實。而在一切塵埃落定之後,芸香在流芳的幫助之下也與兒子終獲團聚。

當鋪

大鎖子 | 李彥明

吳流芳的徒弟,是一個心地善良、見義勇為、敢于和敵人作鬥爭的熱血青年。小小年紀非但懂得如何經營當鋪生意,更是時常語出驚人,贏得了眾人的稱贊。為了師父吳流芳,更是幾次入獄遭受嚴刑拷打,敢于和壞人鬥爭到底,歷經磨難,

當鋪

何溪詩 | 李欣凌

聚源當鋪的大當家,在京城外號'珍珠西施',是看珠子最厲害的人,在典當行裏是數一數二的人物。

當鋪

康福子 | 李小萌

吳流芳的妹妹,機敏、可愛、任性跋扈。

當鋪

尤光耀 | 姜峰

表面上看是攻于心計,但其實傻的可憐,機關算盡,但其實更多的是作繭自縛。他得到了苦戀的師妹芸香,最後卻信人挑唆,處處設防不敢全力去愛。得到了屬于自己的愛的結晶卻不相信這是自己的骨肉,最後甚至用自己的骨肉去換取財寶,而這些種種註定了他不堪的一生和一敗塗地的結局。 最後的一瞬間他發現自己什麽都有了,但也是這一瞬間他發現自己什麽都失去了,以往的一幕幕浮于心頭,這種落差讓他徹底崩潰。

當鋪

尤朝岱 | 倪大紅

聚源當鋪老太爺是個性格多樣復雜的人物。尤朝岱相貌陰氣森森,舉手投足也透著十足的威嚴。他把全部的精力都放在了經營當鋪之上,並且對古董寶物非常痴迷,為了能把德恆當鋪得到的意外財寶弄到手,尤朝岱沒少耍手段,在這個過程中有人為此送了命。但尤朝岱仍然執著于搶奪寶物,仿佛這是他和德恆當鋪間的一場競賽。

當鋪

三貝勒 | 鄭奇

真實身份是三貝勒,但他卻時而以黑幫,時而以軍閥的身份示人,目的是在暗中保護從宮內流失的財寶。周旋于各當鋪和各政要勢力間,在情勢逐漸明朗後,他聯手當鋪掌櫃吳流芳,二人齊心協力,上演了一場奪寶大戰,最終將國家財產完璧歸趙。

以上資料來源

幕後花絮

  • 該劇是首部聚焦典當業的電視劇。
  • 為了更好的演繹人物的內心戲,丁海峰半夜三更起來看牆上那幅《孫子兵法》,尋找解決困難的途徑。查找、蒐集大量有關典當的資料,了解典當的歷史,用自己的理解方式塑造出完美的"丁海峰式"吳流芳。
  • 在拍攝中還有段關于丁海峰的小趣聞,由于服裝衣領設計獨特,還帶著毛絨絨的邊,但他對這種毛領過敏,為了保住這一服裝特色,丁海峰堅持著拍攝時把領子豎起來,幾場戲下來丁海峰的臉紅紅的,那是領子給他惹得禍。
  • 有場表現老太爺尤朝岱病重的戲,倪大紅親身上陣,因為表演得太入神了,甚至把自己舌頭都咬破了。
  • 拍攝吳流芳在破廟被綁匪吊起來的一場戲時,溫度達到最低的零下30度左右,丁海峰被威亞吊在火堆上方,濃煙直接飄進他的眼睛,嗆得他當場淚流滿面,"流著淚"向導演"訴苦",並開玩笑地說自己真是"遭罪"。

播出信息

國家/地區電影片道播出時間參考資料
中國北京電視台影影片道2009年10月11日
中國天津衛視2011年11月23日

劇集評價

《當鋪》被觀眾譽為《喬家大院》姊妹篇,作品通過中國所特有的傳統典當行業的巧妙視角切入敘述故事,通過幾大當鋪之間的爭鬥,將濃縮在典當行業中的中國傳統文化和民族氣節展現得淋漓盡致,凸顯出了凝聚在典當行業內部中國傳統的智慧和信念、中國人特有的執著和追求。(騰訊網評)

該劇在民國初期動蕩的環境和金融危機的背景下,通過發生在一家老號當鋪的故事牽引出了中國傳統的智慧和信念還有一種中國人特有的執著和追求。也讓更多的人了解到了這個神秘的行業和這個行業發展中鮮為人知的艱難和心酸。(新浪網評)

《當鋪》一劇雖然不是懸疑劇,但劇情中設計的懸念卻完全可以和懸疑劇相互媲美。該劇中當鋪業的行規、商業買賣規律對觀眾來看可謂充滿了新鮮感。觀眾也可借此學到當鋪業的不少經商常識。《當鋪》的另一優點是並未拘泥于描寫當鋪業的爾虞我詐,而是通過亂世中當鋪業的紛爭刻畫了吳流芳這樣一位一身正氣的當鋪掌櫃,他的處事之道和堅韌的品質使得《當鋪》一劇更富深度。(北京娛樂信報評)

電視劇《當鋪》用一個故事,一段傳奇讓經商者讀懂"誠信為本"的不變法則,喚起觀眾對于中國千年歷史傳承的"誠信"理念的關註和回歸,同時也將濃縮在典當行業中的中國傳統文化和民族氣節展現的淋漓盡致,以恢宏氣質演繹人間正道滄桑變幻的艱難歷程。(網易評)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