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們同在一起 -新加坡電視劇

當我們同在一起

當我們同在一起(英文:Together),新加坡新傳媒私人有限公司拍攝的電視劇,由歐萱戴陽天,黃俊雄,周穎,郭慧雯主演,全劇共35集,于2009年11月30日起在新傳媒8頻道周一至周五21:00播出。

  • 中文名稱
    當我們同在一起
  • 外文名稱
    Together
  • 編    劇
    洪榮狄
  • 集    數
    35集
  • 導    演
    賴麗婷
  • 首播時間
    2009年11月30日
  • 出品時間
    2009
  • 主    演
    歐萱戴陽天,黃俊雄,周穎
  • 製片人
    馬潤生
  • 每集長度
    45分鍾

基本信息

中文名:當我們同在一起

當我們同在一起當我們同在一起

類型:新傳媒2009年的台慶劇

地區:新加坡

開拍:2009年7月15日

播映日期:自11月30日起,每逢星期一至五,晚上9點

主演:戴陽天歐萱黃俊雄周穎 鄭各評

集數:35

劇情介紹

故事從1967年開始。這一年,新加坡有了自己的第一套鈔票;這一年,新加坡有了自己的國民服役軍《當我們同在一起》劇照(10張)隊;這一年,出現了“出租假睫毛,一天4塊錢”的行業;這一年,雞蛋價格暴跌,全國發起“殺雞減蛋運動”;這一年,“越南玫瑰”登入新加坡,尋芳客聞之喪膽;這一年,櫻花和凌雲的“新桃花江”紅遍大街小巷…在小坡一條橫街內,住了三戶6家人,熱鬧非常。其中,有6個年齡相距不遠的年輕人。 

當我們同在一起當我們同在一起

林小杯(戴陽天飾)是林裁縫的獨生子,打架鬧事,天天闖禍,街坊無不頭痛,唯獨一人能壓製得住他,就是與他一起成長的姚劍虹(歐萱飾)。劍虹自幼輟學,小小年紀就隨父親“打拳賣膏葯”,闖蕩“江湖”多年。她性格直爽,行事幹凈利落,很有男孩之風。林小杯喜歡她,她也喜歡林小杯,但對小杯的放蕩不羈很不滿,她希望小杯能腳踏實地,繼承父親的衣缽,小杯卻不甘被困在小裁縫店裏,他想闖蕩世界,與天比高。與林小杯一起成長的,還有整天異想天開,一下想當賽車手,一下想當摔跤王的“泰山”黃志豪(黃俊雄飾)。小杯和志豪,有時是死對頭,有時是戰友;有難,誰也不會撇下對方;有福,也不會獨享,隻要缺了其中一人,就好像一雙筷子缺了一根。 

喜歡林小杯的,除了劍虹,還有“泰山”的妹妹黃金好(郭蕙雯飾)。她思想單純,愛美如命、貪慕虛榮。雖得不到小杯的愛,對他卻也有情有義。劍虹的雙胞胎哥哥姚無忌(張振寰飾)膽小如鼠,隻敢把對金好的愛慕深埋心底。這幾個年輕人中,唯有秦慧敏(周穎飾)受高深教育。她雖體弱多病,卻靠意志力克服重重困難,成功當上律師。這幾家人的上下兩代,經歷了30年的變化,交織著愛、恨、怨、嫉妒、寬容、諒解…那是他們的故事,也是我們的故事,因為,我們也同樣走過那段歲月… 

新加坡人擁有許多共同記憶:60年代建國初期的艱辛,70年代的石油危機,80年代的股災,新加坡人都一起挨過來了,歡笑和眼淚,點滴在心頭。金融海嘯來襲,我們再次面臨考驗。這個時候一起回首過去,看我們如何一步一腳印地走來,是別有意義的。

角色介紹

姚劍虹(歐萱飾演)

漂亮冷傲,性格堅強,日子再苦也咬牙熬過去。沒受什麽教育,從小與父親“打拳賣膏葯”。為還父債,毅然去當舞女,清還債務後從燦爛歸為平淡,變為賣魚妹。愛小杯,希望他腳踏實地,但小杯最終卻離她而去。 懷著小杯的孩子嫁給泰山,挨過最艱難的日子,始終不說一聲苦。

林小杯 (戴陽天飾演)

當我們同在一起當我們同在一起

小杯是家中獨子,屢屢闖禍。為人油嘴滑舌,勇于追夢,鋤強扶弱,不拘小節,敢愛敢恨。三個女生愛上他,但他獨愛姚劍虹,愛得大膽,愛得義無反顧。為救金好陷毒網,他運毒往荷蘭,被捕坐牢。回來後,人事已非。小杯大受打擊,性格變得孤僻、落寞。其實小杯是個說到做到的人,始終回來和大家團聚,家人都沒怪他。

黃志豪(泰山)(黃俊雄飾演)

個性沖動、莽撞、有勇無謀,容易被人利用。凡事三分鍾熱度,迷上賽車,卻屢次考車不及格;迷上摔跤,卻總是被打得鼻青臉腫。空有雄心壯志,一碰挫折就退縮。與小杯情如兄弟,但卻為爭劍虹而面紅耳赤。後來與劍虹結婚,卻得不到她的心。

黃金好 (郭蕙雯飾演)

金好,就像一朵盛開的花,嬌艷、奔放,愛時髦,好打扮。不甘整天被困在咖啡店裏洗杯子倒痰盂,希《當我們同在一起》主要演員(15張)望有一天能一飛沖天。受不了誘惑,幸有小杯保護,才不致被騙財騙色。無忌為她著迷,卻總被她利用。與劍虹爭奪小杯,後來被非法集團騙去香港,幸為小杯所救,但小杯卻因她而斷送一生。

秦慧敏 (周穎飾演)

漂亮聰明,乖巧懂事,才貌雙全,身體虛弱。以優異成績考獲律師資格,成為著名的女律師。與劍虹情同姐妹,喜歡小杯,卻知道小杯當她是妹妹,從不敢讓對方知道自己的感情。

姚無忌 (張振寰飾演)

劍虹的雙胞胎哥哥,性格內向,膽子小,不善言詞。看守小書報攤,胸無大志,為金好的熱情奔放著迷,為她甘願冒險犯法。

露西(宋怡霏飾演)

舞女大班,風韻猶存,好賭,曾與秦相林有一腿,與大狗楊勾結陷害劍虹。

秦相林 (鄭各評飾演)

慧敏父,年輕時招搖撞騙,後退隱江湖,但本性難移,時不時重施故技。

姚獅 (王昱清飾演)

劍虹父,性格剛烈,好賭成性。走江湖賣祖傳萬靈丹,因欠下巨額賭債,害女兒下海當舞女。

劉毛毛(陳麗貞飾演)

50年代女私會黨“紅蝴蝶”成員,非常疼愛女兒慧敏。後來以收12支和馬票為生。雖已“退休”,但難掩江湖味。

何嬌 (洪慧芳飾演)

泰山、金好的母親,巴辣、視錢如命、見風使舵,是非精。

黃利發 (葉世品飾演)

泰山、金好父,經營咖啡店,守財奴,吝嗇成性,在中國鄉下有妻兒,一直瞞住沒讓何嬌知道。

林益 (李文海飾演)

小杯父。窮裁縫,糊塗,老把客人定做的衣服裁錯。

阿尾 (林麗雲飾演)

小杯母。生三胎,最後隻養大了小杯,導致她神經衰弱,緊張兮兮,老是擔心小杯有事。

分集劇情

第1集

上世紀60年代末,在小坡一條橫街內,住了三戶6家人,熱鬧非常。林小杯是裁縫的獨生子,打架鬧事,天天闖禍,街坊無不頭痛,唯獨一人能壓製得住他,就是與他一起成長的姚劍虹。她自幼就隨父親“打拳賣膏葯”,性格直爽;和他們一起成長的,還有整天異想天開,整天夢想當賽車手的“泰山”黃志豪;愛美如命的“泰山”妹妹黃金好;體弱多病,卻聰明過人的秦慧敏;以及膽小如鼠的姚無忌……

小杯喜歡新鮮玩意,這天,他有所發現,帶了慧敏和金好到水仙門去,讓二人“大開眼界”,看來自英國的新產品――假睫毛。金好著迷,花了4塊錢租了一對假睫毛來戴。劍虹之父姚獅好賭成性,在狹小的房間開賭。舞女大班露西也來賭上一腳,半途偷溜到隔壁房去和慧敏的父親“handsome叔”秦相林偷情。賭客“五塊六”上洗手間,見劍虹背影苗條,趁機佔劍虹便宜。劍虹給予懲戒。

泰山迷上大賽車,卻考了8次交通規則都不過關,無緣駕車。他卯足全力,誓要在今晚的第9次考中過關。他愛慕劍虹,希望劍虹能在他考車過關後陪他去看電影,劍虹不置可否。雞蛋價格大跌,吝嗇成性的何嬌餐餐吃蛋,還疑神疑鬼,以為劍虹偷了兩個蛋,興師問罪。

金好戴了假睫毛,卻沒有幾個人看出她有何“與眾不同”之處。她一邊的假睫毛掉了,急得爬在地上四處找,卻被劍虹一腳踩走。她見假睫毛被劍虹踩壞,大發脾氣,要劍虹賠償損失,劍虹指她無理取鬧。

無忌負責看守公仔書攤,但他常常沉迷書中,忘了收錢。小杯無所事事,常來看公仔書度日,劍虹不悅,指他浪費時間。流氓大黑痣到來收保護費,見劍虹漂亮,出言調戲,小杯與他起沖突,被劍虹製止。小杯叫了泰山聯手對付大黑痣,請他吃“飛瓶”…

第2集

泰山”第9次去考交通規則試,小杯為了萬無一失,特意叫他打上領帶,戴上向無忌借的厚眼鏡,讓他搖身一變,成為“重要人物”,但泰山還是失敗了。劍虹與姚獅“打拳賣膏葯”,劍虹耍劍,姿勢漂亮。大黑痣出現,威脅劍虹陪他去看電影,否則就大鬧一翻。

小杯一邊在夜市擺攤賣衣物,一邊津津有味地看報紙。他從報上讀到許多有趣新聞,還夢想有一天能搭飛機環遊世界。金好和他“一拍即合”,還纏著讓小杯送她兩條內衣。劍虹帶了無忌來找金好算帳,指她拿走公仔書檔的10塊錢。金好辯說那是賠償她假睫毛的損失。二人起爭執,小杯答應幫金好還那10塊錢,金好開心,借機以小杯所送的內衣向劍虹炫耀。劍虹氣小杯,轉身而去。金好譏諷無忌向劍虹告狀,“不像男人”。

林益在廚房煎葯,請慧敏看英文信。信指國家征召適齡男青年入伍服役,小杯必須前往報到。林益隻有小杯一個兒子,不免提心吊膽,一時不察,竟引發火患。劍虹、泰山和小杯合力把火撲滅。何嬌和黃利發兩夫妻,早就想趕走這些租戶,以便把屋子高價賣掉,趁機刁難林益,要他賠償損失,否則就得搬走。小杯手臂燒傷紅腫,劍虹拿出姚獅珍藏的“還魂丹”給小杯服食,姚獅心痛。

慧敏血壓過低,不支暈倒,劉毛毛心疼女兒,漏夜下樓買豬肝湯要給慧敏補血。秦相林趁機四處搜尋,希望找出毛毛藏錢之處。慧敏出示床上撿到的女人耳環,秦相林心虛,趕快開溜。偏偏他在夢中大叫露西的名字,被毛毛逮個正著,打黑了一隻眼,連衣服也沒穿,就狼狽地跑到街上。

無忌再被金好譏諷“不是男人”,心裏難過。他看見姚獅自編了一本拳譜,便胡亂地學了兩招,希望讓自己更有男子氣概。毛毛找露西算帳,二人當街起口角……

第3集

毛毛和露西一言不合,大打出手。一個是早年的女流氓“紅蝴蝶”,一個是在歡場打滾的潑辣貨,誰也不讓誰;一個用木屐,一個用高跟鞋,打得兩敗俱傷。小杯和泰山趁咖啡店眾人被二女打架吸引,偷偷搬走汽水雞蛋等物件,準備到“新加坡大賽車”賽場去,一邊觀賽,一邊做生意。二人的行動被劍虹識破,小杯幹脆也把她拉去幫忙。泰山興致勃勃看賽車,小杯和劍虹忙碌做生意。大黑痣查出襲擊他的人是小杯和泰山,隨後跟來,要給小杯和泰山好看。三人機智擺脫,大黑痣暴跳如雷。

因為大黑痣的攪局,小杯的如意算盤打不響,還搞到血本無歸,連累泰山被黃利發追打。劍虹本要拿出儲蓄幫泰山,卻發現錢全被姚獅拿去賭掉了。秦相林怕毛毛追究他和露西的事,假裝“腦震蕩”,連毛毛也認不得。毛毛大為緊張,跑去求神問卜。慧敏看穿秦相林,指他太過分,秦相林指著自己被打黑的眼睛,說毛毛更過分。

金好叫無忌幫她洗痰盂,無忌連聲答應。姚獅見兒子幫人洗痰盂,把他痛罵一頓,罰他在房外蹲馬步。金好去找小杯,說要讓他看“精彩東西”,小杯好奇跟著她上樓。金好竟換上性感睡衣,小杯大吃一驚。金好這才解釋自己準備去參加“睡床皇後”比賽,要小杯幫她拍照參加甄選。小杯禁不住金好要求,唯有答應。拍照途中,何嬌回房,二人大為緊張,金好把小杯藏在床上,用被蓋住,再伺機讓小杯逃出房外,剛好被在房外蹲馬步的無忌看見。無忌誤會二人關系,又傷心又生氣。

小杯見大黑痣帶了手下到公仔書攤找劍虹,撿了塊石頭在手,要去對付大黑痣,但攤位處有個年輕人比他早一步製止了大黑痣。年輕人亮出證件,指自己是警察……

第 4 集

在公仔書攤出現的男人名叫德華,是劍虹的表哥。德華警告大黑痣一番,忽見小杯拿著石頭站在後頭,誤以為他與大黑痣同是一伙,命令小杯靠牆而立,要搜他身。小杯與他起了沖突,劍虹急忙解圍。小杯見劍虹和德華言談甚歡,心生妒嫉,說了些不中聽的話譏諷劍虹,氣得劍虹猛踩他的腳出氣。

無忌誤會小杯佔金好便宜,罵小杯無恥,還即學即用,使出剛學的兩招“獅子拳”對付小杯。小杯知無忌誤會,處處退讓,但無忌卻越打越起勁,小杯反擊,兩人扭打成一團。隨後,無忌才從小杯口中得知金好要去參加“睡床皇後大賽”,當天二人同在一室,隻是在拍照罷了,一場誤會總算冰釋。

何嬌偷聽隔壁劉毛毛一家動靜,被劉毛毛識破,二人隔著牆板互罵。毛毛看穿何嬌想盡辦法要趕走他們這些租戶,勸何嬌不用白費心機。當夜,狂風暴雨,無忌夢見自己服兵役,炮火聲隆隆,半夜嚇醒。他上洗手間見一披頭散發的黑影,嚇得連聲驚叫,阿尾更被嚇暈過去。舊樓鬧鬼,人心惶惶,金好不敢獨自上洗手間,要小杯相陪。她為表示感激,給了小杯一吻。

慧敏身體虛弱,早上上學變成苦差,搭巴士太擠,坐霸王車想吐。小杯見她面有憂色,決定用腳踏車載她上學。同學取笑慧敏,說小杯是她男朋友,慧敏不好意思,小杯連聲跟對方說慧敏是他妹妹。

小杯從無忌口中得知劍虹要與“表哥”德華出去,又聽姚獅有意撮合劍虹和德華,大為緊張。德華開了一輛嶄新的機車來接劍虹。小杯和泰山“情敵見面,分外眼紅”,決定聯手對付德華……

第 5 集

小杯和泰山使計,在德華的機車排煙管塞進香蕉。德華得意洋洋地跟劍虹介紹他新買的機車。正準備載她離去,卻發現機車無法發動,又焦急又尷尬。小杯和泰山幸災樂禍,正以為妙計得逞時,卻被姚獅識破。姚獅從排煙管裏取出堵塞物,德華得以載劍虹離去。小杯和泰山感嘆功虧一簣。姚獅知是二人所為,訓了二人一頓,指男子漢大丈夫,想要得到女孩子的心,也要光明正大去爭取,不該做這種偷雞摸狗的事。

小杯胡思亂想,腦海浮現劍虹和德華卿卿我我的畫面,渾身不是滋味。他偶然發現一瘸腳男子在街角藏了紙包,開啟一看,裏頭竟是一批金器。小杯急忙放回原處。這時,忽有暗探和警察出現,向他查問瘸腳男的下落,小杯推說不知。他回到洋服店,心裏七上八下,猜想那瘸腳男一定不是善類,那包金器應是非法所得,即使佔為己有,也不為過。小杯那麽一想,就再到藏金地去。就在他要把紙包取走時,被劍虹發現。原來她見他神色緊張,暗中跟來。劍虹勸小杯別貪不義之財,小杯把紙包放回。瘸腳男出現,取走紙包,卻被暗中埋伏的警方亂槍打死。小杯慶幸有劍虹提醒,才免被牽連。

劍虹告訴小杯,自己和德華出去,隻是去探望生病的阿姨,小杯這才放下心頭大石。姚獅濫賭不歸,小杯自告奮勇幫劍虹賣葯。他能言善道,很快幫劍虹把葯賣完。劍虹塞給他錢,堅持要他收下。小杯一看,竟有一百多塊。原來劍虹典當了自己的兩條金鏈,讓小杯還債。小杯感動不已。

何嬌決定先鏟除秦相林一家,再逼走其他租戶。她見慧敏體弱,就叫利發裝神弄鬼,要把慧敏嚇個魂飛魄散。豈知慧敏一點都不膽怯,還扯住利發。利發狼狽而逃,沒想小杯尾隨而來,抓住他的痛腳,要利發把欠款一筆勾銷……

第6集

劍虹勸無忌出外找工作,無忌安于現狀,找借口拒絕,劍虹無可奈何。小杯拉無忌往支持金好參與睡床皇後大賽。無忌見金好穿著暴露的睡衣,心兒直跳,連正眼也不敢看金好。

金好表現出色卻連三甲都不入。金好傷心失望,小杯探聽到成績早已內定,決定幫金好討回公道。床褥公司老板看上金好美色,欲利誘她就範。小杯和無忌冒充是金好的哥哥和報章記者闖入,勒索床褥公司老板要通過報章揭穿他的真面目。金好獲賠300元,無忌也拿了50元紅包。劍虹知道後怒斥小杯,叫他別帶壞無忌,還把紅包錢扔回給小杯,說再窮也不拿這些敲詐來的錢。

小杯不滿劍虹說他拿“骯髒錢”,為自己所為辯護,劍虹反唇相譏,指他和金好不要臉。金好忽從小杯房裏沖出來,向劍虹興師問罪。劍虹誤會二人躲在房裏幹不可告人的事,罵了聲“果然不要臉”就轉身而去。小杯知劍虹誤會,追在她後頭,定要把誤會講明,劍虹卻不肯聽,小杯緊跟不放。泰山以為小杯欺負劍虹,不問青紅皂白就打小杯,小杯氣得大罵他是笨蛋!

黃利發和何嬌無法趕走租戶,房屋經紀建議用黑道力量,利發忍痛包了500大元紅包給對方。原來這房屋經紀是個騙子,背後策劃人正是秦相林。秦相林把騙來的錢給了露西,賠償她的精神和肉體損失,露西卻說不會就此罷休。戲院上映日本情欲片,引起轟動,小杯看準是發財良機……

第7集

小杯看準日本情欲片勢必引起轟動,把握賺錢良機,與金好合作賣黃牛票,果然生意興隆。秦相林也拉了劉毛毛去“大開眼界”,卻在戲院碰到很多熟人,毛毛尷尬不已。二人在戲院外忽遇見“暗牌“大狗楊,他是露西的幹哥哥,暗示會給毛毛教訓。果然,大狗楊拉隊突擊毛毛的水果店。小杯忽見警察出現,機警地叫慧敏拿了收註記錄從後門離開。德華隨後追至,要逮捕慧敏,劍虹出現,幫慧敏求情,德華網開一面。

劉毛毛知道一切起因,全是自己得罪了露西,在秦相林的勸告之下,向露西低頭認錯。露西要毛毛擺酒請吃“鳳吞燕”,毛毛無奈答應。姚獅好賭,欠下大筆賭債。露西見劍虹長得頗有姿色,建議姚獅讓女兒跟她到舞廳當舞女,姚獅先是反對,後來實在別無他法,隻好把實情告訴劍虹。劍虹聽父親欠人7000元賭債,大吃一驚。

小杯在睡夢中被泰山搖醒,獲知劍虹要去當舞女的訊息。小杯不信,和泰山追問劍虹,劍虹淡然證實。小杯質問她為何這麽做,劍虹回說自己愛錢,貪慕虛榮。小杯和泰山當然不信,認定劍虹是被姚獅所逼的。小杯推泰山去質問姚獅,為何要推劍虹入火坑。姚獅說劍虹是個孝女,自願當舞女幫他還債。他反問小杯是否會看不起劍虹,小杯馬上回答不會,姚獅笑說即使如此,也不會讓劍虹嫁給像他那麽沒出息的男人。

無忌聽說去做國民服役身體檢查要脫得一絲不掛,不管劍虹怎麽勸,都不肯去報到。劍虹見他如此不爭氣,氣得淚水在眼眶裏打滾。小杯勸服了無忌,並跟劍虹說理解她要去當舞女的決定,因為換成是他,也會那麽做。他樂觀地叫劍虹當作去環遊世界一圈。

無忌知道劍虹要去當舞女,又傷心又慚愧。他覺得自己是長子,又是男人,應該有骨氣扛下責任。他要想辦法解決這件事……

第8集

無忌往找大黑痣,說想賺快錢。大黑痣見無忌長得皮白肉凈,叫他到白沙浮去做“阿瓜”,無忌嚇了一跳,但還是答應了。他在屋子裏學女人穿高跟鞋走路,被金好發現,大罵他是變態。無忌隻好把準備去當“阿瓜”的事告訴金好,並要金好保密。小杯和泰山見劍虹已開始接受露西調教,扭腰擺臀地學跳舞,心裏難過。劍虹始終無法放開胸懷,跳出充滿誘惑力的舞步,學得事倍功半。

小杯想辦法找錢幫劍虹。他打聽到有一批女人內衣的水貨,要金好出資本,和他合作。這批內衣是所謂的“幻術式心胸交叉型奶罩”,非常時髦,小杯看準能“一罩風行”!金好為了生意,還自願穿上它拍照,以顯示“穿前”“穿後”的不同效果。小杯幫金好拍內衣照,面紅耳赤,但金好卻落落大方,小杯反覺自己扭捏作態。金好知道小杯是為劍虹籌錢,問他如果有朝一日,她也淪落到要去當舞女,小杯會否也如此幫他,小杯馬上答會。金好開心。

二人同處一室拍照,何嬌回來,小杯怕被何嬌看見,趕快拉了金好就跑,這一幕,剛好被劍虹看見了。劍虹心裏難過,把心一橫,決定讓自己沉淪。她倒回去找露西,說自己想早日去當舞女,並照足露西的指示,放開自己,舞起來,一舉手一投足都充滿魅力。慧敏表示擔心,劍虹很堅定地說自己不管如何淪落,都不會出賣身體。

小杯和金好到水仙門賣內衣,大有斬獲。小杯興高採烈回去,卻從慧敏口中得知,劍虹的“表哥”德華上門提親,要娶劍虹,小杯大為緊張。

原來德華也知道劍虹要下海當舞女一事,表示要幫姚獅解決債務。他坦言喜歡劍虹,向劍虹求婚。劍虹說姚獅欠下的債務不是小數目,德華卻暗示他有“其他”收入。劍虹堅決不讓德華鋌而走險,並坦言自己已有意中人,無法接受德華的婚約。德華追問劍虹喜歡的是誰,劍虹說是小杯。德華無法理解劍虹為何會喜歡像小杯這樣的“小混混”,小杯反唇相譏。德華失望離開,劍虹這才對小杯說,自己隻是利用他來拒絕德華,叫小杯無需認真……

第9集

毛毛和秦相林宴請露西和大狗楊,毛毛見露西大吃燕窩藏雞肚的“鳳吞燕”,隻能把氣往肚子裏吞。慧敏聽說警務人員竟然貪贓枉法、公然收賄,氣憤得要父母去告發他們。但秦相林和劉毛毛有把柄落在大狗楊手上,不敢輕舉妄動。大狗楊指新來的上司不易對付,準備用美人計來讓他就範,叫露西物色一名純情美女,露西想到劍虹。

姚獅不明白劍虹為何拒絕德華的婚事,劍虹表明不能讓德華來背債,更不能用她的婚姻來抵債,姚獅無奈。泰山也在設法幫劍虹,他幻想自己真的變成泰山,把救劍虹救出火坑。但現實中,他每個月隻有5塊錢薪資,根本就有心無力。

他心生一計,騙何嬌說自己要去上夜校讀英文,200多塊錢到手。但杯水車薪,還是不夠讓姚獅還債。他心煩意亂,吃了兩大碗豬肉發泄,回到咖啡店,驚悉大家在談論吃豬肉會“縮陽”,大驚失色。他跑進洗手間一看,幸好自己沒“縮陽”。

這“縮陽”怪病讓泰山妙想天開,想利用它來幫劍虹解困。他要姚獅幫他醫“縮陽症”,借此向利發和何嬌要7000塊治療費。利發和何嬌為了讓黃家有後,一定會答應給錢。姚獅當然沒接受泰山這異想天開的“妙計”,泰山反受了一頓皮肉之苦……

第10集

小杯把賣內衣所得的錢交給姚獅,說自己會想辦法再籌錢,叫姚獅去跟債主安排分期攤還。姚獅見他態度誠懇,也不想女兒去拋頭露面,原想答應,但劍虹知道後,堅決不肯接受。她為了杜絕小杯和泰山再想辦法幫他,毅然跟二人絕交……

無忌穿了女裝,被大黑痣的手下押送到白沙浮去,剛好乘坐的是倒屎明開的霸王車,被倒屎明認了出來,急忙告知姚獅。姚獅打死不信自己那膽小如鼠的兒子敢去當“阿瓜”。

無忌招呼老外,被對方毛手毛腳,嚇得半途開溜,剛好遇見往拍照的慧敏,才不至被大黑痣手下抓回。當他喘了口大氣,以為脫險之際,卻被姚獅看到了。

姚獅見無忌男不像男、女不像女的樣子,氣得七孔生煙。慧敏為護無忌,與大黑痣的手下起沖突。別看她弱不禁風,對兩個流氓卻毫不妥協。對方要動手,一名叫Jack的洋人出現阻止,把流氓趕走。Jack告訴慧敏他是派駐越南的美軍,此次是到新加坡度假。慧敏感激他相助。

姚獅怒火中燒,把無忌拖回家,關在房裏狠揍一頓。金好聽見無忌慘叫聲連連,怕出人命,急去通知劍虹。當劍虹趕到時,無忌已經被打得口吐鮮血,不省人事。劍虹要求金好幫她叫車子送無忌入院,金好找到倒屎明的車子,卻遍尋不見倒屎明的蹤影。泰山見情勢危急,自告奮勇要開車送無忌去醫院。泰山信心滿滿,但他一向隻開“隱形”車,實際操控時,卻手忙腳亂,幾乎釀成意外,幸好遇見小杯,及時開車把無忌送進醫院,才救了無忌一命。

小杯和泰山知道無忌是為了不讓劍虹去當舞女,才想到要去當“阿瓜”賺錢,不料反被姚獅打得幾乎喪命。他們憤怒地大罵姚獅,姚獅也懊悔不已,叫二人打他一頓。小杯和泰山雖幫了劍虹,但劍虹仍堅持與他們“絕交”。泰山覺得開車不易,打消當賽車手的念頭。

秦相林叫人扛了架電視回來,說要搞“獎品豐富”的“成人地甘”。慧敏鑒于政府正在大力取締“地甘”,勸秦相林打消這主意,秦相林不聽。泰山從電視上看見摔跤,大感興趣。他見一個號稱“老虎王”的摔跤手在招收徒弟,就交了百多塊錢學費,學起摔跤來。

慧敏再遇Jack,帶他去找教堂。秦相林和毛毛大為緊張,小杯聞訊也不放心,趕去一看究竟。他見Jack對慧敏“動手動腳”,上前推開Jack,引起對方不滿,二人起了沖突……

第11集

金好發歌星夢,拉了小杯陪她去唱片公司試音。二人合唱一曲,但是,小杯唱來唱去,就隻有那麽一句。金好埋怨小杯害她歌星夢碎,小杯勸她要有“自知之明”,以她的“豆沙喉”水準,是不可能當歌星的。金好失望欲離開,卻接獲好訊息,唱片公司老板願意再給一次機會,叫他們回去好好練習,再安排前來試音,金好又萌起希望。

慧敏了解劍虹為了不想拖累小杯和泰山,而做出與他們“絕交”的決定。劍虹指自己自甘去當舞女,被大家視為低賤女人,但是隻要不出賣自己,就能保住自尊。小杯沒去過舞廳,但是打聽到那是個花花世界,男人拿著鈔票到那裏玩舞女。舞女不隻要極盡奉迎的人事,還要經得起譏笑、嘲諷,自尊被踐踏。小杯擔心劍虹無法適應那樣的環境,就刻意地說難聽的話刺激劍虹,還硬把她拉去喝酒。劍虹被小杯一輪冷嘲熱諷,氣得抓起酒被猛喝。小杯看劍虹痛苦的樣子,心裏也非常痛苦,但他還是硬著心腸,叫劍虹當個“像樣”的舞女。泰山氣小杯“欺負”劍虹,要打小杯。

秦相林的“成人地甘”開檔,以電視機、風扇、手表等豐富獎品吸引顧客上門。其實,秦相林已在輪盤上布下機關,想要轉中大獎,比登天還難。當大家專註于要得到大獎時,泰山卻隻想要“中”個小獎

――一條小手鏈。秦相林騙泰山這條手鏈經高僧加持過,能消災解難。泰山一心想要把它送給劍虹,保護她平安。秦相林見他已花了20多塊錢,故意放他一馬,讓他得嘗所願。泰山開心地拿了手鏈去送給即將到舞廳上班的劍虹,劍虹感激地收下。

劍虹第一晚上班,心情復雜。小杯卻與金好大唱流行曲,準備去唱片公司試音,似乎對劍虹無動于衷,劍虹不禁心寒。但當劍虹要乘車離去之際,小杯忽然從樓上大喊“劍虹,勇敢地向前走!我愛你!”,還燃放炮竹“大鑼大鼓”送劍虹,街坊無不側目。

第12集

歲月匆匆,轉眼間,一年過去了。小杯和無忌當了警衛隊員,金好被唱片公司錄取受訓,泰山苦練摔跤“有成”,獲師父傳衣缽,慧敏也順利地考上大學…

慧敏在會考中名列前茅,成為女狀元,電視台拉隊來採訪,震動這小小的一條街,何嬌等都想趁機沾一點光。無忌羨慕慧敏,不由埋怨起姚獅,指若非他好賭,他也不必中途輟學,連累劍虹去當舞女。這一年來,姚獅非但沒有戒賭,還變本加厲,越賭越凶。無忌擔心這樣下去,劍虹不知何時才能脫離苦海。

泰山疼惜劍虹,決定教訓姚獅一頓。他戴上老虎頭套,往找姚獅,用學來的摔跤術“教訓”姚獅。小杯贊他打得漂亮,泰山更立志要當一名摔跤手。

小杯每晚都到舞廳外守護劍虹,以防她被酒客欺負。劍虹陪舞不陪客,但露西卻要她應酬一名叫區裕明的年輕人,那是大狗楊的上司。大狗楊暗中想除掉他,利用劍虹引他上鉤。

金好追問經理何時能一圓唱片歌星夢。牛經理暗示她要做出某些犧牲,金好把心一橫,竟答應與他到吉隆坡“出差”。無忌發現金好“離家出走”,與一男人上了火車,擔心金好安全,也上了火車,尾隨而去。

劍虹發現不見了無忌,到處尋找。自從她當了舞女後,街坊都在暗地裏指指點點,毛毛、阿尾等都叫自己的孩子少跟她來往。劍虹心知肚明,盡量保持低調。但小杯卻偏偏要高調地和她交往,她到哪裏,小杯就跟到哪裏。劍虹軟也不是,硬也不是,給小杯搞到啼笑皆非。

劍虹表明對小杯冷淡,內心其實還是關心他的。當她見小杯被仇家大黑痣盯上,急忙幫他解圍。慧敏勸劍虹不要再掩飾對小杯的愛,劍虹卻覺自己配不上小杯。慧敏身體虛弱,近來又久咳不止,市面議論紛紛,說致命的“香港流感”來襲,秦相林和毛毛想到慧敏,不免擔心。

金好隨牛經理到了吉隆坡,入住旅店。入夜,牛經理前來敲門,金好心裏七上八下,不知該不該開門……

第13集

牛經理以要捧金好為唱片紅星為借口,要佔金好便宜。金好懸崖勒馬,不肯依從,但為時已晚。牛經理為防金好抗拒,已預先在酒裏下了迷葯。金好不慎喝了酒,意識開始迷糊,就在千鈞一發之際,無忌出現,壞了牛經理的計畫,金好才免被糟踏。金好雖逃過一劫,但想到歌星夢滅,不禁黯然神傷。

慧敏久咳不愈,何嬌趁機散播她染上香港流感,要結合大家力量逼秦相林一家搬走。姚獅和林益一家人丁單薄,一聽說香港流感會傳染,都緊張起來,與何嬌一同往見秦相林和劉毛毛,要他們一家盡快搬走。

秦相林和劉毛毛態度強硬,毫不妥協。何嬌使出撒手鐧,致電警局密告劉毛毛非法收註。肅賭組區裕明警官接電,拉隊前往突擊,當場捕獲秦相林夫婦。區裕明知道警方人員中有害群之馬,想要從秦相林和劉毛毛口中探知一二,但二人早已被大狗楊警告,守口如瓶。

何嬌逼慧敏馬上搬走,慧敏有病在身,加上父母被捕,音訊全無,一時間六神無主.劍虹維護慧敏,指醫生已證實慧敏非患上香港流感,但何嬌卻一意孤行,把慧敏趕了出去。小杯聞訊趕到,堅持把慧敏送回房。何嬌和利發阻止,但小杯在泰山、金好、劍虹的幫助下,成功阻止了何嬌的趕人行動。

第14集

劍虹和小杯深怕何嬌不肯罷休,輪流照顧慧敏,慧敏深受感動,說要與劍虹結為金蘭姐妹。劍虹自覺身份卑微,配不上慧敏,沒有答應。區裕明被劍虹所吸引,大狗楊和露西暗喜“美人計”成功在望。

區裕明得知劍虹是為清還父債才來當舞女,提及自己也有一好賭父親,所以對賭博深惡痛絕,肅賭毫不留情。劍虹感覺他是個好警官。

小杯還是每天晚上到舞廳外守護劍虹。酒客劉老板對劍虹垂涎已久,要強拉她去開房,小杯扔雞蛋教訓他。對方以為有人要綁票,落荒而逃。劍虹知道是小杯暗中保護她,心中感激。

泰山因收了50塊錢偽鈔,被利發大罵一頓,還要扣他薪資抵償。泰山不想再呆在店裏受氣,他去找摔跤經理人,要參加東南亞摔跤大賽,卻被對方勸止。摔跤手山狼叫泰山上台,出其不意地請他吃了一記雙飛腿,以此取悅女伴。泰山記住山狼這雙飛腿之仇,發誓有朝一日要討回。

小杯去參加“美腿先生”比賽,因大鬧賽場被取消資格,但卻讓他想到“商機”,他決定自己來辦各式各樣的比賽,第一炮就是“泳裝公主”大賽。他找上博覽會負責人,要求合作,對方竟然答應。小杯振奮,下決心要創事業高峰。

劍虹因姚獅繼續沉迷賭博而苦惱,小杯竟提議用催眠術讓姚獅戒賭,被劍虹罵了一頓。姚獅又欠下一筆賭債,為數過萬,連他自己也嚇一跳。劍虹知道後大受打擊,不知何年何月才能離開舞廳。她又惱又悲,向姚獅下跪磕頭,要姚獅留一條生路給她。姚獅又羞又愧,抓起石頭怒砸自己的手,打得血肉模糊。

小杯和泰山為爭劍虹,明爭暗鬥,互不相讓。劍虹生日在即,小杯提出挑戰,看誰能在當天約得劍虹去看電影,就是勝利者。泰山一口答應。他想先下手為強,竟然叫“詩人”幫他做了首情詩念給劍虹聽……

第15集

泰山發現那使用偽鈔騙他的麻臉男子,但被對方溜走,泰山發現他留下一大疊50元鈔票,懷疑那是偽鈔。他忽然想到一“妙計”,可用這筆偽鈔去幫姚獅還債,那劍虹就不必再苦惱了。

他往找債主大黑痣,對方卻早從報章上知道市面上出現偽鈔。泰山“妙計”不成,反被大黑痣率眾追打。小杯正好當警衛隊巡邏,及時救了泰山,但泰山已被打得遍體鱗傷,奄奄一息。泰山重傷住院,自願認輸,要小杯好好照顧劍虹,卻被小杯罵了一頓,說他那麽容易就放棄,根本沒資格喜歡劍虹。泰山馬上又鼓起戰鬥力,要跟小杯戰鬥到底。泰山趁劍虹來探望他時,說要請她看電影,沒想劍虹一口就答應。泰山大為振奮。

小杯“借穿”了顧客的西裝開記者會,宣布主辦“泳裝公主大賽”。林益不見了西裝,急得到處尋找。慧敏擔心小杯又要闖禍,但小杯卻信心滿滿,深信自己會“一飛沖天”。金好興致勃勃準備參加“泳裝公主大賽”,還要無忌送她一套泳衣。無忌拿了租書檔的租金去買金好的泳裝,劍虹知道後指他不負責任。無忌發泄地說自己已經很久沒拿一分一毫,錢全都被姚獅賭掉了,他不想再過身無分文的日子。劍虹無言以對。

大狗楊和露西要劍虹灌醉區裕明,再帶他去“開房”,到時,反貪局的人就會接到“密告”展開突擊,區裕明將會因貪污瀆職罪去職。劍虹按照二人指示,把醉倒的區裕明帶走。小杯尾隨,見劍虹和區裕明同處一室,認定是區裕明欲強暴劍虹,揮拳相向,沒想卻被劍虹阻止。劍虹擔心區裕明安全,來不及解釋,叫小杯離開,情急下還打了小杯一巴掌。小杯一怒而去。劍虹叫醒區裕明,要他馬上離開。

小杯一夜未回,劍虹擔心。小杯回來後對劍虹視而不見。次日一早,他大吃早餐,心情似乎一點都不受影響,劍虹欲向他解釋,卻被他阻止,指劍虹做過什麽事,他一點都不在意,今後二人各過各的日子,互不相幹……

第16集

慧敏察覺劍虹和小杯“怪怪”的,追問小杯發生了什麽事。小杯卻輕描淡寫地扯開話題,反要求慧敏幫他一個忙。原來記者要求拍攝泳裝照,才考慮發布“泳裝公主大賽”的訊息。小杯找了金好,再要求慧敏幫忙穿上泳裝讓記者訪問拍照。小杯原本不抱希望,沒想慧敏卻一口答應了。慧敏落落大方穿上泳裝,接受記者的拍照、訪問,金好更是猛擺姿勢大搶鏡頭,想要一舉成名。

泰山終于和劍虹去看了電影,“贏”了與小杯的“戰役”。劍虹要泰山答應她,不要再為她做危險的舉動。泰山這才明白劍虹是因“感激”才陪他看電影。

泰山往找小杯,指他故意輸給自己,所以要再與小杯鬥過。小杯卻勸泰山現實一點,說人心是會變的,劍虹如今是當紅舞女,追求者眾,也許她早就心有所屬,並說自己已看開,從此將專心事業。

劍虹及時放走區裕明,讓大狗楊和露西的計畫失敗,心想露西定會懷恨在心。但是露西卻沒有責怪之意,還說要幫劍虹解決她父親的債務,劍虹非常感激。其實,露西正伺機報復,她即要錢,也要毀了劍虹。

報紙刊登慧敏的泳裝照和訪問,金好卻遍尋不見自己的照片,氣得直跳腳。何嬌見慧敏“袒胸露臂”,趁機挑撥劉毛毛,指慧敏被小杯利用。劉毛毛和秦相林中計,往找林益夫妻算帳。林益氣得大罵小杯,小杯卻因報紙登了訊息而開心不已,根本不在乎被打被罵。慧敏出面幫小杯解圍,指一切是自己自願,並大談婦女解放的道理,聽得大家目瞪口呆。

區裕明查到劍虹住處,前來感謝她的幫忙。泰山誤以為區裕明死纏劍虹,要教訓對方,被小杯阻止。泰山大罵小杯不關心劍虹。劍虹說出實情,指小杯認定他和區裕明有不可告人的關系。泰山聽後更大罵小杯,指小杯應該相信劍虹。

小杯被泰山罵醒,往找區裕明,終于得知真相。小杯後悔不已,猛打自己雙頰。次日,劍虹見小杯兩頰紅腫。小杯說是對自己的處罰,要劍虹原諒他。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