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婚姻走到盡頭

當婚姻走到盡頭

女主人公單玲玲是一個厭倦自己家庭和丈夫的下崗女工, 為了改變現有的生活狀況,她不顧一切地想沖出婚姻枷鎖。男主人公皮亞達卻是一個無所作為、不切實際,隻能從和兒子吹牛中得到安慰的電影公司跑片員。他用美麗的謊言為兒子營造了一個溫馨浪漫的童話世界。該劇是以孩子與成人的雙重視角展示的家庭倫理劇。成人眼中許多司空見慣的事,在孩子眼中卻顯得那麽觸目驚心、令人震撼,其視角獨特徵為國內電視劇市場所罕見。

  • 中文名稱
    當婚姻走到盡頭
  • 集數
    21集
  • 首播時間
    2005年
  • 導演
    王強
  • 製片地區
  • 語言
    國語
  • 編劇
    王強、楊駿
  • 類型
    家庭

幕後製作

當婚姻走到盡頭當婚姻走到盡頭

總監製:高建民

總策劃:周莉

監製:肖泉

策劃:魏平、曹勇、郭罡

製片人:李路

執行製片人:管見、張竹

攝影:朱強

美術:李雁生

音樂:徐磊

剪輯:戴小明、孫修衍

出品人:張華、周莉、張竹

聯合攝製:

中視影視製作有限公司

江蘇天地縱橫影視文化投資有 限公司

當婚姻走到盡頭截圖當婚姻走到盡頭截圖

江蘇真慧影視傳播有限公司

聯合出品:

中國國際電視總公司

江蘇省廣播電視總台電視劇部

江蘇真慧影視傳播有限公司

主要演員

演員表

角色演員
皮亞達劉佩琦
單玲玲、袁曉麗詠梅
龐大發趙亮
龐妻聶陵霞
陸君 施大生
張小彤梁愛琪
皮阿麼張少華
單父杜志國
當婚姻走到盡頭劇照當婚姻走到盡頭劇照

劇情介紹

該劇在此同時,昔日的追求者,同樣經歷過一次失敗婚姻,如今已是身價千萬的大老板陸君的再次出現,更加堅定了她離婚的信念。

而為了保護兒子,他不惜付出一切代價。但就是這樣一個不切實際的人,卻贏得了年輕貌美、特立獨行的編輯小彤的欣賞。

兒子皮特為了向同學證明自己不是單親家庭的孩子,在把長相酷似單玲玲的袁老師幻想成自己母親的同時,通過各種方式去找尋自己棄家而走的母親。他調皮搗亂甚至不惜自殘生病來換取母親的關註,希望因此能挽留住自己的母親重新回到這個家庭。但現實並未如他所願,相反,父母為爭奪自己的扶養權卻鬧上了法庭……

人物介紹

1.皮亞達

自然狀況:男,39歲,1966年出生,市民家庭背景,1984年高中畢業後到電影公司工作,1992年與單玲玲結婚,1993年生子皮特,取特別之意。愛好攝影。

性格特征:外表中庸,平和,還有一點懶惰,內心有六十年代生人所特有的純真浪漫,隻是被發展迅速的時代壓抑為不切實際的幻想,而當自己也意識到幻想的虛弱,隻能作為與兒子的一種交流樂趣時,就已經是一種無奈和悲哀了,但人物的天真本性不泯,尤其是因自身的無力,不能面對現即時,幻想成了他用于對抗現實的一種執迷不悟,使他成了一個帶有當代下層社會男人生存方式特征和獨特的個人幽默特征的喜劇式小人物。

欲望動機:初始欲望是幸福浪漫的生活,在長期的生活中受挫後轉換為維持平和的生活,婚姻失敗後又轉換為保護兒子的健康生活(其實是將自己受挫的生活幻想移植到了兒子身上),形成了劇中人物行為的動機,支撐其做出與眾不同的處理自己離婚事件的奇特行為,構成與其他人物的沖突及自我內在沖突,展現出人物的多維層面及苦澀幽默的喜劇本質。

規定困境:婚姻失敗,妻子出走,向面臨小升初考試的兒子和患有心髒病的老母親隱瞞事實真相,下崗,爭奪兒子撫養權的官司中從優勢向劣勢的轉換,為兒子還是為自己的再次情感選擇。

沖突層面:首先是外在的社會環境,無法適應的時代飛速發展,貧富差距帶來的尷尬困境,下崗,司法,競爭式的應試教育;其次是人際關系,與妻子的冷戰,對陸君的憤恨,對袁老師的猜測,對小彤的迷惑(其實小彤正是一個和他一樣的無可救葯的浪漫主義者),對龐大發的不能苟同,對皮特的不敢面對;最終是內心矛盾,傳統生活觀念(包括事業、家庭、愛情、子女等等)的維持與崩潰。

2. 單玲玲

自然狀況:女,36歲,1969年出生,知識分子家庭背景,1987年高中畢業後到國營工藝美術廠工作,23歲與皮亞達結婚,24歲生子皮特。

性格特征:外表幹練,急躁,務實,內心其實和皮亞達一樣對生活充滿浪漫的理想,與丈夫不同的是,面對現實對理想的消磨,她從不滿開始直到選擇打破生活現狀,有更強的改變生活的勇氣。

欲望動機:當初出于對生活的浪漫想象拒絕了有商人氣味的陸君的追求而嫁給了蒙在電影光環下幽默能言的皮亞達,現實的挫折讓她清醒,又把理想轉嫁到兒子的身上,兒子在父親寵愛下的越來越不爭氣打破了她最後的希望,于是開始重新選擇生活,沒想到帶來更多的矛盾,尤其是現實對一個母親本性的傷害,使她瀕于崩潰邊緣,在壓力面前,她顯出了強悍的本能,頑強地追逐自己的生活目標,令她困惑的是,達到了目標,並不能使她得到向往的理想生活。

規定困境:下崗打擊,丈夫的冷漠,為孩子而維持家庭的失落,改變生活後的環境與內心壓力,無奈選擇了與皮亞達一起向孩子隱瞞分手真相與母親本性的沖突,長像酷似自己的陸君前妻的疑惑,為兒子還是為愛情的選擇,婚內過錯方在爭奪兒子撫養權官司上的劣勢,再次傷害前夫的內心壓力。

3. 皮特

自然狀況:男,12歲,已經到了六年級畢業班的關鍵時刻,看上去比班上的同學瘦小一些,也有些懵懂,所以經常被利用與老師作對,成為名副其實的特皮。

性格特征:天真,調皮,聰明,好動,也好幻想,崇拜父親,依戀母親。

欲望動機:生活在父親給他描繪的生活夢想裏,當這個夢想受到事實的威脅時,被迫面對現實,首先是要找到媽媽,證明自己不是單親家庭的孩子,在發現媽媽已經離家出走的事實後,希望通過自己的調皮搗亂引起媽媽的重視,失敗後又升級為自殘致病,直到發現父母已經在打離婚官司時才無奈地接受現實,同時用袁老師來替代媽媽。一個對生活充滿夢想的孩子,從對不可理解的成人世界的反抗到嘗試理解,在壓抑自己的天性中走向成熟。

規定困境:夢想世界的維持與崩潰。父母離異的壓力,來自陸君與小彤的威脅,與葉可聆、龐聚財的同病相憐,爸爸媽媽之間的兩難選擇,改姓危機。

4. 葉可聆

自然狀況:女,13歲,皮特的同座,學習委員,全校尖子生,單親家庭,父母離婚後判給爸爸,父母都重新成了家,而且都另有孩子。

性格特征:內向,文靜,成熟,外冷內熱,長期的單親家庭壓力使其產生內外差異,聽話的表面和反叛的內心,自製冷靜和自憐悲觀。

欲望動機:對家庭需求的絕望帶來反動機,一心想早日離開家庭,唯一的方法就是在中考中取得好成績,考上省重點,可以住校學習,從而擺脫家庭的陰影,獨立生活。對皮特遭遇的不幸事件也是用反向地揭露其父母騙局的方式表達自己的同病相憐之情。最終摸底預考的失敗使其在分班中進入實驗班(其實是沖刺省重點考試的班)的希望徹底摧毀,糊塗地選擇了出家的偏激方式來逃避家的困惑。

規定困境:全班永遠第一的要求與家庭幹擾因素的矛盾,皮特事件的刺激。

5. 袁老師

自然狀況:女,35歲,師範院校學歷,皮特所在學校的優秀教師。單身,曾與陸君有短暫婚史,因沒有生育能力而離婚,從此決定終生不嫁,把學生看成自己的孩子。

性格特征:溫柔智慧,善解人意,有寬容精神,內心深處隱藏著一個女人不為人知的悲涼,她的自製和修養把這種悲涼升華為對世人的悲憫。

欲望動機:幫助學生完成國小最後階段的沖刺,保護皮特、葉可聆等特殊學生的身心健康,但這種努力受到越來越大的現實壓力,甚至和她維持多年的生活理念發生了沖突,尤其是被逼到在法庭上必須選擇是用謊言來留住皮特還是說真話幫助單玲玲和陸君爭奪孩子的時刻,違心地選擇了說真話,使自己為皮特付出的一切付諸東流。完善了自己,付出的卻是心痛的代價。

規定困境:臨時從進修期抽回接手可能會拖全校畢業會考成績後腿班級的壓力,尤其是班上新增加的單親家庭孩子給她的工作帶來的困難,皮特把她作為母親的替身來依賴引發的壓抑多年的內心母性的萌動,與皮特雙方家長的尷尬關系,尤其是單玲玲和前夫陸君的關系以及對她的誤解,加上卷入他們與皮亞達之間爭奪兒子的官司糾紛,給袁老師的生活信念帶來的挑戰,法庭最後證言的艱難選擇。

6. 陸君

自然狀況:男,40歲,原單玲玲單位同事,追求單玲玲失敗,放棄國營單位提拔的機會下海做生意發了家,娶了長相酷似單玲玲的袁老師,因沒有感情基礎,也沒有孩子而離婚,單身多年,碰到因下崗的單玲玲,舊情復燃。

性格特征:沉穩內斂,工于心計,喜怒不形于色,為達目的不擇手段,自大與自卑。

欲望動機:圓自己的初戀夢想,爭取讓單玲玲早日離婚。

規定困境:第三者的尷尬處境,來自于皮特家庭的親情和與袁老師的婚史對其追求愛情的威脅。

7. 龐大發

自然狀況:男,40歲,皮亞達的鄰居、從小玩到大的好友。國中沒畢業就做起了賣鹽水鴨的小生意,娶了個又胖又凶的老婆,生了個同樣很胖的兒子,正好跟皮特是同班同學。

性格特征:豪爽,講義氣,也不乏刁滑的市井氣,甚至還有些"桿子"氣。

欲望動機:發財心切,以為隻要有了錢,就可以實現人生一切夢想,包括換一個苗條溫柔的老婆。

規定困境:對老皮的友誼和對陸君經濟實力的需求,自作聰明被陸君引入圈套,不但沒發成財,反而把老皮拖進爭奪兒子官司失利的陷阱,現實和他的人生信條的沖突,友誼和利益的考驗。

8. 小彤

自然狀況:女,27歲,單身,攝影雜志社編輯,社長的女兒。

性格特征:熱情執著,敢作敢為,單純幼稚,骨子裏的浪漫情結。

欲望動機:找到自己發現的"真命天子",沖破一切現實阻力,共同創造不同凡響的浪漫生活。

規定困境:現實並不支持不同凡響的浪漫,老皮的猶豫躲避,小皮的敵視搗亂,莫名其妙地卷入老皮夫妻的離婚官司,自以為是的愛情成了證明老皮婚內有外情的不利證據,直至最終發現自己介入的家庭對孩子的致命傷害而選擇了退出。

分集劇情

第1集

兒子皮特正在和父親皮亞達用調侃的方式討論自己的作文,此時得知自己下崗的母親單玲玲回到了家中。對孩子要求嚴格的她,卻發現皮特正在看電視,再知道皮特的作文不及格後,單玲玲一怒之下將皮特拉到房間痛打起來。皮阿麼和皮亞達上前勸阻,心情煩躁的單玲玲哭著沖出門。追出來的皮亞達與單玲玲在樓下爭吵起來。鄰居龐大發出來勸阻,將老皮拉到自己家中。 皮亞達夜裏跑送影片的時候,無意中在計程車上的廣播電台《零點有約》節目裏聽到了妻子單玲玲的聲音。她向主持人訴說了自己婚前的幸福和婚後的失落,並提到了一個曾經的追求者,現有一家影樓連鎖店的大老板--陸君。第二天,皮亞達騎著摩托在城裏各個影樓尋找此人,結果看見單玲玲正和陸君在一餐廳的桌前……

第2集

皮亞達怒氣沖沖地走入餐廳,突然聽見身後一小男孩說話,猛然想起皮特放學後無人接,轉身離開。皮亞達在餐廳對面打了個電話回家,得知皮特回家後這才放了心。單玲玲在拒絕陸君送她回去後,獨自一人在街邊走著。當她發現身後的皮亞達時,以為他在跟蹤自己。憤怒的她攔下一輛計程車,還厲聲說道再也不回家了。回到家中,皮特問起了母親,皮亞達謊稱她出差了。 皮亞達來到單家,告之單父自己和單玲玲已經分居近半年了。單父大吃一驚,表示會說服單玲玲回家,並讓皮亞達星期六帶上皮特回來玩。皮亞達高興地離開了。 皮特在校頑皮,氣得班導住進了醫院。皮亞達被教導主任叫到學校,而此時的單玲玲正和陸君坐在一起討論開花店。

第3集

陸君帶單玲玲到花卉市場了解行情,並送單玲玲手機作為新上任總經理的禮品以便聯絡。 皮特回到家中,問阿麼母親是否出差,阿麼含糊其辭趕緊離開。單玲玲與回到娘家的單芳芳,聊起了自己的事情。單芳芳表示支持單玲玲,並讓她好好把握。 龐聚財在家中偷聽到父母的對話,第二天告訴皮特,單玲玲在和別人開花店的事。放學後,皮特、龐聚財、葉可聆三人一起去找龐聚財所說的那家花店,但與單玲玲正好錯過。而約好周六去接單玲玲的皮亞達打電話給單父,卻聽到單父說根本就沒有說服單玲玲回家。無奈之下的他隻好想著如何跟皮特圓這個謊。

第4集

對于母親出差的事,皮特已經開始懷疑,一再追問皮亞達母親到底去哪出差,還要多久才能回來。出于無奈,皮亞達再次謊稱單玲玲正在上海出差,並打電話到單家,與單父串供。掛完電話,正直單父越想越氣,決定單玲玲回來後嚴加管教。從外面回來的單芳芳,隻好拉著單父邊撒嬌邊勸慰。 單親家庭出身的葉可聆古靈精怪,聽了皮特說起母親出差之事,斷定單玲玲一定躲在單家。在葉可聆的掩護下,皮特乘家人不備找去單家。可是,由于平時都是由父親騎摩托帶去,兩人直至傍晚才找到皮特外公家。聽到皮特叫門聲,單玲玲大驚失色躲進臥室。皮亞達得知皮特不在家後,便尋到葉家,葉律師與其一同去尋找兩人。在尋遍同學家後,葉律師果斷認為皮特定去找媽媽了,便直接趕往單家,發現兩個孩子果然在此。

第5集

皮特剛到教室門口,同學們就圍過來,告訴他新老師來了,皮特又出壞主意想給班導一個下馬威,但他看到走廊上走來的袁老師時,他驚呆了。原來,袁老師長得非常像單玲玲。再認識過葉可聆、及與皮特一起玩大的龐聚財後,袁老帥提到皮特。皮特在回答袁老師提問的時候,顯得異常的乖巧,給袁老師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皮亞達來到單玲玲正在裝修的花店,希望單玲玲回去看看皮特,遭到單玲玲拒絕。皮亞達惱火地轉身離去。匆忙趕到單位的他又被領導告之自己下崗了。但是,皮亞達還是堅持送完最後一片。就在電影院,他看見了單玲玲與她曾經的追求者陸君……

第6集

下崗後的皮亞達在人才市場找工作屢屢碰壁。在這裏,他遇到了在的《藝術攝影》雜志社的編輯小彤。小彤非常欣賞皮亞達的攝影才華,並對這個男人暗生好感。 皮阿麼看到皮特越來越乖,決定親自去單家把單玲玲接回來。開始還算平靜的單玲玲,沒想到越說越激動,最後沖出了家門。回家後的皮亞達在見家中沒人後向龐妻打聽,聽說皮阿麼去了單家,一下慌了手腳,騎上機車飛馳而去。 對孩子一向認真負責的袁老師從高老師口中得知皮特以前的一些情況,覺得現在的皮特有些反常,所以打算對他進行家訪,卻被鄰居們誤認為單玲玲回來了。 次日,皮特和龐聚財、葉可聆去書店買復習資料,結果意外發現單玲玲,皮特拔足狂奔,希望叫住媽媽,可汽車越開越快,漸漸遠去……

第7集

想念兒子的單玲玲偷偷地到學校看望皮特。看到皮特被袁老師愛憐地摟在懷裏,備感惆悵。此時的小彤正帶著一群攝影愛好者外出採景,無意撞落了一對年輕情侶手中的照片。發現照片拍攝的風格是那麽的熟悉,激動地到處尋找,終卻擦肩而過。 皮特因為想念母親,上課一直心不在焉。于是,龐聚財拉上皮特,要在放學後收拾昨天那輛帶走皮特母親的黑色小車。葉可聆決定加入他們的行列。就在皮特要用磚頭砸玻璃時,葉可聆慌忙上前阻止,一不小心,磚頭砸到了汽車引擎蓋上,警報器鳴聲大作…… 皮特三人被袁老師一一找去談話。皮亞達也很快趕到了學校,在面對皮特問起媽媽的事後,皮亞達又千方百計地說謊隱瞞,讓旁邊的袁老師哭笑不得。

第8集

喝的醉醺醺的龐大發聽說兒子去砸車了,非常自豪,認為他做了件很仗義的事。龐聚財偷笑著進入了自己的房間。 袁老師找到單玲玲的花店,和她聊起皮特在學校的表現。待袁老師走後,躲在門口已久的陸君才走進花店,心不在焉的聽單玲玲說起袁老師的事,他若有所思地點點頭,原來袁老師是陸君的前妻。 皮亞達為了工作的事四處奔波,從影樓應聘失敗的他被在一旁的陸君看在眼裏。原來這座影樓是陸君名下的。陸君安排經理親自到皮家請皮亞達過來工作,還一再提醒不許員工在皮亞達面前提及自己名字。 在學校的皮特和同學玩比爸爸的遊戲時又惹了禍,被袁老師罰寫了二千字的檢查。晚上和阿麼說起媽媽的事,又無意中說露了嘴。擔心之下,皮阿麼心髒病發被送入醫院,留皮特一人在家。

第9集

由于皮特阿麼生病住進了醫院,皮特在家沒人照顧,皮亞達托袁老師去找單玲玲談談,看能不能幫忙帶皮特幾天。袁老師無奈,隻好答應。趕到花店的袁老師卻無意中遇上了陸君。陸君誤認為袁老師的行為是無理的糾纏,會破壞自己與單玲玲之間的感情,讓袁老師以後別再來找單玲玲。善良的袁老師隻得把皮特帶回自己的家中照顧。 認為自己的存在影響了兒子與媳婦之間關系的皮阿麼,在醫院病友的勸慰下,決定一出院就離開皮特家,去省城的女兒家帶外孫女。皮亞達也怕自己的事情會讓老母病情加重,也就沒有挽留。一想到要離開孫子皮特,皮阿麼不舍的流下了眼淚。

第10集

皮亞達在影樓工作得也不是很順利,他拍的結婚照大多不被客戶所認同,紛紛過來要求退錢。在一次與客戶的爭吵中,他無意間聽到這間影樓的老板竟然是陸君…… 皮亞達毫不猶豫地辭去了工作,並四處借錢,歸還因母親治病向影樓借的一萬塊錢。小彤偶然路過影樓,一眼看到櫥窗裏皮亞達拍的那幅"夫妻對峙",連忙跑了進去,從工作人員口中詢問到皮亞達的住處地址。回到單位後,她高興異常。 龐大發新裝修了鴨店,讓皮亞達過來幫忙。皮亞達無奈之下,隻好答應,並陪同龐大發一同去勞務市場招聘新員工。晚上獨自在房間的單玲玲看著皮亞達送來的兒子照片,暗自落下淚來。

第11集

皮特在學校被同學嘲笑起媽媽要離開他的事,一時著急,頭也不回地向花店奔去。接到通知的單玲玲還未來得及離開,就被匆匆趕到的皮特碰了個正著。皮特哭著上前摟住單玲玲,口中大叫:媽媽,媽媽……單玲玲淚流滿面,決定無論如何也要帶上皮特好好玩上一天,來彌補這段時間給他帶來的傷害。直到很晚才戀戀不舍地將皮特送回家。 將皮特送至樓下,單玲玲轉身要離開,結果還是被皮特耍賴留下。皮亞達為了不讓單玲玲誤會,獨自一人到市民廣場想坐上一夜,沒想到竟與尋找到此的小彤相遇。在小彤的一再要求之下,皮亞達和小彤走進了一家江邊茶樓,小彤請皮亞達幫忙為所在的雜志社拍一幅《日出》。皮亞達雖然猶豫但最終還是點頭答應了。

第12集

小彤在了解了皮亞達的感情遭遇之後,對皮亞達更是用心,再加上皮亞達又答應自己的請求,借此經常到皮家來幫著收拾,皮特對此很是反感。不久後,小彤為皮亞達申請了一個參加研討會的機會,也想利用這段時間和皮特好好聯絡一下感情,但當她去學校接皮特的時候,卻被袁老師拒絕。小彤氣得轉身就走。皮特又一次被袁老師帶回家中照顧。 開完研討會回來的皮亞達,直奔皮特的學校。葉可聆告訴皮特爸爸,皮特頭疼到教室休息去了,二人來到教室,裏面卻空無一人。皮亞達以為皮特被單玲玲接走了,皮亞達決定到花店去看看。到了花店後才發現,皮特雙手抱頭一臉痛苦地坐在花店門口。皮亞達背起皮特送往醫院的急診室,單玲玲隨後也趕了過來。

第13集

皮特看見單玲玲立刻露出了笑容,聲稱自己的頭已經不疼了。醫生告訴皮特父母,帶他回去休息幾天就沒事了,皮特一手拉著皮亞達,一手拉著單玲玲,開心的走出了醫院大樓。回家後的皮特,耍賴不讓母親走,單玲玲無奈隻得留下。熟睡後的皮特還緊緊地抱著單玲玲手臂。 次日,皮特聽到母親又要去上班的訊息,假裝頭疼又住進了醫院。陸君還因此聯系了專家對皮特進行會診。袁老師也怕皮特缺課太多,讓葉可聆去醫院幫皮特補課。古靈精怪的葉可聆,看出皮特的病是裝出來的,並回家查閱了大量的醫學書籍,希望能幫助皮特更好地隱瞞,躲過專家的會診。而且這病還有個很好玩的名字"周圍性神精病"。

第14集

由于皮特的頭疼經常發作,陸君決定聯系一家北京的醫院對皮特進行更加全面的治療。得到通知後,袁老師把這一訊息告訴了班裏的同學們。葉可聆沒想到事情會變得現在這麽嚴重,不敢再將實情隱瞞下去。在袁老師離開教室後,葉可聆也跟了出去,說出了整件事的來龍去脈。 袁老師覺得這件事情非常荒唐,立刻趕往醫院把實情告訴皮特父母,並希望皮特父母能妥善處理好此事。單玲玲知道實情之後大為生氣,皮特也因此被強行出院帶回到家中。回到家後的皮特不見母親回來,乘父親去廚房做飯的間隙,冒著大雨離家外出尋找,最後在街邊園暈倒,朦朧中,他感覺父母正合手撐著一把傘為自己遮雨……

第15集

單玲玲看到皮特現在的狀況,心中非常痛苦和猶豫。陸君勸其離婚,而且承諾會盡已所能地幫助單玲玲把孩子奪回到身邊。單玲玲咬牙同意,讓陸君盡快地聯系好律師。 為了更快地解決皮特的問題,心急的陸君找到皮亞達,告訴他隻要讓出皮特的撫養權,自己可以用金錢還有皮亞達曾經工作過的影樓對他進行補償。皮亞達憤怒地拒絕了他,轉身離去。在病房內,單玲玲也對皮特說出了自己離開的實情。之後還讓皮特用功讀書,許諾媽媽很快就會來接他的,並且永遠也不會分開了。申請離婚後的單玲玲公然把陸君帶回自己家中與父母見面,正直的單父勃然大怒。

第16集

皮亞達和小彤合作的"日出",在攝影沙龍展上獲得了很大的成功。展會的第二天正好也是皮特的生日,皮亞達答應小彤,三人一起好好慶祝一下。回到家後的皮亞達也和皮特說起生日的事,正在這時郵遞員送來了法院的傳票。看著前來為皮特補課的袁老師,皮亞達苦笑不已。 生日的當天,皮亞達和小彤去學校接皮特,結果告之皮特已被單家接走,並要求皮亞達一起去為皮特過生日,小彤神色黯然。此時的單玲玲特別想念皮特,由于不能見面,隻得打電話給單芳芳。聽著兒子在電話裏歡快的聲音,痛苦的單玲玲拿起酒杯哽咽對著生日蛋糕說:兒子,生日快樂!

第17集

皮特在袁老師的輔導下,成績顯著提高。為了打贏這場官司,皮亞達聽取了葉律師的意見。謊稱自己最近比較忙,希望袁老師在學校為皮特補習功課,以避免平時的接觸。袁老師卻決定把皮特帶回自己的家中補習,皮特高興地歡呼起來。 在法院的調解過程中,皮亞達與單玲玲對皮特的撫養權問題各不相讓。法官決定擇日開庭。在從葉可聆口中得知道母親已申請離婚的皮特,跑到花店要向母親問個清楚。在花店門口,得知情況匆匆趕來的袁老師與前夫陸君碰面。兩人發生了爭吵,氣憤之餘的袁老師,帶著皮特轉身離去。躲在一邊的單玲玲滿臉疑惑地看著他們。

第18集

單玲玲站在校門口,看見皮特和袁老師正在操場上親切的談笑。嫉妒的她把袁老師叫過來,並狠狠數落了她一通。回到花店後跟一向支持自己的單芳芳說起此事,單芳芳覺得這樣做對她很不利,決定自己幫助姐姐去取證,開始跟蹤起了皮亞達。 小彤把皮亞達介紹到自己所在的雜志社工作,看過皮亞達一些出色的作品之後,領導一致同意讓皮亞達來擔任圖片部主任一職。跟蹤到雜志社的單芳芳,卻看到皮亞達和小彤二人的親密舉動,這讓她很奇怪。而無意中得知雜志社社長是小彤父親後,皮亞達意圖拒絕這個工作。皮亞達的猶豫讓小彤非常傷心。

第19集

在法庭上,就皮特的撫養權的問題,雙方展開了激烈的辯論。葉律師向陸君問及他和單玲玲之間的關系時,陸君對以前自己所說的話矢口否認,氣憤不過的皮亞達揮拳向陸君打了過去。法庭嘩然……保釋後的皮亞達來到了龐大發的鴨子店,正好遇到客戶上門下了一份大訂單。開心的龐大發許諾要在希爾頓為兒子龐聚財舉辦生日會。就在同學們都開開心心地為龐聚財過生日時,葉可聆卻一個人背著書包去了寺廟。 第二天的開庭,葉律師請求法官傳喚了單父。正直的單父在法庭怒斥單玲玲和陸君的行為。這時,對方律師卻請求傳喚小彤。

第20集

得知皮亞達圖片社工作已經不幹了,葉律師緊張地讓皮亞達快點找份固定的工作,不然將在官司上吃大虧。皮亞達隻好又找到小彤,在小彤求情下,社長嘆著氣同意接收皮亞達。 龐大發等待著上次訂貨的客戶來取鴨子,結果等來的卻是工商局對這批貨的查封,這時他才知道自己被騙了。供貨商也接二連三的趕來鴨子店要求龐大發歸還欠款,龐大發急得焦頭爛額。直到陸君在法庭上拿出以皮亞達名義借的三十五萬玩現金的借條後,龐大發才恍然大悟。原來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陸君事先設好的圈套,目的就是讓皮亞達沒有錢撫養皮特。 雖然不恥于陸君的種種行為,但是為了皮特,袁老師還是在法庭上說了"皮特不能沒有媽媽"。

第21集

皮特的扶養權最終判給了單玲玲。看著皮特遠去的身影,皮亞達流下了痛苦的淚水。在教室裏,袁老師宣布了摸底考試的成績,排名第一的竟然是皮特,全班同學都驚叫起來。葉可聆苦笑著約皮特中午在街心花園見面,原來葉可聆這次隻是二十幾名。下午葉可聆沒到教室,大家都著急地四處尋找,這時皮特才想起葉可聆曾帶自己去寺廟…… 皮特一進新家不久,就面臨改姓和轉學的脅迫。半夜,他偷出了戶口本等資料,連夜逃回了爸爸家。當知道自己的私自到來會給爸爸帶來很大麻煩後,皮特突然發現自己已經沒有家可去了。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