畲族

畲族

畲族,中國南方遊耕民族,一千多年來,畲民不畏艱辛險阻,從原始居住地--廣東省潮州市鳳凰山四散遷徙到福建、浙江、江西、安徽等省份,有的還到貴州和四川,90%以上居住在福建、浙江廣大山區,其餘散居在江西、廣東、安徽等省

  • 中文名稱
    畲族
  • 外文名稱
    She ethnic group,the she nationality
  • 分布
    福建浙江江西貴州廣東等
  • 歷史人物
    藍理、藍廷珍、藍鼎元等
  • 語言
    畲語、吳語、閩語、客語、贛語等
  • 自稱
    山哈、山客
  • 主要姓氏
    盤、藍、雷、鍾等
  • 傳統節日
    “三月三”
  • 人口
    70.9592萬人(2000年)

基本信息

​畲族早在唐永泰二年(766)就從福建羅源遷居浙江景寧。 唐代,居住在福建、廣東、江西三省交界地區的包括畲族先民在內的少數民族被泛稱為"蠻"、"蠻僚"、"峒蠻"或"峒僚"。南宋末年,史書上開始出現"畲民"和"拳民"的族稱。(She),意為刀耕火種。 1956年中國國務院正式公布確認畲族是一個具有自己特點的單一的少數民族。從此,畲族成為法定的族稱。

1985年4月22日,即畲族傳統的三月三節,中國首個畲族自治縣--景寧畲族自治縣成立 ,也是中國唯一的畲族自治縣,有"中國畲鄉"之稱。

畲族是中國人口較少的少數民族之一 ,根據中國2010年第六次全國人口普查統計,2010年11月1日畲族人口為708651人。

畲族有自己的語言--畲語,屬漢藏語系苗瑤語族,通用漢文,唱畲歌,且畲歌是潮州歌謠的源泉。 99%的畲族所操語言接近于客家語,但在語音上與客家語稍有差別,有少數語詞跟客家語完全不同 。

普遍認為畲族和瑤族同源而屬于廣義瑤族:盤瓠傳說、盤王圖騰及盤、藍、雷、鍾四大姓,相同,一些語詞相同,而且自古來畲族的他稱和部分自稱中都有"畲瑤"、"瑤"、"瑤家"、"山瑤"、"瑤人"等稱呼。

​民族概況

畲族原分布在閩、粵、贛三省結合部。元、明、清時期,從原住地陸續遷徙到閩東浙南、贛東、皖東南等地山區半山區。“山哈”是指山裏客人的意思。先來為主,後來為客,先來的漢人就把這些後來的畲民當為客家人。畲族自稱“山哈”,是與他們的居住環境、遷徙歷史有關。

畲族畲族

“畲”字來源于“畲',來歷甚古(畲畲這兩字使用非常混亂)。在《》、《》等經書中就已出現。“畲”字讀音有二,讀yú(餘),指剛開墾的田;讀shē(奢),意為刀耕火種。“畲”字衍化為族稱,始于南宋時期。據劉克庄《漳州諭畲》載:“民不悅(役),畲田不稅,其來久矣”,“畲,刀耕火耘”①。“畲”作為族稱,是由于當時畲民到處開荒種?的遊耕經濟生活特點而被命名的。 因此《龍泉縣志》說:“(民)以畲名,其善田者也”。“輋民”名稱也出現在十三世紀,文天祥《知潮州寺丞東岩先生洪公行狀》說:“潮與漳、汀接壤,鹽寇輋民群聚”①。“”音shē,是廣東漢人俗字。“輋”字作何解?顧炎武天下郡國利病書》雲:“粵人以山林中結竹木障覆居息為輋”。顯然,以“輋”字作族稱是側重于居住形式,指在山裏搭棚而居的人群。“輋”的含義雖與“畲”有差異,但非指兩個不同的民族,也不是指同一民族的兩個不同經濟發展階段,而是前者指福建畲族,後者指廣東、江西畲族,這是由于漢族文人對閩、粵、贛畲族經濟生活觀察的側重點不同而出現的異稱。

畲族

宋末元初,各地畲民組織義軍,加入抗元鬥爭的行列,《元史》中又出現“畲軍”、“畲丁”等名稱。明、清時期,閩、浙各地方志以“畲民”、“畲人”和“畲客”等稱畲族的非常普遍,粵、贛各地方志以“輋戶”、“輋蠻”和“山輋”等稱畲族的也比比皆是。清代以降,由于許多人不了解畲民的民族成份,還有以“苗族”、瑤族”、“瑤僮”和“苗民”等稱呼畲族的。

總之,史書對畲族的族稱記載相當混亂,稱呼也因時因地而異。新中國建立後,政府對畲族的族稱問題十分重視。經過商議,改“畲”為“畲”(取“人一一小田”的“畲”為族稱,意為新中國每個族人都擁有了那一片小小的天地)。1956年由國務院正式公布確認,畲族是一個具有自己特點的單一的少數民族。從此,“畲族”(寫作“畲”,音shē)成為法定的族稱。

名稱來源

“山哈”是指山裏客人的意思。先來為主,後來為客,先來的漢人就把這些後來的畲民當為客人。畲族自稱“山哈”,是與他們的居住環境、遷徙歷史有關。

畲族畲族

“畲”字來歷甚古。在《詩》、《》等經書中就已出現。“畲”字讀音有二,讀yú(餘),指剛開墾的田;讀shē(奢),意為刀耕火種。“畲”字衍化為族稱,始于南宋時期。據劉克庄《漳州諭畲》載:“民不悅(役),畲田不稅,其來久矣”,“畲,刀耕火耘”①。“畲”作為族稱,是由于當時畲民到處開荒種?的遊耕經濟生活特點而被命名的。 因此《龍泉縣志》說:“(民)以畲名,其善田者也”。“輋民”名稱也出現在十三世紀,文天祥《知潮州寺丞東岩先生洪公行狀》說:“潮與漳、汀接壤,鹽寇輋民群聚”①。“輋”音shē,是廣東漢人俗字。“輋”字作何解?顧炎武《天下郡國利病書》雲:“粵人以山林中結竹木障覆居息為輋”。顯然,以“輋”字作族稱是側重于居住形式,指在山裏搭棚而居的人群。“輋”的含義雖與“畲”有差異,但非指兩個不同的民族,也不是指同一民族的兩個不同經濟發展階段,而是前者指福建畲族,後者指廣東、江西畲族,這是由于漢族文人對閩、粵、贛畲族經濟生活觀察的側重點不同而出現的異稱。

宋末元初,各地畲民組織義軍,加入抗元鬥爭的行列,《元史》中又出現“畲軍”、“畲丁”等名稱。明、清時期,閩、浙各地方志以“畲民”、“畲人”和“畲客”等稱畲族的非常普遍,粵、贛各地方志以“輋戶”、“輋蠻”和“山輋”等稱畲族的也比比皆是。清代以降,由于許多人不了解畲民的民族成份,還有以“苗族”、瑤族”、“瑤僮”和“苗民”等稱呼畲族的。

總之,史書對畲族的族稱記載相當混亂,稱呼也因時因地而異。新中國建立後,政府對畲族的族稱問題十分重視。1956年由國務院正式公布確認,畲族是一個具有自己特點的單一的少數民族。從此,“畲族”(寫作“畲”,音shē)成為法定的族稱。

歷史來源

畲族的民族來源說法不一,有人主張畲瑤同源于漢晉時代長沙的“武陵蠻”(又稱“五溪蠻”),與瑤族同源,持此說者比較普遍。7世紀初隋唐之際,畲族就已居住在閩、粵、贛三省交界閩南、潮汕等地、宋代才陸續向閩中、閩北一帶遷徙,約在明、清時始大量出現于閩東、浙南等地的山區。江西東北部的畲族原住廣東潮州府鳳凰山,後遷福建汀州府寧化縣居住,大約在宋元之後至明代中葉以前遷到贛東北居住。安徽的畲族約在100年前從浙江的蘭溪、桐廬、淳安等縣遷來。各地畲族都以廣東潮州鳳凰山為其民族發祥地,傳說他們的始祖盤瓠就葬在這裏,並認為婦女的頭飾扮成鳳凰形式,就是為了紀念他們的始祖。在畲族中,廣泛流傳著屬于原始社會圖騰崇拜性質的盤瓠傳說,傳說他們的始祖盤瓠因為幫助皇帝平息了外患,得以娶其第三公主為妻,婚後遷居深山,生下三男一女,長子姓盤,次子姓藍,三子姓雷,四女姓鍾,子孫逐漸繁衍成為畲族。這個傳說不但家喻戶曉,而且載入族譜,繪成連環式畫像,稱為“祖圖”,在節日裏懸掛出來舉行隆重的祭祖儀式,祀奉甚虔。每一家族有一根祖杖,祖杖雕刻作龍頭,這也是畲族圖騰的主要標志。畲族居民現在仍以盤、藍、雷、鍾為主要姓氏。盤瓠傳說、盤王圖騰以及藍、雷、鍾三大姓亦與瑤族相同,因此自古畲族的他稱和部分自稱中都有“畲瑤”、“瑤”、“瑤家”、“山瑤”、“瑤人”等等跟瑤族密不可分的稱呼。

畲族畲族

隋唐之際,聚居在閩、粵、贛三省交界山區的畲族先民已經從事農業生產和狩獵活動。他們在極其艱苦的環境下拓荒殖土。到了唐代,中央王朝在畲族先民聚居的福建漳州、汀州一帶施政,並實行闢地置屯等一系列發展經濟的措施,使畲族山鄉經濟得到了進一步發展,畲漢兩族之間的關系日益密切。唐王朝在漳、汀地區的建政,大大加速了畲族封建化的過程。封建統治者加深了對畲族人民的剝削和壓迫,而且還實施一系列民族歧視政策,把他們視為“化外之民”。

畲族族源歧見很多,但概括起來有外來說和土著說兩種。外來說者認為畲族源于漢晉時代的“長沙武陵蠻”。持這種觀點的主要論據是“武陵蠻”和畲族有共同的盤瓠圖騰信奉。

土著說者認為畲族源于周代的“閩”人。“閩”是福建的土著,福建最早的主人,其遺裔就是今天的畲族。“閩”、“畲”之間存在著一定的淵源關系。此說的主要論據是“閩”、“畲”之間有著密切的內涵聯系,即“閩”——“蠻”——“僚”——“畲”一脈相承。畲族,福建土著民族。

此外,畲族族源還有“越族後裔說”、“東夷後裔說”、“河南夷的一支”和“南蠻族的一支”等多種說法。總之,眾說紛雲的畲族族源反映了畲族在其歷史曲折發展和民族形成過程中,同蠻、越、閩、夷以及漢等各族群體彼此互動、混化、交融的關系。

清代粵東的畲族人大量漢化,成為客家人的主要組成部分之一。

社會經濟

解放前,畲族地區已基本上發展到封建地主經濟階段,但由于歷代統治者的壓迫和剝削,畲族社會經濟文化的發展呈現緩慢性和不平衡性。畲族以農業生產為主、狩獵經濟為輔。早在公元7世紀,畲族先民就以自己辛勤的勞動開闢了閩、粵、贛三省交界的山區。當時畲族先民的農業生產主要是“耕火田”,即“刀耕火種”,所耕之地多屬于缺乏水源的旱地。由于耕作粗放,生產力水準低下,農作物產量很低,加上長期居住在深山老林、野獸出沒之地,所以狩獵經濟一直比較發達。“農耕”與“狩獵”是畲族早期的生產特點。

畲族畲族

明清時期,是畲族先民向閩東浙南大遷徙時期。他們到達那裏時,平壩地區已多為漢族居住,自然條件較好的地方已為漢族所墾殖。因此,他們隻能開山劈嶺,拓荒造田,新增家園。或者是佃租漢族地主的土地,或給地主富農當長工。他們所到之處,荒山變茶園、溝壑變良田。畲族人民為開發祖國東南山區作出了重要貢獻。

解放後,黨和國家的民族政策使畲族人民實現了當家作主的權利,有關地區的各級人民代表大會,在代表名額上對畲族都給予了適當照顧,並大力培養和提拔畲族幹部。同時,畲族居住比較集中的地區建立了57個民族鄉。經過社會改革,受壓迫的畲族人民擁有自己的土地、茶園、山林。有的畲鄉種植加工茶業已成經濟重點,且形成了茶歌和詩文化。如詩人陳志歲21世紀初考查浙江省泰順縣司前畲族鎮山村時,為之題詠《採茶畲姑》詩雲:“霧蔚群山醒,茶林幾阪佳。葉間藍袖動,路口紫籮排。工歇香留指,歌揚調暢懷。招呼聲恁脆,散入左溪街。”(摘自《載敬堂集·江南靖士詩稿》)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後,農村實行生產承包責任製,畲族山鄉的經濟搞活了,多種經營,變山為寶,鄉鎮企業蓬勃發展,畲族人民的生活水準大大提高。在進一步擴大開放的浪潮中,畲族山鄉已成為對外資具有很強吸引力的地方。在福建省的寧德、莆田和浙江省的景寧,“三資”企業已在這裏“開花結果”。畲族山鄉的經濟發展前景十分美好。

文化藝術

畲族人民在遷徙過程中,在拓荒殖土的同時,創造了絢麗多姿的文化藝術,具有鮮明的民族特色。

畲族文學藝術十分豐富。山歌是畲族文學的主要組成部分,多以畲語歌唱的形式表達。所以畲族文學基本上是民間口頭文學。他們每逢佳節喜慶之日,歌聲飛揚,即使在山間田野勞動,探親訪友迎賓之時,也常常以歌對話。流傳下來的山歌約有1000多篇、四五萬行。在長篇敘事詩歌中、最著名的就是《高皇歌》。《高皇歌》又稱《盤古歌》、《龍皇歌》、《盤瓠王歌》,是一首長達三四百句的七言史詩。它以神話的形式,敘述了畲族始祖盤瓠立下奇功及其不畏艱難繁衍出盤、藍、雷、鍾四姓子孫的傳說。反映了畲族的原始宗教信仰和圖騰崇拜。尤其是,他們還把這一傳說繪成連環畫式的畫像,稱祖圖,即在一幅十來丈長的布帛上,用彩筆把這一傳說的40多個畫像連環式地繪在畫卷上,世代珍藏。

畲族畲族

畲族民歌隨處可見,以畲語歌唱的形式表達。每逢佳節喜慶之日便歌聲飛揚,即使在山間田野勞動,探親訪友迎賓之時,也常常以歌對話。流傳下來的山歌約有一千多篇,計四五萬行。畲族的演唱形式有獨唱、對唱、齊唱等。其中無伴奏的山歌是畲族人最喜愛的一種民歌方式。“雙音”是畲族人擅長的二聲部重唱的唱法,又稱“雙條落”。

精巧的編織工藝

勤勞淳樸的畲族婦女,不但是生產能手,也是編織刺綉的能工巧匠。他們手工藝品種類豐富,色彩斑斕,風格獨特。如編織的彩帶,又稱合手巾帶,即花腰帶,圖案花紋多樣,配色美觀大方。編織的鬥笠,花紋細巧,工藝精致,配以水紅綢帶、白帶及各色珠子,更富有民族特色,是畲族婦女最喜愛的一件裝飾品。畲族姑娘精心織綉的綉帕或彩帶,送給心愛的情侶,是最好的定情物。解放後,這種工藝技術得到了更加發揚光大,成為搶手的旅遊產品和出口產品。

畲族的編織工藝最受贊譽的是彩帶和竹編。彩帶即花腰帶,又稱合手巾帶。畲族姑娘從五六歲起,就跟著母親學習編織彩帶,彩帶精致的程度,是衡量姑娘心靈手巧的重要標準。 畲族地區盛產石竹、斑竹、金竹、雷公竹等竹子, 為竹編工藝品生產提供了豐富的原材料。畲族婦女服裝,各地略有差別,其共同特點是上衣多刺綉。尤其是福建福鼎和霞浦的女上裝,在衣領、大 襟、服鬥甚至袖口上都有各色刺綉花紋圖案和花鳥龍鳳圖案。畲族婦女最主要的裝束,那就是“鳳凰裝”。

別具一格的民族體育

畲族人民歷來重視體育活動,體育活動的項目也很多,有武術、登山、“打尺寸”、“操石磉”、騎“海馬”、竹林競技等。畲族武術以畲拳最著名,棍術次之。畲拳乃畲族獨創,已有300多年的歷史。創編者名叫雷烏龍,人閃尊稱為“烏龍公”。畲拳的主要動作有沖、扭、頂、擱 、削、托、撥、踢、掃、跳等。畲族武術分棍術和拳術兩大類。棍術種類多,動作名稱復雜多樣。拳術十分普及,作為拳術的一部分,有令人叫絕的點穴功夫。武術精通的老拳師一般都會點穴術和醫術。但是,畲族武術還需要進一步地整理、挖掘。

悠久的釀酒文化

景寧山區有一種珍貴的綠曲酒,綠曲酒是畲族人民的智慧結晶,據說相傳于唐永泰二年(766),距今約有1200多年歷史。由于浙西南地方自身生產力水準低下、文化傳播方式落後、固步自封的生活觀念等客觀因素,畲族綠曲酒在傳承中歷盡滄桑、幾近匿跡。

畲族

但也因浙西南景寧山區自古相對閉塞、保守和拙于張揚的生存空間,成全了畲族綠曲酒生生不息的影響力。1984年經國務院公布成立全國唯一的景寧畲族自治縣,畲族後人為紀念先祖,整合專家學者、族人釀酒師等經過長期的挖掘、整理、研發,將畲族綠曲酒進行了綜合的質量評定和品牌提升,並取名“百歲門1984畲族綠曲酒”,以傳承養生文化和宏揚民族精神。

景寧畲族綠曲酒與其它著名白酒相比,畲族綠曲酒都是經過糧食釀造、蒸餾的白酒,不同之處在于其獨特的二次重釀技術——將米釀白酒回窖加入深山花草二次重釀,並經過長時間的日曬和低溫洞藏,使酒體充分吸收、蘊藏了深山天然作物的自然色澤和芬芳後,再多次過濾自然陳化。酒體在色澤上呈現出自然純凈的金黃兼翠綠,酒液瑩澈透明,猶如深山碧玉;清新淡雅的山草香輕柔飄逸,入口順滑,純凈清幽、成熟雅致、風格獨特。

景寧畲族綠曲酒採用深山天然原材料做為基酒原材,崇尚自然健康、尊重傳統文化、重視現代科技,符合人們回歸自然的要求。並且釀造原材料取自無污染自然生成物,富含天然有效活性營養成份、葡萄多酚、茶多酚、花青素、淫羊藿甙、芳香油、天然抗氧化劑等物質,抗癌、抗氧化、抗過敏、抗疲勞、增強體質、改善性功能、增強皮膚彈性和柔滑性、改善煩躁易怒、頭昏乏力、記憶力減退等症狀,具有較強的延緩衰老和增強免疫力的作用。

民族習俗

米酒

歷史上畲族人民輾轉遷徙,物質生活尤為簡樸。他們“結廬山谷,誅茅為瓦,編竹為籬,伐荻為戶牖”,聚族而居。一般住茅草房和木結構瓦房。現在隨著畲族人民生活水準的改變,修小樓房的人越來越多。火籠、火塘是畲族人民家庭生活所不可缺少的。由于山區氣候寒冷,嚴冬臘月,一家人都圍坐在火塘邊烤火取暖。畲族山區,水田少,旱地多,水稻種植較少,雜糧較多。他們普遍以地瓜米摻上稻米為主食,純米飯隻是宴請貴賓時才用,喜食蝦皮、海帶、豆腐等。尤喜飲“米酒”和“麥酒”。

畲族

服飾

畲族的傳統服飾,斑斕絢麗,豐富多彩。畲族服裝崇尚青藍色,衣料多為自織的麻布。現在畲族男子服裝與漢族無異,而閩東、浙南的部分畲族婦女,服飾仍具有鮮明的民族風格。衣領、袖口和右襟多鑲花邊,有穿短褲裹綁腿的習慣。尤其是婦女的發式與漢族不同。少女喜用紅色絨線與頭發纏在一起,編成一條長辮子,盤在頭上。已婚婦女一般都頭戴鳳冠,即用一根細小精製的竹管,外包紅布帕,下懸一條一尺長、一寸寬的紅綾。老、中、青不同年齡的婦女,發間還分別環束黑色、藍色或紅色絨線。冠上飾有一塊圓銀牌,牌上懸著三塊小銀牌;垂在額前,畲族稱 它為龍髻,表示是“三公主”戴的鳳冠(傳說中,高辛帝把自己的三公主許配給斬犬戎番王頭有功的盤瓠)。冠上還插一根銀簪,再佩戴上銀項圈、銀鏈、銀手鐲和耳環,顯得格外艷麗奪目。

畲族畲族

婚俗

解放前,畲族婚姻家庭普遍實行一夫一妻製,仍保留著古樸的婚俗。一般同姓不婚,本民族內部的盤、蘭、雷、鍾四姓中自相婚配。本來,氏族外婚製是畲族傳統婚俗。但由于歷代統治者的民族壓近和歧視政策,畲、漢兩族之間嚴禁通婚,曾是畲族內部的一條族規。解放後,隨著民族平等團結政策的執行,畲、漢兩族之間的通婚日益增多。古代,畲族青年男女有自由戀愛的傳統,對歌成婚是畲族先民的習俗。但隨著封建地主經濟的發展,受到漢族婚姻觀念的影響,到解放前畲族婚姻的封建買賣包辦現象十分嚴重。解放後被革除,現在畲族青年男女基本上都是自由戀愛,婚姻自主。喪葬形式是土葬,保留有拾骨重葬習俗。

畲族畲族

傳統節日

畲族節日主要有農歷的三月三、農歷四月的分龍節、七月初七、立秋日、中秋節、重陽節、春節等。另外,每年農歷二月十五、七月十五、八月十五都是畲族的祭祖日。

畲家很重視傳統節日,重視祖先崇拜,每年二、七、八月的十五日為祭祖日,信奉鬼神。祭祖時要以兩杯酒、一杯茶、三葷三素六碗菜,加上不同時節的餜。在節日期間除酒肉必不可少外,每個節日吃什麽都有一定的傳統習慣。但不論過什麽節日都要做糍粑。成年人過生日除殺雞、宰鴨外,也要做糍粑。

“三月三”是畲族傳統節日,每年農歷三月初三舉行,其主要活動是去野外“踏青”,吃烏米飯,以緬懷祖先,亦稱“烏飯節”。烏米飯就是用一種植物的汁液把糯米飯染成烏色。相傳在唐代,畲族首領雷萬興和藍奉高,領導著畲族人民反抗當時的統治階級,被朝廷軍隊圍困在山上。將士們靠吃一種叫‘嗚飯”的野果等充飢度過年關,第二年三月三日沖出糗圍,取得勝利。為紀念他們,人們把三月三日作為節日,吃“烏米飯”表示紀念。節日期間,附近幾十裏同宗詞的畲族雲集歌場,自晨至暮,對歌盤歌,內容為歌頌盤瓠,懷念始祖。整個畲山,沉浸在一片歌的海洋之中。晚上,各家吃“烏米飯”。深夜,進行祭祖活動。

此外,畲族也過春節。過春節時除宰雞殺豬外,還要做糍粑,祝願在新年裏有好時運,日子年年(粘粘)甜。初一早上,全家叩拜“盤古祖先”,老人講祖先創業的艱難,過後舉家團聚,唱山歌,送賀禮。青年男女則走鄉串寨,以歌傳情,互敘友情。

舞蹈祭祀

畲族舞蹈成為宗教祭祀禮儀活動中的重要組成部分,在本民族各種重大祭典禮儀活動中留傳下來。我們所能看到的和所發現的畲族民間舞蹈幾乎無不與宗教祭奠、祭祀儀式渾然一體,緊密結合,相互依存,相互依賴。

畲族畲族

《做功德》(又稱“做陰”),是畲族人在成年後死去,家屬為其“超度亡靈”而舉行的一種祭祀活動。《盤瓠世考》中載:“盤瓠因為遊獵,……跳過大樹,被株尖所傷,……殯後長腰木鼓,長笛短吹,男女連聲唱歌。窈窕跳踢舞弄者不能及”。在“祖圖”中也畫有眾人披麻戴孝在靈堂守棺,多人手拿道具,一人手擎寫有“超魂超度”字樣的木牌翩翩起舞;另外在畲族民間也有關于做功德的傳說。做功德總的意義是對上輩先人的尊敬和祭奠,用法師(舞者)自己的話說就是“謝大人的恩情”。

《打徨》是一種巫舞,據巫師的說法,《打徨》是在人犯病時跳的,意在捉鬼驅邪治病,內容大體是法師造好“九州仙樓”請來玉皇大帝,廬山祖師,調來天兵天將通過“行罡做法”、“捉鬼搶魂”、“放油火”等。病人將會自愈。

畲族有著本民族的圖騰信仰,而宗教祭祀是他們精神生活的一項重要內容。宗教祭祀舞蹈就是這種精神生活的表現之一,帶有迷信色彩,起到了精神鴉片的麻痹作用,但是我們可以看出宗教祭祀舞蹈在歷史上、文化史上、民族史上都起到了不可磨滅的多功能作用。

相關信息

閩南畲族

贛閩粵交界的廣大山區,在客家先民到來之前,本來是百越民族的世居之地。這些百越民族的居民,在傳世文獻中有著形形色色的名稱:山都、木客、蠻撩、莫搖、理、理撩、山越、桐蠻、桐民,等等,不一而足。這些統稱為百‘越的土著居民,在後世遷徙、生滅、混化、分合不定,但至遲到南宋時期,此地的土著居民已有畲民之稱。客家先民來到此一區域以後,先是與包括畲族先民在內的各百越族土著民錯居雜處,南宋後便主要是與畲族人民錯居雜處,互相矛盾鬥爭,互相融契約化。因此,客家文化與畲族文化的關系最為密切,幾乎到達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彼此難以分辨的程度。

為了說明這個問題,不妨舉一些典型事例略作分析。先看畲族影響客家的方面:

1、服飾

民族服飾以頭飾的"鳳冠"和"牛角帽"聞名,服飾的顏色以黑色、藍色為主。您現在看到的這雙"腳龍套",又稱"鞋襪",用藍色土布縫製,鞋幫前部用黑色 土布,加白點作為裝飾;後部為暗紅色"硬布",上綉有纏枝梅花圖案,既美觀大方,又可保持鞋襪不變形。鞋底亦為藍布,用白線納製,形成片片魚鱗紋,周邊則 鑲有鋸齒紋.

客家人的服飾,與唐宋時期中原人民的服飾差別甚大,卻與畲族服飾類似,顯然是在長期與畲族人民交往中,受到畲族的影響,吸收了畲族服飾文化的有益養分所致。

畲族畲族

歷史文獻對于畲族人民的描寫,與描寫其它蠻撩一樣,都說他們“男女椎髻,跌足,衣尚青、藍色。男子短衫,不巾不帽;婦女高髻垂纓,頭戴竹冠蒙布,飾理路狀”。這種裝飾打扮,與數十年前客家人的裝飾打扮幾無二致。以婦女發髻來說:“過去客家婦女的辮發很多是盤成高髻的,狀如獨木舟,謂之‘船子髻’,系以紅繩,插以銀替,髻上可套涼笠,髻端外露前翹,笠沿周圍垂下長約五寸的五彩布條,微風吹來,彩條飄拂,確是別有一番風韻。”(王增能《客家與畲族的關系》)把辮發盤成高髻,用紅頭繩一扎,象獨木舟似的,這就是所謂“椎髻”;“髻上可套涼笠”,笠沿還要飾以五彩布條,也就是所謂“頭戴竹冠蒙布,飾理路狀”。兩相對照,兩者之間的一致性真是一目了然.再拿婦女衣著來說,過去“客家婦女穿的是右側開襟上衣,右襟沿及衫尾四周,綴以花邊,寬紋一寸。可見清代中前期以前,閩南、潮州下層婦女並不像我們想象中傳統的一副循規蹈矩的“淑女”形象。

“文公帕”是古代潮汕婦女的服飾,清代梁紹壬的《兩般秋雨庵隨筆》記載:“廣東潮州婦女出行,則以皂布丈餘蒙頭,自首以下,雙垂至膝。時或兩手翕張其布以視人,狀甚可怖,名曰文公帕,昌黎遺製也。”福建的泉、漳二州也有此俗,但稱為“文公兜”,以為是朱子遺教。

然而椎髻蒙面的風俗本來就不是漢族的特征,與儒學更是風馬牛不相及。前文所引的《三陽志》先強調其俗“與中州異”,接著又說:“嘉定間,曾侯噩下令諭之,舊俗為之一變,今無復有蠻妝者矣。”明確指出這種妝容屬于“蠻妝”。隻是這種習俗由來已久,並未如文中所說的因地方官的勸喻而絕跡了,因為直到晚清民國,潮屬婦女仍以高髻椎結為特色,如《中華全國風俗志》載:“唯其髻發,則殊可怪。如惠來則多將發于腦後結束成小刀形,而旋其末于頂,貫于一紅染之竹筒;筒長二寸許,圓徑大小如銀元,發突出筒外寸許,乃結以經繩,橫以約長五寸之針,循下牢插,四圍點綴以珠,借壯觀瞻,行時動搖不定,如鷺鷥之踣伏顱上,誠奇觀也。”

饒宗頤教授在《何以要建立“潮州學” ———潮州學在中國文化史上的重要性》一文中,鄭重地指出:“潮州人文現象和整個國家的文化歷史是分不開的。先以民族而論,潮州土著的畲族,從唐代以來,即著稱于史冊。陳元光開闢漳州,蓽路藍縷,以啓山林,即與畲民結不解緣。華南畲民分布,據專家調查,皖、浙、贛、粵、閩五省,畲族儲存了不少祖圖和族譜,無不記載著他們始祖盤瓠的傳說和盤王祖墳的地點均在饒平的鳳凰山,換句話說,鳳凰山是該族祖先策源地。”由此可見,畲族文化與潮汕文化的關系歷史上就是極其密切的。倘若運用“文化之源多層次說”的觀點,對“潮汕文化”這一文化綜合體,來一個“血液會診”與“源流”考察,那麽,人們將會立即發現,粵東畲族祖先所創造的文化,無疑是潮汕文化中一支古老的來源,也就是潮汕文化形成的一個重要基礎本文先從文化學的語言、音樂、戲劇、民俗等要素入手,作一簡要的記錄,算是開台鑼鼓,期望有更加熱烈而美妙的交響。

2、飲食

客家飲食文化所受畲族文化的影響也很廣泛而深刻。先從飲食的原料說起,客家人很重視的棱米,就是從畲族學來的。楊瀾《臨汀匯考》卷4((物產考》載:“汀人……又有棱米,又名畲米。畲客開山種樹,掘燒亂草,乘土暖種之,分粘木粘二種,四月種,九月收。”說明棱米本為畲民特產,後來卻成為汀州客家人的重要糧食作物之一。在飲食習慣方面,客家人喜食和善食薯芋,又盛行“綠荷包飯”、“竹筒飯”,也應是從包括畲族先民在內的土著民那兒學來的。例如,唐代柳宗元《柳州炯氓》詩寫道:“郡城南下接通津,異服殊音不可親。青著裹鹽歸炯客,綠荷包飯趁虛人。”說明“綠荷包飯”是古代百越民族的重要風俗,是客家“綠荷包飯”源于畲族或畲族先民之一證。

畲族

“嶺南撩民”是廣大嶺南地區的少數族土著居民。在張文成的時代,福建屬于嶺南道,“嶺南撩民”自然包括福建的土著民族在內。而當時寧化一帶,正是“撩民”最集中的地區之一。既然包括寧化在內的嶺南土著自古就有吃田鼠的習慣。現代田鼠幹的產地又正在寧化,那麽,我們有理由推想,寧化製作和食用田鼠幹的方法,應是客家人民從“蠻撩”—即包括畲族先民在內的古代閩粵贛邊的土著人民那兒學來的。當然這種學習是一種借鏡和改造,“蠻撩”吃“蜜哪”是生吃,茹毛飲血;客家人的田鼠幹是精心製作的美食,包含著豐富的烹飪學、營養學、葯用食物學的知識。

3、生產技術和方式

前面提到的“畲客開山種樹,掘燒亂草,乘土暖種之”,是畲族人民慣用的一種生產技術,叫做“種畲”或“畲田”。其起源非常古老,唐代詩人劉禹錫一系列歌詠湖南和廣東連山地區“莫搖”、“蠻撩”的詩歌中多有描述,如《畲田行》寫道:“何處好畲田?團團緝山腹。鑽龜得雨卦,上山燒臥木。……下種暖灰中,乘陽拆芽縈。蒼蒼一雨後,若穎如雲發。巴人拱手吟,耕褥不關心。由來得地勢,徑寸有餘金。”這正是畲民利用地力,燒山種畲,地力一衰,即行棄去,故爾遷徙不定的典型生產和生活方式。又如《連州竹枝詞》九首之九寫道:“山上層層桃李花,雲間煙火是人家。銀金釵來負水,長刀短笠去燒畲。”這是專寫當地土著婦女種畲的篇什,突出了山間環境、裝束打扮和使用的工具。所有這些,都與今日畲族的種畲方式相同,而在客家山民的生活中也可見到類似的情形,特別是明清以聲有一種稱為“棚民”的客家山民,其燒畲、種著,與畲民已無二致。于此可見畲族生產、生活方式對客家人民影響之深。

另外,狩獵也是客家人民從畲民或畲族先民那裏學來的一種特殊技能。客家先民來自中原和江淮,其地多平原而少山嶺,狩獵在他們的生活中本來並不佔突出的地位。但是自從遷來贛閩粵邊大山區以後,與畲民長期相處,耳濡目染,加之環境有了狩獵的可能和需要,遂使客家人民學會並精于狩獵,耕獵結合成為不少地區客家經濟的基本結構。

4、信仰習俗

生活和生產方式的互相融合和同化,必然會反映到信仰和習俗的層面,客家信仰、習俗受畲族影響的主要事例有:

(1)民間信仰

獵神信仰。由于狩獵在畲民生活中佔有突出的地位,信奉獵神自古以來就是畲族人民的主要信仰之一客家人受畲族的影響,也普遍信奉獵神。據人類學學者郭志超對福建省南靖縣和永定縣若幹閩客社區所做的民俗宗教調查,南靖縣塔下張姓客家人社區和永定縣湖坑李姓客家人社區都盛行獵神信仰,塔下是把溪岸一陡立的石壁作為獵射神的象征,“村民認為壁越陡、流越急,‘獵射神’越有靈感。出獵前祭禱,獵獲後用獵物祭謝。若山裏田園遭野獸侵害,亦祭禱‘獵射神’。”湖坑則“一半以上的村子有個‘獵射先師’。‘獵射先師’的象征或是溪水急流邊石壁,或築一小石壇,壇後立一石。打獵前,在獵神前燒香禱告,獵獲後用獵物祭謝,若獵獲豐,再用三牲祭謝。若要獵虎、野豬,要在獵神前殺豬祭禱。”(郭志超《閩客社區民俗宗教比較的調查研究》)

三山國王信仰。三山國王是在今日粵東客家人中影響最大的神帝之一,不少人認為它是客家人獨有的神明。但其實粵東的福老人、畲族人民以及從粵東移居台灣、海南島、東南亞各國的移民都信仰三山國王。如潮安碗窯、山犁、李公坑、饒平石鼓坪,豐順風吹m的畲民都崇奉三山國王神,每年正月都要舉行迎送三山國王神的儀式,其中潮安碗窯、山犁畲民還把三山國王神置于必須迎送的諸神之首。而海南省通什市的民族博物館黎族館中,至今還陳列著一面寫著三山國王字樣的三角形紅旗。這些都是畲族、黎族信仰三山國王的明證。

從時代特點來看,三山神信仰最初是隋代以但族為主的粵東土著民族的信仰。而當時粵東的土著民族,應是後來畲族與黎族的共同的先民之一。因此,三山國王信仰也是由畲族傳給客家的。

蛇崇拜。蛇是百越民族的圖騰之一。東漢許慎著《說文解字》解釋“閩”字說:“閩,蛇種。”意思是說屬于百越系統的閩越族,是以蛇為圖騰的。贛閩粵交界區域古屬百越,其中大部分地區還是閩越的範圍,這裏的土著民多以蛇為圖騰,對蛇抱有尊崇、親切的感情。以汀州為例,長汀縣西門外羅漢嶺就有一座蛇王宮。古老相傳“沒有汀州府,先有蛇王宮。”可見這蛇王宮在客家先民到來之前即已存在,它是當地土著民崇拜蛇的物證之一。另外在長汀、上杭二縣交界處,有一座靈蛇山,山麓有蛇騰寺,寺廟中塑有蛇神,是美貌的白蛇娘娘形象,也是汀州土著民蛇崇拜的遺跡。

畲族中廣泛流傳含有與苗、瑤相類的南蠻意識“盤瓠”傳說:新石器時代的高辛氏(即帝嚳)時期,劉氏皇後夜夢天降婁金狗下界托生,醒來耳內疼痛,旨召名醫醫出一希奇美秀三寸長的金蟲,以玉盤貯養,以瓠葉為蓋,一日長一寸,身長一丈二,形似鳳凰,取名麟狗,號稱盤瓠,身紋錦綉,頭有二十四斑黃點。其時犬戎興兵來犯,帝下詔求賢,提出:能斬番王頭者以三公主嫁他為妻。龍犬揭榜後即往敵國,乘番王酒醉,咬斷其頭,回國獻給高辛帝。高辛帝因他是犬而想悔婚。盤瓠作人語說:“將我放在金鍾內,七晝夜可變成人。”盤瓠入鍾六天,公主怕他餓死,開啟金鍾。見他身已成人形,但頭未變。于是盤瓠與公主結婚。婚後,公主隨盤瓠入居深山,以狩獵和山耕為生。生三子一女,長子姓盤,名能,次子姓藍,名光輝,三子姓雷,名巨佑,女兒嫁給鍾智深(亦作“字”)。畲族人民世代相傳和歌頌始祖盤瓠的功績。盤瓠是畲族圖騰崇拜的物件。畲族先民以擬人化的手法,把盤瓠描塑成神奇、機智、勇敢的民族英雄,尊崇為畲族的始祖。 盤瓠是春秋時代一位歷史人物,在公元前744年的楚與盧戎戰爭中,盤瓠殺敵立功、受封以及與公主結婚,是對歷史的真實記載。盤瓠傳說之所以能演變為神話,也正是圖騰標志使然。“盤瓠”傳說是具有神聖的民族起源的信仰,是畲族、瑤族苗族等先民的圖騰崇拜,有共同的“氏族標記”。他們把“盤瓠”視為始祖和至高無上的尊神,確定了畲族一瑤族一苗族具有緊密的歷史聯系性。畲族的宗教信仰主要是祖先崇拜,而祖圖就是是畲族信仰的主要標志之一。 祖圖又稱“盤瓠圖”。畲族把有關始祖盤瓠的傳說畫在布上,製成約40幅連環畫式的圖像,代代相傳,稱為“祖圖”。畲族民間還有“高皇歌”,記述盤瓠王不平凡的經歷,歌頌其英勇殺敵、繁衍子孫的豐功偉績。畲族每年還定期舉行隆重的祭祀,族人共聚祠堂、懸掛祖圖,是早期原始社會中圖騰崇拜的殘跡。 “盤瓠”傳說隻是畲族文化的象征之一,它所形成的特色文化跟畲族的風俗習慣及生活方式有著很深刻的聯系。

(2)風俗、習慣

在風俗習慣方面,客家受畲族影響的事例也很多,這裏僅舉婚俗、葬俗和婦女不纏足的習慣為例以見其概。

婚俗.曾有學者報道說,“過去的客家女子大多數夜晚出嫁,男家點蒸子或松明火把迎親,女子婚後第三天即回娘家謂之‘轉門’”。(王增能《客家與畲族的關系》)此類做法也頗似畲民。大概畲族先民即所謂“蠻撩”保留著搶親的原始婚俗殘餘,客家先民與蠻撩錯居雜處時,所處環境也不安全,遂把作為古代搶親殘餘形式的夜晚嫁女做法借用過來了。

葬俗。南方人有所謂“檢骨葬”的風俗,其俗閩南地區、客家地區、粵人地區都很盛行,其要點是“每至大寒前後,攜鋤執簍,齊詣墳頭,自行開視,如骨少好,則仍安原所,否則檢骨瓦嬰,挑往他處。明歲此時,又再開看,’(明、黎愧曾《托素齋文集》)因為重在檢骨再葬,所以“有數十年不葬者”。“始葬者不必擇地,侯五、六年或七、八年後,乃發擴啓棺,檢取骸骨貯之罐中而改葬焉。”(《嘉應州志》卷1、卷63)因其葬至少二次,又名“二此葬”;檢骨改葬之時必須用于布把骨殖擦幹凈,稱為洗骸,故又稱“洗骨葬”。過去論者常把客家婦女不纏足歸因于客家先民常處在輾轉遷徙中,不能沒一雙大腳。其實客家婦女不纏足實系受蠻撩風俗影響所致,與之相聯系的是客家婦女承擔大部分生產事務,或所謂客家人“女勞男逸”的問題。清朝屈大均《廣東新語》、昊震方《嶺南雜志》以及乾隆((大埔縣志‘風俗篇》、《清稗類抄·風俗類.大埔婦女之勤勞》等論都記載客家婦女內主家事,外承勞務之風俗。此俗成因為何?根據我們的考察,它很可能是百越民族母系社會的遺存。昊永章、劉佐泉教授對此都有所論述。可見無論粵東粵北,客家婦女之勤勞能幹,都是歷史上受僚蠻風俗影響所致。閩西、贛南也有相似情況,其原因亦復相似。既然客家婦女承擔著這麽繁重的生產和生活事務,當然不能作小腳女人,隻能作大腳“蠻婆”。

(3)閩南、潮州與畲族節日

除去春節、元宵、清明、中秋等畲漢共同的節日外,潮汕畲民有一些特殊的節日。例如農歷十月十四(五)的神農節,畲民又稱“五谷母生”節。這一節日一直到今天,仍在閩南和潮汕地區廣泛流行。這一天,家家戶戶都必須備好粿品祭神農,粿品均染上紅色,做成尖擔形或雞、鵝、鴨形,以兆來年豐收。這一節日習俗是創自畲民而流行于潮汕漢民之中的。 古代畲人還立有招兵節。相傳盤瓠王在茅山學法後,統率各路兵馬,扶正壓邪。潮汕畲民遂用招兵節來紀念這位先祖。其儀式是:在公廳搭一高台,台上設神壇,以米鬥作香爐,由法師作法、燒香、磕頭、拋杯。若杯子一陰一陽,便是“勝杯”。表示盤瓠王率各路兵馬已到。眾人于是敲鑼打鼓吹牛角,並推選出幾個壯士,各領令旗一支,到公廳祭祖。其景象十分熱鬧壯觀。招兵節習俗在今天已流行不廣,但“功德班”和潮劇武戲中仍常用“招馬”程式,表明這一畲俗深刻地影響了潮劇。

5、語言

現在的畲民,除了分布在廣東羅浮山區的少數人操本族語言《潮州府志》為我們留下了這樣的記載:“畲人謂火曰「桃花溜溜」,謂飯曰「拐火農」)外,基本上操客家方言閩南,或者說操與客家方言十分相近的畲族特色的客家話。這固然反映出客家先民語言對當時土著民語言的巨大影響,但另一方面,土著民的語言也影響了客家先民的語言。例如在辭彙方面,據語言學者研究,客家話中表示女性長輩稱謂的詞尾“娓”等十四個土俗字,在漢文辭書中查不到這樣的詞,或雖有其字而詞義不同,它們倒與侗—泰語族語言的讀音和詞義相近。因此這些詞都有可能是客家向土著借用的。在文法方面,客家話中的語序與國語顛倒,又有“來去”並用隻表“去”的意思,這些都與一般漢語不同,而與泰語、苗語等某些南方少數民族語言相近。這些現象,都可斷定為受百越語影響所致。換句話說,就是客家先民的語言受土著語言的影響,融匯而成為客家話。

在社會風尚方面,客家文化對畲族文化的影響,以門第觀念、中原正統觀念的封建禮教觀念表現得最為顯著,分別簡述如下。

6、潮州歌曲與畲族

畲歌。潮汕人把用方言唱出來的歌謠,統稱為“畲歌”。“畲歌”的涵義,其實就等同于“潮州歌”。其一般格式為七言一句,四句為一“條”(首),每條成一個樂段,亦即一個葉韻單位。這一格式完全被今天的“潮州歌冊”採用。 根據調查材料,在非常古老的時候,畲族就有規模盛大的“盤詩會”風俗。盤詩會在固定的節日舉行,以《高皇歌》和《麟豹王歌》為核心內容。就歌唱形式言,有“小說歌”、“雜歌”和“鬥歌”。《高皇歌》和《麟豹王歌》都是反映盤瓠王英雄事跡的史詩。如《高皇歌》的歌詞開篇說:“當初出朝高辛皇,出來遊戲看田場。皇後耳痛三年許,挖出金蟲三寸長。挖出金蟲三寸長,便置金盤拿來養。一日三時望長大,變成龍期丈二長。變作龍期丈二長,五色斑爛盡成行。五色斑爛生得好,龍眼變作荔枝樣。……”這個龍期又被描寫成“半如麒麟半如山豹”的形狀,故盤瓠王歌又稱《麟豹王歌》。 潮汕歌冊吸收了畲歌的各種形式。它以歷史上的英雄故事和戀愛故事為主要題材,實際上就是畲歌的史詩形式,或者說是“小說歌”(“小說歌”不同于《高王歌》等史詩。小說歌又稱“全連本”,系把漢族的章回小說或評話唱本改編而成)形式的餘緒。今天的潮汕農村中還有“鬥歌”的遺風。鬥歌的序歌部分都是這樣幾句:“畲歌畲哩哩,欲唱畲歌行磨邊(意為“靠近來”);一千八百哩來鬥,一百幾十勿磨邊。”或者:“畲歌畲挨挨,欲鬥畲歌行磨來;一千八百哩來鬥,一百幾十勿磨來。”接著,歌手們便你—條我一條地“鬥”起來。這種鬥歌形式,乃源于畲族的盤詩會。

7、觀念

1門第觀念是土族製度的產物。唐末士族退出歷史舞台,但士族重門第的觀念卻頑固的儲存下來,長期支配著人們的思想,特別是支配著官宦士大夫階層的思想。

在客家先民中,官宦士大夫家庭隻佔少數,但這部分人有文化,有社會地位,他們的思想觀念很自然地成為客家社會佔支配地位的思想觀念,以此之故,門第觀念在客家社會特別盛行,主要表現在以郡望自矜和攀附官宦權貴為祖宗兩個方面。以生氏源流而論,本來每一個姓氏都有多種來源,像劉氏,有彭城劉、中山劉,還有虜姓的洛陽劉;像謝氏,有陳郡謝、會稽謝,還有西南蠻姓之謝;李氏則有隴西李和趙郡李兩大系,還有虜姓契丹之李;其它各姓率多如此。但出現在客家族譜和堂號上的,卻幾乎一律是著名望族之隴西李、範陽盧、太原王、陳郡謝、滎陽鄭、潁川陳、彭城劉、天水趙、江夏黃,如此等等,不一而足,暴露出客家人門第觀念之根深蒂固,為了攀附名門望族,不惜弄虛作假,偽造祖宗。

土著民族的歷史傳統和文化背景與漢族不同,本來並沒有類似于漢族的門第觀念,特別不會有漢族的郡望和漢族的官職。但與客家人錯居雜處久了,受到客家門第觀念的熏染,竟然視自己不是出自顯貴郡望、祖上沒有任過漢族官職為丟臉,甚至以自己的土著出身為羞,也想方設法偽造族譜,把自己粉飾為漢族名門之後.但是既然是偽造,就不可能天衣無縫,總要露出作假的痕跡。例如梅縣《松口鍾氏譜抄》,稱“唐高祖之時,寇如蜂發,公(指鍾寶)收拾金銅寶圖,避兵江南”,(羅香林《客家史料匯編》)這一段話,就很耐人玩味。第一,說唐高祖時寇如蜂發,倒不算錯,但其時之“寇”有不少就在江淮以南,如李子通、林士弘、沈法興、蕭銑、杜伏威、輔公祏等,所以鍾寶為了避兵而從潁川遷居江南金陵之說不能成立;第二,所謂“金銅寶圖”其“寶圖”應該就是畲族視為傳家寶的祖圖。畲族及其先民視祖圖為宗族榮譽所在,又是本族互相識別和認同的標志,不可須臾脫離,遷徙時當然要收拾好帶著同行。所以,鍾氏一族唐高祖時自潁川遷居金陵是假,但其族大概在唐初曾攜帶祖圖遷徙是真。觀此,可知此族鍾氏就是金族,其與潁川鍾氏掛搭不上。顯然,鍾氏等土著民族之所以要編造族譜攀附漢族名門,是受客家門第觀念影響所致,也是迫于社會風尚為了減少民族歧視的壓力不得已而為之。

2、中原正統觀念

客家社會流行的另一種風尚是中原正統觀念,以來自中原為榮,以南蠻出身和中原之外其它地區出身為恥。這也是官宦士大夫階層因長期受封建正統教育而產生的觀念,又由士大夫階層影響至一般平民百姓,進而影響至土著民族。客家各家族都自認中原郡望(非常廣義的中原概念,把範陽、隴西、江夏、彭城等都包括在內),並都聲稱由中原輾轉經寧化石壁遷來,就是中原正統觀念的產物。同樣的,土著民族編造的族譜,也總要認同于某一中原郡望,還要將先世的遷徙路線說得曲曲折折,無論從哪兒來到哪裏去都經過了寧化縣。例如前引《松口鍾氏譜抄》,除了附會上潁川郡望外,還要牽強地敘上一筆“後流在福建寧化縣白虎村,安家樂業。”以此證明自己祖宗乃中原望族。于此也可見中原正統觀念與門第觀念關系密切,這兩種觀念可說是互為表裏的。

3、封建禮教觀念

土著民族剛剛跨過氏族部落製的社會發展階段,本沒受到封建禮教的浸染,在人際關系上沒有漢族三綱五常那一套,男女之間的關系也比較開放自由。後來由于客家先民中官宦士大夫階層之社會意識的影響,也由于一些地方官的整治,不少土著民也接受了漢族的封建倫常思想,並且表現在實踐上。例如宋代的韶州,據《慶源王氏源流及分遷錄》所載:“五十三世益,字舜良,宋仁宗時,登進士第……出知韶州。嶺南習于蠻惡,男女無別。益首嚴治之,未幾,男女之行者別途。”習于“蠻惡”的粵北土著居民,經過重視封建禮教的州官治理,能做到“男女之行別途”,的確有點彬彬乎君子國之氣象了。這是土著民族受客家封建禮教觀念影響收效顯著的一例。

總之,客家文化和畲族文化的互相影響、互相吸收、互相同化,都是廣泛而深刻的。不過,客家文化對于畲族文化的影響比較明顯,人們容易認識和接受;畲族文化對于客家文化的影響已消失在歷史的過程中,比較難于覺察。更有一些人存在大漢族主的思想.故意抹殺畲族文化對客家文化的影響和貢獻,這是不正確、不應該的。客家文化之所以博大、精深,具有強大的活力,就在于它的開放、兼容,在自己的形成發展過程中不斷吸收畲族和其它民族、民系文化的有益養分。我們要弘揚客家文化,首先必須認識這個道理。

景寧畲族自治縣

基本簡介  

畲族

景寧畲族源于唐永泰二年(766),畲族先人從閩遷居浙西南時落戶景寧,距今已有1200多年歷史。

1984年國務院宣布成立景寧畲族自治縣,是全國唯一的畲族自治縣。縣城所在地鶴溪鎮。

景寧位于浙江省西南部,北緯27°58′,東經119°38′。總面積1949.98平方千米。總人口18萬人(2004年)。屬麗水市,東鄰青田縣、文成縣,南銜泰順縣和福建省壽寧縣,西接慶元縣、龍泉市,北毗雲和縣,東北連麗水市。1990年人口17.3萬。漢族為主,有畲、藏、苗、彝、侗、黎6個少數民族。1984年10月,析雲和縣原景寧地域建立景寧畲族自治縣,是目前全國唯一的畲族自治縣。1997年轄5鎮、19鄉,有人口17.5萬人,其中畲族人口1.75萬人,佔10%。縣人民政府駐鶴溪鎮前西路19號,郵編:323500。行政區劃代碼:331127。區號:0578。拼音:Jingning Shezu Zizhixiang。

景寧概況

景寧畲族自治縣(以下稱景寧縣)地處浙江省南部,東鄰青田縣、文成縣;南連泰順縣和福建省的壽寧縣,西與慶元縣、龍泉市交界,北與雲和縣、麗水市接壤。全境南北長58.8公裏,東西寬73.3公裏,總面積1949.98平方公裏,耕地面積10.4萬畝,山地面積269萬畝,轄5個鎮19個鄉283個行政村,總人口17.9萬人,其中畲族人口1.78萬人。是全國唯一的畲族自治縣,華東地區唯一的少數民族自治縣,屬浙江省經濟欠發達地區。

景寧縣境西周屬越。春秋仍屬越地。三國是屬臨海郡,隋開皇九年(589年)廢永嘉、臨海二郡,置處州設立括蒼縣(含景寧地域)。明景泰三年(1452年)巡撫孫原員以"山谷險遠,礦徒嘯聚"為由始置景寧縣。1949年5月12日景寧城解放,5月21日建立景寧縣人民政府。1963年5月麗水地區復設,轄雲和縣(含景寧),1984年6月30日經國務院批準以原景寧縣地域建立景寧畲族自治縣。1985年4月22日,即畲族傳統的"三月三"節,縣人民政府在駐地鶴溪鎮舉行盛會,慶祝我國第一個畲族自治縣正式成立。

畲族歷史悠久,景寧畲族自治縣是全國唯一的畲族自治縣,同時居住有漢、畲、苗、藏、回、侗、黎8個民族。長期以來,畲族人民與漢族人民交錯雜居,其經濟、政治和文化生活都有著密切的聯系,畲族的傳統文化、生活習俗和宗教信仰,顯示著本民族的貭素特點,它使畲族的每個成員都感到自己是屬于同一民族共同體的親切心理,也是不斷增強民族內部感情和團結的基礎。

自然條件

地貌 景寧縣位于浙南與閩北山區的結合部,東鄰青田縣、文成縣;南連泰順縣和福建省的壽寧縣,西與慶元縣、龍泉市交界,北與雲和縣、麗水市接壤。地貌可以用 “兩山夾一水,眾壑鬧飛流”來形容。兩條基本平行的洞宮山脈,自西南向東北延伸,貫穿景寧縣全境。境內最高峰為大際鄉的上山頭峰,海拔1689.1米,最低處為陳村鄉的塘堡,海拔80米。海拔1000米以上的山峰779座,整個地面千皺萬褶,峰巒簇擁,其間上標洋、大際洋和望東洋是較大的中心台地。

氣候 景寧縣屬亞熱帶季風區,溫暖濕潤,雨量充沛,四季分明,但冬夏長,春秋短。由于受地形變化的影響,南坡溫度高于北坡,氣候垂直差異和層次分布明顯。海拔200米以下的地區年平均氣溫17.5-17.6℃;300-500米地區年平均氣溫16-17℃;600-800米地區年平均氣溫14.5-15.5℃。年平均降水量為1589毫米,年無霜期在196-241天,平均日照時數為1728.5小時。因受季風氣候影響,梅雨季節和台風季節多暴雨,春末夏初在冷暖氣流突然侵入情況下,易形成狂風、暴雨、冰雹等災害性氣候。 

水系 景寧縣境內峰巒疊嶂,溝壑縱橫,溪澗多屬山溪性河流,其流量受降雨控製十分明顯,主要屬甌江、飛雲江兩大水系。甌江最大的支流為小溪,自西向東北貫穿全縣,境內流長124.6公裏,流域面積1725.56平方公裏,佔全縣總面積的88.5%。

特產資源

景寧畲族自治縣山多地少,位于浙西南山區,從條件上考慮,以及從農業調整的產業基礎實際出發,勞動和技術密集型的特色農產品優勢較大,如茶葉、食用菌、中葯材、畜產品、高山蔬菜、煙葉、水果等7個產品已有一定的競爭優勢,比較適應景寧地處山區的具體實際,具有一定的市場潛力。一些大宗糧食等傳統產業,由于立體條件差,勞動成本相對較高,已缺乏競爭優勢。規劃本著“全面規劃,分步實施,整體提高”的思路,近期選擇一批特色優勢農產品,優先實施規劃布局。

民間傳說

鶴溪傳說

西漢時,仙人浮丘伯者,攜二仙鶴,駕閒雲漫遊至景寧,見此處山色青翠,河水清澈,樹木蔥蘢,心愛之,遂結廬河邊,沐仙鶴于河中,後不知所終。因紀念仙人曾來此,後人乃稱沐鶴之水為鶴溪、結廬處為浮丘,也稱百歲門,意為生命之門。

畲族世代深居山野,深諳察山觀水,其建築自然就依山傍水,風光旖旎;而名門大戶望族更是四合一大院,門前小橋流水、後院鳥語花香,世外桃源也莫過如此。百歲門雖是畲族人的生活場所,更是畲族文化的創造、文明的傳承之地,經年累月,百歲門化為畲族文化的圖騰與符號。

初五拜年

以前山哈到親戚朋友寮裏拜年,都用正月初二的日子。相傳有個佛生崽,準備好了禮物,打算初二去丈母娘寮裏拜年。古話說“世事不由人來算”,他從正月初二早上肚痛痛起,痛到初四日晚間才歇。

初五日天光,這個佛生崽去丈母娘寮拜年,中午便回自察,要趁天睛種洋芋。走到半路,他肚痛得不得了,便要去放大便。佛生崽看看路上這樣多人,便到路邊小坑裏去放,不想放了屎扎褲帶時,把一雙蒲娘送給他的布鞋掉落坑潭裏。

佛生崽心不甘、情不願,爬到坑潭邊看看,又看不著鞋。沒辦法,佛生崽隻好落坑潭裏去摸,結果摸了一雙金鞋來。

佛生崽把這雙金鞋帶回寮裏,換了銀兩,蓋了新寮,娶回親。

古話說:“世間沒有不透風的牆”。這個佛生崽初五拜年得了一雙金鞋的事,好多山哈曉得了。山哈就從第二年開始學樣,正月初二不去拜年,改為正月初五了。這樣就形成了正月初五拜年的習俗。

送鬥米

從前,有很多山哈在景寧毛垟雞啼嶴一帶地方,開荒地栽蕃薯,開稻田種谷米。

那時候,在一個村裏有個山哈老倌,家裏隻有一個孫兒。山哈老倌平時修橋鋪路,十分勤勞。無論那家的婚喪喜事,山哈老倌都會去幫忙。村裏的大小老幼,對山哈老倌都很敬重。

有年農歷七月,正是大荒月。山哈老倌帶著幾個佛生崽,去修村口的木橋。山哈老倌人老眼花,一不小心,從橋上摔了下去死了。

山哈老倌老死了之後,就要辦喪事。他寮裏米缸隻有幾升米,怎麽辦喪事呢?古話講:“十人好幫一”。同村的山哈,每家送來一鬥米,才辦了山哈的喪事。

後來山哈覺得這個習慣好,每逢死了人,便學著送鬥米。時間一長便形成了“送鬥米”的習俗,延續到現在。不過,現在人們除了送鬥米外,還送酒、錢之類的東西。

焐年豬

山哈每年除夕夜都要把一段樹腦藤在鍋灶灰膛裏慢慢地焐,叫做焐年豬。山哈為啥要焐年豬呢?

相傳很久以前,山哈人的肉豬總是養不大。豬崽養到三四十斤,病的病,死的死,人們年年從年頭忙到年尾,連塊豬肉也吃不著。某地有個夢花婆,便趁這個機會說是觀音托夢給她,隻要年年農歷十二月廿四日到寮附近一座叫做母豬山的一株大杉樹下去拜觀音,觀音便會保佑豬崽能養到三百斤上秤,寮寮山哈都有豬肉吃。

大家聽了都信以為真。那年十二月甘四日早上,夢花婆就先爬上母豬山,來到大杉樹下,設了香案,點起香燭求拜觀音。等山哈回家了,夢花婆便收了滿滿三大擔供品,挑回家裏,年過得很好。

沒想到第二年山哈從年頭忙到年尾,還是吃不上一塊豬肉。寮裏有個佛生崽,上沒爹娘下沒姐妹哥弟。他對自己聽了夢花婆的騙窩了一肚火,便在第三年農歷十二月廿三日晚間爬到母豬山,砍了大杉樹推進溝裏,挖了樹腦,背回寮裏,除夕夜便把樹腦放在鍋灶灰膛裏,蓋上有火星的爐灰,燒了起來,解解心頭的氣。

真沒想到,第二年佛生崽養的豬當真三百斤上秤。大家都講這是因為佛生崽除夕夜在鍋灶灰膛裏焐過年豬的緣故。于是,大家跟著學樣,漸漸地成了一種風俗,在寮中流傳開來,一直傳到現在。後來就連住寮邊的漢族人也學著這樣做呢

姓氏

畲族譜牒圖籍記載,畲族的主姓有盤、蘭、雷、鍾四大姓。現今畲家主姓僅存蘭、雷、鍾。但盤姓並未消失。在福建閩東仍有盤姓。此外在一些地區如福建省福鼎市的一些畲族姓金。盤姓主要在台灣。

福建省會福州也有大量畲族居民,其中以羅源縣和連江縣最多,兩個縣各有一個畲族自治鄉,羅源霍口畲族鄉和連江小滄畲族鄉。除兩個鄉畲族比較聚居外,羅源縣和連江縣其他鄉鎮也都有畲族聚居。

廣東省廣州市增城市正果鎮有畲族村,住著雷、蘭、盤三姓居民,盤姓就有幾十人,來姓是不是就是藍姓,還有待考證。潮州閩語人在幾年前就有藍姓、鍾姓集體改為畲族。

江西省吉安市東固畲族鄉,老輩們的版本,藍姓有盤、蘭、雷、鍾、谷五姓,是否可信,仍有待考證。

浙江省桐廬縣百江鎮也有個金塘塢畲族村,有近百戶人家,族人多為蘭、雷、鍾三姓。

福建省泉州市泉港區有少數鍾姓畲族人,福建省南平市有少數林姓畲族人,福建省武夷山市有少數蘭姓畲族人,福建寧德市有少數吳姓畲族人,浙江有少數李姓畲族人。

廣東省河源市東源縣畲族自治鄉,上籃村仍有保留藍姓,大部分人與在地的吳姓通婚,據說該村都是由福建浙江等地遷徙至此,當地仍然保留大部分畲族習俗!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