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凌風

畢凌風

畢凌風,梁羽生武俠小說還劍奇情錄》中的人物,畢清泉之子,畢凌虛之弟,由於遵從瞻台一羽和陳定方許下的承諾加上仰慕陳雪梅,所以找雲舞陽比試,但不敵,最後重傷身亡。

人物資料

出處:梁羽生小說《還劍奇情錄

身份:綠林大盜

綽號:半殘神丐、玉面丐俠

父親:畢清泉

哥哥:畢凌虛

侄子:畢道凡

家族後人:畢擎天、畢願窮

徒弟:上官天野

徒孫:澹台滅明、烏蒙夫林仙韻

曾徒孫:哈達萊、慕容華、長孫玉

意中人:陳雪梅

情敵:雲舞陽

朋友:蕭冠英

武功:寒陰七煞掌、少陽玄功

人物簡介

畢凌虛之弟,當年不耐張士誠軍中生活的約束,隱身丐幫,遊戲風塵,號「玉面丐俠」。

後偶遇澹台一羽,便與《達摩劍譜》綁在了一起,見證了牟獨逸、陳定方對劍譜的爭奪。

陳敗而亡,畢凌風領陳定方之遺命,欲奪回劍譜,甘冒性命之風險。

五年後,畢凌風行竊未果,拼死傷牟獨逸而致其病,並終致其死,而畢亦為牟所毀容,得號「半殘神丐」。

後又十數年畢凌風始終念念不忘,欲奪劍譜而還陳家,最後找到了雲舞陽,戰而重傷,不治而死。

出場描寫

雲舞陽哈哈一笑,道:"素素,你倒很會體貼人。"剛想和女兒回家,忽又聽得山後傳來了一陣叮叮叮叮的像鐵杖觸地之聲,雲舞陽笑道:"莫非又是一個不怕死的來向我索劍譜不成?"話聲未畢,那個人已從山坳處轉了出來,把雲素素嚇了一大跳!

但見那人發如亂草,面上蒙著一塊黑巾蓋過耳後,隻有一條半臂膊,左邊自臂彎以下的半條譬膊似是被人削去,卻削得甚不整齊,凸出一塊尖尖的骨頭,束以紅縷,就像一柄包著的匕首,左腿也完全跛了,腳尖根本不能沾地,半條腿吊著離地三寸,隻靠一條腿和一根鐵拐支持著身體,這個形貌已是怪絕,身上的裝束也特別不同,裏面穿的是一件錦緞長袍,質料華美,上半身外面卻罩著一件藍布大褂,不但幹幹凈凈,而且色澤如新,卻故意打上七八處補丁,縫上各種顏色的破布,不倫不類,令人一看就心裏厭煩。

--《還劍奇情錄》第八回 雙雄運掌

謝幕描寫

畢凌風嘴唇開合,上官天野好不容易才聽出他說什麽。這一驚非同小可,顫聲叫道:"師父,你說什麽?你也給雲舞陽的一指禪功傷了心髒,就要走了?"但見畢凌風點了點頭,臉上忽然露出一絲慘笑,手指指向雲家,不久,那笑容也似凝結了起來,上官天野上前一摸,師父的氣息早已沒了!

--《還劍奇情錄》第十三回 重重冤孽

人物評價

畢凌風的悲劇

畢凌風的悲劇,玉面丐俠卻遭毀容,隻因他是名副其實的正俠,當初對瞻台一羽和陳定方許下的承諾的遵從。仰慕陳雪梅,而陳雪梅嫁給了雲舞陽,畢凌風萬念俱灰自己再也不是曾經的丐俠而是以無比可怕醜陋的怪丐。

即使陳雪梅人在閨中自己也再也不配她了。正俠反成邪俠,但善念未已,在將死之時得徒上官天野,也是他唯一的知己。可惜畢凌風對陳雪梅至死不渝而陳雪梅卻不會知。

-- (作者待考)

天長地久有時盡,此情綿綿無絕期

梁羽生很善于寫人的感情,在他的筆下,不管是什麽樣的人,感情都是非常豐富的。同樣,梁羽生也善于寫悲劇性的感情,無論楊雲驄納蘭明慧厲勝男金世遺練霓裳卓一航,還是陳玄機與雲素素,一幕幕的悲劇讓人震撼。而作為這劇中的主角,也如果這些故事一樣,給人留下了極深的印象,這其中,就不能不提畢凌風和韓志邦這兩個人。

其實,準確的說來,畢凌風與韓志邦這兩人,根本就不能算愛過。這兩人有一個共同的地方,那就是兩人都愛上了不該愛、本不屬于自己的人。

畢凌風愛上陳雪梅,從一開始就註定了是一場悲劇。因為至始至終陳雪梅都沒有在意過他,都不知道他愛著她。對于陳雪梅來說,她開始愛的是雲舞陽,及至後來,因為雲舞陽的離去,她愛的是她的孩子,畢凌風,對她來說,隻是人生中匆匆見過的一個過客而矣,是矣在十八年後,當有人在她的面前提起畢凌風的時候,她甚至都記不清有這個人的存在。而,畢凌風呢?十八年前是暗戀,因為陳雪梅,他被人毀容並成為殘疾;十八年後,也因為陳雪梅,他付出了自己的生命。然而,他所做的一切,最後所換得的,隻是當有人在陳雪梅面前提到畢凌風的時候,她的詫異,誰是畢凌風?十八年,十八年的光陰,讓她徹徹底底的遺忘了當初所見過的人,更不會知道這個人最後會死去全是為了她。

畢凌風是不幸的,一腔情願的付出最後是了無痕跡。但畢凌風也是幸運的,因為至少,他的付出是他的本意,他從來就沒有得到過希望,那也就沒有失望這一說了。而韓志邦不同,韓志邦愛上劉鬱芳,可以說是別人造成的。如果沒有武元英,韓志邦不可能愛上劉鬱芳。人的感情是很奇怪的,不提起不過問,也不會在意。如果沒有武元英的做媒,韓志邦隻會當劉鬱芳是朋友而不可能愛上她,那此後的一切也就不會發生了。一直記得那個畫面,石窟中,劉鬱芳懷疑凌未風是以前認識的那人,從而來試探他,卻被凌未風避開,那時的韓志邦,是失望是傷心,但就在他的失望傷心中,他還不忘安慰劉鬱芳,其實,在那時他就已經知道,劉鬱芳,永遠是他心中可望而不可及的一個夢了。但是,一旦愛了,這份感情又如何能輕易的收回,正如劉鬱芳十多年來心裏藏著凌未風一樣,韓志邦也無法收回對劉鬱芳的愛,當他知道凌未風就是劉鬱芳愛了十多年等了十多年的那個少年時,為了劉鬱芳的幸福,他用自己的生命換回了凌未風的生命。

白居易在《長恨歌》中寫道:"天長地久有時盡,此恨綿綿無絕期"。這裏的恨,是針對唐玄宗和楊玉環來說的,但是對于畢凌風和韓志邦來說,他們付出的,隻有愛沒有恨。即使,為了這份愛,要付出自己的生命,也,無悔。

--節選自 御春 《梁羽生群英譜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