畑俊六

畑俊六

畑俊六(はた しゅんろく,1879年7月26日-1962年5月10日),舊日本帝國最後一個受封元帥的陸軍大將,1910年日本陸大22期首席畢業。從炮兵團長幹到炮兵總監。二·二六事件後任台灣軍團司令官、陸軍教育總監。1938年任華中日軍司令官,指揮攻佔武漢的作戰。1939年任陸軍大臣,以辭職方式導致了三國同盟的簽訂。1941年任侵華日軍總司令,策劃浙贛會戰一號作戰,是欠人中國人民血債最多的日本大將之一。1944年6月獲元帥稱號,1945年4月任駐日本廣島的第2總軍司令,從核子彈下逃生,力主停戰。他的戰時日記被認為是最有價值的原始史料。

  • 中文名稱
    畑俊六
  • 外文名稱
    はた しゅんろく
  • 國籍
    日本
  • 民族
    大和民族
  • 出生地
    日本東京
  • 出生日期
    1879年7月26日
  • 逝世日期
    1962年5月10日
  • 職業
    軍人
  • 畢業院校
    日本陸軍士官學校
  • 主要罪行
    策劃浙贛會戰和一號作戰
  • 軍銜
    元帥陸軍大將

人物生平

早年生活

畑俊六出生于日本東京的一個武士家庭,是這個崇尚武士道的家庭的第二個兒子,這個家庭很不一般,兄弟之間竟然出了兩個帝國陸軍大將,畑俊六的哥哥畑英太郎死得早了些,但軍旅生涯同樣輝煌,也是以陸軍大將之尊,于"9·18事變"前病死在關東軍司令官任上。

畑俊六畑俊六

1885年,畑俊六進入東京四谷普小,1891年隨父遷居函館,轉入函館市彌生國小高等科。1893年,其父因心髒病故去,舉家又再次搬回東京。少年時代要好的同學中,有後來成為海軍大將的藤田尚德、當過法務大臣的鹽野季彥、東京帝國大學的教授池內宏佐久間等。1896年9月,17歲的畑俊六進入陸軍中央幼年學校學習,生性聰明的他以第三名的成績從陸幼畢業,隨後進入野戰炮兵部隊第一聯隊。同年12月,進入陸軍士官學校,同期生中有杉山元小磯國昭等。次年以同期660名學生中第二名的成績畢業,正式開始他的軍人生涯。1901年,畑俊六被晉升為炮兵少尉。

戰爭生涯

和那個年代大多數的日本軍人一樣,日本派遣軍司令官畑俊六大將個子不高,身材消瘦,形似病夫。如果不是1904年的那場日俄戰爭,他本應是個很壯實的軍人。畑俊六在25歲之前身體壯得像頭牛,而且酷愛運動。日俄戰爭時期,他服役于乃木希典將軍的第三軍,在進攻旅順外圍的雞冠山一役中,炮兵少尉畑俊六被一顆俄國子彈射穿了肺部。從那以後他的身體就越來越消瘦,以至于不了解他的人還以為他是個癮君子。當然,這次負傷也使他獲得了軍旅生涯的第一枚勛章功五級金鵄勛章,奠定了他今後飛黃騰達的基礎。

畑俊六畑俊六

傷愈後,畑俊六被送入陸軍炮兵工科學校學習。從陸炮畢業之後,1907年,畑俊六進入培養日本陸軍中高級軍官的陸軍大學學習。1910年他以第一名的成績畢業于陸軍大學校。後來就沿著精英路線一直在參謀本部幹。畑俊六進入參謀本部後,正值參謀本部根據《帝國國防方針》和《帝國用兵綱領》製定年度作戰計畫,于是他便隨隊來到中國進行了為期兩個月的考察,以便為日後侵略中國作準備。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前,俊六被派往德國擔任武官,在那裏他主要學習了德國的軍事思想及戰略戰術。大戰爆發後,他回到日本,繼續在參謀本部任職,不久又被派往瑞典常駐,蒐集情報。1916年,俊六奉調回國,繼續在參謀本部工作,擔任作戰班代,參加了對《帝國國防方針》及《帝國用兵綱領》的修改。在此期間,俊六與同在東京的後來擔任日本首相的小磯國昭交往甚密。1918年,他兼任軍令部參謀,同年末作為巴黎和會全權代表的隨員赴歐。1919年擔任陸軍大學戰術教官。1920年第二次到中國考察。同年,他被晉升為陸軍炮兵大佐,下放部隊進行歷練,先後任野戰炮兵第十六聯隊聯隊長、陸軍野戰炮兵學校教導隊聯隊長。1923年,升任參謀本部做戰課長兼軍令部參謀。在此期間,海軍與陸軍圍繞著假想敵的設定問題爭執不下,最終結果是按照海軍的提案,設定假想敵順序為美,俄,中。但陸軍製定的作戰計畫仍以多個國家為對象。1926年,晉升為陸軍少將,擔任野戰炮兵第四旅旅團長。1927年任參謀本部第四部部長, 1928年轉任參謀本部做戰部部長,參與其兄關東軍司令畑英太郎與參謀板垣征四郎石原莞爾等策劃滿蒙佔領的行動,因其兄于1930年5月暴病而亡告終。1931年,晉升為陸軍中將,擔任野戰炮兵總監。自1933年起,陸續擔任過第十四師團師團長、陸軍航空本部長、二·二六事件後代替皇道派柳川平助擔任台灣軍司令官。1937年,晉升為大將,就任陸軍三長官之一的教育總監一職,成為日本陸軍的首腦之一。

1938年2月,由于華中派遣軍在原司令官松井石根的率領下,侵佔南京後,製造了震驚世界的"南京大屠殺",迫于國內外的輿論壓力,日軍大本營不得不撤回松井石根,由畑俊六接任華中派遣軍司令官。

晚年的畑俊六曾對友人說,指揮"徐州會戰"和"武漢會戰"是他平生最大的遺憾:"當時,中國大陸的戰爭已到了見好就收的時候了,再進一步深入,日本將很危險。我掌握著華中派遣軍,可以命令士兵們停止進攻,但其他地區的派遣軍(指華北方面軍的寺內壽一)和國內的主戰派隻聽從天皇陛下的命令。我曾經派特使向天皇陛下匯報了我對于大陸情勢、日本的將來和國際情勢的看法,無奈多數大將反對,陛下隻好否決了我的提案。這是我80年生涯中最感遺憾的一件事。"

畑俊六(右2)畑俊六(右2)

5月19日,日軍攻陷徐州,隴海線打通。但預定殲滅的中國軍隊主力50萬人已經在李宗仁指揮下先期撤出,日軍佔領地域越發寬廣,兵力不服分配的情況更加嚴重,緊接著,中國軍炸開了河南花園口附近的黃河大堤,擋住了華北日軍的深入,這件事更重要的是--他表明了中國政府寧為玉碎,不為瓦全的精神。寄希望于中國政府將很快向日本屈服的念頭像肥皂泡一樣在日軍上層消失了。

由于事成騎虎,日本政府增加戰費35.2億日元,2個月內征招新兵24萬人組成10個師團,硬著頭皮發動了超過國力允許的漢口攻擊戰,1938年6月18日,大本營根據御前會議的決定,向陸海軍下達了準備武漢作戰的命令:接到作戰命令後,畑俊六開始積極進行進攻武漢的作戰準備。他先是派兵拿下了軍事重鎮安慶,將德州好敏中將的航空兵團基幹兵力部署在此地,以方便日軍的戰鬥機從此起飛,轟炸漢口搶佔製空權。隨後,6月底, 畑俊六在"安宅"號軍艦上與中國方面艦隊司令官及川古志郎交換了《關于漢口攻略作戰的陸海軍協定備忘錄》,與海軍達成共同作戰的協定,由海軍負責打通長江水路交通,沿長江運送陸軍。

1938年7月19日,日軍進攻黃梅。1938年7月23日,日軍主攻部隊在姑塘登入。7月26日攻佔九江。8月1日,佔領黃梅。作為華中派遣軍司令官的畑俊六率其所屬14個師團和1個航空兵團的兵力投入這場戰爭。畑俊六進行了具體的部署,他命令東久邇宮稔彥王中將所率第二軍4個師團向廬州附近集結;命令岡村寧次中將所率第十一軍的5個師團和精銳波田支隊向黃梅、九江附近靠攏;進攻部隊達到9個師團2個旅團25萬之眾,為了保證不"後院起火",畑俊六又將5個師團的兵力布置在上海、南京、安慶等已佔領地區。

畑俊六畑俊六

經過3個月的激戰,畑俊六所率南北兩路日軍艱難的突破50個中國軍的攔截,突入武漢外圍,鑒于武漢外圍已無險可守,國民政府以持久戰略考慮放棄武漢,退至重慶。11月2日,表面上風光無限的畑俊六乘軍艦抵達武漢。但他內心哀嘆,在武漢會戰前蔣介石有300萬軍隊,但是武漢會戰後他還有300萬軍隊。而日本已經用盡全力,國內隻剩一個師團了。戰局不可避免的走向日本最感痛苦的長期消耗戰。

1938年12月15日,"赫赫戰功"的畑俊六,被召回大本營,轉任軍事參議官。1939年5月25日,轉任天皇身邊親近的侍從武官長。同年8月,昭和天皇認為他誠實可靠,因此他成為了阿部信行內閣的陸軍大臣,並在米內光政內閣留任。為解決中國事變絞盡腦汁,到來1940年初,無可奈何的日軍大本營決定,如果再沒有進展,就把駐華日軍消減到40萬,撤出武漢地區,1940年希特勒在歐洲取得了勝利後,日本全國為之震動,東南亞的法國,荷蘭殖民地在日本人眼裏轉眼就全成了無主的荒地,不要誤了公共汽車成了一時的口號。日本陸軍要求與德意結成同盟,與英美爭奪太平洋。而海軍的米內首相因反對結成三國同盟被陸軍視為禍害,陸軍大臣畑俊六辭職導致了米內內閣的垮台(7月4日畑俊六的日記中有這樣的記述:澤田茂參謀次長來此,出示了"總長宮殿下(參謀總長閒院宮載仁親王)的蓋章",逼我決定去留)。繼而近衛文麿組閣啓用強硬派東條英機擔任陸軍大臣,終于加入了三國同盟。畑俊六的辭職導致米內內閣垮台,這是他後來被推上遠東國際軍事法庭的主要原因。

1941年,日軍侵略中國的戰爭正處于雙方相持階段,日軍大本營為了改變戰略態勢,奪得戰爭主動權,解決國內因戰爭持續而激發的重重矛盾,重新啓用在中國戰場"屢立戰功"的畑俊六。1941年3月,畑俊六正式被任命為侵華日軍中國派遣軍總司令官,接替他的前任西尾壽造,負責統一指揮侵華日軍的侵略活動。

畑俊六相關圖片畑俊六相關圖片

1941年12月8日,日軍偷襲美國珍珠港,悍然挑起太平洋戰爭,第二年4月,美國空軍就報復性的空襲東京,事後在中國浙江機場降落,日本大本營大為惱怒,指示畑俊六派兵掃蕩浙江機場,畑俊六原本就對放棄中國戰場,而到南洋去招惹英美不滿,對華北方面軍岡村寧次提倡,深入西安-成都的5號作戰計畫也不贊同,他的主張是穩扎穩打,借此機會,擅自擴大作戰規模和地域,最後形成了一個歷時3個月,出兵87個大隊的龐大的浙贛會戰,由于顧祝同的第三戰區有被被日軍13軍和11軍夾擊的危險,不敢力戰,任憑日軍搶劫肆虐,他的這次作戰雖獲得成功,但在戰略上卻因為大量抽調日軍,使日軍1942--43年冬春預計發動西安作戰流產,第二年六月翻越秦嶺的作戰無限期延後。

1944年,隨著盟軍逐步組織起猛烈的反攻,日本本土與侵入南太平洋的日軍的海上聯系被美國海空軍所切斷。日軍大本營因而盤算在中國大陸打通一條交通線,將平漢、粵漢和湘桂鐵路貫通起來形成一條通往越南、新加坡的大陸交通線,使大本營與南太平洋上的孤軍之間取得聯系。為此,日軍大本營製定了"一號作戰"行動,即中國通常所說的豫湘桂會戰。

畑俊六擬定了一個由北而南、全面進攻的計畫。第一期作戰由華北方面軍發動攻擊,打通平漢鐵路,同時殲滅國軍于河南的主力(主要為湯恩伯部)。第二期作戰由駐武漢的日軍第11軍攻擊衡陽,摧毀國軍第九戰區主力。第三期作戰由第6方面軍與華南第23軍配合,由廣州北上,以打通粵漢鐵路為目標。並與前述第11軍會師。第四期作戰于打通平漢、粵漢線之後,再出兵攻佔廣西和越南的通路。此次作戰期間日軍亦需盡量攻擊並摧毀華軍于江西、湖南和廣西的機場。在情報上,更是下了大力氣,比如,有些計畫圖示上,竟標示出要進攻西安、重慶。對武漢方面的增兵則是進12萬,走5、6萬,讓人覺得是正常換防的模樣。計畫上明確說:為了這次交戰,(佔領區)警備的部分犧牲是值得的。由這份計畫中可清楚的看出,第一期作戰計畫即為豫中會戰,第二期為長衡會戰,第四期部份為桂柳會戰。此次如日方達成其戰略目的,中國將被分為兩半。

豫陝戰事結束後,畑俊六就在武漢設立前進指揮所,同時將第5陸軍航空軍指揮所也移至武漢,第11軍各部隊開始向長江沿岸運動, 由中國派遣軍直接組織班子,對九戰區的前三次的打法進行了研究..戰役開始後,日軍攻擊部隊分為兩個梯隊,對攻擊地域實施波浪式交替推進,同時置強大集群于兩翼,使九戰區多次使用的兩翼側擊戰術失效,外翼兵團在整個戰役中不能發揮作用,成為看客……戰前畑俊六就預計能一舉擊破長沙、衡陽,派遣軍最大的危機在于在預計桂柳會戰時迎戰由印緬雲南返回的遠征軍,為此專門成了了第六方面軍,預計由岡村寧次擔任這次作戰的指揮。

"一號作戰"中,日軍共投入兵力51萬餘人。畑俊六所指揮的日軍,在8個月的時間裏擊潰了國民黨軍隊五六十萬人,打通了大陸交通線,侵佔了河南、湖南、廣西、廣東等省的大部和貴州的一部分地區。洛陽、長沙、桂林、福州4個省會及鄭州等140餘座城市悉被攻佔,衡陽、零陵、寶慶、桂林、柳州、丹竹、南寧等7個空軍基地和36個飛機場也被佔據。這場最後的"勝利",是日本法西斯侵略者在侵略戰場上最後的掙扎。

由于這一"卓越"的"戰績",畑俊六被晉升為陸軍元帥,天皇親自向他頒發了一級"金鵠"勛章。1944年11月2日,被調任為陸軍教育總監。1945年4月畑俊六榮任日本第二總軍司令,準備本土決戰,8月8日他的司令部所在地廣島遭美軍核子彈轟炸,在火車站的畑俊六幸免于死。8月14日天皇召開御前會議,聽取第一總軍杉山元元帥,第二總軍畑俊六元帥,海軍軍令部總長永野修身元帥的意見,和杉山的主戰意見不同,他明確的表明了態度:"很遺憾,他的軍隊無力正面阻止美軍的登入。"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無條件投降。在中國政府的指控和強烈要求之下,畑俊六被遠東國際軍事法庭作為甲級戰犯嫌疑人逮捕,關入東京巢鴨監獄。

畑俊六元帥畑俊六元帥

在巢鴨監獄中關押了不到10年他就被假釋出獄了。清晨,畑俊六乘坐監獄提供的汽車上路,中途他的弟弟駕駛汽車前來迎接。回到闊別了七年的舊居後,畑俊六進門的第一件事就是到神像前跪拜。緊接著,他的心情陷入沉痛。看到荒蕪的田園,破敗的房屋,昨日的輝煌已不復存在,畑俊六感慨萬千。出獄後不久,畑俊六就擔任了"陸軍軍官親善團體偕行社"的會長,到全國各地去慰問戰亡者家屬,

1956年梅蘭芳帶領中國藝術表演團訪日,畑俊六不知怎的突然想起托人向梅蘭芳捎信,說願意到北京去住監獄,換回尚關押在中國的一千多名日本戰犯。"我作為一個軍人,不想死在草席上,請幫我找一個軍人葬身的地方吧。"最後也沒有什麽回音。最終,于1962年5月10日在一家名叫"龜文館"的旅館裏因病猝然死去,此前他正準備參加一個為侵略陣亡者歌功頌德的"忠魂塔"建成的揭幕儀式。

戰爭罪行

日本發動全面侵華戰爭後,煙俊六于1938年2月派往中國任侵華日軍華中方面軍司令,率部發起武漢作戰。8月上旬,指揮30萬日軍沿長江南北兩個方向由東向西進攻。10月26日,中國軍隊向西、向南撤退,熘俊六率日軍佔領了"九省通衢"武漢。在會戰中,煙俊六所率日軍公然違反國際法,使用毒氣375次,發射毒氣彈4萬顆以上。在熘俊六的縱容和唆使下,凶殘的日軍佔領武漢後,到處殺人放火,奸淫擄掠,無惡不作,廣大人民民眾對日軍的暴行無不恨之入骨。

1939年8月至1941年2月,熘俊六調回國內連任阿部和米內兩屆內閣的陸軍大臣。在此期間,他參與了內閣對各項侵略計畫的設計和決策;以新的氣勢繼續進行侵華戰爭;在南京炮製了汪精衛傀儡政權;實簏了控製法屬印度支那的計畫;並就有關荷屬東印度問題與荷蘭進行了談判。他還支持日本的"南進"政策,贊成日本侵佔東南亞及南方各地區。為實現南進的目標,他同意在國內以大政翼贊會取代政黨,進一步實現法西斯化;在國外促進日德意三國軍事同盟條約的簽訂。

1941年3月至1944年11月,煙俊六被日軍大本營任命為日本中國派遣軍總司令,繼續對中國進行侵略戰爭。對中國解放區,他實行燒光、殺光、搶光的"三光政策"和毀滅性"掃蕩",肆意屠殺無辜平民,許多村庄被洗劫一空。在國民黨正面戰場,則是攻略與施暴並行,每攻佔一個地方,就製造一樁慘案。1943年5月,日本中國派遣軍在攻陷湖南漢壽等地後所製造的"廠窖慘案",就是一個惡劣的例子。在這次慘案中,3000日軍以4天時間共槍殺手無寸鐵的男女同胞達3萬多人,傷殘3000多人,強奸婦女2000多人,滿門殺絕的2000戶以上。美麗的廠窖頓時血流成河,屍骨如山,遍地焦土,一片荒涼。作為侵華日軍最高司令官,對其下屬部隊的種種暴行是負有直接罪責的。1944年春,為挽救日軍在太平洋的失敗,熘俊六根據大本營的命令,集中51萬兵力發動打通大陸交通作戰。在歷時8個月的作戰中,基本打通了平漢、粵漢和湘桂等鐵路線,侵佔了豫、湘、桂、粵等省大部和貴州一部,使中國又有20多萬平方千米土地和6000萬人口淪于日寇鐵蹄之下,給中國抗戰造成巨大危害,也給億萬中國人民帶來了新的災難。由于這一次的所謂"卓越戰功",煙俊六于1944年6月被授予元帥稱號,獲得了天皇頒發的一級"金鷚"勛章。1944年11月,日軍大本營下令煙俊六轉任陸軍教育總監,繼續支持對中國和西方進行侵略戰爭。1945年4月,調任駐本土日軍第二總軍司令,準備進行本土決戰。

煙俊六作為日本法西斯軍隊重要頭目之一,長時間擔任侵華日軍高級職務,積極奉行侵華政策和進行侵華戰爭,在中國犯下了種種罪行,給中國人民帶來了深重災難。日本投降後,根據中國政府的指控和強烈要求,駐日盟軍總部于1945年9月13日下令將熘俊六作為甲級戰犯逮捕收監.把他送到了被告席上。1948年11月12日,遠東國際軍事法庭經過公開審理後作出最後判決,宣布對戰犯煙俊六處以無期徒刑。

東京審判

"東京審判"的正式名稱是"遠東國際軍事審判"。1946年1月19日,經盟國授權,遠東國際軍事法庭在東京設立,同時公布《遠東國際軍事法庭憲章》,指出法庭有權審判犯有反和平罪、普通戰爭罪和反人道罪的日本甲級戰犯。經過同盟國的多邊磋商,一致同意組成由美國、中國、英國、蘇聯、法國、澳大利亞、加拿大、紐西蘭、荷蘭、印度、菲律賓等11個國家參加的遠東國際軍事法庭。法官和檢察官由這11國各派一位,庭長是澳大利亞人衛勃爵士,檢察長為美國律師季南。審判對象是28名罪大惡極的日本甲級戰犯,他們是:東條英機、土肥原賢二、松井石根、坂垣征四郎、廣田弘毅、武藤章、木村兵太郎、荒木貞夫、平沼騏一郎、重光葵、木戶幸一、大島浩、東鄉茂德、橋本欣五郎、島田繁太郎、賀屋興宣、南次郎、梅津美治郎、畑俊六、小磯國昭、星野直樹、鈴木貞一、佐滕賢了、岡敬純、白鳥敏夫、松岡洋右、永野修身、大川周明。

畑俊六相關圖片畑俊六相關圖片

在世界歷史上,組成國際法庭審判戰犯,這是規模最大、審判時間最長的一次。審判從1946年5月3日開始,至1948年11月12日結束,歷時兩年半。在審判期間,共開庭818次,先後有11名法官、88名檢察官和90餘名辯護律師出席審判,審判記錄竟達48 412頁;又有419人出庭作證,779人書面作證,受理證據4336件,判決書長達1212頁。加上翻譯人員、採訪法庭訊息的記者和衛兵,法庭全部人員已超過1000人。

1946年5月3日,遠東國際軍事法庭開始對畑俊六等28名日本甲級戰犯進行公開審理。陸軍元帥杉山元在作為戰犯被捕之前已畏罪自殺,另一個陸軍元帥寺內壽一客死南洋、因而畑俊六成為法庭被告席上唯一的一名日本陸軍元帥。由于米內光政為他辯護,他逃脫了締結三國同盟的指責。畑俊六被指控犯有《起訴書》中列舉的第1項(圖謀侵略東亞及太平洋地區)、第27項(對中國實行侵略戰爭)、第29項(對美國實行侵略戰爭)、第31項(對英國實行侵略戰爭)、第32項(對荷蘭實行侵略戰爭)以及第55項(違反人道)等罪行。"違反人道"的罪行,主要包括被告畑俊六縱容、唆使部下在武漢殺戮平民和俘虜,奸淫婦女,搶劫和破壞財物等犯罪事實。1948年11月12日,遠東國際軍事法庭以5:6的判決票數(5票是贊成死刑,6票是贊成無期徒刑)正式宣布對畑俊六判處無期徒刑時,他感激地朝著法官席鞠了一躬。

人物年表

1879年(明治12年)7月26日 出生于日本東京的一個武士家庭。

1896年(明治29年)9月 陸軍幼年學校入學。

1898年(明治31年)11月 同校畢業、陸軍軍官學校入學( 12期) .

1900年(明治33年)11月 同校畢業。

1901年(明治34年)6月 晉升陸軍少尉,任職野炮兵第1 聯隊。

1903年(明治36年)11月 晉升陸軍中尉。

1905年(明治38年)4月 任野炮兵第1 聯隊補充大隊中隊長。6月 - 晉升陸軍上尉。

1906年(明治39年)12月 陸軍炮工學校高等科畢業。

1907年(明治40年)12月 進入陸軍大學學習( 22期) .

1910年(明治43年)11月 陸軍大學畢業。12月 任職參謀本部。

1912年(明治45年)3月 任駐德國大使館武官輔佐官。

1914年(大正3年)4月 晉升陸軍少佐。8月 任駐瑞典武官。

1916年(大正5年)5月 任職參謀本部。

1918年(大正7年)7月 晉升陸軍中佐。8月 兼任軍令部參謀。12月 出差歐洲。

1919年(大正8年)4月 任陸軍大學教官。12月25日 任參謀本部作戰班代。

1921年(大正10年)7月20日 晉升陸軍大佐,任野炮兵第16聯隊長。

1922年(大正11年)8月15日 在陸軍野戰炮兵學校任教導聯隊長。

1923年(大正12年)8月6日 任參謀本部作戰課長兼軍令部參謀。

1926年(大正15年)3月2日 晉升陸軍少將,任野戰重炮兵第4旅長。

1927年(昭和2年)7月26日 任參謀本部第4部長。

1928年(昭和3年)8月10日 任 參謀本部第1部長。

1931年(昭和6年)8月1日 晉升陸軍中將,任職炮兵監。

1933年(昭和8年)8月1日 任第14師團長。

1935年(昭和10年)12月2日 航空本部長。

1936年(昭和11年)8月1日 任台灣軍團司令官。

1937年(昭和12年)8月2日 任軍事參議官。8月26號 -任教育總監。11月1號 - 晉升陸軍大將。

1938年(昭和13年)2月14日 任中支那派遣軍團司令官。12月15日 任軍事參議官。

38年畑俊六與寺內壽一在徐州38年畑俊六與寺內壽一在徐州

1939年(昭和14年)5月25日 任侍從武機關長官。8月30日 任陸軍大臣。

1940年(昭和15年)7月22日 任軍事參議官。

1941年(昭和16年)3月1日 任支那派遣軍總司令官。

1944年(昭和19年)6月2日 被任命陸軍元帥。11月23號 - 任教育總監。

1945年(昭和20年)4月6日 第2總軍團司令官。11月 被編入預備役。12月2日 作為甲級戰犯被逮捕。

1948年(昭和23年)11月12日 被判終生監禁。

1954年(昭和29年)10月 保外就醫。

1958年(昭和33年)4月 被赦免。7月 任偕行社會長。

1962年 (昭和37年)5月10日 出席福島縣用棚倉陣亡者慰靈碑揭幕式期間倒下,不治身亡。

主要成就

1896年9月,17歲的畑俊六進入陸軍中央幼年學校學習,生性聰明的他以第三名的成績從陸幼畢業,隨後進入野戰炮兵部隊第一聯隊。同年12月,進入陸軍士官學校,同期生中有杉山元小磯國昭等。次年以同期660名學生中第二名的成績畢業,正式開始他的軍人生涯。1901年,畑俊六被晉升為炮兵少尉。

1910年以第一名的成績畢業于陸軍大學校。

1944年(昭和19年)6月2日 被任命陸軍元帥。

1938年任華中日軍司令官,指揮攻佔武漢的作戰。經過3個月的激戰,畑俊六所率南北兩路日軍突破50個中國軍的攔截,佔領武漢。

1939年任陸軍大臣,以辭職方式導致了三國同盟的簽訂。1941年任侵華日軍總司令,策劃浙贛會戰和一號作戰。畑俊六擬定了一個由北而南、全面進攻的計畫。第一期作戰由華北方面軍發動攻擊,打通平漢鐵路,同時殲滅國軍于河南的主力(主要為湯恩伯部)。第二期作戰由駐武漢的日軍第11軍攻擊衡陽,摧毀國軍第九戰區主力。第三期作戰由第6方面軍與華南第23軍配合,由廣州北上,以打通粵漢鐵路為目標。並與前述第11軍會師。第四期作戰于打通平漢、粵漢線之後,再出兵攻佔廣西和越南的通路。

人物評價

畑俊六,舊日本帝國最後一個受封元帥的陸軍大將,1910年日本陸大22期首席畢業。從炮兵團長幹到炮兵總監。二·二六事件後任台灣軍團司令官、陸軍教育總監。1938年任華中日軍司令官,指揮攻佔武漢的作戰。1939年任陸軍大臣,以辭職方式導致了三國同盟的簽訂。1941年任侵華日軍總司令,策劃浙贛會戰一號作戰,是欠人中國人民血債最多的日本大將之一。

畑俊六是日本國內力主停戰派。他的戰時日記被認為是最有價值的原始史料。1948年11月12日,遠東國際軍事法庭以5:6的一票之差(5票是贊成死刑,6票是贊成無期徒刑)正式宣布對畑俊六判處無期徒刑。

親屬成員

哥哥畑英太郎:同為舊日本帝國陸軍大將。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