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屠建

申屠建(?-25年),荊州人,新莽末年綠林起義軍將領。初為起義軍綉衣御史。後來率起義軍攻入武關,佔領長安。24年,劉玄封申屠建為平氏王。後謀劫帝南下,謀泄,被劉玄誘入殿中,被害。

  • 出生地
    荊州
  • 別    稱
    平氏王
  • 本    名
    申屠建
  • 民族族群
  • 主要成就
    攻入長安
  • 去世時間
    25年

聚眾起義

公元17年,天風四年,王莽有事四夷,歲需浩大,特設出六筦名目,課稅民間:一鹽稅,二酒稅,三鐵稅,四名山大澤採辦稅,五賒貸稅,六銅冶稅。如有人違法不納,即科重罪,貧民無自謀生,富民亦不能自保,當時草澤中間,已多伏莽,再加蠹胥猾吏,代為驅迫良民,叫他去投盜賊,于是愈聚愈眾,到處揭竿。

臨淮人瓜田儀,依據會稽長州,首先發難。琅琊婦人呂母,也聚黨數千人,入海為盜。

荊州歲飢,人民無谷可食,都到野田間去採鳧茈,即荸薺。烹食為生,你搶我奪,免不得有爭鬥情事。王匡王鳳,在地土豪,出與排解,處置公平,大眾統皆悅服,願受指揮。獨地方官罔恤民艱,非但不知賑給,還要向他加征,飢民忿恨異常,遂推王匡,王鳳兩人為首領,反抗官吏,聚眾起事。

起義軍借洞庭湖北的綠林山,作為巢窟。綠林山勢甚險峻,可居可守,黨徒聚至七八千人,四出打劫搬回山中。官吏雖派兵往捕,終因山高勢險,不敢深入。稱為綠林軍。

泚水之戰

公元22年,綠林軍一支(新市兵)北入南陽郡,會合下江兵,平林兵及劉演劉秀舂陵起義軍,攻佔南陽多縣;圍攻南陽郡宛城。並在藍鄉奪得莽軍輜重。

莽將甄阜、梁邱賜,方接得藍鄉敗報,輜重盡失,急得倉皇失措,不意敵眾復到眼前,沒奈何出兵抵敵。演分部兵為左右翼,使下江兵攻東南,自率本部,新市兵攻西南。

下江兵銳厲無前,把賜陣突破,賜望後退走。甄阜方督兵奮鬥,望見賜軍已潰,不禁氣沮,部下愈加洶懼,一動百動,盡皆散走,阜禁遏不住,隨勢返奔。偏後面有潢淳水阻住,急切無從飛渡,一大半不顧死活,紛紛投水,一小半是尚在徘徊,被後面追兵趕到,亂戮亂剁,殺斃了萬餘人。甄阜、梁邱賜心慌意亂,先後斃命。潢淳水中,又溺斃無數。尚有殘眾好幾萬人,得渡彼岸,統覓路逃生去了。

淯陽之戰

劉演因宛城堅固,倘被莽兵守住,與前途大有妨礙,因即陳師誓眾,焚積聚,破甑釜,鼓行直前。兩軍在淯陽相遇,劉演匹馬當先,持槊陷陣,各將士奮勇繼進,一當十,十當百,百當千,殺得莽兵東逃西散,人仰馬翻。

劉演乘勝進攻宛城,查點降卒,不下二三萬,自己部兵也有一二萬,加入新市平林下江三大部,差不多有十萬人,此外尚有陸續投附,今日數十,明日數百,真是多多益善,如火如荼。劉演即扎下大營,命各軍分布城外,把一座宛城,圍得鐵桶相似。諸將以兵多無主,不便統一,欲立劉氏為主,借從人望。

推立更始帝

公元23年,起義大軍在宛城外,淯水旁,推劉玄為更始皇帝。拜王匡王鳳為上公,朱鮪為大司馬,劉演為大司徒,陳牧為大司空,劉秀為太常偏將軍。史家載是年為更始元年,削去王莽地皇年號。

宴獻玉玦

劉演劉秀二人,威名日盛,新市平林諸將,陰懷猜忌,嘗向劉玄處進讒,以為劉演不除,必為後患。劉玄乃與諸將商定密謀,待機發作。

會王鳳李軼等,自昆陽城輸運糧械,接濟宛城,借著犒軍名目,大會將吏。劉玄見劉演佩劍,故意的說他奇異,欲即取視,劉演性情豪爽,不知有詐,當即拔劍出鞘,付與劉玄。玄接劍在手,把玩不釋,新市平林諸將,不禁著急,忙使綉衣御史申徒建,獻上玉玦,玄仍然不發一言。

諸將無可奈何,隻暗怨劉玄無能,未幾罷會,玄將劍仍付與演,返身入內。

劉演有部將劉稷,勇冠三軍,當劉玄稱帝時,稷怒說道:"此次起兵討逆,全是伯升兄弟兩人做成,更始何功,乃敢稱尊號呢?"玄頗有所聞,特授稷為抗威將軍。稷不肯受命,玄遂與諸將陳兵數千人,召稷入問,不待開口,便將他拿下,喝令推出斬首。惱動了劉演,挺立玄前,極力固爭。玄俯首躊躇,不意座旁立著朱鮪李軼,左牽右扯,暗中示意,逼出劉玄說一拿字,道聲未絕,已有武士十餘人,跑到演前,竟將演反綁起來。演自稱無罪,極口呼冤,偏偏人眾我寡,不容分說,立被他推至外面,與稷同斬。

得封平氏王

公元24年,更始皇帝劉玄封王。先封宗室,後封諸臣。

劉祉為定陶王。劉慶為燕王。劉歙為元氏王。劉嘉為漢中王。劉賜為宛王。劉信為汝陰王。

王匡為泚陽王,王鳳為宜城王,朱鮪為膠東王,王常為鄧王,申屠建為平氏王,陳牧為陰平王,張卬為淮陽王,廖湛為穰王,胡殷為隨王,李通為西平王,李軼為舞陰王,成丹為襄邑王,宗佻為潁陰王,尹尊為郾王。

獨朱鮪辭不受命,乃令朱鮪為左大司馬,又使趙萌為右大司馬,李松為丞相。

誘入殿被殺

公元25年,更始皇帝劉玄稱尊三載,毫無建樹,部下諸將,多半離心。再加赤眉稱兵入關,守將聞風瓦解,因此關中大震。河東守將王匡,張卬,又為漢前將軍鄧禹所破,奔回長安,私下語諸將道:"河東已失,赤眉且至,我等不如先掠長安,徑歸南陽,事若不成,復入湖池為盜,免得在此同盡呢!"諸將均以為然,遂由張卬入白劉玄,勸玄為東歸計。玄默然不應,面有慍色,卬乃退出。

是夕劉玄下令,使王匡,陳牧,成丹,趙萌等出屯新豐,李松移軍揶城,守邊拒寇。張卬心甚怏怏,復與將軍申屠建等密謀,欲劫劉玄出關,仍行前計,申屠建等亦皆贊成。

還有御史大夫隗囂,應劉玄招撫,入關受職。至是聞光武帝劉秀即位,也勸劉玄見機讓位,歸政河北。劉玄哪裏肯從?隗囂因與張卬等通謀,指日劫劉玄,不料為劉玄所聞知,竟誘申屠建入殿,伏甲出發,把申屠建殺死。

隗囂與門客突圍夜出,奔還天水。張卬縱火燒宮門,烈焰飛騰,急得劉玄走投無路,慌忙開了後門,挈領妻子車騎百餘人,奔往新豐。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