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骨文

甲骨文

中國古代文字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甲骨文是中國的一種古代文字,是漢字的早期形式,有時候也被認為是漢字的書體之一,也是現存中國王朝時期最古老的一種成熟文字。

甲骨文,又稱"契文"、"甲骨卜辭"、殷墟文字或"龜甲獸骨文"。甲骨文記錄和反映了商朝的政治和經濟情況,主要指中國商朝後期(前14~前11世紀)王室用于佔卜吉凶記事而在龜甲或獸骨上契刻的文字,內容一般是佔卜所問之事或者是所得結果。殷商滅亡周朝興起之後,甲骨文還使用了一段時期,是研究商周時期社會歷史的重要資料。甲骨文其形體結構已有獨立體趨向合體,而且出現了大量的形聲字,已經是一種相當成熟的文字,是中國已知最早的成體系的文字形式。它上承原始刻繪符號,下啓青銅銘文,是漢字發展的關鍵形態,被稱為"最早的漢字"。現代漢字即由甲骨文演變而來。

以現有考古資料發現,甲骨文並非商代特有,早在商朝之前就有經存在。(西安市西郊鬥門鄉花園村原始社會遺址)

  • 中文名稱
    甲骨文
  • 外文名稱
    Oracle Bone Inscriptions
  • 別稱
    契文、甲骨卜辭、龜甲獸骨文
  • 發現地
    安陽市殷墟

基本簡介

​古漢字一種書體的名稱。刻在甲、骨上的文字早先曾稱為契文,甲骨刻辭、卜辭、龜版文、殷墟文字等,現通稱甲骨文。殷代(商朝)人用龜甲、獸骨(主要是牛肩胛骨)佔卜。在佔卜後把佔卜日期、佔卜者的名字、所佔卜的事情用刀刻在卜兆的旁邊,有的還把過若幹日後的吉凶應驗也刻上去,最詳細的一條將近100字。學者稱這種記錄為卜辭,這種文字為甲骨文。是中國商代後期(前14~前11世紀)王室用于佔卜記事而刻(或寫)在龜甲和獸骨上的文字。它是中國已發現的古代文字中時代最早、體系較為完整的文字。甲骨文發現于河南安陽縣小屯村一帶,是商王盤庚遷殷以後到紂王亡國時的遺物(公元前14世紀中期~前11世紀中期),距今已3000多年。

甲骨文甲骨文

歷史發展

甲骨文因鐫刻于龜甲與獸骨上而得名,為殷商流傳之書跡;內容為記載盤庚遷殷至紂王間二百七十年之卜辭,為最早之書跡。殷商有三大特色,即信史、飲酒及敬鬼神;也因為如此,這些決定漁撈、征伐、農業諸多事情的龜甲,才能在後世重見天日,成為研究中國文字重要的資料。

甲骨文甲骨文

商代已有較為成熟的筆墨,書體因經契刻,風格瘦勁鋒利,具有刀鋒的趣味。受到文風盛衰之影響,其大至可分為五期:

一、雄偉期:

自盤庚至武丁,約一百年,受到武丁之盛世影響,書法風格宏放雄偉,為甲骨書法之極致。大體而言,起筆多圓,收筆多尖,且曲直相錯,富有變化,不論肥瘦,皆極雄勁。

二、謹飭期:

自祖庚至祖甲,約四十年。兩人皆可算是守成的賢君,這一時期的書法僅飭,大抵承襲前期之風,恪守成規,新創極少,但已不如前期雄勁豪放之氣。

三、頹靡期:

自廩辛至康丁,約十四年。此期可說是殷代文風凋敝之秋,雖然還有不少工整的書體,但篇段的錯落參差,已不那麽守規律,而有些幼稚、錯亂,再加上錯字數見不鮮。

甲骨文

四、勁峭期:

自武乙至文武丁,約十七年。文武丁銳意復古,力圖恢復武丁時代之雄偉,書法風格轉為勁峭有力,呈現中興之氣象。在較纖細的的筆畫中,帶有十分剛勁的風格。

五、嚴整期:

自帝乙至帝辛,約八十九年。書法風格趨于嚴謹,與第二期略近;篇幅加長,謹嚴過之,無頹廢之病,亦乏雄勁之姿。

甲骨上細瘦的筆跡,也受到刻的影響。

佔卜時常用“是”或“否”刻于龜甲中央縱線兩側,自此中線向左右書寫,故兩旁對稱和諧,具有行款對稱之美。且契刻後,大小字分別填上墨朱,或正反面分填朱墨,更深具藝術之意味,堪稱書史奇跡。

主要內容

甲骨文的內容大部分是殷商王室佔卜的紀錄。商朝的人皆迷信鬼神,大事小事都要卜問,有些佔卜的內容是天氣晴雨,有些是農作收成,也有問病痛、求子的,而打獵、作戰、祭祀等大事,更是需要卜問了!所以甲骨文的內容可以隱略了解商朝人的生活情形,也可以得知商朝歷史發展的狀況。 甲骨文的發現最早時間,是在清末光緒二十五年以前。發現地點,在河南省安陽縣小屯村的洹河南岸田庄。村人于耕種時,在土層中掘出一些龜甲獸骨碎片,其中大部刻有奧難辨的文句。當時,村人當作龍骨轉售葯店為葯村。直至光緒二十五年(一八九九),經考古學家王懿榮發現,確定了它在研究歷史資料上具有珍貴的價值後,就開始被介紹到了學術界。復經劉鶚、孫詒讓、羅振玉、王國維、葉玉森諸家的先後蒐集考究,其中羅振玉更瘁全力以為提倡,始奠定了甲骨學的地位。甲骨學的著述,最早問世的是劉鶚的《鐵雲藏龜》,時在清光緒二十九年(一九零二)出版,續有孫詒讓的《契文舉例》、羅振玉的《商卜文字考》、《殷墟書契考釋》、《待問編》。商承祚的《殷墟文字類纂》、王國維的《殷卜辭中所見先公先王考》及《續考》、王襄的《簠室殷契類纂》、葉玉森的《殷契鉤沉》、《說契》、《研契譚枝》、朱芳圃的《甲骨文字編》、孫海波的《甲骨文編》、董作賓的《甲骨文斷代研究例》、《甲骨文字集釋》、金恆祥的《續甲骨文編》、嚴一萍的《殷商編》、《甲骨文斷代研究新例》、繞宗頤的《甲骨文續編》、《殷墟文字甲乙編》。更有歐美傳教人士及日本學者等,亦先後于民國十七年中央研究院繼續發掘時,在我國搜購甲骨甚豐,並多有專著發表。近三十年來,對甲骨學最有貢獻的,應推董作賓先生。董氏曾親自參與發掘甲骨出土工作,他據殷代卜辭,將過去甲骨學的研究階段,分成前後兩期,前期從光緒二十五年己亥,到民國十六年丁卯(一八九九到一九二七),共為二十八年,後期自民國十七年戊辰,到民國三十八年己醜(一九二八到一九四九),共二十一年。

甲骨文甲骨文

重要價值

甲骨文是中國的一種古代文字,被認為是現代漢字的早期形式,有時候也被認為是漢字的書體之一,也是現存中國最古的一種成熟文字。甲骨文又稱契文、龜甲文或龜甲獸骨文。甲骨文是一種很重要的古漢字資料。絕大部分甲骨文發現于殷墟。殷墟是著名的殷商時代遺址,在河南省安陽市西北小屯村、花園庄、侯家庄等地。這裏曾經是殷商時代後期中央王朝都城的所在地,所以稱為殷墟。這些甲骨基本上都是商王朝統治者的佔卜紀錄。商代統治者非常迷信,例如十天之內會不會有災禍,天會不會下雨,農作物是不是有好收成,打仗能不能勝利,應該對哪些鬼神進行哪些祭祀,以至于生育、疾病、做夢等等事情都要進行佔卜,以了解鬼神的意志和事情的吉凶。佔卜所用的材料主要是烏龜的腹甲、背甲和牛的肩胛骨。通常先在準備用來佔卜的甲骨的背面挖出或鑽出一些小坑,這種小坑甲骨學家稱之為“鑽鑿”。佔卜的時候就在這些小坑上加熱是甲骨表面產生裂痕。這種裂痕叫做“兆”。甲骨文裏佔卜的“卜”字,就像兆的樣子。從事佔卜的人就根據卜兆的各種形狀來判斷吉凶。從殷商的甲骨文看來,當時的漢字已經發展成為能夠完整及在漢語的文字型系了。在已發現的殷墟甲骨文裏,出現的單字數量已達4000左右。其中既有大量指事字、象形字、會意字,也有很多形聲字。這些文字和我們現在使用的文字,在外形上有巨大的區別。但是從構字方法來看,二者基本上是一致的。

歐德順甲骨文《十二生肖圖》歐德順甲骨文《十二生肖圖》

甲骨文是現存中國最古的文字,是已知漢語文獻的最早形態,大約有4500個單字,可識者約1/3。它的基本辭彙、基本文法、基本字形結構跟後代漢語言文字是一致的。用許慎六書來檢查,在字形結構方面指事、象形、形聲、會意皆已齊備;在文義使用上轉註(互訓,即義近通用)、假借(音近通用)也都很清楚。甲骨文可以斷代,早晚分明,從某些常用字的變化可以領會許多中國文字發展的知識。例如:①簡化,形體復雜的字,日趨簡單,筆畫減少。②形聲化,象形字增加聲符,假借字增加形符,變成形聲字。

這些甲骨文所記載的內容極為豐富,涉及到商代社會生活的諸多方面,不僅包括政治、軍事、文化、社會習俗等內容,而且涉及天文、歷法、醫葯等科學技術。從甲骨文已識別的約1500個單字來看,它已具備了“象形、會意、形聲、指事、轉註、假借”的造字方法,展現了中國文字的獨特魅力。中國商代和西周早期(約公元前16~前10世紀)以龜甲、獸骨為載體的文獻。是已知漢語文獻的最早形態。刻在甲、 骨上的文字早先曾稱為契文、 甲骨刻辭、卜辭、龜版文、殷墟文字等,現通稱甲骨文。商周帝王由于迷信,凡事都要用龜甲(以龜腹甲為常見)或獸骨 (以牛肩胛骨為常見)進行佔卜,然後把佔卜的有關事情(如佔卜時間、佔卜者、佔問內容、視兆結果、驗證情況等) 刻在甲骨上,並作為檔案材料由王室史官儲存 (見甲骨檔案)。除佔卜刻辭外,甲骨文獻中還有少數記事刻辭。甲骨文獻的內容涉及當時天文、歷法、氣象、地理、方國、世系、家族、人物、職官、征伐、刑獄、 農業、 畜牧、田獵、交通、宗教、祭祀、疾病、生育、災禍等,是研究中國古代特別是商代社會歷史、文化、語言文字的極其珍貴的第一手資料

主要特點

從字型的數量和結構方式來看,甲骨文已經是發展到了有較嚴密系統的文字了。漢字的“六書”原則,在甲骨文中都有所體現。但是原始圖畫文字的痕跡還是比較明顯。其主要特點:

(1)在字的構造方面,有些象形字隻註重突出實物的特征,而筆畫多少、正反向背卻不統一。

(2)甲骨文的一些會意字,隻要求偏旁會合起來含義明確,而不要求固定。因此甲骨文中的異體字非常多,有的一個字可有十幾個甚至幾十個寫法。

(3)甲骨文的形體,往往是以所表示實物的繁簡決定大小,有的一個字可以佔上幾個字的位置,也可有長、有短。

(4)因為字是用刀刻在較硬的獸骨上,所以筆畫較細,方筆居多。

由于甲骨文是用刀刻成的,而刀有銳有鈍,骨質有細有粗,有硬有軟,所以刻出的筆畫粗細不一,甚至有的纖細如發,筆畫的連線處又有剝落,渾厚粗重。結構上,長短大小均無一定,或是疏疏落落,參差錯綜;或是密密層層十分嚴整庄重,故能顯出古樸多姿的無限情趣。

甲骨文,結體上雖然大小不一,錯綜變化,但已具有對稱、穩定的格局。所以有人認為,中國的書法,嚴格講是由甲骨文開始,因為甲骨文已備書法的三個要素,即用筆、結字、章法。

發現歷史

清光緒二十四年(1898年)以前,當地的農民在採收花生時,偶然撿到一些龜甲和獸骨,被當成中葯賣給葯鋪,清末金石學家王懿榮和學生趙軍偶然在中葯材的“龍骨”片上發現有古文字,于是開始了對此的蒐集和研究,其他尚有王襄、孟定生、劉鶚、端方、胡石查等人,都是最早的購藏研究者。最初,在古物中獲利的人為壟斷甲骨文,故意把出土地點說成是湯陰或衛輝,學者多受其誤導。1903年,劉鶚《鐵雲藏龜》出版,是為第一部甲骨文著錄。

1928年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傅斯年決定發掘殷墟,第一次由董作賓領導,至1937年,前後共進行十五次;發掘地點,除了洹水南岸的小屯村以外,更擴大到後岡、和洹水北岸的侯家庄西北岡、高井台子、大司空村等地。一共出土龜甲、獸骨有二萬四千九百多片。抗戰期間,工作被迫停止,有大量的甲骨隨同眾多文物等被運往日本,達一萬二千多片。

1973年小屯南地出土4805片甲骨文。

1991年殷墟花園庄東地H3坑中出土甲骨文689片。

1899年,金石學家王懿榮在北京發現中葯店中所售龍骨上刻有一些很古老的文字(即甲骨文),意識到這是很珍貴的文物,于是開始重金收購。1900年,王懿榮的甲骨轉歸了劉鶚所有,他的親家羅振玉得知這些甲骨來自于河南安陽的小屯村,于是多次派人去那裏收購甲骨,並對其上文字作了一些考釋,認為小屯就是文獻上所說的殷墟。其後,王國維對這些甲骨文上的資料進行了考據,進一步證實這裏就是盤庚遷都的都城。 清光緒二十五年(1899),甲骨文首次被金石學家王懿榮認識並高價購藏。此後十年間先後搜購甲骨的有王襄、孟定生、劉鶚、羅振玉及美國人方法斂,英國人庫壽齡、金璋,日本人林泰輔,加拿大人明義士等,共得甲骨數萬片。1928~1937年,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考古組有計畫地進行殷墟發掘,先後發掘十五次,共得甲骨約二萬五千片。以後殷墟仍不斷有甲骨出土,1973年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在河南安陽小屯南地發掘甲骨四千餘片。除殷墟外,1953、1954年在鄭州商代中期遺址中還檢到有字甲骨兩片;自1954年始,又先後在山西洪洞,北京昌平,陝西豐鎬、周原遺址、岐山鳳雛出土西周時期有字甲骨約三百片。

殷墟遺址發掘

商代甲骨文是中國發現最早的文獻紀錄,如今甲骨學已成為一門蔚為壯觀的世界性學科,從事研究的中外學者有500多人,發表的專著、論文達3000多種。它對歷史學、文字學、考古學等方面都具有極其重要的意義。

司馬遷在<史記>中有一篇《殷本紀》,詳細記載了商王朝的世系和歷史。過去史學界許多人對這些記載將信將疑,因為沒有當時的文字記載和留存的實物資料可作印證。 本世紀初,羅振玉在他蒐集的甲骨中,發現了刻有商王朝先公、先王的名字,證實了這些甲骨的出土地小屯就是《史記》中所說的“洹水南,殷墟上”的殷墟所在地。

此後,學者王國維對甲骨卜辭中所見的商代諸先王、先公,對照《史記》記載作了詳細的考證,證實了《史記》中《殷本紀》的可信性。殷墟是商朝第10代王盤庚于公元前1318年,把都城從奄(今山東曲阜附近)遷到殷(小屯村一帶),從此歷經至8代12王,在此建都達273年之久。這些研究成果,把中國有考據可信的歷史提早了一千年。

從一片殷商甲骨上文字的發現和認定,由此發展到肯定了一個距今3000多年、長達600多年的朝代,這是多麽了不起的發現!這樣就把本世紀20年代一些學者認為中國的可信歷史始于西周的“疑古”思潮,予以徹底的否定。

殷墟甲骨的大量出土反映了商代佔卜風之盛。王室貴族上自國家大事,下至私人生活,如祭祀、氣候、收成、征伐、田獵、病患、生育、出門,等等,無不求神問卜,以得知吉凶禍福決定行止。于是,佔卜成了國家政治生活中的一件大事,朝廷設定了專門的機構和卜官。有刻辭的甲骨,都作為國家檔案儲存起來,堆存在窖穴之中。因此甲骨上的卜辭成為研究商代歷史的第一手材料,它反映了從公元前1300年到公元前1000年的社會生活的各個方面。

從1899年甲骨文首次發現到現在,據學者胡厚宣統計,總計出土甲骨154600多片,其中大陸收藏97600多片,台灣省收藏有30200多片,香港藏有89片,總計我國共收藏127900多片,此外,日本、加拿大、英、美等國家共收藏了26700多片。到目前為止這些甲骨上刻有的單字約4500個,迄今已釋讀出的字約有2000個左右。

中國的文字萌芽較早,在新石器時代仰韶文化的陶器上,就發現了各種刻劃符號,成為中國文字的雛形,經過二三千年的孕育、發展,到了商代,我國的文字達到基本成熟階段。甲骨文具有一定體系並有比較嚴密的規律,刻劃精湛,內容豐富,對中國古文字研究有重要作用。過去,古文字研究的主要的依據是商周青銅器上的銘文,如東漢許慎的《說文解字》。甲骨文比<說文解字>要早1500年,而且它是來源于直接發掘出來的出土文物,可信程度更高,對研究漢字的起源和發展,糾正《說文解字》的疏失,解決青銅器銘文中懸而未決的問題,都有極大價值。

從甲骨上的文字看,它們已具備了中國書法的用筆、結字、章法三要素。其用筆線條嚴整瘦勁,曲直粗細均備,筆畫多方折,對後世篆刻的用筆用刀產生了影響。從結字上看,文字有變化,雖大小不一,但比較均衡對稱,顯示了穩定的格局。從章法上看,雖受骨片大小和形狀的影響,仍表現了鐫刻的技巧和書寫的藝術特色。“甲骨書法”現今已在一些書法家和書法愛好者中流行,就證明了它的魅力。

由于弄清了甲骨出土的地點,從1928年秋到1937年夏抗日戰爭爆發時,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考古組,在著名考古學家董作賓、李濟、梁思永等人先後主持下,在小屯村一帶進行了長達10年的15次考古發掘,不僅先後發現了總計24900多片甲骨,而且發現了商代後期的宮殿、宗廟遺址和王陵區,出土了大量珍貴的銅器、玉器、陶器,從物質文化上提供了殷墟為商代王都的證據。殷墟成為世界聞名的古文化遺址,又一次震動了中外學術界。

新中國成立後,考古工作者又進行了多次調查、發掘,大體弄清了殷墟的範圍和布局。位于安陽市區西北郊的殷墟,它以小屯村為中心,東西約6公裏,南北約5公裏,總面積30平方公裏左右。洹河南岸的小屯村一帶是殷王居住的宮殿區,發掘出宮殿基址數十座,最大的一座面積5000平方米。洹河北部是殷王陵區,先後發掘出十幾座大墓、一千多座小墓,以及大批祭祀坑。在宮殿附近發現了兩座甲骨文檔案庫和鑄銅、製玉、製骨、燒陶等手工業作坊遺址。殷墟發掘延續時間之長、規模之大、收獲之豐,是中國考古史上罕見的。

為了紀念殷墟考古的偉大發現,1987年秋,安陽市在宮殿遺址區東北面修建了一座殷墟博物苑,復原和再現了3000年前殷王宮和一些建築的風貌。

1976年春,在宮殿區附近,小屯村北偏西100米處,發掘出中國歷史上第一個女將軍婦好的墓。甲骨文記載,婦好是商王武丁的王後。有一年夏天,北方邊境發生戰爭,雙方相持不下,婦好自告奮勇,要求率兵前往,武丁猶豫不決,佔卜後才決定派婦好起兵,結果大勝。此後,武丁讓她擔任統帥,從此,她東征西討,打敗了周圍20多個方國(獨立的小國)。有一片甲骨卜辭上說,婦好在征戰羌方時,統帥了13萬人的龐大隊伍,這是迄今已知商代對外用兵最多的一次。婦好墓是殷墟發掘的唯一儲存完整的殷代王室墓葬,出土的很多器物上都刻有銘文,是唯一能與甲骨文、歷史文獻相印證,從而能確定墓主身份、年代的商代王室墓葬。

對殷墟70年的考古,特別要提出來的是對甲骨文的三次重要的考證與發現:

第一次是1936年6月12日,在小屯村北宮殿區發掘出一個甲骨坑,儲存著帶字甲骨17096片,記錄著商王武丁時期的許多活動,看來這是武丁王室的甲骨文檔案庫,這批甲骨片的出土,對考證武丁時期的社會政治、文化、生活有極寶貴的價值。發掘時坑中還發現埋有一個身體蜷曲、側臥的屍骨,其身軀大部分壓在甲骨上,專家認為可能是檔案庫的看守人。

第二次,1973年在小屯村南地,又發掘出甲骨7150片,其中刻字甲骨5041片。與這批甲骨同時出土的還有陶器製品,這種甲骨與陶器共存的現象為甲骨文分期及殷墟文化分期提供了寶貴資料。

第三次是1991年秋,在花園庄東地發掘出一個僅2平方米的甲骨坑,但其疊壓厚度卻達0.8米,出土1583片甲骨,其中刻字甲骨有579片,記載內容豐富,而且問卜者都是武丁時期的王族成員和高級貴族。說明這個時期,佔卜活動已不限于最高統治者國王,王室貴胄都可以利用佔卜來預測吉凶了。

甲骨文的發現以及由此引發的殷墟發掘,對中國考古學具有劃時代的意義。

在此之前的學者,隻是在書齋中研究碑文和銅器銘文,從不去田野裏考察和發掘。中國的田野考古,最早是1921年對河南澠池縣仰韶村遺址的發掘,然後是1927年開始在北京周口店猿人遺址的早期發掘。但當時對這兩處的發掘,不是由我國學術部門獨自承當的,而是由當時政府聘請外國學者主持,或由中外學術單位合作進行。真正由中國學術機關獨立進行的田野考古,是從1928年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考古組對殷墟的首次發掘開始的。它對中國田野考古學的產生和發展,都起到了奠基的作用。中國老一代的考古工作者,絕大部分是在殷墟考古工地上成長起來的,新中國成立以後新一代的考古工作者,又基本上是由他們培訓出來的。因此稱殷墟是中國田野考古學的誕生地,確屬當之無愧。

重要新解

由于時代和研究者的局限性,甲骨文一直被當作“卜辭”。而事實上,隨著考古發掘的深入以及更巨觀更全面的認識,甲骨文發現100年後,學術界對甲骨文有了全新的的理解,這種理解作為一個新的流派,很可能對徹底解開甲骨文之謎,甚至對商史、上古史的研究產生深刻影響。

這個新的學派由璩效武先生在其《甲骨文字辨釋》一書(中國文史出版社2010年第一版)中所創立,其基本學術觀點如下:

1,盡管現存甲骨有鑽鑿灼燒的佔卜痕跡,但無法確認上面所契刻的文字與佔卜有關;

2,通過對甲骨文字的邏輯和系統釋讀,甲骨文主要是殷商朝庭(包括貴族、中央和地方政府)的記事文字,而並不是對佔卜過程和結果的記錄或者至少不僅僅是卜辭;

3,由于擺脫了佔卜的語境,新釋讀的甲骨文更廣泛地展示了殷商王朝的社會生活,使得甲骨文有可能成為更重要的商史第一手資料;

4,上述三點與傳統學術體系大相徑庭,但沒有推翻對甲骨文釋讀的全部知識,仍有相當一部分的文字釋讀是可信的、符合邏輯與典籍記載的。

甲骨研究

龜甲5521、5538、5518、6019:刻有商代(公元前十六世紀至公元前十一世紀)殷王祖庚、祖甲時祭祀祖先之卜辭。共四片。

獸骨5402、5403:刻有商代(公元前十六世紀至公元前十一世紀)殷王武丁時旬卜王事之卜辭。共二片。

甲骨文是寫或刻在龜的腹部、背甲,以及牛肩胛骨上的文字。時間大約在盤庚至帝辛之間(分元前1401年至前1122年),內容大都是殷王祭祀、田獵、求雨、卜吉凶等佔卜的記事文字。殷商人崇尚鬼神,凡事必用甲骨佔卜。他們採用龜甲獸骨寫刻卜辭,佔卜有關的事件,再契刻記事文字。甲骨的出土地點在河南省安陽小屯村之殷墟,初為當地農民翻耕土地時發現的。由于不知是何物,因此被當作龍骨賣給葯鋪,用以治療虛弱和破傷。清光諸二十五年(1899),當時在北京做官的王懿榮生病後,在抓來的中葯中認出了甲骨。二十九年(1903),劉鶚著《鐵雲藏龜》,第一次把甲骨以拓片的形式出版。三十年(1904),孫詒讓著的<契文舉例>對甲骨文始加考釋。其後開始了連續不斷的發掘。

文字學家認為,一種文字從發現到成熟至少要經過2000年的發展,而3500年前的甲骨文已經出現一批形聲字,表明它是較成熟的文字。按此類推,最早的漢字應出現在夏或更早的時代。甲骨文的發現及研究,為中國文明史已逾5000年這一事實,提供了有力的佐證。

文字是一個民族文明的載體。中國的甲骨文和古埃及紙草文字、巴比倫泥版文字和美洲印第安人的瑪雅文字具有同等的地位,號稱世界四大古文字。但其他三種文字的發展都中斷了。惟有甲骨文發展下來。在已發現的的近5000個甲骨文單字中,能夠釋讀的約1500字;餘下的3000多字多屬地名、人名、族名,可知其意,但不可讀其音;其中也有不少字因後世不再沿用,給正確考釋、研究帶來了極大的困難。有專家認為,由于甲骨文屬卜人套用文字範圍,並不等于社會的用字量,所以商代實際存在的字可能還要更多。

殷墟甲骨文發現百年以來,出土數量已達15萬片。它雖然是殷王室進行佔卜的記事文字,而且存在形式呆板,字名簡單,識讀困難等局限,但對“文獻不足征”的商代歷史研究仍是極為珍貴的資料,而且與考古學、語言文字學和古代科學技術研究等有著密切的關系。

中國國家圖書館是中國乃至世界上收藏甲骨最多的單位,共藏有35651片。多系名家捐贈和從私人、市肆收購而來。其中以劉體智先生的庋藏數量最多,裝在150個盒內,共28000餘片。國家圖書館所藏甲骨還曾著錄于羅振玉《殷墟書契》、胡厚宣《戰後京津新獲甲骨集》、郭沫若《殷契粹編》、郭若愚《殷契拾掇》中。

中國國家圖書館藏甲骨拓片也很豐富,除正在傳拓中的《館藏甲骨集拓》外,還有《善齋書契叢編甲骨拓本》十八冊四函,共28000餘張。在郭沫若主編的《甲骨文合集》中還收錄有該館所藏甲骨拓本十餘種之多。

甲骨流失

甲骨文的發現和研究經歷了太多的坎坷和磨難。沒落的王朝,動蕩的局勢,戰火的硝煙,使這些國寶未能得到應有的保護。據《甲骨年表》記載,清末民初,小屯村村民得知甲骨有利可圖後,便開始了無數次的狂挖濫掘。他們搭席棚,起爐灶,爭地盤,還經常為此大打出手,直挖得小屯村“千瘡百孔,溝壑縱橫”,而結果是“所得者一,所損失千矣”。挖出的甲骨,不是為國家所有,而是被坐地收購的商人和洋人卷去,大量遺落或流失海外。據不完全統計,舊中國甲骨文流失到的海外國家和地區有12個,總計26000餘片,其中僅日本就有1萬多片,其他主要流失在加拿大、美國、德國等。

甲骨學者

早期:孫詒讓、羅振玉、王國維、王襄、內藤湖南、唐蘭、楊樹達、郭沫若、容庚、于省吾、金祥恆、島邦男、松丸道雄、張秉權、姚孝遂、陳夢家、劉淵臨、董作賓、胡厚宣、李孝定等等。

現今:裘錫圭(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中心)、李學勤(大陸清華大學)、林沄(吉林大學)、黃天樹(首都師範大學)、蔡哲茂(台灣中研院史語所)、李宗焜(台灣中研院史語所)、李家浩(北京大學)、劉釗(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中心)、宋鎮豪(中國社會科學院歷史所)、饒宗頤(香港中文大學)、濮茅左(上海甲骨文研究學會)、歐德順(國資委)等等。

相關信息

佔卜方法

甲骨文佔卜的方法是將處理後的龜甲或獸骨,在背面加以鑽洞到即將穿透又尚未穿透的程度,再用火烘灼,龜甲的正面就會在鑽洞的四周圍出現裂紋,這些紋路稱為“兆”。負責觀察紋路的人,也就是負責佔卜的人,叫做“卜官”,在判斷吉凶之後,才將卜問的內容書寫、刻畫在甲骨上。除了卜吉凶之外,有部分甲骨文是用來記事的。記事的甲骨文字多用刀子契刻,有的先用筆寫,然後刻畫出來,也有的是直接刻畫出來的。甲骨文多數由上而下直行書刻,這種方式仍是今日中文常用的格式。事實上,甲骨文並不是中國最早的文字,中國文字的產生其實遠在甲骨文之前,例如一些刻畫在陶器上的文字陶文,在六千多年前已經產生。如果文字代表文明的開始,可知甲骨文之前中國文明的腳步早就啓動了。

與古代文字

漢字與古代埃及的聖書字、古代兩河流域的楔形文字並稱為古老的表意文字。漢字本身的發展,從字型看可以分為古文字階段和隸楷階段。古文字階段起自商代(以甲骨文為代表),止于秦代,歷時一千餘年。從時間順序上分,有商代文字、西周春秋文字、六國文字、秦系文字等;從文字載體上分,有甲骨文、金文、陶文、印章封泥文字、簡帛文字、石刻文字等。甲骨文作為最早的系統文字,對其他古文字有著廣泛而深遠的影響。

既然甲骨文已經是成系統的比較成熟的文字,在此之前必然還有其他更古老、原始的文字。<周易>上說:“上古結繩而治,後世聖人易之以書契。”但結繩記事的作用隻是以實物來喚起人們的記憶,因此絕無演化為文字的可能,原始的文字應該是從繪畫中產生的。在遠古居民遺留下來的岩畫、石刻符號、族徽等大量帶有圖案的信息中,又如何去判斷哪一種僅僅是圖畫,哪一種是文字呢?以前曾有學者認為,可視圖案復雜與否來決定,越古老,越偏于畫的本意;而符號化成分越多,結構相對概括而簡單的則偏于文字的本意。但是後來發現,在不同的文字中很難以這個標準衡量。所以後來有語言學家將圖畫到文字的定義改為:一旦圖畫與語言形式之間出現了約定俗成的固定聯系時,它就完成了向文字的過渡。比如看見以一個正面人形的“大”字和一隻鹿形的“鹿”字,立刻使人想到這是指“大鹿”,而不是指人飼養鹿、獵鹿等其他意思,這樣大字便從圖畫中脫胎出來了。但這個過程非常之漫長。

漢字是一種表意字,又稱方塊字,有別于拉丁字母一類的表音字(如英語)。但實際上漢字也有大量的表音成分。對于漢字形成和發展的基本脈絡與特征,傳統的漢文字學有過較為全面、正確的歸納,這就是著名的“六書”說:象形、指事、會意、形聲、轉註、假借。在漢字發展早期階段(主要是西周以前),其象形程度較高,多使用意符和音符,甲骨文、金文均是如此。而隨著漢字字形的演化,書寫的規範,到隸書形成時,許多原先的表意字已看不出其表之“意”,變成了記號。所以漢字發展到後來,成為意符——音符——記號文字型系。

在甲骨文和原始文字元號間,尚未通過考古手段發現中間類型的古代文字遺物。然而通過少數民族語言文字現狀的調查,已經發現了兩種古文字裏的活化石:爾蘇沙巴文和納西東巴文。爾蘇沙巴文是四川西部自稱“爾蘇”人的文字,現在能收集到的爾蘇沙巴文書籍四種,分別是黃歷、算命、抽簽、說鬼等內容的經書。爾蘇沙巴文有近二百個獨體字,象形程度很高,有不少是照實物描繪下來的簡單圖畫,出現了少量的會意字。另一種較爾蘇沙巴文成熟些的化石文字是著名的雲南納西族東巴文。東巴文現存經卷二萬多冊,在造字方法上,東巴文與其他漢古文字相似,有表意也有表音,但兩者所處的發展階段不同。如“日”字的甲骨文為圓圈中加一點(或一橫、一小圓圈),東巴文則在圓圈內多加了表示光線四射的“十”狀筆畫。還有一種造字法,如東巴文中借“綠松石”來記“綠色”;借“火”表示“紅色”,這種“義借”在甲骨文中也有。由于爾蘇沙巴文、東巴文的原始性比甲骨文更強,所以反過來,也可以看出甲骨文的成熟性與系統性。

與書法藝術

殷墟甲骨文是目前所知我國最早的系統文字,也是比較成熟的文字。而上古文字的點橫撇捺、疏密結構,用今天的眼光去看,確實初具用筆、結體、章法等書法要旨,孕育著書法藝術的美,很值得欣賞與品味。以甲骨文而言,郭沫若在1937年出版的《殷契粹編》的序言中,就對其書法體現非常贊賞:“卜辭契于龜骨,其契之精而字之美,每令吾輩數千載後人神往。文字作風且因人因世而異,大抵武丁之世,字多雄渾,帝乙之世,文鹹秀麗。而行之疏密,字之結構,回環照應,井井有條……足知現存契文,實一代法書,而書之契之者,乃殷世之鍾王顏柳也。”

“鍾王顏柳”指的是古代的四位大書法家。殷代的“鍾王顏柳”們,就是那些書刻卜辭的史官卜人。正是他們為後人留下了豐富的史料,也留下了一份份珍貴的上古書法作品。若就甲骨文書契形式作粗略的一瞥,會發現早期字型較大,像羅振玉編<殷虛書契菁華>所收錄的許多武丁時期的卜辭,非常大氣、醒目;而到商末帝乙、帝辛時代,字變得細小委瑣;至于西周甲骨文則更是細若粟發。

甲骨文風格類型:一是勁健雄渾型;二是秀麗輕巧型;三是工整規矩型;四是疏朗清秀型;五是豐腴古拙型。總之盡管甲骨文是契刻出來的文字,但筆意充盈,百體雜陳,或骨格開張,有放逸之趣;或細密絹秀,具簪花之格,字裏行間,多有書法之美。

所謂“甲骨文書法”,大抵有兩層意思。一是指以商周甲骨文字型結構、書法特征為宗,加以工整地摹寫而成的書法作品。這類作品可以按照需要集古字以組合為新句子。內容是新的,字卻如同三千年前殷人的入筆文字一般饒富雅趣。但是甲骨文總共才二千多字,其中還有不少尚未釋出的怪字(特別是人名、地名),真正派上用場的不是很多。因此一旦遇到甲骨文中沒有的字,而所書寫的對聯、題詞中又無法代替,就隻好進行偏旁拆零,自己拼接了;再拼不出,就要到金文等其他古文字裏去討救兵。進行這項創作的首要人物是羅振玉。1921年他在研究之餘,將甲骨文用毛筆書寫成楹聯,出版了《集殷墟文字楹帖》。繼之有章鈺、高德馨、王季烈等人,也仿效集字創作。一些古文字學前輩如董作賓、商承祚、唐蘭、于省吾等也擅長甲骨文書法,這是本真意義上的甲骨文書法作品。另一層意思是指借鏡甲骨文特征加以自行創作的現代書法作品。他們將甲骨文視作一種靈感,僅僅是藝術創作中的一點啓示,而並不在于追求“形似”。因此,他們並不嚴格按甲骨文的書法特征去寫,可能是綜合了甲骨文、金文、戰國文字等多種古文字的特點而創作。這樣的書法藝術與古文字學雖有關系,但不是亦步亦趨。

最萌甲骨文

2014年4月,一組關于“鼎”字的甲骨文圖片引起熱議,圖片中“鼎”字的甲骨文造型特別像一隻站立的“喵星人”把四個爪子張開的萌樣兒,引得網友紛紛用“喵”代替“鼎”而引發一系列文字遊戲。

最萌甲骨文最萌甲骨文

相關文獻

<甲骨文合集>郭沫若主編

《甲骨文合集補編》,胡厚宣主編

《甲骨文獻集成》,40冊,四川大學出版社,2001年

甲骨文字典》,徐中舒主編,四川辭書出版社,2006年

《甲骨文精粹釋譯》,王宇信等著,雲南人民出版社,2004年

藏品辨偽

甲骨文藏品的後人作刻在肩胛骨上的甲骨文偽並不高明,鑒定時須註意如下幾點:

第一,看卜骨之新舊。甲骨埋入地下三千餘年,被有的學者稱作“亞化石”,自然有一種古樸感。作偽者常用大版新鮮牛骨來刻字(因龜甲較難刻契,且易碎裂),故凡遇大版牛骨刻辭須謹慎。如英國駐安陽長老會牧師明義士(James Mellon Menzies)于1914年起開始蒐集甲骨文,結果初次所購之大骨版,全系新鮮牛骨仿製,收藏不久,即腐爛發臭。

甲骨文甲骨文

第二,若能目驗實物,可看切口之新舊。即便是利用出土之甲骨新刻文字,因切口新,作偽者常用粘性泥土塗抹。將甲骨浸泡水中不久,即可用刷子刷去泥土,切口便一目了然。而真品則因土色深入刻痕內,一般是洗刷不掉的。

第三,看內容是否符合卜辭的文例文法。因作偽者並不懂甲骨文的內容,多數是胡亂抄襲真片上的文字,東拼西湊,甚至倒寫、刻錯亦渾然不覺。因此,在鑒別時要註意看刻辭是否連成文句。一條完整的卜辭,由前辭(又叫敘辭,寫佔卜日期,以幹支表示,同時又寫佔卜者名,通常是商王的史官)、問辭(又叫命辭,是要問的事)、佔辭(商王看了卜兆以後所下的是非結論)、驗辭(佔卜後結果的應驗情況)這樣四部分組成,不過許多卜辭都不完整,一般隻具有其中的幾部分。

歐德順甲骨文十二生肖環歐德順甲骨文十二生肖環 歐德順創作《中國夢》核心價值觀標識歐德順創作《中國夢》核心價值觀標識

第四,看刻辭格式。在龜甲上的刻辭,分兩種式樣:刻在左右邊緣部分的,由外向裏讀,確切地說,刻于左甲邊的文字,從左向右讀,刻于右甲邊的,則從右向左讀。另一種是龜腹甲的中縫兩邊文字,皆由裏向外刻,即在中縫左側的文字,由左向左讀,在右側的,由右向右讀。在牛骨上的刻辭,一般刻在骨的邊緣,是由外向裏讀。幾條卜辭刻在一起,一般由下而上排列。

第五,看字型。商代甲骨文跨越了自盤庚到帝辛12位商王計270餘年,卜辭年代明確可以判斷的是武丁到帝乙8位商王。在這段時期內,文字寫法有過變化。有學者根據這些變化和其他考古成果將殷墟卜辭分為五期,第一期為武丁時期,字型相對大一些,第五期較小,有些在寫法筆劃上也有不同,可以從甲骨學工具書(如高明《古文字類編》中華書局1980年版)上查對。

第六,看貞人(卜人)名字。貞人即當時替商王佔卜之人,為史官。貞人生活于一定的時期,貞人名是斷代的依據之一。早期與晚期的貞人不可能共主佔卜之事,故不應在同片甲骨上出現。不少專著對此有研究,且列表對照,一目了然(如陳夢家《殷墟卜辭綜述》)。

總的說

,甲骨文辨偽較

歐德順創作《中國夢》核心價值觀標識歐德順創作《中國夢》核心價值觀標識

其他文物的鑒定要簡單些,隻是遇到利用出土的無字卜骨仿刻全部真片或一片甲骨上真偽參半須倍加小心。前人在這項工作的研究上已取得了可喜的成就。一般西人所著錄

的甲骨書中偽刻較多,如《庫方二氏藏甲骨卜辭》、《柏根氏舊藏甲骨文字》、《金璋所藏甲骨卜辭》等,引用時要註意。如《金璋所藏甲骨卜辭》第668片左上部“癸醜王卜貞旬無禍王佔曰吉”等 三條卜辭系真跡,而下半部字雖大而清晰,于文義卻不通,系偽刻。作偽者有的本是刻字出身,便被古董商相中,專幹偽刻卜辭勾當。如董作賓《甲骨學五十年》中提到的藍寶光,便能仿刻完整的真片,其工細程度幾可亂真。幸而此人不懂文例文法,否則在甲骨上大肆“創作”,會給今日的辨偽工作平添許多麻煩。

除商代卜辭外,1954年起又發現了大量西周甲骨,其中有字的不少,時距殷墟卜辭的發現已半個世紀,作偽之風無存,當然也就談不上辨偽了。

鑒別方法

第一,看卜骨之新舊。甲骨埋入地下三千餘年,被有的學者稱作“亞化石”,自然有一種古樸感。作偽者常用大版新鮮牛骨來刻字(因龜甲較難刻契,且易碎裂),故凡遇大版牛骨刻辭須謹慎。如英國駐安陽長老會牧師明義士(James Mellon Menzies)于1914年起開始蒐集甲骨文,結果初次所購之大骨版,全系新鮮牛骨仿製,收藏不久,即腐爛發臭。

第二,若能目驗實物,可看切口之新舊。即便是利用出土之甲骨新刻文字,因切口新,作偽者常用粘性泥土塗抹。將甲骨浸泡水中不久,即可用刷子刷去泥土,切口便一目了然。而真品則因土色深入刻痕內,一般是洗刷不掉的。

第三,看內容是否符合卜辭的文例文法。因作偽者並不懂甲骨文的內容,多數是胡亂抄襲真片上的文字,東拼西湊,甚至倒寫、刻錯亦渾然不覺。因此,在鑒別時要註意看刻辭是否連成文句。一條完整的卜辭,由前辭(又叫敘辭,寫佔卜日期,以幹支表示,同時又寫佔卜者名,通常是商王的史官)、問辭(又叫命辭,是要問的事)、佔辭(商王看了卜兆以後所下的是非結論)、驗辭(佔卜後結果的應驗情況)這樣四部分組成,不過許多卜辭都不完整,一般隻具有其中的幾部分。

第四,看刻辭格式。在龜甲上的刻辭,分兩種式樣:刻在左右邊緣部分的,由外向裏讀,確切地說,刻于左甲邊的文字,從左向右讀,刻于右甲邊的,則從右向左讀。另一種是龜腹甲的中縫兩邊文字,皆由裏向外刻,即在中縫左側的文字,由左向左讀,在右側的,由右向右讀。在牛骨上的刻辭,一般刻在骨的邊緣,是由外向裏讀。幾條卜辭刻在一起,一般由下而上排列。

第五,看字型。商代甲骨文跨越了自盤庚到帝辛12位商王計270餘年,卜辭年代明確可以判斷的是武丁到帝乙8位商王。在這段時期內,文字寫法有過變化。有學者根據這些變化和其他考古成果將殷墟卜辭分為五期,第一期為武丁時期,字型相對大一些,第五期較小,有些在寫法筆劃上也有不同,可以從甲骨學工具書(如高明《古文字類編》中華書局1980年版)上查對。

第六,看貞人(卜人)名字。貞人即當時替商王佔卜之人,為史官。貞人生活于一定的時期,貞人名是斷代的依據之一。早期與晚期的貞人不可能共主佔卜之事,故不應在同片甲骨上出現。不少專著對此有研究,且列表對照,一目了然。

甲骨文的來歷

甲骨文

甲骨文是商朝(約公元前17世紀-公元前11世紀)的文化產物,距今約3600多年的歷史。 商代統治 者迷信鬼神,其行事以前往往用龜甲獸骨佔卜 吉凶,以後又在甲骨上刻記所佔事項及事後應 驗的卜辭或有關記事,其文字稱甲骨文。 自清末在河南安陽殷墟發現有文字之甲骨,整整100年了,目前出土數量在15萬片之上,大多為盤庚遷殷至紂亡王室遺物。 以出至殷墟,故又稱殷墟文字;因所刻多為卜辭,故又稱貞卜文字。甲骨文目前出土的單字共有4500個,已識2000餘字,公認千餘字。它記載了三千多年前中國社會政治, 經濟,文化等各方面的資料。是現存最早 最珍貴的歷史文物。 甲骨文是漢字的書體之一,也是現存中國最古的一種成熟文字。甲骨文又稱契文、龜甲文或龜甲獸骨文。商朝人用龜甲、獸骨佔卜後把佔卜時間、佔卜者的名字、所佔卜的事情用刀刻在卜兆的旁邊,有的還把過若幹日後的吉凶應驗也刻上去。不過具體的情形因甲骨分期而有詳略的差異,大致上以武丁期的刻辭最為完整,同時也是現存數量最多的時期。學者稱這種記錄為卜辭,這種文字為甲骨文。殷墟出土了大量刻有卜辭的甲骨,這些字都具備了漢字的基本結構。大量的甲骨文及銘文既記載了當時政治、經濟、軍事以及氣象、佔卜方面的情況,又標志著文字接近成熟。圖為刻在龜甲上的甲骨文。 介紹 甲骨文主要發現于河南安陽殷墟,迄今為止發掘出存世的大約有15.4萬片刻有文字的甲骨。其中大陸收藏的有97600多片,台灣收藏的有30200多片,香港有89片,因戰爭和商業因素流散到海外日本、美國、英國、加拿大、法國、前蘇聯、德國、瑞士、比利時、荷蘭、瑞典等12個國家有26700多片。其中日本在侵略中國時曾有組織地在殷墟盜掘,因此收藏最多,有12000多片。目前世界上有500多位學者專門研究甲骨文,發表專著有2000多篇。 甲骨文大約有4500個單字,已解讀的有三分之一左右。根據研究,甲骨文中已經使用了象形、指事、會意、形聲的漢字造字法。在字義的使用上可以明顯看出假借方法。形聲字佔25%左右。今天,形聲字佔90%左右。 甲骨文和是漢字成熟的標志,和楔形文字、象形文字一樣屬于表意文字,也是目前世界上唯一使用的一種表意文字的前身。它的書寫材料一般為龜骨、牛肩胛骨,也可以刻在牆壁,木器,石器等處,有刀刻的,也有朱書、墨書的。中國古代長期存在,春秋後期漢字脫離甲骨形態,逐漸不被認知,但是一般會被當做“龍骨”賣給葯材商做葯材之用。直到1899年(清光緒25年),在一個偶然機會裏由金石學家王懿榮發現被考證為商周遺物。 甲骨文、主要指殷墟甲骨文,是中國商代後期(前14~前11世紀)王室用于佔卜記事而刻(或寫)在龜甲和獸骨上的文字。它是中國已發現的古代文字中時代最早、體系較為完整的文字。 清光緒二十五年(1899),甲骨文首次被金石學家王懿榮認識並高價購藏。此後十年間先後搜購甲骨的有王襄、孟定生、劉鶚、羅振玉及美國人方法斂,英國人庫壽齡、金璋,日本人林泰輔,加拿大人明義士等,共得甲骨數萬片。1928~1937年,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考古組有計畫地迸行殷墟發掘,先後發掘十五次,共得甲骨約二萬五千片。以後殷墟仍不斷有甲骨出土,1973年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在河南安陽小屯南地發掘甲骨四千餘片。除殷墟外,1953、1954年在鄭州商代中期遺址中還檢到有字甲骨兩片;自1954年始,又先後在山西洪洞,北京昌平,陝西豐鎬、周原遺址、岐山鳳雛出土西周時期有字甲骨約三百片。 自甲骨文首次被發現迄今,出土的甲骨已有十五萬片以上,分別藏于中國大陸、台灣省和港澳地區,以及日本、美國、英國、加拿大、法國、蘇聯、德國、瑞士、比利時、荷蘭、瑞典等國家,南朝鮮也有收藏。 甲骨文是比較成熟的文字,它以象形、假借、形聲為主要造字方法。今天的漢字,仍是以象形字為基礎的形符文字,因此甲骨文已具備後代漢字結構的基本形式。從文法上看,甲骨文中有名詞、代名詞、動詞、形容詞等,其句子形式、結構序位也與後代文法基本一致。 甲骨文一般先刻豎畫,後刻橫畫,先刻兆序、兆辭、吉辭、用辭,後刻卜問之事,故又稱為卜辭。一條完整的甲骨卜辭應包括敘辭、命辭、佔辭、驗辭,而多數卜辭常省略佔辭或驗辭。甲骨文中,有的在刻畫上塗砂或墨,有的用毛筆寫在甲骨上,也有些是先寫後刻的。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