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胄

甲胄

甲胄作為將士的防護性兵器,在冷兵器時代充當著極其重要的角色,類似于現代戰爭中的防彈服,可以較大程度地保護將士身體免遭敵方進攻性兵器的重創,進而能夠增強戰鬥力並給敵方以更猛烈的打擊。

  • 中文名稱
    甲胄
  • 拼音
    jiǎ zhòu
  • 近義詞
    鎧甲
  • 出處
    《鑄劍戟為農器賦》

簡介

甲胄可以使部隊增強"防守反擊"的戰鬥效能。甲胄的出現是與原始社會末期私有製出現、戰爭日益頻繁、進攻性武器逐漸銳利等因素緊密相關的。由此甲胄一直沿用了數千年,其間甲胄的形製不斷得到改進,製作甲胄的材料亦多種多樣,其防護功能逐步完善。

青年報報道上海江峰復原的甲胄實物青年報報道上海江峰復原的甲胄實物

名詞解釋

基本信息

詞目:甲胄

拼音:jiǎ zhòu

釋義

盔甲衣胄。

詳細釋義

甲,指鎧甲;胄,指頭盔。甲胄結合起來亦稱盔甲。

出處

宋範仲淹《鑄劍戟為農器賦》:"任甲胄于忠信,施幹櫓于禮義。去彼取此,息南征北伐之勞;小往大來,變東作西成之器。"

示例

明 馮夢龍 《東周列國志》第四十五回:"吩咐軍將,解了轡索,卸了甲胄,或牽馬而行,或扶車而過。一步兩跌,備極艱難。七斷八續,全無行伍。"

日本腹卷(日本甲胄的一種)日本腹卷(日本甲胄的一種) 上杉謙信甲上杉謙信甲 明甲明甲

歷史

甲胄的套用

東周至秦漢之際,由于戰爭頻繁酷烈且規模增大,穿著甲胄的重裝部隊在各國部隊中的比例日益增多。戰國時期,各大諸侯國均擁有數量龐大的重裝部隊--"甲士"。秦國經過商鞅變法國力漸強,在對"山東六國"的長期兼並戰爭中,甲士在數量上已經不亞于其他諸侯國,所謂"帶甲百萬"即此;且由于秦軍作戰勇猛令其他國家的軍隊望而生畏,故而被稱為"虎狼之師"。在這支"虎狼之師"中有一些甲士作戰時常常隻穿甲衣而上不著胄,文獻上稱為"科頭軍",他們以此顯示與敵決一死戰的決心,往往給敵軍士氣以極大的打擊,稱為"虎狼之師"中的"敢死隊"。由于"科頭軍"稱謂之故,後世常以為秦軍普遍不配備胄或隻有甲衣而無胄。秦始皇陵兵馬俑的將士均為不戴胄的"科頭"形象,它生動地再現了兩千二百年前那支威武雄壯的"科頭軍"的風採,但似乎也佐證了秦軍無胄的觀點。其實不然,早在秦穆公時秦軍作戰就戴胄,對此文獻中有明確記載。《左傳·僖公三十三年》崤之戰中:秦軍遠襲東方的鄭國,途經周天子國都時頭上都戴著胄。既然秦軍有胄,那麽秦胄是何種形製及質料的呢?這一長期困擾學界的謎團隨著秦始皇陵陪葬坑大量石甲胄的驚人發現而得以冰釋。

秦始皇陵的發現

1998年秦始皇陵發現一座面積約一萬四千多平方米的大型陪葬坑,據發掘報告稱,在試掘的一百多平方米面積內,出土了一百多副石甲胄,其中胄約有四十多項。已經修復的胄(編號為"K9801T4G4胄1",簡稱"胄1"。),可稱為"秦帝國第一胄",由74個石質甲片以銅條編綴而成,這是我們所看到的第一頂秦胄,它向我們清晰地展現了秦胄的形製。然而,正如發掘報告所言,這批石甲胄隻是模仿實用甲胄而製作的明器,而當時的實用甲胄不會以石材為原料。文獻中甲胄多為皮革和鐵質,三國時西南夷人多以藤條製作甲胄,戰國早期的曾侯乙墓出土有皮甲胄,西漢中山靖王劉勝墓和徐州獅子山漢墓均發現鐵甲遺存,而以石片編綴的甲胄由于延展性差、極易破碎、戰時及時修復困難等缺陷而難以用于實戰。觀察這些石甲胄並參照秦始皇陵兵馬俑的模塑甲衣,可以看出,秦代實用的甲胄可以分為皮質和鐵質,而以石甲胄隨葬可能是出于當時的喪葬製度或石甲胄不易腐朽等原因,幾乎不存在用于實戰的可能。另外,K9801出土的馬甲在形製上比曾侯乙墓發現的馬甲更加進步,增加了"當胸"部分,為研究馬甲形製的發展變化提供了新的資料。

如果說秦始皇陵兵馬俑坑的發現為我們展現了秦軍甲衣的形製並佐證了不同身份級別的將士有不同甲衣的配備,那麽石甲胄則為我們提供了更為豐富多樣的甲胄形製,並解決了秦胄存在與否及其形製問題,為研究秦代防護兵器提供了寶貴資料。K9801石甲胄陪葬坑規模之大、甲胄之多、距封土之近,充分說明了秦人在長期兼並六國戰爭中對甲胄的高度重視,暗示了戰國至秦漢之際戰爭頻繁的歷史背景。

甲胄的製作

戰國時期,甲胄主要以皮革製作,但也出現了鐵甲胄,到西漢中期,鐵甲胄已經佔據了主要地位,而從秦始皇陵兵馬俑坑和石甲胄陪葬坑的甲胄資料分析,秦代的鐵質甲胄已經佔據相當的比例,但仍以皮質為主,正好處于戰國至漢代甲胄質料發展轉變的過渡階段。甲胄質地由皮革到鐵質的改變,主要緣于戰國至漢代進攻性武器由青銅轉變為更鋒利的鐵兵器,迫使作為防護兵器的甲胄隨之逐步由皮質轉變為鐵質。反過來,甲胄質地的轉變也恰恰印證了這個時期進攻性兵器由較鈍的青銅兵器向鋒利的鐵兵器的轉型歷程。

由于甲胄在戰爭中的作用日益重要,各國便很重視甲胄的製作,春秋戰國之際齊國官修的《考工記·函人》詳細記述了製作皮甲的復雜程式、工藝以及甲胄的形製、尺寸、結構和各部位的比例,充分反映了齊國以至其他諸侯國對甲胄的高度重視。而在秦國,由于連年進行兼並戰爭,到秦昭王以及秦王政(即秦始皇帝)時更是將甲胄的重要性第一次明確地提升到國家法律的高度。20世紀70年代在湖北雲夢的一座秦墓中,發現了大量成書于戰國晚期(秦昭王時期)至秦始皇時代的記載秦國法律令及文書的竹簡,既有名的"雲夢秦簡",該簡冊的律令部分主要記載了對當時違反國家法令人員的處罰標準,其中最常見的處罰種類稱為"貲",即違反法令者以繳納規定數量的錢財或實物來抵贖自己的罪。而貲刑中最常見的則為"貲一甲"、"貲一盾"等處罰方式。從字面意思看,似乎是違法者直接以繳納甲胄或盾盾牌等實物來抵罪,但是通過分析秦國的歷史背景、甲胄的製作工藝和質量要求以及考古資料發現的甲胄實物,便可得知並非如此。首先,秦國經過商鞅變法,獎勵公戰,嚴禁私鬥,施行保甲製度,嚴禁民間私造兵器,而甲胄盾牌等兵器自然也在禁造之列,個人也就不可能私造甲胄以上交;其次,從《考工記》的記述可知,甲胄的製作工藝非常復雜,非手藝嫻熟者所能為之,即使勉強為之,亦難免質量上有良莠不齊之嫌;另外,所發現的秦代甲胄資料顯示,同一類型的甲胄之間,其形製、尺寸、結構以及甲片的數量等基本相同,甚至其相同部位的甲片亦幾無差異,說明秦代甲胄的尺寸、形製等在秦始皇統一度量衡的大背景下已趨于統一,同時說明甲胄製作應當是官府統一組織、大規模、以類似流水線的方式進行的,這樣的甲胄便于組裝編綴以及修復時甲衣之間甲片的"兼容"和替換,這樣的甲胄絕非"各自為政"的私造方式所能製成的。綜而觀之,秦代"貲"刑所要繳納的不大可能是甲胄等實物,而更可能是由違反律令者向官府繳納與甲胄、盾牌等實物價值相當的貨幣或財物。

這種交納貨幣或財物以代替甲胄、盾牌的解讀自然會令人產生一種疑惑,即既然是交納錢財而非甲胄等實物,那麽秦簡中又為何直書甲胄而不直接書為錢財數量?這難道不是多此一舉嗎?其實,在先秦時期以至西漢,由于商品經濟發展程度較低,盡管貨幣業已出現,但是以貨幣代表價值的觀念在社會中尚未普及,人們更多的是以等價交換物的價值作為中介來衡量其他交換物的價值,習慣于帶有原始色彩的物物交換方式。由于戰爭頻繁,甲胄盾牌必然供不應求從而價格不會下跌,政府以甲胄作為等價交換物可以確保向被處"貲"刑者征收更多的錢財或其他實物,如此便可以達到政府在"貲"刑罰金方面的"保值"甚至"增值",其本質是為了增強對人民的剝削。但是在客觀上,以罰錢物代替對違法者肢體殘害或服勞役的方式可以有效避免對社會生產造成負面影響,具有一定的進步意義。這種處罰方式在很大程度上補充了秦軍的武器配備和軍費供應。

秦代甲胄的發展

秦代甲胄的日趨成熟和完善,決非偶然,而是有著多方面原因的。一方面,當時各國之間的戰爭使甲胄在製作工藝和質量上有所提高;另一方面,從甲胄自身的發展階段來看,經過原始社會末期以至秦代二千多年的漫長發展,皮甲胄的製作工藝已經相當完善,與漢代皮甲胄逐步減少的狀況相比,秦代可以稱為皮甲胄發展的最高階段;同時,鐵甲胄這種新種類的甲胄也有所發展。所以,秦代是兩種質地的甲胄並存發展的時期,也是中國古代甲胄發展史上承上啓下的關鍵時期。

甲胄組件

西方甲胄組成部分

armor--甲胄

胄/頭盔(helmet):盔頂羽毛[裝飾用](plume/comb)

胄體[護蓋頭部用](skull)

面甲[活動性護面](visor)

窺孔(ocularium sight)

半面甲[護顎](beaver/chin piece)

甲:肩甲[護蓋手臂上部](pauldron)

頸甲[護喉](gorget) [護頸](standard/neck guard)

檔茅甲[右臂腋下處](rondel/lance guard)

上臂甲[戴在手臂,可脫卸](rerebrace)

甲布[戴在鏈甲的鋪布](mail gusset)

護肘(couter/elbow cup)

護腰(loin guard/tace)

腿甲[保護腿的上部](tasset)

股囊[保護股間](codpiece)

護腿(cuish)

膝罩(poleyn/knee cap)

護踁(greave/jamb)

鐵鞋[用鏈或薄金屬製成](solleret)

甲背面:甲背(backplate)

護腰

臂甲(vambrace)

鏈甲[腰間連線處](chain mail)

鐵手套(gauntlet)

護膝(fan plates)

胸甲[護胸](breastplate)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