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靈兒

田靈兒

田靈兒是蕭鼎所著玄幻武俠小說《誅仙》中前八十章的女主角,爛漫無邪,天資出眾,人如其名,一身紅衫俏皮靈動,膚白眼大,擁有驚世之顏曾與陸雪琪一時瑜亮

她是青雲門大竹峰首座田不易蘇茹之女,是所有人的小師妹,從小就集萬千寵愛于一身,所用法寶"琥珀朱綾"是其母年輕時所用神物,主人公張小凡拜入大竹峰後,她也做了師姐。她心地善良,笑起來嘴角酒窩淺淺,同時愛打抱不平,與張小凡青梅竹馬。長大後的靈兒更是出落的秀美絕倫,靈氣逼人,機緣巧合下靈兒結識龍首峰齊昊,父母卻百般阻撓,靈兒追求愛情,痴心不悔,終得嫁于齊昊

"天資穎慧意氣昂,嬌俏女兒神飛揚。"說的就是張小凡情竇初開、刻骨銘心的初戀對象。

  • 中文名稱
    田靈兒
  • 別名
    靈兒、齊夫人
  • 國籍
    九州
  • 出生地
    大竹峰
  • 主要成就
    七脈會武八強
  • 籍貫
    河陽城
  • 父親
    田不易
  • 母親
    蘇茹
  • 丈夫
    齊昊
  • 女兒
    齊小萱

​人物信息

年齡:18

田靈兒田靈兒

面板:少女模樣(在誅仙二中亦隻有二十出頭的模樣)

特征:雲堆秀髻,腰系紅綾,水汪汪的大眼睛,臉頰有兩個小小的酒窩。

父親:田不易(已故)

母親:蘇茹(已故)

丈夫:齊昊(大田靈兒60歲以上)

女兒:齊小萱(第二部中與張小鼎青梅竹馬)

法寶:琥珀朱綾(蘇茹所贈)

成就:青雲七脈會武八強(惜敗于陸雪琪)

擅長:唱歌

喜歡:張小凡做的菜,清涼珠

缺點:略顯驕縱

外貌:秀美逼人,面若芙蓉,艷若桃李。

眼睛:明亮的眼眸,純凈的眼瞳。

膚色:白玉也似的肌膚欺霜勝雪,微微透出淡淡粉紅,明艷之極。

性格:敢愛敢恨,聰慧伶俐,機靈古怪,活潑開朗,可愛羞澀,爛漫無邪,靈氣逼人,愛笑的她一直影響著身邊的每一個人。也曾因為張小凡的喜歡而被碧瑤怨恨,靈兒卻並沒有介意,在其逃去之後,阻止了大師兄的追殺。

人物關系

大師兄:宋大仁

二師兄:吳大義

三師兄:鄭大禮

四師兄:何大智

五師兄:呂大信

六師兄:杜必書

小師弟:張小凡

大師嫂:文敏

師弟媳:陸雪琪

寵物:大黃

不知從哪裏聽過這一句話,青梅已謝,竹馬已老。從此我喜歡的每個人,都像你。然而誅仙中似乎有驗證,張小凡第一次見到陸雪琪和碧瑤的時候都想到的田靈兒,她們像靈兒。陸雪琪一個眼神可以讓張小凡想到師姐;看到碧瑤的微笑,會讓張小凡想到師姐;而後碧瑤的哭泣,同樣也讓他想到田靈兒。田靈兒,並不是張小凡的已失去,而是他的得不到,雖然《誅仙二》中靈兒道破,張小凡最愛陸雪琪,她也許是知道的,這個師弟曾經對她那麽深刻的愛戀,如烈火紅衣,是他心中永遠的朱砂痣。

原著描寫

1、這時候一陣歌聲傳來,田靈兒哼著不知名的曲兒,蹦蹦跳跳地走了回來,看到張小凡狼狽樣子,又看了看那根黑節竹,搖了搖頭,舉起柴刀,做勢欲砍。

2、田靈兒從來都覺得其他六位師兄大自己太多,老氣橫秋,所以一向喜歡和這傻頭傻腦的師弟呆在一塊,三年下來,倒是親密無間。不過一向都是田靈兒佔了上風,張小凡自感師姐的確比自己強上甚多,雖然平日裏對自己指使呼喝,但自己偶爾被師兄戲弄,她卻都是第一個站出來打抱不平,為自己撐腰。

3、田靈兒紅唇一扁,不由得笑了出來,臉畔現出兩個小小酒窩,當真是秀美逼人。張小凡似是被她取笑,又似其他什麽,臉上莫名一熱,低下頭去。

4、山間涼風,徐徐吹來,田靈兒身上一襲紅衣,一如當年她初次與張小凡上山砍竹的模樣,在前頭蹦跳著走路。張小凡跟在後頭,看前方那個美麗女孩,便如一朵紅雲一般,在山間輕輕飄動,隨著山風,似乎還隱隱有淡淡幽香傳來。

5、田靈兒收起琥珀朱綾,眼角餘光看見父親一臉怒氣站在堂前,眼珠轉了幾下,笑顏如花,天真可愛之極,蹦蹦跳跳地跑到田不易身旁,拉著他的手道:"爹,我們回來了。"

6、"哇,真是太好吃了!"田靈兒忽地一聲歡叫,忍不住又夾了一片筍片放進口中。張小凡一呆,隻見眾位師兄個個眉開眼笑,點頭不迭,出筷如風贊不絕口。

7、隻是他剛進房門,忽地眼前一亮,隻見屋中桌旁,燈火搖曳中,俏立著一個紅衣女子,面若芙蓉,艷若桃李,不可方物。

8、張小凡心中一痛,他今年已是十六歲的少年,情竇初開,在大竹峰上住了五年,與田靈兒朝夕相處,從小便已在深心處對這位美麗活潑的師姐情根深種。

9、田靈兒回過頭來,沖著他瞪了一眼,隨即又忍不住笑了出來,白玉也似的肌膚欺霜勝雪,微微透出淡淡粉紅,明艷之極,幾乎讓人看呆了眼。

10、而大竹峰田靈兒本來在青雲門中就有早慧名聲,這兩日更是大顯身手,連克強敵,眾皆矚目,而且模樣也是清麗無雙,與陸雪琪一時瑜亮,好事者在私下多有評論。

11、仿佛,又回到從前,她一身紅衣,腰間依然纏著琥珀朱綾,秀發柔順的從她白皙的脖子披下,襯著她有些蒼白的臉,還有那明亮的眼眸,純凈的眼瞳,張小凡甚至從那裏面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12、一位是風姿綽約容貌極美的少婦,身穿著粉袖羅裙,腰纏了琥珀朱綾,雲堆秀髻,面若桃花,嘴角掛一絲淡淡笑意,眼波如水,令人怦然心動。(誅仙二)

13、人都說修道中人駐顏有術,道行高深的人往往可以數十上百年地保持青春美貌,看這田靈兒的外貌如此嬌美,于世俗目光所見最多也不過二十出頭的年輕女子一般。果然仙家道術,奧妙無窮。(誅仙二)

武器介紹

琥珀朱綾:為母親蘇茹年輕時所使用,屬五行中土系法寶。

奇術:縛神。

靈兒施展琥珀朱綾:這時場中琥珀朱綾與斬龍劍正相持不下,但見田靈兒美目圓睜,雙臂一振,紅衣飄飄,身子竟緩緩升到半空,左右手交叉胸口,作蘭花指,喝道:"縛神!"

話音未落,隻見霞光頓長,原本身前一條三尺來長的琥珀朱綾,忽地退後,飛到田靈兒身前停住,一聲脆響之後,霞光大盛,見風就長,迅疾無匹,剎那間不知長了多少倍出來,把整個守靜堂上空填得滿滿當當,立刻把斬龍劍的青光壓了下去,片刻之後,化做千萬綾繩沖向林驚羽,把他圍在中間,密不透風。

角色分析

一聲"齊師兄",把黑暗中那顆心敲成了碎片。可是她依然燦爛地笑著,帶著小兒女的稚嫩和天真,向前跑去。跑向那個瀟灑成熟的男子,跑向那份完美無缺的真 愛。撲進他的懷裏,聽說不完的甜美誓言。

田靈兒田靈兒

鮮亮的琥珀朱綾,似乎天生該配給這嬌俏活潑的女孩兒。哪裏有她,哪裏就有歡快的奔跑、脆生生的笑語。她有寵愛她的父母,嬌慣她的師兄,她是他們眼中最美麗的春色,最明亮的珍珠,永遠可以隨心所欲、調皮胡鬧--即使是在為愛而對抗父母的時候,也帶著一絲撒嬌般的溫柔。

當然不會在意,那個呆頭呆腦的小師弟。

在夔牛腳下睜大驚恐的眼睛,看著他。仿佛悲壯的英雄,明知不可能,還是無可救葯地沖上前去……

因為你,熟悉的冰涼氣息在體內升起,無數鮮血和骷髏的圖案掠過腦海。這與你的如花笑靨太不協調了吧?一根心喪若死的燒火棍,本就無法與瑞彩千條的仙劍競爭。

美目流盼,巧笑嫣然。本該是最明媚的風景,卻成了心中抹不去的傷痛。沉默著,看著你和別人緊緊擁抱。田靈兒太幸運了,幸運得沒有了自己的故事。人們總不能忘記,她身後那一雙絕望的眼睛。

所有人都有權利追求自己的幸福,不管這幸福對旁人多麽殘酷……

當多年過去,苦澀的初戀已成為塵封往事,當他已不再是質樸少年。一隻纖纖素手撫摸著大黃,一個清麗嫵媚的少婦仰望藍天,眼裏,仍漾滿澄明。

她永遠不會知道,那一眼是怎樣的風情。

相關詩詞

無題

田靈兒(右)田靈兒(右)

天資穎慧意氣昂,嬌俏女兒神飛揚。

粉面含情花解語,笑顏逢春玉生香。

清涼寶珠諧連理,琥珀朱綾伴鴛鴦。

如水光陰歡樂度,當年未肯顧痴郎。

卜運算元

朱綾腰間纏,龍首暖心田。虹橋之上定私身,可知旁怨語?

無意傳法訣,但插深情種。青梅竹馬卻無歡,再會知無緣?

人物出場

【《誅仙》第一集·第六章·拜師】……在廚房吃過東西,宋大仁便帶著張小凡來到大竹峰主殿"守靜堂"。青雲門大竹峰一脈上下人等,此刻都集中到了守靜堂中,這裏紅磚鋪地,紅瓦石柱,大堂中地上刻著一個大大的"太極"圖形,總得來說很是簡樸。堂前擺了兩張椅子,坐著兩人,一人是田不易,另一人是個安靜端庄的美婦,看去三十多歲,風姿綽約,在她身旁站著個小女孩,眉目清秀,一雙明眸水汪汪的,極是靈動,惹人憐愛。至于其他五名男弟子,一字排開,站在下首,或高或矮,或壯或瘦,此刻的目光都落到了張小凡的身上。宋大仁走到堂前,恭聲道:"師父、師娘,弟子把小師弟帶過來了。"田不易哼了一聲,頗有些不耐煩,倒是那美婦蘇茹多看了張小凡兩眼,道:"大仁,他睡了一天一夜,怕是早就餓了,你先帶他去吃些東西吧。"宋大仁道:"回稟師娘,我剛才已經帶小師弟去廚房吃過了。"蘇茹點了點頭,看了田不易一眼,不再說話。

田靈兒田靈兒

田不易又是冷哼一聲,道:"開始吧。"張小凡不明所以,隻聽宋大仁在身後悄聲道:"小師弟,快跪下磕頭拜師。"張小凡立刻跪了下來,"咚咚咚"連嗑了十幾個頭,又重又響。"呵呵。"卻是那小女孩田靈兒忍不住笑了出來。蘇茹微笑道:"好孩子,嗑九個就可以了。"張小凡"喔"了一聲,這才停下,抬起頭來,眾人見他額上紅了一片,忍不住都笑了出來。但在田不易眼中,張小凡卻更是傻不可耐,一想到以後要教這等白目,他原本頗大的頭似乎又大了一圈。

"好了,就這樣吧,"田不易心情極糟,揮手道:"大仁,他就由你先帶著,本派門規戒條,還有些入門道法,就由你先傳授。"宋大仁應了一聲:"是,"隨後有些遲疑,又道,"不過師父,小弟年紀還小,這入門弟子的功課……"田不易白眼一翻,道:"照做。"說完站起身,頭也不回,便向後堂走去,眾弟子一齊鞠身,道:"恭送師父。"田不易一走,還沒等眾人開口,小女孩田靈兒已然閃到張小凡跟前,盯著他細細看了兩眼,張小凡見她芙蓉一般的可愛臉龐在眼前晃動,年紀雖小,但已是個美人胚子,他在草廟村時,從未見過如此美麗的同齡女孩,不由得臉上一紅。

"哈,"田靈兒如發現珍寶一般,指著張小凡大聲笑道:"師兄,你們看啊,他見了我會臉紅呢。"堂上轟然大笑,張小凡臉色更紅,蘇茹走了過來,笑罵:"靈兒,不許欺負師弟。"田靈兒做了個鬼臉,但絲毫不把母親的話放在心上,站直身子,對張小凡道:"喂,快叫我師姐。"張小凡心中一氣,但眼見面前的田靈兒明眸皓齒,動人身姿,心中一陣迷茫,忍不住便叫了出來:"師姐。"田靈兒在大竹峰上一向排名最末,如今居然有了個比自己還小的師弟,心中極是歡喜,當下作老氣橫秋狀,道:"乖,小師弟,以後要聽師姐的話喔。"張小凡吶吶應了一聲,道:"是。"蘇茹拉過女兒,道:"不許胡鬧。"又向宋大仁道,"大仁,小師弟年紀還小,那功課怕是有些吃力,你多照顧他一點。"宋大仁恭聲道:"是。"旁邊另外五個弟子站在一起,嘻嘻哈哈,眼光瞄來瞄去,大有幸災樂禍的意思。正在這時,蘇茹忽然做了個很怪的動作,像是活動筋骨一般把頭轉了一圈,大異她才剛一直以來端庄的氣質。片刻之間,大竹峰眾弟子嬉笑聲頓滅,個個張口結舌,大禍臨頭的表情。蘇茹清了清嗓子,道:"你們……"。"師娘,"一聲呼喊,卻是宋大仁額頭有汗,急喊而出。

田靈兒田靈兒

蘇茹眉頭一皺,道:"怎麽?"其餘五個師弟亦異口同聲道:"大師兄,你要幹什麽?"宋大仁急道:"師娘,小師弟剛剛入門,弟子奉師父命,要傳他門規戒條以及入門功課,這就忙去了。"蘇茹沉吟了一下,點頭道:"說的也是,你去吧。""什麽?"剩下的五個師弟齊聲喊道。宋大仁幹笑兩聲,二話不說,上前抱起張小凡,不待他開口詢問,立即便往外走,口中道:"小師弟,讓師兄我找個僻靜所在,先教你本門門規……"田靈兒笑著跟了上去,大感有趣,隻聽身後有人大聲罵道:"大師兄你憑地無恥!"

"懦夫!"

……

張小凡聽在耳中,大惑不解,心想大師兄教我門規怎麽卻被人罵做懦夫了?

他心中正想著,忽聽蘇茹一聲斷喝,聲音清冷悅耳,如斷冰切雪:"住口。"

堂上立時一片安靜。

隻聽蘇茹道:"你們這些個不成器的家伙,一看到我要考較你們修行便怕得這副德行。再過五年就是青雲門一甲子一次的'七脈會武',上一次你們已經把我和你們師父氣得半死,這一次再不努力,我二人還不得被同門羞死!快來,五個齊上吧……"

宋大仁越跑越快,大步流星,出了堂口便直往後山而去。張小凡伏在他的肩頭,兩旁樹木"呼呼呼"向後退去,速度極快。在他們身後的田靈兒不知何時祭起了一條朱紅玉綾,通體呈淡淡琥珀顏色,幾似透明,散發道道紅霞,顯然是仙家法寶。此刻田靈兒便悠哉悠哉地站在紅綾之上,手中隨便做了個引訣,那朱紅玉綾便載著她飛到半空,緊跟在宋大仁的身後。

張小凡何曾見過這等神異之事,驚奇之餘,隻見田靈兒御風而行,瀟灑之極,眼中登時流露出無比羨慕之色。

田靈兒把他神情看在眼中,得意無比,驅綾上前來到張小凡身旁與他並肩而行,道:"怎麽樣,我很厲害吧?"

張小凡拼命點頭,道:"是是是是,師姐你真厲害,居然能站在紅布條上也跑得這麽快!"

田靈兒田靈兒

田靈兒一呆,隨即醒悟,他所說的紅布條意所何指,氣得呸了一聲,卻又忍不住笑了出來:"大笨蛋!"

張小凡莫名其妙,隻聽宋大仁在前頭笑道:"小師弟你胡說什麽,那'琥珀朱綾'乃是師娘年輕時修煉的成名法寶,妙用無方,威力巨大。便是在我們青雲門中,也是鼎鼎有名的仙家法寶,又怎是什麽、什麽紅布條了?"說完哈哈大笑。

張小凡臉色通紅,偷偷抬眼向田靈兒看去,隻見她笑嘻嘻地看著自己,臉畔露出了兩個小酒窩。

這般奔走了一會,三人來到後山一個小山坡前,宋大仁停了下來,放下張小凡。田靈兒也落下地,手訣一收,"琥珀朱綾"如有靈性一般,自動卷起,盤在她的腰上,看去好似一條好看的紅色腰帶。

這片山坡上長滿竹子,有粗有細,成片成林,很是茂盛。不過細看之下,這裏的竹子卻與尋常不同,在竹節處都呈現黑色。

宋大仁指著這片竹林,對張小凡道:"小師弟,我們大竹峰一脈的規矩,初入門的弟子,每日都要到此處砍伐竹子。你年紀尚小,頭三個月裏每日就砍上一棵吧,至于粗細隨你好了。"

張小凡初聽說入門功課時,蘇茹還要宋大仁照顧一下,他心中還以為是何等難事,不料竟是普通的砍柴。他生于草廟村,出生農家,也隨大人上過幾次山,砍過幾次柴,當下心中大寬,露出笑容,道:"大師兄,我砍過柴的,不必擔心。"

宋大仁看他樣子,欲言又止,笑道:"那就好了。我們慢慢走回去,我指給你看來時路徑,以後你自個兒來,順便也與你說一下門規戒條。"

田靈兒在旁邊笑道:"大師兄,你幹嘛急急跑這麽遠來卻說些不關痛癢的話,還要慢慢走回去,是怕被我娘打吧?"宋大仁臉色一紅,不去理她,隻對張小凡道:"小師弟,你記好了,本門門規第一條,首重尊師……"

田靈兒田靈兒

其實青雲門大竹峰一脈,首座田不易生性懶散,雖要面子卻一向懶得管教弟子。一般都隻傳授道術法門之後便不理不睬,任憑弟子自行修習。但他妻子蘇茹卻生性要強,性喜動武,年輕時名頭頗響,風光無比,與田不易成婚後,性子已大為收斂,但一來時常手癢難耐,二來座下弟子不太爭氣,青雲門每過一甲子照例舉辦的"七脈會武"大試,連著幾屆下來,大竹峰弟子屢戰屢敗,除了大師兄宋大仁偶爾勝上一場,其餘人都以全敗告終,遂成青雲門內上下笑柄。

蘇茹一生好強,如何忍得下這口氣,這便時常出手替夫君田不易"教誨"這幫弟子。她外表雖然柔美,性子卻是頗急,修為又是極高,一不小心便把這些弟子打得抱頭鼠竄,遍體鱗傷,以至眾人懼怕這位美艷師娘遠勝過那矮胖師父了。

這時天色已遲,太陽落到西邊,天際晚霞燦爛。夕陽照在大竹峰上,這一大二小緩步向山前走去,遠處峰前屋宇處,不時傳來一聲聲長長犬吠,中間還夾雜著某些可憐人的尖聲呼痛。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