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氏代齊

田氏代齊

田氏代齊,指中國戰國初年齊國田氏取代姜姓呂氏成為齊侯(齊威王始稱齊王)的事件。《史記·齊太公世家》、《史記·田敬仲完世家》講述了姜齊以及田齊的興衰史。春秋時期齊國政治家晏嬰預言"齊政卒歸田氏。田氏雖無大德,以公權私,有德于民,民愛之。"

公元前386年,周安王正式冊命田和為齊侯,自此田氏在形式上取得了齊侯的合法地位。

公元前379年,齊康公去世,奉邑入于田氏,姜姓呂氏從此退出統治齊國的歷史舞台。史稱田氏代齊。

  • 中文名稱
    田氏代齊
  • 外文名稱
    Tian Shidai qi
  • 時間
    公元前386年
  • 類別
    勢力

事件介紹

也叫田陳篡齊。前545年,田完四世孫田桓子與鮑氏、欒氏、高氏合力消滅當國的慶氏。之後田氏、鮑氏滅欒、高二氏。田桓子對齊國公族"凡公子、公孫之無祿者,私分之邑",對國人"之貧均孤寡者,私與之粟",取得公族與國人的支持。齊景公時,公室腐敗。田桓子之子田乞(陳無宇的兒子,又稱陳乞,即田僖子)用大鬥借出、小鬥回收,使"齊之民歸之如流水",增加了戶口與實力。是謂"公棄其民,而歸于田氏"。前489年,齊景公死,齊國公族國、高二氏立公子荼,田乞逐國、高二氏,另立公子陽生,自立為相。從此田氏掌握齊國國政。

前481年,田乞之子田恆(田成子)殺齊簡公與諸多公族,另立齊平公,進一步把持政權,又以"修公行賞"爭取民心。前391年,田成子四世孫田和廢齊康公。前386年,田和放逐齊康公于海上,自立為國君,同年為周安王冊命為齊侯。前379年,齊康公死,姜姓齊國絕祀。田氏仍以"齊"作為國號,史稱"田齊"。

田世襲

敬仲完(謚敬仲,名完。)-孟夷-愍孟庄(謚愍孟,名庄)-文子須無(謚文子,名須無)-桓子無宇(謚桓子,名無宇)-武子開、釐子乞(謚武子,名開;謚釐子 ,名乞)-成子常(謚成子,名常)-襄子盤(謚號襄子,名盤)-庄子白(謚庄子,名白)-太公和(謚太公,名和)。

代齊過程

綜述

西周初年,周王朝封呂尚于齊地建立了齊國。春秋末,呂氏政權被田氏所取代,從此,齊國的主人由姜姓呂氏演化成媯姓田氏。史稱"田氏代齊"。田氏代呂氏,經過了長期而復雜的反復鬥爭。有和平演變,也有武裝鬥爭,有時隱蔽,有時公開。

從齊桓公十四年(公元前672年)陳完至齊到公元前386年田和列為諸侯,經歷了286年,大體可分為三個階段。

第一階段

從陳完至齊當了工正,到田桓子侍齊庄公而得寵,為第一階段。此間約計122年,在這段時間內,呂氏經歷了齊桓公、無詭、孝公、昭公、懿公、惠公、頃公、靈公、庄公九代國君;而田氏經歷了陳完、田孟夷、田閔孟庄、田文子須無、田桓子無宇五代。

陳完,是陳國陳厲公媯躍(史記誤為他)的兒子。陳完出生之後,他的父親陳厲公為他預卜未來,卜辭的意思是說這個孩子將來可能要代替陳而有國家,但又是不在陳國而是在其他國家,不應驗在他本人身上,而應驗在他的子孫身上。如果是在他國,必定是姜姓之國,四岳之後。事物不可能是兩個同時強大,陳國衰弱之後,他這一支將要昌盛起來!借這一卜辭預先製造了陳氏將要取代齊國呂氏的輿論。

陳佗是陳國陳文公的小兒子,文公去世後陳佗的哥哥陳鮑即位,就是陳桓公。陳鮑與陳佗是異母兄弟。陳佗的母親是蔡國女子。趁桓公生病的時候,蔡國人替他殺死了桓公陳鮑和太子免,立陳佗為君。陳佗即位後,娶蔡國之女為妻,這個蔡女和蔡國人通奸,常常回蔡國去,陳佗也常去蔡國。桓公的兒子陳躍、陳林、陳杵臼怨恨陳佗殺死了他們的父兄,就讓蔡國人誘騙陳佗並把他殺了。陳躍自立為君,這就是厲公。陳厲公去世後,弟弟陳林即位,為陳庄公,陳庄公去世後,弟弟杵臼即位,就是陳宣公,宣公二十一年(公元前672年)殺死了太子御寇。陳完和御寇相友好,恐怕災禍牽連到自己,所以,陳完逃奔齊國。時在齊桓公十四年即公元前 672年,獨立發展。齊桓公呂小白欲任他為卿,陳完推辭說:"我這個寄居在外的小臣有幸能夠獲得寬恕,免除罪過,放下負擔,已經是您給我的恩惠了,不敢再接受這麽高的職位。"齊桓公遂讓他擔任了管理百工的工正。大夫齊懿仲想把女兒嫁給陳完為妻,為此事,進行佔卜,佔卜的結果,說: "是謂鳳凰于蜚,和鳴鏘鏘。有媯之後,將育于姜。五世其昌,並于正卿。八世之後,莫之與京。"意思是說有媯氏之後代陳氏,將在姜姓那裏成長。五代之後就要昌盛發達並取得正卿的地位。八代之後,地位之高沒人比得上。于是,齊懿仲把女兒嫁給了陳完為妻。

陳完去世之後,謚號敬仲,陳氏世襲其工正之職,陳完生穉孟夷,穉孟夷之子閔孟庄,閔孟庄之子陳文子須無。陳須無(田文子須無)侍奉齊庄公,深受庄公賞識和寵愛。田須無去世,他的兒子桓子無宇繼爵。田無宇初涉政壇,是在齊庄公四、五年(前 550-前449),齊庄公四年無宇力排眾議,斷然出兵伐衛、晉,並取得了勝利。太史公說: "田桓子無宇有力,事庄公,甚得寵。"齊庄公將自己的女兒孟姜嫁給了田桓子。桓子的父親田須無去世後,桓子與孟姜共鑄銅壺以表悼念。有"桓子孟姜壺"傳世至今。

第二階段

第二階段是田氏勢力與呂氏勢力進行大較量的主要時期。田氏所採取的鬥爭方式和策略是施行新政,爭取民心;武裝蓄力,掌握實力。從田桓子事齊庄公得寵起,經過田釐子(田乞)、田成子(田常)三代,呂氏經歷了齊庄公、景公、悼公、簡公。齊國公族呂氏依靠的力量主要是高氏、國氏兩家,國、高兩家與呂氏同出于姜姓,皆為齊太公之後,呂氏旁支。在齊國漫長的發展過程中,高氏、國氏世代為齊國上卿,天子所任命,齊國形成呂氏、高氏、國氏三家共保姜姓社稷的局面。經過反復鬥爭,至田常為齊簡公相,田氏掌握了齊國實權,歷時約95年。

陳氏採取的主要措施第一是施行新政爭取民心。田無宇去世,他的兒子武子開和僖子乞繼父位,田乞侍奉齊景公是大夫。呂氏第二十五代統治者齊景公是個奢侈之君,特別到了晚年更是好治宮室,聚狗馬,喜奢侈而厚賦重刑。公室倉廩中布、帛、稷、粟都放得腐爛,生了蟲子,人民卻生活無著,餓殍載道,勞役不止,抗爭的人民被鎮壓,遭到砍腳的人不知多少,出現了"國之諸市,屨賤踴貴"的異常現象。遇到災情,也不去賑濟。景公的大夫田僖子乞,適應新情勢的要求施行新政。將齊國的量製由四進位(即四升為豆,四豆為區,四區為釜,十釜為鍾)改為五進位,向人民借貸糧時用新製,而還貸時用舊製。田氏施恩德于百姓,景公不加禁止。因此,田氏得到了齊國人民的擁護和愛戴。百姓心向田氏,歸向田氏,田氏家族日益強大。據《史記·齊太公世家》記載,齊景公九年,即公元前539年,景公派晏嬰出使晉國,晏嬰私下對叔向說: "齊國政權最終將歸田氏。田氏雖無大的功德,但能借公事施私恩,有恩德于民,人民擁戴。"到景公三十二年,即公元前516年,一天,晏嬰陪齊景公坐在路寢,景公看到那豪華的宮殿嘆氣說: "多麽漂亮的宮室啊!我死後誰會據有這裏呢?"晏嬰說: "如君主所說的那樣,恐怕是田氏了,田氏雖然沒有大的德行,而對于民眾有施舍。豆區釜錘等量器的容積,他從公田征稅就用小的,而對民眾施舍就用大的。君主征稅多,田氏施舍多,民眾都歸向他了。您的後代如果稍稍怠惰,田氏如果不滅亡,那麽國家就要成為他們的國家了。"景公聽了,問: "對呀,這事可怎麽辦?"晏子答道: "隻有禮可以製止這個。如果符合禮,家族的施舍不能趕上國家,民眾就不遷移,農夫就不挪動,工商之人就不改行,士就不失職,官吏就不怠慢,大夫不佔取公家的利益。"景公說: "對呀,但我不能做到了。我從今以後知道禮可以用來治理國家了。"晏子在這裏面對面地對齊景公講了田氏為什麽要代呂氏的原因,並提出了阻止田氏代齊的策略,那就是以禮治國,使士農工商四民各守其職,各守其業,大夫不得以公肥私,擅自作威作福,也不得施惠于採邑之外,行陰德,收買人心。景公很贊許晏子的主張,但他已無能為力,為時已晚了。雖也採取了一些限製田氏家族發展的措施,但不甚得力,沒有從根本上解決問題。

公元前545年,田氏聯合鮑氏,欒氏,高氏共同擊敗了執掌國政的慶氏,齊國自此改由欒氏,高氏執政,公元前532年,田氏又利用欒氏,高氏之間的矛盾,聯合鮑氏分別擊敗了欒氏,高氏,並把流亡在外的公子公孫召回國內,歸還其原有的封地財產,以取得公族的支持

齊景公于公元前490年去世,在位58年。後由晏孺子荼、悼公陽生、簡公壬相繼為齊君,總計不到10年時間。齊簡公時,田常與監止一起任左右相。田常心中忌妒監止,因為監止受簡公寵信,他不得專權。于是田常就重新使用他父親僖子的措施,用大鬥把糧食借出,用小鬥收回。齊國人唱歌頌揚他說: "老太太採芑菜呀,送給田成子!"齊國大夫上朝,御鞅向簡公進諫說: "田常、監止不可兩立,請君主來選擇吧。"簡公不聽。

數十年間,齊國民心背離呂氏,如流水般地歸往田氏門下,田氏取得了人民的擁護。

陳氏採取的第二項措施是武裝奪權逐滅強宗。齊景公病,讓國惠子國夏高昭子高張二相輔佐他的寵姬芮子生的兒子荼為太子。景公去世,荼即位,史稱晏孺子。可是田乞不高興,想立景公的另一個兒子陽生。陽生與田氏關系很好。晏孺子即位後,陽生逃到了魯國。田乞假裝擁護高、國二相,熱心侍奉,暗地裏卻在大夫中間挑撥高、國的關系,掀起了一場武裝爭權的鬥爭。他對高、國二相說: "起初各位大夫都不想立孺子,孺子即位後,您倆任相國,大夫們人人自危,圖謀作亂。"田乞又欺騙大夫們說: "高張很可怕呀,趁他還沒動手我們先幹吧!"大夫們都依從他。田乞、鮑牧和大夫們領兵進入宮廷。高昭子聽說有變,與國惠子去救國君,國君的軍隊失敗了。田乞的部下去追國惠子,惠子逃往莒,晏嬰的兒子晏圉逃奔魯。

田乞派人到魯國,迎回陽生。陽生回到齊國,藏在田乞家中。田乞邀請大夫們說: "田常的母親祭祀後留下的酒食,請各位賞光來聚會飲酒。"大夫們都來田氏家飲酒。田乞把陽生裝在口袋裏,放在中央的座位上。飲酒中,田乞開啟口袋,放出陽生,他說: "這才是齊國的國君呀!"大夫們都俯身拜見。遂即訂盟擁立陽生,田乞編謊話說: "我是與鮑牧合謀一起擁立陽生的;"鮑牧怒沖沖地說: "大夫們忘記景公的遺命了嗎?"大夫們想反悔,陽生就叩頭說: "看我可以就立我,不可以就算了。"鮑牧恐怕災禍落到自己身上,就重新說: "都是景公的兒子,怎麽不可以呢!"終于在田氏家中立陽生為國君。這就是悼公。于是派人把晏孺子趕到駘,殺死孺子荼。悼公即位後,田乞任相國,獨攬齊國大權。

田乞去世,他的兒子田恆為相,就是田成子。

鮑牧和悼公不和,殺死了悼公。齊國人共同擁立悼公的兒子壬為君,這就是齊簡公。。成子田恆與監止一起為左右相,輔佐簡公。因為監止受簡公寵信,田恆心中嫉妒監止。子我是監止的同族,平時與田氏不和。田氏的遠房同族田豹侍奉子我而受寵。子我說:"我想把田氏的直系子孫都殺光,讓你來接續田氏宗族。"田豹說: "我隻是田氏的遠房啊。"子我不聽。不久田豹對田氏說:"子我將要誅滅田氏,如果田氏不先下手,災禍就要到來了。"因子我住在簡公宮裏,田恆兄弟4人即乘車人宮,逐殺子我。子我閉門相拒,時簡公正與寵妃在檀台飲酒作樂。聽說田恆帶兵入宮,欲逐田恆,太史子餘說: "田恆不敢作亂,他是要為國除害。"簡公才沒有行動。田恆出宮後,聽說簡公曾發怒,恐怕自己要被殺,想出外逃亡。田子行說: "遲疑不決,是事業的大敵。"田恆于是攻擊子我。子我率領他的部下進攻田氏,不能取勝,隻好外出逃亡。田恆的部下追趕並殺死了子我和監止。

簡公出逃,田恆的部下追到徐州把簡公捉住殺了。簡公即位4年被殺。于是田常讓簡公的弟弟驁即位,這就是平公,田恆任相國。

經過這兩次的武裝鬥爭,田氏取得勝利。田恆擁立了自己所需要的呂氏君主,操縱了齊國實權,並伺機削弱高氏、國氏、盧氏等姜姓世卿大族的實權,孤立呂氏公族,完全專齊國政

陳氏採取的第三項措施是通好鄰邦,外結諸侯。齊景公五十五年,即公元前500年,晏嬰去世後,晉國的範氏、中行氏起來反晉定公,到齊國請求援助借糧。按常規而言,齊景公是不應當去支持範氏、中行氏反對定公的,田常卻勸景公說: "範氏、中行氏對齊有恩德,不可以不救他們。"于是景公派田氏去營救他們,並答應借糧。田常支持了晉國的反君者,在新興地主階級勢力中樹立了自己的威信。田常齊平公相後,怕諸侯討誅自己,為了安定鄰邦,取信于諸侯,爭取諸侯的信任,盡歸魯國、衛國的侵地,西與晉國的韓、魏、趙氏訂立了盟約,南方和吳、越互通使節。

陳氏採取的第四項措施是擴大封地,安排田氏宗族。田恆為相時,修治武功,論功行賞,親近百姓,使齊國內部進一步得到了安定。同時,田恆割自齊安平以東到琅琊作為自己的封邑。這個封邑比齊平公的食邑還要大。

田常為相時,還選擇了齊國7尺以上的女子入後宮,後宮嬪妃數以百計,而他的賓客及舍人入後宮不禁。等到田常去世時,有子七十多人。他的兒子田襄子盤做齊宣公相時,讓他的兄弟和本族人都做了齊國大小城邑的大夫。晉國韓、趙、魏三家殺死知伯,瓜分了他的領地。襄子也讓他的兄弟與三晉互通使節,此時,田氏幾乎已經擁有齊國。

第三階段

第三階段是從襄子盤為齊宣公相至田和列為諸侯,計從公元前455年至公元前386年,約69年。這段時間,田氏經歷了襄子盤和庄子白二代,呂氏經歷了齊宣公和齊康公二代。此間,田氏主要是外爭盟國,求立為侯。同時也展開了一系列的軍事行動。

田襄子去世,子庄子繼父位,輔佐齊宣公,宣公四十三年(公元前413年)齊國進攻晉國,攻毀黃城,圍困陽狐。宣公四十四年,進攻魯城、葛邑和安陵。宣公四十五年,取魯一城。田庄子去世,田悼子繼任齊相。宣公四十八年(公元前408年),齊奪取魯國的郕城。宣公四十九年,宣公與鄭國人在西城相會。齊國攻伐衛國攻佔了貫丘。齊宣公五十一年(前公元405年),齊宣公去世,子呂貸立,是為康公。田悼子去世,田和立。貸即位14年,沉溺于酒色,不理朝政。田和就把他遷到海濱,隻給一座城做食邑,權作對其祖先的祭祀費用。齊康公十八年(公元前387年),田和與魏武侯在濁澤相會,求他代告周天子,請列為諸侯。魏文侯派使臣報告周天子,請求立田和為諸侯,周天子準許。齊康公十九年(公元前386年),田和正式成為齊侯,列名于周朝王室。到此齊國的呂氏政權完全由田氏所取代。

左傳記載

二十二年春季,陳國人殺了他們的太子御寇。陳國的敬仲和顓孫逃亡到齊國。顓孫又從齊國逃亡到魯國來。

齊桓公想任命敬仲做卿,他辭謝說:"寄居在外的小臣如果有幸獲得寬恕,能在寬厚的政治之下,赦免我的缺乏教訓,而得以免除罪過,放下恐懼,這是君王的恩惠。我所得的已經很多了,哪裏敢接受這樣的高位而很快地招來官員們的指責?謹昧死上告。《詩》說:'高高的車子,招呼我用的是弓。難道我不想前去?怕的是我的友朋。'"齊桓公就讓他擔任了工正官。

敬仲招待齊桓公飲酒,桓公很高興。天晚了,桓公說:"點上燭繼續喝酒。"敬仲辭謝說:"臣隻知道白天招待君主,不知道晚上陪飲。不敢遵命。"

君子說:"酒用來完成禮儀,不能沒有節製,這是義;由于和國君飲酒完成了禮儀,不使他過度,這是仁。"

當初,懿氏要把女兒嫁給敬仲而佔卜吉凶。他的妻子佔卜,說:"吉利。這叫做'鳳凰飛翔,唱和的聲音嘹亮。媯氏的後代,養育于齊姜。第五代就要昌盛,官位和正卿一樣。第八代以後,沒有人可以和他爭強。'"

陳厲公是蔡國女人所生,所以蔡國人殺了陳佗立他為君,生了敬仲。在敬仲年幼的時候,有一個成周的太史用《周易》去見陳厲公,陳厲公平嗎讓他佔筮,佔得的《觀》卦變成《否》卦。周太史說:"這就叫做'出聘觀光,利于作上賓于君王'。這個人恐怕要代替陳而享有國家了吧!但不在這裏,而在別國,不在這個人身上,而在他的子孫。光,是從另外地方照耀而來的。《坤》是土,《巽》是風,《乾》是天。風起于天而行于土上,這就是山。有了山上的物產,又有天光照射,這就居于地土上,所以說'出聘觀光,利于作上賓于君王',庭中陳列的禮物上百件,另外進奉束帛玉璧,天上地下美好的東西都具備了,所以說'利于作上賓于君王'。還有等著觀看,所以說他的昌盛在于後代吧!風行走最後落在土地上,所以說他的昌盛在于別國吧!如果在別國,必定是姜姓之國。姜是太岳的後代。山岳高大可以與天相配。但事物不可能兩者一樣大,陳國衰亡,這個氏族就要昌盛吧!"

等到陳國第一次滅亡,陳桓子才在齊國有強大的勢力,後來楚國再次滅亡陳國,陳成子取得了齊國政權。

原文:

二十二年春,陳人殺其大子御寇,陳公子完與顓孫奔齊。顓孫自齊來奔。

齊侯使敬仲為卿。辭曰:"羈旅之臣,幸若獲宥,及于寬政,赦其不閒于教訓而免于罪戾,弛于負擔,君之惠也,所獲多矣。敢辱高位,以速官謗。請以死告。《詩》雲:'翹翹車乘,招我以弓,豈不欲往,畏我友朋。'"使為工正。

飲桓公酒,樂。公曰:"以火繼之。"辭曰:"臣卜其晝,未卜其夜,不敢。"

君子曰:"酒以成禮,不繼以淫,義也。以君成禮,弗納于淫,仁也。"

初,懿氏卜妻敬仲,其妻佔之,曰:"吉,是謂'鳳皇于飛,和鳴鏘鏘,有媯之後,將育于姜。五世其昌,並于正卿。八世之後,莫之與京。'"

陳厲公,蔡出也。故蔡人殺五父而立之,生敬仲。其少也。周史有以《周易》見陳侯者,陳侯使筮之,遇《觀》之《否》。曰:"是謂'觀國之光,利用賓于王。'代陳有國乎。不在此,其在異國;非此其身,在其子孫。光,遠而自他有耀者也。《坤》,土也。《巽》,風也。《乾》,天也。風為天于土上,山也。有山之材而照之以天光,于是乎居土上,故曰:'觀國之光,利用賓于王。'庭實旅百,奉之以玉帛,天地之美具焉,故曰:'利用賓于王。'猶有觀焉,故曰其在後乎。風行而著于土,故曰其在異國乎。若在異國,必姜姓也。姜,大岳之後也。山岳則配天,物莫能兩大。陳衰,此其昌乎。"

及陳之初亡也,陳桓子始大于齊。其後亡成,成子得政。《左傳》

大事記年

公元前671年,陳國公族內亂,陳公子完為避禍奔逃至齊國,至齊國後為齊國田氏之祖,("陳""田"本為一字)。 公元前545年,田完四世孫田無宇與鮑氏、欒氏、高氏合力消滅當國的慶氏,取得公族與國人的支持。

公元前489年,田恆自立為相田氏掌握齊國國政。

公元前481年,田恆殺齊簡公與諸多公族,另立齊平公,進一步把持政權,又以"修公行賞"爭取民心。

公元前391年,田和廢齊康公

公元前386年,田和自立為國君,同年為周安王冊命為齊侯。

公元前379年,齊康公死,田氏仍以"齊"作為國號,史稱"田齊"。

史上又稱:"田代呂齊".

田齊世系

(一):

陳厲公媯躍)

田敬仲(田完)

田孟夷(田稚)

田孟庄(田愍)

田文子(田須無)

田桓子(田無宇)

┣━━━━━━┳━━━━━━━━┳━━━━━━━━━━━┳━━┓

田僖子 田武子 陳昭子 子亶

┏━━━┳━━┻━━┳━━┳━━┳━━┳━━┳━━┓ ┃ ┃

陳瓘 田成子 子士 簡子 宣子 穆子 廩邱子 芒子 惠子 子獻

┃ ┃ ┃

田襄子 諸御鞅

田庄子

┏━━━┻━━━┓

田悼子(田利) 齊太公(田和)

┏━━━━━━━┻━━━┓

齊廢公(田剡) 齊桓公(田午)

┃ ┃

孺子喜(田喜) 齊威王(田因齊)

┏━━━━━━━━━━━╋━━━━━━━┓

齊宣王(田闢疆/田闢強) 郊師(田師) 靖郭君

┃ ┃

齊閔王(田地) 孟嘗君

齊襄王(田法章)

┣━━━━┓

齊共王 田假

┣━━━━┳━━━━┓

田升 田桓 田珍

田安

王始

王遂

王賀

┣━━━━━━━━━━━━━━━━━━━━━━━━━━━━━━━━━━━━┓

王禁 王弘

┣━━━┳━━┳━━┳━━┳━━┳━━┳━━┳━━┳━━┳━━┳━━┓ ┃

王鳳 王曼 王譚 王崇 王商 王立 王根 王逢時 君俠 政君 君立 君弟 王音

┏━━━┫ ┃ ┃ ┃

王永 王莽[新朝建興帝] 王涉 王直 王舜

┃ ┣━━┳━━┳━━┳━━┳━━┳━━┳━━┳━━┓ ┏━━┳━━┫

王光 王宇 王獲 王安 王臨 王興 王匡 王嬿 王曄 王捷 王延 王匡 王林

┃ ┣━━┳━━┳━━┳━━┳━━┳━━┳━━┓

王嘉 王千 王壽 王吉 王宗 王世 王利 王妨 王夫人

(二):

王鳳 王譚 王崇 王商 王立

┃ ┏━┻┳━━┳━━┓ ┃ ┣━━┓ ┣━━┓

王襄 王仁 王去疾 王閎 王向 王奉世 王況 王邑 王柱 王丹

┃ ┃ ┃ ┃ ┃

王岑 王述 王持弓 王睦 王泓

┃ ┃

王莫 王磐

王肅

說明:田齊國君主的先公,為陳國君主。

陳厲公(媯躍)之子媯完,即田完,也作陳完,謚號"敬仲",史稱"田敬仲",為田氏家族的第一代首領,其十世孫田和取代姜齊,建立了田齊國。

田完,生田稚。田稚,生田愍。田愍,生田須無。田須無,生田無宇。

田無宇,生四子:田僖子(田乞)、田武子(田開)、陳昭子(田昭)、子亶。

田僖子(田乞),生九子:陳瓘、田成子(田恆)、子士、簡子、宣子、穆子、廩邱子、芒子、惠子。

子亶,生子獻。

田成子(田恆),生田襄子(田盤)。

子獻,生諸御鞅。

田襄子(田盤),生田庄子(田白)。

田庄子(田白),生二子:長子田悼子(田利),次子齊太公(田和)。

齊太公(田和),生二子:長子齊廢公田剡,也稱齊侯剡、田侯剡;次子齊桓公(田午)。

齊廢公(田剡),生田喜(孺子喜),田剡、田喜同時被田午殺死。

齊桓公(田午),生齊威王(田因齊,也作田嬰齊)。

齊威王(田因齊),生三子:長子齊宣王(田闢疆,也作田闢強),次子郊師(田師),第三子靖郭君(田嬰)。

齊宣王(田闢疆),生齊閔王(田地)。

靖郭君(田嬰),生孟嘗君(田文)。

齊閔王(田地),生齊襄王(田法章)。

齊襄王(田法章)生二子:長子齊王建(田建),是齊國最後一任君王,也稱"齊共王";次子田假,公元前208年,在救魏的戰役中齊王田儋被章邯軍所殺,田榮收其餘眾,東走東阿,齊人立齊王建之弟田假為齊王、田角為相,田角之弟田間為將,不久,田榮率兵逐走齊王假,立田儋之子田市為齊王,而自封為相,田橫為將,取得齊地,田假被逐後逃到楚,田間、田角至趙,田榮勸趙、楚殺田假、田間、田角等。楚、趙不殺。後項羽滅田榮,復立田假為齊王,田榮之弟田橫趁項羽回救彭城,擊田假,田假亡走楚,楚殺田假。

齊王建生三子:長子田升、次子田桓、第三子田珍。

田升之子名田安,田安為西楚王朝的濟北王

田安之子名田(失名),因秦始皇滅齊(國),為避免殺戮,田□(失名)改名為王始

王始之子名王遂,為漢朝名士。

王遂生一子,名王賀,王賀為漢武帝劉徹的綉衣御史。

王賀生二子:長子王禁,為漢朝陽平侯,"陽平頃侯";次子王弘。

王禁生四女男:長女王君俠,封廣恩君,是漢朝定陵侯淳于長的生母;次女王政君,乃西漢孝元皇後,是漢成帝劉驁的生母;第三女王君力,封廣惠君;第四女王君弟,封廣施君;長子王鳳,封陽平敬侯;次子王曼,追謚為新都哀侯;第三子王譚,封平阿安侯;第四子王崇,封安成共侯;第五子王商,封成都景侯;第六子王立,封紅陽荒侯;第七子王根,封直道讓侯,後來改封為"直道讓公";第八子王逢時(也作王逢),封高平戴侯。

王弘之子,名王音,封安陽敬侯。

1.新都哀侯王曼生二子:長子王永,英年早逝,稱"世子";次子王莽,父爵為新都侯,並于公元8年臘月建立新朝,史稱新始祖高皇帝或新朝建興帝。世子王永,生一子衍功侯王光;王光之子為衍功侯王嘉。

新帝王莽,生六子三女:長子王宇,為隱太子;次子王獲,為戾太子;第三子王安,封新遷王,後來立為新朝太子;第四子王臨,封統義陽繆王;第五子王興,封功修公;第六子王匡,封功建公;長女王嬿,即漢朝孝平皇後,後來改封為黃皇室主;次女王曄,封睦修任;第三女王捷,封睦逮任。

隱太子王宇,生六子二女:長子功隆公王千,次子功明公王壽,第三子功成公王吉,第四子功崇公王宗(即王會宗),第五子功昭公王世,第六子功著公王利;長女王,嫁西漢城門令史王興(京兆王氏,非大名王氏,新朝"四將"之一,被王莽封為奉新公);次女王夫人,嫁漢孺子(漢末主)劉嬰

2.王音之子為安新公王舜;王舜生三子:長子安新公王延、次子褒新公王匡、第三子說德侯王林。

3.安成共侯王崇之子為安成靖侯王奉世;王奉世之子為安成侯王持弓。

4.成都景侯王商生二子:長子成都侯王況,次子隆信公王邑;王邑之子為王睦。

5.高平戴侯王逢時之子為高平侯王直。

6.陽平敬侯王鳳之子為陽平釐侯王襄;王襄之子為陽平康侯王岑;王岑之子為陽平侯王莫。

7.平阿安侯王譚生四子:長子平阿剌侯王仁、王去疾、王閎、王向;王仁之子為平陽侯王述;王述之子是王磐;王磐之子為王肅。

8.直道讓公(直道讓侯)王根之子為直道公(直道侯)王涉。

9.紅陽荒侯王立生二子:長子紅陽侯王柱、次子王丹;王丹之子為武桓侯王泓

影響

三家分晉和田氏代齊,是各國大夫專政奪權運動的高潮,他們的成果最終為周天子認可,這表明奴隸社會及其統治思想已蕩然無存,中國的封建社會已經形成。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