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忌

田忌

田忌,生卒年不詳,媯姓,田氏(亦作陳氏),名忌,字期,又曰期思,封于徐州(今山東滕州南),故又稱徐州子期。戰國時期齊國名將。

約為公元前340年,孫臏逃亡到齊國時,田忌賞識孫臏的才能,收為門客。在一次賽馬時,孫臏向田忌提出了以下馬對上馬,以上馬對中馬,以中馬對下馬的田忌賽馬法。

公元前354年,發生桂陵之戰,魏國攻打趙國,齊國派兵相助,田忌為主將,孫臏為參謀,結果孫臏以"圍魏救趙"的兵法大勝。

公元前341年,發生馬陵之戰,魏國攻打韓國,齊國派兵相助,仍由田忌為主將,孫臏為參謀,孫臏仍進軍魏都大梁,用"減灶之計",讓魏軍大將龐涓輕敵深入,結果龐涓被殺,齊國大勝。同年,被齊相鄒忌反間計陷害,田忌無法澄清,逃亡楚國。直到齊宣王即位,方才重回齊國。

  • 中文名稱
    田忌
  • 別名
    田期思、徐州子期
  • 國籍
    齊國
  • 職業
    將領
  • 主要成就
    在桂陵、馬陵大敗魏軍
  • 典故
    田忌賽馬

人物生平

田忌賽馬

田忌經常與齊國諸公子賽馬,設重金作為賭註。孫臏發現比賽的馬腳力都差不多,可分為上、中、下三等,于是建議田忌加大賭註,並且向他保證必能取勝。田忌于是與齊威王和諸公子設千金作為賭註,比試賽馬。孫臏讓田忌用下等馬替換上等馬,與齊威王的上等馬比賽,首場大敗;隨後孫臏又讓田忌用上等馬替換中等馬、中等馬替換下等馬,分別與齊威王的中等馬及下等馬比賽,結果田忌兩勝一負,最終贏得齊威王的千金賭註,孫臏由此名聲大振,田忌將孫臏推薦給齊威王,齊威王向他請教兵法並讓他擔任自己的兵法教師。

田忌賽馬田忌賽馬
孫臏獻計:田忌賽馬

回數

田忌所用馬等級

齊威王所用馬等級

結果

1

名義:上等

實際:下等

名義:上等

實際:上等

齊王勝

2

名義:中等

實際:上等

名義:中等

實際:中等

田忌勝

3

名義:下等

實際:中等

名義:下等

實際:下等

田忌勝

桂陵之戰

公元前354年,趙國進攻魏國的盟國衛國,奪取了漆及富丘兩地(均在今河南省長垣縣),此舉招致了魏國的幹涉,魏國派兵包圍趙國首都邯鄲(今河北省邯鄲市)。次年,趙國派使者向齊、楚兩國求救。齊威王召集大臣們商議,鄒忌反對救援,而段幹朋則建議齊威王分兵一路向南攻打襄陵(今河南省睢縣)來疲勞魏軍,然後趁魏軍攻破邯鄲後救援趙國,這樣既救援了趙國,又同時削弱了魏、趙兩國。齊威王採納段幹朋的建議,兵分兩路,一路齊軍圍攻魏國的襄陵,一路由田忌、孫臏率領救援趙國。

公元前353年,齊軍兵分兩路,一路與宋國景敵、衛國公孫倉所率部隊會合,圍攻魏國的襄陵。一路由田忌、孫臏率領救援趙國。齊威王打算讓孫臏擔任主將,但孫臏以遭受過酷刑、身體有殘疾為由拒絕。齊威王于是任命田忌為主將,孫臏為軍師,讓坐在帶著蓬帳的車子中出謀劃策。此時魏軍主力已攻破趙國首都邯鄲,龐涓率軍八萬到達茬丘,隨後進攻衛國,齊國方面田忌、孫臏率軍八萬到達齊、魏兩國邊境地區。田忌想要直接與魏軍主力交戰,但被孫臏阻止。孫臏認為魏國長期攻打趙國,主力消耗于外,老弱疲憊于內,國內防務空虛,應當採用聲東擊西、圍魏救趙的戰術,直搗魏國首都大梁迫使魏國撤軍,魏國一撤軍,趙國自然得救。孫臏于是建議田忌南下佯攻魏國的平陵(今山東省定陶縣東北),因為平陵城池雖小,但管轄的地區很大,人口眾多,兵力很強,是東陽地區(指魏國首都大梁以東的地區)的戰略要地,很難被攻克;而且平陵南面是宋國,北面是衛國,進軍途中要經過市丘,容易被切斷糧道,佯攻此地能很好的迷惑魏軍,造成龐涓產生齊軍主將指揮無能的錯覺。田忌採納孫臏的計謀,拔營向平陵進軍。接近平陵時,孫臏向田忌建議由臨淄(今山東省淄博市)、高唐(今山東省高唐縣)兩城的都大夫率軍直接向平陵發動攻擊,吸引魏軍主力,果然攻打平陵的兩路齊軍大敗。孫臏讓田忌一面派出輕裝戰車,直搗魏國首都大梁的城郊,激怒龐涓迫使其率軍回援;一面讓田忌派出少數部隊佯裝與龐涓的部隊交戰,故作示弱使其輕敵。田忌按孫臏的要求一一照辦,龐涓果然丟掉輜重,以輕裝急行軍晝夜兼程回救大梁。孫臏帶領主力部隊在桂陵(今河南省長垣縣西南)設伏,一舉擒獲龐涓。

桂陵之戰桂陵之戰

桂陵之戰並沒有擊潰魏軍主力,齊國也沒有正式進攻魏國首都大梁,趙國首都邯鄲仍為魏國所佔領。前352年,魏惠王調用韓國的軍隊擊敗包圍襄陵的齊、宋、衛聯軍,齊國被迫請楚國大將景舍出面調停,各國休戰。前351年,魏惠王與趙成侯在漳河邊結盟,撤出趙國首都邯鄲。大約在此時齊國將龐涓釋放,使其回魏再度為將。

馬陵之戰

公元前342年,魏將穰疵在南梁(今河南省汝州市西)和霍(今河南省汝州市西南)擊退韓將孔夜的軍隊,韓昭侯派使者向齊國求救。齊威王向大臣們詢問應當及早救韓還是延後救韓。張丏認為如果晚救韓,韓國必將轉而投靠魏國,不如早救韓;田忌則認為趁韓、魏之兵還未疲憊就出兵,等于代替韓軍遭受魏軍的攻擊,反而會受製于韓,不如晚救韓等待魏軍疲憊,韓國危在旦夕一定會求救于齊國,這樣可以名利雙收。齊威王十分贊同田忌的觀點,秘密與韓國使者達成協定,但沒有立即派出援軍援助韓國。而韓國自恃有齊國的援助,與魏國作戰接連五次戰敗,不得不求救于齊國。齊威王于是派田忌、田朌為主將,田嬰為副將,孫臏為軍師,率軍援助韓國。

馬陵之戰馬陵之戰

孫臏再次採用圍魏救趙的戰術,率軍襲擊魏國首都大梁。龐涓得知訊息後急忙從韓國撤軍返回魏國,但齊軍此時已向西進軍。孫臏考慮到魏軍自恃其勇,一定會輕視齊軍,況且齊軍也有怯戰的名聲,應採用誘敵深入的戰術,引誘魏軍進入埋伏圈後加以殲滅。孫臏命令進入魏國境內的齊軍第一天埋設十萬個做飯的灶,第二天減為五萬個,第三天減為三萬個。龐涓行軍三天查看齊軍留下的灶後非常高興,說:"我本來就知道齊軍怯懦,進入魏國境內才三天,齊國士兵就已經逃跑了一大半。"于是丟下步兵,隻帶領精銳騎兵日夜兼程追擊齊軍。孫臏估算龐涓天黑能行進至馬陵,馬陵道路狹窄,兩旁又多是峻隘險阻,孫臏于是命士兵砍去道旁大樹的樹皮,露出白木,在樹上寫上"龐涓死于此樹之下",然後命令一萬名弓弩手埋伏在馬陵道兩旁,約定"天黑能在此處看到有火光就萬箭齊發"。龐涓果然當晚趕到砍去樹皮的大樹下,見到白木上寫著字,于是點火查看。字還沒讀完,齊軍伏兵萬箭齊發,魏軍大亂。龐涓自知敗局已定,于是拔劍自刎,臨死前說道:"遂成豎子之名!"齊軍乘勝追擊,殲滅魏軍十萬人,俘虜魏國主將太子申。經此一戰魏國元氣大傷,失去霸主地位,而齊國則稱霸東方。

逃齊留楚

成侯鄒忌一向與田忌不和。馬陵之戰後,孫臏對田忌說:"將軍有意做一番大事嗎?"田忌不知所以。孫臏說:"將軍最好不要解除武裝返回齊國,而是讓那些疲憊老弱的士兵來把守住主地(今山東省淄博市西南)。主地的道路狹窄,車輛隻能依次通行,碰撞摩擦而過。如果讓那些疲憊老弱的士兵把守住主地,定能以一當十,以十當百,以百當千。然後將軍背靠泰山,左有濟水,右有高唐,輜重可直達高宛(今山東省桓台縣境內),隻需輕車戰馬就可以直沖齊國首都臨淄的雍門。如此,齊國的大權就可以由將軍掌握決定了,那時候鄒忌必定出逃,否則將軍有可能不能安全的返回齊國。"但田忌沒有聽從孫臏的勸告。

田忌田忌

後來鄒忌派公孫閱令人攜帶重金招搖過市,找人佔卜,自我介紹道:"我是田忌將軍的臣屬,如今將軍三戰三勝,名震天下,現在欲圖大事,麻煩你佔卜一下,看看吉凶如何?"卜卦的人剛走,公孫閱就派人逮捕佔卜的人,在齊威王面前驗證這番話。田忌聞訊後大為恐慌,被迫出奔至楚國。

鄒忌擔心田忌憑借楚國的勢力再返回齊國。說客杜赫對鄒忌說:"我願為您把田忌留在楚國。"

杜赫便去對楚王說:"鄒忌之所以和楚國不友好,是因為他擔心田忌憑借楚國的勢力再返回齊國。大王不如把楚地江南封賞給田忌,以表明田忌不打算返回齊國。鄒忌便一定會和楚國很友好。田忌是個逃亡在外的人,他得到了封地,一定會感激大王,如果將來他能返回齊國,也一定會使齊國和楚國很友好。這就是利用田忌、鄒忌二人的矛盾,有利于楚國的辦法。"楚王聽了杜赫的話,果然把江南封給了田忌。

齊宣王繼位後得知田忌被陷害,將田忌召回國內官復原職。

歷史評價

賈誼:"吳起、孫臏、帶佗、倪良、王廖、田忌、廉頗、趙奢之倫製其兵。"

司馬遷:"齊威王、宣王用孫子、田忌之徒而諸侯東面朝齊。"

朱熹:"當是之時,秦用商鞅,楚魏用吳起,齊用孫子、田忌。天下方務于合從連衡,以攻伐為賢。"

藝術形象

文學形象

長篇歷史小說《東周列國志》中,田忌在第八十八回《孫臏佯狂脫禍 龐涓兵敗桂陵》中登場,孫臏在被同名龐涓陷害,不得已裝瘋賣傻。在淳于髡和禽滑釐的幫助下,孫臏逃奔至齊國寄居于田忌門下,龐涓以為孫臏已經投井自殺,沒有追查。魏惠王命龐涓攻打趙國,奪回中山,龐涓獻策直接攻打邯鄲來迫使趙國割地,魏惠王于是命龐涓率兵車五百進攻趙國。趙成侯將中山國故地獻給齊國,請求齊國出兵援助。齊威王命田忌為將、孫臏為軍師救援趙國。戰場上田忌布下"顛倒八門陣",在孫臏的指導下,龐涓破陣失敗,損失兩萬人。龐涓得知孫臏未死,于是連夜撤兵,齊國取得桂陵之戰的勝利。鄒忌嫉妒田忌、孫臏的戰功,又收受了龐涓的賄賂,于是派公孫閱陷害田忌,田忌于是交出兵權、孫臏也辭去軍師一職來消除齊威王的懷疑。齊威王死後,齊宣王繼位,得知田忌的冤情,將二人官復原職。其餘記載與《史記》基本相同。

影視形象

1997年電視劇《東周列國·戰國篇》:董丹軍 飾演 田忌;

姜武飾演的田忌姜武飾演的田忌

2000年電視劇《孫子兵法與三十六計》:韓福利 飾演 田忌;

2011年電影《戰國》:姜武 飾演 田忌。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