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岡一雄

田岡一雄

田岡一雄是日本最大的黑幫組織"山口組"的第三代頭目。田岡一雄1913年出生,自幼家境貧寒,而且父母早亡,很小的時候田岡就被叔父領到神戶扶養。高小畢業後,田岡一雄到川崎造船廠當了一名見習工,不久就參加了山口組,因為與山口登之女文子的戀愛關系而于1946年出任第三代首領。

  • 中文名稱
    田岡一雄 
  • 外文名稱
    Kazuo Taoka(英文)一雄田岡(日文)
  • 出生地
    日本
  • 逝世日期
    1981年7月23日
  • 民    族
    和族
  • 國    籍
    日本
  • 主要成就
    成為日本最大的黑幫組織"山口組"的第三代頭目 
  • 職    業
    黑幫頭目
  • 出生日期
    1913年

性格

​田岡一雄自幼喜歡鬥狠,驕橫凶悍。到了山口組後,更是如魚得水。有一次山口組在對外襲擊戰中,田岡一雄竟用手把對手一員勇夫的眼睛給挖了出來,由此田岡獲得了"熊人"的稱號,山口登對其特別照顧,總是把最重要的也是最能體現個人才能的工作交由田岡一雄去做,而田岡憑借其過人的天賦和膽略總是能圓滿地完成任務。

1936年,一位遠近聞名的賭徒酒後闖進兵庫的一家山口組事務所(也是賭場)尋畔鬧事。眾位山口組的成員與之相博,都不能製服這個賭徒。田岡正好路經此地,見有人膽敢在他的地盤撒野,當即火冒三丈,揮起日本刀,一刀就把賭徒殺了。警察聞訊而來,田岡一雄並不逃避,在向山口登告別後昂首進了監獄,他被判了8年徒刑。

罪惡滔天

1943年,田岡一雄因遇大赦,提前出獄。田岡回到山口組後,立即召集昔日的部下成立了田岡組,並且在成立之初就幹了幾件驚天動地的大事。

田岡一雄

第一件事是利用日本人對旅日華人、朝鮮人(即所謂的"第三國人")的排斥心理,把在這些外國黑幫控製下的黑市攤位及部分地盤給搶了過來,所使用的手段就是恐嚇、凶殺和炸彈。結果使田岡組的名聲響徹神戶一帶。自然,地盤也隨之擴大。

第二件事是廣開財源,田岡認為,黑道組織如果經濟上不能自立,無異于自殺。所以田岡出獄後即先後開辦了神戶、甲子園、明石賽車場,姬路和阪神賽馬場,尼崎賽艇場,福原土耳其浴室,使一般平民的消費都能裝入山口組的錢袋。

第三件事就是爭奪山口組的首領寶座。山口登有一愛女山口文子,聰明精幹,頗有韜略,早就偷偷喜歡上了田岡一雄。自從山口登死後,山口組的日子就一天不如一天,而田岡的出獄又使山口組恢復了生機,文子有時也向田岡提些建議。久而久之,兩人就確立了戀愛關系,而田岡利用這條件,逐漸取得了在山口組中的支配地位。1946年,田岡一雄終于登上了山口組組長的寶座,當時,田岡隻有33歲。

田岡上任伊始,就抓"組織的團結",他認為"暴力團"要想生存,團結是第一要務。他知道自己剛上任,可能有些人不太服氣,他就處處身先士卒,以籠絡人心。有一次,兵庫縣警察掌握了山口組眾頭目在"田岡御殿"即山口組總部議事並私藏毒品的情報,突然包圍了田岡家,進行搜查。在場的其他人都大驚失色,認為大勢去了,而狡猾的田岡卻無事一般,在榻榻米上閉目養神,聽到警察來,還滿臉謙恭地請警察"請用心慢慢搜查"。警察找了半天,一無所獲,垂頭喪氣地走了。原來毒品已被田岡吩咐文子暗中提前轉移了,連眾頭目都不知道。經過這一變故,眾頭目對田岡更服氣。

幫規甚嚴

誰違反了處分起來是無情的,斷指、處死、破門是常有的事。但田岡也頗有義氣,如果他手下有人受難,田岡必全力相助,或派人或送款。如果手下的人受其他幫會的人欺辱,田岡一定去為之復仇,如有一次,田岡特別欣賞的一位歌手被另一黑社會團體"明友會"成員毆打,田岡知道後立即下令手下圍殲"明友會"。當天就襲擊了"明友會"總部,打死"明友會"人員一人,打傷二人。過了幾天,"明友會"被迫向田岡賠禮道歉,這就是戰後日本著名的"明友會事件"。

臭名昭著

60年代以來,日本發展最快的黑道組織是曾經由田岡一雄控製的山口組,直到今天,山口組仍然是日本乃至全世界最大的黑社會組織,山口組成員的襟前飾物是菱角形金針,成員多身上刺青。在山口組全盛時期,其成員所到之處,汽車要讓路,商品要折價或幹脆不要錢,一般百姓誰也惹不起他們,就是一些很有地位的人物對他們也要禮讓三分。山口組的威名可謂舉世皆知。

田岡一雄

但也就是在山口組最風光的時候,日本政府採取了堅決打擊黑道組織的政策。從60年代後期開始,日本政府把危害極大.臭名昭著的山口組、住吉聯合、稻川會三大黑社會犯罪集團列為優先打擊的目標。

由于山口組勢力龐大,手段凶惡,不太好對付,日本政府于1966年專門成立了"官公廳消滅山口組對策聯絡協定會",並出動大批精銳警察在一次大規模的掃黑行動中,突襲了山口組設在兵庫縣的本部,殺死、捕獲了數百名山口組成員,可是田岡一雄並不是好欺負的,不久以柳川組為主力的山口組成員瘋狂反撲,許多日本警察都被打死,最後警方居然抵擋不住被迫撤退。

初戰失利,使日本警方大丟顏面。為挽回在公眾心目中的"良好"形象,1967年,日本出動數千名警察,在廣島等地展開了一場驚心動魄的"仁義之戰"。這次行動的目標是消滅山口組中最精銳的部隊--柳川組。上次重創警方的正是這支"最強軍團",警方這次設下圈套,圍點打援,先以小股精銳部隊佯攻柳川組本部。柳川組當時在本部的人隻有幾十人,但多為骨幹。面對警察部隊,柳川組殊死抵抗,無奈寡不敵眾,忙向田岡一雄求救,待田岡派來的地道中雄等四大金剛趕來時,卻發現已陷入了警察的重重包圍之中。四周都是機槍。在做了一番垂死掙扎後,這些亡命之徒死傷慘重,剩下的人感到大勢已去,隻好投降了。

"仁義之戰"使山口組遭受了重大損失,警方很是得意。但很快田岡一雄招兵買馬,不久就恢復了元氣。到70年代初,田岡一雄仍然威風八面,一般小幫會都依附于他。田岡又在日本政府中活動,終于有人替他們講情,結果警方也放松了對山口組的監控。本來山口組所在的大阪警察局正想成立"刑事部搜查四課",專門對付山口組,以徹底鏟除這顆令大阪警方頭痛的毒瘤。此時也不得不"奉命"解散,這些反黑組的警察重回原來的暴力對策一課、二課,實際上停止了對山口組的鎮壓行動。 山口組借此良機,大肆擴充地盤,大有重振雄風的氣勢,可山口組萬萬沒有想到,這次"擴軍"卻給他們的頭目田岡一雄帶來了血光之災。

黑吃黑1975

1975年7月,山口組與一群隸屬于松田幫的大日本正義團的打手為爭奪豐口市的"沖涼架步"這塊黃金地盤而大打出手。"沖涼架步"原屬一位大資本家所有,後來因其要去美國發展,這位大資本家有意出讓這塊地盤,山口組聞訊即聯系,不料松田幫也看上了這塊肥肉,並且提前與那位大資本家進行了洽談,山口組居然沒有成功。以前由于懾于山口組的"威名"和殘忍,很少有人敢與他們作對,不料山口組這次競被一個小小的松田幫所阻,自然是惱怒萬分,正準備動武,可是他們沒有想到松田幫早有準備。結果山口組的三名成員被埋伏在旁邊一家咖啡廳內的松田幫神槍手給打死了。另外的人知道情勢不妙,落荒而走。 田岡一雄聞報,大為震怒,他素以愛護手下的弟兄著稱,馬上下達了"屠殺令"。

在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200餘名山口組成員在若頭(第二號人物)山本健一的指揮下包圍了松田幫總部,松田幫首領忙率眾嘍羅應戰。這時山口組的金牌殺手本田突然用沖鋒槍向松田幫頭領吉田芳弘健掃射。吉田未及防備應聲倒地而亡。頭目一死,松田幫成員頓時亂作一團,這時山口組乘機向他們發動了總攻。頓時整個大版市都聽到了激烈而密集的槍聲。兩幫暴徒一直打了兩個多小時,松田幫終因人數少而敗下陣來,最後山口組把松田幫的殘部給"收編了",這就是日本黑社會組織的"第一次大阪戰爭"。 有點武士道精神的松田幫成員哪裏願意"認賊作父",他們這次是在"不從即死"的高壓下被迫忍辱加入山口組的,並不是真心歸降。他們偷偷吞下了"父親"吉田芳弘健的骨灰,發誓一定要替眾位死難兄弟復仇。他們擬定了一個暗殺田岡一雄的計畫,隻等時機一到,就付諸行動。 但田岡一雄的保衛工作做得很好,一直沒有機會下手,但松田幫並不放棄,還是堅持等待。 漫長的三年過去了,他們終于等到了一個絕好的機會。

黑吃黑1978

1978年7月12日晚上,田岡一雄與山口組的五六名高級助手,來到京都市東山區的一家豪華夜總會尋歡作樂。這是他們經常來的一個地方,這裏不僅有溫柔的日本***,還有性感的菲律賓小姐,甚至還有從美國"招聘"來的人高馬大、豐滿迷人的金發女郎(這是田岡一雄為迎合一些日本色鬼而準備的"傑作"),至于其他豪華設施就更不用說了。

田岡一雄進入這著名的"溫柔鄉"之後,下意識地環顧了一下四周,沒有發現什麽異常,誰敢惹這位"魔王"呢?隨即就去了一間雅致的小房間,立即有六七個穿著三點式,美艷絕倫的豐滿女郎微笑著走了過來,聲音嬌滴而柔軟,田岡不由全身都酥了,忙色迷迷地摟著其中一位親個不停,另外幾位也各就各位,肆意尋樂。 突然,有一個身著白色西裝的青年沖進房間,眾人還未反應過來,白衣青年舉起一把手槍,對著田岡扣動了扳機,田岡右後腦中了一槍。幾個隨從馬上掏槍反擊,不料那行動敏捷的刺客已逃走了。

田岡馬上被隨從用一輛美國防彈轎車送到關西醫院搶救,也許是田岡命不該死,在做了幾個小時的手術之後,居然脫離了危險,田岡一雄在醫院住了一個多月後出院了。

行刺田岡一雄的是松田幫大日本正義團的成員鳴海清,他逃回家後,竟沒有人來接應他,鳴海清找了幾處地方都不安全,這位膽大藝高的殺手居然無處藏身。此時的大日本正義團早己今非昔比,不但沒有幾個人,就是連基本的活動經費都少得可憐。本來像鳴海清刺殺田岡這樣的事,一定應該有周密的善後安排,可是因為無錢無勢,大日本正義團連送嗚海清出外"避風"的資金都籌集不到。無奈,隻好跟山口組的死對頭忠誠會聯系,希望對方能幫忙,讓鳴海清藏在那裏。

忠誠會本來對田岡一雄的山口組恨之入骨,也早有謀殺田岡的打算(70年代以前,日本幫會有不成文的規矩,不得刺殺對手首領或高級幹部,但後來就不那麽"嚴格"了),有"壯士"嗚海清替他們出這口鳥氣,雖然未知田岡生死,也還是值得為之提供保護的,于是嗚海清很快就在忠誠會潛伏起來。

日本大阪警方很快就知道了田岡一雄被刺的訊息,馬上通知屬下兵庫縣警察局,要趁此良機,出動大批人馬,徹底剿滅令他們頭痛的山口組,還給他們出主意,最好以"逃稅罪"的名目逮捕元凶田岡一雄。

兵庫縣警察立即遵照上峰的命令開始行動。 但山口組方面那些謀士豈是吃幹飯的,他們早就料到了警方的這一手,他們把槍支彈葯都藏了起來,這樣當兵庫縣的警察來搜查山口組的每個"堂口"時,總是一無所獲抓不到任何把柄,自然也就無合法理由和借口對山口組的成員下手了。

至于田岡一雄本人,警方也是拿他沒辦法。在醫院住院時,田岡就收買了所有醫生,後來當警察要進田岡的病房訊問他時,這些醫生就裝出一付驚懼而緊張的樣子,出面阻擋,並威脅說,田岡正處在危險期,如果警方非要進去"幹擾",一旦出現問題概由警方承擔責任。警察哪裏料到有這一手,頓時目瞪口呆,隻得悻悻而去。

田岡感到情形危急,事不宜遲,隨即重金聘請了一位資深律師,全權代理有關事宜。這位律師果然厲害,引經據典,為田岡洗脫"罪名",又聯絡多家新聞單位,向他們散發材料,弄得警方一籌莫展,從而使山口組安然度過了這一"非常時期"。

可是,田岡被人行刺一事卻不能就此了結。經過周密調查.山口組查出行刺行動是松田幫人所為,但具體是何人卻不知道。其實山口組也不需要知道得那麽細,按規矩,隻要找有關"組織"即可,鑒于山口組的威名和田岡的幸免于難,他們相信凶手遲早會由對方交出的,但需要施加巨大的壓力。

于是,山口組開始襲擊已脫離山口組的松田幫,在一連串的攻擊中,松田幫有6名成員被打死,而松田幫又無還手之力。在走投無路的情況下,松田幫通知忠誠會叫他們處死了嗚海清,並把他的屍體扔在六甲山然後通知警方說在六甲山發現一具死屍,請警察前來辨認處理,警方很快到達現場,幾位法醫從已腐爛的屍體背部發現了黑幫中人常有的"紋身"圖案,再經過一番調查,確定死者正是鳴海清。 山口組也很快知道了這個訊息,馬上明白了是怎麽回事。

最後的日子

開始

田岡一雄本來長期患有心髒病,這次又被人行刺,雖然大難不死,但對60多歲的田岡來說,可謂是一次重大的打擊。此後田岡的身體狀況愈來愈差,過了一陣就不大管事了,諸事都由山本健一處理。 日本大阪警方嗅覺頗為靈敏,在得知這一訊息後,立即于1978年下半年組織了一次大規模的掃黑行動,即是所謂的"大阪大出擊",襲擊了大阪地區主要的黑社會組織據點。在這次行動中,警方逮捕了2萬多名黑道人員,其中山口組就有500名中高級"幹部"落網。山本健一這位田岡選定的傳人也被警方以收藏武器和恐嚇罪的名義判其入獄3年。

警方甚至還打算收拾田岡一雄。 田岡一雄勉力周旋于政界,終于有人替其"講情",警方與這個著名的黑道組織間最終達成"諒解",田岡保證山口組自此以後遵紀守法不再滋擾社會,並通過手下人向警方和社會公開致歉。由此警方未再進一步為難他。 雖然外部的壓力又小了一些,但山口組內部卻不那麽安穩了。

山口組有500個基層組織,以前之所以精誠團結,全在于有田岡一雄這樣一位"魔頭",田岡已成了這樣的一副鬼樣子,下邊的人就不那麽服服貼貼了。而且進入70年代後,年輕一代的山口組成員因其閱歷的關系,有較多的現代觀念,對封建社會形成的幫內講究絕對服從的"父子關系"不以為然,自主性比那些"老派"人物增強了許多,這就必然影響組員之間的親密合作。 田岡感覺到了這一細微而危險的變化,但他對這種"暗流"無能為力。最令他痛恨的是,1980年竟然有200名山口組成員不聽他的命令,擅自要到老盟友稻川聖城的地盤北海道去"打碼頭",差點惹了大禍。

經過

事情的經過是這樣的:這年初,山口組部分人對外宣稱,山口組對北海道很感興趣,準備把地盤擴展到那裏。不久,200名身著黑色T恤和白外套(西裝)的山口組成員,乘坐一架包機,從大阪直飛北海道首府札幌,要在那裏舉行辦事處的開業儀式。稻川聖城早就得到訊息,知道這不是田岡的主意,就命令手下前往"驅趕"。當山口組成員剛下飛機時,就見有800名當地幫會人員在此"恭候"(當然主力是稻川會成員);此外2000名全副武裝的防暴警察也出動了,隨時準備製止雙方有可能發生的沖突。當山口組成員走出機場去下榻的飯店住下後,警察就布下密密麻麻的崗哨不讓他們到處亂竄,隻能呆在飯店裏。山口組成員頓時怒火萬丈,氣得大罵警察,但罵也不管用,不過為了面子,又不好馬上撤退,不然肯定要遭到那幫黑道中人的恥笑,這樣200名山口組"少壯派"成員在札幌勉強呆了幾天後,隻得灰溜溜地回去了。

田岡一雄當然不能容忍手下的這種"犯禁"活動,嚴厲地處分了這些激進分子。有23人被趕出山口組,還有不少人受到了不同程度的紀律處分。

可是這些措施並沒有使山口組的"工作"有任何起色,而且由于田岡身體倩況每況愈下,山口組內的明爭暗鬥漸漸明朗化了,幾大派都在"設計"未來的權力分配問題,隻等田岡一死。

1981年7月23日,田岡一雄心肌梗塞復發,被緊急送往關西醫院。為田岡施行搶救的醫生有20名,全是當地乃至全日本赫赫有名的專家。但是這次田岡卻未能起死復生,到了晚上,田岡長嘆一聲,然後死在夫人田岡文子的懷中,當時他的長子、長女也在旁。

田岡死時,山口組仍然有相當龐大的勢力,不僅關西地區的大阪、京都府及33縣是其勢力範圍,而且在海外亦有不少地盤,其成員有一萬多人,仍是世界上最大的黑社會組織。按黑道規矩,應舉行隆重的葬禮,但由于當時山口組的第二號頭目山本健一正在獄中,沒有主持人,無法舉行葬禮,而其他人似無足夠的資歷和威望。田岡夫人文子見狀,就召集田岡的至親和家人為田岡舉行了簡樸的葬禮。

可是山口組眾頭目覺得這樣對不住他們先前的組長,堅持要再舉行一次正式而隆重的葬禮。 為此,山口組進行了3個月的準備,其中一項重要的工作就是全力為山本健一抗訴,以便他能回來主持幫內事務尤其是田岡的葬禮。當時日本最有名的律師甚至替山本健一抗訴到大阪最高法院,並以山本健一患有肝硬化等病為由申請保釋(附帶條件是山本回來自動"軟禁",隨時聽從法院的傳喚),但是警方深知山本健一的能耐,死活不肯答應。

最後,山口組隻好由山口組的"八大金剛"即山本廣、小田秀臣、中西一男、竹中正久、益田佳于、加茂田重政、中山勝正、溝橋正夫和田岡夫人文子共同主持田岡的葬禮,並請稻川會會長稻川聖城擔任田岡葬禮的執行委員長。當然這一切都是在獄中的山本健一的安排下進行的。

1981年10月的一個星期天,田岡一雄的葬禮如期舉行,黑幫的頭面人物1000餘名出席。警方事先對黑幫據點進行了嚴密的搜查,共查出手槍100支,劍192把,還有部分毒品,並成立了"山口組解體作戰本部",準備一舉消滅山口組。但是神通廣大的山口組似乎並不在乎,並且把田岡紀念堂建在離兵庫縣法院不遠的地方。田岡的葬禮驚動的警察有1000多人,其中800名護衛兵庫縣法院,500人負責檢查前來參加葬禮的人。 葬禮舉行的相當順利,沒有發生任何事件。 山口組群龍無首,隻好等山本鍵一第二年即1982年出獄"襲名"(繼承)組長。在此過渡期內,暫由田岡遺霜文子主持組內事務。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