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單

田單

田單(tián dān)生卒年不詳,媯姓,田氏,名單,臨淄人,戰國時田齊宗室遠房的親屬,任齊都臨淄的市掾(管理市場的小官)。齊國危亡之際,田單堅守即墨,以火牛陣擊破燕軍,收復七十餘城,因功被任為相國,並得到安平君的封號。後來到趙國國相,死後葬于安平城內。

  • 中文名稱
    田單
  • 國籍
    中國
  • 出生地
    臨淄
  • 職業
    軍事家
  • 主要成就
    挽救瀕臨滅亡的齊國大破燕軍,收復七十餘城
  • 封爵
    安平君
  • 相關典故
    火牛陣破燕

人物生平

退守即墨

前314年,子之發動叛亂,當時身為太子燕昭王與將軍市被攻打子之,雙方混戰數月,齊宣王見有機可乘就趁機發動攻擊,攻佔燕都薊,斬殺子之和燕王噲,企圖滅燕。但後來齊軍被逼撤退。

前286年,宋國被齊愍王田地發軍攻滅,被其餘六國仇視。前285年,秦國蒙武率軍攻打齊國,攻佔了九座城市。

田單

前284年,齊愍王內被人民所怨,外被秦國仇視其強大(因為當時齊國強大到令很多準備臣服秦國的國家轉態,臣服齊國),五國發軍攻齊,于濟西大破齊軍,斬殺齊將韓聶,其餘四國相繼撤退。燕國將領樂毅出兵攻佔齊都臨淄(今山東淄博東北),再于半年內接連攻下齊國七十餘城,滅了齊國,僅剩莒(今山東莒縣)和即墨(今山東平度市東南)兩座齊國孤城未能攻克。而楚國又出兵,名為援助,實為攻擊,楚將淖齒虐殺齊愍王,淖齒​又被齊人殺死。即墨大夫出戰陣亡。田單率族人以鐵皮護車軸逃至即墨,被推舉為城守。即墨全城軍民由田單率領抵抗,雙方交戰五年。樂毅強攻不克,改採包圍策略。

反間連環

即墨,地處富庶的膠東,是齊國較大城邑,物資充裕、人口較多,具有一定防御條件。即墨被圍不久,守將戰死,軍民共推田單為將。田單利用兩軍相持的時機,集結7000餘士卒,加以整飭﹑擴充,並增修城壘,加強防務。他和軍民同甘共苦,"坐則織蕢(編織草器),立則仗鍤(執鍬勞作)"(《資治通鑒》卷四,周赧王三十六年),親自巡視城防;編妻妾﹑族人入行伍,盡散飲食給士卒,深得軍民信任。田單在穩定內部的同時,為除掉最難對付的敵手樂毅,又派人入燕行離間計,詐稱樂毅名為攻齊,實欲稱王齊國,故意緩攻即墨,若燕國另派主將,即墨指日可下。燕惠王本怨樂毅久攻即墨不克,果然中計,派騎劫取代樂毅。樂毅投奔趙國

火牛破敵

樂毅害怕被殺而不敢回燕國,于是回到故國趙國去,燕國將士因此感到氣憤。于是田單命令城裏百姓每家吃飯的時候必須在庭院中擺出飯菜來祭祀他們的祖先,飛鳥都吸引得在城內上空盤旋,並飛下來啄食物。燕人對此感到奇怪,田單因此揚言說:"這是有神人下來教導我。"于是命令城中人說:"會有神人來做我的老師。"有一名士兵說:"我可以當老師嗎?"于是回身就跑。田單于是就起身,把那個士兵拉回來,請他面朝東坐著,以對待老師的態度來侍奉他。士兵說:"我欺騙您,實在沒有能力。"田單說:"你不要說破了。"于是以他為師。每當發布約束軍民的命令,一定宣稱是神師的旨意。于是揚言說:"我隻害怕燕軍將所俘虜的齊國士兵割掉鼻子,並把他們放在燕軍前面的行列來同齊軍作戰,即墨會因此而被攻了。"燕人聽說了它,按照田單散布的話去做。城中的人看見齊國那些投降燕軍的人都被割掉鼻子,都憤怒,堅守害怕被活捉。田單施用反間計說:"我害怕燕軍挖掘我們城外的墳墓,侮辱我們的祖先,當會為此感到痛心。"燕軍挖掘全部的墳墓,焚燒死屍。即墨人從城上望見,都流淚哭泣,恨得咬牙切齒,紛紛向田單請求,誓與燕軍決一死戰。

火牛陣火牛陣

田單進而麻痹燕軍,命精壯甲士隱伏城內,用老弱﹑婦女登城守望。又派使者詐降,讓即墨富豪持重金賄賂燕將,假稱即墨將降,惟望保全妻小。圍城已逾三年的燕軍,急欲停戰回鄉,見大功將成,隻等受降,更加懈怠。

田單見反攻時機成熟,便集中千餘頭牛,角縛利刃,尾扎浸油蘆葦,披五彩龍紋外衣,于一個夜間,下令點燃牛尾蘆葦,牛負痛從城腳預挖的數十個信道狂奔燕營,5000精壯勇士緊隨于後,城內軍民擂鼓擊器,吶喊助威。燕軍見火光中無數角上有刀﹑身後冒火的怪物直沖而來,驚惶失措。齊軍勇士乘勢沖殺,城內軍民緊跟助戰,燕軍奪路逃命,互相踐踏,騎劫在混亂中被殺。田單率軍乘勝追擊,齊國民眾也持械助戰,很快將燕軍逐出國境,盡復失地70餘城。

隨後,迎法章回臨淄(今山東淄博東北),正式即位為齊襄王,田單受封安平君

拜為趙相

據《戰國策》所述,田單後為趙將,受封都平君。趙國用三個大城市加上一些小村城鎮共57個送給齊國換來田單,田單為趙國攻下燕國三座小城。

歷史評價

荀子:"齊之田單,楚之庄蹻,秦之商鞅,燕之繆蟣,是皆世俗之所謂善用兵者也。"

司馬遷:"兵以正合,以奇勝。善之者,出奇無窮。奇正還相生,如環之無端。夫始如處女,適人開戶;後如脫兔,適不及距;其田單之謂邪!"

劉向:"楚有申包胥,而昭王反位;齊有田單,襄王得國。由此觀之,國無賢佐俊士,而能以成功立名,安危繼絕者,未嘗有也。"

呂布:"昔樂毅攻齊,呼吸下齊七十餘城,唯莒、即墨二城不下,所以然者,中有田單故也。"

劉胤:"夫田單、包胥,齊楚之小吏耳,猶能存已滅之邦,全喪敗之國。"

田單(《三國志12》歷史武將》)田單(《三國志12》歷史武將》)

司馬貞:"軍法以正,實尚奇兵。斷軸自免,反閒先行。髃鳥或觽,五牛揚旌。卒破騎劫,皆復齊城。襄王嗣位,乃封安平。"

張隨:"昔田單以將亡之國,坐必勝之籌,伺燕軍於無虞之夜,縱燧尾於有力之牛。將用突騎勁卒,謬以龍文虎彪。冀重圍之宵潰,復三敗之深讎。"

王安石:"愍王萬乘齊,走死區區燕。田單一即墨,掃敵如風旋。舞鳥怪不測,騰牛怒無前。飄颻樂毅去,磊砢功名傳。掘葬與劓降,論乃愧儒先。深誠可奮土,王蠋豈非賢。"

徐鈞:"鼓謫奔牛亦壯哉,一城力挽眾城回。誰知闢土明封賞,即墨曾經培養來。"

陳元靚:"列國將侯,匪人不定。國命未喪,其人則應。敗兵猶戰,匪奇不勝。兵勢靡常,惟將之興。矯矯安平,諸田宗英。齊地瓦解,燕師鼓行。傳鐵全鴨,燒牛鑿城。定彼望諸,変鯢化鱗。視此騎刼,名孫與嬰。復城七十,千古垂名。"

後世地位

唐朝建中三年(公元782年),禮儀使顏真卿向唐德宗建議,追封古代名將六十四人,並為他們設廟享奠,當中就包括"安平君田單"。同時代被列入廟享名單的隻有:孫臏、趙奢、廉頗、李牧、王翦而已。

及至宋代宣和五年,宋室依照唐代慣例,為古代名將設廟,七十二位名將中亦包括田單。

軼事典故

解裘救人

就在這年嚴冬的一個傍晚,田單在朝中理完政事,乘了車子,要回安平城。這時滿天紛紛揚揚地下著鵝毛大雪,呼呼的西北風吹在人身上,刀割劍穿一般,樹枝搖曳著,發出尖厲的叫聲,幾支寒鴉在半空中抖動著翅膀,發出陣陣哀鳴,天氣冷的邪乎。田單的車子出了臨淄城東門,到得淄河岸邊,一陣冷風吹來,田單禁不住打了個寒戰,他急忙裹緊了衣服。就在這時,他忽然看到前方不遠處路旁的雪地裏,躺了一個人。田單連忙叫車夫停住車子,下車走到近前一看,見是一個老者,佝僂著身子,蜷縮在雪地上,老人身上的衣服破爛單薄,消瘦的臉上布滿皺紋,須發跟雪一樣白,面色臘黃,兩眼緊閉。田單急忙俯下身子,伸手往老人身上摸了摸,老人四肢已經發涼,隻有胸口處還有一絲餘溫,鼻中尚有微微氣息。田單明白,老人已命在旦夕,一刻也不能耽誤。他來不及多想,立即解開上衣,又把老人的上衣解開,迅速抱起老人,胸對胸緊緊摟在懷裏。那滋味可想而知,就象抱了一塊冰,冷透骨髓。田單抱住老人上了車子,讓車夫加快速度往安平城趕奔。

田單田單

田單回到家時,覺得老人身上已經有了些許暖氣,臉上現出淡淡的紅暈,氣息也大了。田單忙令家人細心照顧,老人終于得救了。

田單雪地解衣救人的事,一傳十,十傳百,很快傳遍了齊國,人們都紛紛稱贊相國愛民如子,對田單更是尊敬了,把臨淄城東淄河岸邊稱做"田單解裘處"了。

田趙論兵

據《戰國策》記載,閼與之戰後,田單曾與趙奢論兵。田單與趙奢的主張相反,認為兵士數目不是越多越好,因為兵士數目多會影響國內農耕,造成糧食供應困難,是"自破之道",因為古代帝王的兵力不過三萬,便可令天下諸侯臣服,但趙奢卻認為當時必須具有十萬、二十萬兵力才足夠"服天下",這也是田單不服氣趙奢的地方。

不過趙奢隨後表示,古代天下分為萬國,最大的城不過三百丈,最多的人口不過三千家,用三萬兵攻或守,對將帥來說沒有困難。可是當時存世的,隻有戰國七雄,千丈之城,萬家之邑可謂比比皆是。以三萬兵野戰未可言必勝,圍城更加不用指望。他認為田單不隻不懂得用兵,對現實世界的理解更少得可憐。田單聽了,感嘆自己沒有想得這麽深遠。

後來,燕王封宋國人榮蚠為高陽君,攻擊趙國。趙王打算仿效燕王,以割讓濟東三城令廬、高唐、平原陵地五十七座城邑給齊國作條件,以換取齊國田單率領趙軍攻燕,平原君也同意這個做法,但卻遭到趙奢的反對,評論這種行徑猶如"覆軍殺將"。趙奢認為,趙國並不是沒有名將,以自己作例子,指出自己曾經擔任燕國的官職,熟知燕國地理和情勢,自己領兵伐燕比田單更適合。田單畢竟是齊國人,由于伐燕成功隻會對趙國有利,趙國強大,則代表齊國霸業的終結,作為齊國人的田單不致于做出這樣愚蠢的事情。不過平原君沒有聽趙奢的意見,在第二年,田單還成為趙國的相國。

墓址

田單墓位于今皇城鎮皇城營東南約700米處。略呈正方形,高5米,南北23米,東西33米,墓前曾有民國七年所立石碑,上刻:"齊相田單之墓",已失。墓前有臨淄區政府所立"田單之墓"石碑,為省級重點保護文物單位。

田單墓田單墓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